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三章 作者:果韵

  在孩子们的七嘴八舌之下,黎远瑷和颜君朴的事很快的传到黎芳文的耳里。

  对于这个一路从台北赶到育幼院来的男生,她满意得不得了,默默的带着微笑看两人互动。

  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颜君朴对黎远瑷爱护有加,而黎远瑷也对颜君朴颇有好感,只是她似乎有些不自在,可能是还不习惯这样的关系。

  难得回育幼院一趟的黎远瑷理所当然的在育幼院里过夜,慈幼社的同学们也在育幼院里住一晚,体验院童们平常的生活,而颜君朴也不例外。

  经过下午的游戏后,所有人都看出他对黎远瑷的心意,常常故意说一些逗他们的玩笑话,或是老把两人凑在一块儿。

  从准备晚饭到和孩子们一起用餐,只要有黎远瑷的地方就能看见颜君朴在她的身旁,一直到就寝时间才各自回男生房和女生房。

  盥洗完毕之后,黎远瑷回到熟悉的女生房,躺在从小睡到大的木板床上。一早就爬起来打工加上舟车劳顿,累了一整天的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睁大了眼看着已经看了十六年的天花板,翻来覆去的无法成眠。

  怕吵醒睡在她身边的女孩,她索性起了身,轻手轻脚的步出房间。

  为了省电,过了就寝时间之后,育幼院就全部熄灯,因为怕半夜起床上厕所的孩子会害怕,只有厕所附近的灯还开着。

  就着月光,她熟稔的走在育幼院里,这里的一草一木,早已经刻印在她的脑海中。

  黎远瑷来到中庭,坐在常常有许多孩子抢着坐的秋千上。看着熟悉的房舍,她的心里却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这是第一次,她顾忌自己是孤儿的身份。

  她从来不忌讳让人知道她是个在育幼院长大的孩子,也从不觉得丢脸或屈辱,真正有错的是那些没有责任感将他们遗弃的父母,而不是他们这些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孩子。

  入夜之后,位于山区的育幼院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因此她清楚的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在这样的深夜里,她并不感到害怕,反而从足音和步伐的速度猜出了它的主人。

  一样睡不着觉的颜君朴,随意的在育幼院里走着。这是他第一次到育幼院,当然也是第一次在这里过夜,所有一切都让他感到新鲜,看到在刻苦的环境里生活的幼童们快乐而知足,觉得从小就衣食无缺的自己真是十分的幸运。

  当他看到黎远瑷在中庭时,他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反而在夜色下欣赏她清丽的背影。

  她穿着洗得发白的长袖睡衣,脱了拖鞋坐在以轮胎制成的秋千上,脚丫子在空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他从没看过她放下马尾的样子,如今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在皎洁的月光下,她简直美得像个天使,轻易的夺去他的视线。

  「我没有想到在这里可以看到那么多、那么亮的星星。」颜君朴放低了音量说,有些低沉的嗓音轻得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

  听到他的话,黎远瑷抬头看向满天星斗,因为她抬头的动作.秋千轻轻的摇晃了起来,夜风吹过她纤瘦的身躯和长发,让他闻到她身上沐浴后的馨香。

  她望着夜空里发亮的星子说:「记得小时候我常常冒着第二天被院长妈妈罚站的危险,半夜爬起来坐在这里看星星。有好几次我都看到流星,只可惜来不及许愿。」虽然向流星许愿会成真的说法很美,但她知道那太梦幻也太不切实际。

  「如果可以看到这么美丽的星空.被院长妈妈罚站也很值得。」颜君朴仍站在她的身后。

  「这么晚了,你也睡不着吗?是不是睡不惯育幼院里的木板床?」黎远瑷关心的问,但是口吻里听得出一丝丝调侃的意味。像他这种从小就住在舒适环境的少爷,大概不太能想象他们的生活吧。

  「睡不着,不是因为不习惯这里的木板床,而是因为我想要看看这个妳从小生活的地方。」他从来没有问过她的身世背景,直到今天才从社团同学的口中得知她是个孤儿,而且就是在这家育幼院长大,难怪她和院长还有所有的孩子们那么的熟悉,能喊出每一个孩子的名字。

  「惊讶吗?」黎远瑷若无其事的问。

  知道她指的是什么,颜君朴回答道:「老实说,是有那么一点点.但那感觉很快就消失。」

  「为什么?」她屏住呼吸等待他的答案。

  「因为我喜欢的是那个坚强、独立、有骨气的黎远瑷,这和她是什么样的出身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望着她有些僵直的背,知道这一刻她似乎在意自己是个孤儿,虽然这对他而言一点也不重要。

  「我是个打从一出生就被丢在育幼院门口的孤儿,不但没有亲人,而且一无所有,这样的我,你不介意吗?」黎远瑷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握着秋千铁链的手指紧得有些泛白。

  「远瑷,妳觉得我会介意吗?」颜君朴走到她身边,温实的手掌包住了她微冷的小手。「我只是想要更了解妳。」

  虽然知道他的心意就像从她手背上传来的温热一般,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温暖,但心里莫名的不安却让不惯于依赖别人的她,想要从他的口中听到更多的承诺。

  她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膝盖上。「或许会有很多人说,我是个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小孤女,和你在一起是别有企图。」

  听到她这么说,颜君朴感到有些愤怒,他走到她身前,蹲下来与她面对面。

  「远瑷,妳知道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念头,而妳也不是那样的女孩,不要这样贬低妳的自尊,也不要看轻我对妳的感情。」

  看着他真诚而严肃的表情,她突然有些讨厌这样软弱又没有骨气的自己。

  「远瑷,我相信妳对我也是有好感的,但果妳是因为我比一般人要优秀的背景而和我在一起,那么妳不会在一开始时那样冷淡的和我保持距离。」

  「如果妳是那种贪求荣华的女孩,妳就不会省吃俭用,把所有的钱都存下来寄回育幼院,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妳是一个好女孩,无关妳是不是孤儿,何况那不是妳可以选择的。远瑷,我不希望妳有任何看轻自己的念头。」他轻握住她放在膝头的手,以坚定的口吻说出心底的感受。

  听完这番话,黎远瑷的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他竟然比她所想象的更在乎她。

  见到她感动的红了眼,颜君朴紧握住手中的冰冷小手。「远瑷,不要再拒绝我,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给我一个机会,也给妳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她不发一语的看着他诚挚的表情,和他一样,她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过男女间的情感。

  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她又何需再顾虑那个她从来就不在乎的身份呢?

  给爱一个机会吧!

  想通了,黎远瑷重重的点头,回握住一直握着她的宽大手掌,而这个举止已经说明了答案。

  得到佳人首肯,颜君朴如释重负.等待许久的回应终于在他眼前实现。

  他感动的将她冷冷的手抬起贴在自己的额前,深深的呼了口气后,感到一阵热意在眼眶中和胸腔里翻腾。

  这样的气氛让两人默默无语的静静看着彼此,晚风轻吹,黎远瑷长长的头发被风微微吹起,发梢轻抚过颜君朴的脸,他忍不住捉起一绺长发在手中把玩,闻着那淡雅的发香。

  「记得小时候,班上有个女生的头发好漂亮,几乎所有的男生都注意她,常常扯她的辫子逗她玩。」他边回忆着童年边说。

  「可是你们不知道女生很讨厌被男生拉头发吗?我真搞不懂。」黎远瑷的口气里有些抱怨,小时候的她也有过这样的烦恼。

  「这样就引起她的注意啦,小孩子就是那么单纯,虽然她会凶我们,但是看着她生气的脸,心里也满高兴的。」

  想到小时候幼稚的举动,颜君朴笑了起来。看见她在月光下的长发散发亮丽的光泽,他忍不住轻轻扯了一下。

  「干嘛扯我头发!」她娇斥,轻拍他作怪的手。

  「因为我喜欢妳啊。」他笑着道。

  黎远瑷先是一愣,明白了他孩子气的举动后,原本抿着的嘴角轻轻扬起,唇边漾开一抹笑。

  在满是星子的夜空下,皎白的月光洒落在她微笑的脸庞上,像是微微发着光一般,美丽的容颜让颜君朴看得呼吸一窒。

  他缓缓的低下头,着了迷的吻上她带着温暖笑意的唇瓣,久久没有放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两个人恋爱的消息很快的在校园里传开,虽然一开始由于黎远瑷的身份,大家都十分讶异出身名门的颜君朴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毫无身世背景的小孤女,尤其是那些在暗地里爱恋着颜君朴的女同学们更是毫不客气的出口批判。

  但是两人坚定的感情和对彼此的信任,平复了那些风风雨雨,一学期一学期的过去,黎远瑷和颜君朴成了受到许多人祝福的校对,更是学校里的一则爱情传奇。

  由于他下学期就要到医院里实习,之后两人相处的时间势必大大的减少,因此他们更加珍惜彼此,除了上课之外,只要有黎远瑷的地方就看得到颜君朴,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晚上,颜君朴念完书从图书馆出来便到小吃店去,等到收摊后再骑脚踏车送黎远瑷回家。从一开始的追求到后来在一起,这已经成为他们两人每天晚上都会做的事。

  和平常一样,黎远瑷坐在他的身后,双手环抱住他结实的腰,将脸颊贴在他温暖的背上,闻着他身上的气息。

  「君朴,我待会儿煮消夜给你吃好不好?」

  其实今天晚上她已经准备好要替他庆祝生日,因为他生日的那一天必须回家。

  虽然他已经约好后天一群朋友们一起庆生,但她希望可以有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庆生会,并给他一个惊喜。

  「妳不累吗?」颜君朴体贴的问。白天除了上课,只要有空档,她就去小吃店打工,他常担心看起来瘦弱的她会太过劳累。

  「不会。」这样的生活她早已经习惯了,而且她也不是那种养在温室里的小花,这些工作对她而言并不算沉重。

  「那好吧,随便煮些面就可以了。」

  来到公寓楼下,颜君朴将脚踏车锁好,两人步上顶楼加盖的住处。

  一进屋,黎远瑷就要往厨房走去,却被他阻止。

  「远瑷,妳先去洗个澡好了,我还不饿,不用那么赶。」他贴心的说,怕让她太累。

「也好。」她也想洗去一身油腻和疲惫,于是听从了他的建议。

  沐浴过后果真清爽不少,也恢复了些精神,黎远瑷将头发吹到半干后,步出浴室,看到颜君朴正坐在书桌前专心地看着原文书。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早已经买好的蛋糕,插上蜡烛点上火,之后捧着生日蛋糕走出来,并关上屋里的灯。

  知道黎远瑷洗完澡去厨房准备消夜,颜君朴怀疑厨房里怎么没有传来任何声响,正想去厨房看看,没想到才一起身,屋里灯光一暗,只剩下书桌上的台灯,他担心黎远瑷会出什么事,立刻往厨房走,就看到她捧着蛋糕走向他。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数支蜡烛上烛火摇曳,照映着黎远瑷沐浴后散发着粉红色泽的双颊,她笑容满面的替他唱着生日快乐歌。

  「君朴,生日快乐!」她看着他脸上既高兴又惊讶的表情,对自己的安排很有成就感。

  颜君朴接过蛋糕,将它放在床前的圆桌上。

  「我们后天就要和孙耀他们一起庆生了,何必这么破费。」他知道她一向节俭,这样的额外花费,她一定是省下饭钱好买蛋糕。

  「我只是希望能和你单独过生日啊,偶尔花点小钱没有关系。」

  看他的表情,黎远瑷知道他是担心她会因为这些花费而吃一些没有营养的食物。

  「放心,我有好好吃饭。」她安抚着他,然后催促道:「快点许愿吧,蜡烛都快要烧光了。」

  虽然他的语气中有着责难,但仍然是一脸惊喜和感动。他双手合十,面对烛光许愿。

  「第一,希望我爱的人能永远幸福。」说这句话时,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她。

  「第二,希望我到医院实习能够很顺利。」

  「第三……」

  「等一下,第三个愿望不能说出来的。」黎远瑷将他还没说完的话打住。

  「对哦,我高兴得都忘了。」

  颜君朴闭上眼低头许下心愿。有一天,我一定要让远瑷幸福的嫁给我!

  在他闭上眼许愿的同时,她拿出早已为他买好的生日礼物,将它置于身后。

  「吹蜡烛吧。」

  黎远瑷催促着他,等他一吹完蜡烛,她马上拿出礼物。

  「这是我第一次买生日礼物,也不知道要买什么才好。」她有些局促不安的说,担心他会不喜欢。

  「远瑷……」颜君朴打开包装盒,看到一只设计简单的咖啡色皮质表带的手表。「妳花了那么多钱,那寄回育幼院的钱怎么办?」虽然满心欢喜,但他还是为她这样额外的花费感到心疼。

  「我原本就有存下一些钱啊,不要说这些了,你喜欢吗?」这才是她最在乎的问题。

  「只要是妳帮我挑的,我都喜欢。」他从盒中拿出手表,并将原本手腕上还很新的表解下。「怎么会想到要送我表呢?」

  黎远瑷从他的手中拿过新表帮他戴上。「等你去实习之后,我们可能就不能像现在一样常常见面了,戴着我送给你的表,代表我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

  虽然两人已经交往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但生性不是那么热情的黎远瑷总是不像一般的女孩善于说情话让男友开心,她常常是以贴心的行动来表示爱意,而刚才那一番话,让几乎没有听过她说情话的颜君朴感动万分。

  他拿起那只原本戴在他手上的表,戴在她纤细的手腕上。她没有戴表的习惯,其实他知道,她是舍不得花钱。

  即使他已经将表带调到最紧,但戴在她的手上还是显得有些松垮。他轻握住她的手腕,满意的看着她戴着他的手表,说:「虽然以后不能常常见面,但我要妳知道,我的心就像这时针和分针一样,每一分、每一秒,从没有停止想妳。」

  在微暗的房间里,颜君朴诚挚的眼神像是黑夜里灿亮的星子,在他温柔的眼睛里,她看到了一个脸上漾着幸福微笑的女孩,她的眼里有着感动的泪水。

  在他的眼里,她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因为他的存在,所以她才能在他温暖的爱里找到自己,那个原本的自己。

  黎远瑷轻抚他好看得让人觉得舒服的五官,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爱他。

  颜君朴握住那只在他脸上游移的微颤小手,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删除N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