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草 >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目录  下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第四章 作者:千草

  夜,寂静、朦胧。却因有着太多的霓虹,衬得夜晚的世界犹如繁星般闪耀,也沉沦。

  昏暗的饭店套房内,妖娆的女人当着眼前男人的面轻解着衣裙。丰满有致的身子如水蛇般扭动着,缓慢的动作中蕴涵着无限的挑逗。在欢场中经历了这么多年,她知道这是最能激起男人欲望的方法。

  男人坐在套房的双人床上,一双邪魅漂亮的眼眸平静地望着女人的动作,镇定得过分。也让那个女人有丝不安。若是别的男人,此时恐怕早已饿狼扑羊地把她按倒在地了吧。他——冷静得完全不符合他的年龄。

  缓步走到男人的面前,女人轻靠在男人的身上,把自己妖娆的身体紧贴在了他的胸前,极尽缠绵之姿,试图引起他的反应。“你怎么了?今晚点了我,却又不想要似的。”她盯着他说道,双手不安分地扯着他的衣衫。

  他实在是美得惊人,在美的同时,又带着让人无法掌控的邪气,使她沉迷在他的特殊之中,受着他的诱惑。太多的男人在她的身边来来去去,却只有他让她的心有骚动的感觉。所以即使他只是她做生意的对象,她也真的想要被这样的男人拥抱。

  冷冷地低下头,清水御臣望着眼前的女人。手公式化地揽上了她的纤腰。她很美,以欢场女子来说,她该是酒店的红牌吧。可是——她的眼,太平凡了。一如其他女人般,只有对他的欲望和迷恋,沉迷在他的外表之中,即使有着漂亮的容颜,但却无法引起他的一点欲望,不像“她”的眼,清澈且耀眼,有着无限的活力和光芒……

  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想到的是那双像太阳般的眼眸。难道他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几次相遇中被那双眼迷惑住了?自从把小野猫送去医务室后,他的心就开始脱轨了。多了一种他说不出名的感受,有丝烦躁,又有丝不安。

  弯下身,把紧贴在他身上的女人抱到一旁的双人床上,性感的菱唇勾起了一丝自嘲的浅笑。是为了证明什么吗?特意到这种地方来找女人,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一如往昔吗?

  “够了!”清水御臣翻身下床,“你可以走了。”他一开始就不该找她来。这一切无聊到让他厌恶。当她的手碰触到他时,莫名地,他的心竟会有着负罪感。

  “可是……”女人望着他,极力讨好。她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在最重要的关头撒手。

  “今晚的钱我会让人汇到你的户头上去。”他点起一根烟,自若得完全看不出受到一丝一毫欲望的困扰。

  恨恨地咬了咬牙,女人狼狈地拣起地上的衣物,强忍着燥热问道:“为什么,你——会不要我?”她想要知道原因,他的平静,他的冰冷究竟是为了什么。明明是他点了她的台,却又拒绝了她,这在她的欢场生涯中是从未遇到的事。

  “为什么?”妖媚邪异的凤眼半敛着,诱人的菱唇轻吸了一口烟,“因为你不是我要的女人。”他所想要的只有一个人而已。

  “因为……我不是你要的女人……”她挫败地低下头。是啊,在欢场这么多年了,难道还看不透吗?这一句话,足够成为他拒绝她的理由。走到门边,她看向对着落地窗倚立的男人,“告诉我,你真的只有二十一岁吗?”

  “对。”他仰望着夜色,回答了她的问话。

  二十一岁?她竟败在了一个二十一的男人手上。幸好只是短暂的相遇,让她还没来得及爱上他,否则,她恐怕注定要心碎而亡吧。慢慢地步出了房间,合上了门,也合上了这一段只有开头却没有结尾的相遇……

  邪魅的眼依旧望着夜晚的天空,修长的手指优雅地夹着烟,任由其燃尽……从何时起,撒旦也开始追逐着太阳的光辉……   

  ※      ※      ※

  天凉好个秋,十月的上午,伴随着徐徐的暖风,是最适合睡觉的了,特别是对于疲惫的莘莘学子而言,在上课的时候趁机补个觉是最好不过的。

  于是乎,当讲台上的英语方教授讲题目讲得唾沫横飞之际,凌好好很正大光明地在趴在课桌上,把老教授念的英语当成催眠曲,睡得天昏地暗。反正英语课本之于她一向是和天书划上等号的。

  “凌好好。”讲台上的方老教授扶了扶眼镜,双眼射向睡得酣甜之极的问题学生喊道,以期该学生能从睡梦中醒来,好好听课。毕竟为人师,就该给学生一个改过的机会,老教授在心里如是对自己说道。

  讲台下回应他的是一片寂然,趴在桌上睡觉的人依然还在睡,压根没听到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

  “凌好好!”老教授清了清喉咙,提高了音量叫道。G大这样的名牌学校能有这种打混的学生也委实是G大的悲哀。而他会有这样的学生更是他教书生涯的悲哀。

  在他上的课里,每十堂课上她起码有九堂是在睡觉,而剩下的没睡觉的那一堂课则是在和别人聊天。英语水平差得至今还停留在A、B、C、D二十六个字母的基础上,每个学期末写她的成绩是他最头疼的事。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给她混到毕业的。

  “喂,老大,醒来啦,教授在点你名了。”坐在凌好好后排的康美丽伸长了脚踹着凌好好的凳子,急急地小声唤道。

  这就是身兼死党和社员的义务,当上课有风吹草动时就得提醒前面的人回魂,顺带还得认真听讲,做好笔记,以便前排的社长大人下课后可以抄阅。

  真不知道当初是哪台破电脑把她和老大的名字排在了同一个班的!“喂,醒来了。”看教授的表情,好像已经有风雨欲来的趋势了。就算教授平时的脾气再好,但发起怒来也还是很恐怖的。

  无奈她脚下的动作再厉害,前排的人睡得仍然香甜,丝毫不理会座下的凳子摇晃得有多厉害,危机感缺乏得让人为之扼腕。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老教授气得发抖的手下——咻!一支粉笔在全班同学的瞩目下划空而过,三十多年的教书生涯让老教授把粉笔准确地打在了凌某人的头上。就算是脾气再好的圣人,也经不住有这样的学生。他有理由,他绝对有理由。

  没动静,在粉笔砸下去的一分钟内,凌好好没有丝毫的动静,睡死的程度可以和猪媲美。

  咻!粉笔擦再接再厉地划破长空,素以好脾气闻名G大的方教授的耐心已经濒临瓦解,再也忍不住地吼道:“凌好好!”吼声高昂,响彻了整幢教学楼,以方老教授五十多岁的高龄还能够发出如此之响亮的声音,不禁让艺术系三年级二班的同学叹为观止。

  “唔……”睡死了的某人终于被头上的重击以及响雷似的吼声惊醒,凌好好摸着头打子个呵欠,总觉得刚才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似的,而且头上隐约传来一丝痛感。勉力地睁眼看了一圈周围,她把头转到了身后,问着她的“情报员”:“美丽,下课了吗?”

  “没有,不过……”康美丽怯怯地说道,手指隐秘地指了指讲台上吹胡子瞪眼睛的教授。看教授的表情,好像快要发怒了。

  “哦,还没下课呀。”她还能再睡上一会儿。没等康美丽把话说完,凌好好喃喃自语着,随即转过身,趴在桌上,把头埋在双臂里继续和周公下刚才未下完的棋。

  嗄!康美丽瞪大了眼睛看着凌好好,这……这也未免太……这下子,想要教授不发怒都难了。

  果然——

  “凌好好!”伴随着愤怒的大吼声,老教授气得直接拿起了放在讲台上的英汉大词典朝着讲台下睡得浑然忘我的人扔去,有她这种学生在,他的寿命绝对会缩短。哪天心脏病发死在讲台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有!”讲台下的凌某人应声地抬起了头,这次她真的确定有人喊了她的名字,而且喊她名字的声音好像是教授。才睁开眼睛看向讲台,一本英语词典已迎面飞来。不会吧,教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这么砸下来,她的铁头功就算再厉害也还是会痛。

  凌好好直觉心跳加快。怎么办?避开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能够做的好像只有尖叫而已。才张开嘴,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从教室的门口晃进,一只有力的手在词典距离KISS上她的脸只有0.1厘米的时候将词典接住。也让凌好好的叫声卡在了喉咙里。

  三年级二班一片寂然,清……清水御臣什么时候进来的?莫非真的如传闻一般,凌好好和他是一对?

  哇,英雄哪!真不知道她们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有“同学情”的人了。凌好好满怀感激地抬头看向来人,在全班一片寂静声中,双眸对上了这一周来和她一起荣登校园绯闻榜冠军宝座的男主角。

  是清水御臣?

  “你怎么会来我们班?”她吃惊地站起身来问。自从他上次送她去医务室后,她就没再见到过他,没想到再次的见面居然是这样的惊心动魄。

  “来找你。”清水御臣把手中的词典放在了凌好好的课桌上,媚惑的凤眼紧盯着她,轻扯着薄唇。一个星期没来找过她,是为了确定自己的感觉,今天的见面,只让他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竟然会让他觉得可爱。

  “找我?”他会主动来找她?他们的几次见面都是她先去找他,而今天……她低头望着放在桌上的词典。他会来找她,还“好心”地帮她接住了教授扔过来的词典而非站在一边欣赏。该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她怀疑地瞄了瞄他的脸,“你找我有什么事?”她和他之间没什么事需要“劳动”他来找她吧。

  “和我出去一下。”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淡淡地说道。他有话要对她说,但教室并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

  “出去干吗?”她不解。从刚才到现在,她脑袋都雾沙沙的,总觉得今天的他和平常的有点不一样。才问着,人已被他半拖半拉地走出了教室。

  目送着男女主角的离场,良久之后,三年级二班的教室在一声尖叫声中突破了沉寂,转瞬间即热闹得犹如菜市场。

  “是清水,清水御臣耶!”某女生的尖叫声中有着掩不住的兴奋。

  “对呀,而且刚才的清水同学感觉好像白马王子。”惟一的遗憾是凌好好怎么看也搭不上白雪公主的边。否则该是怎样一副惟美的画面啊。

  “哇,感觉好像在做梦,撒旦王子也会救人哪!”又一兴奋的声音响起。她也好想成为那个被救者哦!

  女生们的声音是兴奋的,而男生们的声音则是赞叹的,“清水真的好美!”班上尚“没主”的男生们喃喃地说道。实在是太美了,美到他们可以为了他而踏上那条不归路,忍受他人的唾弃,立志成为玻璃圈中的一员。

  “对啊!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美的人?”真的是太令人心动了,配凌好好实在是太可惜了。犹如鲜花插在牛粪……呃,牛身上。

  至于方老教授则站在讲台上,看着已完全没有任何上课气氛的班级,双眼中闪动着愤怒的火花。心里不停地骂着中文的三字经和英语的四字真言(脏话)。

  凌好好!他怎么会有这么不像学生的学生,不但上课睡大觉,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公开旷课,就算要谈恋爱,也不能置他这个老师于不顾。这个学期,他绝对、绝对、绝对英语不让她过关!

  ※      ※      ※

  一路被人半拖半拉地来到图书馆的某个角落,凌好好瞪着眼前穿着一身黑色KWEN的清水御臣,终于忍不住地再次问道:“喂,姓清水的,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吗?”

  在这房间内已经待了十分钟了,而他却只是盯着她看,要比耐力也不是这么个比法呀,让她觉得不自在到了极点。若是他再看下去,难保她不会一个拳头轰向他。

  性感的薄唇终于开启,清水御臣盯着凌好好缓缓地开口道:“做我的女人。”他说得云淡风轻,像是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

  “你说什么?”她掏了掏耳朵问道。她怎么好像听到他说要她做他的女人,该不会是还没睡醒吧。耳朵出现了重听。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他轻启着菱唇,不介意把话再说一遍。她像是发光体,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要她只不过是顺着自己的心意。

  不可能,怎么听到的还是和刚才一样的话。凌好好晃了晃脑袋,喃喃自语着:“不可能,一定是我听错了。”看来她该去医务室检查一下耳朵了。

  “你没听错。”他踏前一步,低头专注地凝视着她,磁性的嗓音飘散在室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不止是因为他受到她的吸引,她的胆量和身手,也同样适合成为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你……要我做你的女人?!”就算她再没睡醒现在也已经被他的话吓醒了,凌好好震惊地看着清水御臣。他今天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竟然会对她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看来该去医务室的人是他而不是她。

  “你在开玩笑?”她问道,这是她所想到的惟一解释。

  “没有,我从来不会和人开玩笑。”他睨着她,轻弹着手指说道。

  天啊!不是开玩笑,那么说是真的喽,他是真的……她呆呆地看着,那么说——

  “你的意思是说要和我交往?!”G大排名第一的撒旦王子要和她交往,今天她是撞了什么桃花运了?平时没半个男的来追求过她,现在一来就是这么个重量级的人物。

  “可以这么说。”含蓄的说法确实如此。

  她该会是他日后的妻子吧,就像狼一样,一生只有一个伴侣,他也只有一个,且只要一个。对他而言,她是太阳,他惟一允许停留在他地狱世界里的太阳,独一无二。

  “你的回答?”他开口问道,想要知道她的答复。

  回答?当然是……“不要。”凌好好很肯定地拒绝道。她又不是脑筋不正常,怎么可能会答应。就算他是校园的第一王子,就算他的家事背景好,就算他长得真的很养眼,就算他刚才一时好心救她免遭词典攻击……但这种事还是不能答应。没得商量!

  “为什么?”黑眸凝视着她,平静地问道。她的拒绝在他的预料之中。野猫必然会有着爪子,若是她太轻易地答应,反倒不像是她了。

  “我对你根本就没有恋爱的感觉。”她对他只有被气死的感觉,“而且我早想好了,今年我会自己找一个人来谈恋爱的。”

  哎,俗话说得好,大一的女生抢着要,大二的女生有人要,大三的女生等人要,大四的女生没人要。她已经大三了,不必等人自动送上门来,新时代的女性应该要懂得主动出击。大学里谈场恋爱也是青春的象征。

  “你想谈恋爱?”他黑眸一闪,眨了眨漂亮的风眼。

  “这……不关你的事吧。”说得好像她有多饥渴似的,她只是比较好奇而已。

  活了二十一年,还从来没有过恋爱的经历,惟一值得她夸耀的事,是在高中阶段就读女校的时候曾收到过几封情书。毕竟她的中性风格在一堆女孩中是很少见的,在没有男生的女校里可以说是万红丛中一点绿,比起那校门口快要掉了牙的警卫和已经面临中空危机的男老师不知要强上多少倍,想要不收到情书都难。

  “若是你想谈的话,我可以和你谈一场恋爱。”虽然过程麻烦,但若对象是她,他可以和她谈一场所谓的学生恋爱。

  “呵,呵,”她皮笑肉不笑地撇了撇嘴,“我想我恐怕不太适合和你谈恋爱。”若是他们两个谈恋爱的话,不是她被他活活气死,就是她出拳把他打死,而且显然,前者的可能性要大许多。

  “不适合吗?”俊美的容颜一沉,阴阴地问道:

  “是因为你的身边有比我更适合的人?”

  更适合的人?在她周围的男生是不少,不过基本上都把她当哥们看,没半个人会自找死路来和她谈恋爱。

  “没有。”她不情愿地说。想来就泄气,外表上长得中性化,个性上更是和温柔婉约挂不上半点边,这是她至今乏人问津的原因。

  她的否认让他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既然没有,那就不要再拒绝了。”他对自己有着自信,所以不允许她的拒绝。

  “可是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掰着手指头数,连上这次,他们见面也才不过四次。

  “不了解吗?”性感的嘴唇勾起了邪魅的笑意:“凌好好,现年二十一岁,1982年8月17日出生于美国,曾得过全国业余女子拳击赛少年组的冠军,父亲是凌氏房地产公司的总裁,母亲则是插画家,哥哥凌子崖同样就读G大……”

  “够了,够了!”凌好好摆着手阻止清水御臣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了解我了。”他到底是打哪儿弄到她的资料的?

  “你怎么会有我的资料?”

  “私家侦探有时候是很好的选择。”他“好心”地为她解惑。

  “什么?你居然派私家侦探来挖我的资料!”凌好好吃惊地尖叫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身价”了?“你有了我多少资料?”

  “不多……”他缓缓地开口。

  还好!她长吁了一口气。

  “才只有五十页而已。”他淡淡地补充道。

  “五十页!”有没有搞错啊!她以前为了要采访他,拼死拼活花了几天的工夫也才收集到他几页纸的资料,而他竟有她厚达五十多页的资料,估计连她的小学的考试成绩都列入其中了。

  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她的资料他轻易就拿到了,而她,因为手上关于他的资料实在少得可怜,可怜到让她想要瞎编乱造一些关于他的事都编不出来,每天对着一张白纸发愣,挤不出半个字来。

  唉,新闻社的会刊出炉之日是遥遥无期了,像她这种平时写惯新闻稿的老实人,一定要有真实的情报资料……情报资料?!

  猛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凌好好抬头直盯着清水御臣。如果她和他交往的话,也许就可以有他的资料了,那么她想要写关于他的文章就易如反掌了,更甚至,他的照片啦,档案啦以及课堂笔记等等都可以要得到手……哇,前景一片光明,她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要和我交往对不对?”她确认地问道。仔细想想,他长得貌美惊人,个子又比她高,学习、运动更是一把罩,若是不去计较他那恶劣的性格和过分的邪气,他的确是个交往的好对象。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是新闻社光明的“前途”,为了新闻社,她可以勉强“牺牲”,自己,暂时接受他。

  哦,她实在是太伟大了,崇高的思想真是没有辜负孔孟老庄墨韩诸子百家圣人的期望。害她都忍不住想要赞美自己一下了。

  “对。”他很闲适地观看着她表情的转变。

  “如果我答应和你交往,当你的女朋友,你会不会让我来采访你?”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这是她最关心的重点,也是她的原始动机。

  长长的睫毛一敛,原来小野猫是为了这个原因态度才变得这么积极。

  “不会。”他淡然地开口说道。他历来讨厌采访之类的事,他只喜欢隐藏自己,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

  不会?凌好好失望了一下下后又随即振奋起了精神。没鱼虾也好,采访不到他,待在他的身边,当他的女朋友多少总会比别人多知道一些他的事吧。

  “那我还是当你的女朋友好了。”她尴尬地朝他笑了笑。唉,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在卖保险的,拼命地把自己往他的身上塞。

  “你确定?”’他低下头俯在她的耳边轻问道。

  “呃,确定。”凌好好的脸蓦地一红,这个姿势,好像暧昧了那么一点点。

  “那么……”他伸出左手搂住了她的腰,右手拇指轻轻摩擦着她的红唇,缓缓地低下了头。

  “你要干什么?!”她别开了头,双手抵住了他低下来的俊美无比的脸,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老天,现在这是什么状况啊!有生以来,除了父亲、兄长之外,还是第一次被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抱在怀中,脸好烫,是感冒还没好吗?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吻罢了。”他伸手拿开了抵在他脸上的手,凝视着她的唇说道。

  “吻!”她尖叫道,才开口,他的唇已准确地压在了她的之上,他的舌更趁势探进了她的唇内,吸吮着她的芳华甜蜜。

  他在吻她!他竟然在吻她……凌好好瞪大了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清水御臣放大的脸,好恶心,他居然还把他的舌头伸进来……

  砰!响亮利落的一拳打在清水御臣的腹部,凌好好用力地推开贴合着她唇的脸,愤怒地指着眼前未经她同意便擅自吻她的恶魔,“你,你怎么可以吻我?!”太可恶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你不喜欢?”他睨着她,伸手握住了她打在他腹部的手。他可以避开的,可却因为不想要离开她的唇而承受了她的一拳。她近距离出拳的力量很重,若非他练了这么多年的防身术,很可能被她打倒在地。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不能吻我,这可是我的初吻耶!”保存了二十一年的珍贵初吻就这么在他的唇下消失了。

  “已经不是了。”他轻笑着说道。正确地说,她的初吻在她昏迷躺在医务室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这不是她的初吻吗?

  “没什么意思。”他并不想对她说出医务室的那一幕。

  “你……”唉,她在这问题上和他争论个什么劲,吻都已经吻了,现在的问题是——

  “你根本就不应该吻我!”她大声地谴责道。特别是在没征得她同意的前提下,更不应该有此举动。

  他幽媚一笑,“不应该吗?我以为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呃,这……好像也对。“可是……”还是怪怪的。她没道理这么轻易就给他吻了吧。

  他的额轻抵着她的额,性感的薄唇勾出了邪魅、诱惑人心的浅笑,“事实上我们已经在交往了,不是吗?我吻你当然也是应该的。”

  好完美的脸,能够把美艳,邪魅表现得那么优雅的人,实在是不多见,他——的确有成为校园第一王子的本钱。“可……”还是不对劲。交往开始时不都只是聊聊天,吃吃饭,了不起牵牵小手而已吗?不会一开始就跳到接吻这个阶段吧。

  “别可是了,”他看了看手表,“我等下还有课,中午你在教室等我,我和你一起去学校的餐厅用餐。”说完,随即转身离开。

  凌好好呆看着清水御臣渐淡的背影,恍然梦醒似的张大了嘴巴,天啊!她怎么完全没注意到,她、她、她是在英语课上课时被他给一路拉出来的。这下惨了,这学期她的英语铁定过不了关了,她不想明年再上一年大三的英语课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