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Woman & Hunter番外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Woman & Hunter番外目录  下一页

Woman & Hunter番外 三 白云的一天 作者:黑洁明

  风,是微凉的。

  下过雨的清晨,城市里的空气难得清透。

  绿叶闪着水光,阳光从云间探出了头来,几只麻雀三三两两停在电线杆之中的电线上,像极了音乐课本上的五线谱。

  仰头看着大楼之间湛蓝的天,女人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一朵心满意足的微笑浮现她的唇角。

  虽然已经十点了,但因为假日的关系,街上的车却不多,不像平常那般的车水马龙。

  星期天的早晨,一向都是清闲的。

  她转身走进咖啡店里,将门上的牌子翻成营业中。

  咖啡店里,倒扣的椅子已放了下来,最靠近吧台的桌子,坐了一位小男孩,他专心的低头在写字,甚至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她没有打扰他,只是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一个高大的男人有条不紊的在切菜,一旁炉上的大锅,正以慢火炖着汤。

  男人的背影结实而浑厚,有力的肌肉随着他流畅的动作,在黑色的圆领短T恤下隆起。

  她走到他身边探看。

  「今天的特餐是什么?」

  「迷迭香鸡腿。」男人侧头对她一笑,露出他洁白的牙,「还有番茄海鲜汤。」

  「需要我帮忙吗?」她仰头回以微笑。

  「不用,鸡腿我都腌好了,一会儿客人来再上锅煎烤就行了。」他低头吻了她额角一下,笑着说:「妳去前面忙吧,有需要我会叫妳。」

  「嗯。」她点头,晃回店里,走进吧台,按下了音响的播放键。

  轻柔的钢琴声飘游回荡在空气中。

  坐在柜台前的男孩依然专心的在写字,她则开始在黑板上写今日特餐的餐名和价钱,然后拿出去放到门外。

  跟着,再打电话和咖啡商叫货。

  没有多久,厨房里飘出教人口齿生津的香味,盈满一室。

  当啷当啷——

  开店后的半个小时,有人推开了店门。

  她抬起头,看见一个臭着一张脸的少年,他穿着黑色的休闲运动服,肩上背着一个深蓝色的背包。

  「欢迎光临。」她对着他微微一笑。

  少年依然臭着脸,却还是看着她说:「早安。」

  「你刚起床吗?」她问。

  他点点头。

  「罗兰和赵子龙呢?」

  「还在睡。」他说。

  「你还没吃吗?」

  他再点头。

  「想吃三明治还是吃午餐?」

  「午餐。」

  他毫不迟疑的回答,显然是闻到了从厨房飘出来的香味,她朝他点头微笑,他这才自动走到平常习惯坐的位子,经过男孩身边时,他瞄了男孩在写的东西一眼,不过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来到自己的位子,然后坐下,掏出背包里的笔记型电脑,开始敲打键盘。

  女人替他送上柠檬水,才到厨房端汤和沙拉,并通知厨房里的男人少年点的餐。

  少年很快的将汤和沙拉吃完,然后把握时间的继续敲打键盘。

  她送上迷迭香鸡腿时,他将笔电合上,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

  中午时,陆陆续续来了几位住在附近的熟客。

  她忙了起来,少年自动自发的起身帮忙倒水、点菜、送汤,他甚至还会对客人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看得出来被罗兰训练得很好。

  在客人几乎坐满了店里的位子时,男孩不知何时,从原来的桌子,移动到了少年摆笔电的那一桌,他已经收好了原本在写的东西,正在喝汤。

  「欢迎光临。」

  低沉的嗓音随着门铃轻响时,在吧台内响起。

  她转头看去,才发现厨房里的男人已经出来了,正在吧台里替人结帐。

  他对着她扬起嘴角,她不自觉地回以微笑。

  「老板娘,拜托妳,别再和妳老公眉来眼去,含情默默了,再看下去,我就要吐了。」

  身后突然冒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回首,看见那又娇又艳的美女好友。

  「罗兰,妳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妳忙着替四桌点菜的时候。」罗兰笑着用眼神示意她看窗边的一对都会男女道:「我带人来相亲,菜单给我,那一桌我来处理就好。」

  女人看了窗边那对男女一眼,笑着将菜单交给她,这才走回吧台,在男人的帮忙下,两人合作无间的替客人上菜、泡茶、煮咖啡。

  两点左右,店里来用餐的客人逐渐离开。

  咖啡店中,再度安静下来,整间店里只剩下那对来相亲的,和借故避到吧台帮忙的罗兰。

  男孩早已用完了午餐,和少年在同一桌面对面的坐着,少年正在教男孩功课。女人替他们送上一盘切好的苹果,男孩仰头朝她露出微笑,她笑着摸摸男孩的头,然后才到厨房和男人一起,拿来两人的午餐。

  「老头子是不是又打电话来吵妳?」

  听到他的问话,她很想装傻,却知道一定是他刚刚在吧台里时,接到了电话。

  所以,她只是笑了笑,柔声道:「他只是希望我们有空再过去看看他。」

  「是希望我们搬过去吧?」男人浓眉微拧的警告她,「妳要是对他太心软,小心那死老头又打蛇随棍上。」

  「他老人家只是寂寞而已。」她说。

  男人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

  她嘴角轻扬,只道:「那屋子以前住那么多人,你们几个兄弟住得都远,一年也才回去聚那么两次,爸会觉得寂寞是正常的。」

  他警戒地抬眼看她,「不要告诉我,妳又被他说服要去过暑假。」

  「我没有被他说服要去过暑假。」她轻笑,安抚他。

  「那就好。」他低下头,叉起一块鸡腿肉放进嘴里。

  「是寒假。」她补充。

  他差点被那块鸡腿肉噎到。

  她将水杯递给他。

  男人接过手,喝了两口,才感觉好一点。

  「只有两个星期而已。」她的手越过桌面,覆住他的手,柔声开口。

  「再这样下去,妳这家店还做得下去才有鬼。」男人拧眉咕哝着,却还是反手握住她的小手。

  她轻笑着,「反正农历新年时,台北向来就像个空城一样,不差这几天的。」

  这女人就是吃定他了。

  男人叹了口气,以拇指摩挲着她的小手,瞅着她道:「我本来打算在寒假带妳和儿子出去走走的。」

  她心头一暖,将他的手指拉到唇边,印下一吻,微笑轻声说:「你有这个心意,我就很高兴了。」

  「妳这个傻瓜。」他说。

  她却只是温柔地看着他笑,他瞧着,不由得也笑了。

  阳光暖暖,洒落大街。

  午后,咖啡店里的时光是优闲的。

  人们在店里来来去去,有的看著书,有的敲打着笔电,有些则只是坐在位子上发呆。那一对相亲的男女,在窗边闲聊着,渐渐的少了初相见的拘谨。罗兰则坐在另一个位子上,低声讲着手机。

  她在吧台里,煮着咖啡。

  他则晃到了少年和男孩的身边,一大两小凑在一块儿,不知在说些什么,偶尔他们会笑出声来,吸引着她的注意。

  即使结婚已经好几年,她总会不自觉盯着丈夫看。

  这些年,他的眼角开始有了笑纹,偶尔她还能在他发间看到一两根白发,但那却只替这男人平添了一股成熟的魅力。

  他察觉她的视线,隔着孩子们,对她一笑。

  每当他这样隔着一段距离,那样亲昵地看着她,对着她笑时,她仍会感到脸红心跳。

  要喝咖啡吗?

  好。

  她指指咖啡无声问着,他点头无声回答。

  孩子拉拉他的手臂,问了他一个问题,他低头回答,父子俩的脑袋凑到了一块儿,他们俩都是左撇子,也同样有着不太正确的握笔习惯,偏偏写出来的字,就是比她这个姿势正确的人漂亮。

  他又笑了,大手揉乱了儿子的黑发。

  她想,她是一辈子都看不厌他的。

  咖啡煮好时,店里的电话响了。

  她接起来,「白云咖啡店。」

  「小云吗?我是侬侬,兰在妳那里吗?我打她手机一直电话中。」

  「她在。」她笑着一边关掉瓦斯,边道:「不过,她还在讲电话。」

  「我就知道,那女人真是话多。」

  她轻笑,伸手拿着湿布替玻璃壶降温,「妳找她有事吗?要不我等一下叫她回妳电话?还是要我转告她就好?」

  「妳叫她回我电话就好了。」

  「好。」

  「谢了,晚点见。」

  晚点见?

  她愣了一下,才想问好友是不是等会儿要过来,侬侬却已经挂掉了电话。

  她讶然失笑,摇了摇头,才将电话挂上,它立刻又响了起来。

  「喂,白云咖啡店。」

  「白云吗?」

  「莲?」突然听到应该远在纽约弟媳的声音,教她吓了一跳,「妳还好吗?」

  「噢,还不错,抱歉,妳那里是晚上了吗?我时差搞不太清楚。」

  「没,才下午。」

  「那就好。」

  她听到莲的笑声,松了口气,方再问:「有什么事吗?」

  「嗯,是有一点,我想问妳,呃,不知道妳介不介意,下次我们休假的时候,过去一趟?」

  她望向依然和儿子玩在一起的男人,柔声问:「妳确定吗?」

  「当然。」

  「蓝斯怎么说?」

  「事实上,我打这通电话,是他的意思。」

  她一愣,「蓝斯的意思?」

  「他希望能说服他哥回来帮忙。」

  她听到这句可真的傻眼了,「蓝斯希望寇回去帮忙?」

  「嗯。」莲轻笑出声,「我又怀孕了。」

  「那么巧?」她微讶的脱口。

  「妳也是吗?」

  「嗯。」她笑着点头,小小声的说:「我还不确定,所以妳先别和大家提。」

  「我知道。」莲轻声说:「我也还没和别人说,是蓝斯自己发现的,然后他就坚持这一次,他一定要在旁边确定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那是因为他被吓到了,莲上次差点流产。

  她瞥了丈夫一眼,「你们要来玩,当然是很欢迎,不过,我不能保证寇会答应回去帮忙。」

  「这样就很够了,剩下的就是他们两兄弟自己的事了。喔,对了,我听霍克说,妳那里有客房?」

  她扬起了嘴角,知道这女人在打什么主意,不禁警告她道:「当然,不过,我们的客房并不大,也没有饭店舒服喔。」

  「我想那不是问题。」莲再次笑了出来,「我相信只要能说服他大哥,蓝斯绝对不会介意那一点点小不便的。」

  一想到他弟弟和他同处一个屋檐下会发生的状况,她忍不住笑着建议,「或许我们俩那时可以去饭店住。」

  「不错的主意。」

  莲沙哑的笑声从话筒中传出,她不禁微微一笑,然后才听莲真心而愉悦的轻声开口,「白云,谢谢妳。」

  「不客气。」

  「Bye。」

  「Bye。」

  她在微笑中挂上了电话,这才将丈夫的咖啡送上,然后通知依然在忙着讲手机的罗兰,侬侬找她。

  回到了吧台里,她拿起小说翻看。

  时间,在钢琴声和文字中流逝。

  再回神时,是因为有客人要结帐。

  男人和男孩已经不在吧台前的那一桌,那里只剩少年在敲打笔电。

  他出去总会和她说,所以,她知道他是带着孩子到后面的小房间哄孩子午睡。

  她推门走进小房间,原是要和他换手带孩子,却看见门后,两父子躺在行军床上,或者应该说迭在一起。

  他仰躺着,儿子则趴在他胸膛上,他大手搁在儿子背上,以防孩子掉下来。

  两人都睡着了,甚至连呼吸都一样规律。

  那画面让她莫名感动。

  她不由自主的来到他们身边。

  她的男人,她的儿子。

  怕吵醒了他们,她只是蹲在那里看着,心口满满都是这两个心爱的人。

  她几乎已经想不起来,那曾经没有他们的日子。

  所以,对现在能在一起的日子,她更加感到珍惜。

  轻轻的,她替父子俩盖上毛毯,要退出去时,他醒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她以食指轻压在唇上,示意他别吵醒儿子。

  他却还是轻拉着她的手,要她靠近,虽然睡眼依然惺忪,这男人仍摆出一副讨赏的模样。

  她回到他身边蹲下,微笑在他额上印上一吻。

  他发出不满的咕哝,她才如他所愿的吻了他的唇。

  他满意的扬起嘴角,这才松开了她的手。

  她小脸微红,却还是忍不住抚着他的发,轻声说:「睡吧,有事我会叫你。」

  他打了个呵欠,重新闭上了眼。

  她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店里,只剩下少年继续努力的敲打着键盘。

  那一对相亲的男女离开了,罗兰也不见踪影。

  「你阿姨呢?」她来到少年桌边。

  他抬头回答:「叔叔找她,她说她晚点会回来。」

  见他水杯空了,她泡了壶花茶给他。

  少年专心的敲着电脑,活像里面有宝藏一样。

  上一次,她看见他这般专心时,是为了写奇幻小说;这一回,萤幕上显示的却是股票资料。

  有时候,子麟这孩子真的让她感到惊讶。

  罗兰和赵子龙对他的兴趣完全不加限制,只要事先报备,他们都放手让他去做。寇也说,他有很好的商业头脑,连吕浩霆也曾问过这才刚上高中的孩子有没有兴趣到他公司兼差。

  几个孩子之中,他年纪是最大的,每次她们聚会,他都必须要帮忙照顾其他小的,她却很少听他抱怨过。

  赵家那一对夫妻,真的将他教得很好。

  她笑着回到了吧台。

  四点半时,寇起来了,他和她讨了一杯咖啡,又乘机偷了她一个吻,才笑着回到了厨房。

  晚餐时间还没开始,店里的客人又开始多了起来。

  窗外的云彩因夕阳而流转变幻着,然后,黑夜降临。

  她点亮了招牌的灯时,门口的铃铛再次响起。

  「欢迎光临。」她回首微笑,才发现进来的那对男女是另一对好友。

  「葳葳、邢磊?你们怎么有空过来?」她惊讶的看着他们,「我以为你们还在国外开巡回演唱会。」

  「阿磊的巡回结束了,我们刚下飞机。」

  葳葳话还没说完,店门又再次被人推开。

  这一次,来的是赵子龙和罗兰,他们身后,还跟着侬侬和吕浩霆。

  她还没来得及和进来的人打完招呼,阿芳和林子杰也来了。

  事实上,他们甚至把孩子们都一起带来了。

  「怎么回事?」看着眼前难得才会聚在一起的好友,她有些傻眼,失笑问道:「你们是约好了吗?怎么这会儿全都一起到了?」

  「妳忘了?真的忘了?」

  「看吧,我就说了她忘了。」

  「别人的她都记得,自己的却老是忘掉。」

  「她向来就是这样子的,妳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看着好友们一人一句,她不由得笑着讨饶道:「好了好了,我承认,我老了,今天究竟是什么大日子?得劳烦几位娘娘们大驾光临?」

  「妳的生日。」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她回过头,不禁瞪大了眼,只见丈夫端着一个刚出炉的蛋糕,儿子跟在他身边,冲着她直笑,鼻头和脸颊上还沾了些奶油。

  寇天昂笑着将蛋糕放到桌上,将愣住的老婆拥入怀中,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她。

  「老婆。」他抵着她的额,笑着说:「生日快乐。」

  她羞红了脸,然后发现有人在拉她的衣角,她低下头,看见儿子手中拿着一张画得歪七扭八的卡片。

  她蹲了下来,抱住了他。

  他也在她脸上亲了响亮的一吻,同时将鼻头上的奶油沾到了她脸颊上,他笑着将手中的卡片递给了她,「妈咪,生日快乐。」

  她打开卡片,才发现里面写满了字,她原来以为他是在写功课,直到现在才晓得,儿子整天在写的都是这张卡片。

  「谢谢。」她笑着和他道谢,眼里却有着泪光。

  她起身时,几位姊妹淘和她们的丈夫,一一上前拥抱她,祝她生日快乐。

  大伙围着她唱着生日快乐歌,要她许愿,然后吹熄蜡烛。

  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泪水涌上眼眶,她只能埋首在丈夫宽广的胸膛。

  他只好一边拥着她,一边替她切了蛋糕,分给每一个人吃。

  那天晚上,店里欢笑声不断。

  孩子们在店里玩闹奔跑着,女人们围着一桌,聊这些日子的近况,男人们则聚在另一桌小酌闲聊。

  看着眼前的好友,她眼中的水气一直无法消散。

  后来,邢磊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把吉他,弹了起来。

  抒情的琴音淡淡回荡在空气中。

  不知谁,调暗了灯光。

  然后,寇天昂走到了她面前,朝她伸手微笑开口。

  「我可以请妳跳支舞吗?」

  她笑着将手交给了他。

  老实说,虽然他很努力,但那些孩子高分贝的尖叫和笑声却一直破坏了浪漫的效果。

  可是,她却依然觉得感动。

  「下次,记得提醒我禁止未成年的参加。」

  另一声尖叫响起时,他在她耳边咕哝着,脸上表情是既无奈又好笑。

  她微笑踮起脚尖,捧着他的脸,亲吻他。

  「寇天昂,我爱你。」

  「喔,好吧,看在这个的份上,我可以让十八岁以下的继续留在这里。」他一副勉为其难的说。

  白云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继续拥着她在店里跳舞,一边带着她避开吕家那奔跑而过的女孩,以及跟在女孩身后,尖叫连连的林家男孩。

  但最后,他为了要避开第三个冲过来的邢家小鬼,还是跌倒了。

  白云趴在寇天昂身上,笑不可遏。

  「我看,我们永远不可能把跳舞学好的。」

  看着笑得停不下来的老婆,他叹了口气,无奈的下了个结论,可下一秒,自己却也忍不住跟着笑出声来。

  夜深了,街上人烟渐稀。

  城市的这一角,却欢笑连连,久久不散……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