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伪妻到处放电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目录  下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 第9章(1) 作者:绿风筝

  堂堂远美集团的执行长,届然得为了一份几百块的下午茶套餐站在太阳底下排队,而且第一次排队就足足让他站了两个小时。

  龚司浚心里不知道圈圈叉叉几百次,好几次都想拂袖而去,可想到辛振宇那家伙会很得意,他忍,放下自尊死命的忍。

  就在耐心告罄的前一秒,他终于顺利踩进了甜点屋。

  尾随服务人员走进甜点屋,他看到安排的座位后脸当场拉了下来--

  他是龚司浚啊,怎么可以让他跟一群小女生窝在靠窗那排座位,不只没有隐私,而且很吵!他对服务人员的座位安排很不满意。

  “我不坐这里,我要坐那里。”不是想,是要,他要坐在那边。

  果不其然,阴魂不散的辛振宇又来了。

  “龚执行长,不好意思,那是保留给VIP的座位。”

  “我就是VIP。”说是VIP还委屈他呢,他向来都是VIP,不过霏霏是自己人,就不跟她计较了。

  下一瞬,龚司浚认出那位坐在VIP专区的男人是率能企业的李东时,忍不住纳闷的想,奇怪,一阵子不见他怎么也来了?不会是上次被电到,还没醒来吧?

  “那是率能企业的李东时先生,也是本店的第一位VIP。”

  “为什么他是,我不是?”龚司浚微眯黑眸。

  “李东时先生第一天开幕就订了二十套午茶套餐,自然是本店的VIP。”

  这时,何乐霏终于从厨房出现了,辛振宇识相的退下。

  “霏霏……”他突然有种想对她拆说委屈的冲动,可碍于大男人的尊严,他硬是忍住,只用两只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因为出差,他们整整一个礼拜不见,看到她的瞬间龚司浚突然意识到,对她的思念远比他想像的还要浓烈,要不是店里客人多,他早一把抱住她狂吻了。

  狂吻?等等,他有这么饥渴吗?也才一个礼拜没见不是吗?

  不过狂吻这念头真不赖,只是最好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可不想又像订婚那天白白表演给大家看。

  “怎么来了?我记得你不喜欢甜食的。”她不是讽刺他,她是很认真的问。

  “你的甜点屋开幕,我这个未婚夫当然要来捧场。”

  啧啧,未婚夫,说得很顺口喔,可这个未婚夫却老要把她推销给别人。

  “我也订二十套午茶套餐,我要当VIP坐那边。”他受不了跟一群小女生窝在一起,再说,才二十套算什么,要他一口气订个上百套他也不在乎。

  “那是开幕当天的活动,现在想成为VIP必须参加集点活动,单月消费累积下午茶套餐十次。”她莞尔的瞅着他,“东时本来就喜欢吃甜点,才会一口气订了二十套,你又不喜欢,来凑什么热闹?”

  等等,她刚刚叫那男人什么,东时?有没有这么亲热啊?

  龚司浚,风度、风度……他足足在心里默念了几次才平复了些。

  “我可以请我办公室的员工吃,他们跟着我做事,偶尔也要犒赏他们。”

  “那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现在就让人帮你准备二十套。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声,现在的促销活动不一样,不是以量计算而是以次数计算,你还是不能成为本店VIP。”

  所以就是说,想坐在VIP区他还得在一个月内忍受九次一群小女孩的聒噪?

  龚司浚脸上滑下三条黑线。待会儿一定要臭骂汪秘书一顿,送什么花篮,应该先订一百套午茶套餐,当VIP才对,这不失算了。

  “小瑶,去帮龚先生准备二十份的午茶套餐,待会他走的时候要外带的。”何乐霏对服务人员交代完后,转头问龚司浚,“需要给你集点卡吗?”

  “要。”没道理李东时是VIP,他这个未婚夫却不是,这说出去能听吗?

  何乐霏没回他,只轻声的叮咛着小瑶外带的注意事项,小瑶一走,她笑看着龚司浚,“你要集点卡做什么?”

  “当然是集点成为VIP。”

  光是摆在眼前的就有个店长辛振宇、VIP李东时,谁知道眼睛没看到的还有哪些阿猫阿狗;更气人的是,这些危机都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因为他带着她出席各大社交场合,结果让其他男人对她感兴趣不说,还严重威胁到他这个未婚夫的地位。

  龚司浚,你们订婚只是权宜之计,是假的!他心里冒出个声音,但马上遭到反驳。

  抱歉,他忘了,现在他只记得,何乐霏是他的未婚妻,他的。

  至于那些权宜之计,他就是忘了,怎样?

  光是想像她的离去就已经够难受了,要是让她真的喜欢上别人,跟他取消婚约,他一定会疯掉,如果死皮赖脸可以留住她,他不介意赖皮一万次。

  不喜欢甜点又怎样,只要能让她的眼睛继续看着他,他也会把它吞下去,更何况也没那么难以下咽,只是以前不常吃而已,相信假以时日他会爱上甜点,就像爱上她一样。

  “你确定?扣除今天,你还得消费累积九次才行,而且是一个月内。”

  “你何不拭目以待?”

  “那你先坐吧,我后面还有事要忙。”

  “霏霏--”

  “嗯?”她转头看他。

  “我……”其实,他在上海的时候帮她买了礼物,因为看见橱窗里的丝巾他就想到了她,他觉得围在她身上一定很漂亮,所以就买了。

  这可是他第一次为母亲以外的女性买礼物,但是现场人太多了,他不好意思拿出来。

  “没事。回家再拿给你。对了,恭喜。”

  “谢谢。”到底要拿什么东西给她?虽然不解,但他的恭喜她收下了。

  何乐霏一走,龚司浚觉得自己很窝囊,怎么连送礼物给人家都这样“俗辣”。

  没办法,他会怕,怕她不喜欢,怕被笑,怕她当场把礼物退回来……奇怪,他怎么搞的,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遇到何乐霏就变了个样?

  何乐霏回到内场,辛振宇赶紧凑了上来,“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有集点当VIP的活动?”

  “你说,他真的会一个月连来十次吗?”

  “我不知道,毕竟一次得排上一两个小时,要我才不干。”

  可何乐霏希望他来,她希望他能够为她一个月上门十次,一次花一两个小时排队,她这样是不是有点任性?但她就是想要对喜欢的男人任性一次,看在她喜欢他的分上,他就不能满足她的任性吗?

  这天晚上,何乐霏结束了甜点屋的工作回到家,在房间的梳妆台上看见包装精美的丝巾,想起他在店里说的话。

  “礼物不就是要当面给吗?偷偷放在这里算什么?”

  但她还是马上拆开包装,在镜子里又围又裹的搔首弄姿,嘴上抱怨心里却甜滋滋的。

  一身正式的三件式西装,一张板凳跟一台平板电脑,连续一个礼拜的风雨无阻,这就是龚司浚留给甜点屋所有员工跟消费者最鲜明的印象。

  “霏霏姐,他又来了!”一看见龚司浚出现,小瑶马上火速奔进内场向何乐霏报告。

  她的心跳了一大下,嘴角几度要扬起,最后仍故作镇定的轻应了声。

  他真的又来了,是第几次了?

  “第七次了。”

  听见回答,何乐霏猛然抬头,就看见辛振宇一脸揶揄的瞅着她。

  “你、你说什么?什么第七次、第八次的。”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就不信你心里没在数,这已经是龚司浚本月以来第七次当笨蛋,顶着大太阳排队不说,还像个傻蛋似的陶醉在从来就不存在的集点活动里。”

  “谁说我们店里没有集点活动?你这店长的记忆力好像不太好。”

  “我没忘,只是我们店里的集点活动跟龚司浚的不一样。啊,一般客人集满十次还有份小礼物,龚司浚集满十次有什么?”

  “辛振宇,他集满十次有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若继续干扰我工作,你会得到一个拳头的震撼教育。”

  “好好好,不吵你,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窃喜,我出去帮你数数看,看龚司浚今天又会拒绝几个女人的爱慕邀约。”

  “快去!”

  辛振宇一走,她就弯起嘴角笑了,沉浸在一个人的窃喜里,沉浸在甜点的世界里,直到外场传来疑似争吵的异常声响,她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抹净了双手,快步走出去。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把水泼在我身上,这衣服很贵的,人家鞋子是新买的,才穿第二次就被你泼湿了,你是瞎了吗?也不想想你赔得起吗?”

  “小姐,非常抱歉,关于衣物的清洁费用本店绝对无条件全额赔偿,我们也会更严格的训练我们的服务人员,不满意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您今天的消费,由本店买单,也请您和您的朋友能够原谅我们的疏失,继续给我们为您服务的机会。”辛振宇代替犯错的服务人员礼貌的向这正在大发雷霆的女客人致歉。

  “哼,区区几百块钱的套餐就想打发我,你当我洪婷婷是软柿子吗?”

  “小姐,真的非常抱歉,再次恳请您原谅我们这次的疏失。”

  “要我原谅她可以,我要她跪下来帮我把鞋子擦干净--”这位浑身名牌的女客人颐指气使的说。

  “小姐,你好,我是本店老板敝姓何,关于弄脏您服饰的意外,在此跟您说声抱歉,因为现场还有很多朋友,不如我们到办公室里,我有准备几样快速清洁的东西,我先帮您简单处理,之后送洗就不用担心会留下污渍。”何乐霏漾着笑脸说。

  “喔……原来你就是老板,哼,甜点难吃就算了,连员工都训练不好,你怎么不干脆关门大吉算了?我就是不要到办公室去!怎样?怕大家知道你们的服务有多烂吗?想把我请到办公室去私了?你们当消费者都是笨蛋吗?麻烦你好好检讨这是什么服务品质!”

  龚司浚排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才进来,身边一样窝着一群小女生,但他不在乎,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就可以悠哉的享用他的午茶套餐,抚慰他因忙碌工作而延误的午餐时间。

  可没想到背后这桌女客人-直鬼叫不休,吵死人了。

  他听了半天,不过就是衣服鞋子被开水泼湿,出去晒晒太阳就干了,有必要当着满屋子客人的面在这里鬼叫,抱怨炫富吗?

  原本不想涉入,因为在这里他也只是客人,没资格说话,可听着幸振宇好言道歉,那个叫小瑶的服务人员也不知说了几百次的对不起,她还不善罢甘休,就连何乐霏来道歉了,她还一副野蛮骄纵的持续吵闹,完全坏了他的用餐心情。

  而且她还对何乐霏说什么?甜点难吃?

  如果何乐霏做的甜点难吃,那全天下的甜点都是馊水了。

  敢在他眼皮底下欺负他的女人,龚司浚忍无可忍,霍然起身对着那位严重失态的女人低吼。

  “小姐,服务品质是可以检讨,但你被服务的水准很明显需要再提升。”他疾言厉色道。

  “司浚……”何乐霏对他摇摇头。龚司浚按住她,用眼神示意让他来处理。

  “你……你说什么?”

  “耳垢积太深所以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你有没有看到这里满屋子的客人,大家是来做什么的?当然是想要好好品尝这里的甜点,可是你在做什么?你在破坏大家品尝的好心情。”

  “我是在争取我的权利!提醒他们改正服务态度。”

  “那好,我也要争取我耳朵清静的权利,提醒你提升你被服务的水准。”

  “你、你、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龚司浚冷冷的说:“我知道,一个很吵的女人。”

  蓦然,整个甜点屋里响起了笑声。

  因为大家都很认同龚司浚的话,认同这个女客人很吵的事实。

  与洪婷婷同行的友人困窘的拉拉她,“婷婷,不要闹了啦,这样不好看,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就是远美集团的龚司浚,这是她未婚妻开的店。”

  洪婷婷看了看龚司浚,眼中闪过一丝怯色,“远美集团又怎样?他未婚妻开的店又怎样?是他们服务品质太差,他想护短不成?”

  “对,我龚司浚就是特别喜欢护短,而且我很不喜欢有人对我的未婚妻讲话这么不礼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