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降爱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降爱格格目录  下一页

降爱格格 第三章 作者:施玟

  雷舒寰懊恼着该怎么修书回家跟阿爹说她被迫留在淡水的原因,不过她很清楚的知道,这趟逗留会导致阿爹火速地将她送回北京,可是她不想呀!

  望着被软绵绵枕头垫高的脚,她已经不知该恼怒还是该庆幸自己的脚受伤,要不然怎会有幸享受到这些洋人的玩意儿呢?别的不说,光是身子躺的弹性床,还有头上枕的、脚上垫的羽毛枕头,身上盖着的羽毛毯子,都是这么轻轻柔柔的,还有曝晒过阳光的味道,这里的一切和她所熟悉的是这么的不相同。

  像她身上借穿的衣服,这种柔软的质料,贴身又舒服,再加上墙角烧得暖烘烘的壁炉,这里简直是天堂,不过前提是,她得赶紧洗个香喷喷的热水澡,她浑身脏兮兮的模样,跟这儿说有多不搭就有多不搭。

  哎呀呀,她到底在想什么,雷舒寰狠狠地敲打自己的脑袋瓜,痛骂自己:你该担心回家后怎么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而不是还在享受这些有的没的玩意儿才是啊。

  「小姐,」一名会说北京话的金发女孩手里端着盛着水的脸盆走进来。「少爷要我来服侍您擦澡。」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雷舒寰有点害羞的拒绝,不过她还是乘机端详眼前这个和她长得截然不同的女孩。

  原来他们洋鬼佬都是这副高头大马的模样,别的不说,光是他们那熠熠发亮的发色和深湛如海的眼眸,都是她前所未见的,还有他们五官立体有型,比起她的塌鼻,真是让人又羡慕又嫉妒。

  「小姐,如果您不让我服侍的话,少爷会不开心的责骂我。」女孩紧张地哀求着。

  她好生为难,怕会因此惹来一顿责难,但也不能强迫眼前这位贵客。

  「可是我真的不习惯。」她紧张,雷舒寰也跟着紧张起来。就算当年在皇宫内苑,她也是坚持要自己沐浴更衣,她实在不习惯和人裸裎相见。

  盛威原本只是在外头偷瞄雷舒寰的情形,看她好些了没,没有其它不轨的意图,但却发现她拒绝女仆替她擦拭身子,于是他只得进来。盛威是如此说服自己。

  「你可以离开了。」他冷着声音命令道,而女仆则像得到救命仙丹般的夺门而出。

  「她只是好意要帮你,怎么拒人于千里之外?」既然她不喜欢女仆的协助,那么就换他来好了。

  「我……我只是不喜欢麻烦别人而已。」她嗫嚅地说。

  其实她也知道没有别人的帮助,以她目前的情形,根本就无法完成擦澡这重大工程,但她现在浑身脏污,实在跟她平常爱干净的习性不搭轧,平常在家,她每天都会定时沐浴净身。

  盛威不说话,直接拿起热水盆里的毛巾拧干后,小心的擦拭她细嫩的脸庞,而在碰到她脸上的擦伤时,她畏缩的小声喊痛。

  扳过她的鹅蛋脸,小小的下巴煞是灵巧可爱,还有那上头的单边酒窝若隐若现,好不迷人。

  「会痛?」他细心的停下手边的动作,发现她脸部已经抽搐。

  「嗯。」她难受地扁嘴点头,心情又开始不好。

  天知道这些伤口会不会在她的脸上留下丑陋的疤痕,唉,要是能够早点回家,抹上太后奶奶送给她的百花香玉露,管她红豆绿豆青春痘,什么丑陋的疤都可以在几天之内消失不见。

  「等我帮你清洗好伤口以后,再帮你上药。」盛威慢慢的字字斟酌,他发现现在可是他这辈子讲最多中国话的时候,这一切全是因为她。

  「上药?」雷舒寰一听到药这个字眼时,不禁想起街上大夫调制的狗皮药膏,她当场猛力地摇头。「不,我不要擦药。」

  「不擦药会细菌感染。」盛威以为她是爱漂亮而不愿上药,口气转为严肃。

  「那药贴在脸上都好丑,我不要。」她噘嘴说道,神态十分符合她的年龄。

  「爱漂亮?」盛威突然低沉沙哑的笑了开来,他变得比较年轻,眉宇间少了阴沉的霸气。

  「我是女孩。」她把玩被子一角,嘟哝地说。

  「放心,老医师留下来的药不会让你可爱的脸上留有疤痕。」他再拾起小方巾替她将另一边脸颊擦干净,然后手里突然像变把戏似的多了一个白瓷瓶。「这听说是你们中国皇官里的药,是北京城太后专用的。」

  他打开白瓷瓶后,一股清雅的香味马上流窜出来。

  「是百花香玉露。」雷舒寰惊喜地低呼着,想来老天爷还是爱她的,要不然,这红毛佬怎也会有太后奶奶的御用药。

  「你也知道这药?」盛威好奇地看着她,瞧她一脸惊喜的小心翼翼捧起白瓷瓶的模样,他开始对她的身世感到好奇。

  这专门治疗外伤又可去伤疤的凉药,可是中国皇宫大内的珍贵药材,据说除了官里的老太后外,其它皇帝的嫔妃们想要都不见得奢望得到,可这雷家女孩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甚至在他打开白瓷瓶后,就马上说出药名?

  「当然呵,我老奶奶也给过我嘛。」她开心地用手指轻沾一些,然后对着眼前壁炉上方的大镜子轻巧地涂抹在自己的伤处。

  「老奶奶?」盛威淡笑地抬眉反复这个名词。

  「是啊,」她根本没发现自己的身世有可能泄了底,还是一脸开心的继续抹着百花香玉露。「老奶奶说,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脸蛋,所以宠溺我的她总让人定期送来百花香玉露。」

  「你的老奶奶没和你们住在一起?」他又设下陷阱引诱她跳进去。

  「老奶奶?」她突兀的皱起眉头说道:「老奶奶在北京城啊,怎么会和我们住在一起。」

  盛威聪明的不再继续问,他要先去调查,再伺机而动,雷舒寰的身世绝对和大清王朝有关。

  「想要擦澡了吗?看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请女仆来帮你?」他低声问道,看她羞赧地红了脸,他就知道答案了,拉动床头的响铃线,把女佣叫了进来。

  「嗯!」她很快的响应,让女仆瞧着身子,总比被他瞧见得好,可才偏过头,她又想到一件事,「你有请人回家告诉我阿爹我受伤留在这里的事吗?」其实她最担心的还是她父亲会因为烦恼她没回家,而误了自己的伤。

  「有,我请田先生帮你回家告诉你阿爹。」她是个孝顺的女孩,盛威想着,大掌地温柔的揉揉她披散的乌黑长发。

  「田伯伯啊。」她敛下眼眸,明知道他会派田中钦通知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和父亲有些交情,但不知为何,她一知道通报的人是田中钦时,心头就有一股不舒坦的感觉。

  「谢谢你。」

  「应该的,是我害你摔倒,不是吗?」他起身前飞快地在她脸上印下一吻,然后才站直身。「女仆待会就来帮你擦身子,晚些时候我再过来帮你擦药。」

  「嗯。」她乖巧地点头,眼神有些眷恋地望着他离去的身影。

  很下意识的,她伸手摸摸被亲吻的脸颊,好奇妙的感觉,因为没有人这样吻过她,包括她阿爹在内……═════*:═════*:═════*:═════盛威的卧室?N在雷舒寰善伤的房间隔璧。他让雷舒寰住的卧室不是客房,一般客人来访他都安排在一楼主客厅旁,可以直接走到后花圃的房间,而他让雷舒寰住的卧室是给女主人用的,在英国,夫妻俩并不时兴同房,他们强调拥有各自的私密空间。

  这两间房间的中间除了衣帽间外还有一间沐浴用的浴室,所以他现在有点后悔了,女仆因为要替雷舒寰擦拭身子而放水的声音,都能要命的让他备受折磨。

  他不该对她这么着迷的,盛威用力地握起拳头懊恼的想,他在英国还有婚约,有个未婚妻在,他不该招惹她的,可是那股莫名的情愫却让他失去该有的判断与理智。

  雷舒寰娇俏的笑声正开心的透过薄薄的木板清晰的传进耳里,他一咬牙,做出了他认为对得起自己,却对不起雷舒寰的事--他悄声走到衣帽间去,坐在里头的小圆椅上,眼睛正对着浴室偷窥!

  上天明鉴,要是他这种见不得人的行为被他手下知道的话,真不知他们会怎么笑话他,只是他忍受不了这种情愫的挑动,还有下半身坚硬挺起的难受,他知道自己很自私,只是他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人之常情,天底下男人都会做的事。

  衣帽间和浴室中间只隔着一道直上天花板的屏风,以前这碉堡的主人这么设计是为了在沐浴净身后可以直接走到衣帽间着衣,省却穿穿脱脱的麻烦,但之前的设计者绝对不会想到这道若隐若现的屏风却成了偷窥者的最爱。

  她曲线毕露的身子背对他坐在矮凳上,及腰的发瀑若隐若现的亲着她雪白的肌肤,形成一幅惑人春光,让他看得血脉喷张。

  盛威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的行为,因为胯下的男性欲望肿痛不已的折磨着他,而雷舒寰娇嫩的笑声依旧阵阵人耳,突地她起身转过头,准备让女仆帮她穿上衣物,那带着水珠的柔美身躯,就这么活色生香地呈现在他眼前,那浑圆的胸脯、娇艳的……天啊!他豁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进浴室里,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挥走女仆后,他拿起大毛巾从后头包住她。

  「啊!」突然被人从后头用力抱住,雷舒寰纵声尖叫,她努力地想要挣脱,无奈的是抱住她的人丝毫不因她扭绞的动作而放松。

  「我要你。」他邪魅的沙哑声音从她耳旁灌进。

  盛威对她如小蚂蚁般的力气一点都不看在眼里,他只知道自己要她,而且得尽速,要不然他的下半身会因为欲求不满而爆炸。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委屈的眼泪滚滚滑落,她以为他是个好人,所以才没坚持要田中钦带她回家的,没想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把自己当成一只肥羊呆呆送入贪狼嘴里。

  「我要你。」他就像宣示般的将她扛上肩头,就像扛一袋米一样容易。

  她娇小的身子除了重要部位有大毛巾遮掩外,其它的诱人胴体全暴露在空气中,不过,其中最引他注意的是,她那双因为缠足而有些变形的小脚,因挣扎而在半空中飞舞,煞是诱人。

  他将她放在他卧室的巨床上,因为用力过猛,雷舒寰的身子在弹簧垫上弹跳了数下后狼狈地撞上床头,痛得让她红了眼。

  她想逃,所以拚了命的向后靠,盛威怎么容得下她亟欲逃脱的心,一手拉住她未受伤的脚。

  「女人的脚,怎会这么小?」他赞叹着细细把玩雷舒寰的弓足,着迷不已,不懂为何她的脚可以小到放在掌心中把玩?

  「放开我……」她害怕地开始颤抖。

  对自己缠足的脚丫子被个男人放在手中亵玩,她感到又伤心又羞怯,这下她清白的贞操全毁了,即使她现在还未被强占身子,但在她全身上下几乎被人碰过的状况下,她已经无法苟活于世上。

  「嘘!」他要她别说话,然后粗糙手指轻轻抚过那几乎消失的脚拇指上。「这美丽的小脚,想跑也跑不远吧。」盛威近乎哺喃自语。

  「呜……」雷舒寰呜咽着,却无法用哭声改变她的命运。

  盛威已经沉溺在她可爱的小脚丫上,对她的哭泣置若罔闻。

  「这样的小脚,才会有掌中舞吧?」对中国历史稍有研究的他,对着她光滑白皙的脚丫子低喃着。

  他知道其实中国女子缠足都是因为男人变态的控制欲,他们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跑太快、太远,喜欢羸羸弱弱的,走起路来还需要侍儿搀扶,这种病态美能够满足男人的虚荣心,以前,他对这种心态嗤之以鼻,但现在,他竟意外的发现自己也喜欢这种比巴掌还小的弓足。

  人家说,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今天他没见到雷舒寰的裹脚布,但却发现她的脚底板有股馨香,令人低回不已。

  「你的脚儿,好特别。」他邪恶的舔吻她的脚尖,引得她心中一阵悸动。

  「啊……」她小声的叫着,不敢大声引起外头人的注意。

  他的动作实在太猥亵,雷舒寰瞇起眼,努力地不让自己沉溺在他的亲吻当中。

  当盛威的吻顺着每根脚指头逐渐移到脚踝时,她既狼狈又凶狠的警告。

  「放开我!」她狠狠地往他脸上踢,当场将他踢落床铺跌得狗吃屎。

  一将他踢走,雷舒寰急忙抓住被子紧紧地包裹住赤裸的身躯,再动作敏捷地抢过置放在床头的发簪,往脖子上一搁。

  「别过来,要不然我死给你看上她哭喊着,一点都不在乎跌落床下的盛威是否受伤。

  「你……」盛感想爬起,却发现自己刚刚没有防备下跌的一跤,让他一时间爬不起来,而且脊椎部位疼痛难耐。

  「发生什么事了?将军,您没事吧?」或许是刚刚摔得太过大声,在这个寂静夜里份外的惊人,不消几分钟,卧室外头已经聚集许多卫士。

  「该死的。」他低声诅咒,在来不及制止前,已经有人不顾一切地破门而入。

  「将军?」一进到房间却发现这种又好笑又暧昧的情况,众人士傻了眼。

  他们伟大的将军居然被一个小女孩踹倒在地,这种画面还真难得。

  不过笑归笑,她踢伤的可是大下列颠帝国驻福尔摩沙的领事,不是普通小老百姓,尤其是盛威在英国不单单只是个将军,他和英国皇室还有血源关系,拥有公爵头衔,在英国,雷舒寰的行为就叫犯上,犯上者通常都先押进地牢后再行处置。

  「大胆狂徒,竟敢意图行刺爵爷,来人啊,把她押下去!」狂怒下达命令的是盛威的副将威力,他趁盛威痛得说不出话时,先做裁决,免得这祸害继续留在爵爷身边。

  一直听不懂这些洋鬼佬在说什么鬼话,雷舒寰纤细的手腕被人拉住,她疼痛难耐地低呼,而另一只手小心的拉好被子,以免被人看光身子。

  她被威力粗暴地拖下床,由于脚踝扭伤,她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被扯出房间。

  「你们要干什么?」她尖叫着问,却没人能够回答她。

  「爵爷?」威力故意停顿下来询问盛威的意见,但明着是询问,但眼中透露出的讯息是--这个女人太嚣张,绝对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盛威没多细想为何威力会对此事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他也认为女人宠不得。抿起唇,他心中有了决定。

  「让她穿好衣服后再带走。」他想给她一个小教训,通常吃过苦头的女人到头来都会服服帖帖的,更何况她又让自己在手下面前丢脸。

  「我会恨你的。」雷舒寰即使害怕,还是勇敢地怒视他。她绝对不会求饶的,她以爱新觉罗家嫡系子孙的名誉起誓,她雷舒寰绝对不会向外来的番人低头。

  盛威撇过头去,试着漠视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恨意。

  他手一挥,要人先退下让雷舒寰穿衣。

  待她穿好衣裳,卫士们又进来将她押着。

  「威力,待会儿回来报告。」在他们离去前,盛威向手下交代。不消多久,雷舒寰便在一群孔武有力的洋人卫士的押解下,被威力粗鲁地推进她早先参观过的监狱里。

  她发誓过不会哭的,但当监狱沉重的门一被阖上,她的眼泪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滑落。

  雷舒寰有生以来头一回因为害怕而哭泣。

  「阿玛……」她把头深埋在膝盖上啜泣。

  威力亲手押解她进监狱,当然也是他亲手关了监狱的门,他更亲耳听到雷舒寰嘤嘤的啜泣声。

  他面无表情的折回去。对于会影响到盛威爵位的女人,他一概不会留情。

  「爵爷。」回到房间的威力低声的唤道,打破盛威对着牢狱方向的沉思。他原先深沉的脸在盛威转回头时迅速地被掩饰,变成另一种恭敬的姿态。

  「她……还好吗?」他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才问道。

  在关了雷舒寰后,他才要命的发现现在十月天的夜里有多冷,牢里什么都没有,她不知道会不会冻坏?

  ?氲秸饫铮□□男木涂□及没诓□莺莩橥醋拧*「她不哭不闹的,没有说什么的就自动走进牢狱。」威力眼也不眨一下地说道。

  「是啊。」盛威喃喃低语着,他以为娇弱的她会求饶,这样他才会有借口放她出来,谁知道她连哭泣都省了。

  他变成墨蓝色的眼眸不小心瞄到厨子为他准备好的晚餐,他一点也不觉得饿,但他想雷舒寰一定饿了,因为她午餐没吃,现在又因为他的狠心连晚餐都没了,「爵爷?」威力不解地发现盛威脸上闪过的痛楚,从未见过盛威有过这种表情的他,突然有了一抹迟疑。

  「她……她连午餐也没用,肚子一定饿了。」盛威没听见他的声音,兀白浸沉在自己的思绪里。

  威力这会儿心中也有些后悔,那女孩柔嫩肌肤的触感还停留在他脑子里,从来就不是狠心人的他,有点懊恼自己的冲动。

  「爵爷,要不要派人送食物过去?」他想弥补,但不是释放她出来。

  「新鲜的牛奶。我亲自送去。」盛威懊悔将她关进牢里,虽然时间只有短短一刻钟,他却觉得像已经过了一天之久。

  「那地方不是您去的。」威力劝道。

  「威力,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盛威语气虽轻柔,但坚不可摧。

  威力不再多言,他转过身,唤来女仆准备热牛奶,好让爵爷送进监牢去安慰受伤的佳人。

  ═════*:═════*:═════*:═════

  「什么?你把我的女儿留在红毛佬那里?」雷霆翼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怒指田中钦。

  「是你家舒寰不小心摔倒,福先生好心地留她在堡里养伤,你不要血口喷人。」田中钦睥睨着他,用十分不屑的口吻说道。

  「摔倒?小寰做事向来小心,连走路都得确定不会有危险才肯往那条路走,怎会无缘无故的摔倒?一定是你胡言。」他头胀痛不已,本以为女儿回来后他就可以安心的养伤,哪知道他得到的竟然是舒寰被人留在淡水的消息。

  「我怎会知道?她就这么跌倒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唤来外头洋鬼佬的卫士问问,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田中钦掏掏耳朵不悦地告诉他。

  「你……」雷霆翼巍巍颤颤地起身下床。

  「雷大叔,您千万不可以走动,别忘了大夫说的话呀。」一直守在床边的牛火石急急的要他躺回床铺上。

  此时田中钦才发现这屋子里还有其它人的存在,他斜睨牛火石一眼,「雷老板,这位是?」

  「他是我的邻居,也是舒寰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为了制止田中钦的恶意,雷霆翼没啥好气地说。

  「雷大叔您真的愿意将舒寰妹妹许给我?」牛火石一听到他说的话,不禁喜上眉梢,差点口齿不清。

  「你不是向来喜欢我家舒寰,许给你你还不愿意吗?」雷霆冀搪塞地说,反正他都打算让舒寰回北京城去了,现下说要嫁给谁还不都是谎言。

  「谢谢雷大叔。」牛火石根本不知晓雷霆翼地打算,他只知道自己多年来的梦想终于将实现。

  「雷舒寰现在都成了福先生的人,你还乐个哈劲?哼,真是的。」田中钦冷冷地说。

  「姓田的,你不要太超过了!」雷霆翼恼火地用力一拍,人也几乎昏倒。

  「雷大叔您放心,不管舒寰妹子变成什么样,我阿牛还是始终如一的爱她。」牛火石急急地保证。

  他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厮守在一起,才不会管她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他也很清楚舒寰妹子对自身的要求,他相信她留在英国领事馆是迫于无奈。

  「你以为你斗得过福先生吗?凡是福先生要的人,哪有你觊觎的份儿。」田中钦冷言冷语地说:「还有,我说雷老板啊,福先生看上你家舒寰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人家福先生可是大英国的公爵,只要舒寰能让他开心,还怕没有你享福的份儿吗?人嘛,看开点比较好过日子。」

  「你给我滚!」雷霆翼狂吼,人也倒在床榻上。

  在眼睛阖上的那一刻,他后悔了,后悔将女儿带到这儿来,更后悔今早为何要坚持什么商家信誉,不让牛火石替他跑这趟路。

  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他费尽心思不让心肝宝贝嫁给番人,没想到推她入火坑的竟然会是自己。

  上天啊,这就是您给我的惩罚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