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二章 作者:果韵

  那一晚之后,黎远瑷和颜君朴的关系虽没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仍是常常到她打工的小吃店报到,喝着香热的米粉汤,看她忙进忙出的背影,温柔的眼神安静的守候着她。

  虽然那一夜那没有将表白的话说完,但他相信,生性并不那么热情的她已经知道他对她不同于普通朋友的情愫。

  每天晚上,他都会骑着脚踏车在小吃店打烊的时间出现。

  好几次他想要帮她做些粗重的工作,但都被她拒绝。

  他只能在一旁等她将工作做完后,陪她走回在学校后方的公寓。

  两人总在此时分享一些学校里的趣事,大部分的时候,她都是静静的听他述说他那群死党们无匣头的搞笑事迹。

  他喜欢看她偏着头微笑的表情,很美、很脱俗。

  像是夏日的早晨,池中初初绽放的一朵清莲。

  那样的清丽,那样的难以靠近,却还是让人在池边驻足,恋恋不忍离去。

  一如往常,颜君朴在中午用餐时间来到小吃店,坐在离面摊最近的位于,不一会儿工夫,一碗米粉杨、一盘烫青菜和油豆腐送到他的面前。

  「今天好像特别忙?」颜君朴看着黎远瑷说,她光洁的额上布着一些薄汗。

  「因为今天是礼拜五。」说完,她又马上去忙打包的工作。

  每到周休二日的前一天,小吃店除了学生之外,还有一些闻米粉汤而来的饕客,小小的店里高朋满座,店外更排了一堆要外带的客人,常常让黎远瑷和另一名假日工读生忙得不可开交。

  用餐的尖峰时间过后,才让人有松一口气的机会,但是黎远瑷趁着客人较少时,已经勤快的开始洗碗的工作。

  直坐到接近上课时间,颜君朴才起身付帐。

  「高材生,每天都来张姨的店里喝米粉汤,你不会腻啊?」看颜君朴几乎天天光顾,张春美忍不住逗他,她当然清楚,他是为了远瑷而来。

  他知道她话中的弦外之音,于是看了正在洗碗的黎远瑷一眼说:「不会腻啊,天天来都没关系。」

  两人的音量不大不小,正好让黎远瑷听得一清二楚。

  她洗碗的动作瞬间停顿,随即又恢复正常。

  颜君朴将她的反应看进眼里,收在心底。

  她对他不是毫无感觉的。

  向张春美道过再见后,颜君朴走到黎远瑷的身旁。

  「我要回去上课了。」他低头看着坐在板凳上洗碗的她。

  水光反射在她净白的脸上,彷佛散发着光芒,在阳光下,美得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拜拜。」黎远瑷抬头对他说,发现他好看而温柔的眼被清水照映得闪闪发亮。

  他向她挥挥手,长腿一迈,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但走没几步,像是想到什么又突然转身往她走去。

  「妳还没吃午饭吧?等会洗完碗赶紧去吃点东西。」他叮咛道,怕责任感十足的她忙着忙着又忘了吃饭,她已经够瘦了。

  听了他的话,黎远瑷才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可是饿过头了,她已经没有进食的欲望。

  「知道了吗?」颜君朴不放心的又再问一次。

  她点了点头后,又继续手边的工作,深深觉得颜君朴对她的关怀,比阳光还教人感到温暖。

  「好啦好啦,我会盯着远瑷,看她吃午饭的。」张春美看着他放心不下的表情说。这孩子是真的对远瑷用心、用情。

  「张姨,谢谢妳。」听她这么说.颜君朴才往学校走去。

  看着他走远了的背影,张春美回过头说:「远瑷啊,碗等一下再洗,那些碗又不会长脚跑掉。」她边说边将水龙头关掉。「赶快去吃饭吧,不然有人要心疼了。」

  「哪有什么人会为我心疼。」黎远瑷带着一丝丝羞赧说。「而且再十分钟我就可以把碗洗完了。」

  「哎呀,碗怎么可能会有洗完的时候,客人一个接着一个,妳还是赶快去吃饭吧,我可不想被君朴说我虐待妳。」张春美笑着揶揄道,看她难得有小女人的表情。

  「张姨才没有虐待我。」她认真的说。这本来就是她的工作。

  「那妳还不赶快去吃饭?」张春美将黎远瑷的围裙解下,往店里推。「里头有个排骨便当,冷了就不好吃了。」

  张春美看着她乖乖的坐下吃饭,心里替她感到高兴,她是真的找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好男人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每逢星期假日,黎远瑷最常做的休闲活动不是出去逛街,也不是待在家里睡大头觉。

  星期六中午忙完小吃店的工作后,她便和社团的同学一起到育幼院里,和小朋友玩游戏、说故事。

  她还记得她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那些大哥哥、大姊姊来院里陪他们玩,有时他们还会带一些饼干、糖果来给他们。

  对院里的孩子们而言,那已经是十分奢侈的享受。

  她总是舍不得一次把那些糖吃完,把它们放在抽屉里,结果引来一堆蚂蚁.被院长妈妈骂了好几回。

  经过一番颠簸的车程后,他们终于到达怀恩育幼院,才刚下车,一大堆孩子马上从院里跑了出来,高兴的在他们的身边打转。

  「大哥哥、大姊姊,你们终于来了!」孩子们围在他们身旁开心的说,脸上满是大大的笑容。

「小强,有没有听院长妈妈的话啊?」黎远瑷问一个高瘦的男孩。

  他手上抱了颗纹路几乎被磨平了的篮球,脸上有几道脏污,过大的上衣歪歪斜斜的挂在他瘦削的身上,脚下的球鞋已经有些开口笑,只怕再多跑个几步,球鞋就报销了。黎远瑷看着他,心里挂记着下回回来,要给他买颗篮球和新的球鞋。

  「有啦有啦。」小强不耐烦的回答,口吻感觉有些敷衍,但在她面前还不敢放肆。

  一个女孩忽然道:「骗人,你那天才差点跟学校的同学打架。」

  「真的?」黎远瑷一听,俏脸一肃,询问的眼神投往他身上。

  「妳很爱告状哩!」小强不满的看了那个女孩一眼。他还不是因为听到有人在她背后笑她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才会一时冲动差点和那些男生打起来,他是替她出气呢,真是不知好歹!

  听到他这么说,黎远瑷已了然于心。

  「其他人去和大哥哥、大姊姊玩吧。」她慈爱的向孩子们说,温柔的表情在小强面前却消失得一乾二净,「小强,你跟我过来。」

  社团的同学们知道她正在处理「家务事」,也就十分配合的将孩子们带开。

  「你怎么又跟同学打架了?」黎远瑷轻拧眉头问。育幼院的孩子是常常会跟学校里的学生起冲突,但打架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们又没真的打起来。」小强埋怨的说。

  「要是真的打起来还得了,到时候连学校都别想去了。」

  「不去就不去啊,有什么稀罕的。」

  黎远瑷知道他是在赌气,所以也就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责怪他。

  虽然育幼院没有很好的环境,但小强的学业成绩还是名列前茅,他皮归皮,脑子可是聪明得很。

  「是不是又被学校的同学取笑?」小时候也曾被人取笑、欺负过的黎远瑷以过来人的身份问。

  小强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随即用习惯了的口气说:「那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的口气让她感到有些心酸,却也无可奈何,她无法说些什么安慰他的话,只能逼着让他学习在社会异样的眼光和耳语中懂得看开。

  小强的脾气是硬了些又爱玩了点,但还没有说谎的纪录,所以她相信他的话。

  「那又是为了什么要跟人打架呢?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院长妈妈很担心?」

  「我知道。」

  「知道还这么做?」黎远瑷不解的问。

  「那是……那是……」小强将原本要说的话吞了回去,那么丢脸的理由他才不要说出来。

  「那是什么?」她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否则问题仍然存在。

  「因为……」小强支支吾吾的说。

  看到她坚定的眼神,他知道他如果不说出理由,她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是因为他们在背后笑静均是没人要的孩子。」他含糊的说,说到名字时更是像蚊鸣一样小声。

  「说谁是没人要的孩子?」她没有听清楚。

  「静均!他们说静均是没人要的孩子!」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小强大声的说着,晒得黝黑的脸上布着害羞的红潮。

  「哦!」黎远瑷恍然大悟。「因为你听到他们说静均的坏话,才会气得要找他们打架。」

  她笑着看他羞窘的模样,原来是替喜欢的女生出气啊!这小子已经开始暗恋女孩儿了。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远瑷姊可以原谅你。」

  「真的?」小强有些喜出望外,但眼中又有几分不确定,总是赏罚分明的远瑷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虽然她没有天天在育幼院,但所有的孩子,除了院长妈妈之外,最怕的人就是她了。

  「保护自己喜欢的女生并没有错啊。」

  「谁……谁说我……喜欢静均了?」一向伶牙俐齿的小强难得结巴。

  「你自己结结巴巴说的啊。」

  「才没有,妳不要乱猜好不好!」

  「好好好,是我乱猜,不过下次要是再碰到这种事,可不能再用打架解决了。」黎远瑷警告道,虽然她没有惩罚他,但不表示他这么做是对的。

  「知道了啦。」

  「走吧,去前面看看大家在做什么。」黎远瑷拍拍他的肩膀。

  「远瑷姊……妳不能跟静均说刚才的事哦。」嗫嚅片刻,小强抓着头皮说。

  「除非你不再惹麻烦,不然我就去告诉她。」她用这个小把柄威胁他。

  「真的?」小强不放心的问。这么丢脸的事要是传出去,他这个小霸王还要不要当啊?

  「真的。」她拍胸口保证。

  确定守住自己的秘密后,小强才边运球边往前院跑去。

  黎远瑷带着微笑注视他离去的背影。小孩子长得快,才几个礼拜没见,他好像又长高了,而且已经懂得喜欢这件事。

  懂得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可喜的事,会为那个人变得坚强,同时也变得易感、脆弱;常常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却也会感到莫名的哀伤。

  黎远瑷望着从树梢飘下的落叶,突然想起颜君朴。

  她几乎天天都会在学校或是小吃店看到他,从原本的不在乎,到开始期待他的出现,她是不是也喜欢上他了呢?

  或许还称不上,但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生有不一样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无意识的想起一个人。

  他现在在做什么?

  今天一整个上午都没有看到颜君朴出现在小吃店,也许是因为他回家了,也许有了其他的事?

  也许她没有必要再去猜想理由,但她就是有些静不下心来。她捡起枯枝,拨弄着满地的落叶。

  「远瑷,在想些什么?」一个苍老而充满慈爱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院长妈妈!」黎远瑷从石阶上起身,走向身后的妇人,给她一个拥抱。

  被遗弃在育幼院的孩子,如果父母没有留下他的姓名,通常都会冠上院长妈妈的姓,而黎远瑷就是其中的一个,或许是这个原因,她和院长妈妈特别亲密。

  黎芳文拍了拍她的背,「远瑷,妳怎么还是这么瘦啊?是不是把所有打工的钱都存下来给育幼院,没有好好的吃饭?」

  「没有啊,院长妈妈妳不要操心我了。最近育幼院还好吧?」对于黎远瑷而言,这里是她生长的地方,是她的家,她不能没有它。

  「还不就是那样,只是现在景气不好,捐钱的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了,不过还是可以让孩子们有基本的生活水准。」黎芳文保守的说,怕说太多会让远瑷为育幼院的未来烦恼,她为育幼院做的已经够多了,没有几个离开育幼院的孩子还像她这么有心。

  「那就好。不过,院长妈妈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黎远瑷不放心的说。

  「妳就好好念妳的书,每年都拿奖学金就是帮育幼院最大的忙了,不要老是打工累坏了自己。」

  「不会啦,反正我就是天生劳碌命,闲不下来。」不多话的黎远瑷也只有在回到育幼院的时候,才会变得活泼、多话,尤其是在黎芳文面前。

  「不要这样说,妳念医学管理,搞不好以后可以嫁个医生,做个好命的医生娘。」黎芳文开玩笑的说。她当然知道远瑷不会有这种想法。可能是在育幼院长大的关系,所有的孩子个个都有着独立、自主的个性,不依赖别人,靠自己的力量生存。

  「才不会有那么好的事呢。」黎远瑷有些娇赧的说。院长妈妈的话让她又不经意的想起颜君朴,她能预期他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医生,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个福气当他的医生娘了。

  「怎么了?」黎芳文看着她面带羞怯的表情,「是不是在学校交了男朋友啦?」她高兴的问,这孩子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

  「哪有那么快?」

  「没关系,有机会带回来给院长妈妈瞧瞧。」黎芳文握起她的手轻拍。

  远瑷从小就长得讨人喜欢,只是个性早熟,对陌生人容易冷淡.好几次有人想要收养她,她却怎么都不愿意。

  她虽然是个孤儿,却不喜欢社会对他们的怜悯和自以为是的同情心。

  她很有骨气,或许该说是太有骨气了,这对她来说不知是好还是坏?

  黎芳文看着她年轻有朝气的脸庞。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几个礼拜没见,她的表情变得柔和,黎芳文相信那是因为爱情的滋润。

  「院长妈妈,妳在说什么啊?」黎远瑷佯装不知的说。虽然颜君朴喜欢她,但是他们之间还有太多的未知数。

  「好了好了,别害羞了,去外头陪孩子们玩吧,妳难得回来,他们都说好想妳呢。」

  黎远瑷点点头,穿过育幼院的长廊往前院走去。越往前院走,孩子们快乐的嬉闹声就越大,听着他们高兴的笑声,她的心情也受到了感染。

  她一出回廊就看见社团的同学和小朋友们玩得十分开心,在一群人当中,她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昂藏的身影在所有人当中显得鹤立鸡群,十分显眼。

  虽然他被布条蒙住了眼,但黎远瑷一眼就认出他,那身形、那气质,她十分确定那个男生就是颜君朴。

  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满怀疑问的向他走去,忘了他们正在玩游戏。

  被布条蒙住了眼,颜君朴并没有看见黎远瑷正往他走来,他的双手在空中摸索着,感觉到孩子们笑闹的声音似乎有片刻的停息之后又大声嚷嚷了起来,让他更加敏锐的感受空气中人群跑动的气流。

  突然他的手指碰到某个人的衣裳,也不管那么多,好不容易才抓到人的他大手一捞,将那人一抱。

  「我抓到你了!」颜君朴高兴的把布条扯下,将被抓到的人搂得紧紧的,「换你当鬼……」

  他没想到被他抓到的人竟然会是黎远瑷,而她也被他突然将她拉进怀里的举动吓了一跳,才想起他们正在玩蒙眼抓人的游戏。

  「远瑷!怎么会是妳?」

  惊喜的神情染上他的眼,在阳光下的他是那么的耀眼、迷人。

  看着颜君朴帅气的脸,黎远瑷差点忘了原本要问他的问题。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侧着头问。

  「我……我只是想给妳个惊喜。」得知她和社团到育幼院去,他一路从台北市郊的家中赶来这里,刚走进育幼院时没有看到她,让他有些失望,知道她在和院长说话之后,他才放下心来。

  「给我个惊喜?」想着他总是有些傻气的举动,她笑了起来。从台北到位于林口山区的育幼院起码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而他就这样跑来了。

  所有的猜测和不安在此刻都化为云烟,她只看见眼中在阳光下笑得耀眼的他。

  黎远瑷帮他解下挂在脖子上的布条,为他的傻劲和温柔而觉得温暖、感动。

  原本静静的在一旁观看的小朋友,看见黎远瑷和颜君朴的举动,突然间鼓噪了起来。

  「哦——羞羞脸,颜哥哥爱远瑷姊,颜哥哥爱远瑷姊……」小朋友们一边围着他们转圈,一边不断地喊。

  慈幼社的同学们听到孩子们天真的笑语,也跟着起哄,抓住难得的机会开起黎远瑷的玩笑,一时之间笑闹声和口哨声不断。

  远远地,红日衔山,照得育幼院一片红灯,像是为情人间初绽的爱苗庆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