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伪妻到处放电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目录  下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 第4章(1) 作者:绿风筝

  压下满腹的鸟气,龚司浚索性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对她娓娓道来,包括寻人失败,包括他为什么需要她的帮忙。

  “所以,你是因为一直找不到那个跟我同名同姓的女孩,又担心你母亲的身体承受不住打击,不得以才找我去冒充?”

  看不出来这跩兮兮的男人居然有颗孝顺的心,她对他的好感顿时急速窜升。

  “我会给你一笔丰厚的谢酬,不会让你做白工的。”他一脸诚恳道。

  啊,什么话,她何乐霏是那种势利鬼吗?别说他正用两只诚恳的眼睛这样瞅着她教人难以拒绝,何况他还是为了他母亲。

  “现在不是谢酬的问题,你母亲应该见过对方的模样,我又没易容术,怎么可能冒充?”她理智尚存的提醒。

  “就算见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霏霏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爸妈离开台湾,这中间十多年我们全都没再见过她,再说,女大十八变,谁知道她现在长得是圆是扁?”

  “可是……”她总觉得还是有点不妥。

  “可是什么?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九百块罚金,如果不帮我这个忙,万一我母亲承受不了打击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间接伤害我母亲的凶手!”他黑眸微眯成一道细线。

  啥?凶手?有没有这么严重!才刚觉得他孝顺,现在又变黑心肝了,男人还真是夸不得。

  何乐霏在心中偷偷腹诽。

  “可是……我能冒充多久?总不能一辈子吧?”她手足无措的望着他。

  “两个月--”

  “这两个月我会继续找人,两个月后不管有没有找到真正的何乐霏,后果我自己承担。谢酬两百万够不够?”

  “什么……”何乐霏美眸圆瞠,心脏要停了,“两、两百万?”

  原谅她不是故意表现得如此穷酸,实在是因为很久没听到这种百万以上的数字了,脆弱的心脏一时有点招架不住。

  “你今天又被开了几张罚单?”龚司浚陡地换了话题。

  何乐霏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但仍诚实的举起一只可爱的食指。

  “所以一千两百块又不见了?”他撇嘴轻哂。

  唉,没事干嘛提起,提了就心酸呐!何乐霏不好意思反驳什么,只能缩缩肩膀吐舌头。

  “你每天辛辛苦苦做了一堆甜点,不只要想尽办法把它们卖出去,三不五时还得跟警察大玩追逐战,请问你一个月净利有五万吗?”

  “你、你在开玩笑吗?如果一个月可以净赚五万,我早把九百块还你了。”她啼笑皆非道。

  “你该不会想一辈子摆地摊吧?难道没想过自己开一家店,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都可以舒舒爽爽开门做生意,不用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跑给警察追,还是说你当跑给警察追是在练身体?啧啧,现在年轻力壮还可以跑个几趟,以后人老珠黄了,你还跑得动吗?”

  居然连人老珠黄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何乐霏被打击得很彻底。

  “我当然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白手起家是我这辈子的梦想,摆路边摊是为了累积开店资金。”她坚定的宣示。

  “那你还犹豫什么?只要帮我这个忙,做了一桩天大的好事不说,两个月后就有两百万进帐,这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的事?”龚司浚继续说服她。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假扮你那个叫何乐霏的朋友,我会内疚的,欺骗长辈的事我怕做不来。”她低下头去,很是为难。

  “所以眼睁睁看着我母亲因为绝望而倒下,你就比较不内疚?”他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母亲是血癌患者,又罹患心脏病,打从我有记忆起,每隔一段时间我母亲就会住院,每次进了医院,我跟父亲就要开始担心,这一次还能够顺利出院吗?我们会不会永远失去她?我只是想满足她小小的愿望而已。”

  “我……”何乐霏完全招架不住龚司浚的悲情攻势,更无法对他沉重痛苦的样子视而不见。

  他静静的望着她,须臾,他沮丧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以为你是个热血又善良的女孩,难道真的是我看走眼了?”

  冷不防的,他锐利的黑眸再望进她毫无防备的深眸,直探入心底--

  “你知不知道,那天我带着你亲手做的马卡龙回家去,我母亲不知道有多喜欢,吃得津津有味不说,还不断夸赞你的手艺,我好久没看见她这么开心吃着一样东西。对于一个如此真诚喜欢你手作甜点的长辈,你难道可以眼睁睁看她被绝望吞噬?你就这么狠心?”

  何乐霏完全被他眼底的痛苦紧锁住,她的心顿时被揪得好紧、好难受,觉得自己太残忍了,浓烈的罪恶感像蚂蚁啃啮似的侵蚀着她的良心……

  还来不及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应允的话语已脱口而出--

  “好。”

  听见她应允,一抹令人屏息的帅气笑容在他脸上慷慨绽放,锁定她的双眸不忘迸射无限魅惑。

  他亲昵的捏捏她的粉颊。“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心善的好女孩。”

  她又被电到了,被他迷人的笑容……

  “我先送你回家,记得把你的行李先打包好,明天下班后过去接你。”计谋得逞,他在心里得意的暗笑。

  “啥?明天?可是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假扮你母亲朋友的女儿啊!”连佛脚都不给她抱一下就要推她上场,会不会对她太有信心了?

  “这简单。”他横过她,从前方的置物柜里拿出几页传真,是这次出发到美国前Kevin传给他的资料。“关于何乐霏的资料,这是截至目前为止最完整的了。你今天晚上回去看一看,不要忘记爸爸妈妈的名字应该就OK了,我母亲应该会问问失去爸妈的这些年你一个人怎么生活,这部分你可以自由发挥。”

  还自由发挥哩,看来他是真把她当专业演员了!

  如此重要的任务实在令她太紧张,等不及回家再翻,何乐霏在车内开了小灯,旋即看起手中的传真。

  蓦然,熟悉的字眼就这样映入她眼里--

  “华威科技?”何乐霏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不正是爸妈创立的公司吗?她目光飞快的往后追逐文字。果不其然,爸爸妈妈的名字也在文件之中。

  “这是何乐霏的父亲在美国硅谷白手起家创立的科技公司。”

  “这、这么厉害啊!既然是个科技千金,那她家境应该不赖喽……”为了掩饰心慌,她随口哈啦闲扯。

  “那就拜托你琢磨琢磨千金小姐该有的样子吧。”

  嘴里虽这么说,龚司浚其实根本不抱任何希望,毕竟要个小穷鬼扮千金小姐,不伦不类啊,若能成功扮个讨喜的女孩,他就吾愿足矣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真的就是他苦苦寻找的何乐霏?

  可为什么要找她?

  难不成是打公司股份主意的坏蛋?她捏着传真的手忍不住微微轻颤……那她只能说,只可惜他出现得太晚了,她爸爸所有的遗产股份早就被瓜分一空了!

  不是她故意要把人性想得这么不堪,实在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还记爸妈发生意外的消息一传开,亲朋好友第一时间全都搭着最快的班机赶到她面前,竭尽所能安慰她这个当时还未满十八岁的可怜孤女。

  她当时真的很感动,以为这些亲情是她的浮木,紧紧抓着不敢放,可没想到所有的关怀其实是为了掩饰他们骨子里的贪婪,会那么迅速赶来,为的不是孤苦无依的她,而是爸爸留下来的遗产跟股票。

  那时的她笨得一点防备都没有,大家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完全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等这群豺狼般的亲戚就地分脏结束,她成了人见人嫌的烫手山芋,若不是堂妹润润逼着叔叔把她接去纽约,她怀疑这世上还会有何乐霏这个人,早不知道饿死在美国哪个角落了。

  已经很久不哭了,可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还是忍不住一阵鼻酸……

  忽地,一只大掌压上她的头。

  “回去再看,车子里光线不好,这样很伤眼睛。”龚司浚嗓音低哑且温柔,说话的同时一并关掉车厢里的灯。

  也幸好他这么做了,何乐霏噙在眼中的湿润才没被发现。

  她抬起头,在黑暗中怔怔望着他,嗫嚅了半天,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为什么非找到她不可?不过就是一个老朋友的女儿,有那么重要吗?”

  “对我母亲来说是很重要。因为,婉秀阿姨不只是我母亲的好姐妹,还是我们龚家的恩人。”他没多着墨,只是淡淡睐她一眼。

  “龚家的恩人?你不是姓龙吗?”她一脸怔愣。

  “我姓龚,不姓龙,我的名字叫龚司浚,而不是龙共龚。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谁会取那么难听又没品味的名字?连龙共龚也不知道,你是旅外华侨吗?中文这么逊。”他竭尽所能数落她一顿。

  “我……”我就是旅外华侨,怎样?虽然想这么说,但她还是忍住了。

  “我什么我?”

  “我就说嘛,怎么有人名字这么奇怪。”她话锋一转揶揄道。

  “你这个吐槽达人才奇怪。”还敢说他奇怪?他皱紧眉一脸没好气。

  要是平常她肯定哈哈大笑起来,可现在她只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婉秀阿姨是你们家的恩人?”

  “阿姨曾在我父亲事业发生危机时给了我们家很大的帮助,听我妈说,当时如果没有她及时伸出援手,不只公司会倒闭,龚家还得背上一笔庞大的债务。钱有还完的一天,但恩情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所以在听到阿姨和何叔不幸过世的消息后,我妈就一直想代替阿姨好好照顾她唯一的女儿。”

  想代替阿姨好好照顾她唯一的女儿……当她听见这句话的同时,心像被什么东西撞上,沉沉的,重重的。

  会是真的吗?真的有人不是把她当成烫手山芋,不在乎她是否继承庞大遗产,纯粹只是想照顾她?

  何乐霏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那些亲朋好友也曾经待她极好,可后来还不是翻脸无情,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么温暖的话。

  龚司浚送她回家的这一路上,何乐霏出奇安静,因为满脑子都是那句温暖得令人想哭的话,满脑子都在相信与不相信间拉锯。

  将她平安送回租屋处后,龚司浚叮咛她几句便驱车离开。

  梳洗过后的何乐霏坐在阳春的单人床上,抓着手中的传真看了又看……多诡异的情况,她居然是要去假扮自己!

  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想代替去世的妈妈照顾她这唯一的女儿?这一家人会不会还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她心念一转--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谁会相信一个摆路边摊卖手作甜点的穷丫头,就是市值百亿华威科技已故创始人的女儿?只要她不说,龚司浚要发现她就是真正的何乐霏,只怕得费上好一段时间。

  至于回去见他母亲……就当作是代替爸爸妈妈去探望一个老朋友,说不定还可以从他们口中听听她所不知的爸妈的一面。

  对,就是这样。现在睡吧,烦恼没有用,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何乐霏果然遗传了父母乐观的好基因,没一会便入睡。

  第二天下午,为了接何乐霏,也为了避开下班的塞车潮,龚司浚这个出了名的工作狂,在秘书诧异的眼神目送下提前离开公司,来到何乐霏的家。

  拎着家当,何乐霏跟着他离开这几个月安身的鬼屋--不要怀疑,刚刚龚司浚一踏进她的小窝,立刻毫不客气批评这是鬼屋。

  昨晚乌漆抹黑的,看不清楚公寓外观及周边环境,没想到白天在太阳的照耀下,一切简直惨不忍睹,活似危楼。

  外观尚且如此,对于里头屋况龚司浚更不抱希望了,才一眼便马上做出鬼屋这个结论。

  “阴暗的空间,斑剥的墙壁,小得令人窒息的空间……这不是鬼屋是什么?”

  他不可置信的打量着眼前这残破不堪的“家”,想不透怎么有人可以容忍这种居住品质,看来她真是穷翻了。“房租一个月多少?”

  “八千。”

  “这种鬼屋也敢收八千,简直是坑人!而你这傻蛋还住这里,想当女鬼想疯了吗?明年中元节我会记得帮你普渡的。”

  “呸呸呸……谢谢你吼,可惜我还想长命百岁,你留着自己用吧。”

  人模人样,全身上下美得跟太阳一样耀眼,那张嘴巴吐出来的话却不堪入耳,不想被气死,何乐霏索性赶紧拎着行李速速尾随他离开,免得又从他嘴里听见令人吐血的评论。

  一旁的龚司浚看她气呼呼的模样,觉得好笑又可爱,笑得更得意了。

  等等--可爱?

  这女人哪里可爱?老是让他火大不说,还严重挑战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要不是需要她帮忙假扮何乐霏,他早让她从他眼底彻底消失。

  他一定是暂且放下了心中大石,才会脑子过度放松出现如此异状。

  何乐霏不可爱,她真的非常非常不可爱。

  强行输入这样的认知后,龚司浚再度端起他跩少爷的脾性,冷眼瞅她。

  上了车,他们直接回龚家,一路上迟迟没有听到吐槽达人的声音,龚司浚浑身不自在,暗忖安静这种美德根本不可能出现她身上。

  趁着开车的空档,他瞄了她一眼,只见她一脸恍神也不知在想什么,双手扭得像麻花,指节都发白了,一股无以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想也不想的扯开她的手--

  “什么事?”她不解的望着他突如其来的举动。

  “手绞扭成这样比较有快感吗?再这样,我就把你踹下去。”他不悦的警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