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五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梁风铃捂著胸口展开眼睑。

  至今她还能感受到,当哥哥的气息在唇畔轻拂时,那醺然若醉,又期待又紧张的心韵。

  那是她有生以来,心跳最快的一次,几乎要迸出胸口。

  哥哥想吻她。

  他想吻她!

  虽然他是她哥哥,虽然兄妹之间不该有这样的举动,可她发现,自己好期待。期待那厚软的唇再次烙印上自己,期待重温多年前那甜美而禁忌的滋味。

  她是不是疯了?

  哥哥……是不是疯了?

  不,他们都没疯,他们只是……太爱对方了。

  太爱对方——

  梁风铃站起身,忽然觉得绝望。

  这样的爱情就算醉人,仍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就算他们拥有比平常人更多的勇气,也无法冲破这一关。

  她不能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她知道,他更不会允许他人来批判她。

  所以,这样的问题只能无解,就算他们都隐隐明白对方的心意,也只能深深埋藏。

  因为她是妹妹,而他是哥哥——

  她摇动手腕,听著手链细碎的铃声。风钤也好,手链也好,她总爱听它们清脆声响,那让她觉得安心。

  不知怎地,听见铃声,总让她想起夏日午後,小小的她躺在哥哥大腿上睡午觉。

  甜蜜,温馨,那是她所拥有的最瑰丽的回忆之一。

  「哥。」她将手腕按在心口,低声轻唤。

  正当她思绪迷蒙时,门外传来某个护士的惊呼。

  「什么?梁医生跟伤患吵起来了?」

  「是啊。听说粱医生告诉伤患他不想救他!」

  「不想救?可是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那个伤患以前曾经绑架过他妹妹……周医生要我来请院长过去,一定要劝梁医生尽快动手术。」

  「知道了。我们快定吧!」

  纷沓的跫音匆匆离去後,梁风铃才蓦地醒神。

  哥哥不肯为伤患动手术,因为他是曾经绑架她的坏人——

  老天!是真的吗?

  她拉开门,容色惊惶地奔往手术室。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找别的医生来!我不帮这种人开刀。」手术室外,梁潇对著几名箝制他的医护怒吼。

  「可是……没有别人了啊。黄医生休假,李医生跟陈医生都跟著主任去参加研讨会了,除了梁医生,没人有办法主刀了。」

  「是啊,这个手术需要你!」

  「你们——」

  「梁医生,我们知道这个人是坏人,以前可能真的绑架过你妹妹,可他也是人啊!医生的使命就是救人不是吗?」

  梁潇紧紧咬牙。

  是的,医生的使命便是救人,不论对方是贫是富,是贵或贱,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一进了医院,都只是病患而已。

  医生有义务救治病患,不论对方是什么来历。

  可要他怎么甘心救这个人?他是那个主谋绑架他妹妹的罪犯啊,他到死都能认出那阴冷邪恶的声音!

  他怎么能救他?怎么甘心为这种人动手术?

  可他又怎能见死不救?

  「妈的!」他低咒一声,呼吸浊重,全身肌肉紧绷。

  忽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开口,「梁……你是梁……潇?」

  炯然的目光瞥向脸色惨白的男人,「正是。」他活不长了。子弹压迫到他的脊髓神经,再不开刀不仅会半身不遂,甚至有死亡危险。

  「真……倒楣,居然……碰上你。」男人重重喘气。

  「你作梦也不会想到有这一天吧!」他冷冷瞪他,「那次让你逍遥法外,这次我一定要亲手为我妹报仇。」

  「你要……杀了我吗?」男人伸出大汗淋漓的手臂,扯住他的白袍一角。

  他冷笑,「我不必亲自动手。」

  男人看他,细长的眸一瞬间交织阴狠、憎恨、杀气,最後,转为卑微的乞求。「救我。」

  「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梁潇蹙眉,「什么真相?」

  「当年的……主使者。」

  当年的主使者?这人的意思是主使者不是他?

  「过来。」男人以眼神示意。

  他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弯下腰来,耳畔贴近他的唇。

  「是你……爸妈。」

  什么?!

  粱潇倏地直起身子,激动而愤慨,「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相信!」

  竟说他父母是绑架案的主使者,这家伙以为他会相信吗?

  可男人的唇却颤颤扬起,混浊的眸甚至掠过神秘光彩,「救我,我就……告诉你一切。」

  梁潇瞪视他,这一刻,几乎忍不住亲手掐死他,送他进地狱的冲动。

  这男人该死!下十八层地狱都不足惜!若是今日他因为中弹而亡,正是死得其所!

  他不救他。不该救他……

  「推他进开刀房!」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梁潇怎么了?他最近变得很奇怪。」问话的是温亦凡,他端著自助餐盘,在梁风铃对面落坐。

  「我也不知道。」她低应,轻锁黛层。

  上回那个急诊伤患术後一醒来,他马上冲进加护病房,跟那人一阵长谈。待他出来後,却是一脸茫然。

  就连她这个妹妹在身後唤他。他也置若罔闻。

  「听说上次那个中枪的伤患,就是当年绑架你的主谋?」温亦凡问。

  「嗯,好像是。」可是之後哥哥却没有报警,也不许她去探望他。「真搞不懂怎么回事!」她叹气,懊恼地拿筷子拨弄著盘中食物。

  「他是不是很恨自己救了他?」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他的反应不只是对一个坏人恨之入骨而已。之後几天,她曾好几次窥探到他一个人独处,像发泄著什么似地不停抽烟,深思的神情阴沉得可怕。「哥哥说,他想竞选下任的院长。」

  「什么?」温亦凡有些讶异,「他还这么年轻,那些理事会担心吧?」

  「所以他希望我全力支持他。」她低低地说。

  温亦凡凝视她数秒,「为什么他突然想当院长?我记得不久前梁潇还说想放大假出国旅行呢,怎么忽然要把这担子压在自己身上?」

  「我不知道!」粱风铃尖锐回应,感觉太阳穴莫名抽痛了起来。

  她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知道最近的梁潇是她无法捉摸的。从小到大,她不曾像现在一样感觉两人距离如此遥远。

  就算两人分隔两地的那几年,她也从不曾感受到这样的惊慌与迷惑。

  她最亲近的哥哥明明就在她身边啊,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丝毫没法抓住他?

  想著,她再也克制不住心海汹涌的波涛,倏地抓住温亦凡的手,「你知道吗?亦凡,有时候我甚至感觉他用一种非常憎恨的眼神看我!」

  「憎恨?」他呆了。怎么可能?「你在……说笑吧?风铃,梁潇怎么可能恨你?」

  「对,哥哥不可能恨我,不该恨我,可是——」可是有一、两次,她逮到他用一种锐利的眼神盯她,像花豹评估著他的猎物般。「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亦凡,你告诉我!」

  「别这样,冷静一点。」温亦凡柔声安抚惊恐的她,反手握住她冰凉的柔荑,「可能梁潇心情不好吧?你别想太多。」

  「可是——」

  「来,快吃东西吧。再不吃的话饭菜都凉了,」

  「我不想吃。」她毫无食欲地放下筷子。

  「不吃不行。」他温柔低斥,「你下午还要跟刘医生的刀,不是吗?如果因为没有体力而昏倒,误了手术,病人可是会恨你的哦。」

  「可是——」她颦眉,正想说些什么时,经过医院餐厅窗外的一双人影蓦地吸引住她的视线。

  「怎么了?」察觉她的异样,温亦凡跟著转头。

  窗外正对著圣天使医院优雅的庭园中央,此刻是整点时分,几管喷泉正跃动著轻快的舞步。

  喷泉附近,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倾听一名红衣女郎说话。

  「那是……许云嫣吗?」认出多年前的老同学,温亦凡忍不住惊讶。

  梁风铃紧紧握住筷子。

  「听说她高中毕业後便跟家人移民加拿大了,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

  是啊,那女人回来做什么?

  她瞪著那对剪影,看著许云嫣仰起较之少女时代成熟妩媚许多的容颜,若有所指地对梁潇盈盈浅笑。

  而後者不知道听她说了什么,竟也稍稍扬起近日来一直冷峭的嘴角。

  他竟对她笑!

  最近总是阴阳怪气的他,竟对前女友微笑——

  可恶!

  突如其来的冲动令梁风铃不顾温亦凡的劝阻,一阵风似地卷出餐厅,来到喷泉池畔。

  乍见她的出现,两人似乎都有些惊讶,许云嫣首先开口。

  「哎呀,这是风铃吧?好久不见。你哥哥说你现在是这家医院心血管外科医生,真了不起!」

  粱风铃瞪著她故作友善的笑容,淡淡扬唇,「学姊不是移民了吗?怎么有空回来?」

  「我是代替我爸来巡视台湾分公司的业务的。听说梁潇跟亦凡都在这家医院,所以顺道过来看看。」说著,幽蒙若水的眼瞳睨了梁潇一眼。

  他微微一笑。

  梁风铃的心脏一扯。

  「好啦,我的前男友,别忘了你说要把今天晚上留给我哦。」语毕,许云嫣款摆纤腰,亭亭离去。

  梁风铃瞪视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转头望向身旁气韵静冷的男人。「你今晚……要跟她吃饭?」

  「嗯。」梁潇淡应。

  「为什么?」

  「老朋友一起吃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她一窒,对他淡漠的反应感到恼怒,「你不会要跟她旧情复燃吧?」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望她,黑眸深不可测。

  她觉得无法呼吸,「哥?」

  「……她比以前懂事许多了,现在跟她交往应该还不坏。」

  什么?

  她呛了一下,无法置信的表情像刚刚咬到苦瓜。

  他轻笑出声,「你不是老说长幼有序吗?我想,现在也该是时候认真交个女朋友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精准地刺痛她的心。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陪我喝酒!」

  一句任性的要求让温亦凡被迫造访这间灯光迷离的酒吧。他望著充斥眼前的靛蓝色烟雾,神情微微无奈。

  并不是他不喜欢这种场合,问题是他一向比较偏好气氛静谧的Jazz  Bar,这间标榜重摇滚的Pub实在不合他的意。

  更何况,这个强拉他来「陪酒」的女人一进门就摆明了买醉的意图。

  「我说风铃,」在那只纤细的藕臂即将又扬起时,他急忙将它扯落,「这已经是你第六杯威士忌了,是不是该节制一点?」

  「我不要节制!」红唇朝他娇俏地嘟起,「我今天来,就是打算喝个够啊!」

  「可这样喝会醉……」

  「醉了更好!不醉不归!」梁风铃欢乐地举高差不多已全空的酒杯,「来,亦凡,我们乾。」

  「我不了。」他婉拒。

  「喂,不会吧?酒量这么差啊?」她眯起眼,朝他伸出一根食指,规律地在他面前摇晃,「这样不行哦,大哥,男人不会喝酒是很逊的,会被女人瞧不起的。」

  「医生酗酒才会把病人吓死吧。」温亦凡摇头,「尤其你这个握手术刀的外科大夫。」

  「啊,你怕我在开刀房里出糗吗?」梁风铃咯咯地笑,摊开双手,一副登高欢呼的模样,「不会的,人家明天没有手术,YEAH!」

  还YEAH呢!

  温亦凡叹息,确定这女人已醉得差不多了。

  「我们还是走吧,风铃。」

  「不要,我还要喝!」空酒杯重重搁落在酒保面前,「帅哥,再来一杯,这次要双份。」樱唇拉开甜美微笑。

  年轻酒保一时看呆了,几乎忘了反应。

  就算呈现半发酒疯状态,她依然魅力无限啊。

  温亦凡勾起唇,扬起略带宠溺的弧度。

  「哦?你笑了?」他的笑意似乎让梁风铃更加兴奋,「太好了,肯定精神振奋了吧?我就说,喝酒是最棒的。来来来,」她将酒保刚递过来的双份威士忌递至他唇畔,「这杯给你。」

  「我不喝……」他还来不及拒绝,便被她硬灌了一大口入喉。「咳咳,风铃,你——」辛辣的液体灼烫著毫无防备的喉。

  她又笑了,笑声如风铃清脆悠扬,「真笨!连喝酒都会呛到。哪里像咱们未来精神医疗中心的主任啊?」

  「我才不当主任呢。」他辩驳。

  「你会当的。」她频频点头,「哥哥以前也说他不想当院长,结果现在还不是处心积虑想当?你们男人啊,怎么可能抵挡得了权力的欲望?」

  「嘿!请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吗?」他半玩笑地抗议。

  「人家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她瞪著半满的酒杯,忽然一口气灌下去,「权力跟女人!我呸!」她抬手,率性地将水晶杯往後一甩。

  温亦凡惊恐地望著她的动作,「风铃!」

  幸好她身後没有旁人,否则万一砸上谁的头,事情可不妙了。

  「放心啦,水晶没那么容易摔坏的。」她笑,「就算碎了,大不了我赔罗。」

  「小姐,这可不是赔偿的问题,而是万一砸到人怎么办?」

  「对哦!」她吐吐舌尖,氤氲酒雾的眸歉意地往身後一溜,「哈哈!没人!」她拍手。

  这女人真的醉了。

  温亦凡握住她的纤肩,准备强制带她离开。

  她却仰起一张嫣红美颜,「亦凡,我是不是个坏女人?」她哑声问,凝睇他的眼眸迷惘而受伤。

  他一震。

  「你……胡说什么?怎么会这么想?」

  「我觉得自己很坏,因为我……」她打了个酒嗝,「有个很可怕的念头。」

  「什么念头?」

  她没说话,望著他的眼眸蕴著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他只能从她前一秒还艳红无比、这一秒却苍白若雪的容颜看出那句说不出口的话让她十分痛苦。

  「告诉我,风铃。」他不觉温声诱哄她,「告诉我。」

  「我……不能说。」她趴落吧枱桌面,脸颊紧紧贴著。

  「为什么?」

  「因为……太可怕了。」她哽著嗓音。

  她在哭吗?

  他再度一震,急急抬起她的脸。

  果然,那清丽的颊泪痕交错——

  「走吧。」她忽然微笑,「送我回家。」说著,她摇摇晃晃站起身。

  他急忙伸手稳住她。

  「谢谢……你,亦凡。」唇畔微笑更深。

  「都老朋友了,客气什么?」他说,结完帐後,扶著她一路走向自己的爱车。

  「我从小就觉得你是好人。」她说,「哥哥也……这么说。」

  是啊,滥好人!

  温亦凡苦笑。梁氏兄妹都曾这么嘲弄过他。

  「我应该爱上你的。」她忽地认真说道。

  他愕然。

  「我应该爱你的。」她蜷缩进车厢,望著玻璃窗的眼神迷茫得令他心痛。

  总是任性自我的她,此刻看来竟像个迷路的小女孩,那样仓皇而无助。

  她说自己应该爱他,可他明白,这样的宣言正表明了她不曾爱过他。

  他的微笑更涩,「那个人是谁?」也许没有权利,但他仍然忍不住问。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前额静静抵上了窗。

  他默默开车送她回家。

  银灰色的轿车缓缓驶过深夜静谧的街道,奔驰在迷蒙的月色中。

  半个多小时後,轿车在梁家阔气的雕花大门前停定。

  他扶梁风铃下了车,亲自送她进大厅。

  厅里,一个男人静静坐在沙发上,听见他们进门,立刻站直挺拔的身躯。

  「梁潇,你妹妹喝醉了。」他对他苦笑。

  梁潇不语,从他双臂间接过梁风铃颓然虚软的娇躯。

  「哥。」她低唤一声,跟著,双手紧紧揪住他胸前的衣襟——

  吐了他一身。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她醉了,而且吐了哥哥一身。

  她知道,虽然醉意朦胧,仍能感觉到他拿毛巾替她拭去胸前及唇边的污秽,然後吩咐女佣人替她洗澡更衣。

  待她躺上床後,他亲自拿了一杯醒酒茶,喂她喝下。

  她醉得狼狈不堪,还吐了他一身秽物,可他却没生气,只是温柔地照料她。

  久违的温柔啊!有多久哥哥不曾对她如此体贴了?如果她的醉酒能唤回他对她的温柔,她宁愿再醉上百次、千次。

  「哥。」昏昏沉沉间,她攀住他的臂膀,「对不起。」

  「怎么回事?」他问。

  她勉力扯开一抹笑,「没事。」

  「心情不好吗?」精明的眸光圈住她,「亦凡说你喝了好几杯威士忌。」

  「……嗯。」

  「为什么心情不好?工作上的事吗?」

  「不是。」那些流言蜚语对她而言根本不成困扰,

  「那是为什么?」

  她慢慢扬起头,「你今晚约会愉快吗?」不答反问。

  俊朗的眉峰一挑,「很不错。」

  「我以为……你可能不会那么早回来。」也许会跟前几次一样,天亮方归。

  「明天早上有一台手术。」

  「哦。」原来是为了养足精神,所以才早回来的啊。她闷闷地咬唇。

  「你心情不好的原因跟我的约会有关吗?」他问,平静的声调隐隐藏匿一丝波痕。

  她的身子一颤。

  「为什么不敢看我?」温柔的询问听来危险而诡谲。

  她心跳加速,好一会儿,才扬起羽睫,「哥——」

  蕴著几分恳求的呼唤似乎取悦了他,他站趄身,朝她怪异微笑,「睡吧。」

  语毕,他转身便要离去。

  她朦胧地望著那修长的背影,望著他一步步离开她的卧室。

  他要走了。可她不想让他走……

  「哥!」尖锐的嗓音震动了空气的流,梁风钤自己也吓了一跳。

  可梁潇却彷佛并不吃惊,镇静地回过头,「什么事?」

  「哥,我……我——」她呼吸急促,心跳狂野。

  「你怎样?」

  「我——」

  「说啊。」他柔声鼓励。

  「我……我——」多年的秘密藏在心底深处,她犹豫著是否该透露。

  「到底什么事?」梁潇走回床畔,倾身望她,「说啊。」

  纯男性的气息扑向她的鼻尖,挑逗著每一根绌细的寒毛,她呼吸一停,瞬间晕眩万分。

  「我……喜欢你。」她仿佛著了魔般地低声吐出,连自己也不晓得自己说了什么。

  「我知道。」他浅浅地笑。

  奇诡的笑容冻住了在她体内奔窜的血流。「不是那种……喜欢。」

  「哦?」

  「我不想……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我嫉妒你们,我只要一想到你跟她过夜,我就……嫉妒得发狂。」

  「你嫉妒我们?」

  「对,我嫉妒。」嗓音沙哑,「我知道你是哥哥,我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迷恋你,可是,」她顿了顿,抬起痛楚而迷蒙的眸,「我……爱你。」

  空气,绝对静谧。

  在这个深沉的、闇黑的、暧昧不明的夜,魔鬼之门被打开了。

  在这之後每一天,也许她都会後悔自己冒险去推开这扇理应永远被封印的门扉。

  她应该後悔的。

  想著,梁潇眸光一闪,他低下身,捧住她颤抖不已的下颔,「要听好消息吗?风铃。」深黑的眸定住她。

  「什……什么?」她怔愣。

  「你不是我妹妹。」他说,语气清淡。

  她一震,「什么?」

  「你不是我的亲妹妹。」他重复,嘴角缓缓扬起三十度,「因为我不是这个家的孩子。」

  「怎……怎么会?」她呆了。

  他没理会她不知所措的反应,湛眸滚过一丝笑意,「不过,还有个坏消息。」

  「坏消息?」处於极度震惊状态的她已无法保持理性,只能像只鹦鹉般复述他的话。

  「那就是——」他伸出食指,戏谴又亲昵地抚过她娇俏的鼻尖,「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我永远也不会爱上你。」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想知道为什么吗?」他却好整以暇地微笑,好整以暇地以手指玩弄她眉眼芳颊。

  她一动不动,空白的神情宛如一具瓷娃娃。

  「因为——」他顿了顿,前额抵上她的,「我、恨、你。」

  清楚明晰的三个字宛如利刃,撕扯她全身,她呼吸凝滞,神智苍茫,唯一感觉到的,只是他有意无意吹向她的、融合著淡淡烟味的鼻息。

  透明的泪珠,自她眼眶悄然逃逸——

  他慢慢吻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