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浪漫老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漫老爹目录  下一页

浪漫老爹 第七章 作者:施玟

  日子对徐苹而言是一成不变,她把一个礼拜七天的晚上分作四份。

  一、三、五的晚上因为季扬必须补习,所以季暮鑫可以陪她到十一点多才回去。而二、四是徐苹回去内湖陪爷爷奶奶的日子,这也是爷爷要求的,他们两个老人家不怎么喜欢她搬到外头去住,在他们心中,她是永远长不大的小娃娃。所以每次从内湖离开时,她的手上总是提满老人家的爱心补品,只不过大部分的爱心都落人季暮鑫的肚皮裹。

  她把星期六留给『可能』会需要她的徐诤或是董婉宁,因为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家庭或男友了,除非有必要,他们谁都不会要徐苹陪他们的。  

  至於星期天则是她的打扫日,她都在这天将堆了一个礼拜的衣服洗好、烫好,然後又是刷地又是洗浴室的,反正她就是要让自己多忙碌些,这样才不会太想季暮鑫。

  像今天是星期天,季暮鑫陪著季扬到台中参加比赛,原本季扬要她陪他们一道下去,还说等回程的时候,他们可以到剑湖山世界玩那座亚洲最大的摩天轮。

  但是她拒绝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愈来愈离不开季暮鑫,她怕自己的眼神藏不住对他的热情,所以她只好告诉季扬她有书还没念完。

  季扬是带著失望的表情离开她的租处,而相对於他父亲季暮鑫却是松了一口气,徐苹是怕自己藏不住对他的热情,而季暮鑫却是怕自己会嫉妒儿子和她太过亲密。因为每次看到徐苹舆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站在一起时,他总是会拿自己和别人比较,结果都是他猛烈的带她上床。他总认为十八岁的她是如此的年轻,而四十岁的自己却快要力不从心。

  徐苹弯下腰检视冰箱裹所剩无几的食物,她决定要到超市补补货。明天又是礼拜一了,她想亲自下厨煮些季暮鑫爱吃的东西,他们最近没开伙,都是开车到邻近的社区找新鲜的店家解决民生问题,她觉得偶尔在家享受两人世界也不错。

  她穿著简单的套装,脸上素净未施胭脂,拿了小钱包就出门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超市遇到陈忠党还有陈爱。

  “哥,那不是徐苹吗?”陈爱像发现新大陆般的扯扯陈忠党的手小声的说,并指向徐苹那头。.

  陈忠党顺著妹妹的手势往超市通道的另一头望去,果然看到徐苹独自一人推著手推车在挑选水果。  .

  他们远远的看到徐苹的推车裹已经放了许多生鲜的食物,陈爱狐疑的对哥哥说:“奇怪了,小苹怎么会在这裹的超市买东西?”她的疑惑是正常人都会有的,因为学校裹没人知道徐苹搬出来租房子的事。

  陈忠党表情复杂的睨著徐苹。他在猜想,徐苹是不是真的搬出来和季暮鑫同居。

  “哥,我们要不要去和她打声招呼?”陈爱问道。虽然她和徐苹之间的友谊因为陈忠党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但怎么说也是同学,碰到了却不打招呼对她而言是件痛苦的事,但她还是得以哥哥的感受为重。

  陈忠党摇头说:“不了,她不见得会希望看到我们。”

  “哥,你还没忘了她呀?”她听得出陈忠党语气裹的痛。

  陈忠党短暂的苦笑一声,“你说,有哪个男人会轻易忘掉像徐苹这种女孩?”

  “这倒是真的。”陈爱认同的说。

  徐苹低著头寻找她要的泡面,余光见前面有两个人挡到她的路,於是她语带抱歉的说:“对不起,麻烦借过。”

  陈爱有点幸灾乐祸的斜看陈忠党,眼裹好像在说:你看,你不去打招呼,人家却自动送上门来了。陈爱推推她哥哥,要他先主动向徐殡打招呼。

  陈忠党拿她莫可奈何,只好先开口,“徐苹。”

  徐苹只顾著货架上的东西,没细看眼前的人,所以当她听到有点熟悉的声音时,讶异的抬起头来,看看是谁在叫她。看清楚来人後,她颇不自然的和陈家兄妹点头,客套的问:“你们也来买东西?”她的问话问得有点白痴,到超级市场不是买东西还会做什么。

  “小苹,你怎么会在这裹买东西呀?”陈爱好奇的问道。

  徐苹被陈爱问得有点尴尬,她搬出来的事一直没对陈爱说,不过她也不希被陈爱知道她目前的住所。

  “经过嘛!所以就来看看,顺便买点东西回去。”她牵强的说。

  陈忠党不想点破她的话,只是沉默的站在那裹看著自己还是喜欢的她。徐苹的说辞陈爱也不信,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些什么。

  徐苹狼狈的示意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她随便抓了几包杯面往推车裹一丢就走了,连让他们和她说句话的时间也不留。

  “哥,你不追上去问个明白?”陈爱不满的看著他杵在那裹,动也不动的望着徐苹离去的背影。

  陈忠党苦笑道:“追上去?她都不是我的人了,追上了又怎样?”语气中的无奈让陈爱替他觉得不舍。

  陈爱决定一定要找出徐苹的秘密,她才不相信徐苹只是碰巧经过这儿顺便买东西,而且她也想尽力挽回她哥哥和徐苹之间的关系,即使如徐苹说的,只当她哥哥是朋友也好,总之她不愿她们的友谊莫名其妙的变了质。

  *****

  这一天,季暮鑫为了一件突如其来的案子而忘了和徐苹的约会,偏偏那件看起来很急的案子,是陈两全故意让陈育诱有机会接近他,才透过徐诤指定要他接下来的。

  陈育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早在徐诤夫妇宴请她的那天,就猜想徐苹和季暮鑫的关系可能不是那么单纯,但碍於季暮鑫是个单身男子,每个有条件的女孩都可以放手追求,所以她也只是把那个猜测放在心裹,不当一回事。

  她故意挑季暮鑫下班前十分钟才姗姗来迟,一身性感装扮的陈育诱是有备而来的,她是不会轻易放过季碁鑫的。

  “季大哥,我爹地说这件Case就要拜托你大力帮忙了。”陈育故意用缓慢的动作收拾满桌子的文件,还不时低身让端坐在办公桌後的季暮鑫可以毫无阻碍的见到她近乎一览无遣的前胸。

  季暮鑫自认为不是情圣,但也不是柳下惠再世,他清楚今天的陈育是有备而来的,她的动机绝不是想谈案子这么单纯。他礼貌的偏过视线,以免看到不该看的昼面。

  墙上的挂钟恰好走到八点的位置,可爱的布谷鸟探头出来叫了八声後又缩回去。  .

  挂钟提醒他此刻的时间,他才恍然想起今天早就和徐苹约好,要到她那吃火锅的。真是该死,他不但忘了约定,还被陈育缠住,连通电话也没打给她,不知道徐苹会不会为了等他也还没吃饭。

  “都八点了,季大哥方便的话,可不可以陪我一道用餐呢?”陈育倩笑问,现在早就超过正常的用餐时刻了,她就不相信季暮鑫会如此不解风情,连陪她吃顿饭也拒绝。

  “呃,对不起,我忘了回一通重要的电话,如果可以的话,请陈小姐先到会客室等我。”他不想自己在打电话安抚徐苹的时候,还被陈育听到。

  陈育也识大体的拿起自己的东西走到外头去。但是她没有到会客室去等季暮鑫,而是偷偷站在未阖上的门边拉长耳朵偷听。

  季暮鑫没注意到门未关紧,他只想赶快安抚徐苹而已。“小苹,对不起,我真的忙到忘了和你约好要一道吃饭。”他好声解释道。

  略带点鼻音的徐苹也清楚男人一忙起来,很多事都会忘掉的,所以她也不去追间,“没关系的,那你吃饭了吗?”她也担心他忙到忘了吃饭,“本来我是想打电话给你的,但是又怕你忙著公事,所以……”

  “小苹,你一定也等我等到还没吃吧?”季暮鑫焦急的问她。因为这不是第一次了,他想起她还曾经为了他的班机误点,等到半夜十二点还坚持不吃的纪录。

  “我有先吃面包啦!”

  “面包?”季暮鑫皱起眉头问她,“几点的事?”

  “呃……五点吧我想!”她打哈哈的说。

  “小苹,我这裹还有客人,听话,自己先吃饭,晚点我再过去找你。”季暮鑫哄著她,不希望她的胃又被虐待。

  徐苹不依的说:“我还不饿啦,等你喽!”她柔柔的撒娇。

  “小苹……”

  陈育听到这裹,脑子裹一个恶毒的想法冒出来,她推开门故作无知的走进季暮鑫的办公室娇嗲的对他说:“季大哥,人家肚子饿了,你还要我等多久?”她讲得不是很大声,但却很靠近办公桌的位置,所以她相信电话另一头的徐苹应该有听到她的声音。

  季暮鑫机警的捂住话筒,他低声对著徐苹说:“你等我吃饭,我半个小时之内就到。”而後,他不让徐苹有机会开口,便迅速将电话切断。

  陈育斜靠在季碁鑫的办公桌上不依的说:“季大哥,人家等了你老半天,你居然连顿饭也不请人家。”

  不知为什么,季碁鑫对陈育的做作觉得反感,他抱歉的说:“我和朋友先约好的,而且已经迟到快两个钟头。如果陈小姐肚子饿的话,没关系,我请计程车送你到『竹之家』用餐,他们的海鲜很不错,老板又是我的好友,我会请他将帐挂在我的名字裹,所以你不用客气。”他话一说完便立刻按分机到管理员那裹,请管理员帮忙拦一辆计程车送陈育诱到『竹之家』去。

  陈育气嘟着嘴却也拿他莫可奈何,她不死心的问:“你的朋友是个女孩吧?”

  季暮鑫不喜欢她的打探,但也不好发作,只是点头承认。

  她了解的说:“也难怪季大哥了,佳人有约嘛!希望下回有机会见到你的佳人。”她的话中带话。

  “有机会的话。”他不想多说什么,只等电梯门一开後和她走进去。

  他的礼貌持续到送她上车,当他见到计程车的车灯渐渐消失後才重新走回大楼,准备到地下室开车。

  “很缠人的小姐。”管理员老刘颇有同感的说。

  “哎!”他淡笑著不加批评。

  “这种女人我见多了。”老刘又开口说了,他是十分欣赏季暮鑫,才会对季暮鑫说这么多话,换成别人,他才不屑呢!他操著浓重的乡音说:“像这种黏人的小姐还是少惹的好,不然啊,会要你命哦!”

  “谢谢。”

  “季律师,我看你现在应该也有要好的女朋友吧?”他见多识广的间,但见到季暮鑫想摇头否认的时候,他又说:“不要否认了,我老刘可是会看相的,季律师,现在没有其他人在,你不妨听我一句。”

  季暮鑫向来不信命理的,他相信命运是自己掌握,但是人家的好心,他也不便拒绝。

  “你的女朋友应该小你很多岁吧?”

  他讶异的点头,对老刘的话更加好奇。

  “这就对了,你们的前途目前看来是不会太顺利的,但将来却是不错的啦!很多事不是你一手可以承担下来的,要多体谅她,小女孩嘛!多让让她总是好的。”老刘笑盈盈的告诉他。

  季暮鑫开口问道:“我们……”他还来不及说完便被打断。

  “会的。”老刘肯定的说:“你们不但会在一起,而且新生命很快就会来报到了。”

  新生命;他的意思是徐苹很快就会怀孕了?季暮鑫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年轻人听老人家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们的缘分是天注定,但是也不可以太铁齿,顺其自然总是好的,而且要防小人啊!有心人不少,而且都是冲着你们来的。”

  季暮鑫谢过老刘後,若有所思的走到地下室,直到他将车子发动後,还不断的思索著刚刚老刘说的『有心人』。

  那会是谁呢?陈育?或者陈忠党?

  他们两个应该是最有可能的人,因为一个是追求不到徐苹,另一个却是针对自己而来的。看来他是得小心点了。

  *****

  徐苹隐隐约约的听到季暮鑫的身後好像有女孩子在叫他季大哥,但後来好像话筒被捂住,所以她并没有听得很清楚。

  他说再半个钟头就会到了,可是他怎么会突然间改变主意呢?原本还叫她不要等他呢!如果她没听错,今天他的当事人是个女孩,而且他们可能不是第一次洽谈了,不然有哪个当事人会叫自己的律师『季大哥」的?

  她一向不过间他事务所裹的事,就像季暮鑫也从来不问她学校所发生的事一样,他们这样美其名是各过各的生活,事实上是徐苹不想要过分干涉他,而且她也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被赋予管他的权力,她知道季暮鑫不喜欢她多话。

  她重新将原先煮好的汤底放到电磁炉上热好,看著第四台重播Z次的电影,等著季暮鑫。

  电视上的女主角哭著向男主角说她怀孕了,而那个男主角像时下年轻人一样,撇过脸向女孩子说:“我养不起一个小孩,所以你拿掉他吧!”

  小孩、怀孕……徐苹低头看看自个儿的肚皮,不知道怀个Baby是什么样的滋味?只可惜他们除了第一次外,每次季碁鑫都不会忘了作避孕的措施,所以除非保险套不保险,要不然,依他们一个礼拜三次的机率,到现在她的肚子还没消息的话,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季暮鑫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徐苹呆坐在电视机前,两眼无神的往前直视,但眼睛的焦点却没有在电视上头。

  “嗨!”季暮鑫在她眼前挥挥手,引起徐苹的注意,“想事情?”

  “嗯哼!”她将电视机关掉,然後转头问道:“你饿坏了吧?我去将其他的东西拿出来。”她若有所思的站起身来。

  季暮鑫将她压下去,“坐著吧!我去拿就行了。”

  他把放在冰箱裹用保鲜膜包住的两个盘子都拿出来,摇摇头,他故意叹道:“你是嫌我『办事』不力?”因为除了一盘牛肉外,另一个较大的盘子上装满了徐苹洗好的各式海鲜。

  “才没有咧!是因为人家爱吃。”对他暧昧的暗示,她还是不习惯的红著脸否认。

  季暮鑫嗅嗅徐苹的脖子,然後拉拉她发烫的耳朵,“没有吗?有人心虚的脸红了。”

  轻推了他一下,徐苹打掉他不正经的手,“人家的肚子在駡人了,你还那么不正经。”她娇嗔的说。

  “是,我的好小姐。”季暮鑫不肯放开搂住她的手,只是用左手拿起筷子将牛肉在滚烫的汤裹刷两三下後,拿出来放进徐苹的嘴巴裹,“小心别烫著了。”

  徐苹口齿不清的间:“你会用左手?”她只见过他用右手写字拿东西,却不知道他用左手也相当顺手。

  “你太小看我了,在下还会许多你不知道的东西!”他右手还贼溜溜的往她身上偷香。

  他们边吃还边嬉闹著,一个双人份的火锅,他们硬是从九点吃到十一点,当他们吃饱喝足也玩够後,徐苹拍拍他的大腿,提醒他回家的时间到了。

  季暮鑫不理她,一只大掌依旧不肯从徐苹身上撤下,而且还不时的挑逗她敏感的部位。

  “谁说我要回去的?”他掀起徐苹罩在身上的浴袍亲吻她的肚子。

  徐苹推推他,不敢相信他今天居然可以不必回家,“小扬不是到家了吗?”她不是他的婚外情、第三者,横在他们中间的虽然不是他的老婆,但是想必季扬也没办法接受她是季暮鑫的女友吧!

  “小扬今天在同学家过夜。”季暮鑫告诉她後就将她的浴袍整个脱掉,“嘘!不要讲话。”他顺著她的腹部往下滑,直到他的嘴可以罩到她私密部位为止。

  徐苹说不出话来,他的嘴……哦,天啊,他怎么可以……

  她的手慌乱的解开他裤子上的束缚,然後就只记得自己无意识的说:“床……我们在……沙发……”再来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良久,徐苹才从无意识状态渐渐回复过来。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被他抱上床的,她只知道一张开眼睛时,她就已经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腰则被他的大手紧紧压住。

  “天崩地裂。”她呼出气来,替刚刚的激情下了注解。

  他们自从有了亲密关系後,除了第一次差点就在浴缸裹完成她生平的第一次後,就再也没有那么激烈过。

  徐苹推开压制她的大手,翻遇身趴在他身上问道:“你还好吧?”

  季暮鑫失笑了,他是第一次遇到女孩在完事後主动问他好不好。“你想呢?”他拨弄她汗湿的头发问。

  “嗯哼!”她吸吮他脖子,而後满意的看到上面出现她的吻痕。“你又忘了做预防措施哦!”她提醒道,“要不要陪我去冲澡?”

  开於她的第一个问题,他暂时不作回答,但他倒是很乐意帮她洗澡搓背。“再一次後再去洗澡。”他微微抬起头亲吻她的胸部。

  “你还要?”徐苹讶异的发现他抵著她的那处又开始生气蓬勃。

  “嗯哼!”季暮鑫学著她的口头禅回答她。”

  徐苹被他不住的亲吻及搔痒逗得呵呵笑的东躲西闪,“你好坏哦!”

  “是啊,可是有人就是喜欢呀!”他含住她的蓓蕾挑逗她,然後一手溜到她的臀部移动她的位置。

  “嗯!”徐苹没想到他是来真的,“你真的……”

  “嘘!不要说话。”季暮鑫放开他的嘴往上移动,直到他的嘴碰到她的唇。

  “季,你的保险……套……啊!”

  季暮鑫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像老刘说的,新生命的到来也是件不错的事。

  *****

  他们俩共度的第一个清晨,徐苹比季暮鑫还早起来,她趴在枕头上偏过头睨着他看。

  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点都不像已经四十岁的男人。除了鬓角染了点灰白、眼角稍有鱼尾纹外,他的身上一点都没有中年人的老态,而且,如果真要证明,可以从昨天她是被『累到』来不及自己拉起被子就睡着便可知道。

  徐苹调皮的伸出手指轻触季暮鑫的额头,顺手将她落到额前的头发抚上去。她笑看他稍带孩子气的将嘴角向上扬起,差点拿相机将他睡著的模样给拍下来,放大贴在他的办公室前,她想,这样会不会损及他季大律师的英名?

  她倾身向前在他的唇上落了一个吻,这通常是季暮鑫的专利,但今天可被她逮住这个他不设防的机会。

  “逮住你了。”季暮鑫被一个爱笑的天使给吻醒的,他倾身拉住徐苹的腿。

  “睡美男,你醒啦?”

  “青蛙公主一早偷吻王子是不对的哦!”

  一句『青蛙公主』让徐苹的俏嘴给嘟得老高。“我像青蛙吗?”她跨上他的腹部,一手不停的搓著他的胸膛。

  季暮鑫贼贼的用手抚摸徐苹丰满的胸脯,“是不像,至少我没见遇哪只青蛙有你这样诱人的胸部。”

  徐苹拍掉他的手,轻駡道:“色狼,一早就不正经。”却没想到自己跨坐在他的肚子上又有多正经了。

  “是吗,我是色狼?”他的手悄然向下滑动,直到她的俏臀为止,“是谁先坐在我敏感的部位上的?”他暗示道。

  他倏地将她的腿打开,准备再次将自己埋进她的身体内。

  “呕……”一阵酸味由她的胃部向上冒,徐苹毫不犹豫的推开季暮鑫的手,光溜溜的冲到浴室对著马桶乾呕。

  季暮鑫担忧的跟到浴室去,还不时轻拍徐苹的背。“小苹好点了没?”他紧张的问。以前从未在这儿过夜过,一直不晓得她的身体差到早上会吐的地步,看来他不好好盯著她是不行了。

  徐苹接遇他递给她的水杯漱好口,然後再用季暮鑫替她拧好的毛巾擦脸。揉揉还是十分不舒服的胃,她忘记自己有多久没闹遇胃疼了,但记忆中从没这么难受过。

  “我带你去看医生。”季暮鑫不容她抗拒的决定。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他的小苹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我没事啦,可能是昨天吃多了,又马上做剧烈运动的後果。”徐苹故意语带俏皮的说。要知道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上医院了,每次一接近医院的大门口,就几乎被那裹的药水味给打败,而且又有晚娘面孔的护士虎视眈眈的准备好随时帮你打针,所以自小徐苹就发誓,除非病到快死掉的地步,不然要她上医院,哼!门都没有。

  “不行,你一定要给医生看过才可以。”他还是很鸭霸的说。

  这时候季暮鑫只知道要逼她上医院,而她则抵死不从。

  理论上,吵到最後当然是季暮鑫会赢,因为他看到徐苹病撅撅的表情时都快被吓死了,所以他以平日辩才无碍的能力,要辩赢徐苹这个小女子是很容易且易如反掌的事,岂知今天却是徐苹这方获胜。

  徐苹获胜的理由是,她是个健康宝宝,而且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了解,她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她也保证,如果同样的毛病再犯,她愿意马上被他送到医院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