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四章 作者:果韵

  午饭时间过后,在店里用过餐的颜君朴回到学校上课,而下午没课的黎远瑷趁着过了用餐时间客人较少的片刻,坐在路边清洗碗盘,心里想着刚才他所说的话。

  在家中的生日餐会上,他已经让家人知道她的存在,同时也诚实的说明了她是孤儿的身份,他不想隐瞒,因为他以她为傲。

  他以她为傲,不代表他的家人就会接受她;他不在乎她是个孤儿,不代表他的家人会赞成他和一个在育幼院长大,毫无身份地位的女孩交往。

  虽然现在已经不如过往一样讲求门当户对,但颜君朴出身名门,和无依无亲的她一比,两人之间的差异太过悬殊。

  或许颜君朴的家人和他一样贵而不矜,受过高等教育在社会上有着崇高地位的双亲已经抛弃了旧时代的看法,放手让年轻人去发展,但也有可能会更糟。

  她该不该听从他的话,去见见他的父母呢?纵然他十分有信心的保证见过她之后,他的父母会相信他的眼光,觉得她是个好女孩。

  她可以坦荡荡的面对自己是孤儿的身份,此刻却害怕以这样的身份去见他的父母,其实她从不顾忌这样的事实,她只是不想因为这个原因而失去他。

  黎远瑷满脑子都在想这件事,心不在焉的洗着碗,没发现有人正站在小吃店前打量她。

  洪锦以有些鄙视的眼神看着蹲坐在路边洗碗的黎远瑷,这样一个小孤女,怎么配得上她用了一生心血栽培的儿子?君朴是他们颜家的希望,未来他绝对能在医界大放光彩,怎么能让一个低贱的女孩使他蒙羞!

  她绝不充许!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结果,一定得拆散他们。

  陷入沉思的黎远瑷背脊一阵发凉,感觉到两道不友善的眼光直盯着她,她抬头一看,发现原来有个人站在面摊前,她竟然没有察觉,希望这个客人没有等太久才好。

  「不好意思,请问妳需要些什么吗?」她连忙起身招呼客人,一边将塑胶手套解下。

  洪锦上下打量着黎远瑷,她清丽的脸庞混着冷然的气质,加上纤细的身影,的确有吸引男人目光的本钱,想必她就是用这模样将君朴迷得团团转。

  「妳就是黎远瑷吧?」洪锦的口气里毫不隐藏她的不屑。

  她的话让黎远瑷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位衣着不俗的妇人。

  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还有,她为什么用这样的口吻和她说话?

  「请问妳是?」黎远瑷满心的疑惑。

  「我是君朴的母亲。」

  他的母亲!黎远瑷努力压下心中的震惊,没有想到会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和他的母亲见面。

  「伯母您好。」她礼貌的向洪锦点头。

  她知道颜君朴出身名门,父母当然也是大有来头,只是没想到他母亲的气势这样的凌人,让人喘不过气来。

  对于她礼貌的问候,洪锦没有任何回应。

  从她这样的态度,黎远瑷知道她不喜欢她,非常的不喜欢。

  「伯母,如果您要找君朴的话,他可能要过一会儿才下课,您要不要……」

  她话还投说完就被洪锦打断。

  「我今天来,不是来找君朴的,我是来找妳。」

  来找她?黎远瑷直觉,她要和她谈的话,必定和她和颜君朴的交往有关。

  「如果不介意的话,伯母要不要里面请坐?」该来的总是会来,她不再心生畏惧。

  洪锦皱眉往店内走去,挑了张圆桌坐下,手提包放在腿上,尽量不让身体碰触到任何东西。

  「我就直话直说好了。」对去惯高级餐厅的她来说,在这种地方多待一秒钟都是一种折磨。

  「黎小姐,我想妳和我们家君朴并不适合。」洪锦直接表明来意,希望她能知难而退。

  「伯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对彼此也都不了解,我可以知道您为什么认为我和君朴不适合吗?」

  洪锦对于她的问题感到不悦,「有些事明说就很难听了,妳是个聪明人,我指的是什么妳应该很了解。」

  「伯母指的是我的身世吗?我是个孤儿没错,虽然我出身不高,但从不以此为辱。」黎远瑷一身傲骨的说。

  「妳不以此为辱,但我们颜家可不允许,我不能让我的儿子跟一个孤女交往,不能让他的人生留下污点。」洪锦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这一百万可以让妳做很多事,听君朴说,妳都会寄钱回育幼院,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黎远瑷就将支票推回她的面前,「伯母,我喜欢君朴,和他交往从来不是为了钱。」

  她努力的不将怒气表现在脸上.虽然他母亲想用钱来打发她的作法让她觉得受到侮辱,但因为她是个长辈,所以她仍保持该有的礼貌。

  「伯母,谢谢妳这么抬举我。」黎远瑷指了指上头的金额,「但我想,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金钱解决,感情就是其中之一。」

  她的表现让洪锦更加不满,没料到这个孤女竟然这么难以对付。

  「黎小姐,我再说一次,我绝不会让妳和君朴在一起的,我希望妳能明白这一点!」她将支票收回皮包内,狠狠的撂下话之后就走出小吃店。

  我绝不会让妳和君朴在一起的!

  这句话回荡在黎远瑷的耳边,她知道颜君朴的母亲会说到做到。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那天之后,过了两个礼拜,黎远瑷以为洪锦会采取行动,却出乎她的意料,日子格外的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可思议,也让她心底直发毛,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和洪锦见过面的事,她并没有让颜君朴知道,因为她担心他们的谈话内容会让他不悦而和家里发生冲突。

  她以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为借口拒绝颜君朴要她和他家人见面的提议,然而这些日子她若有所思、有所顾忌的模样全被他看在眼里。

  难得的休息日,颜君朴在黎远瑷的住处吃着简单的午餐。

  「远瑷,妳最近怎么了?」

  「有吗?」她虚应道,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

  「是不是育幼院出了什么事?妳最近看起来心不在焉,而且好像变瘦了。」他放下碗筷,担心的问。

  「没有,你不要为我担心,我只是最近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也没什么食欲,常常容易累而已,睡饱一点应该就没事了。」不想让他起疑,黎远瑷将问题移焦到最近身体不适上。

  「那等一下吃饱饭赶快睡个午觉吧,碗我来洗就好。」

  颜君朴拿起碗筷要继续用餐,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停下动作。

  「远瑷,妳……这个月的月事来了吗?」她刚所说的那些症状像是怀孕初期的征兆。他们已经有了亲密行为,也都有做好防护措施,除了两人初经人事的那晚之外。

  「还没。」他这么一问,她才发现一向经期准确的她,这回已经晚了好几个礼拜。前阵子忙期中考,最近又烦恼着颜君朴的母亲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没有注意到她的月经还没来报到。

  「远瑷,妳会不会是怀孕了?」

  「怎么可能?」黎远瑷不敢相信的摸着仍然平坦的小腹。

  「妳的经期晚了不是吗?最近身体也觉得不太对劲,而且那一天晚上,我们来不及避孕。」

  「不会那么凑巧吧?」就那么一次,他们的第一次,竟然让她的肚子里有了属于两个人的生命?

  「远瑷,妳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颜君朴也不管饭还没吃完,就往外跑去,回来时,手上已经有从商店里买来的验孕棒。

  「去验验看吧?」

  黎远瑷有些紧张接过验孕棒,走进浴室。

  没过多久,她神色复杂的走了出来。

  她真的怀孕了!她的身体里有了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属于他们的孩子啊!

  她一方面感到欣喜,又十分担心。

  「怎么样?」颜君朴握住她的双肩,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黎远瑷双手摸着肚子,重重的点头。

  「天啊!」颜君朴高兴的将她搂进怀里,「远瑷,我们有了孩子!」

  她看着他形喜于色的表情,却感到不安和忧虑。

  「我们还这么年轻,连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那又如何呢?远瑷,我喜欢孩子,我们会是最幸福的夫妻!」

  颜君朴满心欢喜的计画着未来,没有发现黎远瑷忧心忡忡的表情。

  「对了,我得打电话让我爸妈知道!」他想,她的肚子里有了他的骨肉,原本不太赞成两人交往的父母一定会改变立场。

  「不,不行。」黎远瑷阻止了他。

  「怎么了?现在妳怀孕了,我必须和家里说一声,我想也是让妳和我爸妈见个面的时候。」

  「难道妳还在担心我爸妈会不喜欢妳吗?远瑷,你的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这就是我们相爱的证明啊,我们是很年轻,那又怎样,年轻不代表我们不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与承担。」

  她没有说话,表情仍然凝重。

  「还是妳怕我爸妈会介意妳孤儿的身份?」

  颜君朴见她盛满忧虑的眼一闪,知道自己说中了她心里的结。

  「我承认我爸妈在得知这件事时的确有些震惊,但我想他们只是因为爱于心切,和他们见过面后,他们会和我一样喜欢妳的。」

  「不,不会,他们不会。」她心中五味杂陈,不自觉的提高音量,「他们不会允许我们在一起的,就算我怀孕了也一样,我是个孤儿,就算我不在乎,你也不介意,但他们……他们……」

  这些日子以来的压抑让黎远瑷情绪激动,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

  「远瑷,妳为什么这样肯定呢?我们都还没试过不是吗?妳甚至还没见过我的父母,为什么就这样笃定?」

  「谁说我还没见过你的父母?」她泛红的眼看着她。原本想要将那次会面永远隐瞒,可是一时情绪失控说了出口。

  「你们见过面了?」他有些震惊。「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个礼拜前。」她用手背抹去眼泪,转身背对着他,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

  「你们说了些什么?」颜君朴直觉那天的对话和这些日子以来她的情绪不佳有关。

  「没什么。」

  她简短的回答反而让他更觉事有蹊跷。

  「妳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他将她扳向自己,抓起她的手腕逼她停止收拾碗筷的动作面对他。

  「你不会想听的。」她冷冷的说,想挣脱他的手。

  「妳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想听?」一向体贴温柔的他变得固执了起来,紧抓着她不放。

  她停止挣扎,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你想听吗?你想要听你母亲到店里来要我和你分手,说她绝不允许颜家从小栽培的儿子跟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孤儿在一起吗?」

  「你要我说,你的母亲拿了一张百万的支票,想要消除我这个会在你光明人生中留下污点的小孤女?你还想要听吗?」

  黎远瑷努力的忍住泪水。她是很爱他,但如果为了爱他,她必须忍辱让他的家人瞧不起,那将会让凭借着一身傲骨活下去的她痛苦万分。

  知道她不可能说谎,颜君朴不敢置信的消化着所听到的话,他一向尊敬的母亲竟然背着他做出那样的事。

  她不想让他知道,就是怕会毁坏了他心目中父母的形象。看着他僵硬的表情,她说出了心声,「君朴,这就是我不想告诉你的原因,我不想让你难受。」

  颜君朴感动的将她拥入怀中,「妳是这样的为我着想,而我妈却那样的做出侮辱妳的事。」

  然后他放开她,直往外走去。

  「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多坚持,谁也无法阻止我们。」

  「君朴,你不要太冲动……」她赶忙拉住他的衣角,总觉得他一回去,似乎会发生什么事。

  「远瑷,妳刚怀孕,不要太担心。」他握住她的手贴在脸上,「乖,去睡一觉,等妳醒来,我就回来了。」他轻吻她的额角,要她放心。

  黎远瑷不舍的放开他的手,看着他走出公寓的背影,巨大的不安侵蚀着她。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觉得他这一去,像是要走向一个他们都无法掌控的命运般……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颜君朴食言了,当黎远瑷在夕照中醒来时,他并没有回来,她等了一整个晚上,也没有任何一通电话。

  打了他的手机,却直接进入语音信箱,接下来的几天,他完全断了音讯,也没有来学校上课。

  黎远瑷的恶梦成真。

  她急得像只无头苍蝇,打电话到颜家,却只得到「他不在」这三个字。

  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她怀孕的消息,也不知该向谁求援,魂不守舍的上课、工作,夜里无法成眠,原本就纤细的身子更形消瘦。

  这天,她站在面摊前,米粉汤的热气围绕着她,但她只觉得寒冷。

  她双眼无神的看向前方。她的生活就像是原本丰泽温暖的绿洲变成了空无一人的沙漠,她看不到任何人,她只剩下自己,还有她肚子里的小生命。

  天啊!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远瑷……远瑷!」张春美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回应,索性走到她的身边,摇了摇她的肩膀。

  「啊!张姨,妳叫我吗?」黎远瑷这才回过神。

  「妳最近怎么啦?失魂落魄的,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和君朴吵架了?我看他这几天都没来店里。」

  「没……没有啊,君朴他这几天……学校比较忙。」她目光游移的说。她也好想知道是怎么了,他就算要和她分手也应该和她说个明白,为什么要让她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呢?

  更让她着急的是,他态度强硬的母亲不知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看向店外,希望能看到他一如以往骑着脚踏车来吃午餐。

  黎远瑷看着店前的街道,还是失望了,突然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是颜君朴的死党之一,孙耀。

  「孙耀!」她冲出店外叫道。

  听到有人叫他,孙耀停下脚步回过头。「远瑷,有什么事吗?」

  「嗯……你这几天有看到君朴吗?」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她也不知该从何问起。

  「君朴?」孙耀满脸讶异的看着她,「难道妳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天啊,我以为君朴有告诉妳!」他看着她的表情,不敢相信她竟然毫不知情。「君朴的父亲帮他申请到国外的医学院,可能最近就会出国了吧,因为君朴已经办休学了。」

  他突如其来的休学也让他们这群死党措手不及,因为从来不曾听君朴提过他要出国,只是他没想到连黎远瑷都对这件事不清楚。

  「休学?」她瞪大了眼,无法相信她所听到的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低喃着,怎么短短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

  「妳该不会也不知道君朴要订婚的事吧?」

  「订婚?」黎远瑷彷佛被人泼了一桶冷水。

  他要订婚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女主角绝对不会是她。

  「他怎么可以?」她才刚怀了他的孩子,他不是还说他会负责吗?

  孙耀看着脸色惨白的她,担心瘦弱的她会突然昏倒。

  「这也有可能是错误的消息啦,你知道君朴这样毫无预警的休学,当然会有很多传言,君朴怎么可能是那种负心汉?我想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孙耀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她已拦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计程车一路往外双溪的山上开去,坐在计程车里的黎远瑷努力的忍住眼泪,要自己冷静下来,然而她的脑中一片混乱,太多的疑问与不堪像无数根针刺在她的心头。

  他为什么这么做?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了她,难道他付出的感情都是假的吗?他怎么忍心这样对她?

  计程车停在一栋高级别墅门前,黎远瑷很快的下车,按下门钤。

  「请问找哪位?」对讲机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我找颜君朴。」

  「妳等等。」

  黎远瑷挺直腰看着颜宅。就算是落到这步田地,她还是想保有她的尊严。

  她原以为会见到颜君朴的爸妈,却看见一位头发斑白,衣着像是个管家的男子从屋里走出来。

  管家打开雕花铁门,对她说:「这位小姐,我们家少爷不在,请问妳有什么事吗?」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麻烦您请他出来见我。」

  「小姐,我们家少爷真的不在……」

  黎远瑷推开管家,快步的往主屋走。今天她非见到颜君朴不可。

  「小姐,妳不能这样硬闯啊!」管家赶紧追在她身后后,想要制止她。

  突然,一个衣着高雅的年轻女孩从屋里走了出来,挡在她面前。

  「妳是黎小姐吧?」

  「我要见颜君朴。」黎远瑷不想和其他人多说话。

  「我是倪培心,君朴的未婚妻。」为了得到颜君朴,她直截了当地道。

  她从小就觉得颜君朴是她心目中的王子,那天在他生日的饭局上再次见到他,更是被他绅士的态度和优雅的外表所吸引,长大后的他魅力更胜以往。

  虽然他有女朋友的消息让她十分失望,但并没有减少她对他的爱慕,反倒让她觉得更有挑战性。

  颜君朴在生日那天宣布他和黎远瑷交往的消息,而且不在乎家人的反对,他对爱的坚持和用情的执着,让她对他的恋慕之情又往上攀高了几分。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得到颜君朴!

  「我要听君朴亲口告诉我。」黎远瑷以仅存的坚强支撑着自己。

  「我知道妳和君朴在一起的事,也知道妳怀了他的孩子,君朴他全都告诉我了。因为我这些年在国外念书,他才会耐不住寂寞和妳交往,还和妳有了亲密关系。唉!年轻气盛嘛,他也知道错了,我已经原谅了他。」倪培心脸不红气不喘的撒着谎。既然颜君朴的母亲要她出来处理,她当然不能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我要亲眼见到他,亲口听他说。」

  她的坚持让倪培心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孤女如此难缠。

  「黎小姐,何必见一个不想见妳的人呢?就算见到了君朴又如何?只是把场面弄得更难看而己。」

  倪培心的话像是把她推下深渊。

  是啊,见一个不想见她的人又如何?她何必执着于一个连见她一面都不肯的人?

  「他不想见到妳,就是希望妳能够对他死心。让妳怀孕,他也很过意不去。」

  她拿出洪锦准备好的钱交给黎远瑷。

  「这三百万算是颜家对妳的补偿,这样的金额算是很厚道了,毕竟妳肚子里也有了颜家的孩子。妳知道的,君朴他很喜欢小孩,只可惜妳肚子的小孩我们不能要了,反正我和君朴以后会生很多小孩。这笔钱扣掉堕胎费还剩下很多,应该够你养身体……」

  「够了!」打断倪培心的话,黎远瑷抢过那三百万。

  颜君朴,算你狠!

  竟然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要,还和他的母亲一样用这种方式侮唇她。

  他该死的以为有钱就可以玩弄她的感情吗?

  「别人看不起我没关系,但他不行!」她心灰意冷的将那笔钱撒向空中。

  她会恨他一辈子的,她会!

  散落在草地上的钞票被水珠沾湿,就像黎远瑷破碎而且渗着鲜血的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