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七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他恨她。

  当他得知真相时,除了梁氏夫妇,对她的恨意同样排山倒海。

  他恨梁氏夫妇收养他其实只为了将他当成一颗棋子,他恨自己竟然疼惜、宠爱一个仇人的女儿如此多年。

  午夜梦回之际,他的心神经常恍惚,想不透自己为何存在於这世上,想不清自己的存在价值。

  他母亲之所以会在实验中死去,据说是因为当时怀著他身体赢弱的缘故,而当她辛辛苦苦生下他,自己却不幸辞世後,他的父亲亦因此崩溃。

  一年後,他父亲忧劳成疾,抛下他离世。於是,梁氏夫妇收养了他。

  他的父母因为梁氏夫妇的研究计画而亡,可他却浑不知这一切。

  怪不得粱进对他说话态度总是严厉,怪不得梁夫人对风铃比对他和蔼万分,怪不得他们不希望他与风钤越了那道界线。

  因为他们不放心将女儿交给他,害怕她有一天会遭到报复。

  可他已经开始报复她了——

  倘若两人泉下有知,肯定睡不安稳吧。

  一念及此,梁潇冷冷勾动嘴角,他掀开窗帘,凭窗抽著烟。

  白色烟雾,在他眼前漫成一片迷蒙,正如他模糊难辨的心。

  是的,他是恨梁风铃,可他又不能不在意她,总是莫名牵挂她——他恨自己这样的牵挂,恨自己表面冷漠,心里却无法将她当陌路人。

  可恶!

  瞥了一眼墙上的古董时钟,已是深夜一点半。

  他知道她今天下午为程天蓝动紧急换心手术,可护士告诉他手术进行到一半她便因为身体不适提早退出,交由另一名主治医生接棒,没道理到了现在还不到家啊。

  手机没开,CALL机没有回应,医院里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就这么……失踪了。

  难道是不敢面对现实吗?因为她终於得知了真相,而那真相的重量远远超过她所能负荷的。

  她去了哪里?该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梁潇一口又一口地吸烟,直到烟头太短烫伤了指头,他才蓦地醒神,随手将它抛往窗外。

  两点。她依然毫无消息。

  他开始拨电话,动用梁家关系找她。

  五点。

  有人回报在下午三点左右曾见到她开车进了一家私人医院,可不确定她去那里做什么。

  七点。

  医院早班警卫说不曾看过她,院里所有医生和护士同样不曾见过。

  十点。

  他们追踪了医院所有工作人员名单,一一打电话确认,没人知道她曾经来到医院。

  十点半。

  确定梁风铃失踪。

  「Shit!」接到这最後的报告电话,梁潇不禁出声诅咒。

  这是什么意思?她明明进了某家医院,可那家医院的人却没人见到她?她是幽灵吗?怎么可能就这样平空消失?

  她究竟到哪儿去了?

  梁潇来到浴室,瞪著镜中眼皮下浮著淡淡黑眼圈的自己。他昨天也动了个大手术,连续站了将近八小时,接著又一夜未睡,神经紧绷到最高点。

  他应该睡觉补充体力。

  可他睡不著。该死的,他竟然睡不著!

  他恨恨握拳捶了玻璃镜面一记,接著扭开水龙头痛快地洗了一把脸,正当他拿毛巾擦拭时,手机铃声又响了。

  他连忙冲过去接。「怎样?找到她了吗?」

  对方默然。

  他蹙眉,「喂,是哪一位?」

  「是……我。」沙哑的嗓音微弱得几乎无法听闻。

  他呼吸一紧,「风铃?」

  「嗯。」

  「你在哪里?你跑哪里去了?」

  「我在……朋友这里。」

  「朋友?哪个朋友?」他脸色一变,「亦凡吗?」

  「不是。」

  「那你究竟跑哪儿去了?」他低吼,「别忘了你今天还要上班!」

  又是一阵静默。

  「梁风铃!」

  「……哥,一个星期後——」细碎的喘气声透过话筒传来。

  她似乎很不舒服。「你怎么了?你……该不会出事了吧?」不祥的预感击中他。

  「没……没事。」

  「风铃——」

  「一个星期後,到……阳明山别墅。」她细声说道,每一个字都像用尽了她的力量。

  他不觉咬牙。

  「请你……过来。」她说,切断了电话。

  他愕然听著切线的嘟嘟声。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圣天使医院

  一男一女并肩坐在喷泉池畔。男的五官端正,似笑非笑的嘴角噙著某种愤世嫉俗的乖戾。女的同样容貌出色,挑染成紫色的发缯垂落前额,衬著她璀亮的眸更加流露一股调皮韵味。

  「……所以,『维纳斯之心』已经不在程天蓝身上了。」男人说道,神情百无聊赖。

  「当然,你没看到吗?她手术之前跟醒来之後,男人对她的态度简直两极化。」

  「可是,不在她身上,那会在哪里?」

  「这就是我们该找出的答案啊,修一。」女人浅浅地笑。

  「上头也真是的,老是丢这些麻烦事给我们!」男人翻翻白眼,撇撇嘴。

  「别抱怨了,先分头去查查那个帮程天蓝开刀的梁医生究竟上哪儿去了?」

  「无聊!」男人嘟囔,不情不愿地起身。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他一直在这里等著。

  从接到梁风铃的电话後,除非去医院,他一直待在梁家位於阳明山某片林子深处的一栋小别墅。

  虽然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约他在这里见面,虽然他告诉自己不该太在乎她的邀约,可他还是来了。

  像个傻子般等著。

  想著,他甩开帘子,一个转身,重重在沙发上倒落。眯起眸,他瞪著天花板。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汽车声传来,他蓦地跳起身,凌锐的目光穿透落地窗,直射那辆正缓缓驶进大门的白色Lexus。

  是她吗?

  他僵住身子,看著车子在大门口停定,不一会儿,一个全身雪白的女人打开车门。

  是她!

  在白金色月光笼映下,容色和身上衣裳同样苍白的她看起来像缕漂浮不定的幽魂。

  他拧眉,看著她对车上的人道别,然後默默踩过月色,朝落地窗这边走来。

  数秒後,她看见他了,凝定原地,扬起翦水双瞳,静静睇他。

  他忽地一震,胸膛像遭受陨石撞击,凹了一大块深陷的坑。

  这是……怎么回事?他感觉自己神智晕眩,呼吸急促,心跳奔腾,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绷紧。

  这样透过落地窗看沐浴於月光下的她,他竟有股错觉,仿佛在看著某个不意堕入凡间的精灵。

  她容颜清丽,全身白衣胜雪,衣袂随夜风轻盈翻飞。她望向他的眸,如此清澈,如此澄透,教人好想掬起其中一波,细细品尝。

  她看著他,微微颦著的眉宇掩不住一股浓浓忧郁,赢弱的身子在风中轻颤,宛如春花渴求知心人的呵护。

  她看来飘逸出尘又楚楚可怜,他几乎克制不住那股想将她拥入怀里好好呵护的冲动。

  这究竟……怎么回事?

  她扬起藕臂,推开落地窗。

  咿呀声响拉紧他的神经。

  然後,她重新迈开步履,盈盈朝他走来,落定他面前。仰起头,她朝他送来一抹淡得像随时会消逸的微笑。

  「哥。」娇柔低哑的呼唤一下子击碎他命令自己筑起的心盾。

  他握紧拳头,身子微微发颤。

  「哥。」她再唤一声,稍稍加深了微笑,澄亮的眸闪烁著如阳光般耀眼的辉芒。

  他眼前一眩,不知不觉退後一步。

  「哥。」她朝他伸出两条细细的手臂,

  「别过来!」他蓦地低咆,湛眸滚过一丝惊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自己忽然害怕起站在面前的女人。她的微笑太动人,魅力太强大,纵然他再如何召唤全身自制力,也无法抵挡。

  在她面前,他宛如战败的士兵,节节败退。

  这感觉太可怕了!这无法控制自己,无法令自己神智保持清明的感觉,太可怕了!

  「你做了什么?风铃,」他怒斥她,「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她浅浅地笑,秀丽的眉宇却更忧伤,「只是换了一颗心而已。」

  「换心?」他一愕。

  「对,我只是换了一颗心。」她点头,轻盈若羽的长睫悄然掩落,「一颗谁也无法拒绝的心。」

  「谁都无法拒绝?」他愣愣地问。

  「对。」她低低地说,好片刻,忽然扬起羽睫,清亮如水的眸光逼向他,「包括你。」

  他咬牙,「我不明白。你失踪的这几天难道就是动换心手术去了?」

  「不错。我请一个医学院的同学帮忙,秘密帮我安排手术。她技术精湛,人也很好,刚刚也是她开车送我过来的。」

  「你换了谁的心?」

  「程天蓝的。」

  「程天蓝?」梁潇心念电转,迅速想起这女子正是前阵于在圣天使医院引起轩然大波的人物。「你换了她的心?」那女人不是有心室肥大的毛病,随时可能发生心脏衰竭吗?「你疯了!」他白著脸,「你存心找死吗?」

  她淡淡一笑,「当然不是。我只是……很想很想要她的心而已。」

  他瞪她,「为了想要人家的心,你就趁人家发生车祸时故意宣布她心脏衰竭,对吧?」

  「嗯。」

  「你……怎能这么做?你知不知道随便换一颗心给她有可能害死她的!」他咬牙切齿。

  他很生气,她知道。因为她如此轻忽人命。

  可她也知道,即使他气愤莫名,恨得忍不住想动手掐她,他依然不会那么做。因为现在的她,拥有那颗「维纳斯之心」,足以魅惑任何一个男人——

  「放心吧。我花了很多钱,才请人找来适合程天蓝的心脏,应该不会产生术後排斥问题。」

  「就算如此,你仍然不能保证这个手术百分之百会成功,」他怒视她,「没有得到人家同意就擅自动手术,你以为自己是谁?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知道。」她闭了闭眸,「我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她只是绝望而已。因为除了这条路,她想不到其他方法得到她的心。她只是很想很想得到「维纳斯之心」而已。「我相信那是颗很健康的心,她得到它後,一定会幸福的。」

  是的,她如此相信。因为若不这样,她就罪无可赦了。

  「……你究竟为什么换她的心脏?你自己的心脏呢?」

  「我捐给别人了。」她轻声道。

  「捐给人了?」

  「嗯。」她颔首。

  所以现在的她没有退路了,只能守著这颗心,直到死去……

  「你捐给谁了?」他蓦地攫住她的双肩,激动地摇晃她,「平白无故把健康的心脏捐给别人,换来这一个随时可能衰竭的心脏?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等死吗?」

  他厉声责备她,可她听了,却恍恍惚惚地微笑起来。

  「哥,你可以放开我吗?」她问,语音轻柔。

  他一愣。

  「我刚动完心脏手术,身体还很虚弱。」她解释,「我想坐下来了。」

  他倏地松开双手。

  她慢慢转身,慢慢走向客厅里昂贵的真皮沙发,慢慢坐下。

  她并不是有意这么缓慢的,而是逐渐流失的体力确实不容许她动作过於激烈。

  「我可以喝杯水吗?」她抬眸,静静睇向梁潇。

  他如遭雷殛,呆呆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扭过头,悻幸然似地为她端了一杯温热的开水过来。

  她接过,浅浅啜饮。

  「哥,你坐下好吗?」喝完水後,她仰首对他微笑。

  他怔怔地在她对面的沙发落坐。

  从好久好久以前开始,他便不这么放纵她要求他了,她感觉自己又回到小时候,那个她即使想要天上的星星,哥哥也会想办法为她摘来的年代。

  她觉得好幸福。

  这样满满溢在胸腔的幸福,让她毫无血色的唇角甜甜弯起。「我想要三个月,哥。」

  他没说话,只是拿一双湛深的眸盯她,仿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只要三个月。这三个月,希望你是完全属於我的。」

  「你……他妈的说些什么?」他颤声问。

  「你不是说三个月後你就要跟许云嫣结婚了吗?所以我希望,在你结婚之前,能每天来这里看我。」她微笑解释,笃定的语气像十分确认他会接受她的请求。

  他瞠目。这一刻觉得她意志坚强得像个可恨的魔女,但甜美的笑靥却又彷若无邪的天使。

  「我只要三个月。哥,你讨厌我也好,恨我也罢,就请你陪我三个月吧。」凝望他的眼眸澄透,「就当我这一生对你最後的请求。」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亦凡怎么办?你不是已经跟他订婚了吗?」他怒斥她,语音藏不住隐隐酸意。

  「我会跟他取消婚约。」

  「什么?」

  「他会谅解的,我知道。」她低声道,神情淡淡惆怅。

  是歉疚吗?可就算是这样挣扎难受的神情依然深深吸引著他。当他发现自己竟有股想伸手抚慰她的冲动时,不禁呛了一下,总是俊酷的脸庞一时竟有些狼狈。

  「答应我吧,哥。」

  「我不……我不答应。」他冷著嗓音。

  可她却甜甜笑了,「你会答应我的。」她说,恬静的笑容自有一股平和的自信。「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一个男人能抗拒。」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她说因为她拥有「维纳斯之心」,所以他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她说无论他如何憎恨她,也抗拒不了她的魅力,抗拒不了想接近她的渴望。

  她那么自信昂扬地对她宣称,唇角噙著的笑意优雅得令他几乎有股冲动想狠狠击碎。

  他不相信自己竟会这样受一个女人摆布,受她摆布!

  可他的确又来了,处理完医院事务後,他一刻也没停留,匆匆开车便回到这栋别墅来。

  在车上,他无数次诅咒自己,无数次命令自己掉头,可却也无数次心软,继续朝这里驶来。

  所以他明白了,他的确抵挡不了想见她的渴望。这深切的渴望强过他的自尊,强过他的恨意,强过所有的一切。

  他想见她!

  他恨自己的无法把持,可是他真的想见她……

  「你在做什么?」他愕然,没料到见到她时竟会是这幕景象。

  客厅里,捻暗了主灯,只留了几盏壁灯,玻璃茶几上点著造型精巧的香氛蜡烛。

  餐桌上,水晶花瓶束著一朵黄玫瑰,在古典烛台的掩映下分外动人。

  可在这一切浪漫的环境下,她的穿著却是可笑的——不,甚至可说有点悲惨,束腰的围裙脏兮兮的,束住头发的方巾也有些松了,散落几根不听话的发丝。而她的脸——天啊,那沾的是什么?酱汁吗?

  他惊异地瞪大眼。

  他的出现似乎令她有些猝不及防,双手尴尬地在围裙上擦了擦,「被你逮到了,哥。」

  「你在干嘛?」

  「你看到了,我在做饭。」她伸出食指摸摸鼻头,「本来想趁著你回来之前,先洗过澡,打扮得漂漂亮亮再下楼。不过——」她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你回来得比我预计的还要快。」

  「你为什么要自己做饭?我不是请了钟点佣人吗?」从小就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做饭?

  「这个嘛,你一定觉得很老套。」粉颊淡淡染红,「我想像电视剧里那些恋人一样,跟你吃一顿烛光晚餐。」

  「烛光……晚餐?」他呼吸一屏。

  「对啊。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是兄妹,不曾像情侣那样约过会,所以我想,即使只有一次也好。」她仰起容颜,星眸璀璨,「我想有个像情人之间那样的约会。」

  她要一个情人约会?

  「可我们……不是情人——」

  「我知道。」眸光一黯,「所以我说,就算只有一次也好啊。」她细细低语。

  他怔然。

  她忽地走向他,「哥,答应我好吗?跟我约会。」

  他一动不动,怔怔瞧著她。

  近看之下,她更可笑了,鼻尖沾著已乾的酱汁,鬓发缠著菜屑,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油腻的味道。

  可不知为什么,他却觉得这样的她好美。她笑望他的眼眸闪闪动人,狼狈的鼻尖俏皮得可爱,粉嫩的红颜让人想亲一口。

  她明明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他却觉得她该死的有魅力。

  这也是那个「维纳斯之心」的力量吗?

  叮——

  清脆的响声自厨房内传来,她怱地一跳,「啊!我的千层面烤好了。」纤细的身影翩然旋向厨房。

  他不由自主跟随。

  「咦?怎么会这样?」她蹲在烤箱前瞪著刚刚取出的烤盘,「颜色不对!差好多!」

  「让我看看。」他倾身,视线越过她落向烤盘。

  烤盘上的东西惨不忍睹。

  岂止颜色不对,他十分确定,这个所谓的「千层面」——烤、焦、了!

  「你不是定时了吗?」

  「对啊,我是照食谱设定时间的。」她容色微白。

  「你确定每一个步骤都照著食谱上所说的做?」

  「嗯。」她急切地点头,「我真的每一步都照做了哦。」说著,她还举起一只手,仿佛立誓一般。

  他不禁笑了。

  这景况让他想起她高中时代,那时候的她为了练习家政课的测验,烤了一个又一个海绵蛋糕,却总是失败。

  最可怜的是他,总要担负起试吃的任务。

  「……不行!你这一次可别要我试吃。」抢在她提出要求前,他抢先拒绝。

  「嗄?」她愣了一下,良久,可怜兮兮地眨眨眼,「那这个怎么办?」

  「丢掉。」他毫不留情地说。

  「可是我花了好几个小时……」

  「想骗我?」他蹲下身,湛眸深深望住她,「这是从超市买回来的现成东西,你只不过拿烤箱加热而已吧?」

  「呃——」

  「只不过是加热你都有办法弄成这样,看样子你没有料理的天分,风铃。」他微笑。

  她不语,只是仰著头看他,神情如梦似幻。

  他的心一紧,「怎么了?」

  「哥哥笑了。」她喃喃地说,「已经好久了,好久没见到你对我笑。」

  他闻言身子一僵,唇角迅速一敛。

  「不,不要收回去。」她焦急地捧住他的脸,「再笑一笑,对我笑一笑。」两只拇指各定住他两边唇角,徒劳地想拉开笑弧。

  真傻啊!

  这孩子气的举动真是一个成年女人做出来的吗?她以为她这么扯他,他就会心甘情愿奉送她微笑吗?

  他嘲讽地想,可喉咙却隐隐一缩。

  「哥,你笑啊!像刚刚那样!」挽不回他方才的笑意,她焦灼不已,忽地往他的胳肢窝探去,搔他的痒。

  小时候,她经常这么做,而最怕痒的他,总是坚持不了多久便投降。

  「风铃!别这样!」他挣扎著。

  她却不肯停下动作,「很痒吧?哥,痒吧?」

  两人扭动著,同时因重心不稳跌落在地,她柔软的身躯紧紧压在他身上,执著的双手依然找寻他身上的敏感点。

  他开始喘气。

  「你……受不了了吧?」她弯起唇角,为自己的即将得逞感到得意。她在笑,水眸却氤氲著雾气。

  他用力定住她的双手,「不要闹了!」

  恼怒的低吼终於停住了她调皮的举动,她敛了笑,定定望他。

  那藏在迷雾後的眼神,是伤感吗?

  他心跳一停,「不要闹了。」低声重复後,他扬起手,替她抹去鼻尖的沾酱,然後缓缓送入嘴里,「是什么?」

  「牛排酱。」她答,嗓音沙哑。

  「味道还不坏。」他舔了舔唇。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没有人知道,待有人回过神时,四瓣滚烫的唇早贪婪地胶著,两人身上也仅著寸缕。

  他像永远要不够似地拚命吻她,激烈的吻洒遍她全身上下,而她以无与伦比的热情反应,以自己每一寸肌肤摩挲著他。

  细致如羊脂的肌肤抚触著微微粗糙的阳刚身躯,难以言喻的震颤立即窜过骨髓。

  她轻吟,他低吼。

  他一把抱起她,迈开大步走上楼,走进卧室,将她放落柔软舒适的床榻。

  他没有开灯,只拉开帘幔,让清泠如水的月光浸润一室。

  月光下,她窈窕的身段宛如维纳斯女神,散发著揉合著妩媚与纯真的绝对诱惑。

  「你逃不掉了。」他压在她身上,低哑的宣称显示强烈的占有欲。

  「我根本不想逃。」她浅浅地笑,眉眼烟媚。

  她竟挑衅他!

  他弯身往前一挺,棉质内裤里的阳刚霸道地抵著她的柔软。

  她轻喘一声,全身毛孔敏感地舒开。

  他撩起一束散落她肩胛的墨发,缓缓送入嘴里,邪佞地咬住。

  「你……做什么?」她透过迷蒙媚眼瞧他。

  「这是属於我的。这头发,这双眼,这鼻子,这嘴,这迷人的乳房,还有这个——」双手随著他每一句话准确地烙向他所提及的部位,「全是属於我的。」

  「啊,嗯,」她蜷缩著脚趾,绷紧身子强忍著体内的激颤,「全是……你的。可是……」

  「可是什么?」他猛地掐住她的大腿。

  「请你温柔一点。」她对他朦胧地微笑,「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

  他没说话,直直瞪她。

  复杂的眼神像想将她推落最黑暗的地狱,却又忍不住想送她上最甜美的天堂。他想恨她,却又克制不住爱她……

  「你真可恶!」愤恨的咆哮直直冲上天花板,挂在床顶的古典电扇一阵颤摇。

  她微笑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