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伪妻到处放电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目录  下一页

伪妻到处放电 第8章(2) 作者:绿风筝

  “你、你做什么?”

  他没吭声,也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用两只眼睛看着她。

  一开始她故作镇定没有退却,勇敢与他对视,可谁不知道,龚司浚什么没有,就属那两只眼睛最犀利。

  看着看着,何乐霏不免有些退缩,最后终于忍受不住这种诡异的压迫感,仓皇的把视线移开,脸颊一阵热烫。

  “你输了。”他低沉的嗓音慵懒响起。

  她不住捏着冒汗的手心。好,她认输了,这样可以了吧?

  “我要奖品。赢的人应该有奖品的不是吗?”

  “你……想要什么奖品?”咦,不对啊,她又没说要跟他比赛,遂而挑着眉抗议,“我为什么要给你奖品?”

  他眸色转暗,诡异的笑容浮上唇边,冷不防凑上前在她嘴边啄了一口。

  “你嘴角有早餐的蛋屑。”

  话落,他像只狐狸般溜走,没再提奖品的事情,握着方向盘将车子驶出车库。

  何乐霏像个傻瓜似的窘着脸,不知道是懊恼自己嘴角有早餐的蛋屑,还是被那突如其来的一啄给吓到,总之截至下车前,她一直僵在座位上不敢动弹。

  车子还没完全靠近店门口,龚司浚已老远就看见候在外头的辛振宇。

  “该死的牛皮糖……”

  “什么?”她没听清楚他说话,好奇问。

  “我说,我很期待甜点屋开幕的那一天。”他敛容正色道,关掉引擎拉起手煞车,停好车子后陪着何乐霏下车去。

  双方互道早安后,果然就无话可说了,二个人杵在那里怎么看都怪。

  “龚大执行长还不去上班?”等待开门的空档,辛振宇故作不解的问龚司浚。

  “陪着未婚妻看看店里筹备进度的时间还是有的。”他睥睨着辛振宇,说话的同时不忘把手圈在何乐霏肩上,宣示主权的意图非常明显。

  何乐霏觉得这两个人怪怪的,好像是在较量什么似的。

  好不容易打开门,才踏进室内,眼前这一幕当场让何乐霏发出一声大叫--

  “天、天啊!油、油漆都刷好了……”她看得目瞪口呆。

  放眼所及的四面大墙全都被粉刷好了,没有扭曲的线条,一整个俐落漂亮,连丁点瑕疵都没有,专业得连地上的杂物都被整齐摆放在角落,让她可以随时清走,再将必须的设备摆进来,马上就可以开幕营业了。

  “怎么会这样?”她面露惊喜,忍不住上前对这漂亮的墙面再三端详,作势就要伸手去碰,龚司浚却突然抓住她的手。

  “别碰,油漆还没全干。”清晨时分他就跑来这里一趟,验收油漆成果兼拿回钥匙,那时油漆师傅就交代油漆还没全干,不能碰。

  “龚执行长怎么知道油漆还没干?”辛振宇狐疑问。

  何乐霏点点头,附和辛振宇的发问。

  “你又忘了我们远美集团是做什么的,搞建筑的人对这种事总是比较敏感,再说油漆味那么浓,碰了,那些化学药剂很容易残留在手上,万一吃下肚子会影响健康。”他边说边故作亲昵的点点她的俏鼻。

  “喔……”她听话的乖乖收回手。

  “看来,你们今天不用刷油漆了,那辛先生假如有其他事要忙的话就请便吧,不送喽。”龚司浚非常痛快的下逐客令。

  “我?我没事啊!对了,霏霏,店里要用的餐具不是还没挑好吗?既然有‘好心人’帮我们把油漆刷好了,不如今天就去挑餐具吧。”辛振宇不是傻子,怎会不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他故意左勾右射的刺探龚司浚的真心。

  辛振宇这小人!

  龚司浚怒火中烧,正想要阻止,偏偏电话什么时候不响,居然在这种时候凑热闹。

  “喂,什么事……什么……我知道,好,我马上进公司。”

  该死,上海的远美巨蛋案临时发生问题,他得赶紧回公司开会,说不定还得亲自飞一趟上海。

  可是,赶走辛振宇的好法子还没有想出来啊!

  他看看辛振宇,又看看何乐霏,心里很急,可脚底板像是被黏了强力胶似的没办法移动。

  “司浚,是不是公司有急事?那你快回公司吧,我这里没什么事情。”怕他延误工作,何乐霏赶紧催促他。

  好几次他欲言又止,最后,再一次的催促下,龚司浚闷闷不乐的走了。

  他一离开,辛振宇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你干嘛笑成这样?”看龚司浚走时脸色不大好,何乐霏有点担心,希望公事不是太棘手。

  “嘿,想不想知道谁是那个好心的油漆工?”

  “你知道是谁?”

  “我不知道。但有个东西肯定知道。”

  半个小时后,何乐霏在里长办公室的社区监视器画面中看见熟悉的身影。

  “司浚?”

  时间约莫是今天清晨四点多,他走进甜点屋没多久后出来,后面跟着两个油漆工,监视器画面清楚看见他付了加倍的工钱,油漆工还把钥匙交还给他。

  那时间不是应该躲在被窝呼呼大睡,他怎么跑出来了?而且,他临时从哪里找来的油漆工?手艺那么专业,工钱一定很贵吧?

  想到他偷偷摸摸的找人帮她把墙面漆好,还嘴巴紧得连一句话也没吭,何乐霏觉得自己好像小说里的女主角,被男主角默默守护着。

  “感动可以放在后面一点,现在还太早。”辛振宇马上戳破她的粉红泡泡,“他找油漆工是为了我,不是为了你。”

  他不是故意要挑拨离间破坏人家姻缘,一切都是何乐霏太不争气,不过是花个钱找两个油漆工,等龚少爷亲自挽起袖子帮忙刷油漆,绽放出太阳应有的热情,那时候再感动也不迟。

  “你胡说。”怎么可能是为了辛振宇,他是男人啊。

  “这还不简单,他是不想看到我跟你黏呼呼的腻在一起。帮忙的动机是为了找我麻烦,极小部分才是为了你。”他努力的摄风点火。

  “什么?”何乐霏听了直想吐血。

  不是因为舍不得她辛苦,更不是为了默默守护她,一切只为了不想看到她跟辛振宇走得太近?龚司浚这个坏男人,多呵护她一点是会死吗?

  看来,要拿下这颗骄傲的大太阳果然不能太心软。

  他有种就不要出现在她的甜点屋,要不,看她怎么修理他!

  龚司浚步出机场大厅,马上坐上公司派来接他的车子。

  完全应了他的预测,他果然还是亲自跑了一趟上海,在那里待了一个礼拜亲自坐镇指挥,直到所有问题都搞定后才回来。

  尽管人不在台湾,龚司浚可没忘了防范辛振宇这个家伙。

  “甜点屋那边怎么样了?”他扬起清冷的嗓音问。

  “前天甜点屋正式开幕了。我以执行长的名义送去祝贺花篮。”秘书报告。

  “什么?”

  居然这么快就开幕了,霏霏她却连通知一声也没有。这下好了,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他原想在开幕当天广发媒体采访通知,好好帮她宣传,也顺便向那些“有心人士”好好宣告,这是他龚司浚未婚妻的甜点屋。

  “怎么会突然就开幕?”不是说想先试卖的吗?

  “我打探了一下,好像是因为辛先生的建议,加上前天的日子很吉利。”

  又是辛振宇!

  虽然他一开始就觉得没有试卖的必要,毕竟打从第一笔交易开始,正式的商业模式就已经启动,试卖只是嘘头,难道试卖不如预期店就不开了吗?

  可听到是辛振宇让她改变了主意,龚司浚心里老大不爽。

  “到甜点屋去。”

  秘书将甜点屋的地址告知司机后,车子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转往“BonjoarTaipei”甜点屋驶去。

  还没抵达门口,倒是先看见排队的人潮,一路从甜点屋门口顺着巷子排成一条长长的人龙,看来生意似乎不错。

  龚司浚下了车,步履沉稳的走向甜点屋,还没来得及踩上阶梯,服务人员就挡下他。

  “抱歉,先生,因为这两天开幕人潮甚多,请排队。这里有我们的活动DM,给您参考。”服务人员笑眯眯的说。

  “我不是客人,我是你老板的未婚夫。”

  “霏霏姐的未婚夫?”一脸学生样的服务人员看了看他,“你等等。”

  服务人员转身快步跑进店里。

  听到他来了,他以为霏霏会亲自出来迎接他,没想到来的居然是辛振宇。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俊容倏忽冷了下来。

  “霏霏没跟你说吗?她已经正式聘请我担任甜点屋的店长了。”

  “你是店长?”那不就是说这家伙一天到晚都会黏在霏霏身边?“霏霏人呢?我要见她。”

  “霏霏在厨房。为了确保我们甜点屋的商品品质,除了甜点师傅外,所有人都不许进入厨房。”

  “那就请她出来,我有话跟她说。”

  “光看这不见底的人龙,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霏霏她很忙。不如这样好了,龚执行长就当给自己未婚妻捧个场,我们下午茶的套餐很优惠喔,等霏霏忙完了,她就会来见你。”

  当然要捧场,虽然他不爱甜食,但身为未婚夫哪有不捧自己未婚妻场的道理。

  “好,就一份下午茶套餐。”

  正要迈步往店里走,辛振宇又挡下他了--

  “龚执行长,抱歉,你得到后面排队。”

  “什么?”居然要他龚司浚跟着大家一起排队?啊,他可不是一般消费者,他是何乐霏的未婚夫啊!龚司浚一张脸黑得活像刚从非洲回来。

  “霏霏常说甜点的世界没有特权,你看现场人就是这么多,大家都得排队,如果你不排队,这样对这些辛苦排队的客人不是很抱歉?大家都要遵守文明的规则,这世界才会更美好。”虽然他是太阳,但这里可不是银河系。

  “执行长,不如您先到车上休息,我来排队。”秘书在一旁缓颊道。

  队伍里几道顾客关注的目光瞥向他……

  奇怪,这些人以为他不会排队吗?他就排,怎样?龚司浚扬手阻止了秘书,决定自己排队。

  辛振宇鞠了个躬,笑眯眯的走进店里,直接来到厨房口。

  “霏霏,想不想看你家那颗骄傲的太阳排队的英姿?”

  “他真的排队了?自己吗?还是秘书帮他?”她怔了怔。

  “太阳自己排。”

  一想到骄傲的龚司浚可能头顶正在冒烟,何乐霏忍不住笑了。

  对,她就是要整他,纯情女孩的心可不容他这样轻忽怠慢的。

  “提醒我,以后不要随便得罪女人,女人的报复心实在太恐怖了。”辛振宇调佩道。

  “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她挑眉斜睨。

  辛振宇摸摸鼻子,脚底抹油先溜为妙。

  辛振宇一走,何乐霏停下了手边的动作。

  他真的在外面排队?那个高高在上的骄傲男人真的乖乖在排队,只为了进来捧场?何乐霏有点得意,可又有点心疼,今天阳光有点强啊。

  心念一转,干嘛替他心疼,反正也仅此一次,等他多排几次再心疼也不迟。

  甩开对他的在意,何乐霏继续专心做甜点,只是偶尔会忍不住想问他还在排队吗?他走了没?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