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棋逢敌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棋逢敌手目录  季蔷(季可蔷)作品集

棋逢敌手 尾声 作者:季蔷(季可蔷)

  窗外,下著淅沥沥的雨,落在玻璃窗上,蒙胧了窗外的世界。

  冬季的伦敦,烟雨蒙蒙,她望著,心情更加沉重。痴痴地看了一会儿,终於收回迷茫的眸光。

  风波,正逐渐平息当中——

  威廉己因意图谋杀被捕,李国霖也因她控告他谋杀李麒遭到起诉,而他也已於数天前坐上前往台湾的飞机,去追求属於他的幸福。

  也许他会如她所料,依然落得满身伤痕回来,但那个能给他安慰的女人绝不会是她。

  不会再是她了——

  李曼如幽幽叹息,摊开桌上一叠文件,开始一件件地批阅。

  这些日子,唯有埋首工作中,她才能稍稍推开沉沉堆在心底的惆怅,得到短暂的轻松。

  她珍惜这样短暂的喘息,希冀能逐渐延长这样的轻松时刻。

  只要每一天比前一天多上几分钟,她就心满意足了,这样的过程虽然缓慢得磨人,可总有一天,她会完全地放下他,做回自己。

  希望不会再费上她另一个五年……

  「曼姊,有你的快递。」庄静轻快的嗓音打断她朦胧的凝思,她抬眸,眼底落入一张笑意盈盈的容颜。

  「什麽事这麽开心?」

  「你的快递啊。」

  「什麽东西?」她问,懒洋洋地,完全提不起兴致。

  「好东西。」庄静只是这样笑著回应,接著一拍手掌,一个男性职员搬进一个重物。

  他将东西搁上她办公桌一角後,立刻鞠躬离去,而李曼如定睛一看,恍然发现那凝立在桌角的竟是一座六十公分高的玻璃,一个小小的冰雕被锁在玻璃内。

  「这是什麽?」她愕然。

  「冰雕啊。」

  「我知道。」黛眉一凝,「谁送的?」

  「你猜。」

  庄静不肯给她答案,她只好俯近玻璃,更加仔细地研究里头的冰雕。

  透明的冰块,雕的是一个三十公分高的小人,圆圆的头,圆圆的身体,头上覆著红色毛线帽,脖子则围著条同质料的红色围巾。

  「这是……雪人?」

  「对啊,很可爱吧?」庄静微笑加深,黑眸璀亮,「一个冰雕的雪人。」

  李曼如怔然,「究竟是谁送的?」

  「你看了这张卡片就明白了。」庄静递给她卡片,接著便告退离开办公室,留下她安静独处。

  她茫然,强抑住逐渐狂野的心跳,颤抖著双手打开卡片——

  女人,奉劝你别太骄傲!

  强烈建议你收敛你那讨人厌的坏脾气!

  卡片上只有简单的两行字,没有署名。

  可那龙飞凤舞的漂亮中文字一望即知是出自程庭琛手笔。

  她合上卡片,呼吸短促而凌乱。

  这是庭琛送她的冰雕,是他送她的雪人,一个冰雕的——雪人?

  我要「我的」雪人,当有一天我在你心中的分量超过汪梦婷,我要你送我一个独一无二的雪人。

  这是她的雪人,是庭琛送给她的、独一无二的雪人,这代表……

  念头蓦地中断,她不敢再想,心情也乱得无法再想,她站起身,正想不顾一切地冲出办公室时,一个斜倚在门边的挺拔身形止住了她。

  「庭琛?」她唤,嗓音迷惘,神情满是不确定。

  他只是微微颔首,漠然的眸光射向站在她办公桌的冰雕,「喜欢吗?」

  「喜……欢——」

  「喜欢就好。」他语气冷淡,「这可是我费了千辛万苦才雕好,可怕它融化,又得千辛万苦把它封在玻璃里的作品,你最好喜欢。」

  「这是你亲手雕的?」她愕然,迷蒙的眸子再度瞥向冰雕,好一会儿,才低声开口,「难怪那麽丑——」

  「什麽?」他嗓音一变,狠狠瞪她。

  她迎向他阴沉的眸光,毫不畏惧,「为什麽送我这个?」

  「还需要问吗?」

  因为爱她?因为在他心中她的地位终於超过汪梦婷?

  「我不相信……」

  「你最好相信!」

  她抚住喉头,半晌,好不容易吐出微弱嗓音,「可是,你不是回台湾找汪梦婷吗?」

  「谁说我回台湾去的?」

  「你没回台湾?」她一愣,「那你去了哪里?」

  「香港。」

  「香港?」她更茫然了,「你去香港做什麽?」

  「确认你是不是值得我送你这个雪人!」他粗鲁地回应,语气满蕴某种不情愿。

  可她听了,一点也不觉生气,近日来总沉着的一颗心反而逐渐飞扬。

  「什麽意思?」她柔柔地问,不只瑰丽唇畔漾开笑意,眉间、眸底,全染上浅浅笑意。

  他默然,好半晌,才闷闷开口,「我去香港,见了你的父亲,也回到我们曾一起住过的地方——」

  他去了香港,还回到他们曾经共同居住的宅邸?他想做什麽?回忆属於他俩的过去,掇拾两人曾经拥有过的点点滴滴?

  李曼如想,淡淡的甜蜜与酸涩流过心头,她呼吸一紧,「你觉得怎样?我……值得吗?」她问,嗓音细微。

  他默然不语。

  「告诉我,庭琛。」她逼问他,语气却放得更柔。

  毋需他亲口说,她也明白答案,但她就是想听他亲口说——亲口说他爱她,亲口说她值得他送她雪人。

  他却不肯,只是咬唇,黑眸瞪视她,「别逼我,曼如,我也有我的骄傲。」

  可她真的不敢相信,「你……真的不爱汪梦婷?」

  「早不爱了。」

  「伊丽莎白?」

  「我从没爱过她。」

  「可是……为什麽是我?」

  他依旧固执不语。

  她深吸一口气,继续逼问,「告诉我,庭琛,告诉我你为什麽爱我。」

  「我不知道。」他终於开口了,闷闷一句。

  「不知道?」她失望於这样的答案,「你不是说过讨厌我用心机?」

  「我相信你没告诉丽西那些话。」

  「真的?」

  「真的。」他点头,「你一向敢做敢当,不会为这个说谎。」

  「那……从前呢?我也破坏过你跟汪梦婷……」

  「那都过去了,我现在发现其实我跟梦婷……并不适合。」

  「你们不适合?」她茫然地眨眨眼,「难道我们就适合吗?」

  「当然不适合。」他冷冷一扯嘴角,语气充满嘲讽,「我们俩都是刺猬,只会不停地伤害对方。」

  她心一扯,「既然如此,你为什麽还要送我这个雪人?」

  「我怎麽知道为什麽!」他蓦地低吼,黑眸点亮灼热火苗,「总之事情就是这麽发生了,我不爱梦婷,不爱丽西,偏偏爱上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女魔鬼!我怎麽知道为什麽?也许就因为你是个魔女,所以最能了解我,该死的正巧与我这个恶魔是绝配!」

  她闻言,忽地微笑了,从他湛幽的黑眸认出懊恼与不甘,同时也认出潜藏於其中炽热的情火与浓郁爱意。

  她盈盈走向他,窈窕的身躯翩然落定他身前,藕臂举起,当著他的面撕裂那张卡片,接著双手一扬,碎裂的纸片飘散空中。

  她凝睇他,神情似是挑衅,可眼角眉梢却尽是妩媚风情,而蒙蒙薄雾,逐渐在她眼眶里凝聚。

  程庭琛望著她,在发现一颗颗晶莹泪珠悄然自她墨睫坠落时,心脏不觉紧紧一扯,半晌,忽地展臂将她整个人扣人怀里,「这一局算你赢了。」他沙哑地说,在她耳畔吹著温暖气息。

  他爱她,他真的爱她!

  她禁不住微笑,湿润的粉颊紧紧贴住他胸膛,「你什麽时候爱上我的?」

  「我不太确定,也许是从你第一次跟威廉约会那时候开始,也许是更早以前——」

  「什麽?你那麽早就爱上我了?」她咬唇,蓦地扬起头,大发娇嗔,「那为什麽那天晚上我叫你离开我家你就真的走,害我一个人哭了一晚上?」

  「你真的哭了一晚上?」他微微地笑,右手温柔地抚上她的颊。

  她瞪他,可含著泪的眼眸却大大减低了愤怒的气势,「你明明知道自己爱我,还狠心抛下我一个人,让我这阵子这麽难过。」

  「谁要你那麽骄傲?」他耸耸肩,星眸掠过调皮笑意,「我只是想该有人挫挫你的锐气。」

  「你——」她咬唇,玉颊染上蔷薇色泽,「所以你就那麽忍心抛下我?就为了挫挫我的锐气?」

  他不语,只是微笑。

  「你好过分!」粉拳一扬,就要击落他胸膛。

  程庭琛及时握住,「别生气。」他喃喃,双唇落上她面颊,吻去点点珠泪,「别哭……」他低语,唇瓣忽地烫上她的唇,辗转吸吮,「我以後不会了,不论你怎麽气我,我都不会抛下你……」

  她心跳一乱,几乎醉倒於他这样的温柔蜜语,「程……庭琛,别以为……你赢了——」她在吻与吻之间细细喘息。

  「我……知道……」灵巧的舌尖霸道地侵入她唇腔,「你跟我是……棋逢敌手——」

  胜负未定。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