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季蔷(季可蔷) > 棋逢敌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棋逢敌手目录  下一页

棋逢敌手 第九章 作者:季蔷(季可蔷)

  别太自以为是,李曼如,我程庭琛什麽样身材好的女人没见过。放心吧,我对你没胃口。

  是吗?他对她没胃口?

  藕臂撑起上半身,李曼如凝睇著身旁在激烈的欢爱过後沉沉睡去的男人,她看著,微扬的嘴角似笑非笑。

  说谎!如果他真对她没胃口,那方才两人之间的性爱又是怎麽一回事?先挑逗的一方可是他啊。

  不过她倒也全力配合就是了。不知怎地,只要一碰上他她似乎就会失去所有理智,情绪跟著他盘旋起伏,而情欲自然也随他的挑逗起舞了。

  她忽地轻轻叹息。

  不论五年前或五年後,两人之间的性爱总是如此狂野而激烈,恍若火山爆发,漫流一地的融浆足以湮灭所有理智。

  为什麽没有爱的两人在共赴云雨的时候能如此激狂热情,彷佛永远要不够对方?

  为什麽?

  想著,李曼如丽颜忽地一黯。

  或许是因为虽然他不爱她,可她却还是眷恋著他的——当一个女人迷恋著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愿意在床上付出所有的热情,而男人即使对她没有任何感情,却还是控制不了欲望。

  是的,庭琛或许要她,或许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强烈渴望,可那并不表示他爱她,不表示他对她有任何一丝丝情意。

  她太明白了。五年前那桩失败的婚姻教她清清楚楚地认清这一点!

  庭琛或许可以与她分享狂热的性爱,或许愿意娶她,可那并不表示他的心就属於她。

  他要她的人,却不想要她的心,当然,也不会给她自己的心。

  他的心,只给一个人——汪梦婷。

  他到现在还爱著她吗?到现在仍然忘不了她吗?因为无法忘怀她才寻了那麽一个气质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女友?

  可怜的男人!

  李曼如心一紧,玉手忽地覆上那张沉睡著的恬静俊颜,手指沿著分明的曲线柔柔轻抚著。

  「I  little  thought  it  thus  could  be.In  days  more  sad  and  fair——

  That  earth  could  have  a  place  for  me,and  thou  no  longer  there.」

  她低低念著诗,语音细微而痛楚,咀嚼著诗中的绝望况味。

  「你应该去找她的,如果你真的不能没有她,就应该再试一次争取她。」轻细的呢喃是鼓励,更是一种自我折磨,「不要找我或任何其他女人当替代品,因为我们不是——」

  微弱的嗓音忽地消逸在空中,她掩落墨睫,片刻深思。

  终於,她转过身,轻盈地下床,拾起散落一地的衣衫,轻手轻脚地穿上,著装完毕後,她回眸,让依恋的眸光最後一次停留在仍然沉睡的男人身上。

  「我不是替代品,庭琛,我太骄傲,做不来任何人的替身——」

  她太骄傲,无法跟任何人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更无法忍受只拥有一个男人的身体,却缺了他的心。

  要,就独一无二,否则乾脆不要——这是她李曼如的人生哲学。

  所以她举起步履,毫不犹豫地离开这仍残留著淡淡欢爱气息的旖旎卧房,离开程庭琛。

  可她没料想到,在初露曙光的清晨离开程庭琛公寓的画面会被摄入某位有心人的镜头。

  在按下快门後,那个在公寓附近候了一夜的男人嘴角浮起若有深意的微笑。

  她在庭琛公寓过夜的消息在伦敦掀起了轩然大波!

  由伦敦的某家小报媒体首先披露,耸动的标题搭上她匆匆走出公寓的相片引起了伦敦好事分子的极端兴趣,更别提那极尽八卦之能事的报导内文了。

  执笔的记者家制作一出通俗的肥皂剧,将她与庭琛之间的一切描述成都会男女的恩怨情仇。

  从两人在剑桥的邂逅开始,热恋、结婚、离婚、她封杀庭琛的事业、庭琛在英国的东山再起、李麒一案两人的尖锐对立……一直到她昨夜留在庭琛公寓过夜为止。

  世纪怨偶旧情复燃?

  小报的记者好管闲事地猜测著,笔调带著嘲讽意味,更一不做二不休把社交界的丽西甜心也扯下水,增加报导可看度。

  典型的英国小报,咸湿的内容让好事分子们大呼精采与过瘾,也让当事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李曼如咬牙,瞪著办公桌上几天来不断对此事加油添醋、进行追踪报导的众家小报,脑子疯狂地运转,就是想不出该用何方法制止这一切。

  控告这些无聊的小报杂志是没有用的,这些人连英国皇室的丑闻都敢挖、敢报导,何况是他们这些市井小民。

  唯一的办法竟只有不予理会了,反正像这种绯闻,媒体炒个一阵子,群众的新鲜感淡了自然便会消失无踪,要是她现在过度反应,反而会让那些记者抓著把柄,更加绘声绘影。

  她只要不理这些报导就好了。

  问题是,她可以不理,有人却无法不在意,才刚刚过了下班时间不久,威廉便冲到她的办公室。

  「薇薇安,我们出去!」他冲到她桌前,双手往办公桌重重一放,看得出来情绪极为激动。

  「去哪儿?」

  「去哪儿都行,人愈多的地方愈好,让他们知道我们才是更正的一对!」他锐声道,总是带笑的碧眸难得喷出火焰。

  「威廉……」她蹙眉,试图安抚他的怒气。

  「跟我走,薇薇安。」他来到她身畔,不由分说地拉她的手臂,迫使她起身,「我们现在就出去约会。」

  「我不能,威廉,我在等一篇报告……」她拒绝他,手臂试图挣脱他的箝握。

  「什麽报告?」

  她不能告诉他。

  「总之我还有一些公事要办,所以……」

  「这该不会只是个藉口吧?」他蓦地截断她的话,神色抹上深思。

  她一愣,「藉口?」

  「薇薇安,报导上的事情是真的吧?你那天是真的在亚历的公寓里过夜吧?」

  「我告诉过你,我们只是去讨论案情,他说他发现了我哥哥那案子一个新线索,所以才要我过去商讨。」

  「什麽线索?」碧眸掠过锐光。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为什麽?薇薇安,你不信任我?」威廉低吼道,「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藉口?你那天之所以在约会中途离开我根本就是为了赶去与前夫‘旧情复燃’?」

  薄唇冰冷掷落小报用的字眼,「你到现在还放不下亚历?」

  「威廉,冷静一点。」李曼如直视他,「我告诉你我到亚历的公寓是为了商讨案情,信不信随便你。何况,」她补充道,语气淡漠,「就算我跟他上床也不干你的事,不是吗?」

  「不干——」他瞪著她,不敢相信她如此冷淡,「怎麽会不干我的事?」

  「我并不是你什麽人,威廉,我从未自认为是你女朋友。」

  「你——」他面色蓦地一白,「可是我以为……」

  「我是对你有好感,可从未正式答应与你交往。」

  「薇薇安——」他瞪视她,面容一黯,神情明显受伤,「难道你真的还爱著亚历吗?你真的到现在还放不下他?」

  「你错了。」她驳斥他的推论,嘴唇倔强地抿紧,「我不爱他。」

  可威廉却不相信她的辩驳,上前一步攫住她的双肩,「别傻了!薇薇安,他不适合你的,亚历只会伤害你……」

  「我说了我不爱他!」她凝眉,截断他的劝阻。

  而他激昂的气势在她冷凝的语调下一软,双臂一落,放开她的肩膀。

  李曼如看著他失落的神情,内心一阵不忍,「威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她深吸一口气,「你还是忘了我吧,你我之间不可能的。」

  「什麽意思?」碧眸锐利地射向她。

  「别再追求我,别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她放缓语气,温柔地望著他,「我不是那种温柔体贴的好女人,又骄傲脾气又大,你跟我在一起只是自讨苦吃。」

  「自讨苦吃吗?」他望著她,眸子微微落寞,「也许吧。可我就喜欢你这样有个性的女人。」

  「威廉,我们不适合……」

  「难道你跟亚历就适合吗?」

  「我没这麽说。我跟他……也是不可能的。」她淡淡微笑,静定的神情看不出一丝波动,「何况他根本爱著另一个女人。」

  「你是指丽西?」

  「我指的是一个在台湾的女人,亚历就是因为她才跟我离婚的。」

  「薇薇安——」威廉凝望她,许久,「你真的不爱亚历了吗?一点也不?」

  她不语,默然却坚定的眸光却使答案不言自明。

  威廉蓦地倒抽一口气,半晌,才幽幽开口,「我不会放弃的,薇薇安,我爱你!」他坚定地望她。

  李曼如不禁悄然叹息,还想再说些什麽时,庄静窈窕的身影忽地进入视线。

  「曼姊,金色徽章的调查名单出来了。」

  庄静为她带来了一心等待的调查结果,她转向神色不定的威廉,以眼神示意她需要独处。

  後者在接收她的暗示後,下颔蓦地一凛。

  「我不会放弃你的!」抛下最後宣言,他转身离去,背影依旧挺直而潇洒。

  李曼如望著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半晌,方接过庄静通过来的调查报告。

  「这是前年得到金色徽章的主管名单,总共十八位,其中六个在香港,三个在日本,四个在美国,剩下五位在英国。」庄静解释著,「报告上除了有他们在英宇工作的详细资历,还记录了他们的家庭及个人生活、和令兄的交往关系,同时,私家侦探也调查了八月二十六日当晚这几个人的行踪。」

  「我知道了,你先下班吧。」李曼如点头,迅速浏览著厚厚的调查报告书,眸子映入一个又一个人名。

  名单上包括几个李家人的年轻一代,大部分则是集团聘请的专业经理人才。

  乍看之下没什麽特别的,不过李曼如的眸子在掠过其中一个人名後倏地绽出锐光。

  李国霖!她没想到他也会在名单上。

  凭他在英华开发那种螫脚的表现,也能称得上贡献卓著?

  看来英宇集团的主管激励制度做得不是太公平啊,她冷冷撇嘴,忽地心念一转,手指在报告书上轻轻敲著。

  报告书上写李国霖案发当晚在办公室里加班,可因为没人注意,不在场证明模糊。

  他会加班?那麽认真工作?天要下红雨了吧。

  一念及此,李曼如唇角嘲弄的弧度扬得更高,可再想起那天李国霖面对她对土地开发案的质询那不安的模样後讽笑迅速一敛。

  如果她没预料错误,这一切果然还是跟南威尔斯那个土地开发案有关。

  「亚历,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丽西,你先坐下来听我说。」程庭琛安抚著情绪显然十分激动的伊丽莎白,轻轻按著她的肩膀要她在沙发上落坐,「我去帮你倒杯茶来。」

  「亚历……」伊丽莎白拉住他的衣袖,秀眉微颦,星眸流蕴某种恳求意味。

  「放心吧,我不是故意逃避。」他对她微笑,「只是茱迪已经下班了,没有人可以替你倒茶,只好我亲自来罗。」

  「我不要喝茶……」

  「你需要的,喝口茶镇定一下比较好。」他淡淡道,一面说一面转身走向茶水间,数分钟後,用托盘托了茶壶与瓷杯出来,搁在玻璃桌上,「这是朋友送我的锡兰茶叶,很不错的,你尝尝看。」

  他为她倒了一杯温热的红茶,坚持要她品尝。

  伊丽莎白接过茶杯,浅啜一口,可心绪并没有因为温热的液体流过喉咙便稍稍安定。她扬起眸,望向程庭琛的眼神仍是既惊慌又迷惘的。

  「亚历,」轻柔的嗓音终於还是沙哑扬起,「是真的吗?」

  他不语,默默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下。

  「爷爷说你拒绝了他的提议,是真的吗?」伊丽莎白屏息,等待著他的答案。

  他沉默半晌,终於点了点头。

  伊丽莎白倒抽一口气,心脏紧紧纠结,「为什麽?你不喜欢我?」质问他的嗓音有些许破碎。

  他扬起眸,「我喜欢你,丽西。」

  「那为什麽你不肯……」

  「因为我不爱你。」他突如其来一句。

  从伊丽莎白一进事务所开始,他就不停地思考如何将这件事实以委婉的方式告诉她,可最後,终究还是选择直截了当。

  因为他不爱她,所以不能答应柯林斯爵士要他俩尽速结婚的提议。年迈的爵士认为唯一能杜绝英国小报继续拿他跟曼如的关系作文章的最好办法便是他与伊丽莎白闪电结婚,於是在今天下午,亲自致电给他,「慷慨」地对他如是提议。

  可他拒绝了,甚至不曾丝毫犹豫。

  从与曼如激情欢爱後的隔天清晨开始,他不停地分析自己对伊丽莎白的感情,他对她有心动、有喜欢,有一些些宠溺,可却没有爱。

  他不曾爱过她,不曾像从前爱梦婷一样爱她,他对她甚至不曾产生像对曼如那样的激情与欲望。

  他不爱她,既然不爱就不该娶她,不该再度犯下五年前曾经犯过的错误。

  他不该再利用任何女人的感情——

  「对不起,丽西。」看著伊丽莎白因他的坦言蓦然苍白的容颜,他有一些心疼,更有许多愧疚,「对不起……」

  「不要跟我对不起!」她忽地锐声驳斥,蓝眸氤氲某种雾气,唇瓣痛苦地颤抖著,「我不相信,亚历,你不是认真的,你爱我,你爱我对不对?」

  「我……不爱你。」他深吸口气,痛恨自己必须这样去伤一个纯真女人的心,「我承认自已很喜欢你,丽西,但那不是爱。」

  「那不是爱?那什麽才叫爱?」她瞪他,嗓音破碎,「一你对你前妻那样激动的反应才叫作爱吗?亚历,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一直爱著她——」

  「我——」他一愕,眸中变换过数道复杂神采,心脏一阵紧缩,却是一句话也吐不出口。

  他不爱丽西,可是他爱曼如吗?他爱那个他本来应该深深憎恨的女人吗?

  他不晓得,这几天脑子疯狂地运转,不停地分析,就是得不到一个明透的答案!

  他知道自己不爱丽西,却不能确定自己对曼如真正的感觉,他对她的感觉太复杂了,不是单纯的喜欢或讨厌、爱与恨可以形容。对曼如,他有心动,有厌恶,有激情,也有憎恨……

  他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麽样的惰感,真的不明白!

  「亚历!」伊丽莎白忽地提高音量,从他变换不定的神色中看出了他的犹豫,她咬牙,蓝眸点亮不赞成的火苗,「你怎麽能爱上那种蛇蝎女人?你忘了她曾经心狠手辣毁去你的一切吗?在你被迫离开香港、一个人在伦敦重新开始的时候,她不但不曾表示一点後悔,说不定还在心底不停地嘲弄你!这麽一个可怕又残酷的女人,你——」她蓦地一顿,呼吸急促,语音激动得颤抖,「你怎麽还会为她心动?怎麽还能爱上她?」

  「她其实不是一个那麽坏的女人。」程庭琛哑声低语,「当初她跟我离婚後之所以要千方百计毁掉我,是因为我伤了她的自尊,也欺骗了她的感情——我答应跟她结婚,心里却一直念著另一个女人,甚至还因此跟她闹离婚。」他凝望伊丽莎白,忽地幽幽叹息,「薇薇安是一个个性很强的女人,她因为没办法忍受我这麽对她,所以才会那样对我采取报复——」

  「亚历!」伊丽莎白惊呆了,不敢相信程庭琛听来竟然像是为其前妻辩护的言语,「你竟然……替她说话?她曾经差点毁了你啊!」

  「我知道。」他淡淡然,「我也以自己的方式报复过了。」

  「所以你们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消?」

  「我的确不想再与她计较过去的一切了。」

  「你——」伊丽莎白瞪著他,娇容忽青忽白,神色不定,好一会儿,美眸掠过一阵幽光,「所以你决定与她重修旧好了,对吧?」

  「我没那麽说……」

  「别想瞒我,亚历,她都告诉我了!」

  「她?」他一愣,「谁?」

  「你的宝贝前妻薇薇安!」她激动地喊,好一会儿,语调才稍稍回复平稳,「她告诉我你们决定重修旧好,要我滚一边去,别去破坏你们俩。」

  「曼……她真的这麽说?」程庭琛不敢相信。

  蓝眸闪过某种光芒,「我本来以为那只是她离间我们的计策,原来是真的。」

  她别过头,深吸一口气,「你好残忍,亚历,竟然让她这样伤害我——」

  「丽西,是真的吗?她真的对你这麽说?」

  「难道你怀疑我骗你?」愤怒的星眸瞪向他,却掩饰不住自眼睫垂落的泪珠。

  程庭琛心一紧,「对不起,丽西,我没想到……」

  「你不该爱上那种工於心计的坏女人!你这——」她瞪视他,胸口剧烈起伏,而泪珠不停坠落,「笨蛋!笨亚历,我恨死你了!」语毕,她用力跺一跺脚,双手掩住脸,匆匆转身奔离。

  程庭琛凝望著她怆然离去的背影,好半晌,一动也不动。

  「你终於作决定了。」

  程庭琛是被一个低柔沙哑的嗓音唤回心神的,他扬起头,赫然发现李曼如纤细窈窕的身躯正落定他面前。

  「你什麽时候进来的?」他质问,语气粗鲁而不善。

  「刚刚。」她解释,「我在楼下遇到伊丽莎白。柯林斯,她告诉找你决定跟她正式分手了。」

  「是吗?」程庭琛淡漠应著,彷佛不以为意。

  「你的决定很正确。」她凝望他,淡淡评论。

  「是吗?」程庭琛又应了一声,这一回,语气微微尖锐,利眸忽地瞪向李曼如,「丽西告诉我你曾经警告过她。」

  她一愣,「警告她什麽?」

  他起身,高大的身躯逼临她,「你是不是告诉她我跟你打算重修旧好,要她滚一边去?」

  「我?」她颦眉,嘴角因他充满讽刺的语气一抿,「我从没那麽说过。」

  他冷哼,「你的意思是丽西说谎?」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说谎。」她反驳,挑战性地回瞪他,「我只知道自己从没‘警告’过她任何事。」

  「丽西不会说谎!」他低吼,忽地失去耐性。

  「而你认为我会?」李曼如回吼道,幽眸抹上淡淡受伤神色。

  「你这个魔女有什麽手段耍不出来的?」他怒视她,「五年前梦婷打电话到英国给我,你难道不曾暗示她我们关系不寻常?」

  「我——」李曼如一窒,哑口无言。

  是的,她不能否认,她当时的确对汪梦婷使用心机,为了令她不再来纠缠庭琛,她确实曾经那样暗示过汪梦婷。

  没错,她的确是耍过那样的手段,为了完全得到庭琛,当时的她不惜耍弄一些卑鄙的手段……

  「说啊,李曼如,说你是不是曾经那样暗示过梦婷?」他逼问她,语气高亢激昂。

  「我是那麽说过!又怎样?」一股怒火在她心底缓缓燃起,「反正我们之後的确上床了,不是吗?」

  「你!」他气极,为她丝毫不流露悔意的执拗感到愤怒,「你不知羞耻吗?耍这种卑鄙的手段你一点都不会良心不安?知不知道当时要不是你那样暗示梦婷,让她对我产生误会,我们两个说不定还有在一起的希望的?」

  「是吗?」她微撇嘴,极力压抑心海因听闻庭琛这番言语而掀起的惊涛,「如果你们两个当时感情没有裂痕,怎会有我这个第三者兴风作浪的机会?」

  「就因为你兴风作浪,所以我们才真正分手!」他怒吼。

  「随便你怎麽怪我好了,反正我不後悔!」她吼回去。

  「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他瞪她,忽地攫住她的双肩,用力摇晃,「在那样对付过梦婷後,竟然又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丽西,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心?」

  「你放开我!」李曼如锐喊,用力挣脱他双臂的箝握,身子往後一退,拉开两人的距离,「我承认我对汪梦婷说过谎,可伊丽莎白。柯林斯?我连一句话也不曾私下跟她说过!」她一顿,语音冰冷,「我告诉你,我李曼如敢做敢当,不许你胡乱冤枉我。」

  「我冤枉你?」他嗤之以鼻,仿佛听到世纪大笑话。

  她感觉自尊受损,「程庭琛,你不信任我就算了!反正找不需要你的信任。」

  抛下负气言语後,她蓦地转身,举步就要离去。

  他一伸猿臂,拉回她身子,「谁允许你这样就走的?」

  「要不你想怎样?」她睨他,眼神满蕴不屑,「莫非还要我再爬上你的床?」

  「你——」

  「我告诉你,程庭琛,我不是你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你休想命令我,更休想还要跟我来个一夜激情,满足你男人的欲望!」

  「别自以为是,李曼如。」听罢她充满讥刺的言语,他面色忽地阴沉,「我虽然跟丽西分手,也不代表对你有意思,想爬上我的床?再等八百年吧!」

  「不必等八百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对你的床毫无兴趣!」

  「而我也不需要你这种蛇蝎魔女替我暖床!」

  「很好!你就回台湾去找你的汪梦婷吧,回去求她,看看她是不是还愿意多看你这条摇尾乞怜的狗一眼?」

  「即使是当梦婷身边的一条狗,也比当你李曼如的丈夫幸福!」他冷冷讥讽,「谁晓得哪天不如你意,你又会命人全面封杀他的生路?」

  「你——」李曼如一窒,心脏一阵紧揪。

  原来他还恨她,原来他一直就恨她,从来不曾原谅她……

  「我走了,很抱歉打扰程大律师!」冷冷掷落最後一句後,她蓦地转身,翩然离去。

  程庭琛瞪著她的背影,「该死的女人!她究竟来这里做麽?」他喃喃诅咒,心海汹涌翻腾,无论如河就是不肯平静下来。

  他僵直身子,紧握双拳,费尽所有力气稳定自己的情绪。过了数分钟,他眼眸忽地一亮,一样东西落入眼底。

  他前进数步,拾起一本搁在茶几上的厚卷宗。

  「调查报告?」他念著封面上的题字,而最底下还印著一家侦探社的名字。

  侦探社的调查报告?莫非曼如今晚来此便是特地带这个来给他看的?

  他沉吟著,翻开第一页开始细读,而随著每一页翻开,神色愈发凝重。当整份报告都看完後,他忽地跑到自己的档案柜前,抽出其中一个卷宗。

  两相判照之後,他忽地神色一变,黑眸闪过异采。

  看来这件案子比他所想像的还复杂许多——

  他恨她!他恨她!他恨她!

  他到现在还深深恨著她,不只恨她曾经毁了他在香港的事业,更恨她曾经用尽手段拆散他与汪梦婷。

  当不成他爱的女人,她原以为自己能当他的朋友,却没想到他对她连最基本的善意跟信任都没有。

  他不仅不爱她,甚至讨厌她、憎恶她,在他心中,她只是一个自私又卑鄙的魔女。

  她从前怎麽会那麽傻?以为有一天能打动他,让他真正爱上自己?

  不可能的,他爱的,永远是那个温柔善良如天使的女人,不是她这个为了爱可以不择手段的魔女。

  他永远不会爱她,甚至不能稍稍喜欢她一些——

  她是不是该醒了?该放开心中无谓的执著?是不是该远离他,不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在意?

  李曼如合眸,在等待电梯江上升到十一楼的时候,一颗心却与电梯反向,缓缓下沉。

  一颗心好沉、好重,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无法顺畅呼吸。

  她屏住气息,在电梯门开启後数秒,才缓缓展开浓密的眼睑——

  映入瞳底的是一个她料想不到的男人身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