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三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听说你准备参加花式溜冰比赛?」清柔的嗓音打断正做著肢体柔软操的梁风铃。

  「妈咪!」她从地板上起身,惊喜地迎向主动来探她的女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女人五官端丽,身材曼妙,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成熟风韵。

  她正是梁风铃的母亲,圣天使医院的大股东兼理事长,每周也固定在大学教课,是台湾知名的病理学博士。

  「今天早上到的。刚到不久便接到你们老师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你要参加花式溜冰比赛。」梁夫人樱唇含笑,「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对这个有兴趣。」

  「好玩嘛。」梁风铃皱皱娇俏的鼻尖,轻描淡写一句,「人家也只不过争取到学校的代表权而已。」

  「怎么?」梁夫人秀眉一挑,明眸点亮笑芒,「派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出赛还不开心啊?」

  「那也是凭我的实力啊。」与母亲同样形状优美的红唇自信地嘟起。

  梁夫人微笑更深,「听说你们学校还派了另一个选手,她实力很不错,叫许云嫣的?」

  「嗯。」她闷闷地应道。

  「粱潇跟她在交往?」

  梁风铃愕然扬起羽睫,「妈咪怎么知道这件事?」

  「啊,你妈妈知道的事可多了。」梁夫人温柔地笑。

  「是哥哥告诉你的吗?」

  「嗯哼。」

  哥哥居然把那女人的事情告诉妈妈?

  梁风铃的心一痛,语气微微尖锐,「他们迟早会分手的!」

  「分手?」梁夫人皱眉,「为什么?」

  「那个学姊根本配不上哥哥。」梁风铃不屑地说。

  「看来你很不喜欢那个女孩哦。」明丽双眸掠过了然。

  「我讨厌她!」

  「为什么?」

  「嗄?」

  「你讨厌她,是因为她真的很讨人厌,还是因为她抢走了你的哥哥?」

  低柔却若有深意的询问震动了梁风铃,她呼吸一促,心跳莫名加速起来。数秒,她以一个撒娇的拥抱掩饰不安。

  「妈咪!」

  梁夫人却没让她蒙混过去,玉手揉了揉她的头,「你太黏哥哥了,风铃,这样不好。」

  「好了、好了,别说了嘛!」梁风铃扬起晶灿的眸,「对了,妈咪,你这次出国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事吗?」

  「有趣的事?」

  「上回你不是说了吗?有个叫『维纳斯之心』的东西,你说很想知道它的秘密。这次去参加医学年会,妈咪一定碰到不少人了吧?我才不相信你没好好发挥包打听的本领呢。」螓首一歪,微抿的唇噙著俏皮。

  「呵呵,你这小丫头,记性真好!」

  「那你查到了些什么吗?告诉我吧!」

  「嗯,这样东西很神秘,到现在我还弄不清它是什么。」梁夫人抬起眸,迷蒙地凝睇远方,「我只知道,传说拥有它的女人就能得到至高无上的魅力,可以得到爱与美。」

  「什么啊?好像神话里维纳斯的腰带哦!」

  传说守护金星的女神维纳斯有一条金色腰带,那是她之所以魅力超凡的秘密,世间无数女子都奢望著能得到那条艳丽腰带——

  不似母亲神情惘然,梁风铃只是一派天真。「这么说,如果真有『维纳斯之心』这种东西,一定也有很多女人抢破头吧。」

  梁夫人低眸望她,「你也想要吗?」

  「我才不需要呢!」梁风铃吐吐舌尖,离开母亲的胸怀,装模作样搔首弄姿起来,「亲爱的妈咪,你女儿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需要这种东西吗?」一面说,一面摆了几个模特儿走秀的动作。

  梁夫人不禁低声笑了,「你啊,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这叫有自信。」

  「唉,你这丫头!」有自信很好,但若过分自信,恐怕也不是件好事。想著,梁夫人不禁忧虑起来。

  还在沉思间,梁风铃忽然举高她的手腕,「这只手表好漂亮哦!」她惊呼,「借我看一下,妈咪,」

  「风铃——」

  梁夫人来不及阻止女儿,只能无奈地看著她拆下表链,细细审视设计精美的钻表。

  然後,她翻到背面,「这是什么?ICSR?」

  「别看!」梁夫人抢过手表。

  梁风铃一愣,母亲焦急的举动令她陡地心生怀疑,「ICSR是什么?妈咪。」

  「没什么。」

  「那不是表的品牌吧,好像是什么组织的缩写。」脑海灵光一现,「莫非你跟爸这次出国参加的就是这个ICSR的会议?这是他们送的纪念品?」

  「风铃。」梁夫人更无奈了。

  「告诉我!妈咪,你跟爸……瞒了我什么事?」

  「没什么,乖女儿,别再问了。」

  「讨厌!为什么不告诉人家嘛?」

  「因为啊,这是个秘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好久没跟你这样出来逛街了。」挽著身旁俊帅男孩的手臂,许云嫣顾盼自得。瞧路人盯住他俩的眼光,多惊羡啊!

  「嗯。你想买什么?」梁潇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她却没注意他的心不在焉,迳自述说今天的计画,「我想先去百货公司买衣服,现在打八折,然後我们去吃午饭,下午看场电影好不好?对了,看完电影後去逛逛西门町好不好?我同学说那边开了很多家日本风味的小店,很不错呢。」

  「好啊。」梁潇不甚热情地回应,目光一转,落向店家里电视萤幕正转播的NBA篮球赛。

  好一记妙传!

  正在心底为公牛队的後卫喝采时,许云嫣蓦地拉高嗓音,「哇!好可爱的店,我们进去看看好吗?」

  「哦。」莫名其妙被拖进一家玩偶店。满坑满谷尽是各式各样的洋娃娃。

  「这个娃娃好可爱!」抱起其中一个穿著华丽古典宫廷服的洋娃娃,许云嫣甜甜地笑,「你觉得呢?」

  「嗯,还不错。」礼服缀饰太多,面孔又苍白。他不懂,为什么女孩子喜欢这一型的娃娃?

  「人家的生日快到了呢。」她娇声暗示道。

  他却没回应,视线落定角落某个洋娃娃,原本百无聊赖的眼神一变。

  「你看到什么了?」她随之调转眸光。

  他不语,大踏步走上前,抓起约莫五十公分高的娃娃细细审视。

  那个娃娃长得并不漂亮,颊畔两圈圆圆的腮红却很可爱。她穿著一件碎花洋装,结辫的长发东在方巾里,一副村姑打扮。

  「好拙的娃娃哦!」许云嫣评论。

  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她拙,她腕间戴著一串彩珠手链,摇动时会发出清脆声响,叮叮当当的,很悦耳。

  就像风铃一样。

  他那个妹妹啊,有个怪癖,老爱在身上穿戴些叮叮咚咚的饰物,一走动,便一阵声响。

  「我要买这一个。」他决定。

  「咦?」许云嫣愕然,「可是人家不喜欢这一个啊。」

  他冷然瞥她一眼,「不是送给你的。」

  她一怔,「那是……给谁的?」

  「我妹妹。」

  粱风钤?

  许云嫣容色一变,「你要送给……妹妹的?她生日吗?」

  「她生日早过了。」

  「那为什么……」

  「一定要什么节日才能送礼吗?」他奇怪地问。

  可是一般人不会特意买礼物给妹妹吧?在跟女朋友逛街的时候,还只想著自己的妹妹?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气得全身发颤,紧紧咬住牙。

  他却不以为意,捧著那娃娃便去付帐,直到掏出皮夹後,才蓦地想起,「对了,你刚刚是不是说想买什么?」

  「没……没什么。」她很勉强才能露出微笑。

  「哦。」他点点头,付清帐款後,要求售货小姐拿包装纸将娃娃漂亮地包扎起来。

  她瞪著他,「梁潇?」

  「嗯?」

  「下礼拜你来看我比赛好吗?」

  「比赛?」他转过头,「是花式溜冰比赛吗?」

  「对。」

  「嗯。」他无可无不可地应道。

  「你……一定要来哦。」她抓住他的手,「为我加油。」

  「你还需要吗?凭你的实力,优胜奖牌应该是手到擒来吧?」

  「我不管。我要你来帮我加油。」她撒著娇,「这样我才有信心赢。」

  「好吧。」他点头。

  她凝望他,许久,终於下定决心开口,「你知道吗?风铃也会参加比赛哦。」

  「她也会?」他惊愕地扬眉。

  「虽然她的技巧还不纯熟,不过老师已经答应让她报名了。」

  「她真的……可以吗?」

  「怎么?做哥哥的对妹妹这么没信心啊?」

  「她只是门外汉……」

  「已经进步很多了。」不过比起她,当然还差上一大截。许云嫣暗暗冷笑。

  「哦?」梁潇挑眉。

  「如果你妹妹跟我在比赛中碰上了,你会帮哪一个加油?」她试探地问。

  「那没什么影响吧。不论帮谁,你都赢定了,不是吗?」

  可她希望他帮她加油!

  「帮我好吗?」她扬首望他,楚楚可怜地眨眼,「人家想听你为我加油。」

  他没回答,只是定定盯著她,那深不见底的黑眸,令她心惊。

  「梁潇,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肯为我加油吗?」她更加揽紧他的臂膀,急切地、紧张地抓住他。

  她希望听他说,听他保证如果她和梁风铃在比赛中碰上了,他会替她加油!他支持的人会是她!

  「告诉我,如果你妹妹跟我在比赛中碰上了,你会帮我加油吧?」她充满希冀地颤声问。

  可他的回应却冷漠,「我会帮风铃。」

  她倒抽一口气,「为……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妹。」

  「可我……我是你的女朋友啊!」她容色苍白,「难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还比不上她?」

  「当然。」他毫不犹豫。

  当然?

  她愕然,彷佛遭落雷击中,痴立原地。「你……你……你再说一遍——」

  「说几遍都一样。」梁潇不耐地说,「她是我妹,我一定帮她。」

  「你……你……你有恋妹情结吗?」她忽地爆发了,一片痴心竟得来这般回应,她忍不住歇斯底里,「从以前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那么保护你妹?没一个男孩子能接近她,全被你打回去!你……你有病!如果你妹说一声『不』,你是不是连女朋友都不敢交了?」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我不会跟不喜欢我妹的女生交往。」他冷冷瞪她。

  她一窒,脸颊忽红忽白,「你……你真的有恋妹情结——」

  「是又怎样?」他不以为意地说。

  「你……你……你疯了吗?」她尖喊,「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他没说话,湛幽的眸深不见底,教人无法辨认他在想什么。

  「梁……潇?」

  「我们分手吧。」他宣告,语气冰冷。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风铃吃过了吗?」一回家,梁潇立刻习惯性地问道。

  「只吃了一点点。」佣人回答。

  他蹙眉,「怎么了?」

  「小姐好像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眉峰继续收拢,「她人呢?」

  「在练习室。」

  还在练习?

  「这个拿到风铃的房间。」将娃娃递给佣人,梁潇蹙著眉宇,走进浴室,迅速洗了脸,然後拿毛巾擦拭。

  佣人还跟著他,「对了,少爷,太太下午回来过,不过她说她跟老爷还要到医院开会,会很晚才回来。」

  「知道了。」他点头,一面吩咐,「让厨房弄一盅鸡汤给风钤,她最近太透支体力了。」

  「是。」

  「有没有每天盯著她吃维他命?」

  「有。」

  「那就好。我去看看风铃。」说著,他走向为了方便她学芭蕾,特地清出的练习室。

  室内,梁风铃正坐在地上做筋骨伸展运动,听到他的步伐声,她头也不回。

  「是亦凡哥哥吗?你别管我,我还要再练一小时。」

  都九点多了,她还要再练一小时?今天礼拜六,她该不会整天都在练习吧?

  梁潇抿唇,身躯斜靠门框,静静望她。

  做完拉筋运动,她站起身,正准备踮起脚尖时,身子忽然一晃。

  他连忙抢进,赶在她倒地之前扶住她。她颓然扬首,朝他送来一个虚弱的微笑。

  「我真没用,亦凡……」嗓音一顿,她惊愕地瞪大眸,「哥哥?」

  「你脸色很难看。」他责备她,伸手抚上她的前额,目光更是一沉,「好像有点发烧了。」

  「真……真的吗?」

  「跟我回房。」他命令。

  「我不……」

  「跟我走!」他不许她反抗,一把将她拉入怀里,拥著她走出练习室。

  男性化的气息扑向她鼻尖,她蓦地有些晕眩,心韵不知不觉加速。

  真发烧了吗?否则为什么连脸颊也烫了呢?她咬住唇,仰望梁潇的眸光迷蒙。

  「哥哥,我们不是……在冷战吗?」将近两个月,他一直对她不理不睬的啊。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要跟我计较?」梁潇不高兴地怒斥她。

  「我——」她不是要跟他计较,更不是想反抗,她只是……只是太高兴了啊!他这么久不理她,今天却这么温柔地将她拥在怀里,她觉得……好幸福。

  他带她回到她的卧室。

  「我想先洗澡。」她抬头,猫咪般地低语。

  「先休息吧。」

  「可人家全身都是汗,不洗难受嘛。」

  「好吧。」拗不过她,梁潇只得由她,「小心别在浴室里昏倒了。」他微笑,替她准备好换洗衣物,递给她,「我在外面等你。」

  「嗯。」她点头,拉开卧室内的浴室门扉,踏进浴室。

  大概真的发了烧吧。她觉得全身好烫,将沐浴乳抹上湿润的娇躯时,细腻的肌肤甚至晕染开一层薄薄嫣红。

  她愣愣地望著镜中的自己。

  好一会儿,她的心一动,忽然转过头,望向雾面玻璃门。水气在门扉放肆地漫开白雾,让她甚至连门外那抹浅淡的人影都捉摸不著。

  可却清晰地感觉他的存在。

  「……风铃,你没事吧?没晕倒吧?」关切的嗓音自门外传来。

  她一颤,「我很好。」

  肌肤更红艳了,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哥哥,就在门外……

  「小心点。洗完出来喝鸡汤。」

  「哦,好。」她扬声应道。

  身体似乎有某些部位异常敏感了起来,她看也不敢看,急忙站在莲蓬头下任水流冲刷漫蕴开来的陌生情动。

  数分钟後,她终於慢慢拉开雾面玻璃门扉。

  「洗完啦?」他对她笑,一把揽住她,扶她上床。「怎么脸这么红?」他坐在床畔俯视她,忧戚地拧眉,「是不是很不舒服?」

  她呼吸一促,「不……不是。」

  他倒了一杯热开水过来,「喝一点,补充水分。」

  她依言饮了一口,却不意呛到。

  「小心一点。」他拍抚她的背脊,「怎么样?有没有舒服点?」

  「嗯。」

  他将体温计塞入她嘴里,「含著。」

  「嗯。」她乖乖照做,只是美丽的眼一直离不开他。

  他忽地叹息了,左手抚弄著她微烫的额,「听说你拿到参赛资格了。」

  她点头。

  「任性的丫头!真拿你没办法。」他摇头,唇角却浅浅扬起好看的微笑,「恭喜你了。」

  她愣愣地。

  他取出体温计,瞧了瞧,「三十七度八,还好不太严重。」关怀的眼神锁住她,「不过今晚不许再练习了,早点睡。」

  「哥——」她鼻尖一酸,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片刻後,佣人端来一盅热腾腾的人参鸡汤,他接过,亲自喂她。

  每一口香浓的汤液滚入喉,她的骨髓都不禁一阵战栗,然後,眼眸逐渐蒙胧。她眨眨眼,想看清他俊朗端正的脸庞,却怎么也看不清。

  「怎么哭了?」喂她喝完鸡汤後,他搁下汤碗,拿拇指替她拭去静静滑落的泪珠。

  「哥,我不是……」她哽著嗓音,「故意不听你的话——」

  「我知道。」他柔声道,伸手揽住她的颈项。

  「我以後一定会听你的话的,可是这次……你让我参加比赛好吗?」她低声求他。

  「我不让你去,你也不会听吧?」他半嘲弄。

  「哥——」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别再哭了。」他哄她,「不然爸妈待会儿回来,看你眼睛红红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才不会呢,他们都知道哥哥最疼我了,怎么会欺负我?」说著,她将螓首更加埋进梁潇的胸膛,明摆著撒娇。

  从梁风铃有记忆到现在,父母总是忙碌地飞来飞去,不是参加医疗团便是参加医学研讨会,连续待在家的时间从不曾超过一个礼拜。

  对她而言,最亲的人不是父母,而是总陪在她身旁的哥哥。

  在兄长温暖的胸膛赖了片刻後,她才满足地扬起头,眸光一转,发现了搁在玻璃茶几上的礼物。

  「那是什么?」

  「啊。那是送给你的。」

  「送给我的?」梁风铃眼睛一亮。

  「是啊。」梁潇起身将礼物拿过来,递给她,「看看喜不喜欢?」

  她接过,迫不及待地打开。「哇!好可爱的娃娃哦!咦?她手上还挂著铃铛手链!」不到两秒,她便发现了梁潇买下娃娃的原因。

  不愧是他妹妹。梁潇不禁微笑。

  「哥哥,谢谢!我好喜欢这个娃娃哦!」她欢呼,将洋娃娃拥入怀里,对准娃娃的脸亲了又亲。

  他笑望她孩子气的动作,「都十六岁了,还这样抱著娃娃,同学看到了会笑你吧?」

  「这不一样,是哥哥买的娃娃啊。而且她还有手链,看,」梁风铃举高自己的手腕,「跟我手上这串很像吧。」

  「叮叮咚咚的,吵死人了。」他故意抱怨。

  她却只是笑,腕上的手链随著她的动作摇曳一串清脆,牵动他整颗心。他听著,倏地有些呼吸困难。

  她笑著,翩然投入他怀里,双手勾住他的颈项,「谢谢啦。哥哥对我最好,最体贴,我最喜欢哥哥了。」她娇娇地宣布。

  「你啊,就是一张嘴甜。」总是哄得他的心狂跳不止。他暗暗吸气,温柔地望住妹妹,「睡吧。」

  「嗯。」她点头,凝望他数秒,「哥,你像小时候一样抱著我睡好吗?」

  「嗄?」他一愣。

  「上来陪我嘛。」她撒娇地摇动他的双手,笑容粲然,「上来当我的娃娃。」

  「你有这么多娃娃还不够啊?而且我刚刚还送了你一个。」

  「这些娃娃哪有哥哥舒服啊?我要抱哥哥!」

  「我什么时候成了抱枕了?」梁潇自嘲。话虽如此,他却没有拒绝妹妹的要求,坐上床,将她揽入怀里。

  她放松地倚著他的大腿,「好舒服哦。」

  「好啦,发烧的人别多说话,快睡吧。」

  「嗯。」梁风铃闭上眼,快乐地轻叹,「真的好舒服。我最喜欢哥哥了。」

  他默然,许久,哑著嗓音问:「真的最喜欢我吗?风铃,那亦凡呢?」

  「我也喜欢亦凡哥哥。」她微笑,「这阵子他几乎天天陪我练习,对我也很好。」

  「亦凡人不错,爸妈也都很喜欢他。我看你以後就嫁给他好了。」他似真似假地开著玩笑。

  嫁给亦凡哥哥?

  梁风铃一怔,她从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或者你已经有了别的男朋友了?」

  「哪有?哥哥明知道人家没有男朋友!」她嗔道。

  「那就亦凡怎样?人品好,聪明优秀,长得也很帅。他也打算考医学院,将来刚好能继承梁家的医院。」他微笑,笑容却淡淡落寞。

  「我们的医院让哥哥来继承就好了啊。哥哥,你也念医学院啊!成绩也很棒,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医生的。」

  「我嘛——」他涩涩地说,「我以後不想留在台湾。」

  「为什么?」梁风铃难抑惊慌,她蓦地直起身,紧紧拽住梁潇的手,「哥哥要去哪里?为什么不留在台湾?」

  他别过头,仿佛不敢看她。

  他逃避的神态令她更加恐慌,「如果哥哥要离开,那我也去!我要跟哥哥在一起!」尖锐的语气满是固执的决心。

  他没说话,好半晌,才沉沉开口,「你不能跟著我一辈子的,风铃,你总有一天会爱上一个男人,跟他结婚,共组家庭。」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说?

  亦凡说他有一天会结婚,他也说她有一天会爱上别的男人,为什么他们都认定她不能永远跟著哥哥?

  她不要爱上别人,不要跟别人结婚,她只要……只要她的哥哥——

  「哥哥,你这么说,是不是要跟许云嫣……一起离开?」她凝著泪眼。

  云嫣?「怎么可能?」他不以为然地撇唇。

  「不是吗?」她依然伤痛地看他,「你喜欢她,不是吗?你有一天会跟她结婚吧?」

  他没立刻回答,深深望她的眼眸像在沉思些什么,「如果我跟她结婚,你会怎样?」

  「我——」她容色一白,无法置信地瞪他。

  他怎能用这样的口气问她?他怎能如此镇定又如此淡漠?他难道……真的打算跟那个许云嫣在一起吗?他要娶她,抛下她一个人?

  修长的指尖倏地紧紧抓住被单,宛如要撕碎那柔软的布料一样用力。她瞪著绘染著粉嫩色彩的被单,狠狠地瞪著。

  「我……不许。」从苍白的唇办中吐逸的嗓音低低地、哑哑地,阴沉且冰冷。

  不像她平常说话的声音!

  梁潇一冻,愕然瞥向妹妹。

  她没有看他,一迳低垂著头。

  「你刚刚说什么?风钤。」他想再确认一次。

  「我不会答应的。」她重复,敛眸低语的神态甚至比之前更加深沉冰冷,「她配不上你。」

  他一震,「风铃?」

  她扬起头朝他浅浅一笑,「那个女人配不上你,哥哥。」

  她看著他笑,少女独有的清纯笑容,衬著大大的、闪闪发亮的眸,像极了——

  天使。

  一个令人心悸的天使。

  可为什么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听著魔女的自白呢?为什么……他竟有些害怕?

  他僵著身子,「风铃……」

  她重新躺下,这一次,双手环住他的腰,像抱著娃娃般抱他,「你是爱我的吧?哥哥。」娇颜仰起,粉嫩的唇轻轻开合,「全世界,你最喜欢我吧?」

  她娇娇地问,微微噘起的粉唇那么可爱,浅笑的神态如此动人,紧贴住他的曲线窈窕有致。

  他蓦地晕眩,不知不觉倾向她……

  怎么回事?

  梁风铃心跳一停,震惊地瞪视那两簇在梁潇瞳中跃动的火苗。

  他在做什么?他竟然……拿他的嘴印上了她——

  她身躯瘫软得无法感觉任何事,可唇瓣的触感偏又明晰透彻,直抵骨髓,令她战栗不已。

  好温暖、好甜蜜。

  这么柔软的感觉——就是哥哥的嘴唇吗?

  她低吟一声,双手直觉地勾住粱潇的颈项,两人同时倒落在床,他的唇烙上她莹腻的肩胛,而她娇柔的身躯像寻求温暖的小动物一样下意识地摩挲他。

  轻轻地咬,轻轻地抚触……

  这就是哥哥的味道,让人全身发软,头晕目眩的味道。

  「哥哥——」她意乱情迷地低唤,沙哑的嗓音立即夺回梁潇迷惘的心神。

  他猛地抬起头,瞪视她的眸满是不可置信。

  躺在他身下的是他妹妹,她体态娉婷,娇躯柔软,当他搂著她时,能强烈地感觉到她胸前发育成熟的乳峰。

  她的唇,柔得像最轻盈的羽毛;她的眼,迷蒙得像氤氲水烟的湖潭。

  她很美,很诱人,揉合了少女与女人的韵致,能轻易粉碎一个男人的理智。

  她是天生来迷惑男人的,天生来让无数男子为她心碎。

  她真的很美。

  可她……她是他妹妹啊!就算她是生来迷倒世间所有男子,也不该包括他!

  他怎能放纵自己失了魂?

  天!

  「对不起,风铃,对不起——」冷汗一滴滴从他前额泌出,沾湿了眉睫,落上她滚烫的颊。

  「哥哥?」她尚未回神,痴痴瞧著他。

  自责的波涛,在他心海汹涌翻腾。他倏地站起身。

  「我们分开吧,风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