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姬小苔 > 一夜天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一夜天使目录  下一页

一夜天使 第九章 作者:姬小苔


  肉桂的幽香弥漫着整个空间,黑暗中,只有一盏盏白烛光像星星般亮着。

  麦哲宇关上了门,好半天才看清楚江倩宜披着一袭黑色的纱跪在圣坛前,虔诚而专注地念着经文,并没被他惊扰。

  她在祈祷!祈祷什么?那阵巨大的痛苦又涌上来了,方才她说她恨他,那么,她也曾爱过他了?只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呢?如果这一生能够再重来一次,但——不可能了,一股苦涩攫住了他。

  那么,又何必说再见呢?他转过身,受伤的脚使他行动迟缓,但这并不是留在这儿最好的理由。

  跪在圣坛前的倩宜就在这时,像心电感应似地回过头来。“哲宇。”她再也禁不住内心的悸动,当他扶起她时,她发出了他从未听过的呜咽。

  他用力地抱紧她,心中的愧疚与怨悔一丝不减,可是另一种感觉取代了这些痛苦,生命中最灰黯的一刻仿佛就在此露出了曙光,他的眼泪融入了她脸上晶莹的泪水中。

  圣母玛丽亚的圣像似乎也在此时发出了慈悲的柔光,宽恕地看着他们。

  ☆     ☆     ☆

  火像妖冶的精灵,一波波的窜起,扭动着它们善舞的腰肢,跳着奇异的舞蹈,纸张跟着蜷缩、扭曲,整个地燃烧,最后化成了灰烬。

  麦哲宇坐在壁炉边,一页页的烧着蕾蕾的日记。刚才他烧掉的那些丑陋不堪的照片时,只觉得羞耻,但现在,看着蕾蕾的日记在火里化成灰,只有说不出的心痛。这是蕾蕾在人间最后的一点痕迹,可是也被他亲手毁了,就如同当初他毁掉她鲜嫩的生命一样。

  如果生命能再重来一次?只可惜它不再重来。他把最后的一页也丢进火中,站起身来。是的,生命不可能再重来,可是至少可以改变未来,倩宜对他的爱也鼓舞了他。

  倩宜走了过来,她宁静的脸上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但现在,她也不再冷漠,他们是那么的亲近。

  “我该走了,去投案,谢谢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助我。”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这一去,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她了,他心里一阵刺痛。

  “不!”她摇头:“真相已经大白了。”

  “你说什么?”他一阵愕然。

  “恭喜你!”倩宜的眼中涌出热泪:“刚才我打开电视看新闻,薇尚山庄出事了,你的冤屈可以洗清了。”

  “出了——什么事!”他的身躯一阵摇晃,一定是小凤,一定是她,他又是一阵晕眩,小凤——死了吗?

  “你很激动?”倩宜扶住了他。

  “告诉我,薇尚怎么样了?”

  “金夫人死了。被她的女侍,一个叫小凤的少女用自卫手枪打死的,可是小凤也被金夫人杀了,但小凤在死之前,把金夫人这些年来的作恶多端详细写了出来,还有证物和录音,你一定没办法相信,金夫人和她的弟弟金祖惠是本地最大的毒枭,警方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循线找到金祖惠的巢穴,可惜被他逃脱了。”

  “有电话吗?”他听到小凤的死讯时一阵悲愤难当,但立刻又清醒了过来。“我知道金祖惠躲在哪里,我要把他揪出来。”

  “你怎么晓得?”

  “小凤告诉过我。就是她放我出来的,那个死于俱乐部的女侍魏小贞是她的妹妹。”

  “老天!”

  当警方在电话中听到麦哲宇的声音时,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直到他向分局长详细地说明了事情的所有经过,才相信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要带警察去雄鸡俱乐部,把金祖惠找出来,小贞是他杀的,他要还这条命,然后我要到白莉莉那儿找关杰明的日记。”他转过身,情难自抑地一下子用力抱住她,喃喃地叫着:“倩宜,倩宜。”他简直没办法说清楚他的抱歉和爱慕。但他势必不能久留,最低限度,他不能在这儿见警察,否则会给倩宜带来太多的麻烦。

  “你是说——一本日记?”她离开他怀抱时问。

  “你知道?”他愣住了。

  “我还在怀疑是谁开这种玩笑呢,竟然是白莉莉!”她喃喃自语,然后在书房抽屉里,把日记取了来。

  他翻动日记时,发现跟小凤所说的丝毫不差,正是这本日记。“为了它,送掉了好几条人命。”他难过地问:“怎么会到你手上来的?”

  “白莉莉出事后的第二天,我就接到一个包裹,里面所写的十分耸人听闻,可是我一点也没把它跟白莉莉联想在一块儿。”她喟然一叹。

  “白莉莉竟会把它寄给你,实在太让人想不到了。”他摇摇头:“她本来想大敲金夫人一笔的,却赔上了自己一条命。”

  “我想她可能有预感金夫人会派人追杀她,所以在危急时,把它用邮寄的方式处理,掩过了金夫人的耳目,所以那个歹徒杀了她后,什么都没找着。”

  “日记中到底还记载了什么惊人的丑闻,使得金夫人非把相关的人全除掉?”

  “我想是为了金夫人的女儿。”倩宜叹了口气:“你一定不晓得她还有个女儿叫嘉嘉吧?”

  “嘉嘉?”

  “对!嘉嘉,关杰明就因为知道嘉嘉的事才死于非命的。日记上说有一天一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找他看病,关医生怀疑那些伤有问题预备报警,但年轻人一再哀求他说明天会告诉他真相,第二天年轻人果然带着女友一道来——”

  “就是嘉嘉?”

  “不错,嘉嘉向关医生坦承,自己有虐待狂倾向,这是秉承母亲的疯狂血液,当她发现母亲不但有心理变态,还连杀了好几个女侍时,吓得离家出走,可是没想到自己也有病……”

  “那现在嘉嘉在哪里?”

  “日记上说关医生已经把她送到疗养院去了。”

  “如果——”

  “让这件事过去吧!”倩宜按住了他:“知道这本日记的人,只有六个,其中四个都去世了,嘉嘉虽然是金夫人的女儿,但是她太可怜,也是无辜的,我们不应该再向她追究了。”

  “倩宜!”他满心震动,他没有爱错人,这个女人美丽、聪慧、正直、仁慈,每一吋发肤,每一个细胞都值得他爱。

  她抬起头,看见他眸中的柔情及泪光。

  “我对不起你,倩宜,可是,你愿意等我吗?倩宜,请你点头,说你愿意等我,只要我一洗刷了冤屈就回来,等我,告诉我,你是我的,你愿意等我!”最后两句,他简直是从五脏肺腑中叫出来的。

  可是她强装的笑容在他的呼喊中崩溃下,她哭着倒退一步,用手捧住了脸:“我不能,我不能!”她的哭声那样悲伤,令铁石心肠也不禁为之心碎。

  “为什么你不能?”绝望中,他紧紧抱住她,抱得她透不过气来。

  “放开我!”她挣脱了他,用那双美丽又悲哀的大眼睛凝视着他:“我们认识得太晚了。”

  “你是说——你结过婚了?”他无比艰难地说着这几个字,结婚,多么圣洁的字眼,但又多么令人绝望啊!他简直要被这两个字压迫得窒息了。

  她点点头。

  “可是,他病了!”他试着跟她解释,跟她讲道理!“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好起来,倩宜,你清醒一点,他已变成了植物人,你的未来还这么长,难道你要让他拖累你一辈子?”

  “不要再说了!”她掩起耳朵。

  “不!我要说!”他无情地逼近她:“我爱你,你的这一生属于我,而不是那个什么也不能给你,只会剥夺你幸福的男人。”

  “不!不!”她惊惶地挣脱他的怀抱,当她跑出去时,门在她后面传出一声巨响。

  那可怕的响声像是在宣判一个残忍的终结。

  麦哲宇呆呆地站在那里,心灵中传来同样巨大的回声。

  “不!我要你!”他痛苦地喃喃自语着:“倩宜,即使你放弃,我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分一秒。”

  当他离开这幢巨宅到警察局时,他经过小教堂的门口,里面阒无声息,可是他知道里面一定点亮着白烛,他心爱的女人在那儿——

  跪在圣母像下,接受内心的责罚,那愧疚同样令他心如刀割。

  他们都犯了天诫。

  但,为什么要注定他们不能相爱呢?

  ☆     ☆     ☆

  麦哲宇英俊、忧郁的照片又出现在报纸上,这回他带领警方勇破毒窟,把全国最大的毒枭及手下一举成擒的消息又再度成为头条的社会新闻。他的冤屈也因为小凤的遗书得到了洗刷,但随着金夫人的死,他的形象也大受损伤。

  他被新闻界形容为“风流才子”,虽然褒过于贬,但却使他严肃的形象在读者心目中崩溃,他那神秘的外衣被揭开了,住所被记者侵入,私生活遭受打扰,他简直没办法忍受。

  回到他新迁的公寓,桌上有封从旧大厦转来的信,发信地址是美国,但是个陌生而美丽的笔迹。

  麦哲宇拆开后,才发现原来竟是鲍丹妮写来的,她的信很简短,但充满了关怀。她也知道这件事了!消息传播得真快!麦哲宇苦笑地把信塞回信封。鲍丹妮!他轻轻念着这个名字,这三个字从他舌尖传来一阵苦涩。如果,如果——倩宜也跟这个率性而为的华裔女郎一样自由那该有多好。

  麦哲宇摇摇头,坐了下来,书桌里有另一封由美国来的信,是美国爱荷华大学小说工作场的邀请函,这个国际性的工作场提供作家为期三个月的研究经费与食宿,同时在优秀的大学城中,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互相交换创作经验,有不少作家就在此地安心写作同时也交到至友。

  这是爱荷华第二次邀请他,第一次是五年前,他刚好去做肓肠手术无法成行,而这次,似乎来得正是时候!

  麦哲宇陷入了沉思之中。

  ☆     ☆     ☆

  “夫人,您的国际电话,老太太打来的!”倩宜的秘书陈太太敲办公室的门。

  正跟一大堆公文搏斗的倩宜抬起头来,拿起了话筒。

  几秒钟之后,陈太太听到了办公室中有异常的响动,她推开门,目瞪口呆的发现江倩宜倒在地板上。

  “突然休克,她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驻公司的医生很快地就来了,打过强心针,在陈太太的协助下,把倩宜扶到了沙发上:“你看,她醒了。”

  脸色苍白得像纸般的倩宜幽幽地喘了口气,可是陈太太清清楚楚地看见,当倩宜醒过来时,她的眸中蓄满了眼泪。

  医生收拾好医药箱走后,江倩宜再也忍不住地哭出了声。“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头雾水的陈太太被倩宜的模样吓了一跳,平日,她是那样的娇弱但遇事镇定,从不退缩,此刻是怎么回事?

  “他死了!”倩宜泪流满面的。

  “谁死了!”陈太太的心噗通乱跳,方才是老太太的电话,那么——

  “德金!”她捂住了面孔,悲痛欲绝地说:“她好狠,德念死了,竟然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

  ☆     ☆     ☆

  麦哲宇走进华家巨大的府邸时,觉得一阵窒息,虽然离上次才不过两个月,但在感觉上却仿佛已有一世之久。来吊唁的宾客很多,在黑白相间的大厅堂中或坐或站,或趋向女主人向她致哀。麦哲宇随在两对夫妇后面,沿着以白色兰花花链间隔出来的甬道,走到江倩宜面前。

  倩宜已伸出了手,和他轻轻一握。

  那一握当中,他所有的神经都震动了,两个月来的相思之苦非但未曾化解;反而更加高涨,简直要把他的胸腔都挤破了,可是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倩宜也跟他一样,为了这样的重逢悲喜交集的僵在那儿,那短短的一瞬,她不会说话,不会思想,那张苍白得透明的脸,更像一尊洋娃娃。

  他们的灵魂在这个焦点相会,但马上又分开了,因为麦哲宇意识到后面还有人在等候着,他向倩宜说了几句劝她节哀的话,然后说:“明天我就要启程到美国去了。”

  她没有开口问他几时回来,但那悲哀的神色,似乎已说明了他们无缘再相逢。

  所有的吊客依序进入在内厅临时布置出来的教堂后,麦哲宇坐在最后一排,他看见一位威严得像慈禧太后般的老妇人和倩宜坐在一起,那姿态,就像是一只巨鹰紧攫着她的猎物。

  ☆     ☆     ☆

  当倩宜把公司的钥匙交给慈禧太后时.她拒绝了,“我不能帮你的忙,我要回欧洲去。”

  “可是我需要有人帮我。”江倩宜急了,华老夫人虽然长住欧洲,但在本地的影响力还是惊人的;如果她一走了之,江倩宜很难想像未来的局面。

  “我老了,不要逼我。”华老夫人摇头,倩宜相信她不是推托,华德金的长期卧病,的确使这个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心力交瘁。

  “我一个人——实在不行!”倩宜把统计好的资料推到太后面前,唯有这些能清楚显示华氏企业危机的资料会使太后心软下来。

  “好吧!我答应帮你!”老太后看过了那些急不容缓的资料后,终于点了头。“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倩宜忐忑不安的注视着华老夫人,她从来没怕过谁,她的婆婆却常令她有窒息之感。这点,她跟她过世的儿子非常相像——至高的权势,无上的尊荣。

  “你既然要我管公司的事,我就不容旁人插手,你懂吗?”

  倩宜茫然地摇摇头。

  “我的意思是我不惯于和别人共事,”老夫人郑重地说:“我当家的时候,不希望别人随便发表意见,干预我的决定。”

  倩宜这才发现婆婆那双原本疲惫的眼睛,所有的倦怠都消失了,即使失子之恸也遮不住那份精明毕露,光芒四射。

  “可是,妈,那我该做什么?”她提出抗议。

  “做我的助手。”华老夫人很满意地回答:“你很伶俐,我相信我们可以相处得很好。”

  华老太后进驻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陈太太和助理秘书降调到大办公室去。接着法律顾问也换了,换了个花花公子般的萧长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