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一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什么?风铃被绑架了?」

  梁潇愕然,没料到一回到家听到的竟是这样的消息。

  他最疼爱的妹妹……被绑架了!

  「怎么回事?」随手将书包交给迎上来的佣人後,他直直瞪视穿著黑色西装的管家。「风铃不是参加夏令营吗?」

  「是,小姐本来应该今天下午就到家的,可前去接她的司机在附近绕了一个多小时,却都没找到人。」管家匆匆解释,「後来,我们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谁打来的?」梁潇颤声问,「是……歹徒吗?」

  「是一个男人。」管家说,「他说小姐现在在他手上,要我们不准报警,还说今天晚上会再打电话来。」

  提出赎金要求吗?

  梁潇想,全身肌肉绷紧。

  十四岁的他身材虽尚未完全发育,英挺的五官却已十分具有男子气概,纤细的骨架搭上俊朗的脸,在校园里风靡无数青春少女。

  可现在那张漂亮的脸,却隐隐泛著冷汗。

  「联络我爸妈了吗?」他咬紧牙,强迫自己镇静。

  「我们已经试著联络过了,可老爷跟夫人的医疗团现在在中非,那边通讯设备落後,很难联络得上。」

  就算联络上,等父母赶回来起码也要两、三天後了。

  这段期间,歹徒说不定已不耐等候,决定将风钤撕票……

  念及此,少年容色发白,可薄锐的唇却倔强地抿紧。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伸手松了松系在浅蓝色制服衬衫上的领带,迅速下指示,「打电话给方律师和谢会计师,要他们马上到家里来,准备好录音机,歹徒打电话来时要确实录下他的声音。」

  「要报警吗?」管家问。

  「先不要。我要先听听歹徒的要求。」

  「是。」

  「还有,要大家把嘴巴闭紧,风铃被绑架的消息绝不能传出去!」他注视管家,深邃的眸凌锐如鹰隼,「谁敢多嘴,我让他永远找不到下一份工作!」

  「是。」管家领命退下。

  他刚离去,另一个人便如一阵旋风般卷过来。「梁潇,我都听说了,是真的吗?」

  问话的是一个少年,年纪与梁潇差不多,戴著付眼镜的他看来俊秀文雅,一向温煦平静的眸此刻尽显焦急。

  他是温亦凡,是梁父好友之子,父母死後便被梁家收养,和梁家兄妹感情特好。

  「没错,亦凡。」见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梁潇不安的心情稍稍笃定了些,「看来风铃是被绑架了。」

  「怎么会这样?」温亦凡脸色一变,「风铃才十岁啊!他们怎能绑架她?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是的,她一定很害怕。

  总是被众人捧在手心呵护的她,面对凶狠的歹徒,肯定不知如何是好吧?她一定、一定非常害怕……

  「我会救出她的。」梁潇握紧双拳,坚定的誓言一字一句自齿缝逼出,「绝不让人伤她一根寒毛。」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往前走六步,右转,往前走十步。

  纸条上,她的笔迹稚气歪斜。

  「什么啊?」他眯眸,端俊的唇角拉开半嘲半无奈的弧度。

  「哥哥,你别管,照做就是了。」她蹦蹦跳跳,长长的辫子在肩後晃啊晃,朝他仰起清俏的容颜。

  哥哥常说她长得很美,说她长大以後一定能让无数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

  可她才不要迷倒那些臭男人呢!她只要哥哥。

  「好吧。」拗不过她的兴致勃勃,他点头,迈开修长的双腿往前走。

  一、二、三、四……

  「嘿,谋杀哥哥也不是这样办吧?」他停下,莫可奈何地瞪著眼前堵住去路的一面墙,「要我表演穿墙功吗?」

  「是你走太大步了啦。」她噘起小嘴,「人家要走六步才到门口,你怎么一下子就撞到墙了?不行,不行,重走一遍。」

  「好好,重走,重走。」总是对别的女孩摆一张酷脸的哥哥面对她的任性只有苦笑,依照吩咐重新再来,这次,放碎步履。六步後,差不多来到门廊,他右转,小心翼翼再走了十步。「然後呢?」

  「然後?」她双手擦腰,凶悍地瞪他,「然後就继续找下一个提示啊!哥哥真笨,到底会不会玩藏宝游戏啊?」

  哥哥怪异地歪唇,似乎觉得陪她玩这种蠢游戏很可笑,却十分认命地流转清锐眸光,寻找任何可能的提示。

  不到数秒,他便找到那张贴在墙上油画边的纸条。他伸手取下纸条,这对身高达一六○的他而言不费吹灰之力。「你怎么贴上去的?」

  「是亦凡哥哥帮我的啦。」她笑著解释,「为了设计这个游戏,我们忙了一早上呢。」

  「这小子!竟然牺牲温书假的时间陪一个小女孩布局这种无聊游戏?」哥哥喃喃嘲弄。

  她吐吐舌,「亦凡哥哥对我好嘛。」

  「他人呢?」

  「他说跟同学约好了一起复习。」

  「又去当人家免费家教了吧?」

  亦凡哥哥在学校是数一数二的才子,偏偏又性格温和,在同学们苦苦哀求下,不知客串多少读书会首席「顾问」。

  可哥哥却总说他是个滥好人。

  「好人不长命。」他冷嗤一声,照著纸条的指示继续前进、後退、左转、右转。

  一张又一张的纸条被发现了,每一张可都费了她不少心思藏匿呢。有些放在橱柜中的夹缝,有的在衣柜里某件大衣的口袋,甚至是电脑萤幕上一行闪烁的字。

  终於,在折腾了哥哥将近半个小时後,他们来到了梁家气派的庭园。

  「不要告诉我下一张纸条藏在花丛里。」望著成排丛生,气势可比植物园的花圃,哥哥蹙起眉头。

  「嘻嘻,哥,我会那么没创意吗?」她得意地比了个V手势,「给你一个提示,  UP,UP。」

  「UP?」他抬起脸,怔愕地发现前方一棵大树,茂密的枝叶间似乎是藏著什么。「喂喂?要我爬树?」

  「快!只差一步就找到宝藏了啦。」她牵住他的手,不由分说地将他往树下拉。

  他叹气,乖乖爬上树,寻找一阵,果然在枝桠间一个临时搭起的鸟窝里发现一颗彩色蛋。

  他瞪著蛋好一会儿,跟著跃下树来,将一颗很像复活节彩蛋,画技却十分拙劣的蛋摊在掌心,「这是什么?」

  「你不喜欢吗?」他愕然的表情让她有些受伤。

  看出她不高兴,他连忙一整脸孔,「这是送给我的?」

  「嗯!」

  「是你画的?」

  「对啊。可不可爱?」她撒娇地问。

  「嗯——」他仔细打量,「看起来有点像不倒翁。」

  有差这么多吗?

  「是俄罗斯娃娃。」她又嘟起嘴,「人家是照著俄罗斯娃娃的样子画的。」

  「啊?这么说里面还会有另一颗蛋罗?」他左看右看,像在确认蛋里是否又藏了另一颗蛋。

  「没有啦。」她有些尴尬,感觉脸颊有些烫,「本来想放的啦,可我太笨,不知道怎么放——」

  她害羞的模样逗乐了哥哥,一面笑,一面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没关系啦,风铃,不放也很漂亮啊。」他举高她花费许多心血才画好的彩蛋,让它沐浴於夕照霞影中,「很好看呢。」

  她的心一跳,「这么说,哥哥喜欢罗?」

  「嗯,我喜欢。」

  「太好了!」她高兴地拍手,「哥哥喜欢就好了。」

  「为什么突然想送这个给我?」

  「因为哥哥前几天送给我的风铃,我好喜欢,所以也想回送你一份礼物啊。」提起那串陶瓷风铃她更开心,那是哥哥送她的圣诞礼物,收到当日她便迫不及待地将它挂上卧室窗檐,听著它迎风叮咚作响。

  「你这么喜欢风铃?」

  「对啊,因为人家是『风铃』嘛。」

  「好,那我以後每年都送你一串。」他蹲下身,微笑伸指轻点她的鼻尖。

  「真的?」她伸出小手,亲密地包住哥哥的大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哦。」

  「没问题。」

  「谢谢!哥哥最疼我了。」她乐得蹦蹦跳跳。

  他笑。

  「哥哥答应我,你一定要疼我一辈子哦,一辈子保护我。」

  「那是当然罗,我的傻妹妹——」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哥哥说会疼她一辈子,他会保护她。

  所以,他一定会来救她的!

  所以,她不该这么害怕。

  「我不怕,我不怕,因为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梁风铃喃喃自语,一面绞扭著被粗绳牢牢绑在梁柱上的双手。

  已经试了好久了,几个小时来她不停地扭动双手,试图从绳索中脱出,可细腻的手腕磨得泛红青紫,却仍徒劳无功。

  只能等哥哥来救吗?

  「哥哥,怎么办?」鼻尖一酸,眼眸漾开泪雾。

  双眸被蒙住的她什么也看不到,眼前一片黑暗。她所知道的,只是自己被几个高壮邪恶的坏人绑架,而他们向梁家提出天价的赎金。

  不给,就撕票。

  即使她只有十岁,即使她一向被家人保护得那么好,她仍然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

  「我不要死,哥哥,我不要——」

  「小妹妹,向哥哥求救吗?」其中一名歹徒听见她哽咽的低喃,狂笑出声,「好奇怪的孩子!不向爸爸求救,也不喊妈妈,却一直叫哥哥。」

  「她哥哥……就是接电话的那个孩子吧?」另一个男人问。

  「明明还是毛头小子,硬装出那种老成的模样!哼。」

  「你很信任哥哥吗?小妹妹。」

  带笑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扬起。她知道他们在逗她取乐。

  「当……当然。」

  「你哥哥说要亲自带赎金来救你,你相信吗?」

  「相信。」

  「他一个孩子能拿到多少钱?难不成你爸妈把保险箱的钥匙交给他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还能确定他会来救你?」

  「哥哥一定会来的!」她嗓音微颤,语气却坚定,「他一定会。」

  「他最好来。否则我可不保证你这小丫头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冰冷的威胁进落,梁风铃的身子随之一颤。

  哥哥一定会来救她的,她相信。可是坏人那么多,他一个人应付得了吗?万一他们拿了钱又不肯放她,那怎么办?

  怎么办?

  正六神无主间,某个男人忽地拿刀割断了缚住她双手的绳索,然後一把揪住她的衣领。

  她尖叫一声,「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别紧张,小妹妹,我们只是要带你上楼而已。」

  「上楼?为什么?」

  「因为你哥哥来了。」阴沉的嗓音回应。

  哥哥来了?

  她惶然,还来不及领悟目前的情势便被几个男人拖上楼,绑在某根冰凉的柱子上。

  她可以感觉到拂面的凉风。

  夜风与恐惧,让她全身寒毛一根一根挺竖,她屏住呼吸,拚命克制意欲尖叫的冲动。

  不,她不能叫!她是梁家的孩子,是哥哥引以为傲的妹妹,她绝不能在这些坏人面前示弱。

  她紧紧咬住牙。

  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她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跫音,跟著是一声清朗的呼喊。

  「风铃,你没事吧?」

  是哥哥!她心跳加速。他真的来了!

  「我没事,哥哥。我……很好。」

  「他们有没有对你怎样?有没有打你?」

  「没有,没有。」

  「那就好。」梁潇明显松了一口气,焦虑的眼神在梭巡过妹妹全身上下後,化为两道利矢射向周遭几个蒙面男子。

  「别这么瞪我们,小子。」一个像是首领的男人上前一步,躲在黑色面罩後的双眸锐光闪闪,「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

  「一亿现金?」男人怀疑地挑眉。

  一个国中男孩竟有动用一亿现金的能力?

  「……两千万。」

  「什么?」男人闻言大怒,猛地一步跨上前,手枪直逼梁潇的太阳穴,「你敢耍我们?」

  他掀眉瞪眼,凶神恶煞般的气势足以吓退一般少年。

  可梁潇只是定立原地,「剩下的八千万等你们放了我妹妹才给。」

  「妈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枪口更加抵紧,「会信你这些鬼话?放了你妹你们还会给钱?笑话!」

  「当然会给。」粱潇冷静地说,「因为我会留下来。」

  「什么?」在场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我代替我妹留下来当人质。」梁潇继续道,「这样你们就不怕收不到钱了。」

  「小子,你是认真的?」

  「当然。我爸妈很快就回台湾了,他们会调现金给你。」

  「老大,别相信他的话!这只是缓兵之计。」一个男人首先插嘴。

  「对啊,他们肯定报警了。」

  「别理这小子!梁家敢这样耍我们,让他们好看!」

  「对!好好教训他们!」

  几个男人愤怒地咆哮著,团团围住了梁潇。

  梁风铃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忍不住锐喊出声,「别伤害我哥哥!」一面喊,一面挣扎。

  「别乱动,小妹妹。」冰凉的金属抵住她的前额,她一颤。

  「不要拿枪指著我妹!」梁潇怒喊,「她会怕!」

  「我们就是要让她怕。」邪佞的嗓音来自被称作老大的那个人。

  梁潇狠狠瞪他,「我们没报警。我不会拿我妹的命开玩笑!」说著,他卸下帆布背包,「里面是两千万现金,我们家的律师跟会计师暂时只能调集这么多现金,剩下的,得等我爸妈回来才有办法动用。」

  「点钞!」老大命令属下。

  「是!」两个男人上前抢过背包,贪婪地数了起来。几分钟後,他们抬头报告,「没错,老大,是两千万现钞,不连号。」

  「很好。」老大满意地点头,精锐的眼眸扫了一眼梁潇,忽然邪笑出声,「小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实在太单纯了?如果你妹值一亿的话,你这个梁家的独子起码值两亿。现在你们俩都在我手上,你以为我会放任何一个走吗?」

  梁潇抬头直视他,「你会放的。」

  「哦?」

  「因为如果你不放,代表你们一点信用也没有。那到时候即使我爸妈给你们钱,你们还是会撕票。既然会撕票,乾脆报警比较好。你说对不对?」

  老大没回答,只是瞪著面前神情倨傲的少年,良久,才冷冷一笑。「算你说得有理。」

  「那就放了我妹。」

  「放她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来个小小娱乐。」

  梁潇心跳一停,「什么意思?」

  「你说呢?」他阴邪地笑。

  「你们……不许你们伤害她!」

  「怎么?你怕我们强暴她吗?」老大斜睨他,「放心吧,一个十岁小丫头,我们没那么好的胃口。」

  「那你们想怎样?」

  「玩玩而已。」说著,老大转头命令某个男人,「去拿一桶水来。」

  拿水?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梁潇蹙眉,瞥了一眼被绑在天线杆上的妹妹,忽地灵光一现。

  他们……想通电!他们想电她!

  「不要!不许你们这么做!」他锐喊,虽然身躯被枪口箝制动弹不得,可烧著烈火的眸却足以灼伤任何一个人。「你们如果敢动我妹一根寒毛,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

  「是吗?」沙哑的嗓音满是逗弄之意,「你想怎么做?」

  「我会……我会追你们到天涯海角!只要……只要我有一口气,绝不会放过你们!」少年坚决地立誓。

  「好啊。」坏人却不将他的誓言放在眼底,「你做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好了。」左手一扬,「泼水!」

  「不要——」痛彻心肺的嘶吼划破黑夜,跟著,一个挺秀的身影不顾枪口威胁,奋命冲向他永远不许任何人伤害的女孩。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漆黑的房里。

  男人望著萤幕上传来的影像,长叹一声,「看来那孩子果然没有超能力。」

  「是啊。」女人哑声回应,「否则都逼到这地步了,怎么还不使出来?」

  「该叫他们收手了。」

  「嗯。」

  「怎么办?」男人望向女人,神情微微迷惘。

  「我们错了。」女人苦笑,「从今後,只能将那孩子当成亲生的来养了。」

  「嗯。」男人点头,「这样应该可以弥补我们犯下的过错吧。」

  「希望如此。」女人望向萤幕,看著两个孩子抱在一起,彼此哭喊著对方的名。她看著,忽然有些鼻酸,「他们……会是全世界感情最好的兄妹吧。」

  「可惜永远只能是兄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