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维纳斯的秘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目录  下一页

维纳斯的秘密 第九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潇,你怎么了?为什么最近都躲著我?」葱玉般的臂膀攀住梁潇,仰望他的明眸氲著淡淡哀怨。

  「对不起,云嫣,最近比较忙。」梁潇说,不著痕迹地格开她的手臂。

  秀眉一凝,菱唇却勾起浅笑,「什么事忙得跟人家约会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我最近工作比较不忙了,又不来陪陪人家,人家好无聊哦。」许云嫣娇嗔。

  梁潇望她一眼,似笑非笑,「你会无聊?等著邀你出去的人可以从台北排到多伦多吧?随便点名一个陪你不就得了?」

  「啊。你怎么这样说话啊?」许云嫣噘起嘴,「我才不想跟别人出去呢,我只想要你陪我。」这样的暗示,够明显了吧?她希冀地凝睇梁潇。

  可後者却仍是一贯的淡漠,看不出特别的反应。

  他到底拿她当什么?她有些气恼地咬唇。

  瞧他,现在又低头看报告了,根本无视於她的存在嘛。

  「潇?」她试探性地唤他。

  「嗯?」他漫应。

  「爸爸说,我也老大不小了,差不多该结婚了。」

  「是吗?」

  「再不结婚,可就真的老了。」

  「哦?」

  「说起来你也应该结婚了,都三十好几了呢。」

  闻言,他终於抬起头,两束凌锐目光圈住她,「我好像听到某种暗示?」

  她的心一跳。

  「你的意思是建议我们俩都应该及早步入结婚礼堂?」

  「你……不认为吗?」她自眼睫下偷瞧他。

  「嗯。」他伸手摸了摸下巴,状似沉吟,「这倒也是。」

  许云嫣心跳更快了,双颊淡染绋红。他的意思是……他真的听懂了她的暗示了吗?

  「潇。」她将双手搁上办公桌,俯身倾向他,妩媚的瞳温柔凝睇他,「你说……」满腔言语还来不及出口,便被一个沙哑的嗓音打断。

  「哥。」嗓音的主人是梁风铃,她穿著一袭浅色睡衣倚在门扉,纤弱的模样看来摇摇欲坠。  「

  粱潇立即起身奔向她,「你怎么下床了?风铃,你应该留在病房里好好休息啊。」

  「我好多了。」她扬起头,绽开一朵好可爱又好柔弱的微笑。

  许云嫣愕然瞪她。

  这不像她所认识的梁风铃,她一向朝气蓬勃、自信昂扬的,几曾如此楚楚可怜?

  现今,她的容色苍白,娇躯纤弱,大大的眸子像迷蒙著一层雾,无辜得宛如迷路的天使。

  她病了吗?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风铃,你……身体不舒服吗?」

  「我很好。多谢关心。」粱风铃轻声回答,望向她的容颜蕴著浅笑,可凝定她的眸却辉芒一闪。

  许云嫣眨了眨眼。是她看错了吗?或者那对看来纯洁澄澈的眸子真的隐隐亮著火苗?

  她正想细看,梁风铃已转过头。

  「哥,听说你待会儿要帮病人开刀。」她攀著梁潇的臂膀。

  「嗯。」

  「那个病人好像有点害怕,现在正在病房里大闹呢。」

  「真的?」梁潇蹙眉。

  「你要不要去看看?院长大人兼主治医生说的话,他应该会听。」

  梁潇没动,湛深的眸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许云嫣,忽地掠过了然。

  「风铃。」他沉声唤,声调蕴著警告意味。

  「什么?」她扬眸,微笑嫣然柔媚。

  他一震。

  「哥,你快去看看吧。」温柔的催促带著某种魔力。

  梁潇甩甩头,大踏步离去。

  待他穿著白袍的背影淡去後,梁风铃才转向怔然而立的许云嫣,苍白的唇诡谲一扬。

  「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哥哥。」她细声细气地说,「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哥哥现在……是我的。」

  「嗄?」

  「虽然你们订婚了,可是哥哥现在是我的。」梁风铃静静说道。

  许云嫣呼吸一凝。

  她说什么?她跟梁潇订婚?她是不是搞错了?

  但真正令她无法呼吸的并不是梁风铃的误会,而是她眼底熊熊燃烧的火焰。明亮的、炽烈的、坚决的火焰,那令她纤弱的身躯看来不再娇弱可怜,反而蕴著一股奇特力量。

  极度的艳丽,极度的魅力,像巨大的海啸,霸道地朝她袭来。

  她觉得自己要被淹没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我没法说服她。」温亦凡说,他刻意在院长室等梁潇归来。「昨天跟今天,我连续打了几通电话,她就是不肯答应。」

  「是吗?」梁潇淡淡地说,刚动完手术的他十分疲惫,听到这个消息,他并不惊讶,只是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我相信你明白为什么她不肯答应。」温亦凡望他,意味深长,「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还是要你出马才行。」

  「大概吧。」他重重倒落沙发。

  「梁潇……」

  「别。」梁潇比个手势,阻止温亦凡继续说下去,再度伸手按揉疲倦的眼窝後,他抬头望向好友。「风铃说要把医院的股权全数让给我。」

  「什么?」温亦凡一惊。

  「只要我不干涉她。」

  「这是……什么意思?」温亦凡怒视他,「难道你为了医院的股份,真打算不顾她的死活?」

  梁潇不语。

  「梁潇!」温亦凡一个箭步来到他面前,狠狠揪住他的衣领,「告诉我你不会答应这种荒谬的交换条件!」

  他冷冷撇嘴。

  「梁潇!」

  「我是不会答应。」梁潇用力扯落纠结在面前的双手,「可你知道吗?她说这句话时,看著我的神态一副笃定我一定会答应的样子!她认为我抗拒不了她,她以为现在的我根本无法违背她的意愿!」他忿忿低咆,「现在的我,在她眼中只是一具听话的木偶而已!」

  温亦凡一愣,「木偶?」

  「有时候我真想乾脆由她去好了!随她要死要活,我都不管了!」梁潇阴沉著脸,握拳重击身旁墙面,「老天!我真的恨她!」

  「恨?」温亦凡惊愕不已。

  「你以为一个男人被女人当成木偶来操纵,心里会不恨吗?」他受她父母操控还不够?连她也要参上一脚?「你告诉我,亦凡,告诉我究竟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我——」温亦凡不知所措。事情已超出了他能理解与控制的范围,对这两兄妹彼此的纠葛,他实在是无法插手啊。「梁潇,你冷静一点。我相信风铃不是想操纵你,她只是太绝望了,只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他不禁叹气,「你知道她爱你,对吧?」

  「可她能拿自己的爱这样逼迫我吗?」梁潇瞪他,瞳眸泛著血丝。

  「难道你不爱她吗?」

  「我——」梁潇一窒,脸色怱青怱白,神情惨澹。

  「我看得出来你也是爱她的。」温亦凡微笑。

  「不,我恨她!我恨她!」梁潇忽地从沙发上跳起身,竭尽全力地嘶吼,「我恨这个女人!」他激动地喊,暴烈的语气与其说在说服好友,不如说是说服自己。

  温亦凡再度叹息。

  为什么会恨她呢?他明明从小就最疼爱风铃的,不是吗?为什么这两人不能好好谈情说爱,偏要将彼此折磨到这地步呢?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啊……

  「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蓦地响起,震动室内两个男人。他们互望一眼,同时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

  比较靠近办公桌的温亦凡接起电话,「院长室,我是温亦凡。」

  「温医生,院长在吗?」是一个护士,尖锐的嗓音听来焦虑不安。

  「在。有什么事吗?」

  「梁医生……不见了!」

  「什么?」温亦凡一惊,「你是说风铃吗?」

  「是的。」

  温亦凡连忙挂下电话,正要对梁潇解释,後者却已先开口。

  「她说风铃不见了,对吧?」他问,下颔肌肉抽搐。

  「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她不会乖乖听我的话!」梁潇恨吼,握拳又捶了墙面一记。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她的私自出院一定会惹来他勃然大怒。

  但她有预感,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她不想浪费最後的时刻在医院里。

  她想跟他在一起。

  躺在床上,承受他男性的身躯,依偎在他怀里,呼吸属於他的气息。她希望,他能抱著她一起细数星辰。

  只是梦想吗?

  她涩涩苦笑,右手无意识地剥著玫瑰花瓣。一瓣、两瓣,清艳的花朵落在床上,点缀一室浪漫。

  她慢慢剥著,一个不留神,手指扎到横生的凸刺,狠狠一痛。

  她停下动作,茫然望著泛出红血珠的手指,好半晌,送入唇里,轻轻吸吮。温热的血有股淡淡腥味。

  吮尽血痕後,她继续剥落花办,直到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跫音。

  哥哥回来了。

  她站起身,薄唇扬起笑弧,眉宇却淡淡浮掠过惊慌。

  「风铃!风铃!你在哪里?你出来!」他嘶声吼叫,语气极度愠怒。

  「我在这里。」她深吸一口气,扬声喊。

  不一会儿,挺拔的身躯冲入房里,霸气地落定她面前,「你搞什么?我不是要你乖乖留在医院吗?为什么偷偷溜回来了?」

  她的心一跳,一瞬间几乎想逃避他迫人的眼神。「我……不想留在那里。」

  「为什么?」

  「我不喜欢医院。」她扬起脸。

  蓦然直视她粉妆玉琢的娇容,他似乎有些惊艳,数秒後才重新板起一张冷漠俊颜。

  「你开什么玩笑?你是医生,说什么不喜欢医院?」

  「我就是不喜欢。」她执拗地说,「我不想待在那里,」

  「你在玩弄自己的生命!」他怒吼。

  她撇过头。

  他拧眉,锐利的眸光一转,望见铺满床榻的玫瑰花瓣,面色一变,「你在做什么?」

  「啊。」察觉了他的目光所系,她甜甜一笑,「你喜欢吗?」

  「这是什么意思?」他依然绷著脸。

  「只是好玩。」她说,明眸睇了他一眼後,身子忽地往後退几步,然後右手一扯,拉开了系在腰部的睡袍衣带。

  他口乾舌燥地瞪著她的动作。

  白色睡袍跌落地後,露出的是一具窈窕性感的胴体,裹著一袭超短的黑色薄丝睡衣。

  几乎大半镂空的衣料除了显示其轻薄柔软,毫无遮蔽的功用。

  半透明的薄丝,勾勒出曼妙的曲线,呼之欲出的乳峰,修长细致的双腿,纤细窈窕的蛮腰,结实浑圆的臀部。

  还有那袒露在外,大片大片的乳色肌肤,引逗著他的视线。

  梁潇呼吸急促,他咬著牙,几乎可以听见体内血流奔窜的巨大声响。

  他看著她盈盈走向他,柔媚地、娉婷地,每前进一步都让他一颗心更加提到喉头。

  然後,瘦细的手臂攀住他,柔软的娇躯密密贴上他。

  阳刚的体魄立即滚烫,毛孔舒张,泛出细细汗珠。

  她抬眸,娇俏又妩媚地朝他一笑,牵起他的手搁上自己的乳峰,脸颊则埋入他的颈间,柔唇贴著隐隐跳动的颈动脉。

  他全身紧绷,好半晌,脑海只是一片空白。

  然後,他忽地抓狂了,排山倒海的情欲带来了排山倒海的愤怒,他展臂,粗鲁地打横抱起轻盈若羽的胴体,掷落缀满玫瑰花瓣的床榻。

  他压向她,灼亮的黑眸燃著烈焰。「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不会再有心思跟你争吵了,对吧?」

  她不语,舌尖缓缓舔过唇瓣。

  他瞪视那有意的女性诱惑,右手蓦地扯住她的发。

  「你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我的反应,对吧?」

  她颦眉,头皮因他抓发的动作微疼。

  「你用『维纳斯之心』控制我的意志,用自己的性命威胁我给你时间,用医院的股权买我的配合,现在,又用这个试图浇熄我的愤怒。」他倾向她,一字一句自齿缝迸落,「梁风铃,你以为自己可以像这样把我玩弄於手掌心吗?」

  「我……并不想玩弄你,我只想你爱我……」

  「我不爱你!」嘶哑的咆哮截断她,伴随著他阴沉黑暗的眸光,「我恨你!就算你对我玩这些把戏,我还是恨你!」

  她紧紧咬牙,默默迎视他充满憎恨的眼神。

  「你以为像这样做能够让我爱你吗?告诉你,我会更恨你!」他继续吼,一面伸手开始脱掉穿在身上的衣衫。

  她伸出手想帮他,他却一把推开。

  不一会儿,白衬衫与西装裤落了地,古铜色的体魄完美地呈现在她面前,她看著,芳颊染霞。

  「怎么?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还会害羞吗?你这个纯真天使的角色还扮演得真好啊。」梁潇讥刺,氤氲著欲望的眸扫了一眼後,呼吸蓦地更加混浊。他低下头,方唇烫上她的前胸。「我会遵照你的意愿,风铃。我会吻你,像这样碰你,」大手抚上她敏感的腿根,「我会上你,让你欲仙欲死。可是——」他一顿,转头在她耳畔吹著气息,「那不叫『做爱』。」

  不是……做爱?

  她闻言,容色一白。

  「不是Make  love,只是Sex而已。」他邪冷地说,粗哑的嗓音抽痛她的神经,「懂吗?」

  她懂。

  梁风铃闭了闭眸,强忍忽然涌上喉头的酸涩,「你真的已经……不爱我了吗?哥。」

  「我只恨你。」他咬住桃色蓓蕾。

  她的身子一颤。

  「我恨你,风铃。」他毫不温柔地扯落她精心为他穿上的性感睡衣,「你跟你爸妈一样,都爱操纵别人的意志,只可惜,我不是你的玩物。」

  健壮的腿有力地缠上虚软的她,他用自己的身体引诱她,用热吻与抚触点燃她体内的激情。他动作狂暴、粗野,丝毫不加节制。

  他不想掩饰,不想控制体内狂野的欲望。他只想尽速进入她温暖的女体,满足自己。

  「你确实很懂得如何勾引一个男人,风铃。」他撑起身子,在她湿润的入口徘徊,凝定她的眸似火在烧,「明明长得一副天使的模样,却拥有魔女的心机,你真的……很厉害。」

  她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揽上他的背脊。

  「你希望我爱你吗?」他忽地柔声问。

  她别过头。

  「说话啊!」他催促。

  「是……是。」

  「我恨你!」他咆吼,跟著举腰一挺。

  霸道的冲刺灼痛了她依然柔嫩的女性核心,她紧紧抓住他的背脊,承受著他全身的重量。

  这重量,对体质虚弱的她无疑是非常沉重的,可她乐於承受。

  她浅声低吟,以最大的温柔包容他贯穿体内的痛楚,也以最大的爱意感谢他赐予她的甜蜜。

  她知道他恨她,也知道这不叫「做爱」。

  不是,就不是吧——

  疲倦的眼角,俏俏滑落一颗透明泪珠。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狂乱的性爱後,两个人都疲惫不已,他趴落在床杨一侧,她静静躺在另一侧。

  她睁著眼,默默看著倾斜的玻璃窗扉外,那一颗颗在黑色天鹅绒上吐露著辉芒的星子。

  众星,拱月,一轮圆满的明月。

  她微微一笑,怱地发现两人正沐浴於朦胧的星月光辉下。

  「哥。」她柔柔低唤,「你看。」

  「……看什么?」

  「星星。」她说,「还有月亮。」

  他翻转身子,湛眸望向窗外。

  「好看吗?」梁风铃问。

  「嗯。」

  「你记不记得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你跟亦凡带我去海边露营?」

  「嗯。」

  「那时候已经很晚了,亦凡都睡了,可我却舍不得睡,贪看天上的星星。」她柔声说,坠入回忆的眼瞳迷蒙似梦,「我说,在家里都看不到那么多星星,所以非看不可,你没办法,只好陪著我在野外吹风。」

  他不语,在她低柔的嗓音叙述下,也跟著想起了那个夜晚,一个仿佛已经过了百年之久,却又历历在眼前的夜晚。

  「我躺在你腿上,逼著你给我讲故事,告诉我天上那些星星是哪些星座的,背後有什么故事。你只好一颗颗数给我听,一颗颗说著它们的故事。」

  「……那大部分是编的。」他忽地开口,嗓音略微沙哑。

  「是吗?」唇畔笑痕更深,「我猜也是。不过你编的故事都好精采,听得我津津有味,结果精神愈听愈好。」

  害他可难受了,明明巴不得倒头就睡,偏还要应付一个小女孩的无理要求。

  梁潇朦胧地想,神情不觉恍惚。

  「……後来我一直想有机会再去露营,再去听海潮,看星星,再躺在你腿上,听你跟我讲那些好听的故事。」她低低地说,「只可惜後来就再也没机会了。」

  满蕴惆怅的嗓音拂过梁潇的耳,震动了他的胸膛。他不觉转过视线,望向躺在身畔的女子。

  「哥。」

  「……什么事?」

  「我可以躺在……你大腿上吗?」

  「……」

  「可以吗?」她再度恳求。

  他仍然不答,只是闭上了眸。

  她将这样的反应当成默许了,躺在床上的身躯於是转了方向,螓首枕在他的大腿上,明眸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

  她安静地看著星星,没再吵他,他也不理会她,迳自闭著眸。

  不知过了多久,规律起伏的鼻息忽地在室内响起。

  菱唇浅浅扬起。

  他睡著了。

  领悟到这一点後,她小心翼翼地移动身子,在不惊动他的前提下慢慢撑起上半身,眸光流转,凝定他沉睡的容颜。

  严厉的线条松弛了,冷峻的眼眸也温柔掩落,

  他看起来又像那个小时候跟她讲故事的哥哥了,那个会将她抱在怀里,细心呵护的好哥哥。

  她定定望著他,眸光一分一秒都舍不得移开。

  因为她知道他醒来後,又会变成现在那个憎恨著她的冷酷男子,所以像个贪婪的囚犯一样,迫切地呼吸属於他的气息。

  这一刻,他是她的,完完全全属於她——

  窗外的星光逐渐朦胧,圆月在空中漫步,俏无声息地从这一端,走向另一端,而天际淡淡翻出一层鱼肚白。

  天亮了。

  当梁潇自昏沉的梦乡中辗转醒来,迎接他的是一室晨光。

  他眨眨眼,神智短暂迷惘,然後他伸出手,习惯性地探向床的另一边。

  空无一物!

  他一惊,急忙从床上坐起,寻找著那应该躺在他身边的女人。

  她不在床上,身畔的被单一片凌乱,她却不在那里!

  她跑哪儿去了?

  他一阵惊恐,猛地翻身下床,踉脍著步履,弯腰拾起昨晚丢落在地的衣物。

  然後,他忽然看见了,看见一个人蹲躲在角落的她。

  「风铃?」他绷著喉咙。

  听见他的呼唤,她扬起苍白至极的容颜,对他颤颤绽开一抹浅笑,「嗨。早……安。」

  「你怎么了?」他震惊地瞪著爬满她脸庞的细碎冷汗。

  「我想……我不行了。」她低语,盈盈浅笑看来勉强。

  而他仿佛被落雷击中,好半晌只是呆立原地。然後,当他终於领悟後,他大踏步冲向她。

  「你真该死!」他低咒一声,白著脸抱起她,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

  「哥——」在他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上後座时,她挣扎著开口,「哥——」

  「什么事?」他发动引擎,「不要说话!忍著点,救护车会在路上接我们。」

  「信……信——」

  「什么信?」

  「在家里,我的……房间。」她重重喘气,「给……你的。」

  给他的信?

  梁潇拧眉,心头忽地掠过不祥的预感。「别说话了!」他高声吼叫,藉此掩饰不安。

  梁风铃涩涩一扯唇角。

  「好,我……不说了,」她闭上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