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浪漫老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漫老爹目录  下一页

浪漫老爹 第三章 作者:施玟

  “哥,好了啦!你就别再喝酒了。”陈爱劝著陈忠党,此时她真的有点恨徐苹,若不是徐苹,她哥哥也不至於变得如此颓废。

  今天,陈忠党好不容易排了三天的假,他拜托陈爱帮他约徐苹出来。那夜的巴掌他早没放在心上,反而责怪自己为何那么冲动吓到她了。

  陈爱并没有告诉哥哥,徐苹已经好几天没去上课了,只说她要试试看,去不去都要看徐苹的意思。谁晓得陈忠党没把话听进去,只单方面的认为有她出马说服,徐苹不可能不同意的,所以他便高兴的约了父母亲,要他们一起看看他心仪的女孩子。

  见到哥哥兴匆匆的,陈爱好几次真的想要他放弃徐苹。当初介绍徐苹给哥哥认识,只是想让一直在警界服务的哥哥可以多认识外面的女孩,谁知陷下去的是自己一相情愿的呆头哥哥,人家徐苹一直没把他放在眼裹。

  “告诉我,我哪裹比不上那个小男生?”当他看到徐苹和季扬有说有笑的从校门口走出来时,心就不好受,但他在父母面前也不好摆出臭脸。偏偏到深坑时又遇到他们,徐苹更是当街和季扬拉拉扯扯的抢同一根糖葫芦吃,更不避讳的将季扬原先咬了一半的东西含在嘴巴裹。难道说自己比不上只有十五岁,什么都没有的男孩?

  “哥,季扬和徐苹他们本来就是朋友了。”她受不了陈忠党满是吃味的表情,连季扬那个半大不小的小朋友都可以当作假想敌,“季扬他爸爸是徐苹家的律师,关系本来就很好了。”

  “是吗?好到可以一起分一个东西吃的地步?”  他又猛灌下一大口的啤酒,苦笑道。

  陈爱抢下他手上的啤酒罐,要不是他是她哥哥,陈忠党这种无理取闹,没事找事做的态度,她才不会理会这么多,还浪费口水。

  “你再喝,我就不帮你追回徐苹了。”她要胁道,她知道依今天在学校徐苹讲话的态度和内容,他们两个是没有未来可言,但为了不让楼下的父母上来看看他们兄妹俩在搞什么鬼,她是不会作出这种承诺的。

  “没用的,她恨我,她不会听你说的。”他醉眼蒙蒙的说。

  徐苹会恨他?不会吧!就她所知道的,徐苹除了父母之外,不会对任何人表达恨意的,她哥哥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她不相信。

  陈忠党趁陈爱深思的时候抢回她手上的酒,然後在灌完前,他告诉她道:“我强吻她,她打了我一巴掌,所以……”他短暂的苦笑一声,便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这下换陈爱想去冰箱裹拿出剩下的啤酒灌醉自己了,一向最尊重女性的哥哥会强吻徐苹,还被甩了一巴掌!看来她是真的要找徐苹出来谈一谈了。

  陈爱真搞不懂爱情这种有点怪异的东西,爱人真的那么痛苦或是可怕吗?她在辛苦的抬陈忠党回他房裹的时候,她发誓绝不轻言尝试爱情这种有点可怕的东西。

  *****

  徐苹照例在交完考卷後马上离开教室,最近的陈爱一直逼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要去看陈忠党,讲真的,她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说真话陈爱又不接受,还说有事两个人当面讲开就好了,没必要闹那么大的别扭。

  徐苹的嘴角嘲讽的上扬,闹别扭?还真亏陈爱想得出这么大的帽子来压她,试问,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还有什么别扭脾气好发的。

  “小苹!”陈爱一见到徐蓣交完卷子时,她也跟著交卷跑出来,“为什么不等等我?”她有点埋怨的说。好歹她们也是好朋友,虽说没有交心到哪裹,但分享心事也是可以的。陈爱认为自己不是小心眼的女孩,如果徐苹跟她哥哥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也无所谓,她只要他们之间的误会解开就行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也交卷了。”徐苹淡淡的说,她猜得到陈爱想说什么,虽然不想听,但人都追出来了,路是大家的,她也不好要陈爱走别条路。

  “你赶时间吗?”陈爱希望她的回答是不。

  “嗯,我答应小扬要帮他补英文和微积分。”她说道。

  这下由不得陈爱怀疑徐苹和季扬的关系是不是如她哥哥说的一样。她犹豫的问:“你……你和季扬是不是男女朋友啊?”她晓得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但她真的很好奇。

  “这是我的事,你不必替你哥哥来试探我吧?”徐苹的口气有点重,虽然她很想大笑陈爱满是胡思乱想的脑袋,但她承认,如果今天陈爱不是陈忠党的妹妹,只单纯是她朋友的话,她是不会说这么重的话。

  陈爱被她的口气给稍稍吓到了。自己没见过徐苹对人用这种语调说话过,以前她冷归冷,但是她对每个人还是保持著和蔼的微笑,绝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那只是我的好奇罢了,不干我哥哥的事。”她连忙帮陈忠党摆脱罪名。

  徐苹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哥哥……好吗?”

  “你关心他吗?”这会儿换成陈爱的语气稍稍不客气了。

  “我……”她在思索著要怎样回答才不会伤害到陈爱,“我跟你还有陈大哥说过了,我们都是朋友,我不想我们连朋友都当不成。”

  陈大哥?陈爱现在知道她哥哥是无望了,但她要陈忠党知道自己败在哪裹後彻底死心。

  “小苹你人很好,可能是我哥哥跟你无缘吧!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跟他说清楚些,不要让他一颗心还悬在你身上。你知道当警察的是不可以分心的,我不要家裹的父母担心哥哥。”说到这儿,她还是希望徐苹可以去看看她哥哥,毕竟他还是很在意徐苹的态度。

  徐苹毫不犹豫的答应陈爱的要求,她知道这是她的义务,因为如果陈忠党在值勤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那会变成她的责任,“我会找个时间跟他谈谈。”这是她做得到的事。

  “小苹,还有一件事,”陈爱想再问她,哥哥说她恨他的事,“我哥说……”

  徐苹看到季暮鑫站在警街室前等她的身影,直接就打断陈爱的话。“小爱,我有空再跟你聊,拜。”她撇下陈爱,直接就跑到季暮鑫的身边。

  陈爱无奈的看著徐苹溜走,她又来不及帮哥哥问她了。

  看到先行离去的徐苹像个快乐天使般的跑到季暮鑫那儿,而季暮鑫则亲密的搂着陈苹腰,不知对她说了些什么,惹得她展开欢颜,一扫刚刚她们之间的严肃。陈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哥哥好像搞错情敌了,徐苹心中喜欢的人应该是她口中的“季叔”才对。

  徐苹和季暮鑫?陈爱摇摇头想甩掉心中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季暮鑫的年纪不是和徐苹的父亲差不多?她应该不会这么儍才对。

  *****

  “怎么啦?”季暮鑫关爱的问徐苹,打从上车後,她的脸就一直绷得紧紧的,“今天考试考糟了?”他知道今天是徐苹期末考的最後一个科目。徐苹愁眉苦脸的转向季暮鑫,“季叔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要怎样跟一个你不喜欢的人Say  no?”

  “哈哈!我还以为你考得不好才会一副天快塌下来的表情,原来是爱情路上有了麻烦。”季暮鑫揶揄道。

  “人家是很严肃的问你耶,你怎么净是开人家玩笑!”她气呼呼的将脸撇向窗外。

  “好好好,我的小公主你不要生气了。”季暮鑫伸出一只手拍拍徐苹穿著短裙的腿。“跟季叔说是怎样的男孩子,可以让你这么烦心?”他觉得可以让徐苹挂在心上的人,基本上就不简单了。

  “就是害人家脚扭伤的那家伙嘛!”徐苹嘟着嘴说,“好烦哦!他妹妹跟我是同学,为了这件事我已经闭门好几天,连交个报告都要拜托其他同学打听好她已经交好作业後,我才敢到学校。”一张小脸满是无奈。

  “是这样的吗?”他觉得这丫头还有事不敢说,“如果他只是单纯想追你,那你也可以考虑看看嘛!”

  “拜托!”徐苹哇拉哇拉的叫,她不相信季暮鑫居然叫她试试看,“我才不要咧!那个阿伯连说都不说就偷吻我,我才不会喜欢不尊重女孩的男生。”她说完後,还做出一个嗯心的动作。

  “喔,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季叔可以帮你留意看看。”他打趣的问道。

  偏着头,徐苹做出一副慎重考虑的模样,然後用一种小女孩的天真表情看著季暮鑫道:“成熟、稳重,可以不用太帅、不用太有钱,年纪稍大一点也没关系,但最重要的是要疼我、爱我。”她还在心加了一句:像季叔你这样。

  敢情这小女生在找父亲的替身?“你是找男朋友还是老爸?”

  一听到季暮鑫说到『老爸』两个字,徐苹脸又臭了起来,“季叔,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我是不会找一个像我爸那样的男朋友的,花心大萝卜一个。”

  “小苹,好歹他是你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呢?”他不是很喜欢见到徐苹批评自己父亲的不是。

  徐苹又撇撇嘴说道:“那我还能怎样说他?从小我有父亲像没有一样,就是因为他这样,所以妈妈才会变得爱打牌、爱花钱的不是吗?”

  “小苹,纵使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你要记住,他是你父亲,跟他碰面的时候也不可以顶撞他。”

  “我知道啦!”徐苹闷闷的答应,虽然心裹有一百个不愿。

  “这才乖。”季暮鑫将车子转进他家的巷子裹,“对了,你把前面抽屉裹的盒子拿出来,那是要送你的生日礼物,虽然迟到了快两个月,但那是我从巴黎请朋友专门为你设计的,所以比较费时间。”

  徐苹有点讶异的打开抽屉,果然看到一只小纸盒,她将它拿出来。疑惑的问:“季叔,你不是送过我生日礼物了吗?”她腕上的表就是季暮鑫送的。

  “你先打开再说吧!”他催促道。

  徐苹打开盒子,裹头的小钻石向她眨眼睛,是一副用心形单钻镶成的耳环。“季叔这……太贵重了。”徐苹的宝贝盒裹不乏一些珠宝什么的,她母亲甚至在她每年的生日都送她一颗一克拉的钻石作礼物,所以她知道这对耳环价值不菲。

  “你喜欢就好了。”季暮鑫说不上来为何他到法国,一见到这两颗尚未镶好的钻石时,他就冲动的请朋友设计成耳环要送给徐苹,他想看钻石的光泽在她小巧的耳垂上闪闪生辉。

  见她还迟迟的未戴上,他以为她不爱这么炫目的礼物,“不喜欢吗?”

  徐苹瞪大眼睛说道:“喜欢,哪个女生会不喜欢钻石的!”为了表示她真的喜欢这对耳环,她立刻拔下原先挂在耳朵上的Chanl耳环,改戴季暮鑫送她的。“漂亮吗?”她晃晃耳朵。

  “你戴什么都好看。”他说的是真话,因为她长得娇小可爱,像个娃娃似的,小巧的饰物在她身上显得更有价值。

  他的赞美听在徐苹耳更是甜蜜,她整个情绪一直到晚上都还十分的高昂,人也显得喜孜孜的,害得季扬一天下来,不但用奇怪的眼光看她,未了还逼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不然怎么一直在傻笑。

  徐苹对季扬的回答也都用傻笑带过去。她怎么能告诉他,她的快乐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

  *****

  季暮鑫一如往常的在徐苹教完季扬功课後,带他们到外面吃晚餐,然後送徐苹回到内湖,但今天有点不一样,因为季扬隔天要小考,所以他只好先送季扬回家以後,才又转出来送徐苹。

  也许徐苹今天晚上喝了酒的关系,整张脸都红通通的,讲起话来也带著酒意,而现在更是睡倒在驾驶座旁的位置上。

  哎!真不该让她碰那杯威士忌的,他该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应该被季扬和她说服的,说什么她是大女孩满十八岁可以喝酒了,而季扬则说他喝啤酒就好了。他们俩一搭一唱的,逼他不得不同意,谁知道徐苹一得到他的答应後,便拿起他放在自个儿桌前的烈酒一古脑的喝完。

  不知道她梦到什么?嘴角一直挂著甜甜的笑,季暮鑫趁等红灯的时候转头看睡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徐苹。

  梦的徐苹一直沁着笑,让季暮鑫替她戴上和耳环同一款式的项链和戒指。她眼裹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他可以轻柔的替她抚去飞到脸上的发丝,也只有他才可以吻她的唇。

  梦裹的徐苹可以毫无顾虑的爱她的季叔,可以尽情的洒脱,不用顾虑别人异样的眼神、批判的眼光。一声呓语从她嘴裹逸出,当她喃喃吐出,“季叔。”的同时,季暮鑫正好将车子停在她爷爷家门口。

  起先季暮鑫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徐苹一个稍稍的挪身,又再次吐出梦话的时候,他肯定自己刚才没有耳背。

  徐苹不舒服的想转身继续趴在那裹睡觉,但是她的梦不再是只有她和季暮鑫。她看到自己父母用谴责的眼光不语的瞪她,彷佛在告诫她不可以爱上季暮鑫;陈爱更用锐利的眼神指责批判她;最後是陈忠党,他是直接把她从季暮鑫身边强行带走,还不断的说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不!”徐苹从梦中惊醒,她神色迷惑的大叫,“我不是你的!”然後颤抖著不由自主的啜泣。

  “小苹?”季暮鑫担忧的看著她,他不解她怎么前一刻还甜蜜的笑著,下一秒却如作恶梦般吓醒。  

  “季叔……”徐苹慌乱的想找个可以一直呵护她的人。

  “乖,我在这儿。”季暮鑫带著心疼将她拥人自己的怀裹,“不哭,不哭。  ”他低声安慰道。

  “不要离开我……”徐苹指的是包括身舆心,但是季暮鑫故意会错意。“不会的,季叔永远会是你的季叔,不会离开你的。”

  “不是、不是。”徐苹抬起蒙蒙的泪眼用力的摇头说道:“我不要你再当我的季叔了。”她像小女孩般的耍赖。

  “小苹乖,你喝醉酒了。”他努力的想让她清醒些,还特意按下车窗让冷空气吹进来。

  “我没有。”她藉酒装疯,手更是直直搂住季暮鑫的脖子,“人家没有醉。”徐苹整个人都快偎进他的身上,短裙在稍早她的移动下撩上大腿上端,外套则更是早被脱掉扔到後座,只剩下她上身绷得紧紧的衬衫遮不住她早熟的丰满上围。她吐气如兰的将脸凑近季暮鑫的脸,直接挑逗他的欲望。

  季暮鑫不知该用力的推走她让她清醒些好,还是乾脆顺水推舟的将徐苹娇嫩的身子抱紧些?一颗衬衫的扣子在她磨蹭的时候弹开,露出她没穿胸衣的柔软。

  “天,该死的!”他喃喃的诅咒道。季暮鑫知道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对徐苹的挑逗有任何男性的反应,但他是正常且有欲望的男人,面对几乎坐到腿上又是漂亮的小姑娘,要他不可以有任何反应,他相信就算是柳下惠再世也不可能的。

  徐苹听到他的咒骂,立刻扬起一丝迷蒙的笑意,“不可以说脏话哦!”然後便将自己的唇直接吻上他的唇。

  生平第一次,季暮鑫被一个足以当他女儿的小女生主动亲吻著,她身上属於少女的馨香还有生涩的吻技,迫使他忘掉一切该有的道德感。他该推开她的,良知上的谴责让他想拉开他们的紧贴。

  “不要!”徐苹整个人黏紧季暮鑫,她晓得以後可能会无法再这样放开自己,她纵容自己就是为了替以後的距离留下一点回忆。学著电视上女主角诱惑男主角的方式,她悄悄的将自己的舌伸出来轻舔著季暮鑫的薄唇。

  再多的冷风也赶走不了他们彼此间的炽热欲望,季暮鑫呼吸困难的呻吟著,直接将徐苹抱到自己的腿上,一只大掌更是不安分的抚上她丰满的乳房。

  跨在他腿上,徐苹不安的扭动,想要更多的感觉好纡解心头无端冒出来的热气,衬衫被他完全解掉扣子後敞开。

  季暮鑫一手抚著她,另一只手则按住她的臀,将她压进自己勃发的欲望上。他的嘴放开她的唇,沿著她的锁骨渐渐向下移动,直趋她的乳房而後吸吮它们。

  “嗯……”徐苹娇喘著不知所措。这……太亲昵了,远远超过她的想像,她以为『吻』都是像陈忠党吻她那样,只是嘴碰嘴而已,没想到单单的一个吻会变得如此激情。  ?

  当他想更进一步脱下她的裤袜时,徐苹无意识的呻吟教他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季叔……”警钟在季暮鑫脑中不断的敲著,提醒他,现在他们不但是在徐苹的爷爷家门口,而且徐苹更是他好友的女儿,他儿子的乾姊姊。

  一个粗暴的动作,他将徐苹推开自己的大腿,让她坐回他身边的座位。

  不知发生什么事的,徐苹不解的望著他,“季……”她的衬衫还是敞开的,红唇微微开启,纯然识一副未识人事的娇弱。

  他音哑的说:“扣上你的扣子!”他用的是严厉的命令语气。

  “为什么?”颤抖著唇,她颤巍巍的问。她是不解,就算她再不识人间事,她也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她不听话的不肯拉拢衣服。季暮鑫粗鲁的将她拉近,然後迅速的帮她扣好所有的扣子。

  “为什么?”徐苹再次问道,“为何你要停下来?”语气满满的指控,她知道过了今晚,她就会失了魂,而失落的魂会紧紧跟在他身上。

  “为什么?”他用不稳的手将烟点燃,一阵烟草味刺激著徐苹的嗅觉,“你还小,不懂世间的险恶,你比较适合陈忠党那种男孩,我太老了。”

  “我不在乎!”抬起眼望著他,她斗大的泪珠滚下来,“我爱的一直就是你,没有别人。”她心碎的说。  ?

  “进去吧!你爷爷还在等你回家。”他看到老人家房裹的灯一直未减,也幸好他停车的位置她爷爷是看不见他们的。

  “我不要进去!”

  “我讨厌女孩子死皮赖脸的,如果你再不回去,我以後就不想再见到你。”他故意将话说得很底线,就是要她死心。

  扬起泪湿的小脸,她说道:“我只想知道你的心裹是怎么看我的。”嘴裹这么说,徐苹在心裹头却呐喊著:求求你不要说把我当作女儿一样。

  “我当你是我的女儿,就像小扬一样都是我的孩子。”

  心,真的碎了,徐苹听到自己的心一片片破碎的声音,可是面对季暮鑫却无法像对陈忠党一样扬起手挥下她的愤怒,只有拾起快要溃散的自尊,推开车门走回家去。她将尊严留在身後的车裹,对冷风毫无知觉,她只觉得好累好累。

  徐苹没看见当她走进大门後,季碁鑫懊悔的将头抵在方向盘上久久不能自己。

  *****

  从那晚起,徐苹将自己锁进房间裹,除非必要,如陪爷爷奶奶吃饭外,她是一步也没跨出房门,她将自己隔除於世界之外。

  面对老人家的关心,徐苹一律用她想努力考托福为由,以防他们起疑心,她甚至还告诉爷爷她想到美国。

  但是,每次家裹的电话响起时,她都会跳起来接,满心以为季暮鑫会打电话过来,但一次次的落空,真的教她死了心。直到她无意间看到许久未碰的影剧版上大篇幅的花边新闻,上头赫然在目的是季暮鑫亲密的搂著一位年纪绝不比她大上几岁的女明星,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徐苹躲进房裹狠狠的哭了一天一夜,之後她发誓,绝不会再为了季暮鑫而哭。

  第二天她用比平常更多的粉遮住自己红肿的双眼,她告诉爷爷她要出门找朋友,然後到陈忠党上班的警察局找他。

  乍见许久不见的徐苹,陈忠党掩不住心底的讶异,他不知道她失踪的这段日子裹发生了什么事,但只要想到是她自己跑来找他的,心裹就十分的兴奋。

  “嗨!好久不见。”虽被墨镜遮去大半的脸,但是徐苹脸上的笑在陈忠党眼裹看起来还是那么漂亮。

  “嗨。”陈忠党不自在的跟著打招呼。他不由自主的打量依旧是一身短裙、高跟长靴打扮的徐苹,发现自己对她的想念没有少到哪去。

  “你……忙吗?”她怕自己突兀的造访影响到他的公务。

  “刚巡逻回来。”陈忠党转身向坐在值勤柜台上的同事交代一下後问道:“渴不渴?要不要到前面的泡沫红茶店坐坐?”他体贴的问。

  “你不是在当班,这样方便吗?”徐苹顾虑到他。

  “没关系的,他们有事会Call我,或乾脆到那儿叫我。”他领著她走到红茶店。

  想来警察局裹的人都是这家店的客人,因为陈忠党带她进去时,她发现他的人缘挺不错的,连在吧台裹的老板都热络的招呼他。

  徐苹顺著陈忠党的介绍点了杯热的薄荷茶。

  没多久,他们点的东西很快就被端上来,小弟还多看徐苹一眼,然後拍拍陈忠党的肩说好好把握。

  “对不起,让你尴尬了。”他指的是刚刚小弟意有所指的话。

  “没关系的。”徐苹大方的说:“他会这么说不正好满足我的虚荣心,告诉我自己还有人要喽!”她语气轻松。

  陈忠党没注意到她话中带话,“徐小姐,今天找我有事?”离陈爱告诉他徐苹会来找他谈已过了将近半个月,原先他还真的死心了,没想到她的出现给他带来莫大的鼓舞。

  “叫我小苹就好了,”她啜了一口热呼呼的薄荷茶说道:“难道没事不可以来找你吗?”

  这是他以前未见过的徐苹。还没有『巴掌风波』之前的她虽然爱说笑,但不会讲轻佻的话,可是今天的她却格外反常。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搔搔自己凌乱的头发,“而是有点讶异你还会来找我罢了。”

  徐苹轻轻的笑出来,“我有那么酷吗?如果你还在意那天我打了你一巴掌的话,那我让你打回来好了。”

  一笑泯千仇,她的墨镜还是没有拔下,但陈忠党可是看痴了。

  既然她主动提到那晚,那他乾脆顺水推舟的向她道歉好了,“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所以你打我是应该的。”他好脾气的说道。

  这会见徐苹的笑更是扩大了,“那……还是朋友?”她先伸出友谊的手来等著他。

  陈忠党哪有拒绝的道理,当下就握住她柔弱无骨的手,“当然是朋友,不然要叫什么?”他决定要用陈爱教自己的那招——先从朋友开始,然後再循序渐进的掳获她的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