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六章 作者:果韵

  结束了夜晚的看诊后,颜君朴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一栋公寓附近。

  黄昏的那一场意外相遇,让他一整晚都心神不宁,复杂的情绪让他的脑中一片混乱。

  这些年来,纵使他已经慢慢的接受了黎远瑷背叛他的事实,也慢慢的相信或许她没有真正的爱过他,就像母亲所告诉他的一切。

  只是,在他心里的深处,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盼望,盼望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误会,总有一天,她会突然出现,为她的行为作解释。

  然而他心中小小的冀望,还是残忍的破碎了。

  多年后的她,已嫁作人妇,有了幸福的家庭和一个可爱的孩子,早就忘了他,还有他们之间的过去。

  让人觉得可悲的是,他还爱着她。

  更可笑的是,他还以为,她会和自己一样,为了过去的感情至今只身一人。

  结果,痛苦的、忘不了过去的其实只有他一个人,而他现在竟然还站在她家楼下,想看她一眼,甚至想看看那个拥有她的男人长什么模样。

  几乎不抽烟的颜君朴,站在路灯下,脚边全都是只抽了一口的烟蒂。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公寓,点了最后一根烟,将烟雾往空中吐去。随着时间越来越晚,熄灯的人家越来越多,想着他们一家人和乐的画面,和一个人站在路灯下的自己比起来,他实在是冷清许多。

  将只抽了几口的烟踩熄,他看见一个西装笔挺,年约三十岁的男子走进公寓里。

  他会是黎远瑷的丈夫吗?颜君朴心里想着,随即摇摇头。

  他是不是她的丈夫又如何?她根本不会在乎他的猜测和莫名的嫉妒。

  颜君朴长吁了一口气,正准备要离开时,听见公寓里传来关铁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连那人下楼的足音都清晰可闻。

  那踩在阶梯上的声响像是从回忆里传来,那样的熟悉却也模糊,随着足音越来越接近,他从楼梯间的窗回看见黎远瑷的身影,印证了他心里的直觉。

  原本想要见她一面的他却在这时坐进他铁灰色的高级房车里。

  不一会儿,他从车窗里看到衣着轻便的她从公寓里走了出来,往巷口的小吃店走去。

  看到她这么晚还出门买消夜,颜君朴更确定刚才那个长相老实的男人可能是她先生。

  这么晚了,黎远瑷竟然还穿着短裤出门,难道她不知道这样的穿著可能会招来危险吗?

  「该死的!」他为自己仍关心她的念头懊恼。

  她先生都不担心了,他担心些什么?

  他发动车子打算离开,又突地将车子熄火。

  他紧握住方向盘,低头叹了口气,还是等亲眼看到黎远瑷提着消夜进公寓,才驾车离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接下来的几天,颜君朴一结束看诊,就将车停在黎远瑷的住处楼下,一直等到整栋公寓的灯都熄了之后,才踩着夜色回家。

  这样像是偷窥似的举动,连他都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今天他试着在诊所关门之后马上回家,可是一颗心就是静不下来,越想越烦躁,最后当他定下心,他已经来到公寓楼下。

  此刻,五层楼的公寓只剩四楼的住户还亮着灯。

  他将车子熄了火,靠在车边,一边望着看了好几天的公寓,一边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以前他几乎是烟酒不沾的,身为医生,他知道抽烟对身体的害处,不喝酒,是怕会影响第二天的看诊。

  可是这一个礼拜以来,晚上不喝一些酒,根本无法让他入睡。

  而这些失控的行为和情绪,连一向自制、理智的他都快要无法忍受,他受够了这样的自己,却也无法控制如此失序的行为。

  低叹一声,他紧握着手中的啤酒罐。

  站在路灯照不到的暗处,像是要发泄心中不平的情绪,颜君朴用力的将啤酒罐捏扁,随即又开了新的啤酒,像是要灌醉自己一样,一口接着一口。

  此时,他眼角余光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巷口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从他连日来的观察,那男子九成是黎远瑷的丈夫,在他进公寓没多久后,她便会出门帮他买消夜,要不然,总是最后才关灯的四搂公寓,在那男子回来不久后就会熄灯。

  颜君朴看着他走进公寓,抬起手看表,十一点半,比平常晚了半个钟头。

  从在诊所里和黎远瑷意外相遇的那天到现在,她的先生几乎没有一天在十点钟之前回到家,一点也没有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就连她跟他说先生要回家吃饭那天也是一样。

  她为什么要编那样的借口骗他?她想要证明些什么?炫耀她离开他之后,更加的幸福、快乐吗?可是那根本是一个她所编织出来的假象罢了。

  在静极的深夜里,从公寓里传来的脚步声格外清晰,确定那人肯定是黎远瑷,颜君朴从暗处走了出来,往公寓走去。

  无法否认的,直到现在,他仍然该死的在意她的一切,不然他也不会忍受自己像是偷窥狂的行为,每天在她家楼下站岗,直到她熄灯就寝。

  然而,他的痛苦才真正的开始。熄灯之后,他们在做些什么?那总是晚归的可恶男人在房里和黎远瑷做什么事?

  更令人可恨的是,对于自己的情绪,他完全无法摆脱,他凭什么吃醋?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

  虽然有这样的认知.但是这几天来的观察,非但没有让他死心,反而再次燃起他心中的悸动。

  随着黎远瑷的脚步越来越近,他所有的爱恨越是在心里翻搅沸腾。

  喀一声,楼梯的门开了。

  颜君朴看着衣着轻便的黎远瑷走了出来。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转身要将门带上的黎远瑷忽然看到他,被他的出现吓了一大跳。

  颜君朴帮她将门关上,是为了怕她在看到他出现后会躲回公寓里。

  「如果我说我是在等妳,妳会相信吗?」

  「你觉得呢?」黎远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答反问。

  多年不见,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温柔的眼多了一些沧桑和落寞,收起了像阳光一样的笑容,他有着成熟男子的稳重。

  听了她的话,颜君朴无奈的嗤笑一声,他早知道她会这么说,不是吗?

  看着她的背影,他朗声道:「要去帮妳先生买消夜吗?」

  黎远瑷讶异的转过头。他怎么会知道?

  看到她眼中的震惊,他徐缓的说:「我刚说了,我在等妳。」

  「你调查我?」

  「不,我说了,我在等妳。」

  「你为什么要等我?」黎远瑷实在不明白他的意图,当初是他选择离开她的,不是吗?

  「我只是想看看,妳是不是像那天妳离开诊所时所说的那样幸福。」

  像是无谓的自尊在作祟,也像是怕被拆穿,黎远瑷连忙强调,「是的,我很幸福,非常幸福。」

  「是吗?先生每天都忙到三更半夜才回来,一点也不关心妳和你们的孩子,这叫作幸福?」

  他的话让她一阵愕然,他连罗起华常常加班晚回家的事都知道,他到底在她家楼下等了几天?

  「我先生很关心我和光熙,还有,我幸不幸福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黎远瑷极力和他撇清关系的口气让他十分不悦。

  他气她的冷淡,也气自己的窝囊,她在那么多年前就背叛他了,为什么他还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幸福与否?

  颜君朴气冲冲的走向她,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阻止她想退后的举动。

  「该死的为什么会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脸色阴郁的看着她,发现自己仍为她冷然的美丽和气质所心折。

  两人的距离一拉近,黎远瑷发现他身上散发着酒精的气味,他不是从不喝酒的吗?

  「你喝酒了?」黎远瑷拧起眉问。

  「妳是在关心我吗?」他发觉她清亮的眼眸里一闪而逝的担忧。

  「你放开我!」在他炽热的眼神下,她担心自己会在不经意间泄漏些什么,恼羞成怒的开始挣扎。

  见他没有松手的意思,她更加奋力的想要挣脱他的掌控。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

  「妳用不着叫,这个社区这么安静,我们只要再提高一点点音量,就可以让他们听清楚我们在说些什么,还是妳要让妳先生看到,妳这么晚了还跟以前的情人见面?」

  「颜君朴,请你放开我。」黎远瑷放轻了音量,却不改她的坚持。

  「我们需要谈一谈,等话说完了,我就会让妳走。七年没见,难道妳没有话要告诉我吗?难道妳不解释一下妳突然离开的原因吗?」颜君朴没有放开她的手腕,在她挣扎的时候,他仍控制着力道,担心自己伤害了纤细的她。

  她突然离开的原因?黎远瑷被他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当初不顾她肚里的孩子,狠狠将她抛弃的人明明是他啊!

  因为心里疑惑,黎远瑷没有抗拒地让他带着往一部铁灰色的高级房车走去。

  她迷迷糊糊的坐进车子里,这才发现,原来这几晚一直停在公寓附近的高级房车是颜君朴的,他真的在等她,而且等了不止一天。

  见他要发动车子,她连忙阻止他。「不用将车子开走,你要说什么在这里说就可以了。」

  「我要说些什么?」颜君朴转头看着避免和他的视线交集的她,她直视着前方,那柔美的侧脸和轮廓和从前的回忆交迭,一切还是那样的清晰。

  是的,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她。

  就是因为忘不了她,所以这七年来他才会生活在爱恨交错的深渊中,没有人能够让他忘记她。

  他也曾经和其他女人交往,然而,不管和她们发生怎样亲密的关系,他的怀抱还是冷的,任何人都无法取代黎远瑷在他心中的地位。

  不论他多么的恨她、不谅解她,还是对她难以忘怀。

  时间不断的累积,就在他心灰意冷,想要对她死心的时候,命运之轮却又开始转动

  他,终于再次遇见了她。

  七年了,他再也没有另一个七年。

  当他再遇见她时,已经到了他忍耐的极限,他想要知道答案,他想要从天堂和地狱之间解脱,不管是向前或是向后,他再也无法让心悬在半空中,而决定他生死的答案,就在她身上。

  颜君朴深吸一口气,稍稍平复心中情绪,「告诉我,为什么妳要离开我?妳明明知道我最爱的人是妳,我最在乎的人也是妳,为什么妳要在我想要为我们未来的幸福努力时,结众了我们之间拥有的一切?」

  黎远瑷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紧握着方向盘神情激动的颜君朴,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些什么?怎么会是她先放弃了他们的感情呢?

  「如果妳迟早要离开,那就不要和我在一起,不要给了我希望之后,又将我推入深渊,这算什么?妳曾经说过,这辈子妳黎远瑷的心只会给我一个人,那现在呢?你背离了我之后,迫不及待的投入别人的怀抱,还和他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怎么,那男人比我有钱吗?比当医生的我还有前途吗?他给了妳什么我不能给妳的,让妳那么快的忘了我,爬上他的床……」

  「啪!」黎远瑷受不了的给了他一巴掌。

  「颜君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颠倒是非、不负责任的男人?

  颜君朴难以置信的抚着火辣辣的脸颊,「妳恼羞成怒了吗?还是不敢面对我所说的事实?」

  他羞辱意味浓重的话让她的眼里浮起一片水雾,但她忍着不让泪流下。

  「颜君朴,当初背弃我的人是你!你听清楚了吗?是你颜君朴不要我,也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黎远瑷!」黎远瑷义正辞严的说。

  他一时无法相信她的话。「妳不是怎么也不让我妈收买吗?还是妳是打算在等有了我的种之后,再拿更多的钱?三百万,没想到我们的孩子这么不值钱。」

  颜君朴的话像把利刃,划开了黎远瑷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

  他继续道:「妳知道我有多想相信妳,推翻我妈所说的话,可是,当我回到妳家,妳早就不见踪影。妳不是答应会等我回来吗?就连离开,妳也狠心的不留下只字片语。」

  「不给我任何只字片语的人是你。」黎远瑷再也无法控制的掉下眼泪。「那天,你说不管怎么样都会回来,但是你有吗?你一通电话也没有给我,连手机都关着,然后呢?你像是蒸发了一样,在学校里消失了,后来我才知道你已经休学,要到国外念书。」

  「从一开始,你就是在玩弄我不是吗?你早有个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是,你是有钱没错,可是你以为有钱有势就可以玩弄别人的感情吗?少看不起人了。」

  激动的她直想开车门下车,但是车门却被颜君朴上了锁。

  「你让我下车。」她声泪俱下,再也不想要面对他。

  「妳说什么?」

  「我要你让我下车!」黎远瑷用手肘撞着车门。她不想在他的面前示弱,也不想让他以为她是以眼泪换取同情。

  怕她会伤害到自己,颜君朴抓住她的肩膀,阻止她的行为。「我不是在问妳这个,远瑷,妳刚才说了什么?」

  黎远瑷试图拨开他放在她肩上的手,「你还要我说些什么?你说啊!你的未婚妻应该告诉过你,我在你家有多狼狈了吧?我去你家找你,可是你怎么也不出来见我,要分手也至少该向我说个清楚啊!」

  「你给的三百万我一毛也没拿,我黎远瑷不是用钱就可以打发的人,要我走,你说一声就行,别用那些臭钱侮辱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她哽咽的将话说完,脸庞已经沾满了泪。

  「远瑷,妳在说些什么?我颜君朴从来没有过婚约,哪来的未婚妻?还有,为什么妳说的那些我都不知情?」让颜君朴嗅出了端倪,似乎有人在他们之间制造极大的误会。

  「你在装傻吗?」黎远瑷合着泪的眼不屑的看着他。

  「我想应该是有某个环节导致我们之间的误会。」虽然他也不太确定,但他的第六感这么告诉他。

  「就算我们之间有什么天大的误会,也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她擦干脸上的泪,冷静的说。

  「不,怎么会没有关系,远瑷,我们所知道的事实出入太大了,难道妳不觉得奇怪吗?」

  「你想要解释些什么来减轻你的罪恶感,让自己好过一点吗?」他之前的话伤了她的心,也加深她对他的不信任。

  「天啊,难道以妳对我的认识,我颜君朴是那样的人吗?」

  「我已经不知道我认识的颜君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

  她这么说,让他感到十分挫败,他非常清楚她的固执。

  「不管妳相不相信,我都要把话说完。那天我回家跟我妈说妳怀了孕之后,我妈就把我软禁起来,我房里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处理掉了,而且随时有人看守着我,过几天,我就被送回老家的别墅,而我母亲已经替我办了休学……」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黎远瑷突地打断他的话,「就算真相大白了又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误解……七年了,我们分开七年了,一切都已经太迟。」

  她的话像一桶冷水泼在颜君朴身上。

  命运,的确是对他们开了个玩笑。

  「远瑷,我……」一时之间,他不知谈说些什么。

  「我已经有新的生活,我有先生,还有一个孩子,不管你觉得我幸不幸福,这就是我过的日子……」她逃避着不想要知道任何事实。

  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恨他,要忘了他,而这个她花了好多时间才建立起来的世界,她不想破坏,也不能接受它被毁坏。

  她被伤得太重,重到没有办法再被伤害第二次。

  「忘了吧,我们……就忘了吧……」她已经不敢再爱他,也不能再爱他了。

  能够拥有他们的孩子,她已心满意足。

  黎远瑷淡然却绝望的口气,紧紧地揪痛了颜君朴的心。

  一样被爱和命运重伤的他们,难道不能再重来了吗?

  他抬起她低垂的脸,颤抖的抚上他在梦里抚摸了好多次的面容,他的手指画过她浓淡合宜的眉和泛着水气的眼。

  这梦寐以求的一切,如今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然而他却无法再拥有。

  「远瑷……远瑷……妳知道吗?」他一边轻轻的呼喊她的名字,一边缓缓的靠近她,直到轻贴住她的唇。

  他轻吮着总能让他心醉神迷的唇角,轻缓地、低沉地道出了多年来始终藏在心底的话。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妳。」

  黎远瑷低咛一声,泪再次滑下眼眶。

  她一边啜泣,一边回应着他的吻,在他的唇上,她尝到了咸咸的味道,那苦涩,是眼泪。

  担心两人会越吻越失控,她轻轻推开他,擦干脸上的泪,轻顾着声音说:「我……该走了。」

  她不敢再看他眼里的痛苦与深情,打开己经解除控锁的车门,很快的下了车,不敢慢下脚步,也不敢回头。

  颜君朴在车内黯然的看着她跑进公寓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当年他第一次送她回家的画面。

  那时,她也是这样从他眼前离开。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把握能够让她回到他身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