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降爱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降爱格格目录  下一页

降爱格格 第六章 作者:施玟

  海上的生活本来就无趣,若再加上每天波涛汹涌的颠箕,即便是靠海吃饭的渔民都会受不了,更何况像雷舒寰这般娇嫩的女孩。

  这是她不知第几回就着夜壶猛吐,当她觉得胃里已经空无一物后,才拿起一旁的盐水漱口,然后倒在小小的床铺上,不消说,连服侍她的婢女朔日也都晕眩的倒在自己房里,更何况是她。

  数着她在床头用毛笔偷画上的记号,从上船出发到今天恰恰好满一个月,而她能够安然无恙地走到窗口的时间掐指可数,所以她想遥望盛威的机会也是几乎等于零。

  唉,早知道会这样,她就拚死也绝对不回北京城,这船上什么排遣时间的东西都没有,也已经把带上船的书本翻了三遍有余,现在她除了整日掐着手指数星星外,也没其他事好做。

  她穷极无聊的瞪着木头天花板,让思绪飞到九重天外,在迷迷糊糊中,她听见外头传来一声声高呼。

  「格格,您快些躲起来!」朔日像赶投胎似的砰一声撞开原本紧闭的门板,然后木门又被狠狠地关上,吓得雷舒寰差点从床铺上摔下来。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雷舒寰不懂为何一向少条神经的她会如此惊慌,有些不悦地瞪着她。

  「海贼……海贼正用火炮攻击咱们的船!」朔日即使自己都快吓坏,还是得誓死保护好格格。

  「海贼?」这下子她也慌了,急急的坐起身来。「阿玛不是说最近天候不佳,所以海贼不会出没?」

  「朔日也不清楚……」她狼狈地猛咽口水,就怕气不顺无法把话说清楚。「只知道王爷要朔日赶紧来通知您躲好,千万别被海贼给抓走!」

  「躲?能躲到哪儿?」雷舒寰尖叫着问。

  朔日急,她也跟着急,只是船舱里除了她的床铺外,就只有装衣服的木箱子,她能躲到哪里去,总不能要她就这么破窗跳下海吧?

  「朔日不知道,朔日也会怕,朔日……」她已经慌得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而她每说一段落,船身便传来被火炮击中的震动。

  「停,别老跟我朔日、朔日的,我都快烦死了。」鲜少发脾气的她不耐烦地吼着。

  「你快帮我把这口大箱子时的东西全部塞进另外几个小箱子。」唯今之计,也只能躲进箱子里。

  朔日二话不说地直接把全部的箱子掀开,然后一古脑儿的把大口箱子里头的上好衣服胡乱塞到其它的小箱子里,直到完全空出为止。

  「进去。」雷舒寰马上命令。

  「嘎?进去?我?」朔日傻眼,这不是格格要躲的吗?怎反倒要她躲进木箱子里?

  「不是你,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雷舒寰气呼呼地说,眼见朔日还杵在那边,便等不及地直接将她塞进箱子里,手不忘按住她的头要她低下。

  呼!幸好阿玛英明,找人做了这么一大口箱子,她更庆幸朔日身材瘦弱,要不然这怎么躲得了两人呢?

  「趁英国佬还没反攻上来时,快点搜,一定要先找到那丫头!」船舱外头脚步声杂沓,为首的人操着满州话大吼。

  满州话!雷舒寰在弯身一道躲进大木箱时听见,整个人呆愣住不动,急得朔日也慌了。

  「格格,快啊。」她尽可能的将声音压到最低,但神情却是十万火急地想唤醒呆滞的雷舒寰。

  雷舒寰几乎是反射动作的踏进木箱,随后朔日一伸手将盖子覆上,也在这同时,舱房的门被人踹开,叫嚣声清晰地传到两人耳里。

  「这一定是那丫头的房间,这味道只有皇室的女人才会有!」刚刚在外头叫嚣的人一进到舱房后又开始吼着,吓得朔日紧紧抱住雷舒寰直发抖。

  味道?她身上除了花香味外,就没有其它味道……天,她想起自己一直抹着的百花香玉露,由于害怕自己的脸儿擦伤后留下疤痕,所以每天都按时涂抹它。

  她扼腕地想,要是自己不那么爱漂亮的话、或许那些匪徒也不会这么肯定的认为这间舱房是她的。

  朔日的身子抖得像秋天的落叶,雷舒寰赶忙抱住她,冀望她别抖得连木箱都震动才好。

  「王爷,那丫头不会藏在这里头,您瞧这房间没有地方能藏人啊。」急着想要一睹雷舒寰美貌的手下们一见到舱房内空无一人,急着想往其它舱房探去。

  「你这个白痴的狗奴才,没瞧见这么多箱子吗?快给我搜,谁先搜到,就像刚刚谁先杀了雷亲王爷一样,重重有赏!」

  杀了雷亲王爷?

  雷舒寰当场愣住,全身开始发抖。谁先杀了雷亲王爷一样,那她阿玛不就……眼泪不受控制地直直滚落却又不敢哭出声音,她整个人就像虚脱一般无力地躺在木箱子里。

  而朔日也是满州人,当然听得懂那些人说了些什么,所以也跟着雷舒寰无声的啜泣。

  带头的海贼认定这舱房里有躲人,所以拚命搜索,不消多久,她们藏身的木箱也被人掀开,重现光明的两人却都没有表情,因为她们已哭得肝肠寸断。

  「王爷,找到人了!」第一个掀开箱盖的人兴奋的叫着,手也粗鲁的扯出两个花样女孩。

  恭亲王爷莫尔格马上转过身看着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女孩,他来回审视着,试图认出谁才是德寰格格。

  两个女孩儿打扮风格迥异。

  雷舒寰为了贪图方便,再加上她长时间的晕船呕吐,所以她只穿著简单的衣裳,除了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看得出她的高贵不俗外,一切与平常人无异。

  相反的,朔日就很坚持要有大清皇朝格格婢女该有的格调,她一身正式王爷府婢女穿著的小尖领袍子,脚上还不畏颠簸起伏的海浪,踩着镶有珠花的花盆底,完全不怕自己会摔死在甲板上。

  莫尔格厉眼扫射两个不同装扮的女孩,阅人无数的他马上就猜出到底谁才是德寰格格。

  不过他故意指着朔日命令道:「把她给我绑起来!」

  再差劲的状况也大抵是这样,莫尔格的命令不但让正牌格格呆愣,小婢女朔日也无辜到了极点。

  朔日知道不能在这节骨眼上说自己不是格格,她的职责就是对主子尽忠,即使是拋头颅撒热血的愚忠之事她都得做,但是她才刚满十八啊,人生的乐趣都还未享受到,她不甘心就这么死掉。

  雷舒寰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朔日代她受苦,即便她能够顺利地逃过这一劫,但若是以别人的命换来的,她也不要!

  「我才……」她在朔日被人撕碎前襟衣领时惊恐地出声,谁知道朔日却比她更大声的喊出来。

  「我是雷亲王爷的独生女,当今皇太后的嫡孙女,德寰格格,你们谁敢动我半根寒毛,我就叫太后奶奶要了谁的狗命!」

  朔日豁出去了,她听到格格想自己承认,但是不能啊,她知道即使自己因为这样苟活了,以后也会为曾出卖主子的不忠歉疚一辈子。

  朔日用眼神示意格格千万别傻得跳出来承认,她希望这位和雷亲王爷一样的好心格格能够快乐地活下去,包括雷亲王爷和她的份。

  不!雷舒寰从朔日的眼中看出求死的意图,她咬紧下唇猛力摇头。她不能啊,不能……不过,不管她们两人怎么想,情势似乎愈来愈无法控制。朔日被一群急色鬼推倒在地,而雷舒寰则被人硬是绑在床头,要她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即将被凌辱的朔日。

  不,她不是德寰格格,我才是啊!她在心头吶喊着,只是朔日视死如归的眼神让她说不出话来。

  朔日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的凌辱,她的袍子被人粗鲁的撕碎掀开,露出里头的亵裤和兜衣,一双豪乳在紧绷的红色肚兜下,毫不保留地映入那些急色男人贪婪的眼里。

  「王爷?」有人已经受不了的在自己下身摩挲着,但碍于主子还没下令,也不敢动手。

  「要上你们自己上吧,还有更大的肥羊等着我。」莫尔格不怀好意的眼神在雷舒寰身上打转。

  求求你们不要啊……雷舒寰在心头恳求着,但是男人恶心的硬挺却活生生的映人她的眼帘。

  盛威,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男人好色地扒开朔日的亵裤,露出她雪白的圆臀,她在臀部一阵凉意下,终于害怕地哭出声音。

  她曾经幻想过洞房花烛夜的良辰美景,只是这样失去清白之身,也未免太不值得。

  她开始大声的哭泣,双腿也不住地蹬着,当下踹到第一个想侵犯她的鲁男人的命根子上,马上让那人痛得哀哀叫。

  「哎呀!你这丫头还真火辣。」男人边抚住自己的下半身边痛骂着。

  「你要是不听话,小心我直接拿德寰格格开刀。」莫尔格性喜变态交媾,他都是先欣赏过别人的性爱后他才会有性欲,所以当朔日开始反抗,他便认为有人打断了他的性幻想,冷冷地出言制止。

  朔日当场呆住,那她的将错就错又算什么?

  雷舒寰也说不出话来,既然这家伙知道她才是正牌的德寰格格,那她也不必隐瞒了。

  于是,她开始挣扎着要摆脱手上的绳索,嘴里也胡乱喊着,「你好歹也是皇室一族,佳丽嫔妃予取予求,何必干这种事,你会下阿鼻地狱的!」

  「说得好,贱丫头,你的个性就像你额娘一样辣得很,我喜欢。」莫尔格恶心地喷气在雷舒寰脸上,让她差点当场呕吐。

  「胡说,我额娘才不会和你这种不要脸的东西认识。」她发现当她和他对骂时,他的手下就会停止凌辱朔日的动作,所以她开始愈骂愈起劲。

  「你这丫头懂什么,当初要不是你阿玛抢走她,现在我也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莫尔格在提到雷霆翼时一脸狰狞。

  「阿玛和额娘是相爱才结合的,我不准你侮辱他们!」欺负她、辱骂她,她都还可以忍受,但牵扯到她父母时,她一定会起而攻之。

  「是,他们相爱,那我呢?我就只能奉命娶一个我不爱的人吗?」莫尔格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提到雷亲王爷和他的福晋有多么相爱,每听到这句话,他就会开始疯狂的想杀人!

  「啪!」他一掌挥下,当下让雷舒寰红了半边脸。

  「我阿玛和额娘是相爱的!」雷舒寰继续大吼,她的脸颊虽被打得火辣,但她才不怕,说什么就是要维护她阿玛和额娘。

  「青棠本来是我的,我莫尔格的!」他发疯似地大吼,激昂的情绪让他一把抓起雷舒寰,正准备撕裂她的衣服当众强暴她,没想到木门今天第三度被人踹开。

  「放开她。」盛威一身傲做的直挺在门口,他不怒而威的脸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红……红毛佬。」立刻有人认出他来,但也吓得赶紧拉上裤头。

  「你就是英国来的公爵?」这家伙的名号他听过,只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能耐。

  「只要你放了我的妻子,什么话都好说。」盛威的厉眼瞪着莫尔格箝制住雷舒寰的手,彷佛要把莫尔格的手瞪出一个洞。

  此时,雷舒寰对他感激又崇拜,因为他踢开门的动作就像天神降临般神气。

  「妻子?这丫头果然就像她额娘一样犯贱,四处勾搭男人。」莫尔格怎么说也是大清皇朝的王爷,怎么可能会惧怕洋鬼子的眼神。

  「我盛威话向来只说一遍,你已经让我破例说了第二次,放开我的妻子。」

  「虽然漂亮的女人何其多,但这个我是不会放过的。」莫尔格不但不放手,甚至变本加厉地一把抚上雷舒寰削尖的脸蛋。

  但在转瞬间,杀猪般的尖叫声立刻凄厉的充斥在小小舱房内,莫尔格空下的左手臂被一个不知从哪里飞出的削薄小刀射穿,当场血流如注,刺鼻的血腥味流窜在空气中。

  盛威那凌厉的攻势让莫尔格手下当下傻了眼,开始纷纷向外逃命。

  「你可知道我是堂堂大清皇朝的王爷,你伤了我,皇上不会饶过你的!」到这时候,莫尔格还是强撑着自己仅剩的威严。

  「贵国皇帝要是知道我替他收拾败类,不知道会有多感激。」盛威冷冽依旧,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

  「你……」手臂的疼痛让莫尔格无法继续说话,他摀住鲜血汨汨的伤口,忿恨的脸因痛楚而扭曲。

  「放了她。」他再度开口。

  「要救……要救你自己过……啊!」凄厉的叫声再度响彻云霄,盛威手上的锋利薄刀再度朝他大腿射出。

  莫尔格终于不敢小觑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洋鬼佬,他伸出发颤的手解开束缚住雷舒寰的绳索。

  「盛威……」雷舒寰一得到自由就立刻扑进盛威等待的怀里,她紧紧地抱住他,情绪在这一刻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崩溃,放声痛哭。「他说我阿玛……阿玛他他知道她想说什么,雷霆翼的尸首他已安置好。

  「乖,等一下就带你去看王爷。」他搂着她柔声安慰,现在他不敢告诉她实情,怕她会受不了。

  「爵爷……」鲁莽的威力闯入,他奔主入舱房,第一眼瞧见的不是他的主子,而是光着雪嫩粉臀的朔日。

  这时,盛威也才发觉到朔日的困窘模样,他无奈的叹口气,赶紧结束这一切不堪,「威力,把小姐扶起,脱下你的外衣罩住她。」

  威力原先看呆的眼也在盛威的命令下收起,但他还是不可避免地在心中赞叹。

  这下他终于明白为何爵爷会对中国的格格这么死心塌地,因为他自己也被那趴在地上嘤嘤哭泣的女孩吸引住,那肌肤宛如白玉般晶莹剔透,教人移不开目光。

  「威力?」盛威见他许久未有动静,只得再度下令。

  「是。」威力不禁苦笑,赶紧脱下外衣覆上女孩光裸的身躯,但仍止不住她呜咽的低泣,「小姐,别哭,我会保护你的。」

  他笨拙的安慰,但他那口带着浓浓洋腔的发音,根本达不到效果,反而惹人发噱。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就是想安慰这可怜的女孩。

  「滚开、放开我!」朔日当然知道自己得救了,不会再被凌辱,但她还是只想马上跳海,消逝在滚滚浪涛中,被人目睹这么难堪的画面,以后她没脸苟活在这世上。

  「小女孩,你放心,我是来救你的。」威力小心地字字斟酌,眼神却朝雷舒寰的方向求救。

  「朔日,没事了,他们都是好人。」雷舒寰开口抚慰,并松开盛威的怀抱,转身抱住她,此刻她们俩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别哭,我们没事了。」她低语着,而朔日也情绪溃堤的紧搂着雷舒寰。

  对朔日而言,这是她一辈子的恶梦,她想她永远不会忘记,但是她不后悔,德寰格格是个善良的好主子,值得她如此保护。

  而雷舒寰浸淫在失去所怙的悲恸中,毕竟那些人不全说了吗?

  她望向正在指挥手下捆绑莫尔格的盛威,眼泪不受控制的直落,从今以后,她不知道自己可以依靠谁,会是他吗?她也不确定。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好累。

  ═════*:═════*:═════*:═════

  即使她一再的在心头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亲眼见到父亲僵硬冰冷且伤痕满布的尸首,她还是忍不住地痛哭出声,尤其当她知道她阿玛是为了让朔日能够来得及通知她,而以肉身抵挡莫尔格的大刀,她更无法承受的崩溃在盛威怀里。

  「舒寰别这样,王爷不会喜欢你这样的。」盛威搂住她,想给她温暖。

  「阿玛!您为何放舒寰一个人?我只剩下您啊!」雷舒寰哭喊着,手指也拚了命地想替阿玛擦拭身上早已干涸的血迹。

  「你还有我,我会陪你一辈子的!」盛威动容地许下诺言,但悲恸逾的雷舒寰哪听得进去。

  「不!额娘走了,您又不要我了,您怎么这么狠心的留下舒寰一人?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她猛力地推开盛威,娇弱的身于不住的颤抖。

  「舒寰,王爷已经走了,你让他走得无牵挂一些。」他不会安慰人,只是出自真心。

  只见雷舒寰颤抖的身躯稍微缓和了一些。

  「阿玛他还没死。」突然她晶亮的大眼带着兴奋,转过身来看他。「盛威你瞧,我阿玛他还有呼吸啊!」

  她的自欺欺人,连朔日都无法控制的哭出声音,久久不能自己。

  「盛威,你说,我阿玛还活着,对不?」她带着期待的表情问他。

  「王爷已经走了,是我亲眼看他断气的。」不想给她没有帮助的期盼,盛威选择要她接受事实。

  「你说谎,阿玛最疼舒寰,他不会丢下舒寰一个人的!」雷舒寰依旧固执地不肯面对现实,直到朔日不忍的冲向前狠狠地掴了她一巴掌。

  「您醒醒吧,格格,王爷已经被杀死了!」若不是不忍心见到她痴傻的模样,朔日也不敢如此犯上。

  「朔日……」雷舒寰就像是个没人疼的小孩般,乞求爱怜的望着朔日。

  「格格,就听福先生的话,让王爷走得安心吧。」朔日掩面哭泣。

  「阿玛……」雷舒寰终于受不了的蹲在地上,双臂环抱着自己。「阿玛!」

  盛威涤后头紧紧搂住她,给她最大的支持力量,直到雷舒寰哭累了,反过身来投入他的怀抱,他才放下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