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七章 作者:果韵

  黎远瑷踩着和她的心情一样慌乱的脚步上楼。

  回到位于四楼的家,她仍然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将钥匙插入锁孔里。

  她将额头靠在冰凉的铝门上,深呼吸一口气。

  将纷乱的心绪稍加整理之后,她恍然发现,说要帮罗起华买消夜,她竟然两手空空的回来。

  天啊!她还是对颜君朴难以忘怀,一见到他,她就将该做的事忘得一乾二净。

  她没有戴表,不知道自己究竟出门了多久,但她晓得,绝对不短于她平常买消夜花的时间。

  她在心里思索借口,想着该如何向罗起华解释才好。

  黎远瑷抹去脸上的泪痕,希望自己看起来一如往常。

  方才颜君朴的吻,已经将她如止水般的心扬起不小的涟漪。

  她放轻动作将门打开,而迎接她的是一室的黑暗与寂静。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没想到自己已经出去了将近一个半钟头。

  幸好罗起华可能已经因为加班太累而直接就寝,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怎么买了这么久的消夜却两手空空的回来。

  黎远瑷走进浴室,以水泼脸,藉此镇定心情。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带着水光的眼、泛红的眼眶和双颊,她的脸上已经透露了太多的讯息。

  她将脸上的水擦干,轻手轻脚的走进她和罗起华的房间。

  放着两张单人床的主卧室有着晕黄的灯光,罗起华已经背着黎远瑷的床侧躺在他的床上。

  她轻轻的拉开被子,旁边就传来罗起华的声音。

  其实,黎远瑷在楼下所发生的一切,罗起华已经知晓。

  两人从争执、拉扯、进入颜君朴的车,到黎远瑷慌忙的从车子里跑出来,全都被他看进眼底。

  「刚刚楼下的那个男人是?」

  他的话让黎远瑷一愣。

  她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声音泄漏任何情绪。「只是从前的一个朋友。」

  「是那个男人吗?」他开门见山的问。

  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七年,但一直不是名副其实的夫妻,虽然黎远瑷从来不说,但他知道,她心里有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在她的生命中占有很重的份量,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在没有任何人的支持与经济条件下,仍然执意将那男人的孩子生下。

  「哪个男人?」黎远瑷背对着他躺下,佯装不知他问的是什么。

  罗起华轻叹一口气,虽然严格来说他们称不上是夫妻,但相处了七年,也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可她就是绝不透露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过,他也无从抱怨,当初她答应嫁给他的条件就是,他不能过问光熙的亲生父亲是谁。

  「那个让妳怀了光熙的男人。」他直截了当地道。她的朋友不多,男性友人更是寥寥无几,从她和那男子的互动,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并不寻常。

  「起华,你答应过我,不过问光熙的父亲是谁的。」她不作正面的回复,反而提醒他当初的约定。

  「远瑷,我并没有忘记,我只是关心妳,再说,我照顾了你们母子七年,想知道光熙的父亲到底是谁并不过分。」

  「当时机到了的时候,我会议你知道的。起华,我困了,有问题你明天再问我,好吗?」担心他会穷追不舍,黎远瑷径自将谈话结束。

  而那个时机究竟是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

  心照不宣的两人,今天晚上都失眠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如往常,在写完功课之后,孩子们又到颜君朴的诊所光顾,有一些在游戏间里玩耍,一些则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看着卡通影片。

  而今天,颜君朴虽然仍陪着这群可爱的小孩们,但心思已经飞得老远。

  他看着眼神专注在卡通影片上的罗光熙,想起前几天黎远瑷所说的话。

  经过那么多年,他们的确都有了各自的生活,而她更是有了自己的家庭。

  颜君朴直盯着安静的罗光熙。这个男孩取代了他和远瑷的孩子,在她温暖的子宫里孕育,而他们未成形的孩子会提早夭折,是因为他和他父亲的存在……

  他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有那么荒谬的想法,又怎么可以将错归罪到无辜的小孩身上?

  成人世界的复杂,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

  「颜医生,为什么你一直看着我?」罗光熙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

  「因为你很可爱,颜医生很喜欢你啊,光熙。」颜君朴温柔的大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真的吗?」听了他的赞美,罗光熙并没有特别开心,反而说出心中的担忧。「可是我妈妈说,不可以来找颜医生玩。」

  「为什么呢?」

  「因为妈妈说,怕诊所里的细菌会让光熙感冒。」

  「那光熙为什么还来诊所玩呢?」他当然知道她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让孩子来诊所找他。

  「因为我觉得颜医生人很好啊。我爸爸虽然也会带我出去玩,但他很少陪我一起看卡通,因为爸爸工作很忙。」罗光熙懂事、体贴的说。

  他的早熟让颜君朴莫名的觉得心疼,「没关系,以后只要光熙来,颜医生就陪你看卡通,好不好?」

  「可是,妈妈说……」虽然他很想答应,但是又不想变成不听话的小孩。

  「光熙不用担心,颜医生不会让你感冒的,如果光熙真的不小心感冒了,那颜医生也会帮你把细菌杀光光。」

  「耶!那我以后就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常常来找颜医生玩了!」罗光熙开心的手舞足蹈。

  颜君朴觉得十分窝心,有道么一个贴心、可爱的儿子,难怪远瑷会说她现在的生活算是幸福。

  颜君朴轻轻揽着安心的靠在他身上看电视的罗光熙,虽然他因为和远瑷再次重逢却无法突破现状而感到绝望,可是这孩子的举动让他倍觉温暖。

  或许,事情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糟糕。

  「颜医生,这些文件麻烦你过目一下。」护士将一些需要由颜君朴决定的文件交给他。

  她站在一旁,看他一手拿着文件,一手轻揽着罗光熙,终于说出埋在她心里的疑惑。

  「颜医生,你和光熙有亲戚关系吗?」护士知道颜君朴没有家室,当然清楚罗光熙不可能是他的儿子,可是他们两个人的感觉真的比父子还家父子。

  「怎么这么问?」他的目光仍停留在文件上。

  「因为……因为……光熙和医生你的感觉好像哦,而且你们的眼睛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真的吗?」他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嗯,颜医生,你和光熙真的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吗?」护士不死心的再问一次。

  「没有。」颜君朴笑着否认,将文件交给护士后,看了身边的罗光熙一眼。

  经护士这么一说,他这才发现,他们的眼睛还真的有些神似。

  他们唯一可能会有的血缘关系就是父子,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颜君朴看着罗光熙,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有些像他小时候的样子。

  「光熙,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二月二十三号。」奇怪,颜医生为什么想知道他的生日啊,要送他生日礼物吗?

  「二月二十三号。」他一边低喃,一边在心里推算着。

  光熙现在快满七岁,如果以怀胎十月来推算……正好是当时远瑷怀孕的时候!

  颜君朴惊讶的看着他。这会是真的吗?

  她会留下他们的孩子吗?若是如此,那个男人会愿意娶怀了孕的远瑷吗?一般人是不会接受的。

  或许他们分开了之后,她在短时间内就嫁给了那个男人,而光熙是个不足月的早产儿。

  但是,从那天两人的互动,他感觉得出来,她不是对他没有感觉,除了恨和失望之外,他们之间仍然有爱存留下来。

  她会那样迫不及待的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并且随即有了身孕?

  颜君朴不太想接受这一点,然而,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可以证明他的推测。

  除了罗光熙和他极为相似的眼睛外。

  他看着乖巧听话的罗光熙,心里想,如果他和远瑷没有因为误会而分开,那么他们的小孩会长得像谁呢?

  或许会有他的眼睛、远瑷直挺的鼻梁和粉红色的嘴唇,还有他的脸型和气质……他这么幻想着。

  那模糊的组合对照在孩子小小的脸蛋上,却意外的清晰起来,那眉宇间的神态让他忍不住强烈的怀疑。

  光熙真的有可能是他们的孩子吗?他和远瑷之间还有这样一个骨肉相紧的关联吗?

  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之间也就不再那么的遥远。

  只是,他要怎么让她说出实情呢?

  他清楚她的个性,当她真心想要隐瞒一件事,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除非有百分之百的证据摊在她面前。

  颜君朴神色难解的看着罗光熙,心中有上万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飞快转动。

  这孩子就像是他已然绝望的心中一个燃起希望的火种。

  当时针指向五点,小朋友们十分自动的集合,知道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颜医生,我们要回去了!」孩子们礼貌的对他说。

  「改天再来玩,记得路上要小心哦。」颜君朴送小朋友们到门口,关心的叮咛着。

  「我们知道,颜医生拜拜!」

  罗光熙也开心的举起手向他说再见,刚到诊所时烦恼的神情已经消失无踪。

  颜君朴目送孩子们过马路,确定他们安全的到对面之后,才走进诊所。

  罗光熙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回头往诊所跑去。

  他突发的举动让其他小朋友一头雾水。

  「喂,光熙,你要干嘛啊?再不赶快回去,王妈妈会生气呢。」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对他的背影喊道。

  「等我一下!」罗光熙边跑边转头向他们说。

  他一心只想着要跟颜君朴说的话,没有注意到一部突然从巷子里弯出来的小货车。

  蓝色小货车的驾驶以为巷子口没人而并未放慢速度,也没有注意到正往诊所跑去的罗光熙。

  当他看到马路上有人,己来不及慢下速度,只能立刻踩住煞车。

  刺耳的煞车声划破了宁静的街头,引起所有路人的注意,当他们看到一个小男孩倒在马路上时,更是惊叫连连。

  「啊!」

  「天啊!」

  「发生什么事情啦?」

  「那个小男孩没事吧?」

  站在路旁的小朋友们全吓傻了,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才刚踏进诊所的颜君朴听到不寻常的煞车声和人群的尖叫声后,随即跑了出来。

  他一出诊所,看到的就是被车子撞倒在地上的罗光熙。

  在那一瞬间,颜君朴忽然无法呼吸,而大脑也像是停止了一般,无法运作。

  「光熙!」他大喊一声,飞快的往马路上冲去。

  罗光熙倒在货车前,已经没有了意识。

  「光熙!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光熙!」他焦急的唤道。

  「先生,对不起……我没有看见他……」小货车驾驶急忙向颜君朴道歉。

  「现在先不要说这些,你去叫119救护车,快一点!」

  听了他的话,小货车驾驶赶紧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颜君朴现在没有其他精神痛骂粗心的驾驶一顿,眼前的他将心思完全专注在昏迷的罗光熙身上。

  担心他可能会有骨折,因此他不敢太过移动他。

  他轻轻的将罗光熙翻过身来,看到这孩子一身鲜血,他鼻头一酸,一颗心像是要碎了一般。

  「光熙!加油,一切都会没事的,救护车就要来了!」虽然知道他已经听不见,颜君朴还是在他的耳边哽咽地喊,安慰着他,也安抚自己混乱的心。

  他明明看着孩子们安全的过了马路,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在他自责与疑惑的同时,救护车终于来到。

  他与救护人员将罗光熙安置在救护车里,一路上,他握着他小小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