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降爱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降爱格格目录  下一页

降爱格格 第五章 作者:施玟

  「这么快就要回北京?」雷舒寰本以为还要等到过完年后才会启程,谁知道阿玛一进门后,便要她开始准备收拾行李。

  「你老奶奶希望我们早些回去,我已经拜托柳巡抚安排船只。」雷霆翼的话里有不容忽视的威严,这也是他很少用的口气。

  「不是只有舒寰一个人回去吗?」她不解地瞪大眼睛,怎么阿爹也跟她一起走?

  「离家这么久,回去看看也好。」雷霆翼敷衍地说。

  「喔。」雷舒寰不疑有他的点点头,随后又想起,「那这家茶行不就得收起来?」

  「我想把它送给隔壁的阿牛。」这算是给他的赔偿,这一、两天把他当作挡箭牌,又让他失望娶不到小寰,雷霆翼心中实在愧疚。

  「阿玛,人家不要嫁给那个牛火石啦!」一提到牛火石,她马上撒娇地说。

  「阿玛自有打算。」为人父亲的总不能教孩子说谎,所以他也只能告诉她另有打算。

  「我宁可嫁给番人,也不要嫁给他。」雷舒寰不懂父亲的心,小嘴噘得半天高。

  「你存心气死我吗?」雷霆翼被女儿的大胆言词激得差点气昏头。

  「本来就是嘛!阿爹您想,那牛火石能懂女儿在想什么吗?一她嘴一扁,小脑袋却想到盛威那副霸气的模样,脸儿不禁红了红。

  「你……总之咱们先回北京城再说。」他手一摆,摆明暂不与她多说。

  「阿玛……」雷舒寰唤住他,然后欲言又止地咬着下唇。

  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阿爹其实那天在淡水,她已经被盛威碰了身子,如果依照祖宗家法,她应该已是他的人,倘若他不要她,那她也只有寻死。

  「还有事?」他回身看着雷舒寰。

  「没……没事。」她的心情霎时低落,这教她怎么开得了口,跟个大男人说,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对像还是她父亲。

  「没事的话就赶紧收拾东西,」女儿的心事,他也无法猜测出来,总之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或许明儿个我们就得上路了。」

  「好。」离开这儿,以后见到盛威的机会就微乎其微,想到这里,她的心便沉甸甸的,一点都快乐不起来。

  雷霆翼再深深睨望女儿一眼,而后才转身离开。

  待他离去后,雷舒寰才敢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坐在自己床铺上直叹气。

  该怎么办?女孩家的矜持是不容许她对盛威主动求爱,但一想到回到北京城后,她被迫断了与盛威这条爱情线外,还得面对京城里浪荡成性的纨□NB77E□子弟,就开始觉得心烦意乱。

  在这里自由惯的她,已经不适应京城里的繁文缛节,她喜欢开心时大笑,不快乐时大哭,喜欢一个人坐在岸上欣赏潮汐、把玩日落,喜欢什么事都自己动手,最讨厌成群佣仆跟前跟后的扰人安宁。

  她打开床头的红木柜,里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当年太后奶奶找江南织造替她缝制的皇服。

  纤纤玉指轻轻抚过织工精美的锦袍,她闭起眼,那段奢华阔绰的日子从脑海中飞掠而过。她知道太后奶奶一直冀盼她和阿玛能够早日回去承欢膝下,所以才会命人替她缝制好一件件符合她各个年龄层的华丽锦袍,只是这趟回去,她会快乐吗?

  她放下手中的锦袍,握住胸口冰凉的怀表,盛威的身影再度跃上她的心头。

  她嘴上不禁哼喃出台湾女人常唱的怨叹小调。

  雷舒寰知道回去后,她的心也会遗落在这里,遗落在盛威身上。

  ═════*:═════*:═════*:═════

艋艵的大事几乎在这一天全都发生。

  一早,台湾巡抚柳宗领着大批随从毫无预警地出现在福州茶行前,已经引起许多百姓的指指点点,而当他一下马车便长跪在地,恭谦的态度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老爷?」柳宗的师爷不清楚里头到底住了什么样的大人物,会让巡抚如此慎重其事,既穿著正式官服,又命人扛着两顶八人大轿,来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茶行。

  「辛苦你了,柳宗,起咯吧。」能够让巡抚大人如此谦卑的人物一出现,当场又吓坏许多无知的百姓。

  雷霆翼换下寻常百姓的衣服,着藏青金龙长袍锦挂,眉宇间也多了分睥睨一切的冷敛。

  剎那间,许多耳语马上传遍整个街头巷尾,没有人相信每天与自己打照面,谈笑风生的雷霆翼竟然身份如此显赫,更没想到像他这种尊贵之躯也能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雷霆翼四处张望,见到牛火石正一脸茫然地望向这里,他马上向柳宗交代几句后,随即回到屋子里。

  「你就是牛火石?」柳宗长袖一摆,直接走到牛火石身前问道。

  「小的是。」牛火石暗暗在心底叫惨,他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什么人不喜欢,居然喜欢上王爷之女,一位他永远也高攀不上的格格。

  「王爷有事交代,你随我进去。」他说完话后也冷眼望着四周窃窃私语等着看好戏的乡里居民,这些人心里头想什么,会说什么闲话,他都可以猜到三分。

  柳宗率先走进福州茶行,牛火石认命地跟在后头,这下他的命运会如何,也只能由老天爷决定了。

  福州茶行的门在牛火石进入后便让衙差关上,这一关,也顺便把外头的纷纷议论挡住。

  不过大伙儿都不约而同的开始耻笑牛火石,因为他喜欢雷舒寰,早就是街坊邻居都知晓的事情。

  在以前大家都还当雷霆翼是个寻常商人时,他们就喜欢在后头取笑牛火石的自不量力,毕竟清丽的雷舒寰别的不说,光是那张粉丽脸儿就讨喜得不得了,是朵许多人想攀都攀不到的花儿,而现在两人相差更悬殊,人家可是金枝玉叶的格格,不是乡野粗人能摘的幽兰,这牛火石果真如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啦!

  牛火石一见到坐在首位的雷霆翼时,马上匍匐下跪,嘴里惊慌的大喊着,「饶命啊!

  王爷。」

  他这副心惊胆战的模样,弄得雷霆翼不解地瞪向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柳宗。

  「牛火石,你何罪之有?」柳宗在请示过雷霆翼后,便转向他问话。

  「草民不该妄想与格格婚配,草民无知,请王爷开恩。」他几乎吓得语无论次,汗珠也一直滚落。

  「起来吧,这事儿你没有错。」雷霆翼无奈地叹气,他怨叹自己伤了一个好青年的心。「柳宗,你将本王的决定说给他听听。」

  「牛火石,王爷念你敦厚朴实,待人和善,今日王爷即将启程返回京城,决定将这间茶行赏赐于你,希望你能替他好好经营下去。」柳宗将雷霆翼日前交代的话告诉他。

  「我我我……」突如其来的惊喜让牛火石有点无法相信,他以为雷霆翼会怪罪于他,没想到却是这等好事。

  「还不快点向王爷道谢?」柳宗一脸笑意地提醒他。

  其实在他见到牛火石后,就明白为何王爷会愿意将多年来经营的小铺交给这个年轻人,这小铺对牛火石这种只能靠自己双手打拚的人来讲,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谢……谢谢王爷恩典。」他感激涕零地伏地答谢,刚刚是他错看了雷霆翼的为人,把他当成小心眼的坏人。

  「王爷,可以启程了。」柳宗见到一切事情都交代妥当,时间也差不多时,赶紧提醒他。

  「嗯,等舒寰出来后便可以出发。」雷霆翼有些不舍的望着四周,对这个生活多年的地方,一时间他不禁百感交集。「船已安排妥当了?」

  「老师交代的,学生都安排好了,学生怕海贼猖獗,所以特地请托英国佬在一旁保护您及格格的安全。」柳宗仔细的解释,但当他说出请英国佬帮着保护时,雷霆翼一张依依不舍的脸立即垮下。

  这真的已经不能再怨叹什么,他带着小寰离开这里全是为了避开那个位高权重的盛威,而现在呢?不知情的柳宗竟然请了英国佬来保护他们,只能怪上天的捉弄吧。

  「英国佬?他们愿意吗?」他面无表情地问。

  「起先福先生是不怎么愿意多派出一艘船送王爷回京的,只是当学生告诉福先生,这趟是为了保护皇上极为重视的王爷时,他便爽快地答应。」为此,柳宗颇为得意洋洋。

  他当然愿意,这趟船期路遥遥,盛威更可以利用船上无聊的时间和小寰建立友谊,对他来讲,这有什么不好的?

  雷霆翼此时全无即将返乡的愉悦心情,取而代之的是郁抑十足的闷气。

  「福先生不是贵为台湾领事吗?他怎会有空随同我们到北京?」

  「英国领事日前已经换人,福先生回到北京也是有要事要处理。」柳宗一一回话,只是他不知道,盛威之所以会答应的原因根本就不是有要事处理,而是他想借着这趟回北京城,要求中国皇帝将雷舒寰嫁给他。

  「阿玛。」雷舒寰穿上花盆底,让人搀扶着走出自己的闺房,她面无表情地对她阿玛福了身。

  换上石绿彩绣旗袍,外罩黑缎地彩绣背心,为了怕船上风大会冷,她还特地多披了件绣了八宝纹滚边的外挂,一身贵气的装扮,雷舒寰活脱脱是大清皇朝的格格。

  她的出现不只牛火石看傻了眼,就连家中已有了四位貌美夫人的柳宗也呆了,雷舒寰像是天上仙子下凡,若非他们亲眼所见,恐怕不会相信人间竟有这般佳人存在。

  「都收拾好了?」雷霆翼感慨地看着愈来愈像她额娘的女儿,他知道自己贪心的多留她许多年,十六岁的她已经是个俏丽的小女人。

  「都已请人抬上车去。」雷舒寰回答,不看任何人,她的一颗心全在她胸臆中的怀表主人上头。

  「那走吧。」雷霆翼起身离开这里。

  他这么一走,也挥别跟了他多年的名字--雷霆冀,回到北京城后,他又得重拾他故意遗忘的名字--爱新觉罗﹒雷。

  「嗯。」雷舒寰跟着他走出住了许多年的小屋,她不敢回头,就怕自己不舍的眼泪会滚滚直落。

  ═════*:═════*:═════*:═════

雷舒寰一行人走上等候多时的船,上头不见英国皇家的旗帜,反而是两侧的船只上才有。

  「柳宗,不是说英国佬要保护我们?」没见到盛威的他显得相当放心。

  「这是学生私自决定的,学生认为船上有格格,番人在总是不妥,所以请福先生另外搭乘别艘船,并在两侧保护您。」

  「嗯。」虽只是淡淡的应声,但他很满意这个学生办事机伶。

  「学生希望老师这趟回去一路平安,到了京城再梢封信让学生知晓。」柳宗真诚地说。

  「会的。」雷霆翼望向舱房的方向,向来很怕晕船的雷舒寰早早就想躲进舱房。

  「这趟回去,我会向皇上禀明你将台湾管理的很好。」

  这大概也是他能帮忙做到的事,毕竟被外调的官员们,没有一个不希望能够回到天子脚下办事。

  「谢谢老师的爱护,希望有天能在太和殿上碰头。」柳宗也不打马虎眼地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愿。

  「会的会的。」

  「那学生就此告辞了。」柳宗拜别,眼睛有点眷恋又暧昧地朝舱房的位置瞄了瞄,无非是希望能够再见到雷舒寰的佳颜。

  只是无奈,即使佳人再现,他也是无福消受,此时的他多希望自己还是未婚之身,这样他或许有机会攀上雷舒寰这株美丽的花朵。

  而雷霆翼不知的是,雷舒寰一躲进舱房后便打开小房间里的窗户透透气,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视线前方正好是英国佬的主控舱,远远的,她瞧见盛威正坐在那里头和其它人交谈。

  突然间有一丝惊喜在她心头流窜着。

  本以为两人今生已无缘,没想到他会在另外一艘船上保护着自己。虽然早先她曾听柳宗说过他们这趟回京城会有英国佬伴护,但她一直以为不会是他亲自出马,没想到真的是他。

  是惊喜吧,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是他们不在同一艘船上,想碰面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雷舒寰悄悄地观察他办公时的严肃脸庞,然后发现白己居然傻傻的笑了。

  一直以来,她都不相信什么叫天注定,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她决定要向阿玛好好争取自己的未来,即使后悔也没关系。

  远远的,盛威突然转过来望向她,吓得她像做错事的孩子般,赶紧躲进窗子后头,然后为自己孩子气的举动噗哧一笑。

  他怎么可能会瞧见自己在偷看他啊,两艘船隔着一些距离,他又不是像她一样整天闲闲没事做,老是向窗外打量,所以刚刚他们俩目光的短暂交集纯是巧合!

  不过,一想到以后可以在北京城碰面,她一直郁闷的心情就舒坦许多,她开心地搬了张小凳子到窗子后偏右的位置落坐,开始她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偷窥事。

  ═════*:═════*:═════*:═════

雷舒寰可爱又好笑的行为清清楚楚落入盛威的眼里,其实她的行踪早在她踏进舱房的那一刻就被他发现了。当她自以为被发现后马上抓起窗帘遮住脸时,他更忍不住大笑起来,引得部属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

  「没事。」他笑着摆摆手,「只是看到好玩的东西罢了。」

  「爵爷,这趟到北京,您准备见中国的皇帝?」威力看了下手上的行程后问道。

  「没错,我是想见中国的皇帝,因为我想向他们讨个人。」盛威只手撑住下巴,眼睛还是望向雷舒寰的位置,笑瞇瞇地说。

  这事儿大概也只有威力才清楚前因后果,其它将领大概还摸不清楚状况。

  「爵爷,那女孩不适合带回英国,」威力关心地说:「您还有与多罗公主的婚约。」

  「多罗的事我知道,你就别拿她来烦我。」盛威的口气不是挺好的低吼回去。

  「啥?爵爷喜欢上别的女人?」在一旁的众位将领立即议论纷纷。

  「那和多罗公主的事该怎么办?」马上有人提出疑问。

  「就是啊,多罗家和王上可是亲戚关系,爵爷至和多罗家的人撕破脸,那就不妙了。」

  「还有,听说多罗家有意栽培温澈家的人为继任人选,万一错失和多罗家联姻的机会,恐怕会对我们这边很不利。」另一个人担忧地说。

  「我做过对家族不利的事情吗?」盛威听够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受不了的桌子一拍,气呼呼地站起身。

  「我们都是关心您啊。」这时也只有威力敢继续直言不讳。

  盛威不满地说:「我知道,但在这件事上,让我有作主的权力好吗?」

  「威力只是希望爵爷能以大局为重。」他以此表达自己的立场及态度。

  「我知道,我不责怪你。」盛威手一挥,眼睛还是不忘多瞄几眼雷舒寰的位置,她忽而沉思又忽而露出甜蜜笑颜的模样,直勾勾地牵引他全部的注意力。

  他的脸上出现宠溺的表情,这看在其它部属的眼里,又是一阵惊叹。

  想来盛威已经作出最后的决定,他会选择多罗公主还是中国的格格,这几乎已经昭然若揭,没人会怀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