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二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她喜欢哥哥,好喜欢,好喜欢哥哥哦!

  从小,哥哥便对她特别好,父母工作忙的时候,都是他陪她做功课,带她四处玩耍。

  妈妈告诉她,她出生的时候,哥哥每天傍著她的摇篮,看顾她。

  他说,这个妹妹好可爱。

  他说,他从没见过这样可爱的女孩。

  他说,他要一辈子保护她,宠爱她。

  她听了,小小的脸幸福地泛红,小小的心脏快乐地跳动。

  之後,翻开每一本童话书,如果故事中提到风度翩翩的王子,哥哥的面容总会浮现在她脑海。

  对她而言,哥哥就是白马王子,最初的、也是唯一的白马王子。

  「小姐,少爷回来了哦。」

  佣人敲她的房门,她搁下那串梁潇特地从维也纳拎回给她的水晶风铃,跳起身。

  「好!我马上来。」对著嵌入墙面的穿衣镜,她满意地审视镜中的自己。泡泡袖、蓬蓬裙——十六岁的她看来像个公主吧?

  翩然飘出房门,她问佣人,「哥哥在自己房间吗?」

  「是的。他还……」

  佣人还想说什么,可她却无心思听,兴匆匆穿过长廊。正当她准备推门而入时,一个有力的手臂止住她。

  「等等!风铃。」

  「亦凡哥哥?」她回眸,朝阻止她的少年一笑,「我有话跟哥哥说。」

  「至少敲个门吧。」温亦凡温声道,「梁潇现在跟女朋友在一起。」

  她一震,「什么?」

  「敲个门比较好。否则说不定会撞见不该看的画面。」温亦凡半开玩笑。

  可她却毫无玩笑的心情,愣愣地瞪著眼前的俊雅少年,「你说,哥哥跟……女朋友在一起?」

  「嗯哼。」

  芳容刷白,「可是……他什么时候交的?我完全没听说——」

  「前阵子才刚交的,是你们学校的学姊哦。」

  「哥哥交女朋友了——」她喃喃,不敢相信这个消息。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她最後一个才知道?

  她忽地愤怒,用力推开房门。房内两人听到声响,迅速从床畔跳起,四束目光同时朝她望来。

  她冷冷回迎。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风钤。」首先开口的是梁潇,他为两个女孩彼此介缙,「风铃,这位是许云嫣,是你们学校的学姊。」

  梁风铃没什么反应,凌锐的眸光射向许云嫣,掩不住敌意。

  後者察觉了,秀眉揽起,唇畔却仍勾著笑,「你果然很可爱,风铃,怪不得学校那些男生封你为校花。」她走向她,意欲表示亲热。

  梁风铃却陡地退开,来到梁潇面前,挽住他的臂膀。「哥哥,」她仰头望他,「亦凡哥哥说这位学姊是你的女朋友?」

  「嗯。」梁潇漫不经心地应道。

  她的心一扯,咬唇,「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交了女朋友?」

  「现在不是说了吗?」梁潇笑望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今天怎么想到打扮成这样?新买的衣服吗?」

  「……嗯。」

  「很可爱吧?梁潇。」许云嫣插嘴。

  「是很可爱。」梁潇微笑,那笑,很纵容,很宠溺。

  是针对她这个妹妹吗?或者是那个新交的女朋友?

  梁风铃发现自己无法冷静,胸膛漫开的复杂滋味像泡泡般,直滚上她的喉头,渗入唇腔,成了某种苦涩液体。

  打量许云嫣小可爱搭黑色迷你裙的性感打扮,再瞥一眼自己的公主装,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她还沉醉在童话王国,而哥哥却已经在现实世界交起女朋友了。

  念及此,怨恨的火苗怱地在心头翻扬,她甩开梁潇的手臂,像个任性孩子般狠狠瞪他一眼。

  梁潇挑眉,「怎么了?心情不好?」

  她怒视他。

  「是不是又被钢琴老师骂了?他是不是又气得直说孺子不可教也?」

  她皱眉,还没来得及反驳,许云嫣娇娇的嗓音便扬起,「咦?风铃也学钢琴啊?」

  风铃?谁允许她这么亲昵地喊她了?

  她瞪许云嫣一眼。

  「比你差远了。我们风钤只是学好玩而已。」

  「哎呀!人家也弹得不好啊,只是兴趣嘛。」

  「在地区赛拿第三名的人还说自己弹不好?」

  「比起那些大师是差太多了嘛。」

  「呵呵——」

  听著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打情骂俏,梁风铃只觉有股杀人的冲动。生平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被忽视得彻底。

  「你们慢慢聊吧。」她怒气冲冲地提起裙摆,「亦凡哥哥还在等我。」语毕,她旋过身,奔向等在门口的温亦凡,牵起他的手,拖他离去。

  目送她的倩影,梁潇墨黑瞳眸闪过一丝异彩。

  「梁潇,你妹妹……好像不太喜欢我。」攀著他的臂膀,许云嫣凝睇他的容颜蕴著抹担忧。

  校园里一直有个传言,说男同学们票选出的校花梁风铃有一个高大俊帅的哥哥,疼她疼到极点。

  想接近她的男生,一律得先过梁潇这一关,而据她听说,半年来无数个少年前仆後继,没人过得了。

  有些过分急躁的,甚至被他揍得鼻青脸肿。

  这么保护妹妹的一个哥哥,如果妹妹不喜欢他的女朋友,他会怎么做呢?许云嫣有些惶恐。

  「她大概只是不习惯吧。」梁潇说,「这是我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

  啊?这么说她是他第一个女朋友了?

  许云嫣想,双颊不禁染红,艳丽中带著少女独特的纯真,看来十分动人。她望著从高一起便偷偷暗恋的梁潇——当时高三的他是全校女生仰慕的对象,高大俊朗,成绩优秀,篮球又一把罩,而且还是医院院长的贵公子,未来的继承人。

  这样的男人竟会答应和她交往!她既惊讶又兴奋,每回跟他约会前都夜不成眠,拚命想著该怎样去讨好他。

  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得到他的心,即使他最亲爱的妹妹也不能阻挠。

  等著瞧吧,梁风铃。

  她敛下眸,掩去过於精明的眼神。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我讨厌那个女生!」梁风铃坐在温亦凡房里的沙发上,气愤地挥了挥手,「她讲话好假,嗲声嗲气的,听了就恶心!」

  「会吗?」温亦凡推了推黑色玳瑁镜架,耸耸肩。

  「她到底是谁?哥哥说她是学姊,可我以前根本没听说过她啊!」

  那当然,比起意气风发的校园公主梁风铃,许云嫣只不过是个平凡至极的女孩,公主平日又岂会多瞧她一眼?

  「她是高三的,钢琴弹得不错,也是我们学校花式溜冰社的社长。」温亦凡温言解释,「也算是个才女吧。」

  才女?梁风铃蹙眉,「我们学校有花式溜冰吗?」

  「去年才成立的社团。许云嫣从小学芭蕾,又学溜冰,韵律感跟技巧都不错,大家都看好她今年能在比赛里拿奖。」

  「亦凡哥哥,你……怎么会那么清楚?」

  「是我介绍她跟梁潇认识的。」温亦凡深吸口气,准备接受炮轰。

  果然,梁风铃拍案起身,「什么?」

  「因为她一直求我。」而他这个人最禁不起求。温亦凡苦笑,「云嫣从高中入学起就很仰慕梁潇了,一直想找机会认识他,刚好我又是她的同班同学,所以她来拜托我……」

  「你这个滥好人!」梁风铃指责他,「人家求你干嘛你就干嘛啊?」从以前就这样,他这种个性迟早会让人欺负至死!

  「这也不是坏事。云嫣这女孩还不错,我觉得梁潇应该会喜欢……」

  「他才不会喜欢呢!」她打断他,「这种做作的女生有什么好?」她冷哼。

  「可是他答应跟她交往了。」

  温文一句话堵去梁风铃所有言语,她咬唇,不服气地回凝温亦凡若有所思的眼眸,却是无法反驳。

  对啊,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再怎么反对梁潇跟那女孩交往,毕竟他本人是答应许云嫣的追求了。

  撇开她做作不提,那女生是长得漂亮,身材也纤细窈窕,又弹钢琴又会花式溜冰,也算多才多艺。

  在一般人眼中,她也算条件不错了。或许还有些人会认为,她跟粱潇可算是一对金童玉女。

  可梁风铃不认为。即使全世界都认可许云嫣,她也绝不赞同哥哥跟她交往!

  青春少艾的她并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这么讨厌哥哥的女朋友,她只知道除了自己,她看不惯任何女孩站在他身边。

  她哥哥这么帅,这么酷,又聪明又优秀,寻常女孩根本配不上他。

  「我要参加花式溜冰社!」她高傲地宣布,决定去会会那个胆敢主动接近哥哥的学姊。

  於是,隔天放学後,她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座冰宫。

  学校并没有专业溜冰场,花式溜冰的社团同学在学校都是借用体操校队的练习场地,藉以训练体能和基本技巧,等真正要上场时再到冰宫练习。

  每个礼拜二、四、六,在学校的经费补助下,花式溜冰社会租用冰宫两到三个小时进行密集训练。

  小时候,梁风铃在梁潇的陪同下也常到冰宫滑冰刀玩,可自从上国中後,就很少来了。

  如今,虽没忘了基本的滑冰技巧,身体的柔软度却已大不如前,要做出如选手般优美流畅的动作更是不可能。

  她瞪著正在场中练习後仰旋转的许云嫣,懊恼地发现她溜起冰来确实相当好看。

  她的身材穠纤合度,配合经过苦练後的精确动作,滑冰的姿势优雅得宛如一只悠游湖面的美丽天鹅。

  可恶!

  相较之下,连前进後退的韵律都掌握得不太好的自己宛若鸭子划水,笨拙不堪。

  「风铃,你真的打算参加溜冰社?」在某位同学的告知下,许云嫣滑到她身边,神情满是惊讶。

  「对!」她用力点头。

  「那太好了!」许云嫣笑,「有校花加入,我们社团以後一定更受欢迎。」

  「我才不是来表演给那些花痴男生看的。」她撇嘴,迎向许云嫣的星眸傲然璀亮,「我要参加校际比赛。」

  「参加比赛?」许云嫣挑眉,上下打量她,明眸一闪。

  她在嘲弄她吧?认为凭她一个外行人只是说大话吧?梁风铃咬牙,无视对方同情的目光,坚定地扬起下颔。

  她一定会争取到参加比赛的资格的,然後在地区赛取得优胜,压下许云嫣的风采。

  她要证明自己是不容小觑的,她梁风铃决定的事一定会实现!

  她要击碎许云嫣虚假的笑容,让她没法在哥哥面前摆出那副恶心的淑女模样。

  她一定会做到!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可滑冰并不如她想像中容易,缺乏舞蹈基础的她筋骨柔软度不够,连一些基本动作都做不好。

  她拚命练习,拉伤了肌肉,在体操地板、在冰上摔得满身淤痕,却还是溜不好。

  为什么?

  在第N次跌倒在冰上後,她愤慨地以拳头敲击冰面,发泄怒气。

  「我是笨蛋!」连这么简单的旋转动作都做不好,还争取什么比赛资格?

  「别太急了,风铃。」许云嫣以一个优雅的姿势滑到她面前,唇畔优雅含笑,「你基础没打好,这些动作对你来说的确比较吃力。」

  梁风铃咬唇不语。

  「要参加比赛明年还来得及,不一定非今年不可。」

  可只有今年,她才能在高中校际比赛中与她对决啊!梁风铃双手撑地,不顾膝盖淤伤,强迫自己站起。

  「我一定要参加今年的比赛。」她坚定地说。

  许云嫣挑眉,「只剩两个月了哦。」

  「够了。」

  「你连芭蕾都没学过。」

  「现在在学了。」

  临时抱佛脚,来不及吧?

  讥诮的冷芒掠过许云嫣的眸,她微微一笑,「那加油吧,学妹,等你练好了基本技巧,我可以教你怎么跳跃、怎么旋转、怎么後仰。」

  「……谢谢学姊。」

  梁风铃道谢,可许云嫣听得那四个字都是从齿缝中迸出的。她加深微笑,身子一旋滑离原地,然後用力提气一个纵跃——漂亮的艾克索旋转。

  她是在炫耀。

  梁风铃当然看得出来,只是无可奈何。现在的她连定点旋转都做不好,想跟许云嫣竞争确实是痴人说梦。

  空中的艾克索旋转後,许云嫣继续做一个後仰旋转,白色荷叶边裙摆迷人地翻飞。

  从眼角余光,她捕捉到梁潇英挺的身影,於是放柔了脸上的神情,让星眸氤氲梦幻。

  然後,她滑到梁潇身边,纤长的玉手伸向他。他接住,她则顺势偎入他怀里。

  「你来接我吗?」她媚著嗓音。今晚与他有个电影约会。

  「嗯。」

  「等等,我换好衣服就来。」

  许云嫣离去後,梁潇将双臂闲闲搁上围栏,状似漫不经心地欣赏著场内。

  学弟学妹一见他在场外观看,一个个都紧张起来,双眼不停往他身上瞄,脸孔微微泛红。

  唯有一个人在角落练习的梁风铃,目光不曾与他相接。

  她没看到他吗?

  梁潇眯起眸,看著远处纤细的身子一下前进、一下後退,接著忽然加快了步伐,画一个大弧度。

  她要做立定旋转。

  可不对,重心没抓稳——危险!

  脑海刚掠过这个念头,梁风钤立刻倒落在地,臀部吃痛的她一阵龇牙咧嘴。

  他急忙赶过去,「没事吧?风铃,你还好吧?」

  「我没事。」一反常态地,梁风铃拒绝他这个哥哥的关心,推开他的手臂。

  他一愕。

  她靠自己的力量站起身,「你不是跟社长有约会吗?怎么还不走?」清脆的嗓音有些尖锐。

  他凝望她,多年来与妹妹相依相偎,她的心思他又怎会不懂?

  「你不喜欢云嫣?」

  她闻言一颤,敛眸。

  「你不喜欢她吧?」他再问。

  她蓦地扬起眼睫,「对!我不喜欢她!」她喊,明眸似火在烧,「我不明白你怎会看上她!」

  他微微一笑,那微笑,好淡,好冷。「我交女朋友还得先问过你的意见吗?」

  她的心一悸,第一次看哥哥这样笑,这样的笑容复杂得她无法懂,她忽地不敢看他。

  「摔得疼吗?」温煦的嗓音在头顶上方扬起。

  「……不。」她倔强地摇头。

  「为什么非参加溜冰社不可?以前从没听说你对花式溜冰有兴趣。」

  「谁说我没兴趣?」

  「就算你有兴趣好了,现在练也太晚了。瞧你这阵子摔得全身淤伤。」他不赞成地说,「云嫣告诉我你打算争取参加地区赛,真的吗?」

  「真的。」

  「风铃!」微微拉高的嗓音蕴著责备,「你怎么这么固执?」

  她又是一阵心悸,「我……我知道我很固执,我也知道我可能是自找麻烦,可我……我一定要做到。我不会输给她的,绝对不会——」

  「你是为了跟她一别苗头才想参加比赛?」语气冰冷。

  她一颤,不觉扬起眸,「是……是又怎样?」

  他不语,直直瞪视她良久,深邃的眸是两口古井,教人无法窥透。

  「听我的话,风铃。」好半晌,他才静静开口,「你一向最听我的话,对吗?」

  「我——」是的,她一向最听哥哥的话,从小到大,任性自我的她谁也管不住,只有梁潇能让她收敛骄纵脾气。

  「听我的话,退出社团。别再任性了。」

  他认为她任性?他以为她这么辛辛苦苦练习,不惜摔伤碰伤,在女孩子最重视的肌肤上留下青青紫紫的淤痕,只是在耍小姐脾气?

  他竟然这么想?他一点……也不懂她!

  想著,梁风铃止不住一阵悲从中来,她扬起脸,愤然怒视从小最崇拜的哥哥。第一次,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他,灼亮的、炽热的、反抗的眼神。

  「我绝不退社。」她一字一字强调。

  梁潇冷凝眉宇,「你不听我的话?」

  她别过头。

  「很好。」他阴沉地说,「那随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不管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哥哥不理我了。」

  月光透过玻璃窗扉态意洒落,摇曳一地金粉。

  月光圈住梁风铃苍白的容颜,滚落苍白的唇瓣。

  在这个半月夜,她穿著一袭韵律服,在地板上拚了命地舞著芭蕾,模拟冰上跳跃,旋转的动作。

  她摔得一身伤,手臂、大腿、膝关节、小腿,都是一块一块青紫淤痕。

  佣人们焦急地为她涂抹药膏,焦急地劝她别再重复这样的动作,她却只是置若罔闻。

  「哥哥不理我了。」当他被某个佣人拖进练习室看情况,她一见他便如此说道。那声调,听来如此哀伤。

  温亦凡叹口气,「怎么了?你跟梁潇最近在冷战?」早察觉两人的不对劲了,连在餐桌上也绝口不交谈,哪里像以前那对感情亲密的兄妹?

  「对。」她点头。

  「为什么?」

  「因为我不肯退出溜冰社。」梁风铃苦笑。

  「为什么坚持参加溜冰社?」他在她身畔坐下,接过佣人递来的药膏,亲自替她抹上那不忍卒睹的膝关节。

  这小妮子!是不是连护膝也没戴?怎么会摔成这样的?

  「我想参加地区比赛,亦凡哥哥。」她抓住他的臂膀,强忍推拿时的疼痛,「我想赢过许云嫣。」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她!」她撇过头。

  因为对方抢走了她最爱的哥哥吧?

  温亦凡想,嘴角勾起无奈弧度。跟这两兄妹相处这么多年了,他当然明白梁风铃的恋兄情结。

  「风铃。」他伸手,捧住她冰凉的颊,「梁潇迟早有一天会结婚的。」

  「……我知道。」她咬唇。

  「你不能霸著哥哥一辈子。」

  「我知道!」她扬声喊,恨恨瞪他。

  他只是微笑,任由她将满腔愤懑发泄在他身上。「起来。」他拉起她,「回房睡觉吧。」

  「不要。」她甩开他的手,「我要继续练习。」

  「风铃——」

  「你别管我!」她拒绝他插手。

  於是他只能站在一旁,看著她一次次地练习、一次次地跌倒,一面蹙眉忍疼,一面还是继续。

  她很挫败。他可以感觉到她的挫折感,可她太过倔强,不肯承认这样的挫折。

  她太自信,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克服这样的难关;她也太傻,丝毫不顾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一次失败的跳跃旋转後,她屈膝跪倒在地,纤细的肩膀不停发颤,前额的汗水一滴滴坠落。

  半湿的发绺掩去她的眸,可他知道,她在哭。

  他的心一扯,走近她,从她身後将痛哭的她揽入怀里。「傻瓜,明明知道太勉强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不服气,亦凡哥哥,为……什么我不行?」她哽著嗓音,「为什么……做不到?」

  「人家从小就开始学,你现在才开始,当然吃力了。」

  「可是我讨厌她,讨厌她!」她握紧拳头,一记又一记敲击地板,「讨厌、讨厌、讨厌——」

  「风铃,别这样。」他扳起她的手,不让她弄疼自己。

  「哥哥讨厌我了。他……不理我了——」她忽地转过身,哭倒在他怀里。

  「没关系,我会保护你,我会一辈子照顾你的。」他冲口而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许下这样的承诺,只知道他的心好痛。

  为这倔强的、漂亮的女孩心痛。

  「别哭了,风铃,别哭了。好吗?」他迭声安慰她。

  「亦凡哥哥,你……对我真好——」她依然哭著。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他哑声说,更加将她拥入怀里,「好啦,别哭了,好吗?」

  「嗯。」她点点头,扬起梨花带雨的容颜,颤颤对他一笑。

  他也笑了,温柔和煦的笑。

  室内的气氛温馨、静谧,两人都没留意到此刻落地窗扉外,正站著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他默默看著相拥的两人,神态深沉。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