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1章(1) 作者:沈韦

  土耳其,伊斯坦堡。

  天蓝的穹顶,几朵云彩如用水彩笔写意刷过,金光洒落在雄伟的蓝色清真寺。

  拥有古铜色肌肤的小贩站在清真寺外,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兜售明信片及蓝色的「恶魔之眼」。

  于热闹的街头一角,有一组亚洲脸孔正在进行拍摄。

  冷傲美丽的亚洲女子,吸引中东男人注意,他们为之惊艳,立即拿出手机侧拍。

  成为目光焦点的左千鹤早就习以为常,她目不斜视的和男模Mike应摄影师要求,摆出各种pose。这回她接下时尚杂志的邀约,来到同时拥有欧洲与中东风情的土耳其,拍摄秋冬时装。

  此行是为了工作而来的,他们一出机场,为了抓紧时间,摄影师便带着他们马不停蹄的来到蓝色清真寺,让他们马上梳化换装进行拍摄,左千鹤根本来不及仔细欣赏伊斯坦堡这座城市。

  「Chizuru、Mike,在这保守与新潮,西方与中东相冲突的城市,展现你们的冲突。」摄影师拿着相机喀嚓喀嚓的按下快门,并要求模特儿要展现出服装的张力。

  时尚圈的人都叫台日混血的左千鹤的日本名字「Chizuru」,她高身兆,她冷艳,对于圈内当红男模或是偶像明星的邀约皆不感兴趣,大家工作后相约放松小聚,她也几乎不参与,对于工作没有展现野心,不特别突出,但也不至于不引人注目。

  她独来独往,不忮不求,是圈内有名的「冰公主」。

  倒是有些人曾见过一名身材高大,体格结实,长相英挺,总是面带微笑的男子,偶尔会出现接送,两人互动亲密,想来是她的男友,她才会拒绝旁人追求。

  有着一头泛着亮泽黑长直发的左千鹤和台美混血、金发随风飘扬的Mike应摄影师要求,展现出他要的冲突,当然不是两个人剑拔弩张,而是刚与柔,冰与火,所有他们想像得到,所能够表现出服装的冲突。

  在炎热的夏天,穿上秋冬厚重服装并不轻松,但从事模特儿工作多年的左千鹤早就习以为常,仍旧神奇的保持一身清凉无汗,和Mike尽心诠释名家设计。

  这回她接下飞到国外的工作,小狼不是很开心,因为他有保全工作在身,无法陪在她身边,可他不想过度限制她的自由,只好勉为其难放她飞,不过临行前,他还是一再叮咛,她得每晚跟他视讯才行。

  一想起占有欲极强的男友小狼,左千鹤就又好气又好笑。她跟他算是孽缘吧,自她进幼儿园第一天开始,他就看她不顺眼,恶狠狠的欺负她,联合其他小朋友排挤她,甚至和她打架,引发全班暴动。

  小时候的他是狂妄的小霸王,自认天下无敌,而儿时的她脾气也很拗,不服输的和他硬碰硬,老是弄得两败俱伤,他们可说常常陷于一团混乱,她的少言少语,不愿理人,一遇上他,完全破功。

  她和他,一下是她缠着他不放,后来伤心不再理会他后,换他死缠不放。

  两人从幼儿园纠缠到国小、国中、高中、大学毕业,直到现在,一路吵吵闹闹,她的世界始终唯有他。

  她会因他生气,因他开心,因他流泪。

  独浚烺是她的死穴,她没办法想像没有他会是怎样的情景,他们就如同昶哥用鼻孔哼气说的,像两块死黏不放的橡皮糖,谁也离不开谁。

  她手中握有独浚烺最美丽,最狂野的秘密。

  即是他不同于一般人,他是传说中不该存在的狼人。

  儿时的她不懂他的与众不同,只觉得他竟然神奇的会变成可爱的狗狗,当时她既惊讶又感动,认为他和她已死去,会忠心耿耿保护她的狗狗──波奇一样,因为他也保护她,免遭野狗群攻击。

  直到上了国中她才赫然惊觉,他不是可爱的狗狗,而是凶狠的狼人。

  从小到大,常在月圆之夜看他变身,出现在她的阳台,不是找她吵架,就是带她偷溜出家门冒险,她压根不在意他是否会变身,是否能在转瞬间咬断别人喉咙,在她心里,他就是将她捧在手掌细心呵护,只属于她的狼人。

  当她想着小狼时,冷淡的眼瞳漫上一层迷人光彩,刚刚下飞机时,她才和他通过电话,突然间又好想他,也许她可以在休息时再打给他,尽管知道他会很得意,但她想念他开怀的朗笑。

  早就受她吸引的Mike被她突然展现的娇媚眼神夺去呼吸,双臂收拢,情不自禁低头靠近她的唇。

  等等!Mike不会是想吻她吧?她的工作内容可不包括这个。

  她不喜欢莫名被窃吻,这令她打从心里感到不舒服,小狼若知道,肯定会抓狂。

  左千鹤眉心一蹙,转头避开。

  摄影师发现两人有些不对劲,放下相机,高喊了声,「嘿,Mike,Chizuru,专业!」

  遭到拒绝的Mike失望叹息,「Sorry。」

  就在此时,他们身后的蓝色清真寺突然传出轰天巨响,天摇地动,飞沙走石,烟硝味充斥空气中,人们放声尖叫,慌乱的拔腿狂奔。

  左千鹤只来得及瞪大双眼,眼睁睁看着小贩的摊位被炸飞,朝她和Mike直扑而来,紧接着巨大的痛楚自头颅炸开。

  小狼!她脑中最后浮现的,是他那总是带着宠溺的笑脸,随即失去意识。

  台北,六星级豪华酒店。

  忙忙忙。身为业界第一「渥夫保全」总经理的独浚烺,在Harry  Winston来台展出总价近二十五亿新台币的珠宝秀,保全工作皆由他全权负责。

  模特儿在伸展台上展示着一件件华丽、价值不菲的珠宝,顶级消费者坐在台下欣赏评论。

  一身铁灰色西装,高大帅气,魅力四射的独浚烺在中控室监看,调度指挥,以防突发事件。

  美丽的模特儿戴着价值两亿的成套珠宝走在伸展台上,在中控室一同监看的下属罗杰目不转睛的紧盯着。

  独浚烺同时监看忙乱的后台,他手下的保全如影随形守护高价珠宝,唯恐稍有差池。

  他双手盘胸,眉心微蹙,留意有无可疑人物出入。

  独家一族,身为源自西伯利亚的狼人后代,他们每一个都拥有如同刀凿般俊美的轮廓,高大结实的身材,惊人的体力,异于常人敏锐的听力,力大如牛以及教人瞠目结舌的食量,他们世世代代隐藏在人类社会,不教人察觉他们的与众不同。

  当遇到危险时,体内的野性便会跳出来,他们会獠牙暴起,手指成爪,耳朵拉长,化身为最可怕的兽,毫不犹豫的消灭敌人。

  强大得几乎无坚不摧的独家男人有一个致命弱点,即是只要被银子弹射中心脏,便会一命呜呼。为了延续家族,他们严守秘密,除了亲密爱人外,外人无从知悉。

  为了满足独家男人的生活所需,他们的家族事业包括农业、畜牧业、餐饮业、医疗院所,建筑业以及保全。

  奇特的是,他们世代所出皆是粗鲁,狂野,教人头疼的独生子,生不出可爱的女儿是独家人的遗憾,幸好他们有美丽善解人意的伴侣做为弥补,她们守护独家男人的秘密的同时,也得到独家狼人最独一无二的爱恋。

  「天啊!我爱死我的工作!」罗杰满脸陶醉,看着萤幕上美丽性感的非裔国际名模。

  英挺傲人的独浚烺低沉着声,「罗杰,专心工作。」

  「老大,莫非你感觉不到我正乐在其中?」

  「我怕你只顾着对模特儿流口水,忘了正事。」被员工戏称为老大的独浚烺戏谑道。

  「渥夫保全」的老板是他老爸,老爸领他入行,让他从最基层做起,要求他快速学习,当他一步步晋升,老爸觉得他有能力处理公司大小事,便非常爽快的升他当总经理,将整间公司丢给他,美其名是考验他的能力,实际上是他老子不干了,要带着美丽的老婆到处游山玩水。

  身为家族里最年幼的成员,堂哥们十分懂得人尽其材,所有他们觉得麻烦,懒得处理的杂事全都丢给他,说他到处跑腿打杂,其实一点都不为过。

  一想到让他又爱又恨的堂哥们,他就悲从中来,说什么最年幼的最得宠,呸!他们一个个奴役他,欺负他就算了,最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们竟然拿他和千千的感情开赌盘,赌他何时会被抛弃。

  当哥哥的热衷下赌注这样对吗?他和千千从小青梅竹马,感情坚若磐石,哥哥们可是全看在眼里,竟然不看好他们,实在令人发指。

  罗杰透过萤光幕的反光,看见身后疑似不满的老大,他立刻举双手投降,「好好好,老大,我知道我不该贪看美女,你就不要再对我咬牙切齿了,OK?」

  独浚烺拍拍他的肩,警告道:「好好工作,不要砸了『渥夫』的招牌,不然我拿你的头来祭旗。」

  「拜托千万不要,虽然我没你帅,但算是可以入眼,我还想把妹呀!」

  「真不晓得当初你是如何通过考试进入公司。」「渥夫保全」的审核非常严格,除了体力要求,智力、耐性与人品皆列入考量,主考官没将爱耍嘴皮子的罗杰刷下来,想来是不想公司太过沉闷。

  「嘿嘿,当然是凭我过人的脑力与体力。」

  「我怎么不晓得你有脑力和体力?」独浚烺语带疑惑,损着罗杰。

  受到侮辱的罗杰立刻抗议,「我当然有,必要时就会展现出来。」

  独浚烺不信的哈了一声。

  「不过老大,你老实说,看到这些迷人又性感的模特儿,你有没有心动?」

  「没有。」

  「真的一点都没有?不考虑一下?」

  「不。」

  「老大,你未免也回得太斩钉截铁了吧?是男人都会有心猿意马的时候。」

  「我不是你,所以我没有。」

  「老大,你长这么帅,又这么痴心绝对,要我们怎么混?」

  「那是你的问题。」他的回答带着浓浓笑意。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女朋友最正,你们情比金坚,金童玉女,百年好合,神雕侠侣。」罗杰乱七八糟说了一长串,想想就觉心酸,人帅真好,连女友都是名模,他也不差呀,为何至今仍是孤家寡人?

  若非现在不是打嘴炮的时间,独浚烺绝对会为罗杰的自怨自艾捧腹大笑,他常觉得罗杰的反应很有亲切感,似乎他被哥哥们欺压时,都是这副惨兮兮样,莫怪他和罗杰会有抬不完的杠。

  「老大,我先声明,不是我天生爱靠夭,而是我真心觉得我们公司福利不好。」

  「公司该给的加班费、三节奖金、年终、劳保、交通津贴全都有,哪里不好?」独浚烺愿洗耳恭听。

  「我们公司阳盛阴衰,我宁愿你说的那些福利全都没有,也要多些美女陪我上班。」一说到这,罗杰就痛心疾首。

  「我会将你的建言如实呈报给老板,相信你的各项奖金福利都会如你意,全部取消。」

  「重点是,美女呢?会有美女陪我上班吧?」

  独浚烺弯腰指着萤幕上,正曼妙摆动身段的国际名模,「陪你上班的全是国际知名模特儿,开心了吧?」

  罗杰垮下脸来,怪声怪调,「这不算数吧?!」

  独浚烺懒得理会他的抗议,盯着戴上钻石皇冠的金发女模像公主般走上伸展台,再次确认他的人员将保全工作做得滴水不漏。

  珠宝秀已快接近尾声,独浚烺仍丝毫不敢放松。

  突地,他的手机响起,独特的音乐通知他,来电的人是昶哥,独礽昶。坏脾气的昶哥怠慢不得,他立刻接起电话。

  「嗨,昶哥。」

  粗率的阿昶开门见山问:「千千在哪?」

  「她飞到土耳其拍摄杂志封面,五天后才会回来,怎了?」

  可怕的沉默笼罩五秒钟。

  满头雾水的独浚烺隐约感觉不对劲,一颗心惴惴不安,「昶哥,你突然打来找千千,是流苏姊要约她喝下午茶吗?」

  「马上找到千千,伊斯坦堡发生恐怖攻击,已造成许多人伤亡。」确认千千的行踪后,阿昶爆出一长串低咒。他果然没记错,千千确实人就在土耳其。

  独浚烺但觉眼前一片黑,头重脚轻差点腿软,气息不稳的追问:「恐怖攻击发生在伊斯坦堡的哪里?」

  体内的兽发现心爱的女人陷入危机,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疯狂咆哮,亟欲脱柙而出,要胆敢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蓝色清真寺。」

  闻言,独浚烺只觉无情利斧朝他的心口狠狠劈下,痛得椎心刺骨。他吐出口的字句破碎,「她今天的拍摄行程就在那,她刚出关时,才跟我通过电话。」

  不要!千万不要!千千不能出事,假如这世界没有她,要他如何活得下去?

  疼爱千千如疼爱亲妹妹的阿昶爆出一串怒吼。

  「昶、昶哥,我、我要找到千千,我、我会找到她,她、她没事的,她、她不会有事……」他惊慌失措,与其说是说服昶哥,不如说是说服他自己。他匆匆挂上电话,急拨千千的手机。

  盯着萤幕的罗杰发现老大情况不对,眼角瞥见他竟然双手发抖,拨着手机,猛地,老大的眼睛乍然变黄。

  罗杰心下一惊,用力揉眼睛,转身看个仔细,发现老大的眼睛和平常无异,是深邃的黑,他是盯萤幕太久,才会看错吧。

  「该死!」独浚烺的手抖得不像话,几乎拿不稳手机,幸好他将千千的号码设为快速键1,否则他肯定没办法顺利拨出。

  他心急如焚的听着电话拨出的音乐,响了许久仍未接听,他快疯了,「接电话,快接!」

  罗杰拍拍同事庄雄的肩,要他接手监控,收起嘻皮笑脸,起身问:「老大,出了什么事?」

  拨了一通又一通电话,但都没有接起,他的心都碎了,可他告诉自己,或许她已移到下一个地点,正忙着进行拍摄工作,无法接听,她没事的。

  他抹抹脸,极力保持镇定的交代,「我要马上飞到伊斯坦堡,这里就交由你全权处理。」

  他必须亲眼确认她安然无恙才行!

  匆匆丢下话,独浚烺急忙往外冲,等待通话的手机重复拨出,祈祷上天听见他最卑微的恳求,让他再次听见最教他魂牵梦萦的清雅娇嗓。

  罗杰只来得及目送他像一阵风刮出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