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草 >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目录  下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第十章 作者:千草

  高宫美惠走了,回日本去了,临走时留了一封信给凌好好,说是对御臣彻底地死心了。而清水家的主事人清水龙之介却带了妻子清水悠季从日本赶来中国,原因无它,只为了自己的儿子爱上了别人的女儿。

  香格里拉饭店包厢内

  凌好好再次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穿的裙子,对着自己的父亲凌旭业叫道:“老爸,我可不可以去换一身衣服啊?!”

  穿裙子,在幼儿园她都不屑做的事,今天竟然会被逼穿上这玩意,老妈更是夸张,嫌她的短发太像男孩,拿了根缎带在她头上扎了个蝴蝶结。真是,他们当今天是去见总统吗?

  “换什么换,坐好!”凌父白了女儿一眼,厉声说道。那天,当儿子回来告之女儿一夜未归的原因,气得他差点心脏病发。大学还没毕业,成何体统!

  “老公!”一旁的凌母杨绘佳有些不安道,“你说清水家会认这个账吗?”

  清水财团,日本数一数二的超级大财团,跺一跺脚就可以让日本经济甚至亚洲经济晃一晃。凌氏集团在中国虽然算是大集团,但在清水财团的面前还是矮了半截。女儿平白失身,若清水家真的不认账,凭财势,凌家是怎么也压不倒清水家的。

  “应该不会吧。”凌父想了想说道。他和清水龙之介也合作过几次,依他看,他应该是个不逃避责任的人。

  “哎,老妈,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认账就不认呗。”凌好好半趴在桌上,捞起了桌上的鸡腿啃着。

  “你啊,都不了解爸妈的苦心,”凌子崖赏了个栗子给自己的妹妹,“就知道吃,客人都还没来呢。”

  “喂,老哥,我和你没仇吧,打得这么用力。”抚着脑袋,凌好好抱怨道。平时只有她打老哥的分,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人人都有打她的权利。

  “你还说,做出了这么大的事,害爸妈的白头发都不知多了多少。”

  “哪有?”凌好好小声地咕哝着,她也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时运不济,不但被人吃了,对话还被现场转播,闹得全校都知道。

  喀嚓!

  包厢的门被打开,两男一女在侍者的带领下步进了包厢。

  “老爸,认账的来了。”凌好好放下了手中的鸡腿,嘟着嘴努向走进来的人。

  “闭嘴,你待会儿不许给我惹是生非。”凌父低低地警告完,随即站起身来,迎接着来人,“清水兄。”

  “凌兄。”清水龙之介同样出声打着招呼,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日本的东京谈生意,谁能想到,下一次的见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谈儿女的事。

  “这两位是……”凌旭业看着走在他身后的两人,心中隐隐猜到他们的身份。

  “是内人悠季和犬子御臣。”

  果然真的是清水御臣,凌旭业仔细打量着让自己女儿失身的男人,长得不错,身高配好好也还行。只是,他浑身散发的那股邪气太令人心惊。好好压得住他吗?

  “来,坐吧。”他出声招呼道,“这是内子绘佳,这是犬子子崖,这是——小女好好。好好,叫清水伯父。”

  “哦,”凌好好应了一声,“清水伯父。”他就是御臣他老爹啊,长得和御臣倒有五分相似,中文说得更是和御臣有十分的相似——完全听不出日本腔。

  清水龙之介微点了一下头,眼前的女孩他实在是看不出有哪点吸引自己的儿子,若是要这样的千金小姐,在日本有很多,臣儿的眼光一向很高,会看上这样的女孩,让他颇为意外。

  “凌兄,我想,今天来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是为了孩子们的事,我想先问一下凌兄的意思。”

  “我打算让他们结婚,想必清水兄应该也听令子说过他和小女交往的事吧,既然他们彼此相爱,现在又出了这么大的事,让他们结婚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总之,女儿的便宜不能白给人占了,惟有结婚方能保全好好的名誉。

  “结婚……”清水龙之介低下头,思考了片刻,“臣儿,你以为呢?”他想听听自己儿子的意见。

  “结婚,我没意见。”清水御臣望着坐在对桌的凌好好,浅浅地一笑,淡得让人不易察觉。

  “那好。”清水龙之介心中有了定论,虽说他自己对这个媳妇不甚满意,但既然臣儿喜欢,那就随臣儿吧。

  “凌兄,那就抽个日子让他们举行婚礼吧,至于学校方面,我会去交涉的。”

  “那就这么决定了,清水兄。”凌旭业直到此时才放下了一颗心。清水家,果然还是有担当的。

  决定了?!她还没说过好吧。“我不同意!”凌好好大声地发表着她的意见。好歹她也算是当事人之一吧,怎么没人问她的意见就随便决定她的终身。

  “好好,别乱说话!”凌旭业盯着女儿呵斥道。人家肯娶她,而没有拍拍屁股赖账,她就该偷笑了,还有什么好不同意的。

  “是啊,好好,听你爹地的话,别耍性子。”凌母在一旁劝说道。生怕女儿的反对让这段婚事就此吹了。

  “对啊,都已经闹得全校都知道了,你不嫁给他,还想嫁给谁?”凌子崖插嘴说道。

  当初只是说要清水家认账,并没说要她现在就嫁人。如果知道今天来是来谈判婚事的,打死她都不会来。

  “老爸,你不会忍心看你的女儿这么早就跳进火坑吧。”她才二十一岁,还不想那么早就嫁人,特别是要嫁的地方还是离家十万八千里的日本。要和番也不必急于一时吧。

  “火坑!你还好意思说,你现在不嫁,难道等挺着个大肚子再嫁吗?”凌父哼着鼻子说道。

  “你——不想嫁给臣儿吗?”清水龙之介终于开始注意起眼前的女孩。也许她并不全然像她所给他的第一印象。

  “不想。”她抬眼看了清水御臣一眼,仰着头回答道。无关面子,只是她不想那么早被绑死。

  “哦。”清水龙之介挑了挑眉,“你不觉得臣儿是个很好的丈夫人选吗?有着你们女孩喜欢的外表,同时又是清水家惟一的继承人,在日本有很多女孩喜欢他。”

  “那又如何,在中国,也有很多女孩喜欢我。”高中时,她还收到过不少女生的情书哩。

  好特别的女孩!完全不为臣儿的外貌和家世所打动,难怪臣儿会钟情于她。“你为什么不是想嫁臣儿,不喜欢他吗?”

  “当然——喜欢。”如果不喜欢,就不会把自己给他。

  “那为什么呢?”

  “太早了,我才读大三,谈婚姻,太遥远了点。如果说这场婚礼在五年后举行,我倒是不反对。”

  “好好,说够了吧。”凌父拉了拉女儿,示意她闭嘴,“清水兄,小孩子乱说话,别见怪。我看这场婚礼就定在下个月二十吧。”

  “当然好,就依凌兄的意思办好了。”也许这个媳妇会给清水家带来新的气象。

  “我不……”难道她刚才反对了半天全都白费了?

  “父亲。”清水御臣终于适时地站了起来,“我想和好好单独在外面谈一谈。”

  “好啊。”清水龙之介点头应允,道:“不知凌兄的意思……”

  “当然好啊,让他们年轻人到外面谈谈也好。”凌旭业推了推坐姿不甚雅观的凌好好。让他们出去谈谈,也许可以打消好好反对婚事的念头。

  懒懒地站起身来,她跟着他步出了包厢。   

  ※      ※      ※

  “喂,你为什么答应结婚的事。”走廊的一隅,凌好好追问着清水御臣。

  他和她同样的年纪,却可以接受被绑住的命运。在她看来,他应该比她更适合于自由,更强烈地反对结婚才对。

  “我以为你会想要那张被祝福的纸。”他双手环胸地说道。婚礼——麻烦的象征,举行了又如何,真的代表了可以完全属于彼此?他不在乎两人是否有婚礼,只是顾虑到了她,才答应了婚事。

  什么?被祝福的纸,他指的该不会是结婚证书吧。

  “我是想要那张纸,可是却不是现在!”她太年轻,还不想要收心,她想去世界各地看看不同的风土人情,想把自己的足迹踩在各个国家,想让自己的青春尽可能地多姿多彩。嫁了人,她生活的范围就只有那深沉的庭园,每天只能在白天目送他的离开,晚上等待他的回来,一成不变地做着别人口中的好妻子。与其那样,她还不如现在就反对的好。

  “御臣,我还有好多事都没做,实在不想就这么嫁人。”她认真地对他说道,“我希望你可以等我,等我把想做的事都做完,我一定会嫁给你的。”

  “既然要嫁,为什么不是现在呢?婚后我并不会反对你去做你想做的事。”迟早的问题,值得她如此在意吗?

  “那不一样,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要顾虑的事就多了。”她嫁给了他,不仅是成为了他的妻子,同时也是清水家未来的当家主母,一言一行都会受到注意。

  她坚决的拒绝,让他的心有些不是滋味,现在嫁给他,有那么糟糕吗?

  “嫁给我,我保证你会完成你要做的事,我会陪着你一起去完成它们。”他握着她的手贴在唇边,悄声说着。他的太阳呵,他会每一时刻都陪着她。

  他的话令她感动,她知道,他的保证就是绝对的保证,说了就不会悔改。可是顾虑……“我……”

  “你知道吗?”他打断了她的话,亲吻着她的手背,“我有点担心伯父的话。”

  “我老爸的话?哪句?”

  “你想过吗?在这里,很可能已经孕育了我们的孩子。”他抓着她的手,贴在了她平坦的腹部。他们的孩子,该是清水家的长孙。

  “你是说——孩子?!”她的眼睛霎时睁大,

  “那天你有用……”

  “可是第二次没用。”

  那……孩子,可能吗?就这么巧,仅一次,就孕育在她的体内?

  “不会那么凑巧吧。”凌好好不确定地说道。

  “嫁给我有这么难吗?”他摸着她的短发,他是她一生的依靠,他不喜欢看见她的犹豫。

  她低下头,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腹部,她和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呢?有着他的眼、他的眉和她的火暴脾气?还是她的鼻,她的唇和他的邪魅气质?好奇怪,她竟开始期待起他们的孩子,甚至觉得——结婚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难道真如人所说的,每个女人都有着母爱,对于自己的孩子有着割舍不下的情感。即使她还不确定她的孩子是否真的存在。

  “在想什么?”

  “也许,嫁给你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和她一起去实现她的梦想。

  “不后悔了?”

  “不后悔。不过——结婚那天我不穿婚纱。”她提出附带条件。今天穿着裙子,缚手缚脚、浑身不自在极了。

  “可以。”她穿裙子的样子他也觉得有些好笑,他还是喜欢看到她最轻松自在的模样。

  “还有,我不打算休学。”英语考试,在十多天的恶补之下,以六十一分的边缘分顺利过关,她,想必多少还是有点读书的潜力可挖。

  “我也不打算让你休学。”他点头应允她的要求。

  “婚后,我要回来的时候你就要答应让我回来。”

  “好。”

  “不许反悔。”她把手指点在他左耳的血玉石上。

  “绝不后悔。”他在她右耳上的血玉石上印下了一吻,“我以血玉石起誓,今天的话,永远都不会收回。”

  即使到了白发苍苍的时候,他也会爱着她,他的太阳……   

  ※      ※      ※

  二十一岁的婚礼该是什么样的?可能是青春搞笑外加另类的吧。最起码,当新郎新娘同时穿着白色的西装出现在婚礼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目瞪口呆的,而在三分钟后,全场爆出的笑声足足环绕整个婚礼会场一个小时有余。 

  毕竟新郎长得美若天仙,一张芙蓉脸压倒了参加婚礼的所有女性,墨黑润泽的长发不羁地披散在身后,浑身散发着无限的邪气,不但无损他的美,反到平添一股神秘的气息,媚得惊人。

  而新娘,俏丽的短发,帅气的面容和中性化的举止,浑身散发着中性的美。再加上两人都那么——高,一时之间,难免有难辨雌雄的感觉,搞不清楚谁是新娘,谁是新郎。

  她穿西装有那么好笑吗?看着会场上笑得肆无忌惮的宾客,凌好好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

  “老大,你今天好特别。”新闻社的京家兄弟笑着走到凌好好的身边,早就猜到老大的婚礼不会像别的婚礼那样无趣,只是没想到这样别出心裁。新娘不但没在中场时随着父亲一起登场,还穿着和新郎同一款,同一色的西装。

  该死的,摆明着是在调侃她!以后他们结婚时,她铁定会好好“回报”他们的。

  “喂,女人,听说你是先上车后补票啊。”江内昌端着一杯鸡尾酒走过来插嘴道。

  坏事真的是干不得。即使她想忘记,周围也总有人会不时地提醒她。

  “姓江的,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过时新闻了,现在不流行了。”凌好好翻着白眼说道。

  “过时?是吗?我记得好像是两个月前……”

  “啊,老大,你今天好帅啊!”两道女声同时打断了江内昌的发言。

  “谢谢。”总算有人来说人话了。

  “真的没想到,你这么早就结婚了。”康美丽捧着满满一碟的菜,边吃边说道。

  “是啊,不过,唔,还是百分百地祝福你。”同样捧着满满一碟菜的季宣宣也说道。虽然过早地跳人了婚姻的牢笼,不过,好在老公是既帅又有能力,让她跳,她也愿意。

  “多谢,对了,武战和夏石呢?”凌好好问着康美丽和季宣宣,她到现在都还没见到他们两个。

  “好像去了休息室。”康美丽想了想说道。武战一向爱睡,去休息室,八成是睡觉去了,而夏石,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可能是为了图清净吧。

  好好了然地点点头,耳边开始响起了结婚进行曲。

  “老大,你好像该去神父面前了,清水御臣已经站在那里了。”

  “快去吧,最帅的新娘,祝你幸福哦!”

  “宣宣,美丽,谢谢你们!”快乐地用手比了个v字,凌好好快步向着前面的礼台走去……

  “那个……”台上的神父看着台下同样穿着白色西装的新人。主持了上百个婚礼,却还是头一回碰到这样的情况,“新娘,你真的不要先换一下礼服?”他再次问道。婚纱,不该是每一个女孩最渴望的吗?

  “不用了,神父。”都已经问了第五次了,还说不说证婚词啊!

  “神父,请开始吧。”清水御臣抬头说道。

  “哦,好、好!”点着头,神父翻开手中的圣经,“清水御臣先生,你愿意娶凌好好女士为妻,一生爱护她、信任她、照顾她吗?”

  “我愿意。”

  “凌好好女士,你愿意……”

  “愿意,愿意啦!”不等神父说完,凌好好已自行抓起了清水御臣的手,把放在盘中的戒指套在了清水御臣的无名指上。

  他无异议地也把戒指戴在了她的手指上,她的急性子,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侧过头,他吻着他们彼此的信物——血玉石,“我爱你,无论生与死,终不悔。”这是他对她的诺言。

  “爱你,生或死,不悔。”她也同样吻上了他耳上的血玉石。

  “那个,你们可以交换戒指,新郎可以亲吻你的……”神父讷讷地说完最后的话,看着在台下早已交换完戒指,吻成一团的新人。今天的婚礼,实在主持得有点莫名其妙。

  而在笑声中,他和她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      ※      ※

  装修豪华的新房内,白色的窗帘在扬动着。

  “别这样嘛。”娇嗔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你的腿再往下挪一挪,对,就这样。腰,往那边侧一下,不然的话会让我很吃力的。”

  “好好。”向来悦耳的男中音此刻沙哑无力,透着无奈。

  “唉,都叫你别说话了,你一说话,姿势就变了。”凌好好捧着画板,端坐在椅子上,边举着碳笔测着轮廓,边对着不远处侧卧在床上的清水御臣喊道。

  “好好,我不想再陪你玩这无聊的游戏了。”清水御臣受不了地坐起身来。今天是他的新婚夜,春宵一刻值千金,而非躺在床上当她的人体模特。更甚者让她在他的背上粘上一对黑色的羽毛翅膀。

  “你想失言!”她跳了起来,蹦到他面前,用手戳着他赤裸的胸膛。

  “不是失言,而是当时你根本没有对我说清楚。”否则他也不会答应下这事。手向着背后伸去,他开始拉扯着粘在背上的羽毛。

  “别拉!”她叫道,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行为。这对翅膀是她好不容易向话剧社借来的,照他这种扯法,非被扯断了不可。“你小人。明明答应得那么爽快,说好了新婚的晚上你床上的姿势由我来决定,现在却来反悔。”

  “我没有。”他所答应的根本就不是这回事。

  “你有。”

  “没有。”

  “有,这件事你都可以不遵守,那么你说要和我一起去完成我想做的事也是唬我的了。”她忿忿地说道。他都不知道,她有多想要画他。现在,他居然这么简单就想要爽约。

  “没有,我对你说的话从来就不是在唬你。承诺是真的,答应的事也是真的。”对于她,他让她看到的是自己最真的一面。

  “那你就让我画呀,刚好可以证明你的话有多真!”

  看来,今天她不画他是不肯罢休了。女人,果然是麻烦的生物,可是对于这份麻烦,他却无法放弃。

  “你已经画了我许多的素描了。”同一个人,画了那么多,她不厌吗?

  “还不够。”画他,是她的乐趣,每次,她总是会想在他邪魅的眼眸里挖掘出不一样的东西。他的感情不太会外露,可是一旦露出了,就绝对是最真实的。

  他抿了抿薄唇,眼神中有着妥协,“那为什么这次要有黑色的翅膀?”她给他的造型,让他有些哭笑不得,赤裸的全身,仅在下半身的重点部位披了块白纱,向来梳理整齐的黑发被她拨得凌乱地垂挂在肩上。黑色的羽翼被她用肉色的胶布粘贴在他赤裸的背上。

  “拜托,有了黑色的羽毛当然就更像撒旦了。”她靠近他,重新摆弄着他的造型,“那,现在开始不许乱动,也不许说话。”她对他叮嘱完,坐回了椅子上,拿起了碳笔开始画着。

  先画着他的整体轮廓,完美且挺拔,他有着绝佳的好骨架。其次是对他五官的处理,浓浓的眉毛,直挺的鼻梁,薄薄的菱唇,还有那漂亮狭长的凤眼。他曾说过她的眼睛漂亮,他被她的眼眸所吸引;可他的眼睛又何尝不吸引着她,美丽、平静,冰冷黑玉般的眼珠偶尔因为她而掀起波澜。再来是他那长长的黑发,光滑且丰泽,闪现着他所独有的气质……她是如此地爱着他呵!不单只是他的外表,还有他对她的爱。她的生命有了他才显得多姿多彩,若没有他,再精彩的人生也不会精彩了。

  她专注地看着他,她——会一直画着他,画到她老了,他也老了;画到她拿不动那支碳笔的时候;画到他和她一起闭上眼睛,含笑九泉的时候……

  爱,其实是可以如此的长久……   

  ※      ※      ※

  “别动,再坚持一下,我还有几笔就可以画好了。”宁静的午后,清水御臣坐靠在庭院的榕树下,凌好好则拿着她的碳笔画着眼前人的素描。快速地把最后的几笔添上,她把素描本往草地上一搁,走到了他的身边,懒懒地窝进了他的怀里。

  “还是那么喜欢画?”他抱着她的腰轻柔地问道。

  “嗯。”画了十年了,依然怀着当初第一次画他的心情。这些年,他一直在实践着他的承诺,每年都抽出时间陪她踏足世界各地,同时让她时不时地画着他。

  “为什么你从来不曾把素描改成油画?”画中只有油画才最有保存价值,可这十年来她从来就只画他的素描。

  “太费时了,还是素描快,这样我可以尽可能地多画不同却又相同的你。等以后我们好老好老的时候,我可以再细细数着你对我的爱。”这些素描,每一张她都仔细地收藏着。

  他看着她,明白了她对他的深情,“好好,你是我的太阳。”一生的太阳呵!

  “我知道,你也是我的撒旦,我永远的撒旦王子。”阳光下,她的唇印上了他的……



  一全书完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