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浪漫老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浪漫老爹目录  下一页

浪漫老爹 第一章 作者:施玟

  徐苹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小公园的秋千上。照理说,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就上床睡觉而不是逗留在外面,但是那个家她却不想回去。

  今晚,父亲照例带著外面的小老婆回家和母亲争吵,为的是要离婚,想当然母亲是不可能答应的。

  她不懂,明明两个不相爱的人,为何还要结合在一起、还要生下她?与其让她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为了自己的监护权而大吵,倒不如在她生下来的时候,就一把掐死她比较乾脆。

  更可笑的是,别人夫妻离异争监护权是为了保有自己的孩子,而她的父母却是互踢皮球,没人要她,这也是她母亲不肯签字的原因。

  虽然她母亲已经四十二岁却貌美依旧,依她的身材没人敢相信她居然会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一道出门时,常有人误认她们是姊妹,也只有在那时候,徐苹才会看到笑得十分开心的母亲。

  徐苹发誓,她永远记得今天晚上不小心偷听到的话——“小苹我不要,你大可把她留在你身边。”董婉宁将离婚协议书丢在徐诤睑上,

  她愤怒的说:“你想得美,把小苹丢给我,好让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双双去逍遥吗?门都没有!”徐诤被她气得青筋直冒,指著她的鼻子駡道:“你少得意洋洋,我就不相信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他从公事包裹拿出一份文件给董婉宁。

  “小苹应该不是我亲生的吧?”

  “她是早产儿你又不是不晓得!”

  “是吗?”徐诤嘴角浮出一丝阴笑,“你没忘了辜显高这个人吧?想当初你是怎么将我们玩弄於手掌心的,小苹应该是他的女儿吧?”

  “你……”董婉宁气得不顾自己多年来的修养及形象,上前就给徐诤一巴掌,“你无耻,小苹是你的女儿,不信的话,明天带她去做DNA!”

  他们两个针锋相对却没有看见躲在楼梯上的徐苹,她冲下楼,指著父母大駡,“我谁都不跟,你们大可不必理我。”先转向徐诤,“OK,你认为我不是你的女儿,行,  很好。”

  她继而对母亲说:’你也不要我,对不对?也行,反正这么多年来,看着你们这样吵来吵去的,我也累了。我走!你们不用来找我了,反正你们巴不得不要见到我。OK,尸体你们总可以要吧?就算不要也没关系,当个无名女尸,政府也会帮我安顿一个位置。”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冲出家门。

  她离开家以後就在街上游荡,没有地方可去。

  十一月的寒风刺骨,却没有父母伤她来得冷,父亲说她不该姓徐,所以爷爷奶奶那裹,她也不能去了。

  滚烫的泪水滑下她冰冷的脸。她不後悔离开那个家,那裹根本就没有温暖可言,她的父母除了只会按时给她钱外,从来不问她是否吃饱穿暖、是否健康快乐。  

  哼!他们大概以为徐家家产不至於饿死人吧!从小到大,她生病了不是爷爷奶奶陪著她,就是奶妈带她去看医生,而他们呢?一个忙着交女朋友,一个则是忙着打牌。

  冲动的跑出来,身上又没带太多的钱,算算只剩一百多,今天铁定要睡在这裹了。天啊!这是什么世界,难道真的没有一个足以容纳她的角落吗?想到这裹,才刚止住的泪又潸潸落下。

  公园外驶来一辆警车,上面一名巡逻的警察,用手电筒探照徐苹坐的角落,而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著後头的同事大叫,“有个小孩坐在这裹。”他边说还边挥手。

  徐苹暗自大叫不妙,她怎么这么倒楣,原以为昏暗的公园警察不会来探查的,而她却忘了台北市有宵禁,所以每个夜归人都必须被查身分证。

  但她没有带皮包出来,偏偏长得又是一脸可爱的娃娃样,教谁相信她已经满十八岁了?

  一想到如果被警察逮到的话,就被迫要回到她不想回去的家,她拔腿就跑。

  “站住!”不死心的警察跟著也追上来了,还不时的吹他嘴上的警哨,”不准跑!”

  开玩笑,不跑还等你来捉不成,虽然她的体力早在刚刚哭累耗尽了,但一想到可能被抓回家,脚就不由自主的飞奔起来。

  “叫你站住,你听到了没?”警察八成是被气疯了,一只长脚就这样绊倒徐苹。

  “哇!”徐苹晓得自己的鼻子正在Kiss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被多少只野狗撒尿便便过的地上,还有她的脚,该死的好像扭到了,手被紧压在她背上的警察给反手握住,痛得她哇哇大叫。

  “你还敢鬼叫乱叫,要你不准跑,你是聋了是不是?”陈忠党不甚高兴的怒駡道,半夜未归,再加上看到警察就跑的,准不是什么好家伙。

  “我……”天啊,她的脚、她的手还有她的鼻子都好痛哦!

  “我我我,我个头,拿出身份证来。”  

  随後赶到的其他警察,看到陈忠党咄咄逼人的模样,都替那个小孩感到可怜,因为陈忠党为了一件人口贩子的案子迟迟未结案,刚被上头駡过,在这个时候遇到陈忠党,算他倒楣。

  “阿忠,你的屁股还坐在人家身上,叫他怎么拿证件?”陈忠党想想也是,於是便粗鲁的拉徐苹起来。

  但是可怜的徐苹在摔倒的同时就伤到脚了,怎么有可能站得直呢?所以她又直直的跌回地去。

  “干么,连站都不会了吗?”陈忠党又是口气不佳的駡道。

  “我的脚,好痛!”徐苹一开口便吓坏在场所有的警察,因为她的声音分明就是女孩的娇柔。但这不能怪他们,因为徐苹把头发削得短短的,黑暗中,还真的看不出她是女儿身。

  “阿忠,你做了什么好事?”陈忠党的好友范达立问道,他们是警官学校同期的同学,最近又被调到同一个单位服务。他关心的看著徐苹因疼痛而稍稍扭曲的脸。

  “我绊倒她的,谁知道她竟不堪一击。”陈忠党语气裹丝毫没有因为知道手上的人是女孩,而稍有怜香惜玉的态度,还是一脸酷酷的样子。

  “小妹妹,你没事吧?你怎么半夜了还在外面游荡?”范达立一连问了徐苹两个问题。

  “嗯,大概是扭到了。”徐苹对范达立的印象较好,不像到现在还抓住她的警察,冷冰冰的,彷佛嫌天气还不够冷一样。“但是我没有带证件出来耶!”她可怜兮兮的说,希望他们可以放她一马。

  “没证件就到警察局去,你难道不知道台北市有宵禁吗?”陈忠党还是一脸冷酷奚落的说。  

  “我十八岁了,宵不宵禁干我屁事!”哼,骗她不懂法律吗?宵禁是对十八岁以下的人才有效,而很不幸的,她上个月才刚满十八。

  “骗人也要找个好理由。”陈忠党上上下下看了她一遍,怎么看这个乾乾扁扁的四季豆都不像满十八岁的模样。

  “是真的!我上个月就满了。”徐苹说什么也不到警察局去,若她进警察局,就要被迫回到那个爹不爱娘不要的冷酷世界去。

  陈忠党才不理她太多,硬是将徐苹带上警车,直接转回警察局。

  *****

  徐苹一脸愤怒的坐在警察局的一角,像只正要发作的母老虎,怒瞪著跨坐在她面前的陈忠党。

  “我说过我叫徐苹,你这么有本事,就自己去查我的地址和父母啊!不过,我先警告你,没人会来认领我回去的。”她依旧是不肯合作。

  她受伤的脚踝已经用辣椒膏贴上了,虽然还隐隐作痛,但总是比没贴药膏时来得好些。

  陈忠党压根就不相信她说的话,没错,他已经查出来他们这一区是有徐苹这号人物,但是,她是报业闻人徐诤的独生女,怎么可能半夜还在街上游晃?但他还是依职责请同事帮忙打电话照会过了,事实证明,那个徐家女孩今天晚上真的没有回家。

  “小姑娘,要说谎也找个像样的谎来撒,不要找个名人的女儿来冒充好吗?”陈忠党不屑的说:“你就乖乖的报上你的真实姓名,好让我们可以早点歇息吧!”他已经快要下班了,根本就不想跟她再耗下去。

  “我说过的话不屑跟你说第二遍,若你不信就拉倒。”不是她不想合作,而是自己告诉他真话,他也不会听的。

  “那你的父母呢?该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家裹的电话吧?”

  “讲了有屁用,他们是不会来接我回去的。”事实上她是很想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的,但现在已经快半夜一点了,他们早就睡著了,打去也只是徒增老人家的忧心。

  “是吗?”她的话被陈忠党抓出语病来,“徐诤一家不是都挺和乐的吗?如果你真的是徐诤的女儿,他绝对不会不来接你的。”

  徐苹学他的讥笑表情,嘲讽的说:“看来又有一个八卦杂志的忠实读者,你难道不晓得记者写出来的有一半不是真实的吗?”

  “OK,我们就如你所说的,你是徐苹,那请你背出徐苹的身分证字号。”

  他瞄了一下手上刚列印出来的个人资料,这上头的徐苹长发披肩,不像眼前的女孩,头发短得像个小男生。

  “拜托,刚刚不是有人抄过了吗?”她鬼叫归鬼叫,但还是合作的背出一连串的号码,未了,还背出她父亲和母亲的身分证字号。

  陈忠党核对了一下资料,果然一字不漏,那他是真的捉错人喽!“对不起,看来你还真有点可能是徐苹”他的语气终於稍稍和缓一下,“只是,虽然你真的满十八岁了,我们还是得请你父母来警察局一趟,不是因为你犯罪,而是我们还是得检查一下你的身分证。”他检视眼前稚气未脱的女孩,其实他是真的想刁难她的,因为他还是不相信徐苹会真的有家归不得。

  “喂,你真的很八股耶!你都知道我的年龄根本不用管他宵不宵禁,你还不放我出去,小心我请律师告你们污蔑,还有伤害!”徐苹被惹毛了,口气也跟著不好。

  “丫头你……”陈忠党原本稍灭的火气顿时也被挑起来。

  “苹姊!”一个夜归少年和前来带他回去的父亲讶异的走向徐苹,“你怎么会在这裹?”

  徐苹一见到叫她的人居然是自家律师儿子时,马上翻翻白眼咕哝着,“天啊!我的运气真的太棒了。”她站起来向迎面走来的人说道:“季叔叔,小扬。”

  “小苹,你在警察局做什么?”季暮鑫见到徐苹的讶异程度不小於季扬。

  “季叔,拜托你向这个讨厌鬼解释我真的是徐苹,而且我也满十八岁了。”

  “陈Sir,我这侄女怎么半夜了还在这儿?”季暮鑫问道。

  “季叔,人家才没犯罪,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的,硬是要将人家逮到这儿来。你瞧,还害人家的脚扭伤了。”徐苹边说边举起受伤的脚踝给季暮鑫看,“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说我假冒徐苹的名字。”

  陈忠党也不甘示弱的说:“你也不瞧瞧自己长得这副德行。”他拉拉徐苹削短打薄的头发,“乾乾扁扁的身材,怎么看就像不良少年,哪裹像是女孩子家。”

  乾乾扁扁的身材?徐苹低头看看自己被大衣罩住的上身,看起来是像四季豆没错,但是脱掉外衣後的她,可是有三十四C的身材耶!就不相信他不会喷鼻血。

  徐苹愈想愈不甘心,自己居然在这裹耗掉大半夜,虽然是该谢谢他带自己到这儿来,让她不至於在外面吹冷风,但是一想到他“恶质”的态度她就生气,於是她跟著反驳回去?“你说谁像不良少年?你难道想在自己的罪名上再加上一条毁谤吗?”她用生平最大的嗓门駡道:“季叔,你都听见了,我要告他!”

  她的大嗓门引来警察局裹所有人的注目,没人敢相信这位个头娇小的女孩子,脾气居然如此火爆。

  “小苹!”季暮鑫到现在只见到他们两个像仇人似的对吼,却还搞不清楚徐苹究竟是怎么会被带到这儿来的,“这裹是警察局,你不可以对警察这么没礼貌。”

  “我……”徐苹当场委屈的红了眼眶。

  “爸,苹姊可能是真的有委屈。”季扬帮徐苹说话。

  “你住嘴,我还没跟你算帐呢!”季暮鑫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好好的一个晚上,他不但要来这儿领回自己混在PUB裹的儿子,连徐苹也来参一脚。

  “季先生,事情是这样的,”范达立将手边的事放下,到对峙的两人中间帮忙解释道:“我们夜巡的时候,发现徐小姐独自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如果她不要一见到我们就跑的话,也不会有这个误会了。”  

  “小苹,这是怎么回事?”季碁鑫有点抓住状况了,他转头问徐苹,却只见她红著眼,倔强的转身不看他。

  “苹姊?”季扬向前拉拉徐苹的手,“是不是徐伯伯和徐伯母又吵架了。”

  “吵架?”她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只是吵架闹离婚也就罢了,还……反正他们不要我,所以我也不会回去那个家。”

  徐家的状况季暮鑫是十分明白的,徐氏夫妻的吵架也早就不是新闻了,但是今天闹得徐苹离家出走,还上了警察局,可就“代志大条”了。

  “爸,苹姊今天就到我们家过夜好了,反正她也不想回徐伯伯家。”季扬满脸兴奋的说:“苹姊,你跟我挤一张床,这样我们就可以聊天聊通宵了。”

  “你还真大方耶!小扬,你真当我是男生不成?”徐苹掐著他的脸颊说道。

  “徐苹!”徐诤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他女儿现在在警察局裹要他去带回时,他还半信半疑的到这儿来,没想到她还真的在这儿丢人现眼。

  他向前一个巴掌就往徐苹的脸上挥去,清脆的一声“啪!”马上又引来所有人的注目。徐苹的脸被打得红肿,她一言不发的跛着脚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徐诤气愤的大叫。

  徐苹不理会他的怒駡,依然故我。徐诤更加不满的捉住她,又是一掌。

  “你打啊!打死我好了,反正你又不承认我是你的女儿,又何必在意我丢你的脸!”她叛逆的说。

  “你……”徐诤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本来已经为了自己的气话弄得女儿半夜离家出走而悔恨,但是警察局的一通电话却又让他恼羞成怒。

  “徐兄,有话好说,小女孩不懂事,你又何必跟她这样气坏彼此?”季暮鑫好言相劝道。

  徐苹甩掉季扬伸过来的手,对他说道:“小扬,苹姊今天不到你家过夜了,改天我再请你吃饭。”

  “那你要去哪裹?”季扬紧张的间,刚刚见她和徐伯伯闹得如此不愉快,她铁定是不会回家的。

  “去死!”她看都不看徐诤一眼,负气的说。

  “你跟我回去!”

  “那裹已经不是我家了,我回去做什么?”

  “徐苹跟我回去好了,我会好好劝她的。”季暮鑫插手说道,“徐大哥,你一早不是还要开会吗?你就先回家好了,明天我会亲自送她去上课的。”

  “那她就拜托你了。”徐诤气呼呼的瞪著背对著不理会他的女儿,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伤了她有多重。

  徐苹自己也觉得委屈,但她的脾气和徐诤一样的拗,她低著头,一语不发的被季扬推上车。

  她不知道当自己离开後,闻风而至的记者,逼得徐诤这位报业闻人差点当场又发飙。

  *****

  “小苹,告诉季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季暮鑫威胁儿子,如果不上床睡觉的话,就马上跟他算他到PUB迟归被捕的帐,果然,季扬立刻乖乖的躲回房间,自己好趁这时候向徐苹问清楚。“在季叔面前,你不必隐瞒什么。”

  徐苹捉着抱枕咬着手指甲,红着眼缓缓的说:“今天晚上爸带了外面的女人回家向妈示威,他们……我爸说我不是他的女儿,说我是一个姓辜的野种……”

  她抬起红肿的眼眶可怜的问道:“季叔,你和爸爸认识很久了不是吗?那请你告诉我,我究竟是姓徐还是姓辜?”

  季暮鑫重重的叹了口气,想来徐诤为了和董婉宁离婚,已经气到口不择言了。他看着满脸委屈的徐苹安慰道:“傻丫头,你想太多了,季叔跟你保证,你百分之百是你爸的女儿,假不了的。”

  “但他说我不足月啊!”徐苹虽然得到季暮鑫的保证,但她依旧不信的告诉他徐诤说的话。现在她连叫徐诤一声“爸”都不愿意了。

  “早产儿你知道吧?你就是早产儿,不信可以去问你爷爷奶奶,就算季叔骗你,爷爷他们总不会骗你的。”

  有的时候,他真的不懂徐诤心襄在想什么。

  徐诤和董婉宁是大学时代的班对,两个人从大一就在一起,甚至一毕业就准备结婚。没错,那时的董婉宁是T大的校花,追求的人不下十数人,徐苹嘴的辜显高也是其中一人,徐诤当兵时,他们两个人走得满近的,但是董婉宁心只在徐诤身上,当徐诤一退伍,董婉宁也就挺著大肚子结婚。

  坏就坏在董婉宁因为跌倒而让徐苹提早出来,大概也是从那时开始,徐诤便时常流连在酒店,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董婉宁就拚命的花钱打牌。

  最可怜的就是徐苹,从小到大她就没有父母的疼爱,徐家一个大屋子除了仆人以外,就常只有徐苹一个人守著那个空荡荡的家。而徐苹的爷爷奶奶看到儿子和媳妇处得那么不好,也搬出去住,来个眼不见为净,就这样,徐——也常常溜到爷爷奶奶家避难。

  “去睡吧!”季暮鑫疼爱的拍拍她的头,“明天一早我先送你回去拿课本,然後再送你去上课。”

  徐苹拭掉眼角的泪珠,带著一抹可怜兮兮的表情无奈的说道:“如果季叔是我爸爸就好了,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小扬有一个好爸爸。”

  “小扬还羡慕你有个漂亮的妈妈呢!”季碁鑫的妻子早在季扬三岁的时候就因为癌症过世了,所以季扬对他妈妈的印象全凭一张张的相片。现在季扬都已十五岁了,有的时候,他反而觉得自己父兼母职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才会有季扬半夜跑到PUB鬼混的下场。

  “季叔,我先去睡觉了。”她扬起一朵带著眼泪的笑,倾身亲了季暮鑫的脸颊一下,“晚安。”

  他有点不自在的忍住想伸手摸被亲的地方的冲动,他有时真的搞不懂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心裹在想什么。

  徐苹在走进客房前飘来一句话,“那个晚安吻只有爷爷奶奶才可以得到的哟!”

  季暮鑫有点哭笑不得,这大概就是养女儿的好处吧!可以得到比你老婆年纪小的女孩随时送你一个KISS。

  *****

  陈忠党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那个刁蛮的女孩,而且更令他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是T大的学生。

  “喂!讨人厌的阿伯。”徐苹在校门口等同学一道吃午饭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陈忠党还穿著制服,朝著大门走来,她冷言唤道。

  今天的徐苹终於比较像女孩子了,她穿著一件式的娃娃装,而且长度只及大腿一半,脸上只抹上粉色口红,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

  陈忠党承认自己那天是瞎了眼,要不然怎么会认为徐苹像个男孩呢?

  “阿伯,难道你的女朋友也是念这裹的?”她好奇的问。

  “拜托,我只不过比你大七岁而已,请不要叫我『阿伯』,好像我已经LKK了。”他也跟著回嘴道。

  他们之间少了那夜的火爆,没想到再见面居然可以谈笑风生。

  徐苹转转活灵活现的大眼珠,亏他道:“不是所有的警察都叫‘警伯’吗?更何况大我七岁不就二十五岁了,So……我叫你阿伯当然也不过分喽!”

  “你这丫头,嘴巴还是那么利。”他摇头甘拜下风。

  “我的问题呢?你还没回答我耶!”她想到他还没告诉她来学校的目的。

  “我来找我妹妹吃午饭的。”他老实的回答,但是换来徐苹一脸不信的讥笑。

  “少来了,女朋友就是女朋友,还『ㄇㄟㄇㄟ』咧!”逮到机会徐苹可狠狠的报了一箭之仇。

  陈忠党举起手故作发誓状的说:“是真的,她是资管一B的学生。”

  资管一B?不会这么巧吧!她迅速的过滤自己班上姓陈的女同学,发现只有一个陈爱而已,而陈爱今天和她约好一道吃饭,还说她的哥哥也会来。

  “你的妹妹不是陈爱吧?”徐苹有点小心翼翼的问。

  “她是你的同学?”这会儿,连陈忠党都有点讶异了。

  “你们家该不会还有一个陈国吧!”她俏皮的说。

  “放心,陈国就是小爱,因为她小的时候嫌陈爱国这个名字太『耸』了,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为了那个名字而让她隔壁的小男生眼睛黑了一圈後,我妈就立刻帮她换了名字。”他和她分享陈爱小时候的笑话。

  果然,徐苹马上捧场的大笑,而且是很不淑女的笑法。她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泪说道:“终於给我抓到她的小辫子了。”

  徐苹大方的笑容,看得陈忠党有点痴傻,原来女孩子的笑也可以如此的不拘小节。

  “哦喔,『陈爱国』来了。”她看到陈爱匆匆的朝他们这裹走来。  、

  “千万不要告诉她是我告诉你这件事。”陈忠党拜托她,要知道他妹妹可是有名的『恰查某』,如果被她发现是他泄了她的底,他会被他妹妹剥皮的。

  但是如果不好好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她就不叫徐苹,所以她在陈爱拍拍她的肩时,有意无意的说…“小爱,听说你家还有一个人叫陈爱国咧,对不对?”

  陈爱马上把拳头抡起来,在她的警察哥哥面前挥了挥,「是你泄漏出去的?」

  “奇怪了,我有说是他吗?陈爱好聪明哦!”徐苹一手挑起他们兄妹间的嫌隙还洋洋得意。谁教他那天要害她走了生平的第一遭警察局。

  “徐苹!”陈忠党作势要掐住她的脖子,惹得徐苹尖叫的跳开。

  他们之间的嬉闹看在陈爱眼裹也有点莫名其妙,他们何时认识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陈爱先问自家哥哥,“你认识小苹?”陈忠党点点头。

  她又转头对徐苹说:“但是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徐苹不可思议的睨着她说道:“难不成你忘了害我脚扭伤的罪魁祸首?”

  “那你就是我哥嘴裹的那个不良少女喽!”

  陈忠党舆徐苹十分有默契的点头,又异口同声的说:“就是他(她)。”然後又互瞪对方一眼。

  “小爱,我告诉你,早知道你哥哥是这个讨厌的阿伯,我就不来了。”徐苹鼻子故意哼了声,表示她的不屑。

  陈忠党当然也不肯示弱的说:“小爱,下次要约我出来吃饭,先告诉我不是这不良少女我才要陪你。”  、

  陈爱看看哥哥又望望好友,决定不理会这两个疯子。一个穿著警察制服还像小男生一样爱斗嘴;另一个则是学校裹有名的冰山美女,对男同学都不爱理睬,而这两个人碰上了却好像有擦出火花的迹象。

  会不会他们不需要她就可以……哎哟!不想太多了,先解决肚子的问题比较重要。陈爱一手一个的勾住他们说道:“我们到对面的三商巧福吃牛肉面好不好?”

  两个人没有异议的被她拉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