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7章(2) 作者:沈韦

  夜店愈夜愈high,有的人放浪形骸,有的则喝挂在厕所狂吐,不少人high到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DJ刷着性感音乐,在场中热舞的男女肢体动作愈来愈火热。

  千千甩动波浪长发,当Mike朝她贴近时,她便笑着退开,别的男人受她吸引贴过来,她调皮转开,不让他们过度靠近。

  没有人能碰她,除了……

  嘻,小狼说要来,漂亮的男人说不论她在哪里,小狼都有办法找到她,小狼哪有可能那么神?若有人跟他通风报信,则另当别论。

  那她呢?想要他来,还是不想?

  他在电话里听起来很火大,还是不要来好了。

  阿昂一边喝着酒,一边在外围监控,不让别的男人吃千千豆腐,突地,拿酒杯的手顿了下,开骂,「干!你是属龟吗?还是已经关节退化?动作竟然这么慢,你的女人都快要被把走,要不是赌你们两个这个月还不会分手,我才不通风报信。」

  他无须刻意放大音量,小狼自然听得见。

  「谢了,昂哥。」昂哥从小就特别照顾他,小时候他和哥哥们到山里纵情奔跑,跑过野溪,年幼的他跟不上哥哥们的速度,遭远远抛开,他不小心脚下一滑,被溪水冲走,若非昂哥及时回头捞起他,他的小命早就不保。

  他和昂哥的感情很好,虽然常常用脏话当开头结尾。

  愠怒的小狼额际青筋浮跳,发现围着千千的男人们全都起了色心,一把心火滋滋作响,他朝昂哥挥了下手,体内狂暴的兽亟欲铲除所有胆敢觊觎她的男人。

  「要打架的话,喊一声,我马上加入。」对于干架来者不拒的阿昂舒服坐着喝酒,喃喃自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其他兄弟会不会觉得我太不够意思?」

  千千舞动曼妙娇躯,沉浸在音乐里,许多人玩得比她更开、更high,猛地,她察觉狂暴的目光牢牢锁定她,令她浑身火热,一双美眸滴溜溜转动,即见小狼昂首阔步排开人群朝她笔直而来。

  他来了,真的来了。她的心因他的出现而雀跃。

  小狼展现挡我者死的惊人气势,想要跟他共舞的辣妹发现他怒焰奔腾,连忙转开,他锐利的眼见到千千性感的穿着打扮,一把火又瞬间轰轰轰烧得更旺,低咆,「该死!」

  Mike黏在Chizuru身旁,使尽浑身解数要她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解开领带,头发凌乱的小狼狂野,危险,散发强大吸引力,只要是女人,很难不着迷,千千明明正在生气,偏又受吸引的全身发烫,凝视他的眼波变得更加性感诱惑,无视他的怒火,她挑衅的朝他嫣然一笑,指尖刷过Mike的手臂,旋开。

  Mike因她诱惑的动作,惊讶得张大嘴,可随即受到鼓舞,追上去,伸手要将她拉进怀里。

  千千咯咯娇笑,脚步不稳的滑离他,娇媚的眼眸带着勾引,轻声耳语:「来抓我呀。」

  生气吗?很好,因为她也对他很火大。

  他竟然一通电话都不打,是乐不思蜀吧,没关系,没有他,她照样过得很开心。

  她诱惑甩发,兴致高昂娇笑,妖媚朝他勾勾手指。

  Mike误以为她要他过去,亢奋的大脑充斥遐想,「我来了,宝贝。」

  突然一阵风从身后飙过来,哪里来的风?Mike困惑不已。

  「别让我有宰了你的理由。」怒火冲天的警告,自狂野的男人嘴巴吐出,他顺势拉开不知死活的Mike。

  Mike遭受强大的力量往后拉,半醉的他差点跌倒,不爽的定眼看,即见高大的独后烺再次警告的以嗜血的眼神瞪他,教他毛骨悚然,噤声不语。

  小狼眼前蒙上一层由欲望与怒焰交织而成的红雾,饱含怒气他盯着滑开逃离的小酒鬼,语气危险上扬,「你敢玩火,就要有承受被惩罚的勇气。」

  小酒鬼忙着挑衅火大的男人,冷不防撞进另一个男人怀里,她惊呼了声。

  「大美人……」突然飞来的艳福使男人惊喜,伸手要搂住她的腰。

  狂暴小狼快如风的冲到他们面前,右手擒住男人的手,左手顺势将小酒鬼扯入怀中,危险低问:「你想干嘛?」

  没能抱到大美人的男人非常不爽,耍起流氓,「老子想抱女人,你还不快放开我的大美人。」

  「我才不是你的大美人。」千千纠正陌生男子,仰头看气绷脸的小狼,皱拧俏鼻,想挣开他炙烫的怀抱。

  小狼蛮横的用力搂住她的腰,不许她离开。「你听见她说的,还不快滚。」

  面子当场被狠削的男子气不过,面红耳赤的嚷道:「你敢要我滚?我说她是我的,就是我的,把人给我留下!」

  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阿昂听见他们起争执,兴奋的坐直身体,「嘿嘿,要打架了?」

  没办法挣脱强硬的小狼,千千不快的捶了下他硬邦邦的胸膛,「放开我,我不要跟你在一起。」

  「反对无效。」

  她生气的打打打,一打完,就后悔的揉着右腕,低声抱怨,「你好硬……」

  小狼睨着醉醺醺耍脾气的千千,冷着声,「还有更硬的。」

  「你这个大色狼!」她指着他的鼻子怒骂。

  小狼挪回她醉到偏移目标,指向他后头无辜路人甲的食指,「我在这里。」

  「噢,你这个大色狼。」她眨眨眼,努力相准他的鼻子,再骂一次。

  「我指的是拳头,你在想什么。」他嘲弄揶揄。

  「噢。」千千楞了楞,再眨眨眼,消化他的话,随即尴尬脸红,「噢,我不小心想歪了。」

  他挑眉,哼了哼。

  小酒鬼羞窘咬唇,「我不跟你说了。」

  趁着腰上的铁臂稍稍放松,她又要转出,但他随即收紧,不许她逃。

  被晾在一旁火大的男人见他们两个旁若无人调情,更是火大,「喂,我要你放开我的美人,你听见了吗?」

  男人的吠叫,让小狼觉得很吵,脸色不善,「听见了又怎样?」

  「我的大美人说她不要跟你在I起,识相的话,你就快滚。」

  「我也不要和你在一起。」她对叫嚣的男子皱眉。

  「听见了就滚,别让我浪费口舌。」她喝得醉醺醺,根据他的经验,她已经很想睡,只是努力撑住。

  这个可恶的小酒鬼,难道她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心怀不轨的男人等着捡尸?以往她对到夜店玩乐的兴致不大,今晚却喝成这样,无疑是对已经被莉兹弄得很不爽的他火上浇油。

  「你竟敢要我滚?!」男人大声咆哮,抡起拳头便冲上去。

  小狼见状,眉也不皱一下,抱着千千闪过,手肘一抬,撞上醉男的脸,即闻喀啦一声,醉男的鼻梁应声而断,鼻血汩汩流下。

  体内沉寂的兽,快意咆哮。

  「啊!我的鼻子!」醉男捂着鼻子痛号。

  他的朋友听见惨叫声,立刻丢下才刚泡上的妞,抡起拳头冲过来。「妈的!揍死他!」

  小狼护着千千左闪右拐,拳起脚踢,醉男们一个个飞扑往后跌,撞到其他人,另一场混战又起。

  坐在角落,同样有好斗因子的阿昂看得好乐,站起来动动筋骨,「小狼,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这么快就让我有架可打,爽呆了。」

  「哇!哈哈哈!」开心的阿昂跳下去,开扁!

  千千靠着小狼,只觉耳边不停有人叫嚣哀号,睁眼看,即见一个又一个男人被小狼打倒,踢飞出去,奇怪的是,更多男人不要命的前扑后继。

  夜店里充满尖叫与叫嚣,杯子与桌椅齐飞,女客纷纷走避,场面好不混乱,DJ不再刷音乐,而是躲起来。

  她好惊讶,但在他怀中并未感到恐惧,因为她知道,小狼会保护她。

  他抱着她转身,挥动拳脚,犹如跳舞,他的肌肉贲起,浑身蕴藏不容忽视的力量,一滴汗悄悄自他额际淌下,她竟涌现想要舔去的冲动,为他全身火热的她用力摇头,甩开不恰当的遐想。

  喝醉的男人毫无理智可言,特别是想逞凶斗狠的男人,在酒精的威力下,不仅变蠢,也比较感觉不到痛楚,他们被打倒后,马上又爬起来,再打!

  小狼并未使尽全力开扁,这些酒醉的男人,没有一个承受得了他的怒焰。

  体内的兽,为无法放纵大开杀戒,失望叹息。

  千千抱着他的腰,醉倒在他过人的男性魅力。

  打得浑身发热的小狼察觉炙热的视线,低头凝望,额际的汗滴落在她嫣红的嫩颊,「你这个可恶的小酒鬼。」他话里浓浓的宠溺挟带着火气。

  砰的一声,被他打断鼻梁的男人才冲过来,又遭他一脚飞踹出去,咚的一声,跌落吧台。

  「你才可恶!」他打他的架,她吵她的架,不相抵触。

  他不爽低嘶,「你背着我跑出来玩。」

  「哈,我是独立个体,我想怎样就怎样,不需要事事向你报备。」

  「我是你的未婚夫。」妈的,又来一个不怕死的!他脚一踢,正中目标。

  「跟别的女人频上新闻的未婚夫。」

  「你在吃醋?」他闻到了浓浓的醋味,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吃醋,真好。

  「我又不喜欢你,有什么好吃醋的?」千千否认到底,野蛮的他,性感得让她移不开眼。

  「哈,口是心非的小酒鬼。」

  「哈,自我感觉良好的大混帐。」

  他俯身靠近她的唇,让她感受他炙热的气息,「你爱我。」

  「我爱你的头。」

  「我说打架是门艺术,你自顾自跟千千调情对吗?」咚咚咚,阿昂像打鼓,乐不可支的打倒一票人,不忘告诫应有的态度。

  「我们在吵架。」小狼砰的一拳挥出,被他打中的男人及跟在身后的男人们形成骨牌效应,全倒。

  「哈,骗谁,你以为我察觉不到你想和她上床。」阿昂抓起两个人,咚的一声,用力让他们头撞头,倒地。

  这两只小的,根本就是两座啪滋啪滋燃烧着欲望之火的大火炉。

  自知瞒不了昂哥的小狼耸了下肩,带着千千,犹如战神一路打,打得胆敢上前的人落花流水。

  「不然你以为我在跟你说笑吗?」千千误以为他在跟她说话,生气的撅唇。

  野蛮的小狼盯着怀里吃醋发火的小女人,欲望勃发。

  夜店里,有一大半的男人被打趴在地,没加入这场混战的则站在二楼看好戏,另外还有自认很能打的男人加入战局。

  站在二楼有些微醺的Rose看得手舞足蹈,「上啊,Chizuru,让他们知道你的男人有多猛。」

  Mike见到下方的斗殴,吓得冷汗涔涔,暗自庆幸没和独浚烺起冲突,不然他肯定被当沙包痛打。

  「打死他!」不识相的男人打断小狼热情的注视,冲过来。

  小狼眼也不抬,突地抱起千千,在那名男子冲过来时,转动脚跟,让她的高跟鞋狠狠踢中那名男子的头,男子咚的一声,应声倒下。

  千千惊呼一声,心脏紧张到快跃出喉咙,「他死了?」

  「他昏了。」

  她安心松了口气,但又觉得刺激,「我还在生你的气。」

  「真巧,我也还在生你的气。」

  「很好,我们各气各的,放我下来。」叛逆小酒鬼扬起下巴。

  「偏不。」

  野兽咆狺,除非它死,否则休想它放人。

  她气呼呼瞪着性感狂野的男人,全身每根神经因怒焰,因欲望,敏感颤动。

  耳尖的小狼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警车鸣笛声,低喃,「该闪了。」

  「要闪你自己闪。」她的拒绝惨遭无视,小狼硬是将她抱出夜店。

  气坏了的小酒鬼咚咚咚捶打他的胸膛,「你做什么?我说了我要留下来,快点放开我。」

  「别撒泼。」小狼啪的一声,不重不轻打了她的翘臀一下。

  拳头停在半空中的千千惊愕的张大嘴,他他他,竟然打她的屁股!「你?!」

  他又不重不轻打了一下,「乖一点。」

  气炸了的千千面红耳赤,动手拉他的耳朵,「不许你打我。」

  咦?触感怪怪的,毛毛的……他耳朵上的寒毛会不会太粗糙浓密?

  楼梯通道昏暗,看得不是很清楚,她凑近想看他的耳朵哪里不对劲。

  她眯眼,惊呼,「你的耳朵变成动物的耳朵!」

  「看你醉得多厉害,竟然把我的耳朵看成动物的耳朵。」小狼缩缩缩,快速回复正常。

  该死!只要一扯上千千,他就会忘了隐藏身分,老是不小心露馅。

  她又摸摸摸,果然没有粗糙浓密的毛,她疑惑的眨眼,借由微弱的灯光,发现他的耳朵和正常人无异,脑海再次跃入论异的画面,「好奇怪,为何我脑中的你会和现实截然不同?你有耳朵、有尾巴,有爪子……」

  小狼屏气凝神听她喃喃自语,是否她已快恢复记忆?

  同样不想上警局说明的阿昂跟在他们身后,拍拍小狼的肩,「今晚还不错,下次有架要打,别忘了叫我。」

  「千千,我要回去了,你要乖,知道吗?」阿昂拍拍她的头。

  千千的大脑又出现诡异景象,她呆滞的朝昂哥挥手说掰掰,等他走出视线,她才小声说:「他也有尾巴和耳朵……好奇怪,我若不是喝茫,就是脑袋出问题了。」

  她拉拉自己的耳朵,又摸摸小屁屁,对上沉默不语的小狼,抱怨,「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

  「耳朵和尾巴。」

  期待她恢复记忆的小狼差点被她逗笑,他摸摸她的耳朵,「你的耳朵在这里。」

  她摇头沉入思绪,「不一样的,好多哥哥都有耳朵和尾巴……」话说完,她疲累的打了个大呵欠,将头枕在他的肩膀,在遁入梦乡前说:「如果你的尾巴跑出来,一定要叫我看……」

  闻言,小狼啼笑皆非,吻吻她的发。如果她没有失去记忆,这段对话压根不会出现,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恢复记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