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降爱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降爱格格目录  下一页

降爱格格 第二章 作者:施玟

  「小寰,阿爹送这茶叶到淡水去,你中午就可以关门休息。」雷霆翼站在唤来的马车旁,对正在打扫店铺的雷舒寰交代着。

  「喔。」她还是听话的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

  自从那天夜里他打了女儿一巴掌后,他们之间就变成这般冷冷淡淡的,除了平时会有的对话外,便不再交心。

  这看在他眼里有说不出的心疼与歉疚,他不能为那夜打了女儿而道歉,因为他完全是为了她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女儿解释他的一番苦心,毕竟一个父亲还是想保留尊严;

  而雷舒寰也面临到一样的情形,她好想为自己的忤逆不驯道歉,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所以他们父女俩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今天情况还是没有改善。

  雷舒寰抬头看到父亲坐上马车,却在下一刻,街角冲出狂奔的马匹,就这样父亲所搭马车的马儿被吓坏叫嚣,不消多久便撞上一旁的柱子,而马车夫及父亲双双摔落在地。

  「阿爹!」雷舒寰吓呆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她尖叫着丢下扫帚冲到屋外去扶起父亲。

  「阿爹……」她害怕地扶起父亲,发现他额头淌下汨汨的鲜血,好不吓人。

  「小寰,阿爹没事。」忍着阵阵的头痛,雷霆冀努力的扯出一抹惨笑。

  「雷小姐,赶紧把你阿爹扶进屋子里要紧。」隔壁闻风而来的大婶赶紧高呼要儿子出来帮忙抬人进屋。

  雷霆冀被小心地扶放在自己的床铺后,对街的大夫也在好心邻居的帮忙下急急赶到。

  雷舒寰等不及大夫开口,她就红着眼追问:「大夫,我阿爹没事吧?

  「雷老板额头受了伤,虽然流了些血但不碍事,只是这些天要小心观察看看他会不会有头晕想吐的情况发生。」大夫边说边开着药单。「这些药,到回春堂去抓,用四碗水熬成一碗,一天喝三回就好,药没了再叫我来看诊。」

  「谢谢大夫。」知道父亲没事后,雷舒寰才有些安心的展露笑容。

  「小寰,那些茶叶帮阿爹送到淡水。」他带着虚弱的声音说道,头上的伤还隐隐作痛。

  「阿爹,过些天等您好多了后,我再送去也不急啊。」她内疚地说。要不是她鸡婆的要送红毛佬茶叶,阿爹也不会受伤,都是她害的。

  「不成,红毛佬要的东西是不能等的,我们做生意的就是要讲信用。」雷霆翼虽不喜欢她再见那个盛威,但如今也只能怨叹命运捉弄。

  「雷老板,我帮您送。」方才帮忙扶抬雷霆翼的大婶儿子牛火石突然说道。

  他看了忠厚老实的牛火石一眼,还是拒绝。

  「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关系到福州茶行的商誉,还是小寰送去比较妥当。」他也知道牛火石偷偷爱慕他的宝贝女儿,只是他家女儿只能回北京等候皇上赐婚,八旗子弟不得与庶民婚配的祖宗家法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阿爹,舒寰送去,您可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不可以下床。」雷舒寰当然也知道大婶儿子喜欢她,但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只想乖乖地待在家里就好,更重要的是,她对牛火石根本没有感觉。

  「嗯,你快去快回,巳时尾有渡船到淡水,上了岸,再叫马车送你到英佬的领事馆去,将东西送到后,再请马车送你回渡船头。」他仔细地交代着一路过去的路程。

  「舒寰去过淡水,阿爹放心。」她替父亲盖好被子后,保证道。

  「皓……舒寰,我……我去帮雷老板拿药、煎药。一牛火石嗫嚅地说,他想巴结舒寰的父亲,但敦厚的个性又让他做起来有些不自然。

  「阿爹?」雷舒寰无法作决定,于是把难题交给父亲。

  「那就麻烦你了,火石。」雷霆翼面对憨厚的牛火石,也只能答应他的帮忙。

  雷舒寰将手上的药单子交给他。「牛大哥,那么我阿爹就拜托您了。」

  「没关系的,小事情、小事情。」不小心碰到她软软香香的小手,牛火石呆呆地傻笑。

  ═════*:═════*:═════*:═════

  雷舒寰用力地深呼吸,再望向前方高耸的碉堡,她开始无奈地叹气,要是阿爹没在这时候受伤,她也不必来这里。

  她回过身,向送她来的车夫低声交代几句。

  盛威……一想到他的名,心头就会忍不住起了阵阵涟漪,她忘不了在自家茶行里他看自己的灼热眼神,一想到这里,她就会脸红心跳,久久无法自己,但在阿爹教育她的庭训中,这是不对的。

  「找谁!」守城卫士一见到陌生女孩一脸迟疑地在外头鬼鬼祟祟的,马上在城门上大声吼着。

  不懂外来番话的雷舒寰一时也傻了眼,她听不懂那人凶巴巴的在吼哈,但至少他不佳的口气告诉她,这家伙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

  「我……」她到底要找谁啊,福先生?她知道田伯伯都是这么称呼他的。「福……福先生。」

  「福先生?」卫士也被她话里的腔调给弄混,他在嘴里喃喃自语后,才问道:「福雪曼?」他知道这里的人都称将军为福先生。

  他们俩言语不通,基本上是在鸡同鸭讲,但聪颖的雷舒寰抓住Fu这个音节,猛点头。

  「对对,就是他。」她绽放可爱如太阳般的笑颜,当场只差没迷昏卫士。

  「福先生没空见你,你快离开。」他没被雷舒寰的粲笑如花给迷倒,还知道自己的职责在哪里。

  「这个东西请交给福先生。」她小心地举起手中的提篮,然后大声的一字字清晰的说出来意。

  「打开。」卫士做出掀盖的动作,表示要她打开竹篮接受检查。

  「茶,这是……Tea」呼,还好田中钦曾教她一些简单的番语字汇,要不然她真的会完蛋。

  他真是个会折磨人的家伙,仗势欺人!那天他明明可以直接把东西带走,还说什么他还有其它的地方要巡视,身上不便带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害她顾不得阿爹的伤,千里迢迢送这包难喝的东西到淡水来。

  「放在地上就好。」卫士的口气带着轻蔑。

  这有何不可,只要东西无恙的交到他主子手上,她也就大功告成。

  很快的,雷舒寰将装着茶叶的竹篮搁置在地上,情绪也突然从有点不悦到大大的不悦。

  哼,真是□人的家伙。

  「等等,一就在她好不容易自认为优雅地爬上马车的同时,后头却传来制止声。

  「请留步。」

  盛威的声音,雷舒寰很不开心地将原本已跨上马车的右脚放回稳稳的地面,然后再一个用力的旋身。

  她举起手遮住刺眼阳光向上一望,果然是盛威骄傲地站在上头俯视她。

  「先生,您要的东西我已经放在地上,方便的话请自己下来拿。」一说完,她也不管人家是否听得懂她在说些哈东西,自顾自地回过头,很快地爬上马车,挥手要车夫赶紧离开。

  头一回见到有人敢挑战他公权力,而且还是个小不点般的女孩,盛威想也没想的一个响亮的口哨响起,雷舒寰马上被一个接着一个的持刀卫士阻挡住去路。

  当下傻眼的不只是雷舒寰,连车夫都呆呆愣在原地,没有人家命令他也不敢移动半分。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哪里不对了,还得让人这样对她?早知道这样,她也不会擅作主张的把英国茶送给这个红毛佬,自取其辱。

  「你们吓坏小姐了。」他懒洋洋的声音如魔咒般当场喝住部属。

  盛威不悦的瞪着把马车团团围住的手下,他要他们帮他把人留住,可没要他们个个拔刀吓人。

  「将军?」离盛威最近的男人不解的叫他,却换来盛威的白眼。

  「雷小姐是我的客人,你们以后见到她,就如同见到我一样。」盛威依旧懒懒的声音,却给人不怒则威的感觉。

  他的话果然有威信,他的手下纷纷收起刀剑,向她鞠躬致歉。

  「对不起,吓坏你了。」盛威走下领事馆阶梯,依照家乡习俗,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

  「我……」雷舒寰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她惊慌地瞪大眼睛,努力的漠视他的亲吻。

  「福先生。」田中钦在闻讯后赶来,发现来人正是雷舒寰时,不禁讶异地问:「舒寰,不是你父亲要来?」

  「田伯伯,我阿爹在临出门前摔下马车,现在正在家里休息,阿爹要舒寰送福先生的东西过来。」她见到田中钦后,赶紧抽回手站到他身边,并且将阿爹发生的事告诉他。

  雷舒寰一见到田中钦,心头增添了些许踏实感,虽然平时她也不太喜欢田中钦这个人,但在周围环伺着高头大马的洋鬼佬时,见到和自己同肤色的人,多少都会觉得亲切。

  「我感到相当遗憾。」田中钦也不知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总之,他还是说出关心的话来。「过几天我会去探望他,请帮我转告。」

  「好的,谢谢田伯伯。」

  田中钦转头向盛威私语几句,然后他又转回身来。

  「舒寰,福先生要你留在这里用完午饭后再回去。」

  「午饭?」雷舒寰的眉蹙紧,拚命地摇头,「我要赶紧回去,阿爹在等我。」

  她的拒绝,盛威当然听得懂,自然眉头打了个死结,半天不吭话。

  ?词?□牧成□镏星站椭□浪□男那椋□□□□冢□梆┌J啊,吃完饭再走也不迟,这对你有好处的。」他暗示得很明白,只是不知雷舒寰有没有意会。

  「舒寰不懂。」她装傻地摇头说道。

  「福先生的势力有多大你不会不知道的,为了你阿爹以后在台北城的生意着想,留下来吃顿饭,我再请福先生派专用的船只送你回艋艵。」田中钦推她到盛威身边。

  「田伯伯,我不要……」才抬起头,她的视线又掉进盛威眼眸的湛蓝波光中,要说出口的话也吞了回去。

  「乖,听话,不会怎样的。」他哄诱的模样,就好象人口贩子般的猥亵恶心。

  「走吧。」盛威勾起她的小手,安放在自己曲起的手臂上,再投给田中钦一记眼神。

  田中钦马上就塞了几锭碎银给一直呆愣在原地的车夫,并要他马上离开。

  康着这一切的雷舒寰一直到了脚尖踏上英国领事馆的石阶时,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任人拉进碉堡里。

  ═════*:═════*:═════*:═════

  「这里,是关犯人的地方。」盛威每走到一间小房间前就会停下脚步,然后跟在后头的田中钦就负责解释这地方的用途。

  犯人?有点像喔,小小暗暗的,难怪会听到几声低泣的呜咽声响。

  「那里就是放风给犯人休息透气的天台,不过每天只有半个时辰而已。」田中钦的声音又从后头响起。

  这下雷舒寰终于皱起眉头,不解他们为什么把她带来这里,还杂七杂八的跟她解释一堆?!她只是来送茶叶的!

  狐疑的目光望向身旁挽着她的盛威,却见他满脸兴味的直盯着她看,逼得她不得不赶紧缩回视线。

  「舒寰,福先生的意思你应该很明白了,他希望和你做个朋友。」田中钦笑盈盈地告诉她。

  「田伯伯,我不能,阿爹说过些时候就要送我回北京找奶奶。」雷舒寰紧张地缩回手,然后很直接的告诉他们这个事实。

  盛威闻言又敛住眉,他抿唇不悦,田中钦一瞧又不得了的呼叹。

  「我的好小姐,这些事情,您就等回去再说嘛。」他头痛不已的叹道。

  「田伯伯,我想回家了。」她低声地说。

  天色在这时候变得灰暗,看在她眼里有点心惊胆战,万一下起雨,那她今天岂不是不用回家!

  谁会知道盛威一听到她说的话后,心里一急,便猛力的握住她的手,直接将她拖下阶梯,朝后方住屋疾步而行,他不能让她离开,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她几乎是被半拖半拉着走的,雷舒寰的小脚根本跟不上盛威火冒三丈的大跨步,最后狼狈地摔倒在地上,在一群人错愕地注视下惨叫连连。

  「啊!」她整个人十分不淑女的趴在地上,脚因而狠狠地拐了一下,疼痛不已。

  「我的脚……」

  盛威在她的手脱离自己箝握时,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如此粗暴地对待她,他本想停下脚步等她的,却没想到她会先一步的摔倒。

  他懊悔不已,当他迅速弯下身子撩起她的裙摆想检查伤势时,她却有如猫见到老鼠般地猛力缩回脚,豆大的泪水也滚滚滑落她清丽的两颊,让人好不心疼。

  「福先生,我们中国女孩的脚踝是不可以给男人瞧见的,」田中钦替她作解释。

  「一旦她的脚踝被你碰了,恐怕她不是得跟着你走,就是被迫自尽。」

  盛威抿唇不理会这些冬烘的习俗,他只关心她的脚踝,于是他靠近她畏缩的身子,手也跟着不客气地推开裙摆边缘,让她细嫩白皙的小腿肚暴露在空气中。

  田中钦总算还有点良心的撇开脸,他大声的对后头满脸好奇的士兵们吼着,要他们避开视线,这算是他对雷舒寰的一点点歉疚吧。

  毕竟在民风淳厚的台湾,台湾人对洋鬼佬还是存有歧见,而他却一手将舒寰推进盛威的怀中……盛威一发现雷舒寰的脚踝已经红肿,自责的情绪更是加深,他不由分说地拦腰抱起她,将她小心的搂进怀里,嘴里也生气的吼着要医护人员赶紧到主屋去。

  雷舒寰被这一连串的事情给吓呆,她知道自己不该对搂抱住自己的男人有什么不应该的遐想,但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让她脸红心跳。

  他是她除了父亲以外,第一个接触的男人,也是占尽她便宜的男人。

  按照祖宗诫律,她是该委身嫁给他,因为他不但瞧过她的纤纤玉足,甚至还这么亲密地搂抱,这万一传出去,恐怕连她阿爹都无法原谅她。

  随着盛威半跑步的律动,她发现视线所及是铺着鹅黄色的布疋地,这是地毯吧,洋人才会有的玩意儿,不过太后奶奶那儿也有。

  然而她没有时间观察太多,马上就被人小心翼翼地放进一张软绵绵的椅子上,盛威关心的蓝眸再度映人她的眼帘。

  「我很抱歉。」充满歉意的话从他担忧的脸上轻吐出来,又差点吓坏雷舒寰,他不是一向霸气得很?!

  她不敢吭声,只能任他不停地在自己受伤的脚踝上搓揉,痛意直达心底,豆大的泪珠直落。

  田中钦担心地在一旁急着问:「福先生,舒寰她……」

  「没事。医师呢?」他头抬都不抬一下,只闷声地问。

  「少爷?」老医师提着医药箱从后头院落赶到前方主屋来,在瞧见能让盛威紧张地抱起人冲进屋子的,竟然是个娇弱的中国女孩时,不禁傻了眼。

  「帮我看看她有没有事。」盛威见到他后,退开一步让老医师能够顺利地诊治,只是他还是紧握住雷舒寰的手。

  「喔,可爱的姑娘,你跌惨喽。」老医师笑盈盈的脸庞让雷舒寰见了安心,再加上他还是用闽南话安慰她,倍觉亲切。

  当然跌惨了,别说她红肿得吓人的脚踝,光是她衣服上的脏污和脸上的几处擦伤,都可以证明她是伤势惨重。

  「我的脚好痛。」她好可怜地说。

  「少爷让你跌倒啦?」老医师取出凉药膏往她脚上猛力的按摩,当然引来她受不了的惨叫。

  她的手指直接掐进盛威的手臂中,而他只是皱着眉,却没阻止她继续凌虐。

  「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你都不可以走动,脚要垫高,还有也不可以碰热水,每天要冰敷,三天后才可以换热敷。」老医师连迭地交代她,然后确定盛威也知道该注意的事情后,他才又拿出两颗白色小丸子交到盛威手上。

  「少爷手上的是止痛的药丸子,和你习惯的中国药草不怎么相同,但我保证不会是毒药,用温水吞了以后,你的脚就不会这么痛了。」老医师边在她脚上用两片木板夹住固定,一边跟她解释药效。

  「谢谢。」她发现自己的脚在老医师抹了凉药膏后有点舒缓的现象,这时她才放松掐住盛威的手指。

  「可怜的小女孩,盛威楼上有间空房,你这几天就安心留在这里养病。」老医师看了盛威一眼后说道,盛威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虽然贵为爵爷,但他说的话盛威还不敢反驳。

  「我想回家,我阿爹也受伤了。」雷舒寰到现在还是不放心自己父亲的伤势,她不在他身边,就是不知道牛火石有没有真的替她照顾阿爹。

  「你放心好了,这事儿,我会盯着盛威帮你处理好,并且要人告诉你阿爹,你受伤要留下养病的事。」老医师拍拍她的腿,安慰的说道。

  「走吧。」盛威再度抱起她,方向是二楼的卧室。

  「喂,放我下来啊。」这次雷舒寰才不肯轻易地让他为所欲为,她奋力的捶打他。

  「如果你不想摔下去的话,那就继续。」盛威懒洋洋的声音一如往常的颇具威胁性,他斜睨她一眼,当场让雷舒寰的声音消失不见,如小猫般扭动的身子也变得乖巧。

  「少爷终于遇到他想要的女孩。」老医师抚抚白花胡子,安慰的地说。

  「可不是吗,雷舒寰的出身应该不平凡,和福先生高贵的身世,绝对匹配。」田中钦得意洋洋地说。

  人虽然不是他引荐的,但好歹总是他把盛威带到福州茶行,他们两个就好象天生注定般,在茶行里,很少露脸的雷舒寰,就这么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的,正巧被他们遇到,这不是天注定,要说什么才恰当啊?

  老医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屑的眼神暗藏在其中。

  他最瞧不起的人就是奸细,就像田中钦,典型的墙头草两边倒。

  他不再答腔,收拾好医药箱,径自走人,当场让田中钦察觉到面子有点挂不住。

  不过那又怎样,至少他在福先生面前可说立了大功一件,因为他有点小聪明,才会看出那天在茶行福先生望向雷舒寰的眼神有些异样,就像猛兽见到猎物般的利锐,所以他今天就找人埋伏在福州茶行的角落,要人在雷老头出门时借机撞倒马车,让雷老头受伤,依雷老头的刚烈性子,一定会让雷舒寰代替,不会爽约。至于他本来想让自己儿子娶雷舒寰的打算,他只好作罢。

  钱比起儿子的幸福来,要重要多了,有了钱,还怕儿子讨不到比雷丫头更美丽的女人吗?

  田中钦贼溜溜的眼睛朝上张望着,心中的打算也更笃定。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