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8章(1) 作者:沈韦

  小酒鬼被大恶狼逮回家,接受审判。

  已经在车上睡了一觉的叛逆小酒鬼战斗力高昂。

  「你想打我?」居高临下的恶狼,盯着双手握成拳的猎物,火气不减,重重哼了声。

  千千这才发现她已自动自发就战斗位置,立刻松开拳头,「不是。」突地,又缩成拳,「对。」

  「为什么?」他虚心请教。

  「因为你是个混帐。」

  「哦?」

  「我明明说我不回家,谁准你带我回来?」

  他嘲弄挑眉,「是谁一上车就睡得唏哩呼噜?」

  「我那叫闭目养神。」

  「你睡到打呼了。」他大气不喘的捏造事实。

  千千作梦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打呼,她羞窘涨红脸,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而且超大声。」小狼再补上这一句,加强杀伤力,他利用高大的身形,对她形成压迫。

  哦,杀了她吧!她竟然被男人嫌打呼超大声,呜……

  「你还流口水。」

  「骗人!」她的右手急忙擦嘴巴,干干的,哪来的口水?

  小狼浓眉向上一挑,「我帮你擦掉了。」

  她不想相信,偏偏他说得煞有介事,又是打呼,又是流口水,她的形象全没了,她要躲到深山,再也不出来见人。

  小狼弹弹手指,再加油添醋,「你还磨牙。」

  「……」睡相被嫌到一无是处的千千只想抱头呻吟,但她告诉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就输了。

  她要厚脸皮,坚持下去。

  小狼愉快欣赏她的羞窘,身为唯一证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觉真爽。

  千千冷傲的扬扬下巴,「反正我睡楼上主卧,你睡楼下客房,我们两个互不干涉,证明这个决定就是最好的决定。」

  骄傲的冰公主翩然转身退场,强迫自己别像是落荒而逃。

  小狼和体内的兽可不容许她说走就走,霸道的伸手将她带入怀里。

  「我们还没完。」他危险低嘶,狂野的眼眸望进她的眼,灼烫的唇靠近。

  她的胸部亲密贴着他的胸膛,分享他热烫的体温,不知是他的视线抑或是他的体温使她燃烧,她眼波迷蒙的望着即将亲吻她的性感薄唇,嗓音莫名沙哑,「明明结束了。」

  「谁说的。」他的唇要吻不吻,挑逗她。

  她美眸低敛,心跳如擂鼓,纤指点上他的唇,性感娇喃,「你太靠近了。」

  「你渴望我靠近。」他张嘴含住她的指,舌尖绕圈。

  她轻喘,否认,「谁说的?」

  「你。」他旁若无人,大掌来到迷人的翘臀施力,让她紧贴着他火热的下半身,狂野的唇逸出满足的喟叹,他想她想得快爆炸了。

  体内的兽也因这亲密接触,飙出狂喜的狼嚎。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火热的大掌搁在她的臀,教她情难自禁更加贴近,诱惑。

  「现在。」他强悍的将她压抵在墙上,大掌钻进她裙底,抚向滑嫩的大腿。

  她又是一声轻喘,拉住他的手,不许他挑情向上。「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不许再靠近。」

  小狼带着魅惑的唇向上扬,将她的拒绝视为挑战,「你真心这么想?」

  「对。」他光用过于浓烈炙烫的眼神望着她,就让她浑身酥软,她真没用。

  「既然如此,为何你的腿会勾着我的臀?」他低笑,不理会她的拒绝,强势撩高她火红的短裙。

  这是他所熟悉她的习惯反应,尽管失去记忆,可她的身体记得他,会下意识与他亲密贴近。

  千千尴尬的急忙收回腿,但他不允,反而将她的右腿架在臂上,让她不得不依赖强壮的他。

  他的手不容阻挠,再次进犯柔嫩大腿,一边撩拨,一边算帐,「你这可恶的酒鬼,竟然喝得醉醺醺,还穿这一身,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跟别的男人喝酒?」

  他的强势霸道,让她无力阻止他的进犯,当他的手来到小裤裤边缘,她不由屏息期待,吐气如兰,「你是跟以前的左千鹤说,不是跟现在这个左千鹤说,所以不算数。」

  天!他的手指可不可以不要邪恶的在小裤裤边缘画圈打转?

  天!她快要疯了。

  欲望似火焚,她抵着他的手可怜呜咽。

  「不论是哪个左千鹤,都是我的千千。」邪恶的手不耐烦拉扯她的小裤裤,体内的兽与他,皆极需品尝她的湿润与甜蜜。

  「我不是你的。」

  「你是为我而生,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女人。」他的爪子悄悄伸出来,轻轻一划,让她的小裤裤破掉,落地。

  他满意露出微笑,悄悄缩回爪子,以粗糙的指或重或轻揉抚她敏感的柔软,使她的甜蜜润泽他的指。

  她面如红潮,指尖掐着他的肩,难以抗拒,不想抗拒。

  ……

  她因他燃烧,因他疯狂,因他吟哦,因他性感,因他变成陌生的自己。

  当高潮的那一刻来临,汗水淋漓的两人心紧贴着心,十指交缠,一同到达欢愉的顶端。

  皎洁的月光下,美丽的花园尽是绽放的白露塔斯,迷人花香借由夜风四处传送。

  小狼拿了一条薄毯铺在草地上,搂着千千惬意欣赏银白月光,满足的想要和体内的狼发出胜利欢呼。

  他的女人,终于回到她的位置。

  他以鼻尖蹭蹭她的发心,逸出满足的喟叹,心里盘算着,在这花好月圆,体力充沛之际,若不再对心爱的小女人为所欲为,补足这段错失的时间,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害羞的千千拼命往他怀里缩,拉着底下薄毯,试图遮挡一丝不挂的娇躯,「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如果有人经过,一定会看见我们没穿衣服。」

  小狼是疯狂的男人,竟然在她还沉浸在高潮的喜悦中时,将她抱往花园,说要与大地接触,然后,她便一丝不挂躺在这里。

  她面红耳赤想冲回屋里穿衣服,却硬是遭他一双铁臂困住,动弹不得,只能羞得往他怀里缩缩缩,希望在这宁静的夜晚,不会突然有邻居跑过来,不然就糗大了。

  小狼不安分的狼爪向上溜溜溜,来到美丽的胸脯下缘,心不在焉,「我们躺平,谁也看不见。」

  对,她需要躺平,马上!刻不容缓。

  他又想要她了。

  「怎么可能看不见。」千千嘟嘴,尽管花圜景致美不胜收,但毕竟不够隐密,她很难像他轻松自在。

  「有我挡着,要看也是看到我,不可能会看到你。」他的心思被掌下美好的触感迷惑,就要发出愉悦的狼嚎。

  他的宝贝千千,娇美细致得让他爱不释手。

  他迭上她,大掌揉抚,展开新一波攻击。

  她娇喘,抓住最后一丝理智,也抓住他的手,「你在做什么?」

  「爱你。」

  「你不是说想和我一起躺在花园欣赏夜里的白露塔斯?」赏花变成嘿咻,会不会差太多?

  「我天赋异禀,可以一边爱你,一边欣赏。」

  「你是天生好色。」

  「面对你,我很难不色。」

  他的脸皮之厚,让她大开眼界,也教她又好气又好笑,和他做爱美好得像场激情幻梦,她很想再次忘情投入,偏又不想让这个男人过于得意忘形,真以为他可以为所欲为,况且,她还有帐没跟他好好算。

  小狼低头亲吻她美丽的锁骨,她伸手推开他的头。

  「怎么了?」欲求不满的男人口气不佳。

  「不。」这男人需要好好教训。

  「什么?!」求欢遭拒,使他大受打击。

  千千推开他坐起来,一丝不挂让她太没安全感,她抓起毯子遮掩身体,一本正经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小狼以指扒梳过黑发,热切建议,「我们可以躺着说。」

  该死!她竟然遮掩最迷人的部分,不过她这么一遮,倒也没有阻断他的绮丽遐想,就算她身上套着黑色大垃圾袋,他一样会觉得她迷人到让他想将她马上扑倒。

  「不可以。」她坚定拒绝男色诱惑。

  「好吧,你想说什么?」小狼认命叹了口气,暗忖他给她五分钟,五分钟后,他就要再次诱惑她一同躺在草地上愉快打滚。

  突然被他这么问,千千一时语塞,尴尬的清清喉咙,不知从何说起。她能问他这几天为何都不打电话给她吗?她能不能对这几天他和莉兹频上媒体一事大发脾气?

  失去记忆真不好,明明她是他的未婚妻,可实际的感觉太不真实,以至于她没办法理直气壮质问他。

  她的尴尬语塞令他觉得有意思,他可以感受到她有一肚子火想对他发,偏又无从发起,为什么?他做错什么?

  他双手盘胸,好笑的说:「你不是有话要说?如果没有的话,我要再继续了。」话甫说完,他便顺势将她扑倒。

  千千惊呼一声,弓起右膝对准他的重点部位。

  小狼于千钧一发之际闪开,伸手按住她的膝盖,「我跟你开玩笑的。」

  「既然是开玩笑,为何你会抵着我?」想唬她?她有那么傻吗?

  「呵呵,习惯动作嘛。」小狼干笑两声,遗憾退开。她看起来想宰了他,看来不是开玩笑的时机。

  千千坐起身,在包好自己的同时,不小心瞄到他身上昂扬的部位,害羞的移开视线,抓起薄毯想遮住他,这一扯,却害自己不小心走光,她娇羞惊呼,连忙又将薄毯扯回身上,愈是惊慌,愈是手忙脚乱。

  「别看!」她羞窘瞪着大饱眼福的男人。

  小狼双手环胸,大声朗笑,一点都不介意被她看个精光,反正他身材好嘛。「你这句话说得太迟了,在你满十八岁的那一晚,我就毫无遗漏的把你看个精光,也摸透了。」

  「什么?!」她惊呆,她十八岁时,就被他吃干抹净了?!

  「你失去记忆,所以忘了完美的那一夜,没关系,我可以马上身体力行让你知道当时是怎么发生的。」他跃跃欲试。

  嘿嘿,她失去记忆,忘了十八岁那晚发生的事,随便他天花乱坠编造,她也不会发现真相。

  当年血气方刚的他数着日子,天天盼她满十八岁,熬了又熬,天天冲冷水澡,冷却满腔欲念,好不容易终于盼到那一天来临。

  他是新手上路,没有练习的机会,渴望她太久加上适逢月圆之夜,受到体内的兽影响,难免动作急躁粗鲁,于是弄疼了她,被她一脚踢下床,真的是毫不留情的一脚,她眼角挂着泪,警告他不许再碰她,别说她哭了,自尊心受损的他,当时也差点喷泪。

  他所预期的表现应当是让她愉悦攀上高峰,眼神梦幻,对他赞不绝口,现实却是截然不同,要他如何承受得了这个打击?

  受不了千千拒绝往来,万不得已的他只好向昂哥求救,结果他成为独家男人们公开说嘴的大笑话,颜面尽失的他被哥哥们尽情讪笑后,才被他们指点,明白这种事不能急,愈急愈容易砸锅,他得耐着性子,使尽浑身解数讨好千千,当她愈开心,他就会更开心。

  事实证明,昂哥他们是对的,在他死缠烂打,缠着千千再来一次时,他遵守教诲,从此再也没有被千千一脚踹下床。

  他已经想好如何伪造事实真相,绝对让她深信不疑。

  「不必了。」他的笑容好邪恶,真让他身体力行重演当时情景,她肯定尸骨无存。

  「真的?」他好失望。

  「真的。」

  「唉。」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