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草 >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目录  下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第六章 作者:千草

  “出来。”清雅的声音阴阴地响起,清水御臣微眯着眼盯着落地窗后阳台的阴影处。

  一个颀长的身影从窗外倏地掠进房内,一张俊隽清秀的娃娃脸上挂着笑容,微卷的刘海覆盖在额前。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还以为我隐藏得很好。”无视于眼前人的阴沉,来人自动自发地坐在了沙发上,笑着问道。

  “你的气。”清水御臣斜睨着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的高宫洋一,冷然道。

  “气?”说了等于没说嘛,习惯性地把双手交叠枕在脑后,高宫洋一好奇地开口问道,“刚才跑出去的女孩是谁?”第一次看到有女人敢打御臣,他倒是很想与之认识。

  “你看见了?”冷淡的声音里有着一丝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酸涩语气,不可否认,他的内心并不希望有别的男人注意到他的小野猫。

  “当然——看见了。”他又不是瞎子,站在窗后,外加玻璃窗的高度透明感,他可以说是从头看到了尾。真没想到,一向对女人没兴趣的御臣居然会和女人调情,惊得他差点从阳台上跌下去。哦!他好想笑,竟然会有女人不受御臣绝美容颜的诱惑,还对他打骂有加。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很喜欢她吧。”他打着趣说道。

  “不是似乎,正确的说法是我爱她。”这是事实,他并不忌讳对别人说出他对她的爱。

  “你——爱她?!”没听错吧,高宫洋一猛然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近乎于尖叫地扯着嗓子喊道。自从十四岁过了变声期后,他已经很少发出这种高分贝的叫声了。

  爱,这个怎么也和眼前这个邪魅无情如撒旦般的男人扯不上关系的词,竟然会从他的口中说出。

  “你真的爱她?”他还以为御臣只是玩玩而已,曾几何时,御臣开始有了人类的感情?作为日本三大集团之一的高宫财团的继承人,从小就和御臣一块长大,他们是朋友也是竞争对手。他看过太多他的冰冷无情,对于别人,御臣一向不会表露出太多的感情。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可以走人他的世界,同时他也不会走人别人的世界。

  “因为她的眸子很耀眼。”也是他爱她的理由,她的如太阳般的眼眸,吸引着他的驻足停留。

  耀眼?从来没听过御臣如此评价过一个女人,引人遐想的形容词!因为耀眼,所以才会爱了。

  “你爱她,那美惠那边怎么办?”严肃的表情取代了可爱的娃娃笑容,高宫洋一难得认真地问道。

  高宫美惠——他的妹妹,也是从小就爱上御臣且有十二年的女人。作为哥哥,不得不站在妹妹的立场问着老友。

  “美惠?她关我什么事?”邪魅的眼眸微微眨了一眨,清水御臣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

  “难道你不知道她很爱你吗?”

  “那又如何?”他不在乎地说道,一丝恶魔般的微笑由唇角漾开,“难道有人爱我,我就一定要回复她的爱吗?”没有这样的定律,他也没有必要去在乎别人的心情。他不介意多一个人爱他,也不介意多打碎一个人的心。在破碎中产生的美,是他的所喜。既然有勇气爱他,就该知道心碎是必然的结果。

  轻叹了一口气,高宫洋一神色复杂地看着清水御臣,爱上御臣的美惠该是不幸的吧,即使爱得再深,也不会有什么回报。

  “再过几天,美惠要来此进入G大就读。”他说出了此次前来要告之的事,为了御臣,极力向学校争取来G大的机会,也让他见识到了美惠爱御臣的心。

  “她要来?”

  “对。”目的再明显不过,是为了眼前这个俊美得过分的男人,“同时,我也会和美惠一起进入G大就读。”放心不下妹妹,所以费力地说服父母要求前往G大就读。

  “你和美惠一起进入G大?”清水御臣玩味地弹了弹修长的手指。

  “是的,所以你若是真的很爱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女孩,就该打电话给美惠,阻止她前来。否则——对于美惠和那个女孩来说都不好。”若美惠知道御臣有了所爱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表情,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不用多想就可猜得出来。

  “为什么要阻止?”狩猎般的笑容从脸上邪邪地露出来,“美惠要来,很好啊。”既然又有人要为他的校园生活提供娱乐,他没有理由去抗拒,不是吗?

  暖暖的秋风由窗口轻轻吹人,却让高宫洋一有种冷的感觉……   

  ※      ※      ※

  唉,为什么她会在清水御臣面前脸红心跳呢?凌好好托着腮帮子窝在空无一人的新闻社的懒人椅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努力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脸红心跳,这个早八百年前就远离她的感觉,居然会在昨天又回到她的身上。俊男她又不是没见过,老哥和司轩逸都属难得的美男子,更甚至,退几步说,就新闻社的那几个懒得要死不活的男人随便挑一个站出去,也都算是女人眼中的好货色。在阅“美”无数的情况下,她竟然还会被他的美貌所迷惑,实在算是少见的情况。

  究起原因,姓清水的暧昧动作占了绝大部分因素,但真正令她在意的是她竟对他的举动没有讨厌的感觉,严格地说只是羞涩而已。

  老天,她该不会真的那么衰,会喜欢上清水御臣这个绝对有本事气死她的恶魔吧!没喜欢上他的时候,已经被他气得快要吐血,若现在喜欢上了他,长久地待在他的身边,她还不吐血身亡?

  卡!

  新闻社的门被推开,开门声打断了凌好好的思考,一个白皙透明得如同洋娃娃般的女人从门口缓步走人,良好的气质、令人犹怜的美丽五官以及匀称得像是黄金分割般的身材,让身为女人的凌好好不得不自叹不如,在她的面前一站,她根本就像个男人嘛。

  “请问,凌好好在吗?”美女缓缓地开口,动听的声音如同春风吹拂着柳絮,让人听了容易上瘾,惟一遗憾的是美女的普通话实在不甚标准,听着怪怪的。

  “你找凌好好?”凌好好站起身来,走上前问道。奇怪,她不记得什么时候有幸结识过这样的美女过。

  “是的。”高宫美惠肯定地说道。她想要看看传说中和御臣交往的对象究竟有多好,好到让御臣打破了从来不和女人有太多牵扯的誓言。

  从小到大,她一直就爱着御臣,虽然他一直没有给过她任何的承诺和回复,但她总以为他不爱她,那么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她得不到他的爱,却可以独占他的人,只要她一直守着他,总有一天,他会是她的归宿,会是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可是没想到一下飞机,才来到学校,就听到御臣和别的女人交往的消息,也让她连校长室都还没去,就先来到了新闻社找御臣传说中的女友。

  “她不在吗?”她环视了新闻社一圈,问着面前高得可以当模特儿的女人。

  “呃,那个,她——”才想说话,却已被对方打断。

  “你在新闻社,那你认识凌好好对吗?”不等对方把话说完,高宫美惠径自问道。

  “当然认识,我……”若她不认识“凌好好”,世界上恐怕也没有认识的人了。

  “那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她急急地问道。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凌好好瞅着眼前矮了她半个头的美女,“怎么样的人?”好奇怪的问题,第一次有人当着她的面问她这种问题。

  “漂亮吗?”若是比她美,那么她会输得心服口月匠。

  “漂亮?从没听人怎么说过。”最多的夸奖也仅是帅气而已。离漂亮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那她是聪慧还是气质胜人?”

  “好像都没有耶。”她的成绩除了体育外,别的都是低空飞过的,其中外语差得更是让教授常常悲叹在快要退休之龄竟会碰上次种学生,难教得让他头顶心仅剩不多的头发也即将要面临灭绝。而至于气质,若要说她有像古典美人的那种气质,那恐怕认识她的人全会笑倒在地吧。

  “那……”高宫美惠正要再问,新闻社的门再次被打开,同时也打断了她的问话。

  康美丽直直地走到凌好好的面前,把手中一大叠的资料递给了她,“老大,这是你要我帮忙整理的清水御臣的档案。”说来倒霉,因为跑路的速度比新闻社的其他同僚慢了半拍,害她被老大逮住,被迫整理老大四处收集来的关于清水御臣的资料,好几天顶着一对熊猫眼来学校,破坏了她美美的形象。

  “你整理出来啦!”凌好好接过递上来的资料,眉开眼笑地说道。速度比她想象中的快,看来美丽还有可以挖掘的潜能。

  想想看,该有的资料都有了,御臣的玉照也有了(是她从校长那儿弄过来的人学档案上的一寸照,谁让他警觉性高得吓人,交往了一个多月,她都没机会拍到他的半张照片)。最多再过两个礼拜,会刊就可以出炉热卖了,到时候,新闻社会是何等的风光啊!而她,也可以在老哥和司轩逸的面前好好地抖一下威风了。

  御臣的档案?高宫美惠望着眼前长得亮丽的康美丽,微眯着眼问道:“你是凌好好?”

  “我是凌好好?”康美丽怪异地反问道。这才注意到社里多了一个人。老大不就站在她的面前吗?她怎么还来问她是不是“凌好好”?

  “老大,你还没告诉她吗?”她问着在一旁翻看着手中资料、喜不自胜的凌好好。

  “告诉什么?”她的注意力仍集中在整理完毕的资料上。

  “告诉她你就是凌好好。”这还要用她来说明吗?康美丽感到头大了。

  “她是凌好好?!”尖锐的声音响起,高宫美惠指着凌好好不敢相信地问道。

  “对,我是凌好好。”这是事实,没什么好怀疑的。被尖声拉回了注意力,凌好好把手中的资料放到桌上,回答道。

  “那刚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

  “我要回答的,可话被你打断了。”所以怪不得她。若不是这样,她早在几分钟前就该知道她是凌好好了。

  仔细想想,也确是如此,高宫美惠皱了皱秀美的柳叶眉,仔细审视着凌好好,个子很高的女人,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中性化的脸加上中性化的着衣风格,宛如男子般粗鲁。怎么也让她想不通御臣会爱上这样的女人。

  “你真的在和御臣交往吗?”或许只是空穴来风的传闻。

  “御臣?清水御臣?”原来眼前的大美女是为了清水御臣而来,怪不得会一进新闻社就指名要找她,毕竟她可算是清水御臣正在交往的女友。

  “我和他是在交往。”而且全校皆知。

  看来她是找到人了,高宫美惠清了清喉咙,“我是日本来的高宫美惠,也是和御臣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你们之间怎样我不清楚。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接近御臣了。”美女依然是如此的我见犹怜,不过说话的语气却和脸上的表情完全合不上拍。

  “你要我别再接近御臣?”这算什么?活像八档电视中的肥皂剧,第三者受到正牌老婆警告的场景。而她,现在就是那个第三者。

  “是这个意思。”高宫美惠优雅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好像不想按你说的去做。”掏了掏耳朵,凌好好气定神闲地说道。若是以前,她可能会无异议地同意,毕竟要找的资料已经到手,没必要继续待在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恶魔的身边。不过,如今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她似乎是——喜欢上了他。

  “你!”紧拧着柳眉。高宫美惠瞪着凌好好半晌,在日本,从来没有人会如此藐视她的话。转身踏着小步离开了新闻社,既然如此,那么她就要把御臣抢回到身边,比起凌好好,她要美上太多,不是吗?所以,御臣该是她的。

  “喂,老大,”康美丽望着敞开的新闻社的大门,“你为什么不答应,反正要搞的资料已经差不多都有了,不正好离开清水御臣吗?”

  “现在不一样了。”她拍了拍放在桌上的资料,把它们放进了抽屉。

  “不一样?”能有什么不一样?

  “因为我好像喜欢上他了。”所以很可能会长久地交往下去。

  “你——喜欢上了清水御臣?”康美丽使劲地掐了大腿一把,腿上传来的疼痛感证明她没有听错。一向对感情近乎于白痴的老大居然会主动地说她喜欢上了别人。

  “很奇怪吗?”看美丽的表情像是见到了怪物般。

  “呃,那个,只是吃惊而已。”或许该说是太过吃惊,以至掩去了奇怪的感觉,“那么,刚才那个叫高宫美惠的不就是你的情敌了?!”

  “废话。”她当然知道她是她的情敌了,看那个高宫美惠的样子,好像已经喜欢御臣很久了。那——她喜欢清水御臣是不是有横刀夺爱之嫌……   

  ※      ※      ※

  高宫家的兄妹——高宫洋一和高宫美惠,才一入学,就掀起了G大不小的风云。高宫洋一,短短的一个星期,就已登上校园十大风云男子排行榜;而妹妹高宫美惠,更是以其清纯的外貌,优雅的气质,高贵的举止,一进C大就虏获了众家少男的芳心,挤掉了现任的校花,荣登G大第302届校花宝座。而她与“撒旦王子”清水御臣的恋情,更是被校园的师生们一路看好,虽然清水御臣没有任何的表示,但王子和公主本来就是最完美的搭配,比起像男人婆的凌好好,高宫美惠要好上太多了。

  可恶,她就那么不被人看好吗?凌好好使劲地按着清水御臣家别墅的门铃。刚开始,是因为接吻过后和了解自己心意的尴尬,让她千方百计地躲着他,可是在她躲他的一个星期内,学校内的流言如天女散花般地到处飞撒,也让她的心开始有了股酸得冒泡的感觉。

  身穿白色制服的女仆匆匆地赶来开门,“咦,是凌小姐啊。”女仆出声打招呼。

  ‘‘清水御臣呢?”凌好好闪进了铁门内,问着来开门的女仆问道。

  “少爷在书房。”

  很好,有了地点就容易找到人了,凌好好当下二话不说直奔三楼的书房。

  “清水御臣!”豪气的叫声伴随着石破天惊的开门声,凌好好微喘着气站在了书房的门口,望着正坐在书桌前的皮椅上看着厚厚的德国原文书的清水御臣。

  “有事?”放下了手中的原文书,清水御臣站起身来淡声问道。躲了他一个星期的人终于再度主动地出现,让他不禁好奇她出现的原因。他以为她会躲更久的时间。

  “我——”才跨进房内,刚想说话,一道白色的狗影窜进了她的怀中,打断了她的话。饱受了一个星期之苦的牛奶终于再次见到了主人,激动得狗眼中硬是滴出了几滴狗泪。

  “牛奶?!”凌好好看着怀中的牛奶,这才想起了爱犬,上一次自己逃开,却忘了牛奶的存在,以至独自把牛奶留在了这里。看看牛奶瘦了一圈的身子,想来这一个礼拜是没过过好日子。

  “你虐待牛奶?”她盯着他问。如果是的话,她会为牛奶讨回公道。

  “没有。”一只狗还不值得他来虐待。

  “那它为什么会瘦了?”她捧着牛奶举到他的面前,让他看清楚牛奶瘦了一圈的身子。

  他冷冷地睨了浑身打着哆嗦的白犬一眼,“它只是吃不下东西。”每每在他的面前除了发抖还是发抖,若非看在它是她的狗的分上,他早把它扔出去了。

  唔,也有道理,光是现在牛奶发抖的身子,她就可以想象牛奶这一周的惨状,依牛奶怕他的程度,恐怕就算是对着最爱的餐点也会食不下咽吧,会瘦了这么一大圈也不是没有原因。

  “那就算你没虐待牛奶好了。”虽然他算是间接虐待。凌好好把怀中的爱犬放到了茶几下,让它独自窝在那下面。

  “我今天来是有话要对你说。”直起身子,她正视着他说道。

  “有话要对我说?”他双手环胸地走到她面前,“若是你要我为那天的事道歉,那你是白来了。”他只是照他心中所想的去做。

  “不是这事,”她脸一红,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我是来对你说……说……说……”该死,怎么话到口中又说不出来了,在家里明明想好了要说的话呀,从何时起,自己也变得这么别别扭扭。

  “你想说什么?”清水御臣有趣地看着凌好好通红的脸,她的红脸让他又兴起了靠近她的念头。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着俏丽的短发,享受着指间的触感。

  “我,清水御臣——呃,御臣,我喜欢你!”不管了,豁出去算了。凌好好把眼睛一闭,大声地说道。

  “你,喜欢我?”触摸着秀发的手顿了顿,他神色复杂地盯着她,诧异于她说出口的话。他不是一向不曾在乎过她是否爱他,喜欢他吗?可为什么当他听到她开口说喜欢他时,心中会有着难以平静的骚动,更甚者,他竟开始希望她说的是爱他。

  “对,喜欢。”喜欢到当她听到他和别的女孩的传闻会让她的心有种酸得冒泡的感觉。

  “那你呢?你的回答是什么?”她的手揪住了他的领口,紧张地问道。

  “我——我爱你,我早就说过的,不是吗?”他低语着,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她的脸红,她的支吾,她的大胆以及她的紧张,都让他觉得美丽与耀眼,让他的眸光为她而闪动。

  对哦,她怎么都忘了,他好像从很早以前就对她说过爱她的话了。看来是太过紧张,以至于忘了重点。他长吁了一口气。

  “我爱你,而且,你该是属于我的女人,忘了吗?”这是他下过的誓言,所以不会更改。

  “我属于你?”她皱了皱眉头,不喜欢在自己的称谓前加上属于某某之类的,感觉像是货物似的,“打个商量,可不可以不属于你啊。”她比较喜欢自己属于自己的感觉。

  “你说呢?”他反问着她,身子前倾,俊逸非凡的面容贴近她的脸,平静无波的表情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妖媚邪异的凤眼中隐隐有着一丝阴郁之气。

  靠得好近,近得让她可以在他的瞳孔中看见自己锉锉的样子,她该是潇洒的,可现在却是懂得羞涩的感觉是什么。

  “如果你要我属于你,那么,你也该是属于我的。”她费力地把头仰起来,努力地睁大眼睛回视着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弱势。

  “属于你?”清水御臣怔了一怔,对他而言,还不曾属于过谁。也没有人敢对他提出过这样的条件。

  “对!”凌好好重重地点了点头,物物交换的法则,没道理只有她属于他,而他不属于她吧。

  他深深地凝视着她,像是要看尽她的灵魂深处。若是答应了,将意味着什么,是一生一世的承诺呵,是对她的,也是对自己的,从此只怕是再也不能放手了。冰凉的手指轻触着她脖颈上微热的肌肤,他一时无语了。

  “喂,到底怎么样啊?”他的目光深沉得让人有些受不了。

  清水御臣仍是凝视着凌好好,在心中思量着。他没有打算对爱放下那么多,也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生命与人生交付给他人,可是对于她,一想到她会不属于他,就让他的心有种窒息的郁闷,这是他从来没有的感受。

  “不行就算了,我……”

  “好,我属于你,会一生陪伴在你身边,此生不悔。同时,你也得是我的,一生都不能变。”他专注地盯着她,郑重地许下了最终的承诺。这是和撒旦所立下的约定,所以没有悔改的余地。他与她,会是此生的惟一。

  “这……”他的表情有着她未见过的认真和严肃,他出口的承诺更像是魔咒般,这些承诺有点沉重,她还没有想得如此之远。

  “你后悔了?”他俯在她的耳边,低声地问道,并嗅闻着她的体香。

  “我……”是有些,他的话,感觉像是一生的承诺与誓言,沉得让她有些负担不起。他爱她,而她,会爱他那么深吗?“我想还是……”

  “来不及了,话已经如你所愿地出了口,就没有再收回的余地了。”恶魔沙哑的声音低喃地飘散在空中,如血般的红色菱唇缓缓压上怀中人儿的唇,完成着最后的仪式。

  是的,他爱她,所以允许让自己属于她,只她一人。在他的世界里,从此多了一个人,在地狱与黑暗的最深处,就此多了一个太阳……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