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千草 >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目录  下一页

我的太阳,你的撒旦 第九章 作者:千草

  清凉的午后,伴随着习习的冷风,给人无限的舒畅。

  书房内,男人身穿一身白色的MAIKE的当季休闲服,坐在意大利的皮椅上,旁若无人地看着手中的《国际金融贸易论》,丝毫没有要起身招呼眼前人的意思。

  “御臣——”高宫洋一出声打破眼前尴尬的气氛,拉了拉身旁的妹妹,“美惠有话要对你说。”

  “有话?”清水御臣双眼仍是看着书,淡淡道:“说吧。”

  对于他的无视,尽管早就猜想到,心却还是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我打算离开中国回日本去。”稳了稳自己的心绪,高宫美惠说着事先练习好的台词,仔细地观察着清水御臣的表情,这是她最后一招了,若是他对她还有一点情的话,就该挽留她。

  清水御臣微微地抬起了头,从她进来到现在,他终于正视着她,可是说出的话却是令她心碎的话:“回日本,是该回去了。”

  “这次、这次我回日本,在你回日本前是不会再来中国了。”她咬了咬牙,继续说道。他先前的反应,让她不安。

  “很好啊。”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邪魅的凤眼中透露着无情。

  “你——你不留我?”高宫美惠再也忍不住地大声问道,自小所受的礼仪教导在此刻已经崩溃。在来之前,她告诉过自己,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御臣一点表示都没有,那她就放弃,对他彻底地死心,原原本本地把这份爱恋切断,可是当真的听到了他的回答,却又不死心地想再次确定清楚。

  “我为什么要留你?”他好笑地反问。女人,为什么永远都那么认不清事实呢?

  是啊,他为什么要留她呢?他爱的不是她,要的也不是她。纵使她对他有着十二年的暗恋,但在他的眼中恐怕这份暗恋也只等于零而已。

  “我……”张开口,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从不认为自己输给了他所爱的凌好好。她的外貌,她的家世,她所受的教育,更适合成为他的妻子,成为清水家的主母。可是——他的眼光却从来没有放在她身上过。

  她缓缓地闭上口,转过身,强撑着最后的尊严向着书房的门口走去。她是高宫家的女儿,所以不可以软弱,为了他所流的眼泪已经够多了,不可以,也不能再流了……

  看着妹妹落寞的背影,高宫洋一转头看着仍像没事人一样的清水御臣,“你伤得她很深。”却也同时让他看见了自己妹妹的坚强,从来没想到,菟丝花般的美惠可以在最后的场合不让眼泪流下。

  “那又如何?若要我不伤她,你就不该带她来找我。”除了好好外,他不曾在乎过伤得别人有多深。此生,他只愿不伤害好好。

  “但你可以用委婉的语气和美惠说,也许这样,美惠就不会伤得那么深了。”一边是好友,一边是妹妹,他无法勉强好友喜欢妹妹,却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受到这样沉重的伤害。

  委婉的语气?好好似乎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也许他真的很冷血吧,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样的语气叫做委婉。

  “你呢?和美惠一起回日本吗?”他问道,不想再在“他说话的语气”这个问题上打转。

  高宫洋一点点头,“我打算和美惠一起回日本。”当初会来中国也只是放心不下妹妹,如今美惠要回日本,他当然也要一同回去了。

  “回日本啊……”

  “是啊,你呢?今年的交换期过了,会回东大吗?”

  “可能会继续留在中国吧。”直到和好好一起毕业,再回日本。

  “你还要继续留在中国?”

  “嗯。”毕业后,他和好好也该结婚了吧,他可以不在乎那张纸,可是好好在乎。为了她,他愿意在上帝的面前说出神圣的誓言……只为了她……   

  ※      ※      ※

  砰!

  不期然地擦肩碰撞,让凌好好再次在清水家的游泳池边对上了高宫美惠。

  “你,也来找御臣啊。”搔了搔头,凌好好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次在餐厅碰过面后,学校里就很少再传她和御臣的绯闻了。近来更是听说她已经在办休学手续了,算是开创了G大有史以来最短暂的交换生记录。

  高宫美惠盯着凌好好,紧抿了一下嘴唇,“我是来找御臣的,不过,已经结束了。”她昂然地抬着头,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劣势。

  “哦。”尴尬地点着头,凌好好挪了挪脚步准备离开。她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御臣选择了她,虽然她算不上是从高宫美惠的手中把御臣抢走的,但再怎么说,她和他相遇的时间远比他和高宫美惠相遇的时间要晚得多,“那我先走了。”

  能说的只有这句,不过感觉好像怪怪的。

  无异议地侧过身,蓦然看到的一点红光却让高宫美惠喊住了向着大屋走去的凌好好,“等一下!”

  “呃?”她转头回看着她,奇怪她会叫住她的举动。

  “你戴的是——血玉石吗?”高宫美惠不确定地问道。血玉石,清水家的家传红宝石,也是清水家族继承人的象征,御臣竟然会把代表自己身份的象征物给凌好好,有什么深意吗?是在预言着凌好好才是清水家的主母,他惟一的妻?

  “哦,你也知道血玉石啊。”凌好好抚着耳垂说道。

  她当然知道,小时候,她曾多少次要求他把血玉石的其中之一给予她,却始终不曾成功过,随着年岁的增长,她也就渐渐放弃了。如今再见到血玉石,却是戴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你是用什么方法让御臣把血玉石给你的?”她究竟什么地方胜过她了?可以得到这血玉石!

  “方法?没有啊,我还没说要,御臣就摘下来给我戴上了。”害得她的耳朵疼了好久。

  “没用什么方法……”高宫美惠喃喃着。原来她那么轻易就可以得到她想了许久都得不到的东西。她眯起了眼望着眼前的人,她的脸上洋溢着光彩,有着甜蜜和幸福,像在讽刺着她的失败。

  “喂,你没事吧。”凌好好踏前一步看着高宫美惠。看她的表情,像是有着好深沉的悲哀和不甘,“你……”身子的猛烈冲击,让她在下一句话未说完前就已然跌落到了游泳池里。

  “唔……救命!”凌好好使劲地挥动着双手,脚踩不到地,让她心慌。水更是肆无忌惮地涌进她的鼻子里,耳里以及口中。每多呼喊一声,就多灌了一口池水。她第一次品尝到了不会游泳的坏处。

  “我……”高宫美惠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没想过要害她的,甚至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然被她推落下了水,“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叫着为自己申辩道。

  “唔。”凌好好在水里扑腾着。老天,现在谁还管她是不是故意的,她就不会先把她救上去再说吗?“你——咕噜、咕噜……”一张口,又喝了好几口的池水。“劳驾,救命啊!”水实在是冰冷得有些刺骨。

  “我、我不会游泳啊!”

  那她和她是一样标准的旱鸭子了。凌好好费力地摆动着双臂,好重,手臂似乎越来越沉重了,像是吊了千斤的重量。看来,就算叫她现在跑去叫人来救她恐怕也来不及了。手的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呼吸的艰难让她的眼开始闭上。

  她不会真的要死在这儿吧,在她清楚地知道了她爱他的事实后,在她还没来得及去细细品味这爱情的味道,在她花了好多精神补习英语,参加了考试,却还没知道结果的时候,在她还没享受完会刊的所得,在还没见到老爸、老妈和老哥的最后一面……不过,真的是好累啊,累得她想要睡着了……

  怎么办,她好像要沉下去了!高宫美惠手足无措地站在池边。是她害的,该怎么做,下去救人吗?可是她不会游泳啊。对——对了,去叫人来救。直到此时,她才想到要去叫人来。

  再也顾不得平时母亲、老师所教导的走路步子不可以迈大的训话,高宫美惠一把扯掉脚下的高跟鞋,赤着脚朝宅子里奔去。   

  ※      ※      ※

  “快!快去游泳池救人,凌好好落水了!”随手拉住一个正在打扫的仆人,她大声且急促地说道。

  “凌小姐落水了?”仆人愣了一愣,随即放下手中的抹布向游泳池奔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却比他更快地奔向了池边,跳进了池子里。

  清水御臣快速地游近在水里一浮一沉的凌好好,抓住她的身子,把她从水中救起,动作一气呵成。

  “好好!”他叫道,把她平躺在草坪上。浑身已湿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优雅,有的只是狼狈和无比的心焦。

  躺着的好好对他的呼唤没有丝毫的反应,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毫不迟疑地,他把头俯了下去,拼命地为她做人工呼吸。从来就不曾想到过会失去她,若然没有了太阳的光辉,地狱该永远都是黑暗的。

  可是——他看见了光,有了渴望,再也撒不下手让阳光离开。没有了她,他还是完整的自己吗?

  一分钟……两分钟……

  呼吸呀!好好!为什么还是不省人事呢?

  五分钟……

  “咳、咳——”重重地咳出了一口水,凌好好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光,好刺眼。她不是死了吗?可为什么还是感觉好冷。想再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

  “好好,不许闭上眼睛。”好熟悉的声音,她现在还能听得见御臣的声音,上帝实在是太厚待她了!

  “不许睡!”一个重重的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好痛!”就算是死人也打醒了!凌好好龇着牙,捂着脸颊,弹起上半身坐了起来。才从鬼门关一脚踏回来,没有任何的甜言蜜语,有的只是被打的感觉。

  “清水御臣!你就这么对我?!我可是……”

  话不必再说出口了,人已经被紧紧地圈在了宽阔的胸膛里,抱得好紧,让她快要窒息了。她感觉到了他的颤抖,他是在害怕吗?害怕她会先走?

  好可爱,原来他也有害怕的一面,“你、你抱我,我是很开心啦,不过,可不可以请你先松手一下,我的腰快要断了。”情非得已,煞风景的话还是得说,否则,难保她等会儿不会因为脊椎断裂而送医院。

  他松开了臂弯,却还是维持抱着她的姿势,“下次,不要再让我担心了。”若非临时起意,下楼看看她来了没,才让他得以及时救起她。否则很可能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知道了。”她柔顺地点了点头。他的害怕让她知道了自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在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后,他抱起了她,向着屋里走去……   

  ※      ※      ※

  洗了一个热水澡,暖和了身子,十二月的池水,比起冰水还是有段距离,不过,也已经冷得有些刺骨了,在这样的逆境中,她还能存活下来,可以算是奇迹吧。拿起了女仆早已准备好放在浴室里的浴袍换上,凌好好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步出了浴室。

  “好些了吗?”坐在床沿上,同样刚沐浴过的清水御臣看着她问道。

  “好多了,你家的浴室真好。”舒服得她都不想出来了。随手把毛巾搁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凌好好在他身边的空位上坐下。

  “没什么不舒服的?”他扶着她微潮的短发,仍是不放心地问道。

  不舒服……“好像头有点胀胀的。”她摇晃了一下脑袋。

  他扶住了她的头,伸出拇指在她的太阳穴上按摩着。

  好舒服啊!她满意地咕哝了一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享受着这分舒适。若是哪天清水财团倒闭了,他绝对可以靠按摩来发财。

  清水御臣静静地看着靠在他怀中的凌好好,她在他的身边,让他安心。

  “好好,你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掉到池里去?既然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就该离游泳池远些。”下次,一定要教会她游泳。

  “脚滑了一下嘛,下次不会了。”她闭着眼睛,懒懒地说道,并不打算把高宫美惠推她下水的事告诉他。她不是故意推她下去的,也许只是一时的气愤,气自己抢走了御臣,所以才会推了她吧。

  揉了揉眼睛,她打了个呵欠,道:“御臣,我有点困了。”今天发生的事多了点,再旺盛的精力也有个限。

  他站起身来,让她躺在床上,温柔地为她盖上被子,“好好睡,醒了后我再送你回家。”说完,转身欲走。

  “你陪我睡。”她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摆。

  他的身体僵了一僵,“你要我陪你睡?”

  “我一个人睡不着。”虽然很困,但心里却十分清楚,此刻,她不想他离开自己的身边。

  “你真的要我留下来?”在她的身边,靠得她太近,他没把握是否还能把持住自己。

  “对。”凌好好无比肯定地说道。

  清水御臣抓了抓头发,掀起了被子,在她身边躺下,“睡吧。”他把她搂在怀里,催促着她入睡。

  “唔。”她应了一声,把头埋在了他的肩窝里。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肌肉以及他所散发出来的男性麝香……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手却不听话地开始把玩起他的手指,“御臣,你抱住我睡好不好?”她喜欢他抱着她的感觉。

  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的纤腰,他的下颌抵住了她的额头。

  “那个……你可以再抱紧一点的。”她伸出舌尖添了添有些干涸的嘴唇,双手开始不安分地在他的胸膛上游移着,好结实的胸肌,怪不得那么能打,平时还真看不出。

  “好好。”清水御臣蹙着眉,声音嘶哑地唤着凌好好的名字,“别再这样,我怕你会后悔。”她的举动已经撩拨起了他的情欲。

  “后悔,为什么啊?”双手仍继续不安分地抚动,东压压,西捏捏,还不时地把手伸进他的浴袍想实地感受一下。

  “好好!”他再也受不了,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他不是柳下惠,不可能对于她如此出格的举动还无动于衷。喉间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他目光幽暗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这样的姿势好暧昧,他的手抓得她好紧,他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他的眼神中有着她看不懂的讯号在闪动。

  “好好,我给过你机会的。”他低沉地呢喃着,探下头,把唇游移在她的脸上,洒下无数个细碎而温柔的吻。刚硬的身躯是如此合适地贴上了她柔软的娇躯。是命中注定的彼此,是失落的肋骨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机会?他在说什么呀?“御臣,你……”她的话哽在了喉间,瞬时,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我今天刚受过惊吓。”她小声地喃喃道。男人果然是感官的动物,真不应该为了一时的好奇而乱碰。

  “我知道。”他轻柔地低语着,身子更贴近她,他的脸颊摩擦着她的。“我会对你很温柔的。”情和欲已经被她挑起,他不想再压抑自己。手轻轻地解开了浴袍的带子,在日光下印证着他对她的爱……

  空气中散布着醉人的薰香,爱人与被爱,其实是一体的……   

  ※      ※      ※

  G大的校园,从来就不乏人气,临近期末,不少人为了期末考而窝在图书馆、寝室、教室拼命地用功补习。毕竟大学不同高中,即使平时考不及格,到了高三升学时,老师还是会很好心地把不及格改成及格。在大学里,不及格就是不及格,若是老师没有在本学期给你拉分,那么,这个不及格的成绩就准备跟一辈子了。

  所以,即使是平时再打混的学生,这时候也不得不开始打开课本了。不过,这只是大部分的学生,并不代表了所有的学生。至少,不包括广播社的人。

  “清水同学,拜托你说几句话吧。”G大广播社的社长手持着麦克风,亦步亦趋地跟在全校闻名的“撒旦王子”的身旁,两个社员更是尽忠职守地扛着昂贵的、广播社惟一的音响紧跟在自个的社长的身后。

  “走开。”清水御臣不耐烦地瞥了广播社长一眼。从今天上午就开始缠着他,现在都中午了,还跟在他身边。烦得令人厌恶。

  “你只要说几句话就行了,你一说完,我马上走。”广播社社长一脸献媚地笑道。他也是迫于无奈,才干起这捞过界的事。

  采访,根本是新闻社的事而非他们广播社的事,只是无奈现在时风日下,广播社因为陈旧、老套,刚被评为G大十大最“烂”之社团,并且名列榜首。而新闻社,仅因为出了本会刊,就来了个咸鱼大翻身,远离了最烂社团之名。“真的,只要说几句话就可以了。”他说得辛酸无比,就差没给他跪下了。

  “走开。”依然是一贯的两个字,清水御臣冷冷地瞪了一眼,径自加快了脚步,不想花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清水御臣!”熟悉的嘹亮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也让紧跟在其身后的广播社社长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哦!传说中的女主角登场,没准还可以挖个内幕新闻来个现场直播。

  “姓清水的,你给我站住!”使劲地迈着大步走到找了一个中午的人面前,凌好好一把抓住了面前人的领口,“你……你昨天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昨天的擅自行动,害她到现在还在痛。

  原来书上写的都是真的,女人的第一次,不但是血淋淋的第一次,还是痛得要死的第一次!

  “过分?”他看着她,邪魅的凤眼媚惑地一闪,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着她的鼻尖,“我只知道是你先引起的。”

  “那——”她滞了滞,“就算是我先引起的,你也该有自制力呀!”平时他不是冷静得过分吗?怎么到了这事上就变了个样?昨天晚上一晚没回去,她到现在都还没想好回去的说辞。

  “自制力?太麻烦了。”他并不想过分压抑自己。

  “麻烦?!”凌好好瞪大了眼把清水御臣狠狠地拉近自己,“该死的,你知不知道,我还是学生!”她不反对把自己给他,却绝对、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这种年纪。

  “你是说,你们已经……?”一个兴奋带着不敢置信的尖锐声音插了进来,广播社长颤抖地握着麦克风。老天,他居然可以听到这种劲爆新闻!

  太过在意发泄昨晚的事,压根就没注意到周围的人,放开了抓着清水御臣领口的手,凌好好头大地看着周围一圈如化石的G大学生和拿着话筒笑得像个白痴的广播社长。

  “你该不会在做现场直播吧?!”一个箭步,她跨步到广播社长的面前,不客气地抢过他手中的麦克风问道。最好他的回答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耶,你知道啊。”广播社长笑得飘飘然。谁能想得到,几分种前想要清水御臣说几句话都办不到,现在却可以直接在全校的广播中播报这新闻。

  凌好好看着已经笑得嘴巴裂到耳后的白痴,快要气晕地一拳打向他的腹部,随后转头向着清水御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他的警觉性向来高,没道理会不知道旁边有人录下他们的对话进行直播。

  “忘了。”他摊了摊手,淡淡地说道,这事说开了也好,反正他本来就不打算要掩盖隐瞒。

  忘了?!她的嘴角不停抽搐着,一句忘了,却让全校都知道她和他的事。这下,她也不用花费她少得可怜的脑细胞去想一夜未归的理由了,估计等她回家的时候,老哥早就把这事和老爸老妈讲了。

  上帝啊!你在哪儿?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