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浪漫老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漫老爹目录  下一页

浪漫老爹 第八章 作者:施玟

  到头来,徐苹还是自己跑到医院做检查,因为当季暮鑫离开小套房上班後,她正常的思绪慢慢重回到脑袋裹。她是上过护理课的,而且自己的身体,她清楚得很,虽然她的月事一直不正常,但是连续两个月没到却从来没发生过。

  她刻意骑车到台北县找一家妇产科做检验,当挂号小姐拿初诊的病历表给她填写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在配偶栏裹写下季碁鑫的名字。

  “季太太,季太太!”护士小姐连叫两声却不见徐苹有任何回应,於是她离开自己的位子,走到徐苹的面前微笑著,“季太太,轮到你了。”

  发呆中的徐苹恍然清醒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强笑道:“对不起,我还是不习惯有人叫我季太太。”

  世面见多了的护士小姐不以为意的说道:“你是新婚吧?”

  “嗯。”她不好意思的点头。

  “这也难怪了。”护士小姐亲切的握住她的手带她到间诊室裹。也许是因为徐苹的外貌让她十分的羡慕,所以她还没间应该问的问题,就先夸赞徐苹,“很少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孕妇耶!”

  护士小姐那一句孕妇让徐苹吓冰了手脚,她故意说道:“我是来问医生如何避孕的,我想我应该还没怀孕才是。”

  护士小姐斜睨她一眼,“我看过的孕妇太多了,不会看走眼的。”并拿了一个杯子给徐苹,然後说道:“和先生的第一次是多久之前的事?来这儿之前自己有没有先验孕过?”

  “呃,三个月前吧!我们几乎都有避孕,所以我没有自己验过。”徐苹想了一下然後老实的回答。

  “这就对了。都是他戴套子?月事多久没来了?”

  “嗯,大概两个月没来了吧。”

  “那你先去验尿吧。”

  不一会儿,徐苹红著脸将杯子交给护士小姐。

  只见护士小姐带她走进裹头,放了试条到杯子裹後,女医生瞄了一眼便告诉她,“恭喜你季太太,你怀孕约两个多月……”

  接下来医生一连串的问话,她都只是反射性的回答,甚至连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妇产科的,她都不知道,,她听到医生交代下回产检的日期後,便浑然不觉的走出去,手上还多了一本健保局的孕妇手册。

  怀孕?不会吧?!徐苹呆呆的坐上自己的小绵羊,还愣愣的看著手上的小册子。想起医生推断她可能怀孕的日期恰好是他们关系变得更亲密的那天,所以医生推断的没错,但是她该怎么办?

  徐苹抚抚尚未凸起的平坦小腹,一个新生命在自己的身体裹慢慢的成长是件多奇妙的事,所以她是不会拿掉宝宝的,可是她该怎么跟季暮鑫说她怀孕的事?

  她想到徐诤可能会有的愤怒表情,还有她爷爷奶奶可能的不谅解、季扬会出现的反应,都岂是她招架得了的,更重要的是季暮鑫的前途,徐苹不敢想像舆论会怎么攻击他。

  妈妈!董婉宁的脸跃上她混乱的脑海中,自己倒是可以躲到法国去找妈妈的,妈妈是新潮的人,应该会收留她才对。

  一心只想解决自己一头混乱的徐苹,根奉就没注意到当自己低著头离开医院时,同系的同学也跟著走出医院,她的情况早就被一样等在候诊室的同学给听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学校裹的流言更令她招架不住。

  *****

  “徐苹。”陈爱把徐蓣拉到系馆的顶楼间话。今天一早她就感觉到同学们在窃窃私语,细问之下却愕然发现,流言的主角竟然是徐苹,而且还有人说徐苹未婚怀孕!  

  徐苹不明就裹的被陈爱拉上顶楼,她的头因为一夜的无眠本来就昏昏欲裂,一到学校还来不及放下背包,又被陈爱气急败坏的拉走,更让她差点当场昏倒。

  “小爱,教授就快来了,你有什么事吗?”她以为陈爱又要提陈忠党的事。

  “小苹,我们是不是好朋友?”陈爱表情严肃的间她。

  徐苹失笑了,她摇摇头说道:“千万别又是你哥哥的事,我早说过,我不可能当他是我男朋友的。”她什么事都可以依陈爱,就独独逭件事她不能答应。

  “我不是要说这事啦!”陈爱不耐烦的叹气,她单刀直入的问:“小苹,你知不知道今天同学在传些什么?”

  徐苹开始有些不耐烦的说:“小爱,有事快说。”她还是找不着陈爱问题的重点在哪裹。

  “OK,有人昨天在妇产科看到你了。”

  “妇产科?!”徐苹的手脚又开始冰冷起来,怎么会被人发现呢?她口气不佳的说:“难道我到妇产科拿个药也需要谁的批准吗?”

  “小苹,他们有人看到且听到医生说你怀孕了,而且还说孩子的父亲是姓季。小苹,那个人是不是季暮鑫?”陈爱把听到的全告诉她。

  “小爱,你……”徐苹哑然了,她没想到自己为了不被熟人撞见,特地挑了一闾离台北市较偏远的地方,但却还是被遇上了。

  “不要间我怎么猜到的,因为季扬是不可能的,不是吗?而你所认识的人裹,姓季的除了季扬之外,不就是季暮鑫了吗?是他对不对?”

  徐苹苦笑了,她自己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没想到流言传得更快。学校她大概不能待了。

  “也许吧!”她面无表情的转遇身不想见到陈爱脸上的嘲讽。

  “小苹,”陈爱不喜欢见到如此消极的徐苹,她握住徐苹冰冷的手,“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徐苹低著头看看被陈爱握住的手,一股热气从眼眶襄涌出。她摇摇头说:“我昨天就打算到我妈那裹去了。”

  “他知道吗?”陈爱指的当然是季碁鑫。

  徐苹还是摇头,“我还没让他知道怀孕的事,而且我打算到法国後就不回来了。”她告诉陈爱自己的决定。

  “小苹,你一向不是懦夫的。”陈爱相信可以不顾一切爱上一个年纪比自己大上一截的徐苹,不是见事就逃避的人。

  “你不懂的。”徐苹扬起一朵苦苦的笑,“如果我和他的事爆发出来了,那他在律师界还能立足吗?还有,别人会怎么看他、想他呢?”她昨晚都考虑过了,她只想作对季暮鑫最有利的打算。

  “他有权利知道你怀孕的事。”此时的陈爱已经顾不了季暮鑫是哥哥的情敌,她只想到徐苹的决定是不行的。“而且,我想他在碰你之前,所有的结果他都考虑过了。”  ?

  “你不明白的,孩子我一个人也养得起,而且我不要他为了孩子才娶我。”

  面对有理说不清的徐苹,陈爱不免动了气,她强迫徐苹转过来面对自己,“听我说,去告诉他你怀孕的事,他是个大男人,承受得了这个结果的。”

  徐苹飘忽的笑了一下,她抚抚垂下的头发说:“也许吧!我会好好想想的。”

  陈爱从来没见遇如此飘茫的徐苹,心头被一丝不安揪住,忽然间好怕徐苹会做出什么样的儍事来。街动之下,她抓聚徐苹的手道:“小苹,答应我,不管你作了什么决定都一定要让我知道。”她们俩情同姊妹,虽然之前曾有过些许的磨擦,但她还是十分关心徐苹的。

  徐苹被陈爱的语气给逗笑了,她反握陈爱的手,“放心好了,再怎么样我都不会做出伤害宝宝的事的,至少我一个人还是可以养活他的。”

  陈爱一听徐苹那句『至少我一个人』的时候,心裹的不安更是扩大了,她忽然明白徐苹真正的顾忌——季暮鑫的前途,还有季暮鑫的一切。陈爱决定她要在徐苹像只鸵鸟躲起来前,先告诉季暮鑫这件事,但在此之前,她不要脆弱的徐苹还进教室被同学们指指点点。

  “小苹,早餐吃了没?”她问道。因为她了解徐苹的个性,昨天徐苹一定彻夜未眠,思考著自己的未来,她担心徐苹的胃会被搞坏。

  果然,徐苹摇头了。

  陈爱叹口气,“走吧,陪我到麦当劳吃早餐,今天我们跷课吧!”

  徐苹陪著陈爱跷了一天的课,两个女生好久都没有好好的聊天,今天算是逮到机会长舌一番,而且她们还疯狂的在百货公司的婴儿部血拚了一堆娃娃坠地後才派得上用场的衣物。徐苹不知道当她和陈爱两人痛快的闲晃一天时,家裹发生了什么大事。

  有道是,有心人总会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徐苹自认为隐藏得很好,偏偏明眼人早就看出一些端倪,事情的发展让人措手不及。昨天徐苹到妇产科一事不但被同学撞见,更不幸的是,那同学和陈育是堂姊妹,所以风云大起,不是徐苹可以一手遮天的。  

  *****

  陈育自从那天知道季暮鑫的爱人是徐苹,且又被他不解风情的送走後便怀恨在心,但就如她父亲陈两全说的,季暮鑫除了不爱她陈育,其余的没啥可挑剔,也就是说连自己的父亲都要她放弃季暮鑫了。

  陈育不甘心,她就是不明白徐苹那丫头怎能跟她比!所以她想报复,而且要季暮鑫为了要那丫头而付出代价。正好不知情的堂妹到妇产科看月经不顺时,碰到徐苹做检验,回家时还跟她哇拉哇拉的说,这下子可让她逮著机会了,她要让季暮鑫知道,惹到她可不是三两下就可以解决的。

  她知道徐苹到小诊所看的用意就是不想被熟人碰上,那她就偏偏要弄得全世界皆知道。全台湾的报社、媒体不是只有徐家一家独大而已,想看徐家出丑的人比比皆是。陈育不只打电话告诉一家媒体说徐诤的独生女未婚怀孕,她更歹毒到几乎所有的媒体都通知了——除了徐诤的报社外,而她对每家熟识的记者都说:“搞大徐苹肚子的男人不知道是谁。”

  她是故意的,因为她知道讲得太多、太白就失去竞争的味道了,记者像嗅觉灵敏的猎犬,只要有一丝丝的线索,他们就可以查到徐苹的入幕之宾是谁,而现在徐家的电话八成正要烧坏了吧!想到这裹,陈育不禁高兴得大笑起来。

  内湖徐苹爷爷住所除了只有家人才知道的专线外,其余对外的联络电话一律拔掉断线。而坐在大厅的除了呆坐不语的徐爷爷徐奶奶外,还有暴跳如雷的徐诤和他的新婚妻子禾璃。

  徐诤愤怒的摔下电话,对杵在一旁的保镖发火的说:“去,去把徐苹给我找回来!”  ?

  徐诤的愤怒其来有自,一早他到公司准备开会时,发现自家的报社前挤满了一堆别家报社的记者,还有电视台的记者,一时搞不清楚状况的他,还来不及跨出车子半步便被塞到他嘴前的麦克风给吓住了,因为一名电视台的记者尖锐的间他,徐苹是不是在外头跟人同居还未婚怀孕!  

  徐诤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当下他便重新坐回车子,并且命令司机掉头回去。他从车上和秘书通话,知道今天一大早报社的电话便响个不停,而且清一色全是问有关徐苹的事。他也立即明白为何逭丫头在学期刚开始的时候,便迫不及待的搬出去住,原来她是赶流行和人同居去了。

  这……这简直要气死他了!他这张老脸全赔在造丫头身上,教他以後拿什么脸去见人啊!

  “可是老板,小姐的手机一直拨不进去,你教我们上哪儿去找?”徐诤的贴身保镖兼秘书为难的说。

  “我请你们是干么的?电话打不进去就不会到学校去找吗?”他愈想就愈生气。

  “找遇到了,但小姐的同学说今天一直没见到小姐去上课。”保镖老实的说。

  禾璃拉住徐诤的手,“老公,坐下来等小苹的电话嘛,你这样走来走去的也不是办法啊!”她和徐苹相差没几岁,所以比较能够了解徐苹的思考模式。

  徐奶奶哼出一口气来,没好气的指著徐诤的鼻子说道:“苹儿就是有你这种父亲和董婉宁那种母亲才会变成这样。我警告你,如果待会找到苹儿的话,我不准你駡她!”徐奶奶一见到禾璃就气不过,苹儿有这么一个『好老爸』娶了禾璃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作她的新妈妈,也难怪她会和人搞大肚子。

  “妈,现在我们是在讲小苹的事,您怎么扯到我这来了。”徐诤不知已经多少年没被他母亲念过了,今天他当著妻子和部属的面前被老人家一念,直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

  “你还说!”徐奶奶气得手直发抖,“我和你爸不知怎么教你的,一个好好的家被你们弄得乌烟瘴气的,今天苹儿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检讨检讨自己是怎么做父亲的?还要駡她。”

  不是她偏袒孙女,而是她知道和徐苹在一起的八成是季暮鑫。那小丫头总是想要隐瞒他们俩相恋的事,所以每次季暮鑫都只送苹到巷口便不进来了。其实他们之间亲密的眼神是瞒不过她和老伴的眼睛的。这是天意吧!她的苹儿从小就讨不到父亲的宠爱,所以转移到季暮鑫身上去,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进展到恋人这一阶段。

  虽然季暮鑫年纪大上她的苹儿一大截,但她和她老伴讨论过了,季暮鑫的不花心是最能让他们放心的地方,所以如果苹儿真的怀孕了,她会全力让他们俩结婚的。

  “妈,您不要生气嘛!女儿是我的,我管她也是应该的。”徐诤抓抓他半白的头发说道。

  不知情的徐苹挑在这时候进门,她是被一通又一通的传呼给Call回来内湖的,她讶异的见到她父亲和新妈妈也在这裹。

  “爷、奶我回来了。”

  “跪下!”徐诤一见到她就忘记他母亲先前说的话,一肚子的火又直直的冒上来,“爸、妈请你们不要管我问她的事。”他一句话就堵住他母亲对徐苹的维护。

  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已经东窗事发的徐苹,莫名的看看直叹气的爷爷,还有正愤怒的瞪著她父亲的奶奶。

  “我叫你跪下,你是当没听到是不是?”他压根儿不管大厅还有外人在,一心只想问出所有的事来。

  徐苹求救的望向爷爷,却见她爷爷摇头不语。不是他冷血,而是这回他的宝贝孙女真的惹恼她父亲了。

  缓缓的,徐苹真的跪下了,她张了大眼问徐诤她做错了什么。

  “你……你还敢问你做错了什么?说,你肚子裹的野种是谁的?”徐诤像吞了炸药的狮子般来回踱步的间。

  吓!爸爸怎么知道的?徐苹看到她爷爷眼裹的不舍还有疑问,她明白现在他们只知道她怀孕的事,但还不知宝宝的爹是谁。她倔强的咬住下唇不发一语。她是不会供出季暮鑫的?

  “啪!”徐诤愤怒的掴她一巴掌,徐苹不堪一击的摔倒在地上,“你说还是不说?”

  “阿诤!”徐奶奶这下可不舍的用力推走自己儿子,然後想扶起摔倒在地上的孙女。倘若徐苹真的怀孕的话,岂能承受徐诤的怒打。  .

  “奶,我没事。”徐苹没让她奶奶扶她起来,她只是继续跪在那裹动也不动的对她父亲说:“宝宝是我一个人的,他没有父亲。”

  “你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好,你不说可以,现在就去给我拿掉。”徐诤气疯了口不择言的说。

  “苹儿,你就老实的告诉你爸爸孩子的父亲是谁,他会谅解的。”徐爷爷劝道。

  “爷!”

  “爸!”父女同时叫出来。

  徐苹是因为发觉她爷爷奶奶可能也知道自己和季暮鑫的事,而徐诤则惊愕他父亲早知道徐苹和人同居的事。

  徐爷爷站起身来,一手拉起徐苹。

  “苹儿,上楼去休息。”徐奶奶说道,“阿诤,我老归老,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准你再动手打她。”她说什么都要维护徐苹,“苹儿,你不要管你爸,奶奶陪你上楼去”

  徐奶奶生气的瞪了徐诤一眼,气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巴掌,也难怪今天徐苹和他依旧不亲。

  徐诤碍於自己的父母一心只想替徐苹讲话,他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但他相信这事两位老人家心裹可能有数了。

  徐爷爷见老伴带著徐苹上楼休息後才缓缓的叹口气,“阿诤,去打电话叫阿鑫过来。”事情到这种地步了,他猜想此事和季暮鑫脱不了关系。

  “爸,叫阿鑫来做什么?我已经请报社澄清小苹这事了。”他以为父亲要季暮鑫过来,是为了其他媒体侵犯他们隐私权的事。

  “你叫他来就是了,其他的等他来再说吧!”徐爷爷还不想明白讲出自己的猜溺,如果孩子的父亲不是季暮鑫的话,只怕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困扰?

  禾璃忽然明白的睁大双眼,心想,不会吧?!徐苹和季暮鑫?这太……可是反过来想想,有什么不可能的,她和徐诤还不是相差二十岁,所以徐苹和季暮鑫在一起也就见怪不怪了。  ?

  禾璃也不告诉徐诤自己的猜想,但她觉得八九不离十了,因为从徐家二老如此拚命的维护徐苹的态度看来,若说使徐苹受孕的是那个警察的话,那大可要徐苹马上嫁掉,根本不会有这些风风雨雨。

  她抬起眼来回看著徐诤和她公公,只见後者投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仿佛要她不可以妄加猜测。

  *****

  徐奶奶安抚的拍拍徐苹的手,要她坐到床上去。徐苹带著不安、惶恐舆内疚低著头红著眼,就是不肯将视线迎向她奶奶。

  “苹儿,”徐奶奶写满风霜的手安慰的拉著徐苹的手,“告诉奶奶,孩子的父亲是不是阿鑫?”她的语气几乎是肯定的。

  咬聚下唇,徐苹还是不语。她怎么想就是想不通她的世界为何一瞬间变色。

  “苹儿,爷爷奶奶是要帮你啊!如果你什么都不说,那教我们在你爸面前怎么替你们说情?”徐奶奶见她一直不愿开口语气也硬了些。

  久久,一颗斗大的泪珠滴落到徐苹的手上,她犹豫著要不要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没错,她可以大方且大声的告知全世界她的爱人是季暮鑫,但是她怎么可以将自私的爱加诸在季暮鑫身上?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爱她或是要舆她长相厮守的话,如今事情都快爆发出来了,她却慌了手脚。

  想想早上,她还用肯定的语气告诉陈爱她可以一个人独自养活自己和宝宝,伯现在看起来却是不可能了,事情一旦扯上她父亲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打发得掉的。

  “苹见,你说话啊!我相信阿鑫已经快到了,如果真的不是他,那我们也不可以要他背黑锅不是吗?”徐奶奶苦口劝道。  ,

  “是不是他的有这么大的差别吗?”徐苹幽幽的说:“宝宝是我一个人的,我不想要他负什么责任。”

  “是他的就要他负起该有的担当。”徐奶奶真的生气了,她的苹儿不是逃避现实的人。

  “奶奶,先让我一个人静静想一下好吗?不要逼问我了。”徐苹举起恍若千斤重的手揉揉太阳穴,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压力让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

  徐奶奶莫可奈何的直叹气,而後巍巍颤颤的站起身,“苹儿,奶奶还是得让你知道,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千万不要想不开,知道吗?”

  徐苹抓过枕头紧紧压在自己的肚子上,只说:“奶奶,对不起。”

  “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