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9章(2) 作者:沈韦

  千千见状,不由加深心里恐惧,忍不住惊喘,此刻脑海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即是——

  逃!

  被小狼狠狠抛出去的疯狂男子全身痛到快散了,他满怀恨意的忍痛爬起来,一拐一拐跑去捡掉在地上的枪,「我要杀了你!」

  再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发狂的兽,小狼猛地转身,危险低咆。

  男子见到他比先前更可怕,吓得直打哆嗦,持枪的手颤抖,「你、你别过来,我、我有抢,我、我不怕你。」

  「开抢啊,看看你先死,还是我先死。」他唯一惧怕的是银子弹,并不认为疯狂男子会备妥。

  千千发现小狼陷入危险,心狠狠一揪,纵然他化身为兽,可她仍为他担心。

  怪物的无所畏惧,使疯狂男子更加惧怕,「你、你、你……」

  小狼眼底没有丝毫犹豫,双腿用力一蹬,凶猛的扑向疯狂男子。

  砰一声,枪声响起。

  千千小手掩唇,心跳瞬间停止,「不……不——」心碎滚烫的泪夺眶而出。

  子弹射中兽的同时,小狼也将疯狂男子用力扑倒,锐利的牙咬向男子脆弱的喉咙。

  男子没料到子弹没能终结怪物的性命,反而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危险,他发出凄厉惨叫。

  心急如焚的千千从地上跳起,差点又跌倒,她及时稳住自己,即见小狼野蛮压制疯狂男子,扬起的爪子染着血,教人不寒而栗的咆哮不断自他喉头发出。

  他受伤了?他会杀了那名疯狂男子!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他成为杀人犯。她强忍着痛跑向他,喊道:「小狼,不要杀他!」

  怒焰红雾布满双眼的小狼放肆攻击,只想发泄满腔不满。

  血,好多好多的血流到地上,是谁的?小狼的?抑或是疯狂男子的?

  疯狂男子双眼惊恐瞪大,伸手向她,汩汩鲜血自口中冒出,哑着声求救,「救……救我……」

  再不救他,小狼真会成了杀人犯。

  千千自后头用力抱住发狂的小狼,「他已经受够教训,让他走。」

  「他该死!」小狼撕咬着疯狂男子,不打算饶对方一命。

  千千不愿他铸下大错,偏偏他的力气大到不可思议,她根本是挂在他背上,无法阻止的,怎么办?她该如何让他恢复理智?

  「不……」疯狂男子眼睁睁看着狼爪高举,心想自己死定了。

  千千灵机一动,猛地松开环抱他的手臂,让自己重重往后跌落,痛呼,「好痛!」

  心爱女人痛苦的呼声,传进疯狂的兽心底,扬起的爪子一顿,急切的转身,他蹲下来,浊哑的嗓音隐含可能被她拒绝厌恶的恐惧,「你……受伤了。」

  她对上他那双不论是人或是兽,同样怜惜宠爱她的眼眸,他的獠牙染血又如何?她该坚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她,她不能怕他,不能将他推开,不然她一定会后悔。

  千千朝他伸出双臂,「小狼,我好痛……」

  她的心,为他泛疼。

  当她朝他伸出手臂,要求拥抱的这一刻,受伤狂怒的心,瞬间获得抚慰。从小他就知道他不配拥有她,可是他不管,任性的死缠烂打,誓言非得到她不可,他不管现在的她对他有怎样的感觉,当她朝他伸出手,他就会牢牢抓住,死都不放。

  「小狼……」她的呼唤加入更多的脆弱。

  小狼叹了声,褪下暴戾之气,当他要伸手拥抱她时,赫然发现手上沾了血,怕会玷污她,他急忙用衣摆擦拭掉血,这才放心抖着手拥抱她。

  柔软娇躯一拥入怀中,他便由最先的小心翼翼变成强而有力的拥抱,再也不放手,死都不放手!

  千千臣服在他怀中,放心的逸出一口气,她的小狼,回来了。

  逃过死劫的疯狂男子瞪大双眼,仰望暗黑的天际,满脸痛苦的躺在地上,双脚不自觉的抽动。

  千千心思紊乱,紧抱着他,唯恐他会再次失控,这一团混乱该如何收拾?

  「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

  「你受伤了……」她的手摸到湿湿的血,又开始泛泪。

  「死不了。」他压根不在意自己的伤,他唯一在意的只有她。「你伤到哪?」

  小狼关心检查她的伤,她睁大眼发现他的耳朵慢慢恢复正常,摸向她腰侧的爪子也变成手,浓密的体毛消失了,他逐渐恢复成她所熟知的小狼,她的男人。

  「我们……打电话给昶哥好不好?」

  「为何要打电话给他?」

  「我们都受伤了,需要去医院。」重要的是,她更怕疯狂男子已经被他咬死,急需昶哥出面帮忙善后。

  小狼定定的看着焦急的小女人,感受到她的担忧,「别担心,他还没死。」

  她对上他的眼,坚定的说:「我要你陪在我身边。」

  「他伤了你。」

  「他已付出代价。」

  「还不够。」他的话里仍带着浓浓的杀意。

  「我就要你陪我。」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接近那名男子。

  「……」小狼犹豫了,体内的兽仍蠢蠢欲动,想要杀了伤害她的人。

  千千露出痛苦的神情,「我好痛,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会不再痛。」

  明知她这么说,为的是不让他轻举妄动,他仍是抗拒不了她软语要求。「好,我们叫昶哥来。」

  他的同意让她释然,软软偎在他怀中,双臂紧紧环抱他的腰,不愿再回想先前那惊心动魄的画面。

  小狼是狼,是否独家的哥哥们也全都是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刺鼻的药水味弥漫在鼻尖,千千再次回到医院,只是这回病患不只她一个,还有小狼作伴。

  那名疯狂男子射出的子弹划破她的腰,她的伤势与肩膀被击中的小狼相较是小巫见大巫,可小狼一进到医院便大呼小叫,要医生先检查她的情况,直到确认她仅是受到擦伤,他才肯接受检查,进行手术。

  在小狼开刀取出子弹时,她不愿躺在病房休息,坚持在手术室外等候他平安无事的消息,不论赶到医院的独家哥哥们如何告诉她小狼不会有问题,她依然不肯离开。

  在等待的时候,她想了很多,试着消化他异于常人这一部分。

  独家哥哥们与他们的女友皆关心的陪伴在她身边,看着他们,她想问:哥哥,你们也会变成狼吗?可她问不出口。

  看着他们的女友,她想问:你们都知道哥哥们异于常人吗?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可她还是问不出口。

  她成了闷葫芦,安静,不安,焦虑。

  「小狼身强体壮,没事的。」处理完疯狂男子的阿昶赶到医院,疼爱的搭着她的肩安慰。

  千千抬头对上昶哥宠爱的双眼,摇头自责,「我对他很不好……」

  「我看他每天头好壮壮,只要有你在,他都笑得像大笨蛋,这样的不好,可是许多人求之不得。」

  她再次摇头,咬唇,小狼真觉得只要她在,他就会开心?

  阿昶感受到她的疑惑,「你对小狼很重要。」

  她对小狼真的很重要?

  「别哭了,小狼若知道你哭得乱七八糟,心里肯定不好受。」

  千千这才发现,原来她早就泪流满面。

  「你再哭下去,明天眼睛会肿得像芭乐,小狼那个臭小子见到就会抓狂,觉得我们没有好好照顾你。」

  昶哥的形容,让她不由噗哧一笑,接过白流苏递上的面纸,擦拭斑斑泪痕。

  了解小狼甚深的阿昂倚着墙,凉凉道:「那小子只要事情一牵涉到你,就很爱爆炸抓狂。」

  其他哥哥闻言,发出高低不一的笑容附和,「没错。」

  阿昂为免她再哭成泪人儿,兴致勃勃的说:「你们记不记得千千国中时,有一年情人节收到从小就很喜欢她的大头的情书?」

  阿昶嗤笑,「怎会不记得,那小子一恼,撕了情书,急吼吼说要把大头打成猪头。」

  「情书?」好奇心让千千止住泪水。

  「对,严格来说,你只有那一年收到,因为其他的全被那个爱吃醋的小子给中途拦劫了,他超会耍贱招,大头每年都写情书给你,每年都被他中途拦劫,可怜的大头,写到出国留学还是不死心,听说直到今年还有寄给你。」阿昂眉飞色舞说着八卦秘辛。

  「那小子就是爱吃醋,为了不让别人把你抢走,他用爬的也会爬起来,所以等一下你就可以看见他生龙活虎的走出来。」阿昶说得夸张。

  其他人齐声附和,「没错,说不定还会大翻跟头。」

  所有人都为了不让她担心全力安慰,让她很感动,她点点头,忽然想到行凶的疯狂男子,她将手放在阿昶手臂,「昶哥,那个男人……」

  阿昶揉揉她的发,「没事,我都解决了,别担心。」

  他接到千千的求救电话后赶到现场,先派人将千千和小狼送到医院后,便留下来善后,之前都是小狼帮他们几个湮灭遭人发现他们身为狼人的证据,这一回换他帮小狼了。

  其他人大略知道发生什么事,嘴角噙着冷笑,虽然他们常联手痛扁、欺压小狼,但敢动独家人,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不会死了吧?」她很怕小狼不小心杀了人。

  「别担心,他死不了。」阿昶没说的是,那名疯狂男子虽然没死,但嘴里不断嚷嚷遇到怪物,加上开枪射杀千千和小狼,即使他不会被送到精神病院,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还有莉兹。」

  「她跑了。」

  「什么?」

  「她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到机场与助理、保镖会合后就飞往新加坡,准备下一场巡回演唱会,至于她有没有看见什么,我会再确认,不管怎样,天塌下来,有哥哥们帮你顶着,没事。」

  说实话,眼前小狼最重要,她也没多余的心思去管别的事,就交由昶哥他们去处理。

  穿着绿色手术袍的医生走出手术室,宣布,「手术非常成功,已经取出子弹,小狼目前已推进恢复室,等一下醒来就能回到病房了。」

  听见手术成功,千千这才松了口气,不再一颗心吊在喉头。

  「没事了,我们都散会吧。」阿昶心想让小俩口好好独处,至于他要重回现场,确认所有小狼留下兽的痕迹全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独家的男人极有默契,互使眼色,各自散开,该应付记者的去应付记者,该应付警方的去应付警方,所有说词都要整合,绝不让外界察觉独家的秘密。

  头等病房内放了两张床,一张是她的,一张则属于小狼,病房内有消毒水的味道,这回没有他打点,所以没有满室的白露塔斯,千千坐在床畔,怔怔望着他的睡脸,内心激荡不已。

  经过大半夜的折腾,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她的身体很疲惫,偏偏脑袋瓜还绕着他会变身这件事打转。以前的她肯定知道且接受,才会画下绘本,记录小小的她和小小的狼的点点滴滴,爱的轨迹……

  现在的重点是,她比较在意他会变身,还是他受伤?

  答案无庸置疑,她不要他虚弱的躺在床上,他应该每天都生龙活虎,不正经的逗她开心。

  逗她开心……他一直都在逗她开心,有他在身边,就算她生气,灰黑的天也会因他而注入阳光。

  千千伸手抚摸他苍白的脸颊,伤心低喃:「小狼,不论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每天都好好的。」

  他好,她才会好。

  她将他的手掌心贴在颊畔,心疼的泪水情不自禁滚落。

  她趴在床畔,怔怔看着他,一直一直看着他,眼里只有他……

  她的狼……她的男人……

  灿烂的阳光被窗帘阻挡,让病人能够得到充分的休息。

  小狼尚未完全清醒,就先闻到全世界他最熟悉、最喜爱的女人的味道,他霍然睁开眼,即见心爱的小女人趴睡在床沿,他撑坐起身,「她怎么睡在这……」

  记忆恢复,先前发生的事如同电影快速播放,他懊恼的扒梳过头发,扯动肩上的伤,吃痛蹙眉,他最担心会不小心在她面前露馅,偏偏他不仅露馅,还让她看见最可怕的情景——

  他完全的兽性,嗜血,残暴。

  他忘不了她惊恐的表情,却也忘不了在他失去理智时,她是如何拥抱他,要他留有她身边。

  她剧服了他,从小到大,皆是如此。

  沉静下来的她,是怎么看待这整件事?她是否想要离他而去?

  他担心害怕的想要把她摇醒问个清楚,但她看起来好累,他舍不得吵醒她,又极想和她在一起,于是忍着肩上的伤,挪动身躯将她抱上床,管她醒来会不会害怕,反正他就是任性的想要她躺在身边,怎样?

  「宝贝老婆,你真的累坏了,这样都吵不醒你。」他心疼的亲吻了下她光洁的额面。

  他让她偎在他身侧,最适合她的位置,手臂占有的搁在她的腰,盯着她的睡颜久久。

  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有多需要她。

  他以鼻尖蹭着她的发心,闻进属于她的味道,心脏安然附和她的心跳拍击。

  「我爱你,宝贝老婆,知不知道我对你的爱已经满溢,无法测量。」

  仿佛听见他的话,睡梦中的千千唇角扬起一抹甜蜜微笑,更往他怀里窝,嫩颊蹭着他的胸膛。

  她下意识的靠近,让他的心火热沸腾,将她拥得更紧。

  「小狼……」她在梦里甜蜜呼唤。

  「我在这里,就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他沙哑着声承诺。

  她唇角的笑意加深,逸出开心的叹息。

  她一笑,他就跟着笑了,鼻尖再次蹭蹭她的发心,「我不放手,绝对不放手。」

  他犹如最小气的守财奴,将她紧紧护守在怀中,不容任何人将她抢走,也包括她自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