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八章 作者:果韵

  接到罗光熙出车祸的消息,黎远瑷顾不得正在跟顾客开会,放下手边所有的工作,飞车赶到医院。

  她脚步踉跄的冲进急诊室,突来的消息让她的心乱成一团,不知道儿子状况如何的恐惧让她快要昏厥过去。

  急诊室里人来人往,黎远瑷焦急的寻找着,直到在长椅上发现颜君朴的身影。

  「光熙怎么了?他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车祸呢?」她抓住他的手臂,一古脑的说出心里的焦虑和疑惑,因为慌乱而忘了哭泣的她,在见到颜君朴的这一刻,泪水决堤而下。

  同样是一脸焦急的颜君朴,看到她担忧得近乎失控,感到心疼不己。

  「远瑷,妳先冷静下来,光熙已经在急救了……」

  「我要进去看他。」听到儿子正在急救,她直想往诊疗室里冲。

  「不行,妳不能进去,妳这样只会妨碍他们的工作。」

  颜君朴拉着她,然而爱子心切的她仍奋力的想要挣脱。

  「不要这样,远瑷,妳冷静一点,光熙不会有事的!」

  情急之下,颜君朴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力道会不会伤害到她,用力的将她往怀里拉。

  「冷静?」

  黎远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彷佛他说了什么今人难以置信的话一般。

  「你教我怎么冷静?里头躺着的人是我的孩子!是我不管吃了多少苦都要生下来的孩子!是我活到现在的勇气!你教我怎么冷静?你说,你说啊!」她声泪俱下,哭倒在他的怀里。

  她不断淌下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衬衫,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孩子在她的生命里占有多么重的份量,几乎是她生活的重心。

  他紧紧的抱住她,希望能透过拥抱,给哀戚的她一点力量。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谁是罗光熙的家属?」护士的声音响起。

  「我是他的母亲,请问他现在情况怎样?」黎远瑷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焦急的问。

  「现在医生正在帮他急救,妳不用担心。」已经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的护士职业化的安慰着她。「麻烦妳先到柜台办一下手续。」

  「好的。」黎远瑷故作镇定的随着她往柜台走去,然而填写表格的手却颤抖得像是秋风中的落叶。

  颜君朴见状,不断轻拍她的肩膀。

  她忍住眼泪将表格填完,交给护士之后,直望着亮着红灯的急诊室,仍无法静下心。

  「怎么会发生车祸呢?我一向交代光熙过马路要很小心的啊!」她望着紧闭的门,素白的手紧紧绞着。

  「因为光熙突然冲过马路,加上撞到他的小贷车没有放慢速度,所以才会酿成意外。」颜君朴简单扼要的说。

  「天啊,光熙还这么小……」一般大人被小货车撞到,可能都会受重伤了,更何况是才刚上小学的他。

  思此及,好不容易止住泪水的她再次忍不住痛哭失声。

  「还好驾驶赶紧剎车,光熙不会有事的。」紧紧抱住眼泪狂泄而下的她,颜君朴的眼底有无法掩饰的悲痛,如果她抬头看他的话,会知道他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难受。

  经过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他更确定光熙可能就是他的骨肉,血浓于水,不然他不会有那么深刻的感受。

  亲生骨肉的意外和让最爱的人伤心哭泣,都教他红了眼眶。

  黎远瑷和颜君朴两人相互拥抱、依靠,在他们最脆弱的时候,经过时间累积所高筑的心墙似乎崩塌。

  深埋在心中的情感此时渗透了出来,在潜意识的最深处,他们还是渴求着对方,需要着彼此。

  只希望儿子能够平安的两人,过去的怨怼似乎已悄然远离,眼前没有比让孩子渡过难关更重要的事。

  黎远瑷向上天祈求,她愿意用她的所有,甚至是生命换取他的,她真的愿意,只要他能够平安、健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她而言简直度日如年,好不容易,医生终于走了出来。

  「医生,我是罗光熙的母亲,请问他的状况怎么了?」一见医生出来,她连忙冲向前去询问。

  「他因为受到撞击,所以有一些撕裂伤,还有轻度的脑震荡,经过急救之后,已经没有问题了。以罗小弟弟的年纪被小货车撞到,并没有骨折,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只要在医院休养个几天,好好的注意,应该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妳不用担心。」

  听医生这么说,黎远瑷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医生,谢谢你。」

  「你们现在可以看他了,但他现在还很虚弱,尽量不要惊动到他。」护士向颜君朴和黎远瑷嘱咐。

  在急诊室里,罗光熙小小的脑袋上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气息微弱,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要不是医生说他已经没有大碍,看他这样虚弱的样子,黎远瑷不会相信他已经脱离险境。

  颜君朴拍拍她的手。「放心吧,光熙应该没有问题了。」

  「嗯。」她仍然心疼的看着儿子。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健康宝宝,生过最严重的病,也只是感冒发烧,这下子突然发生车祸躺在病床上,让她巴不得能够替他承受痛苦。

  「我也会帮光熙,让他赶快好起来的。」颜君朴的手揽着她的肩膀,温热的大掌轻抚她的手臂。

  黎远瑷默默的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若不是他的陪伴,她不可能这么快的就能够安心。

  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他在她的身边,她或许没有办法独自面对这突发的一切。

  「谢谢。」她诚心的说。

  幸好有他在她身旁。这样的想法让她突然发现,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依赖他。

  可是,这样对吗?

  黎远瑷不着痕迹的离开他的怀抱。

  「我们之间可以不用这么客气的,远瑷。」他温柔的看着想和他保持距离的她。

  不敢直视他的眸光,黎远瑷敛下哭得红肿的眼,沉默不语。

  他知道以太积极的态度来推进两人的关系,只会让她迅速往后退,看了他们母子一眼后,他决定给两个人一点缓冲的时间。

  「光熙接下来要在医院里住几天,我先去买一些日用品。等一下护士可能会把他送去病房,你就先在这里陪他吧。」

  「嗯。」黎远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罗光熙,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要对他们母子那么好呢?难道他已经发现了什么吗?她心虚的想着。

  她看着眉宇间和颜君朴极为相像的儿子,不敢保证颜君朴没有发现她的刻意隐瞒。

  如果他真的发现了,那她该怎么办?他又会怎么对待他们母子?

  黎远瑷想着种种的可能,没有发现护士的叫唤,直到护士轻拍她的肩膀。

  「罗太太,我们要将罗光熙送到病房了。」

  「哦,好。」黎远瑷起身,方便护理人员动作。

  不一会儿,她跟着病床一起前往病房所在的楼层。

  将罗光熙安置好后,护士交代若有什么紧急状况按铃通知他们即可,便离开病房。

  这时,罗起华从台中坐飞机赶回台北,来到病房里。

  「光熙没事吧?」他看着他们母子两人,担心的问。

  「医生说有一些撕裂伤跟轻度的脑震荡,应该不会有事的。」黎远瑷向他说明孩子现在的状况。看着同样是一脸担心的他,她想,为什么他不早一点到呢?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到,她也不会软弱的想依赖颜君朴。

  「那就好,没事就好。」罗起华终于松了口气。

  她沉默不语。

  「看妳哭得眼睛都肿了。」他心疼的轻抚她的双颊。「对不起,要不是我去台中出差,一定会陪在妳身边。」

  一进病房,颜君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没关系。」黎远瑷马上发现走进病房的颜君朴,她有些尴尬的轻轻拉下罗起华放在她脸上的手。

  察觉她神色有异,罗起华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站在病房门口的颜君朴。

  「这位是颜医生,车祸发生时,就是他送光熙来医院。」黎远瑷站起身为罗起华介绍。

  「颜医生你好,很感谢你的帮忙,我是罗起华。刚才麻烦你了,远瑷一定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吧。」他礼貌的道谢。

  从他的口气,颜君朴感觉得出来罗起华在暗示他们母子已经不需要他了。

  「没什么,这只是老朋友该做的。」他将手中的提袋交给黎远瑷。「这是我刚在楼下买的,如果漏买了什么,妳再去补买吧。」

  罗起华感觉得出来黎远瑷和颜君朴两人之间不寻常的空气流动。

  「谢谢。」她接过袋子后说:「时间也不早了,颜医生明天一早还要看诊,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真的很麻烦你,不好意思。」

  颜君朴猜得到她突然生疏而且客套的原因,但他不想点破。

  「不用这么客气,那我先走了,再见。」颜君朴看了躺在床上的罗光熙一眼后才离开。

  罗起华看着他离去。和黎远瑷生活了七年,他能够从她的表情猜出两人绝非单纯的只是老朋友的关系。

  老朋友?他忽然想通了什么,难怪他一直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颜君朴。

  原来他就是那一晚让黎远瑷晚归的男子。

  颜君朴走了之后,黎远瑷拿出他所买的日用品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

  罗起华注视着她看似忙碌的背影,佯装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颜医生看起来很眼熟。」

  他的话让她微微一愣。「是吗?」她立刻故作轻松回道。

  看着她不同于以往的反应,他心里己经确定了答案。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因为急救得快加上小孩子的复元能力较佳,罗光熙在医院休养一个多礼拜之后就出院了。

  在他住院的这些天,颜君朴待在医院的时间甚至比罗起华还要长。

  在公司里担任主管的罗起华,加班根本是家常便饭,工作的繁忙可想而知。

  而颜君朴除了看诊时间,几乎都在医院里陪罗光熙,他知道小孩耐不住住院的无聊,除了常常说故事给他听,陪他玩一些不激烈的小游戏之外,甚至暂停早上的看诊,等黎远瑷下班从公司赶来之后,才回到诊所进行晚上的看诊工作。

  他为他们母子所做的一切,黎远瑷虽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对他的态度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冷淡,有时三个人在病房里有说有笑,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尤其罗光熙和颜君朴处得非常好,甚至是比和罗起华还要好,看着一大一小的笑脸,不自觉的,黎远瑷总是会流露出幸福的眼神和笑意。

  然而在和颜君朴视线相交的时候,她总是不自在的低下头来,担心他会从她的眼神里发现些什么。

  两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她心中的疑虑越是不断的扩大。

  她总觉得他好像发现些什么,有时候好像在套她的话,有时候又好像在等她向他坦白一切。

  即使他还是像从前那样待她,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情况彷佛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教人感到危险而且不知所措。

  而她,正一步一步的朝暴风雨的中心前进。

  虽然罗光熙已经康复,也在这几天回到学校上课,但对年纪尚小的他而言,这一场意外车祸仍算是重大创伤,所以为了方便日后追踪,颜君朴向医院调了他的病历作为参考。

  他看着病历,和罗光熙住院时的主治医师通电话,讨论孩子可能会有的后遗症。

  「我想,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张医生,不好意思这样麻烦你。」

  「这没什么。不过……有一件事,我觉得有些怪怪的。」

  「怪怪的?张医生,你就直说吧。」担心罗光熙会有什么问题,颜君朴催促道。

  「但是这有关于病人的隐私……」张医生支支吾吾地不知谈如何启口。

  「关于病人的隐私?」他的口吻从担忧转为疑惑。

  「是的……」张医生缓缓的说出心里的怪异之处。

  颜君朴静静的听着他所说的话,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打入他的心里,他看着手上的病历,心跳突然加速。

  之后,他呆愣的挂上电话,慢慢的消化这个突来的消息。

  天啊,他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颜君朴像是拨云见日般的看着病历,又想起那时黎远瑷在急诊室所填的资料,眼里闪着光芒。

  他阖上病历,随即拨了通电话。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接到颜君朴的电话后,黎远瑷随即结束手边的工作,提早从公司离开。

  从儿子出院之后,她就提醒自己,是该和颜君朴保持距离的时候。

  她担心两个人再这么下去,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的结果。她心里明白得很,虽然在他的面前,她可以故作冷酷,但内心的汹涌,她比谁都要清楚。

  除非必要,不然她不想和他有其他的接触,说她是害怕也好,她的确担心会控制不了自己压抑的感情。

  所以,在接到颜君朴的电话时,她着实考虑了许久该不该前往,但一听到是有关于孩子的事,她二话不说马上答应。

  她走进诊所,此刻正是休诊时间。自从罗光熙出了车祸之后,王月淑所照顾的孩子们来诊所玩的时间就减少了,一方面也是由于颜君朴之前都在医院照顾光熙的缘故。

  少了吵闹的孩子们,位于住宅区的诊所,有种午后的静谧。

  护士朝她点点头,「罗太太,颜医生在二楼等妳,妳直接上去就可以了。」

  「好,谢谢妳。」黎远瑷依言向二楼走去。

  她一边往二楼走,一边观察着诊所的装潢。她第一次来时,处于突然和颜君朴重逢的震惊中,没能好好的看一看。

  她没有闻到令小朋友害怕的刺鼻药味,柔和的灯光和暖色调壁纸与原木地板,难怪小孩子会对诊所毫无恐惧,甚至喜欢常常往这里跑。

  任何人都感觉得出来医生的用心,若非是个爱孩子的人,不会花这么多心思在小地方上。

  二楼的设计大致上和一楼差不多,只是多了几间病房。

  黎远瑷找到了位于最里头的医生休息室,颜君朴已经坐在里头等她。

  「坐吧。」他看到她走进来,指了指沙发,要她坐下。

  「光熙怎么了吗?」没有多余的问候,黎远瑷开门见山的问。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妳不用这么担心。」他双手交叉放在膝上,从表情看来,似乎并没什么严重的事。

  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她有些不高兴。

  「颜医生,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消磨,我还有工作要忙。」

  颜君朴看着她冷然的表情和冰冷口气,几日不见,他们好不容易增进了一点点的关系又回到原点。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贸然请妳到诊所来。这个问题严格来说也算是严重,端看妳怎么看它。」他拐弯抹角的说。

  「麻烦你直接告诉我光熙的身体有什么样的问题,好吗?」她已有些失去耐性,语气不佳地问。

  「是关于血液上的问题。」

  「血液?!」黎远瑷一愣。孩子和血液有关的病变,有可能会致命啊!

  她眼眶一红,不敢想象若失去了儿子她会如何。

  见到她的反应,颜君朴有些慌了手脚,他不想看她哭啊。

  「这个问题并不会危害到光熙的生命或是健康,妳不用这么担心。」他赶紧安慰她。他吊她胃口,只是想看她会不会自己坦承些什么。

  「那光熙到底有什么问题?」

  「光熙是个足月生下来的孩子吗?」他设下陷阱,让她一步一步的往里头走。

  「嗯,只提早了一个礼拜。」不知道这个问题背后的真实意义,黎远瑷老实的回答。

  若只是提早一个礼拜,那就更能证实他先前的猜测。颜君朴低下头,看着病历的眼眸一闪,他站起身,坐到她身边。

  「妳确定光熙的血型是B型吗?」

  「我确定。」

  「妳真的确定?」他挑起眉,眸光灼然的直盯着她。

  「光熙是B型没错,有什么问题吗?」黎远瑷不疑有他的回答着,不知道他的眼神为何突然变得锐利。

  「当然,如果光熙是B型,那就会有很大的问题。」颜君朴将病历摊在她的面前。

  她看着眼前的资料,看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有什么问题吗?」

  「妳的血型是A型,而罗起华是O型,可是你们生下来的小孩却是B型。」他伸出手,将她困在他的手臂和沙发之间。「妳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吗?」

  闻言,她心虚的低下头。她不想被拆穿,思索着该如何说出个可信的答案。「或……或许是……验血出了问题。」

  「妳刚才不是才很确定的告诉我光熙是B型吗?」颜君朴低下头看着她不知所措的表情。

  「或许……」黎远瑷这才发现她刚才的答案简直就家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一般,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看向他。

  「或许,」见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干脆接着她的话往下说。「光熙根本不是妳和罗起华生的小孩。」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她企图推开他的手臂起身,不敢迎向他坚定的眼神。

  「我在胡说些什么?」他的手握住她的肩膀,像是要将她钉在沙发里一般,不让她逃脱。「胡说的人是妳才对。」

  「颜君朴,你放开我!」她恼羞成怒,生气的瞪着他。

  「远瑷,妳在心虚些什么?妳到底要在我面前逃走几次才会甘心?」

  「我……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她用所剩无几的镇定来壮大声势。

  「妳在心虚,因为妳担心我会发现……」他直盯着她的眼,低声道:「光熙就是我的儿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