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十章 作者:果韵

  如同先前的承诺,黎远瑷并没有让颜君朴等得太久,办妥离婚手续的隔日,她和儿子便住进颜君朴的公寓里。原本感觉冷清的单身公寓,因为他们母子的进驻而有了家的味道。

  对于这样的转变,最不习惯的竟是黎远瑷,她从罗太太就要变成颜太太,有时还不太能反应这样身份的转换。

  反倒是颜光熙,整天都开心的黏在颜君朴身边,他最喜欢的颜医生成了他的新爸爸,或许是父子连心,小小年纪的他一点也没有适应不良,甚至很喜欢这个新的身份。

  终于可以团圆的一家人,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坐在开往外双溪的轿车里,黎远瑷神情紧张的看向窗外。

  她知道她早晚必须面对颜君朴的父母,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她已不像七年前那样稚嫩、青涩,但是,那种被羞辱的感觉在她心中仍十分强烈。

  感受到她的不安,开着车的颜君朴将另一只手覆在她冰冷的小手上,「不用担心,有我在。」

  黎远瑷转头看着他,是的,她还有他在。

  她已经不是七年前那个孤军奋战的黎远瑷,她有了爱她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陪着她,她实在不应该再害怕。

  她回握住他的手,原本冰冷的她慢慢的有了温度。

  一直乖乖的坐在后座的颜光熙终于耐不住无聊,将头探向前座。「爸爸,还要多久才会到啊?」

  「怎么了?光熙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先睡一下。」颜君朴温柔的拍拍他小小的脑袋瓜。

  没办法,星期假日通往郊外的路总是塞满了车,走走停停。

  「我不会无聊啊,而且我也睡不着。」颜光熙骨碌碌的大眼随着窗外的景色转来转去,「我只是想早点看到爷爷奶奶。」

  「光熙真的这么想见到爷爷奶奶?」听了儿子的话,黎远瑷有些感慨的摸模他的脸。

  她和罗起华都是在育幼院长大的孤儿,他们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给光熙爷爷奶奶呢?

  「嗯,以前光熙都好羡慕其他的小朋友有爷爷奶奶可以陪他们玩。爸爸,爷爷奶奶也会陪光熙玩吗?」

  「当然。」颜君朴给了他肯定的答案,接着看了黎远瑷一眼,希望他的话能给她一些信心。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位于外双溪的颜宅。

  车子一开进颜宅,一个头发花白,身子仍硬朗的老者走了出来。

  「少爷,你可终于回来啦。」笑得满脸皱纹的老者开心的看着颜君朴。

  「齐叔,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君朴就好,别叫我少爷。」

  「好好好!」齐管家连答了三个好之后,一开口却又忘得一乾二净。「少爷,我先去通知老爷、夫人一声。」

  「不用了,齐叔。」听到齐管家还是这么唤他,颜君朴低头莞尔一笑,「我将车子停到车库里,顺便进屋里去和爸妈说一声,你不用忙了。」

  接着他转头向车内的黎远瑷和颜光熙说:「你们先下车吧,待会儿我再出来接你们。」

  「嗯。」下了车后,黎远瑷牵着儿子站在宅前修剪整齐的草坪上。

  这个曾让她的心摔得支离破碎的地方,会带给她幸福吗?

  她望向眼前的大宅,心里没有答案。

  「妳就是当年那位黎小姐吧?」一向对人过目不忘的齐管家来到黎远瑷的身边问着。

  「您还记得?」

  齐管家笑着点头。少爷的眼光果然独特,这个看来一身傲骨、气质卓然的清丽女子,的确是有让人念念不忘的魅力。

  「这些年来真是辛苦妳了,一个女人家带小孩很不简单。」齐管家颇有感触的说。

  「这位应该就是小少爷吧?」他当年看着事情发生,虽然对夫人的作法十分不满,但身为管家的他,也没有地位好说些什么。

  她微微一笑,「来,光熙,跟齐爷爷打招呼。」

  「齐爷爷你好。」颜光熙向齐管家问好,那可爱有礼的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好好好,小少爷真乖。」齐管家吃力的弯下身,仔细的瞧着他,「这眼睛和眉毛,长得跟少爷真像。」

  她笑着点点头。

  「黎小姐,谢谢妳生下这个孩子。」他还记得当时她半毛钱也没拿,年纪轻轻的,为孩子如此吃苦,她真是坚强。

  黎远瑷低头看着忍不住东张西望的康光熙一眼,「不,这是我该做的,孩子是无辜的,不是吗?」

  「我就知道妳是个好女孩,不枉费少爷爱着妳那么多年。」

  齐管家看着她,徐徐的道出这些年来颜君朴的生活。

  「自从夫人自作主张把少爷送去国外念书之后,少爷就很少回到这儿来,就算回来,他也不快乐。」他叹了口气,「说实话,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少爷开心的笑了。」

  他接着道:「虽然夫人很希望将倪小姐和少爷配成一对,但少爷总是对她十分客气、冷淡,我老归老,但脑筋还很清楚。

  「我知道少爷忘不了妳,尤其当他以为妳将他们的孩子拿掉了,他简直伤透了心,每次看到少爷伤心的模样,我就好想把夫人的所作所为告诉他,但是我……」

  「没关系的,我都了解。」黎远瑷知道他的苦衷,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别放在心上。

  「那件事对少爷的打击好大,从学校毕业之后,竟然决定当小儿科医生,不管老爷怎么劝都没有用,少爷就是执意这么做,甚至放弃接手老爷的医院……」齐管家摇了摇头。「唉!我知道,少爷是想要替那个早夭的孩子赎罪。」

  他的话解开了黎远瑷心中的疑惑,当她知道颜君朴开了家儿科诊所时,感到十分讶异与困惑,他不是应该继承父亲的医院吗?为什么开了间儿科诊所?

  原来,这背后都有原因,颜君朴十分喜爱孩子,得知那样的消息,他肯定相当愧疚。

  想着这些年他们俩因为误解而承受的痛苦,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此时,颜君朴从主宅的门口走了出来。「远瑷,光熙,进来吧!」

  黎远瑷向齐管家点了点头,往屋内走去。她紧牵着颜光熙的手,神情难掩紧张。

  颜君朴知道她仍有所顾虑,于是一手搂住她僵硬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放心吧。」

  他带着黎远瑷和颜光熙走过玄关,来到客厅,颜慎心与洪锦己坐在那儿。

  「爸、妈,这是远瑷和光熙。」他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牵着儿子,一家和乐的出现在父母面前。

  「伯父、伯母好。」知道她的身份还没得到颜君朴父母的认同,她不敢唤他们爸妈。

  不懂得大人们的顾虑,好不容易才见到见到爷爷奶奶的颜光熙,用童稚清朗的语调向他们问候,「爷爷奶奶好,我是光熙。」

  颜慎心一直希望可以早日享受含饴弄孙之乐,看到彬彬有礼的颜光熙,他开心之情溢于言表,「来,让爷爷看看。」

  颜慎心抱起他坐在腿上,满意的看着他小小的五官,「瞧,这眉宇长得和君朴真像。」

  相较于丈夫的热络,洪锦显得十分冷淡,她看了长得和儿子小时候颇为相似的颜光熙一眼,没想到这小孤女的肚皮这么争气,竟然生得出这样漂亮的孩子。

  「刘嫂,我们要谈事情,小孩子在这里不太方便,带他到起居室去,顺便弄些甜汤给他吃。」

  「光熙乖,先跟刘嫂到后头去玩。」颜慎心将他抱下大腿。

  颜光熙看了黎远瑷一眼,见她点头之后,便乖顺的随着刘嫂往起居室走去。

  「爸、妈,我和远瑷已经准备结婚了。」颜君朴牵着她坐在两人座的沙发上后宣布。

  「我不会承认的。」洪锦不假思索的说,「七年前我不答应,现在也不会改变。」

  「妈,为什么妳就是这么固执呢?难道妳让我和远瑷这几年来吃了那么多苦还不够吗?」颜君朴不解的问。

  「只要你不要爱上那个贫贱的小孤女,就不会痛苦!」洪锦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妈,我不准妳这样说远瑷!」听到她轻蔑的口气,颜君朴微怏的说。

  「我说的是事实,我不会接受那种女人成为颜家的媳妇,娶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孤女进门,只会丢了我们的脸,难道你不明白吗?」

  颜君朴激动的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黎远瑷制止。

  「伯母,您说我是个孤女我不否认,我从小就在育幼院长大,无父无母,也从不知道什么是上流社会的生活。

  「您说得没错,我没有身份,没有地位,但我凭着自己的力量,不偷不抢,不依靠别人,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我一点也不会因为我孤儿的身份而感到羞愧,何况那是我无法选择的。」黎远瑷不卑不亢的说着。

  「是我坚持要娶远瑷,我爱她。」颜君朴紧握住她放在膝上的手,「远瑷为了生下光熙,扶养他长大,吃了那么多的苦,为什么您还不谅解?」

  「她哪里吃了苦?当年的三百万难道不够她用吗?想在钱花光了,所以非要当上颜家的少奶奶不可?」

  「远瑷根本没有拿那三百万。」颜君朴极力反驳。

  「她没有拿?那女人的话你也相信?」洪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伯母,那三百万我的确一毛也没有拿。」无畏于洪锦的眼神,黎远瑷迎上她的视线说。

  「妳没有拿?」洪锦像是听到一件离奇的事般,「那妳告诉我,那三百万跑哪去了?妳没有拿,我也没有拿,难道它长脚跑了吗?」

  「为何您没有拿到我不清楚,但我确实没有收下那三百万。」她还是实话实说。

  「哼!」洪锦嗤笑一声,「说谎也不先打草稿。」

  站在一旁默默听着的齐管家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夫人,黎小姐当时真的没有拿走那三百万。」

  「齐管家,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可以出去了。」

  「不,夫人,就算今天您要将老齐开除,为了少爷的幸福,我也要说。」无视于洪锦的命令,齐管家再也受不住良心的谴责。

  「当时夫人没有在场可能不是那么清楚,但老齐目睹了一切。」

  决心要说出所有实情,齐管家抬头挺胸面对洪锦。

  「那天黎小姐来找少爷,您要我将她挡在门外,您因为不想再看到她,所以倪小姐代替您出来见黎小姐。她依照您的吩咐将三百万交给黎小姐,并且要她将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倪小姐骗她说,她早就已经是少爷的未婚妻,黎小姐听了十分伤心,生气的丢下那些钱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为了不让您发现她并没有收下那笔钱,倪小姐要我一个字也不准说出去。」

  「我原本也以为少爷和倪小姐若能结为夫妻也是美事一桩,但事后看少爷那么痛苦,我真的很后悔……」说出来这些年来的顾忌,齐管家心中那块大石终于放下。

  颜慎心看着老泪纵横的齐管家,他为齐家付出这么多年,几乎是将他的一辈子奉献给齐家,绝不可能说假话。

  「这些年来,妳要怎么处理君朴的婚事我都没有插手,可是妳竟然狠心的想杀掉我们颜家的子孙。」颜慎心板起脸孔看向洪锦。

  「君朴该和像培心那样的好女孩结婚呀!」

  「为了得到君朴而不惜说谎骗妳,甚至差点和妳一样成为刽子手,妳竟然还觉得培心是好女孩?」他叹了口气,「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有缘分,就不会到现在还没有下文。」

  洪锦抿着嘴没有说话。

  「君朴,我答应你娶远瑷。」颜慎心微笑看着从进屋就一直紧牵着手的颜君朴和黎远瑷,「人家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你要好好待她。」

  「我会的,谢谢爸爸。」情势忽地逆转,颜君朴兴奋的亲着她的手。

  「别高兴得太早,我有个条件。」颜慎心还有但是。

  「只要你们承认远瑷和光熙,什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

  「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衣钵,回医院当心脏外科医生。」他老了,是该好好享清福的时候。

  「好的,没有问题。」颜君朴爽快的答应。

  「谢谢伯父!」黎远瑷感激的向颜慎心道谢。

  「该改口啦!」颜慎心眼角带笑的提醒。

  「哦,对。」她不好意恩的低头,笑着开口说:「谢谢爸。」

  终于得到认同,颜君朴和黎远瑷开心的看了彼此一眼,不由得喜极而泣。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苦尽甘来的两人,经过多年的波折,终于踏上结婚礼堂。

  黎远瑷坐在新娘休息室里。虽然准备婚礼的时间有些短促,但颜君朴仍从法国空运了套新娘礼服,要她当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

  颜君朴忽然溜来,除了想看看穿上白纱后的黎远瑷之外,还有另一个任务。

  他没有敲门直接走进新娘休息室,看到黎远瑷正在发着呆。

  一看到他来,黎远瑷连忙起身,「你怎么跑来了,等一下被妈发现会被骂的。」

  「我才不怕。」他圈住她纤细的腰身,着迷的看着镜子里的她,「妳今天好美。」

  「真的吗?」她的双颊因为娇羞而配红,轻扯着白纱裙,绣着精致蕾丝的裙襬掀起白色波浪。

  「走吧,我带妳去一个地方。」

  「现在?」黎远瑷惊讶的看着他,他们待会就要进礼堂了呢。

  「就是现在。」颜君朴笃定的说。

  「可是……可是……我穿着婚纱不太方便耶。」

  「那有什么问题!」颜君朴一把抱起穿着礼服的她往门外走。「嘘,远瑷,小声一点,我们不可以被其他人发现。」

  运气好的他竟然没有在路上碰到半个人,十分顺利的偷渡成功。

  「君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黎远瑷看着驾驶座上的他,一头雾水的问。他们两个人都穿着结婚礼服,能跑到哪去?

  「待会儿妳就知道了。」颜君朴故作神秘,什么也不说。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一会儿后,他将车子开入一间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黎远瑷不明所以,「你带我来医院做什么?」

  他将她抱下车,笑而不答。

  穿着结婚礼服的两人在医院里引起骚动,加上两人郎才女貌,简直就像是金童玉女一般,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不适应这么多人的目光,黎远瑷紧牵着他的手低声道:「君朴,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带妳去见一个人。」颜君朴牵着她,另一手捞起拖地的婚纱,好让她便于行走。

  「见一个人?」她疑惑的皱起眉头,究竟是什么人这样神秘?

  颜君朴在一间病房前停下脚步,敲了门之后就拉着她走进去。

  「到底是谁啊?」

  她瞪了他一眼,一转头,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病床上。

  「起华!」看到一脸苍白的他躺在床上,也不顾婚纱可能会把她绊倒,她快步的走到病床边。

  「你怎么了?怎么会住院?」黎远瑷担忧的握住他的手,发现他原本厚实的手掌变得瘦骨怜峋。

  「君朴,你怎么把她带来了?」罗起华惊讶地问,「今天不是你们的婚礼吗?」

  「是啊。」颜君朴走到她身后,「我想让你看看远瑷穿婚纱的样子。」

  就在婚礼的前几天,颜君朴得知罗起华罹患血癌的消息,虽然还没到末期,但要痊愈已经是不可能。

  为了不影响她的情绪,罗起华要他帮他保密,没想到他竟然把地带来医院,而且是在婚礼当天。

  颜君朴会这么做只为了一句话,罗起华说过,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黎远瑷幸福的模样,不过为了治疗,他无法参加他们的婚礼,看不到她穿婚纱的美丽模样,是他最大的遗憾。

  因此,颜君朴将穿着婚纱的黎远瑷从礼堂里偷渡出来,希望能完成他的心愿。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黎远瑷担忧的看着病床上虚弱的罗起华。

  「是癌症吗?」她看着他因为化疗而变得稀疏的头发,如此猜测道。

  「嗯。」他点了点头,缓慢的说:「是血癌。」他原本不想让她知道,他希望她能当个开心的新娘,因为这几年来,她已经吃了太多苦了。

  「天啊,起华……」黎远瑷无法置信,「你人这么好,而且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远瑷,妳会把妆哭花的。」他抬手抹去她的泪水,无奈的看了哭个不停的她一眼,笑着对颜君朴说:「就跟你说远瑷是个爱哭鬼,别让她知道的。」

  颜君朴抽了张面纸小心翼翼的擦去她脸上的泪。

  「起华是要看妳当新娘时漂亮的样子,结果妳却哭成了小花脸。」

  黎远瑷不再哭泣,她站在床边,努力的想给罗起华一抹幸福的微笑,然而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下。

  罗起华心满意足的注视她穿着白纱的美丽身影,「远瑷,答应我,要一辈子都幸福,好吗?」

  「嗯。」她握住他的手,「那你也答应我,一定会努力的好起来。」

  知道自己已无药可医,罗起华还是不忍心让她失望,给了她承诺。

  「我会的,你们快走吧,婚礼会来不及的。」他出声催促。

  「走吧,远瑷,婚礼就要开始了。」颜君朴抬起手看了看表。原本米奇图案的手表已经换下,现在他手上戴着的是当年黎远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她不舍的放开罗起华,与颜君朴一起往病房外走,却频频回首……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急忙从医院赶回教堂的两人,刚好赶上婚礼的进行,经过神父的证婚后,两人被簇拥着往教堂外走,因为大家都等着新娘丢捧花。

  虽然终于能顺利的嫁给颜君朴,但得知罗起华得了绝症,还是让她难掩悲伤。

  知道她无法那么快的转换情绪,颜君朴在她耳边低声的说:「最美丽的新娘,笑一个嘛,不然别人会以为妳不想嫁给我哩。」

  黎远瑷睇了他一眼,美目染上些微笑意。

  「而且我刚才还对上帝发誓,我要让妳一辈子都幸福快乐。」他轻捏她小巧的鼻尖。

  「妳这样不开心的样子被它看到,要是它改天惩罚我怎么办?」

  「胡说。」

  「真的。」颜君朴认真的说,「不信妳去问上帝。」

  黎远瑷娇嗔的轻拍他的胸膛,「说你胡说还不承认。」她怎么可能问得到上帝嘛。

  看到她终于露出笑颜,颜君朴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深深的一吻。

  走出教堂的黎远瑷抬头看了看天空。

  乌云已经散去,而天……

  好蓝呢!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