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5章(2) 作者:沈韦

  比赛开始!

  千千快手拿取台面上的吐司、番茄、起司片堆迭,一面利用眼角余光留意小狼吃的速度。

  结果这一看,让她惊愕到下巴差点掉了。

  小狼朝她戏诸微笑,抛了个迷死千万少女的媚眼,拿起三明治大口咬下,不到十秒钟,一个丰厚的三明治瞬间完食。

  她手上的烤吐司因这一幕,震惊到掉落在大理石台面上,「真的假的?」

  「真的。」他好心的伸手帮她合上下巴,再拿起一个三明治大口咀嚼,完食。

  千千看傻了,随即想,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得加快速度才行,于是连忙夹火腿、汉堡肉、生菜,再堆迭,完成一个三明治。

  小狼好心情的完食一个又一个美味三明治,忍笑瞅着埋头做三明治的小女人。失忆的她,其实可爱到爆炸,这就像重新谈恋爱,和同一个女人,依旧为她怦然心动。

  她眼角瞥见一大盘的三明治转瞬间竟只剩一个,吓得她差点又弄掉手中的烤吐司。

  「怎么可能?!」她发出难以置信的哀号,加快动作。

  难怪他会自信满满接受挑战,就她傻,还自以为能狠挫他的锐气,结果遭到重挫的人竟是她。

  大食怪小狼笑嘻嘻拿起盘中最后一块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为何不可能?」

  瞬间完食,他拿起她刚做好的三明治,在她还来不及回神就解决完毕。

  「我赢了。」他抽出一张卫生纸拭嘴,惬意宣布。

  千千瞪着手中才开始做的三明治,整整有三十秒无法回应。

  轻松取得胜利的小狼拍拍陷入呆滞的她的脸颊,用充满同情的口吻说:「还要再比一次吗?要不这次我让你先做两大盘,再开始?」

  他那过于得意嚣张的口吻惹恼她,她就不信肚子已塞了一大盘三明治的他,还有空间容纳两大盘,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她可不会中计。

  「好,再比一次!」她不愿轻言落败,绝对要赢得他再也无法如此狂妄。

  「这一次的赌注是什么?」鱼儿又上钩。她怎会这么可爱?体内狂野的兽性教他想恶狠狠的蹂躏她。

  「我想不出来……」

  「那么输的那一方不论是在家里或是在外面,都要叫对方宝贝如何?」小狼弹了下手指,提供意见。

  「……听起来怎么都对你有利,你输了,我要叫你宝贝,我输了,换你叫我宝贝,宝贝来宝贝去,哪里有差?我不要。」这个男人真是狡猾,她才不会上他的恶当。

  「不然这样好了,我若赢了,不论在家里或是在外面,你都得叫我宝贝老公,若你赢了,随你想怎么叫我都行。」

  「宝贝老公?」她语气上扬,没想到他会厚脸皮再加上「老公」两个字。

  小狼满脸陶醉,「啊,真好听,可不可以再叫一次?」

  「你好像真的觉得你会赢。」不会吧?有可能吗?千千心下开始忐忑,怀疑自己是否做了正确决定。

  他耸了下肩,「你也可以拒绝再战,我这个人真的很好说话。」

  他在虚张声势,其实他已经吃不下了,她又增加不少信心。「好,我们再战一场,你准备接受难听的绰号吧!」

  「这么狠?我能不能事先知道你想怎么叫我?」他一脸好害怕。

  「不行。」她重重哼了声,拒绝请求。

  「唉,看来我的前途黯淡无光了。」他假惺惺长叹了口气。

  「知道就好。」千千一点都不同情他,开始动手做三明治。

  一旁的小狼心情好得暗地窃笑,拿起果汁一口饮尽。

  千千瞠目结舌见他毫无顾忌又喝了杯果汁,他的胃不会真的强大到可以再装下两盘三明治吧?

  可恶的男人!又害她开始惴惴不安。

  小狼开心感受她的惊疑不定,以前的千千才不会跟他打这些必输无疑的赌。

  很快的千千做好两大盘三明治,这回她不敢掉以轻心,一做好之后,马上又抓起烤吐司,趁他还来不及反应时,快速制作下一个三明治,「比赛开始!」

  她的偷跑,使小狼爆出一阵大笑,「千千,作弊是不好的行为。」

  她学他的厚脸皮,红着脸否认,「我没有。」

  「是吗?」他慢条斯理的拿起一块三明治,咬下。

  「对。」她瞪了他一眼,警告他别再说了,不然她就用吐司丢他。

  心情飞扬的小狼笑到快内伤,大啖美味三明治,而且这回他加快速度,决心将她KO。

  千千利用眼角余光发现他的速度飞快,他真的在吃,完全没有使诈暗中丢掉三明治,她愈看心愈惊,最后不由自主停下动作,眼睁睁看他将两大盘三明治完食,她手中

  做到一半的三明治也被他拿过去。

  他扬着完美笑容,大大咬下一口,「我们第三轮要赌什么?」

  「……不必了。」他绝对不是正常的大食怪,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吃完三大盘三明治,她实在想不透,精瘦结实的他,如何装得下这么多食物。

  小狼得意的眉向上一挑,「所以?」

  「愿赌服输。」她用力咬牙,输得快呕死了。

  「你真的会叫我宝贝老公对吧?」

  「……」

  「沉默是指刚刚说的都不算数?」他不苟同的啧啧摇头。

  「当然算数。」她不愿被认定食言,认了。

  「为了证明你说话算话,先叫一次来听听。」小狼欺负她欺负到底了。

  对着笑容邪恶,摆明了欺压她的男人,实在是好呕,呕到想暴打他一顿,不!干脆一棒打昏自己算了,为何要笨得跟他打赌?她根本就是傻乎乎送上门任他宰割。

  千千深深的吸了好大一口气,「宝贝老公」这四个字让她头皮发麻,可她不得不吞了。

  全世界再也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跟他打赌!如果她真的再赌,她就是笨小猪!

  「嗯?」小狼热切期待。

  「……宝贝老公。」她说得好小声好小声,羞得将红透了的俏脸埋进掌心。

  小狼咧开好灿烂的笑容,「这四个字是我所听过最好听的字句,啊,不对,还差『我爱你』一点点,宝贝老婆,我很期待你再次跟我说我爱你。」

  她猛地将俏脸自掌心抬起,羞得快尖叫了,「你怎么可以自动加码?!赌注里没有这个。」

  他无辜一摊双手,「赌注里也没说我不能这么叫,老公本来就对应老婆,乖,别计较这么多。」

  「我计较?!」她快被他的话给噎死。

  他弯下腰,亲亲她气嘟嘟的小嘴,「人生真的不该斤斤计较。走,我们去帮你挑今天要穿的衣服。」

  「我斤斤计较?!是你得寸进尺吧?」被拉着走的千千抗议,「亲亲根本不在赌注里!」

  「亲亲跟抱抱是平时感情交流的一部分,岂会是赌注?况且我们每天都要来好几回,你不能说我得寸进尺。」他脚步轻快,带着抗议的小女人上楼挑选他喜爱的服装。

  这个男人净挑对他有利的话,根本就不听她说,怎么有人可以脸皮如此厚又爱耍无赖?偏偏他每一招每一句都吃得她死死,让她始终处于挨打状态,有没有可能让她扳回一城?

  「渥夫保全」的员工,男的清一色笔挺黑色西装,女的则是黑色套装,他们专业,他们自信,他们处变不惊,他们张大眼看着老大得意洋洋的带着美丽女友一起来上班。

  帅气的小狼将右臂搁在千千腰后,对目瞪口呆的罗杰抛去一记嚣张的笑容,鼻尖香香她的发,「宝贝老婆,你看大家今天多么充满朝气。」

  罗杰差点喷茶,其他员工一听见「宝贝老婆」四个字时,惊愕得瞪大双眼,实在是太……恶心啦!现在是在演哪出?

  穿上小狼特意挑选的白色短洋装的千千被「宝贝老婆」四个字弄得浑身不舒服,可她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回应他的暗示,她挤不出笑容,语气清冷的说:「宝贝老公,这真的是太棒了。」

  恶!她要吐了。

  小狼内心笑到肚疼,故意耍白痴,咧开好大的笑容,用大家都听得见的声音说:「宝贝老婆,你真是棒呆了。」

  「……宝贝老公,你真是天下无敌。」脸皮天下无敌的厚!

  千千第一千次后悔早上不知死活跟他打赌,时光为何不能重来?她没有勇气看其他人的表情,以后她也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

  她羞恼的白了恶作剧的男人一眼。

  接收到白眼的小狼的反应是隔空送她个爱的啾啾。

  办公室一票员工见状,只想马上发挥跑百米的速度冲进厕所狂吐。老大有时会搞笑,他们很清楚,可他那个性冷冷的未婚妻莫非撞邪?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陪老大耍恶心,实在是太强大了。

  「你们继续加油。哎,今天有小心肝陪我,我工作起来一定精神百倍。」玩开来的小狼好乐。

  谁有包子?拜托!可不可以出现包子馒头或是面包,好让她塞进小狼可恶的大嘴巴。

  他竟然叫她小心肝?幸好这不在赌注里,他别妄想她也会回一句小心肝。

  眼见小心肝明明想痛骂他,偏偏碍于赌注,无法对他说不,莫可奈何的模样,真是让他内心狂笑到既想拍桌子,又想将她抓进怀里恣意亲吻那张气呼呼的小嘴。

  他真的爱惨她了。

  快把早餐吐出来的罗杰举手,揶揄,「老大,既然带女友一起上班可以精神百倍,我以后也可以带女友来上班啰?」

  「当然不行。」

  「为什么?」

  「第一,因为我是老板的儿子,我有特权;第二,重点是你也得先有女朋友,好吗?」

  其他人忍不住爆出大笑。

  吃瘪的罗杰满脸大便闭上嘴。

  快乐耍特权的小狼拥着宝贝老婆走进办公室,当着大家的面愉快关门,阻绝其他人窥视。

  办公室门一关上,千千立刻拍开已经自腰后移至臀上的大掌,开始发难,「你这个……」

  「猛男帅哥。」他愉悦接话。

  「不是。」

  「帅哥猛男。」

  「请问独浅烺先生,猛男帅哥和帅哥猛男哪里不一样?」她真想看看他的脑袋都在想些什么。

  小狼露出灿烂笑容,开心的弹了下手指,「全都是我,没有不同。」

  「我的天,你的自信心是不是满到破表了?」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自信。」他将不以为然的小女人向后逼退。

  她一步退,步步退,直到大腿后侧碰到坚硬物体,才发现身后是他的办公桌,她已无路可退。

  她下巴扬了扬,拒绝示弱,「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满就变成臭屁了。」

  「怎么办?」他双手盘胸,满脸苦恼。

  「什么怎么办?」

  「你就是爱我过满的自信哪,宝贝老婆。」他笑嘻嘻的将双臂架在她身后桌面,困锁心爱小女人。

  「你休想因为我失去记忆就骗我。」她坚决不上当受骗。

  他又来了!总是用双臂困住她,看她的眼神深邃迷人,分明就是每次要吻她的神情,他他他……又起色心了。

  「你……」

  「对。」他不否认每分每秒都对她产生动物性的冲动,得不到她,他的饥饿与兽性难以获得抚慰。

  他又再次神奇看穿她的想法,他就像个谜团,拥有惊人的速度,惊人的食量,接下来是否会再让她发现其他惊人的部分?

  小狼不容许她分心,将她压倒在办公桌上,炙烫的唇狂野索吻。

  她的注意力遭他强悍抓回,他有力的大腿蛮横的卡进她双腿间,他吻得直接又情色,大掌抚弄身下曼妙娇躯,撩动她的情欲。

  她娇喘颤抖,想要合拢双腿,他却不允,更加抵着她,使她任由宰割,系在她右脚踝上的白金狼头脚炼随着他的动作晃荡着。

  这条脚炼是应小狼大爷的要求系上,她也才发现主卧室梳妆台的抽屉里,另外放了白金狼头耳环、手炼、项链,许多白金饰品都是以狼为主,他说,那是每年她生日时,他为她准备的爱的礼物。

  他真的觉得他像狼?他会不会内心想cosplay成狼?

  「你好香……」他喜欢她身上的玫瑰花香,每次远远闻到,就会情不自禁为她动情。

  他的大掌带着燃烧的火焰,令她娇颤嘤咛。

  他的员工与他们仅有一墙之隔,办公室的门有没有上锁?万一有人闯进来看见怎么办?

  她的不专心让小狼不满的喷气,重重吮咬了下她的唇,「不许你想除了我以外的事。」

  她痛呼了声,美眸雾亮,「门……」

  「没我的允许,没有人敢闯进来。」他不舍的以舌轻刷过被他咬疼的唇瓣,沙哑低吟。

  「如果……」

  「我会事先发现,不会有如果。」他抓起她的双手,放在他的胸膛要求,「抚摸我,感受底下这颗为你狂颤的心。」

  千千难以拒绝他的要求,不是因为愿赌服输,而是因为她为他的魅力深深着迷,或许他说的没错,她就喜爱他的过度自信。

  她的小手在他的带领下,钻进他的衬衫爱抚碰触,感受为她鼓鼓跃动的心,沉醉在激昂的律动里。

  「小狼……」

  「我在这,一直都守在你身边。」他抬起她的右腿,将修长美腿架在胳臂上,顺势撩高她的裙子,白金狼头再次暧昧摆动。

  她害羞娇吟,想要拉开爱抚她大腿,带着火焰的大掌。

  偏偏他强势得不容她拒绝,且灵活的手得寸进尺抚到大腿内侧挑逗。

  千千小手攀住他的肩,弓身颤抖,咬唇压抑到口的娇喘。

  他的拇指探进她的唇,阻止她弄伤自己,压抑泛滥情潮,浊哑着声,「别咬,弄伤你自己,心疼的是我。」

  浓情密意怜惜的话语撩拨着,使她心湖荡漾,全身如浮在云端。

  他蔬着吻着吮着,大掌以她喜爱的方式爱抚,以她喜爱的方式让她欲火焚身。

  她融化在他怀中,全身愈来愈火热,嫩颊蹭着他的胸膛,发出无声的请求,她需要他替她灭了体内这把可怕折磨她的烈焰。

  「千千,我要你……」

  在他怀里,她没办法好好思考,她娇喘,难以察觉的点头。

  小狼看见她点头,得意雀跃,在他要更进一步时,桌上的电话内线响了,打断他的进攻,他挫败的埋首于她诱人的浑圆呻吟,「该死!」

  他的唇吻着她的雪白浑圆顶端,她性感娇颤,搞不清她衣服穿得好好,为何他的吻可以落在她的胸口?

  红光闪烁,内线不死心响个不停。

  理智顿时回到她的脑袋瓜,她羞赧的推推伏在身上的男人。

  小狼舍不得自迷人的胸部移开,却不得不,他重重吻了下迷人的深壑,黑眸布满清欲,接起内线电话,「喂。」

  「老大,我猜你现在一定很想掐死我,我并不想杀风景,但是我们的大明星坚持要和你直接对话。」罗杰口中的大明星是目前正当红,来台湾准备开演唱会的国际性感红星——莉兹。

  小狼叹了口气,扶着千千坐起身。「把她的电话转进来。」

  千千坐在办公桌上,惊觉冷气吹拂到敏感的胸部,低头一看,赫然发现她的洋装已经被从后拉下拉炼,往下推到她的腰,白色蕾丝内衣则往上推高,露出娇嫩胸部,她惊抽了口气,酡红着脸,急忙忙整理衣着。

  小狼见她手忙脚乱,得意的笑咧嘴,宠爱摸摸她的发。

  羞窘的千千抬首对上他狂野的眼眸,心头依旧火热,就差那么一点,她便由着这个毫无顾忌的男人在办公桌上要了她。

  天!这太禁忌,也太刺激,假如她光凭想象因此心脏病发,她一点都不意外。

  小狼爱死了她娇羞的模样,并不急着整理被她拉开的裤子拉炼,反而轻佻的朝她抛去一记爱的飞吻。

  「我是渥夫。」他的嗓音性感低沉。

  「我是莉兹。你在哪里?」性感沙哑的声音从电话的扩音器传出。

  千千忙着将内衣和洋装重新穿好,她将被撩起的裙摆拉好,抚平褶纹,以免被人发现她和他在办公室发生什么事。

  小狼惬意的倚着办公桌,修长双腿交迭,看他的女人整理衣着,嘴角噙着爱恋的微笑,纯粹男性的满足,被她的娇媚喂养。「我在公司,有什么问题吗?」

  架子端得高高的莉兹非常不满,大发娇嗔,「问题可大了,你明知我收到歌迷寄来的死亡威胁,你应该要贴身保护我,而不是派阿猫阿狗过来。」

  「莉兹,我派在你身边的全都是最顶尖的高手,他们受过最专业的训练,有他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我不管,我只要你,马上到酒店来。」莉兹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就挂上电话。

  小狼耸了下肩,将衬衫拉好,塞进西装裤里,拉上拉链。

  不停抚着裙子,确定没走光的千千不喜欢莉兹说话的口气,不是因为莉兹架子端得高,而是她那非要小狼不可的态度。

  她用不在意的口吻问:「你见过莉兹?」

  他闻到了浓浓的醋意,抬眼望着佯装不在乎的小女人,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说:「我们合作过几次,所以见过几次。」

  见过几次?怎么在她听来感觉是欲盖弥彰?

  她试着面无表情说:「这几次都是由你贴身保护?」

  他耸了下肩,「每次莉兹都这么要求,我没办法。」

  「……」好个他没办法,他的表情愈是泰然自若,她愈是觉得有根刺梗在心口,超、级、不、舒、服。

  「我先去酒店,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你要不要到附近的咖啡店,到时我再跟你电话联络?」

  五分钟前还跟她缠吻不放的男人要扔下她,去见另一个可能对他有兴趣的女人?

  千千心底直泛酸,超想耍脾气,要他不许走,偏偏这是他的工作,她不能阻止他去见客户,可恶!更加不舒服了。

  小狼憋着笑摸摸她的头,「掰掰。」

  他真的就这样丢下她?!他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见莉兹?莉兹是怎样的女人?漂亮吗?性感吗?

  千千呕死了,却又要假装不受任何影响,小跑步追上小狼,挽着他的手臂,「依照我们的赌注,我必须在这三天任凭你使唤,我若跑去喝咖啡,你就无法使唤我,那我岂不是食言,我可不能让我的人生蒙上污点,所以,我和你一起去。」

  她说得脸不红气不喘,不晓得这说法能否让他相信。

  小狼看向挽着他手臂坚持不放,吃醋的小女人,心为之柔软荡漾,「你说的倒也对。」

  「是吧。」他信了?真的信了!Yes!

  他忍笑,「我们可不能让你的人生蒙上污点,走吧。」

  「你在笑?」

  「没有。」

  「你的眼睛看起来太闪亮,似乎在笑。」

  「那是因为你太漂亮。」

  「……」他是否看穿她的心思?

  「我们得快点,莉兹有公主病……或者算了。」

  「什么算了?」他究竟有没有看穿?他不会那么神吧?她愈想愈发不安,更是裹足不前。

  「还是由我应付她,你去喝咖啡,反正人生有这么个小污点算不上什么大事,别放在心上。」他要抽回被她挽住的胳臂。

  千千下意识紧抱不放,「不,我们一起去,我的眼里容不下污点。」她真正想说的是,她的眼里容不下别的女人妄想她的男人,所以不管他有没有看穿,她就是要厚着脸皮跟定他。

  他爱死吃醋的千千,感谢莉兹打来的电话,虽然打断他的好事很杀风景,但激出千千对他的占有欲,使这段感情不再老是他在苦苦追求。

  「那走吧。」他敛住唇角的得意,不教她察觉他雀跃得想欢呼的心情。

  千千迫不及待想会会有公主病的莉兹,究竟莉兹对小狼有没有意思,见了自然知晓。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