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浪漫老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漫老爹目录  下一页

浪漫老爹 第六章 作者:施玟

  徐苹是被她父亲徐诤给急Call回家的,说是有事要问她。

  谁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除了新婚的徐氏夫妇外,还有陈两全父女、徐苹新妈妈的弟弟,当然季暮鑫和季扬也是座上客。  

  她几乎是嘟着嘴,满脸不悦的跟父亲说:“爸,如果这就是你的急事,那我想回学校了。”她不是排斥她的新妈妈,也不是讨厌新妈妈的弟弟——现在她必须叫舅舅的人,更不是不喜欢见到季扬,而是她不想看到那个叫陈育绣的女人,不时黏在季暮鑫身上,就好像当初季暮鑫的明星女友一样的不要脸。

  “不是下课了吗?干么回学校去?”徐诤当她是不喜欢他的新老婆,才想要离开。

  “爸,我不是闲闲的就可以拿到学分耶!还有一大堆报告的资料还没找。”她拿教授指派下来的功课作挡箭牌。

  “不行,资料可以明天再找。我和你阿姨才从美国回来而已,你分明是想给我难堪的是不是?”徐诤才不听她的狗屁理由,他就是要他女儿今天留下来。

  “爸!”徐苹眼睛又瞄到季暮鑫和陈育诱有说有笑的,眼裹的妒火无处可发,“你怎么跟妈妈一样,一回来就找我的麻烦?!”她的口气不但不好,还多了点无奈。

  “你妈回来了?”徐诤问道:“她不是在巴黎吗?”

  “早你两个礼拜回来的。”她还是往季暮鑫那裹看,难道说他最近这么忙就是

  因为陈育诱的关系吗?听她父亲说陈两全很中意季暮鑫的。她心不在焉的说:“妈不但回来了,还带了一个法国帅哥回来给我认识。”

  这下徐诤可有点不悦了,虽然他自己在短时间内又另娶他人作伴,但听到自己曾拥有过的女人有了新欢时,他的心裹还真不怎么好受。

  “她……有新男人了?”他稍稍紧张的问道。

  “爸你自个儿都可以有阿姨了,为何我说妈交了新男友,你的语气就不对了?”徐苹骢明的追问。她还是不习惯叫徐诤的新婚妻子禾璃一声『妈』,毕竟她们两个相差不过四岁而已,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叫禾踽『阿姨』,也幸好禾踽不跟她计较这些称谓。

  “有吗?我只是好奇罢了。”他死鸭子嘴硬的回答。

  陈育居然敢把手放在他的肩上!那是她的权利耶。放开!徐苹无言的用气愤的眼神瞪陈育。她发现自己真的不舒服了,她想回到租处。

  “爸,我真的要走了。”她委婉的说,“因为我突然想到我有一堆衣服还没;洗,所以我得回到我租的地方去。”

  徐诤皱紧眉头心想,他的女儿何时得自己动手洗衣服的?从小到大哪样不是别人服侍得好好的?还学别人搬出去,说是要独立,增长见闻。哎!女儿大了,翅膀也跟着硬了,“我叫司机送你回去好了。”他不放心一个女孩子自己搭计程车回去。  

  “不用了,我骑我的小绵羊就可以了。”她冲动的搂住老父亲,这是以前她从未感受过的亲情,虽然徐诤只是要司机送她,但她还是觉得十分窝心。

  “回去时记得拨通电话给我,我和你阿姨都会等你的。”这是徐诤的第二任老婆教他的,她说小女孩总是需要父母无时无刻的关注,所以他才会恍然大悟,以前太疏忽自己惟一的女儿了。

  “我知道。”徐苹不经意瞥到季暮鑫的旁边又加入了陈两全,而且看来陈两全父女和他还相谈甚欢呢!“爸,我去和季叔说一声。阿姨、新舅舅和季扬那裹就麻烦你了。”那三个人全跑到二楼玩徐诤新装好的音响设备了。

  “去吧!”他疼爱的拍拍徐苹的手,现在的徐诤和当初在警察局裹怒駡女儿的他几乎不是同一个人,徐诤目前关心的不但有禾璃,连徐苹也是他的心头肉。

  徐苹拎起拖地的裙摆,这件CK设计的长裙是禾璃从美国买回来送她的,为了卖个面子给禾璃还有她父亲,刚才一收到这份礼物她马上就到房裹将它换上。

  远远的,徐苹听到季暮鑫开怀的大笑,还伴随著陈育做作的假笑,当然,徐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讨厌陈育才会处处挑她的毛病。

  “嗨,季叔。”她装出生平最甜的笑叫季暮鑫,这是他们说好的,在别人面前徐苹就照以前一样的叫他季叔,而当他们俩独处的时候,就随著徐苹的喜爱任她叫,“你们在谈公事啊?”

  “小苹,”季暮鑫不知道今天的她是怎么了,一张小脸绷得老紧,像是有什么心事般。

  他拉她贴近他的身边说道:“你爸有没有帮你介绍陈先生还有陈小姐?”徐苹是在他们用完晚餐後才回来的,而且她一回来就被徐诤还有季扬霸占住,他想跟她说句话都插不上嘴。

  “有啊!”装儍是她最拿手的,她就是用这招对付她父母的,“我爸还说,陈姊姊是我们学校法律系毕业的才女耶!季叔你看陈姊姊没有埋没我学长们给她的封号吧?”她话裹带刺的说。谁不晓得在学校被封为才女的,通常长相都不怎么样,老天爷大多时候是公平的,才貌无法兼俱,但是有时候也会偏心偏得厉害,像徐苹,在学校裹不但被称作资管系的才女,而且还被捧为校花呢!

  他熟稔的她的鼻子,在外人眼裹看起来就像徐诤对徐苹一样是父女间的小动作,殊不知那是季暮鑫最爱对徐苹做的动作,裹头不但充满溺爱,还包含了两人间的亲昵。“嗯。你也是才女呀,而且还是系花、校花咧!”他宠爱的说。

  陈育不喜欢徐苹挑衅的话,她也跟著无辜的说道:“爸,原来徐伯伯的千金就是我们学校出名的冰山学妹,我以为我已经毕业,所以无缘见上一面,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呢!”她是法律系毕业的,耍嘴皮子还怕赢不过这小丫头吗?

  徐苹才不理会她,这裹是她父亲家,她也得卖卖面子给她父亲,不然被看笑话的可是他耶!她只对季暮鑫说话,“季叔,我是来跟你说声我要回去了,麻烦你告诉小扬,有空我会去找他切磋球技的。”她半扬起头,眼裹的不悦只有季暮鑫才会明白。“陈伯伯、陈姊姊,很抱歉小苹不能多陪你们聊聊,因为最近教授指派的作业实在太多了,我相信陈姊姊一定很明白的,我还得回去找同学要资料呢!”

  陈两全被徐苹脸上堆满的甜笑给迷住了,他握住徐苹的手,带点色迷迷的表情说道:“小女孩多用功点是应该的。”

  徐苹忍住浑身爬满鸡皮疙瘩的感觉,不动声色的拉回自己的手。她故意将脸上的笑意拉大。“谢谢陈伯伯,小苹会的。”

  季暮鑫阴郁的看著徐苹的作戏,如果她是要让他嫉妒的话,那她很成功。

  *****

  徐苹任自己浸在充满泡泡的浴缸裹,耳边传来的是叫The  Phantom  Of  TheOpera的音乐,而满脑子则想著陈育和季暮鑫有说有笑的画面。

  她知道自己的嫉妒是莫名的,但她还是忍不住的讨厌陈育诱,依她的直觉来看,这位陈小姐对季暮鑫也是颇有好感,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有好感,连陈两全也可能早巳视他为乘龙快婿了。

  想来自己是只会一味的付出,却无法探进他的世界,这却是她选择的路。自己算什么?她问自己,却发现自己也答不上来。

  想到自从她搬进这裹以後,季暮鑫变得好忙,忙到她都有些吃味的地步,她不想自己变成妒妇,但却还是忍不住的往不好的那面想去。他是不是在敷衍自己?

  季暮鑫是很有魅力的男人,要不然她也不会爱上他的。她不认为自己对他的爱慕是幼稚的,相反的,她很认真的看待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像平常的女孩一样希望独自估有自己的爱人而不舆别人分享他。

  徐苹闭上眼,让稍热的水冲过身体,她觉得好累哦,在学校要逃避陈爱的追问,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想休息了,却被她父亲招回家,那就算了,迎接她的却是季暮鑫和陈育诱亲密的聊天场面,真是要逼死她了。

  她假寐着,没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季暮鑫没想到开门而人迎接自己的会是Tbe  Phantom  Of  The  Opera後段女主角的尖叫声,还有这么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原本他认为徐苹此刻不是整理她的衣服就是刷地板,因为这是她发泄情绪的一贯作法,他没料到从来不懂照顾自己的她今天又在浴池裹睡著了,他要不是发现水还有点温度,不然真的想摇醒她。

  他看到水面上的泡泡渐渐消失,露出徐苹可爱的粉红色乳尖,他笑著伸手触摸它们,然後满意的看到它们因他的碰触而挺立。他低下头想吻醒睡美人,但是睡美人总是杀风景的自个儿先醒来了。

  “你来做什么?”她不甚愉快的问。

  季暮鑫当她是以为他没送季扬回家就来这裹,所以解释道:“小扬已经先回去了,今天晚上我要你属於我。”

  徐苹撇撇嘴道:“陈小姐不用你陪了?”她隐藏不住话裹的妒意。

  “吃醋了?”他揉揉她的唇问,“那陈两全握你的手你怎么解释?”他不喜欢徐苹柔弱无骨的手被那个色老头摸。

  “拜托,人家是被他强拉去摸的耶!我都还没有跟你计较,你只陪陈育诱而不理我的事。”她嘟嘴说道。

  “是,我的好小姐水冷了吧?你再不起来会著凉的。”他不顾自己的西装袖子,直接将手伸进水裹抱住她。

  徐苹眨著淘气的眼,心想既然他的袖子都湿了,那乾脆就让他湿得更彻底好了。思绪一及,她便用湿漉漉的手圈住季碁鑫的脖子,然後一个用力,让他跌人快冷掉的水裹。

  “这是我的报复,谁教你和陈育诱一起笑得那么大声。”她娇嗔的说。

  “小妒妇,你知道我这一身西装浸水後就泡汤不能再穿了?”季暮鑫放下徐苹长长的头发,用手梳开纠结的地方。

  “知道啊,不知道我还拉你下来做什么?!”她孩子气的说。

  “你哦!”还好这个浴缸恰恰好让他们两个叠在一起却不显得拥挤。

  “你好重哦,先起来好吗?”她开始抱怨被压在下面喘不过气的亲密。

  季暮鑫刻意让她的长腿缠进他的腿间,让她感到自己的热力。他诱惑的低语,“以前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

  “那是在床上的时候,要知道现在我的背是靠著硬邦邦的浴缸。”她稍加抱怨的说。

  季暮鑫接受她的抗议,但却只是将他俩上下位子对换而已。他重新扭开莲蓬头调整好温度。“我一身酒味,帮我洗澡。”他要求道。

  红著俏脸,徐苹要他坐起身来好让她脱下他的上衣。她紧张得两手不听使唤的发抖着,心里很明白她今天就会成为季暮鑫的人,成为真正的女人。

  徐苹专注的替他一颗一颗的让扣子和扣洞Say  Good  Bye,而後她将湿透的衬衫丢到瓷砖上头。

  只剩下他的裤子了,但她真的没胆拉开他的腰带还有拉链,於是她小小声的说:“裤子……麻烦自己脱吧!”

  季暮鑫才不会放过她,他拉住她的手按在他勃发的欲望上。

  徐苹像烫著似的想缩回手。水——是冷的,但她的手还有他的欲望却是热的。

  “感觉到了吗?那是我的欲望,如果现在你後悔还来得及。”他体贴的给她退路。

  坚决的,徐苹摇摇头。她望入他的眼,慢慢的打开他的皮带扣,还有裤子上头的钮扣,最後顺著手势,她将拉链拉到最底下。欲望像是上了弦的箭,想冲破季暮鑫黑色的贴身内裤,徐苹近乎著迷的盯著它看。

  “你再看下去恐怕我的澡就不用洗了。”季暮鑫揶揄的说。

  徐苹羞红了睑,拿起搁在一旁的香水皂,不敢看他的睑,帮他搓着身体。她没发觉自己是张大腿跨在他的腿上,两人的下半身还暧昧的贴著。

  “嗯,好香哦,和你的味道一模一样。”他嗅嗅徐苹身上的香味,然後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

  “当然,我就只有这种味道的香水皂,不过我会记得买你惯用的回来。”她不要他因为身上染了她的香味而遭人耻笑。

  “不用了,我喜欢这个味道。”他发现徐苹只不断的在他上半身搓弄著,就是不敢进展到下面那部分。“小苹。”

  徐苹不做多想的放下手边的事,她直接间他,“有事吗?”

  “是有事,我想问你,你洗澡只洗上半身吗?那你的下半身不就没有被照料过?”

  不懂他的意思,徐苹单纯的抬起头看他。

  季暮鑫指指自己被她压在下面却还穿著内裤的地方,“它也需要你的照料呀!”

  徐苹迅速看了他一眼,然後又飞快的挪开视线。她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不自在的说:“你可不可以自己脱……”她还是黄花大闺女一个,虽然在很多事情上都是她主动诱惑季暮鑫的,但真的遇上了,她还是得靠他来带领她。

  他晓得她的害羞因子开始冒出头来,而他又舍不得她娇羞的模样,所以自动踢掉自己的贴身衣物。

  徐苹正好是垂著头的状态,所以他的欲望虽然被水波稍遮掩住,可是她依旧看得一清二楚。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承受得了他的巨大,於是她央求道:“我……我们到床上好吗?”她想能拖一时就一时。

  她的半点心思他可以猜得出来,擦乾了身体,季暮鑫依她的要求拦腰抱起她,然後将她抛在那张占了卧房大半的床上,将她压在身下。

  徐苹紧张的咬住下唇,直到它出血。

  他心疼的舔遇她的唇,舌头也扫过略带血腥味的地方。“别紧张,”他哄著她。季暮鑫让自己蓄势待发的欲望抵住她的臀侧,“放轻松点,不会太痛的。”

  他强忍住想立即占有她的念头,缓缓的用唇吻遍她全身,直到徐苹不时扭动著身躯,嘴裹也跟著不停的呻吟及喘气。

  他趁她意识溃散的同时分开她的双腿,让它们缠上他的腿,而後一个用力,他突破她的屏障,让她真正成为自己的。

  徐苹为突来的疼痛瑟缩了一下,季暮鑫强压下逐渐爆发的狂潮,“要不要我退出来?”他心疼的问道。

  她巍巍颤颤的说:“不要。最糟糕的部分不是过了吗?我没事的。”她想将自己给季暮鑫,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退出的话,他会很不好受的。徐苹挺了一下臀,长长的指甲掐人他厚实的臂膀,她鼓励的对他露出一朵脆弱的微笑。

  季暮鑫深吸一口气,然後深深进人她的深幽律动著。

  他领著她到达她从未到过的天堂,徐苹只听到某个陌生的女声不断的娇吟著,她觉得那声音像是自己的,而後她攀住他的手臂轻声的尖叫。

  “不要控制自己。”季暮鑫沙哑的告诉她。

  此时的他一心只在他身下的女孩上。直到最後,他听见徐苹忘情的呻吟时,才开始把持不住,欲望终於溃不成军的泄在她裹面。他心满意足的瘫在她身上,只小心的用一只手撑著床铺以免压坏她。

  过了许久,他终於翻下身,慢慢的出来後,他才想到一件该做却未做的事——保险套。他亲亲汗湿的徐苹问道:“你有没有避孕?”他小心翼翼的间,因为怕一个不小心又刺伤她脆弱的心。

  “嗯哼!”徐苹累得只想瘫在那裹动也不想动。算算她的经期才过了一个多礼拜,应该是『安全期』才对,“现在是安全期!”她轻描淡写的告诉他。

  看到徐苹眼下一圈蓝黑色,季暮鑫也知道最近她一直在赶报告,而且她又初解人事,虽然他想再次的爱她,但却舍不得她太累。他拉上被子盖住她逐渐降温的身体,然後轻声的说:“睡吧。”

  徐苹心满意足的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在睡神慢慢捉住她的意识前,她问道:“你会留下来陪我吗?”她希望明天醒来时可以看到他。

  季暮鑫无法回答她,因为这是他无法承诺的。他说:“你先睡,有事明天再说。”他哄诱著轻拍她。

  徐苹虽然想等到他的答案,但还是忍不住的阖上爱困的双眼,刚刚真的是累坏她了。

  季暮鑫看她慢慢的沉睡後才重新起来,他让枕头替代他的位置。

  自己对她的独占心也因为今夜发生的事一发不可收拾,说他不曾後悔是假的,至少道德上的自我批判已开始谴责自己。

  她是年轻的,配上他这个已经步人中年的男人来讲,不啻是老牛吃嫩草。长久以来,他认为自己不该跟徐苹有任何肉体上的牵扯,但如今他也放不掉她了,如果真的有人必须下地狱,那就让他一个人下吧!

  季暮鑫拾起被遗忘在一旁的衣服穿上,屋内的暖气早就将湿透的衣服给烘乾。

  他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徐苹一个翻身嘴带笑意的呓语着:“季,不要走……”

  季暮鑫知道现在不走的话,那他今天晚上就走不了了。他们的关系还是十分的脆弱,他必须小心翼翼的维持表面关系。让任何人看出他们之间的亲昵,都会危及双方相关的人事物,那也是他们承受不起的负荷。为了她好,季暮鑫还是放弃回到床上的想法,他轻轻的关上门离去,让徐苹好好的休息。

  徐苹在门板上的那一刻眼睛立刻睁开。这是她早就料到的事,只是空洞的房子裹还存有他们激情後的气息。

  徐苹不想更不敢叫住他,不敢再次要他留下,她也明白这会是他们以後相处的模式—上床後他离去,而她呢?睡觉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