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草 >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目录  下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第二章 作者:千草

  豪言壮语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想要采访一个人,就必须先找到那个人,毕竟人和人之间还没达到心灵相通的地步,不会自动地走到你面前让你采访。

  趁着午休的时间,凌好好在校园内踩着自行车四处找着清水御臣的踪影,教室、学校餐厅、图书馆……总之,能找的地方她都找了,不能找的地方她也找了,就差没闯进男生厕所。结果,找了半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好累!没想到在学校内找一个人还会这么累。凌好好把自行车往草坪上一放,手撑着梧桐树的树干不住地喘气。学校太大,再这样找下去,估计她还没看见他自己就先累死了。

  唉,看来今天是找不到他了,还不如回新闻社好好休养生息一下。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才抬头,视线却蓦然被不远处驻立在草坪上,双手环胸眺望远方的身影吸引住了。

  高大修长的身体被包裹在白色的中式制服里,一头柔顺乌黑的及腰长发被浅色的带子松松地扎着,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扬起,飘逸得有些出尘。

  好长的头发啊!凌好好不由得有些诧异,在学校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留着及腰的长发……

  及腰的头发?!对了,就她所知,全校只有一个人有一头及腰的长发,难道他是……凌好好猛地收回脚步,定定地望着那白色的身影……不会吧,她找了近两个小时都没找到,现在居然这么轻易就让她给找到了?

  直直地大跨步走到了白色身影的面前,在看清楚了对方的面目后,凌好好不由地吹了一个色狼式的口哨。

  哇!绝色嘛。白皙粉嫩的皮肤和色泽红润的薄薄菱唇,配上那一双妖媚迷人的单风眼,美艳精致。即使邪得让人有些敬畏,但却无损他的美丽,反倒平添了一股尊贵之气。不愧是被称之为撒旦王子,实在是看得使身为女人的她有些汗颜。在他身边一站,她简直就像男人婆。

  唉,这就是生为女人的悲哀,当你看到一个男人长得比你还漂亮时,所受的打击绝对比一个男人看见一个女人长得比自己帅气时的打击要来得沉重。

  “清水御臣。”凌好好开口打招呼。现在她感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她今天要找的对象,有着这种美艳和邪气,若说他不是清水御臣,打死她都不相信。

  白色的身影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微微怔了一下,清水御臣随意地瞥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美艳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一向不喜欢在他独处的时候,有人来打搅他。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样。

  “我是艺术系三年级二班的凌好好,”凌好好无视对方的冷峻,开始了她的自我介绍,“同时又是新闻社的社长,这次……”介绍还没有说完,说话的对象却已经越过了她,完全漠视她的存在,向远处的教学楼走去。

  这……这太没风度了吧。当她是空气吗?凌好好当场气绝。从小到大,没有人会漠视她到这种程度。她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你站住。”她一把抓住了他的外套袖口,绕到他的面前。瞪大了眼睛仰着脸朝他喊道。小日本果然是小日本,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若是他父母没教过他什么叫礼貌的话,她不介意现场教教他文明礼仪的。

  清水御臣微微挑起眉,睨着拽着他外套袖口的手。她能够有机会贴近他,还抓住他的衣服,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自小作为清水家惟一的继承人,他就不断地接受着各种武学方面的训练,以保证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而在他十三岁时,得到了全日本柔道大赛和跆拳道大赛的冠军后,在日本的同龄人中,已经可以说是没有对手了,甚至连教导他的老师也不再是他的对手丁,而如今她可以抓住他的衣服袖口,他应该要说声了不起。

  优雅地收回了脚步,漂亮妖媚的单凤眼终于正视地打量着面前的娇躯。

  就东方女人而言,很少会有她这样的身高,修长纤细的身材配上一头俏丽的短发,有着一种中性化的美。

  视线慢慢地向上移,阴邪幽暗的目光最后停在了那双像火焰般灼亮的双眸上。她像太阳,会散发出亮眼的光芒,而他,一向最讨厌耀眼的东西,那会让他有种想要亲手摧毁的冲动。

  “你叫我站住?”薄唇轻启,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流泻而出。一口中文字正腔圆,很难想象说话的人是个日本人。

  哇,好标准的普通话。他不是个小日本吗?怎么可以把中国话说得那么好,她还以为会听到有着明显日本腔的国语哩。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赞美他的时候耶。

  甩了甩头,凌好好翻了个白眼说道:“废话,不然我拉着你干吗。”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着的,没事去拉别人的袖子。

  很有胆量的女人,很久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了,站定了身形,他对着她,“好吧,你可以说了,我会站着听你把话说完。”虽然他一向讨厌耀眼的东西,为了奖励她的胆量和身手,他可以给她说话的机会。

  嗄?这么轻易就肯听她说话了?胜利得来得太容易了。凌好好松了手,说出了来意:“我代表学校的新闻社想要采访你。”当然,若是他肯给几张他的照片就更棒了。

  黑眸一闪,菱唇勾起了完美的弧度,“你要采访我?”

  “对。”明亮的双眼充满着希望,仿佛已经看到了新闻社美好光明的明天了。

  “可是,我并不想答应。”他满意地欣赏着光芒的碎裂,不介意打破别人的希望。毕竟,他向来喜爱如此。

  该死的!一股怒气直线往上冲,凌好好感觉自己正处在被活活气死当中。

  “你在耍我是不是?”她攥紧了拳头,一拳揍向那张媚惑世人的脸。

  清水御臣随意地侧身滑步,轻松地避开了迎面的一击,她有机会抓住他一次,但并不表示她还会有第二次的机会。

  气死她了,怎么都打不着呢?凌好好忿忿地加快了拳速。他的动作更快,让她的拳风根本就扫不到他,枉费她还拿过全国业余拳击的冠军,竟然连个远渡重洋来的倭寇都打不到。

  重重地打出了一拳,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拦截在半空。沙哑低沉的声音像在预言着打斗的结束:“你该知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不过,作为女人来说,她的身手算是非常不错了。一个有胆量的女人,同时也有趣,像只小野猫,可爱,却又有着尖锐的爪子,让他兴起想磨平它的冲动。

  有必要说得那么明白吗?

  “好啦,我输了。”翻了翻白眼,凌好好收回了拳头,大方地承认了失败。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

  “你真的不打算接受采访?”她犹不死心地问道。谁叫自己打不过别人呢?既然不能强迫别人就范,那就只好自己低声下气了。

  他微眯着漂亮的单凤眼盯着她期盼的脸,随即慢慢地敛下,长长的睫毛覆盖住了莫测的双眸,“不想。”他淡淡地开了口,优雅地转过身,踏着从容的步伐离开了草坪。

  该死的!这么干脆就拒绝了。凌好好睁大眼睛瞪着从容离去的背影。既然明的不行,那她就只有来暗的了。

  ※      ※      ※

  G大校门口的停车场上,一阵呵欠声从宝蓝色的奔驰车中传出来。

  “老大,还要等多久啊。”坐在驾驶座上的京家双包胎之一的哥哥京纵天打着呵欠问道。昨天晚上去PUB泡得太久,今天早上都快起不来了,本想下午没课去新闻社补个觉,没想到前脚才踏进社团的办公室,后脚就被老大给扯了出来,硬是被逼充当免费的司机。唉,像他老弟就聪明多了,一早就离开了新闻社,用不着像他这样受这份罪了。

  “快了。”凌好好摆了摆手说道,双眼仍是紧盯着停在前面的黑色的劳斯莱斯。既然清水御臣可以很干脆地拒绝她的采访,那就不能怪她使出她的最终手段——跟踪喽。

  反正不管如何,为了新闻社的明天,为了这个学期不再被评为G大最差社团,她一定要把他的隐私给挖出来就是了。

  唉,不过……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像狗仔队的一员了?

  “快了?老大,你在三个小时前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可是结果呢?”京纵天翻了翻白眼说道。就为了等清水御臣,让他足足在车厢内坐了三个多小时,再等下去,他差不多快变化石了。

  “你不想等可以走啊,反正我只要你的车,又不是要你的人。”她又没强迫他留下来,若不是她的车进了维修厂,哪里还用得着他的车。

  走?若是他真把车留下来,恐怕他就永远也见不到他的宝贝车了。

  “我看我还是继续等好了。”京纵天勉强地扯动着脸皮干笑着说道。老大的开车技术实在是“好”得出名。撞上安全岛是常有的事,自己的车头撞上人家的车屁股更是家常便饭,至于借给她的车子,出去的时候是完整无缺,回来的时候,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下场往往是送到废车回收站,新闻社里每个人的车都遭到过这样的命运,而他更是有三辆车毁在老大手里的纪录。

  “老大……”

  “嘘,别吵。”凌好好压低声音,手指着前方说道。

  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走出了校门,在司机的陪同下坐上了黑色的劳斯莱斯,离开了停车场。

  紧接着,宝蓝色的奔驰也随之离开了停车场,跟在了劳斯莱斯车后。

  “喂,京纵天,你就不能跟紧点吗?”凌好好看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劳斯莱斯,朝着京纵天抱怨。太慢了吧,照这速度跟下去,还没跟踪到别人的家里,就会被甩掉的。

  “老大,我已经跟得很紧了,再近一点的话,就会被发现的。”

  “不管,你把车再开上去一点。”她手握成拳,在他面前挥了挥。若是跟丢的话,她会打得他一个月内开不了车。

  京纵天无奈地点点头,认命地加快了车速。唉,老大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吧,总比惹火了她,挨拳头要好。

  劳斯莱斯内

  “少爷,后面好像有车在追踪。”司机手握方向盘,向坐在后排的人请示道。

  修长白皙的手合上了卷宗,艳媚的单凤眼轻抬,“甩开它。”

  “是,少爷。”司机应声,踩下了油门,一瞬间,尘土飞扬……

  “啊!”一声高分贝的叫声从奔驰车内传出,凌好好吃惊地看着已经快要飞出她视线的小黑点,一拳揍向京纵天的脑门,“你给我开快点。”该死的,这么慢,再过一分钟,劳斯莱斯就可以彻底跑出她的视线了。

  “我……”这速度已经是他所开过的最快速度了。

  “我什么我,快开啦!”再这样下去,会跟丢的。

  凌好好一把拉开京纵天,迅速地换了位置,握着方向盘,一脚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天!京纵天惊恐万分地看着凌好好,老大在开车!这下,不只是他的车会毁,恐怕他的小命都会丢了。

  “老……老大,还是我来……”好快,车速快得让他连说话都有些发抖。

  “闭嘴!”她不耐烦地吼道,双眼紧盯着前方,不断地加快着车速,要跟她比速度吗?在高中时她可是远近驰名的飙车女王耶。

  哈里路亚!老大好像是真的飙上了。京纵天闭上了眼睛,在心里不住地祈祷,上帝啊!请保佑他吧,车毁了不要紧,最起码,让他留条小命,他还有很多心愿未了哪!

  十分钟后

  吱嘎!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一幢三层别墅前,紧随其后,宝蓝色的奔驰在稍远处的角落停了下来。

  凌好好眯着眼看着高大的身影走进了别墅,不禁哼笑,清水御臣,她总算是知道了他的住址了。

  再来就是……

  呕!他好想吐!京纵天狼狈至极地靠在座椅上,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上帝保佑,他还活着。

  “老大,”他艰难地开口唤道,“已经知道清水御臣的地址了,可以离开了吧。”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家,闷头大睡一觉。这种恐怖的经历,越快忘掉越好。

  “离开?”她嗤笑一声,怎么可能嘛!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当然是要好好调查一番了,没准还能挖出什么机密内幕呢。

  “我今天晚上要夜闯清水御臣的家。”她郑重其事地说道。

  还要夜闯?哦,上帝,刚才为什么不让他晕了算了。“老大,夜闯他人的住宅可是违法的。”他提醒道,他还不想拿着保释金去警察局保释她。

  “这有什么关系,没被人发现就不算是违法了。”凌好好满不在乎地摆手说道。

  嗄,这是什么歪理?基本上不管有无被人发现都算是犯法吧。

  “等会儿天黑下来,我进清水御臣的家,你就在车里等我。”她转头对着他说道。

  “什么?老大,你准备一个人去?”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一个人深入虎穴总是不太好。而他,毕竟是一个男人,“那——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好了。”他“痛苦”地下了决定,天知道,他下这个决定有多艰难。

  “你?”大咧咧的目光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带你去我还不如直接进警察局算了。”和他一起只有拖累她的分。

  精瘦的身子在轻蔑的目光下瑟缩了一下,好吧,他承认,他是不如老大那么会打,运动神经和弹跳力也没老大那么发达。她不带他去也是正确的。

  “那我在这儿等你好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但愿——明天他不必到警察局去保释老大。

  ※      ※      ※

  子夜,郊外的宅邸淹没在黑暗之中,微凉的晚风吹动着枝条,换来沙沙的声音。惟有月亮散发着些微的白光,照亮着世间百态。

  夜色之中,一个纤细修长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潜过来,避开了正门口的守卫,攀爬上一棵苍郁茂盛的松树,动作敏捷地翻过了高墙,足尖轻点着地。在机警地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儿后,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总算是进来了,凌好好自我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脚步轻盈地越过院子,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刀片,小心地在玻璃窗上割了一个洞,打开窗户,翻身进了别墅。

  唉,第一次夜闯,到目前为止都还算顺利,这全拜平时隔三岔五时地和学生会长司轩逸对打才训练出她这么敏捷的身手。哦,差点忘了,还有新闻社里的那帮人,若不是他们平时老忘了带新闻社办公室门的钥匙,动不动就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割个小洞翻窗进来,她恐怕还学不会割玻璃这一招呢。或许,她真的是有当小偷的天赋吧。

  静静地待在原地,直至眼睛适应了房内的黑暗,她才蹑手蹑脚地踩着楼梯爬上二楼,开始搜索着书房的所在。就她所知,一般人都是把文件、书信等东西放在书房,像她家的老爸和老哥就是如此。

  唔,但愿老天保佑,今天能让她挖出点清水御臣的个人档案或是照片之类的,再不然,他上课记录的课堂笔记也成。反正只要是和他有关的东西,在校园内,包准能大卖特卖,他们新闻社也就可以在别的社团面前大大地威风一下了。当然,她这社长就更能威风了。

  轻轻地推开了她自认为是最像书房的房间的门,凌好好探着头向里张望……去!是间客房,真是出师不利。

  失望地退出了房间,她抓了抓一头俏丽的短友,唉,的确没人说过最像书房的房间就一定是书房,既然靠她那少得可怜的直觉也不行,那她就干脆一间一间地找,总会给她找到的。反正自古以来,甘甜硕美的果实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尝到的。所以她现在找不到也是应该的,凌好好在心里如是安慰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十分钟后,凌好好靠在空无一人的走廊的墙壁上,小口地喘着气。就算是再甘甜硕美的果实,经过辛苦的努力,也该吃得着吧,可是为什么,她在整整打开了二十多扇门后,却还是没有找到书房呢。这也太没道理了吧,还是说,这间屋子根本就没书房?

  随手轻握着身旁的门把手,凌好好在心中暗暗嘀咕,若这间还不是书房的话,她干脆直接打道回府算了。再找下去,只会浪费她的青春。

  门轻轻地被打开,她伸着脖子向内张望,房内的窗帘并没有像别的房间一样拉上,月光透过玻璃洒进了房间,豪华的真皮沙发摆放在窗前,在它旁边则是一张精美雅致的双人床,床上躺着的,则是——清水御臣?!

  凌好好怔了一怔,定定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这是他的房间?她小心翼翼地跨步走进房间,来到了床前。 

  床上的人依旧沉沉地睡着,些微凌乱的长发散落在浅色的床单上,绝美的容颜上有着一丝静雅,长长微卷的睫毛盖住了媚人的单凤眼,此刻的他少了白天的邪媚感觉,多了些许的稚气,让人目光留恋其中。

  嗯,真的是很美。凌好好双手托着下颌,蹲在地上,眼睛平视地看着床上的人。 

  从小,由于身边的老哥凌子崖和那个阴晴不定的司轩逸都是少见的美男子,让她的眼光养得越来越刁,看男人几乎不再会有惊艳的感觉。而现在,她在第二次看到他时,居然还会吃惊于他的美艳,无怪乎他会登上校园十大风云男子排行榜首。想来,司轩逸败得也不是太没道理。

  唉,要是现在有照相机就好了,凌好好不无遗憾地想着。这样,就能拍下他精致惟美的脸型,细致优雅的眉毛,性感红润的薄唇,还有那双异常美艳妖邪的单风眼……单凤眼?!

  一瞬间,耀眼的明眸对上了魅艳的黑眸。

  “啊,你醒了呀。”凌好好朝着翻身坐起,紧盯着她的清水御臣尴尬地一笑,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哎,今天的夜闯不但没有任何的收获,还被人当场逮个正着,真是衰到了极点。

  “因为有只野猫让我睡不着觉。”他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酒柜前,倒了一杯血红的马格丽特轻缀着。血的颜色,让他有兴奋的感觉。

  去!居然拐着弯骂她是野猫。

  “你什么时候醒的?”她不记得有发出过声响惊醒他。

  “一开始,从你开车跟踪的时候。”他邪邪一笑,修长的手指划过如丝绸般柔顺的墨黑发丝。有胆子的野猫,让他不禁想看看她的反应。今天晚上,她给了他一种狩猎的乐趣。

  “一开始?!”这么说,“你是故意让我进别墅的?”她叫道,声音骤然提高。她还以为自己多有当小偷的天赋呢?搞了半天,她只是在提供他娱乐消遣而已。

  他不置可否地扬扬眉,举起了酒杯对着她,问:

  “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你知道我在找东西?”凌好好吃惊。不会吧,他连这都知道,还是说——他有透视眼?

  “应该是关于我的东西吧,毕竟,你曾说要采访我,不是吗?”他轻弹了一下手指,眉宇间尽是阴柔的邪气。

  “你——”什么都被别人看透的滋味并不好受,感觉就像自己是不穿衣服的原始人一样。

  直直地走到清水御臣的面前,凌好好二话不说飞起就是一脚。她实在是看不惯他那种仿佛什么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就连她的行动,好似也在他的算计之中。

  轻晃过飞来的一脚,修长的手反包住随之攻来的拳头,“你不是我的对手。”这是事实,而非他刻意贬低,就算她的身手在女人中实属不凡,但他依然可以在五分钟内将她制服,毕竟,男女在体能上天生就有着差异。

  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第一次的交锋她就输给了他。但是,就算是打不过,她也要打,若是不在拳脚上发泄一下,她只怕会气炸了自己。

  两条人影飞起跃落,片刻的工夫后,清水御臣气定神闲地看着趴在吧台上微喘着气的凌好好,“累了?”他难得好心地问道。

  对于她的表现,他尚且感到满意。也许,女人并不像他所想的那般全然无趣吧。至少,她就是个有趣的女人,所有的反应都直接表现在脸上。

  “当然了。”她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唉,居然连五分钟都撑不到,这也太……是他太强,还是她的功夫最近退步了?懒懒地指了指酒柜里的酒,她开口要求道:“我想喝。”打得太累,她的口有点干涩。

  他无异议地抽出一只高脚酒杯,为她调配了连尼绿薄荷,清香醇和,清凉透心的酒是最适合小野猫喝的了。

  她接过酒杯,大口地喝了一口。呼,舒服多了。没想到他调酒的功夫还不错。

  “你……”才想说话,却蓦然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她记得她的酒量没那么差呀,“你下药了?”她努力地睁大眼睛问道。

  “没有。”他还不至于会对女人下药,“只是一杯后劲很强的酒,而你,又恰巧一口气喝了一半。”他微笑地作解释。他比较喜欢看别人挣扎的表情,特别是有着耀眼光芒的人的挣扎,那会使他有愉悦的感觉。

  “你……”居然不对她事先说明。她努力地瞪着他,最终敌不过倦意,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淡淡地看着睡倒在地的人,清水御臣对月轻举酒杯,一仰而尽。血红的酒顺着菱唇滑落喉间,犹如在品味着鲜红的血液:邪魅的表情展露无疑,像是万魔之王,掌控着世间的邪恶与堕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