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果韵 > 偷掬你心 >
繁體中文    偷掬你心目录  下一页

偷掬你心 第一章 作者:果韵

  夜凉如水,秋风宜人,夏末秋初的夜晚,空气中还闻得到一丝丝夏天的气味。

  秋蝉声不绝于耳,让大学附近的小吃街更形热闹,虽然已过了晚餐时间,但许多小吃店仍是高朋满座,三五成群的大学生围成一桌,聊天打屁,吃吃喝喝。

  九点过后,小吃店里的人渐渐减少,最后只剩一桌客人。

  「接下来要点什么啊?」一个体型有些瘦弱的男生边摸着肚子,边拿着菜单问,看来像是已经吃撑了。

  「我不知道啦,你拿主意。」其他的男生己有些不耐烦,从七点吃到现在九点,从原本的晚餐吃到消夜,一群人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什么我拿主意,我的大脑里已经塞满了米粉汤,没办法思考了啦。」原本拿着菜单的男生索性将菜单丢在桌上,摊在椅背上动也不动。

  「好啦好啦,看在君朴这么痴情的份上,这几年兄弟也不是当假的,我看就再来盘烫青菜好了。」在男生当中体型较为壮硕的大头开了口。

  「大头,谢啦。」原本一直看着店外的颜君朴一脸感激的向他道谢。

  这一群男生坐在店里近两个钟头不为其他,就是因为他们的好兄弟颜君朴看上了医学管理系的系花黎远瑷。

  他从来没有对女孩子有过兴趣,第一次对女孩动了心,兄弟们当然是二话不说,挺他到底!

  只是不知是情窦初开的颜君朴太过害羞,还是黎远瑷的个性太过冷淡,总是对他的「特别关爱」毫无反应,让他爱在心里口难开,不知该如何表白。

  所以一行人才会耗在小吃店里快两个钟头,而他还是毫无进展。

  颜君朴看着黎远瑷,纤细的背影站在大锅前,拿着锅勺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动着锅里的米粉汤,看起来有些无聊。

  「君朴,上啦,跟她拚了。」

  「对!这次一定要说出来。」

  「不说也不行,我看我有一整个月都不敢吃米粉汤了,下次要来,你自己来。」

  「好,我试试看。」面对所有人的鼓舞,颜君朴鼓起勇气朝黎远瑷走去。告白的话在心里面练习了好几次,就等着派用场了。

  他在她身旁停住。她的长发绑起马尾束在脑后,将她细致的脸庞完全露出来。

  白皙的脸颊因为锅中的热气而泛着红晕,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看着锅里的米粉,粉红色的双唇轻抿,水嫩而迷人。

  看着她柔美的侧脸,颜君朴竟出了神,原本要说的话,像是不断从锅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碰到冷空气后就消失无形,忘得一乾二净。

  「还需要些什么吗?」黎远瑷看向他。他们一群人在店里坐了一整个晚上,点了不少东西。

  「嗯,再来一盘烫青菜。」看着她清亮的眼眸,他马上微笑着说。

  「好,等一下帮你送过去。」她熟练的将洗好的空心菜放进沸腾的大锅里。

  看到黎远瑷将青菜丢进水里的举动,还有颜君朴深情到近乎痴呆的表情,一行人全又瘫回椅背上。

  「妈呀!君朴还是没有讲。」

  「靠!到底要吃到几点啊?我明天第一节要交报告哩。」

  所有人搥胸顿足,大头甚至已经起身做起运动来,并说着泡面广告的台词,「多动一动才可以再多吃好几盘。」

  颜君朴并没有回到座位上,而是站在面摊旁,看着她熟练的动作。

  拿着装有空心菜铁筛的粉腕一甩,将多余的水筛落,烫好的青菜装盘后,再淋上特制的油汁,香喷喷的烫空心菜已经完成。

  黎远瑷端着盘子,要往他们所坐的圆桌送去。

  「不用了,我来就好。」颜君朴阻止了她。

  她看了他一眼。如果现在是中午的尖峰时刻,她会让他这么做.但现在只有他们一桌客人,而且她一点都不忙。

  「真的没关系,我可以自己端。」他重申,想要拉长和她说话的机会。

  她轻轻皱起眉头。他那么想端就给他端好了。

  「拿去吧。」她将装着烫空心菜的塑胶盘递给他。

  颜君朴接过盘子的同时,男性厚实的双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轻抚过她的手背。

  「谢谢。」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他欣喜的看着她,这是他们第一次有了交集,即使在其他人眼中这根本没有什么,但这一句谢谢已经足够让他开心三天。

  而且,刚刚他摸到了她的手,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秒,可是已经能让这个晚上近两个小时的等待和不断的进食有了代价。

  见到他目光灼灼,第一次被异性用那样的眼神注视,黎远瑷有些害羞的将刚刚不小心被他碰到的双手负在背后,转过身去,害怕自己会泄漏更多情绪。

  虽然她转身背对着他,但这并没有让他感到失望,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对他的行为有所反应,而不再是把他当空气一般。

  颜君朴傻笑着将烫青菜端回去,无视于哥儿们不耐烦的眼神。

  「君朴,是男人就要勇敢的把话说出来,好不好?」身型较瘦弱的孙耀无奈的拍着他的肩膀。

  「今天晚上的第四盘烫空心菜。」其他人已经认命的拿起筷子。这家小吃店的烫青菜是很美味没错,但一个晚上连吃四盘还是教人吃不消。

  大家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发现颜君朴发愣似的带着微笑。

  「你发春啊,从刚才回来就笑个不停。」

  「怎么,还是她已经接受了你的告白?」

  「没有。」他微笑着低下头。

  「没有?!那你到底在爽什么啊?」大头轻推了他一下。

  「我刚刚不小心摸到了她的手。」颜君朴抬起头开心的说。

  「哼!不小心?」孙耀笑哼了一声。「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对于朋友的话,颜君朴笑而不答。

  「拜托,摸到手而已,你也爽成那样,又不是上了她。」说话和举止较为粗鲁的大头有些不屑的说。

  「大头,我是真心喜欢黎远瑷,不是玩玩而已,也不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颜君朴微微收起笑意,正经的向大头说。

  「是是是,『清纯』的颜君朴。」感觉到他的认真,大头收回开玩笑的话。

  颜君朴的父亲颜慎心是全国著名的心脏外科权威,前几年开了间私人医院担任院长,虽然规模不比大医院,但是由于颜家是知名的医学世家,拥有良好的名声和高超的医术,因此求诊者不断,让颜慎心有将医院扩充营业的打算。

  有着这样的背景,让颜君朴一进医学院就成了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

  由于从小就有将来要当医生的观念,加上自幼家中的培养和教育,让还没有进入医学院就读的他已拥有许多专业医学知识,当然在校成绩也都是名列前茅。

  更让所有人羡慕的是,除了良好的家世背景和学业成绩外,他还有着俊逸的外型。

  清眉俊目,笔直高挺的鼻梁和恰如其分的嘴唇,镶在他年轻、干净的脸庞上,身材更是颀长挺拔。

  然而出身名门的他,没有迫人的骄气,嘴角常常挂着微笑,气质从容而优雅,让人觉得他就像是一阵舒服的微风一样,那么容易的让人想亲近。

  因为如此,对他有好感的女生多如过江之鲫,三天两头就有人送上门来,只要他肯,不知有多少女生抢破头要当他的女朋友。

  不过他总是谦和婉转的回绝女孩们的爱意,因为他并未遇上真心喜欢的女子。

  一直到开学那天的午后,在学校的回廊上看到了黎远瑷。

  她偏着头微笑的听着身旁的女同学说话,那一身清新的气息和带着一点点冷调的美感,让他的眼光从此只想停留在她身上。

  「远瑷啊,今天晚上生意还好吗?」老板娘张春美回到小吃店。

  「张姨,妳回来啦,妳大哥的情况还好吗?」黎远瑷开心的问。没有住在宿舍的她,住在张春美出租的顶楼加盖屋里,没有课的时候就在她开的小吃店里打工,抵掉房租费之后,还有一些零用。

  「复元的情况还不错,而且开车撞到他的人也愿意负担医药费。」

  「那就好!」和张春美几乎每天相处,对黎远瑷而言,这位房东已经像是她的亲人。

  「是啊。」张春美看向店内,发现还有一桌客人。「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她看了看钟,已经将近十点,是该打烊的时间了。

  「他们已经坐了快一整个晚上。」

  「快一整个晚上?」她讶异的看向那一群男孩,发现都是熟面孔,这个礼拜几乎每天都看到他们来店里光顾。

  「嗯。」黎远瑷点头,「他们点了不少东西。」

  「是吗?」张春美意有所指的看了黎远瑷一眼,她看得出来那些男孩们可不是为了她的米粉汤而来。

  「张姨,要收摊了吗?」没有感觉出张春美另有意涵的问话,她看了看表问道。虽然还有客人,但小吃店的营业时间只到晚上十点。

  「准备收一收吧。」张春美将炉火关熄后,往店里走去。「同学们,不好意恩,我们要打烊了,如果还想吃东西的话可以打包回去。」

  「不不不!」一听到「吃东西」三个字,一行人猛摇头。

  「我们已经吃得很饱了,麻烦老板娘帮我们买单。」颜君朴客气的向她说,「不好意思,我们坐到这么晚。」

  「不会不会。」张春美笑着道,对这个有礼的年轻人她可是印象深刻。

  她看着菜单,帮他们算出价钱。

  「总共是八碗米粉汤、三碗干面、四盘大的烫青菜、四盘油豆腐、两盘黑白切、两盘卤小菜,总共是七百二十块。」

  啧啧啧,这一群年轻人还真会吃。她在心里说着。

  颜君朴拿出一千块,帮所有的人付帐。让死党们陪他吃了一顿那么久的饭,有些人舍命陪君子,教授交代的作业、报告一个字也没写,陪他耗了一整晚,而他还是什么进展都没有,让他心里有些愧疚。

  「来,找你两百八,改天有空再来。」

  「没问题!」不过这句话只有颜君朴一个人说,其他人只是苦笑。

  在小吃店坐了近三个钟头的一行人终于步出店外,颜君朴走在最后,本来想要再和黎远瑷说几句话,却看到她己坐在板凳上洗着碗盘。

  「走了啦,君朴。」孙耀向还依依不舍故意放慢脚步的颜君朴说。

  「哦。」他看了专心洗着碗盘的她一眼,才跟上其他人的脚步离开。

  黎远瑷身手俐落的将碗盘洗净后,走回店里收拾桌椅,将桌子都擦干净后开始拖地板。

  「最近那一群男生好像常常来哦。」张春美边收拾面摊边对她说。

  「好像是吧。」黎远瑷附和道,每天客人那么多,她其实没什么印象。

  「我的米粉汤有这么好喝吗?」

  「当然。」弯着腰拖地的她停止了动作。「张姨,这一带的米粉汤就数妳的最有名了,当然好喝。」

  奇怪,张姨不是一向以她的米粉汤为傲吗?用大骨熬上好几天的汤头,香味浓郁又不腻口,有些时候还得排队才吃得到呢。

  「不是,我是说他们来可能还为了其他的原因。」

  「其他的原因?」她纳闷的问。

  「是啊。」张春美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她。

  「是什么?」黎远瑷还是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唉!就是为了妳啊,远瑷。」张春美叹了口气,不知她是真不知还是装傻,来店里的男生常常都会盯着她瞧,不过当事人倒是一点回应也没有。

  「为了我来干嘛?」黎远瑷不解的问。米粉汤又不是她煮的,为她来做什么。

  「来看妳呀,傻瓜。」

  「看我?」她知道自己长得不差,但是客人来店里不是为了吃饭而是看她,这就超乎她对自己评估的范围了。

  「那个男生喜欢妳。」张春美放弃了暗示,心里十分同情那个喜欢远瑷的男生,他大概没想到远瑷是一个对感情那么迟钝的女孩吧。

  「哪个?」黎远瑷佯装不知的问。她似乎有一点点感觉到那个男生对她的好感。

  「就是一直向妳点菜的那个。」就算今晚没有待在店里,她也猜得出来,情况一定是这样。

  「哦。」黎远瑷低下头继续拖地,然而她的心里忽然想到他不小心摸到她的手,原本平静的眼神闪了一下。

  她的举动,张春美完全看在眼底。

  「远瑷,地板已经很干净了。」张春美对若有所思的黎远瑷说,再不制止她,磁砖都要被她拖起来了。

  「哦。」黎远瑷连忙将拖把放回原位。

  「来,帮我把大锅子拿去洗一洗。」看到她难得恍惚的神情,张春美笑在心里.看来这丫头还有得教。

  「好。」她接过用来装米粉汤的大圆锅,蹲坐在路边洗了起来。

  难道他们一群人坐在店里一整晚,真的是因为那个男生喜欢她吗?为了看她,所以点了一堆东西,吃个不停,用这个方法会不会太傻了?

  而且她哪有那么大的魅力?

  「张姨看得出来,他是个好男孩。」虽然只是对一个小吃店的老板娘,但那孩子还是十分有礼。

  「所以呢?」张姨对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所以啊,妳应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虽然出身于孤儿院,但她知道远瑷是个有骨气的好女孩。

  「张姨,妳在胡说些什么啊?」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的黎远瑷起身,将洗好的大锅倒放晾干。

  「妳啊,应该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去逛逛街、谈谈恋爱,不要只会读书、赚钱、拿奖学金,然后省吃俭用的把所有的钱寄回孤儿院去,妳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张春美有些心疼的说。远瑷正值花样年华,却不像一般年轻人喜好玩乐,早熟得让人疼惜。

  听了她的话,黎远瑷只是笑着。

  她知道张姨是心疼她,也是为了她好,但是那是她成长的地方,她知道孤儿院需要钱,那里有许多和她一样失去父母的孩子,除了孤儿院,他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所以她必须尽所有的努力,让孤儿院继续生存下去。

  黎远瑷又拿起另一个大锅子要到路边清洗。

  「好了好了。」张春美阻止她。「妳累了一整个晚上,赶快回去休息吧。」

  「可是张姨,摊子还没收好呢。」

  「我在医院坐了一晚,正好可以活动活动筋骨,再说已经收得差不多了,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张春美为她脱下身上的围裙,将她的背包塞到她的手中。

  在她的坚持下,黎远瑷提早离开小吃店。她将背包背在肩上,慢慢的踱向学校后方的公寓。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晚上的月亮又圆又大,亮得让天空中的星星都相形失色。

  踩着月光,她想起张春美在小吃店里对她说的话。

  她一向很少关心儿女情长,她只知道,她在院长妈妈的期许下好不容易考上了医学院,虽然当不了医生,但是她不能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她要更加努力,让院里的孩子们能过更好的生活。

  只是张姨的话让她开始想要改变一成不变的生活,其实在她的心里面,多么希望可以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好好的享受青春,抛开所有的责任。

  抛开所有的责任?!

  黎远瑷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怎么可以有道么自私的想法?

  她甩甩头,一定是今天晚上一个人看店太累了,才会有如此荒唐的念头。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回到宿舍之后,颜君朴还是静不下心来,想到今天晚上他所错过的机会,就让他陷入扼腕、懊悔的情绪中,完全念不下书,于是他索性离开了宿舍。

  他骑着脚踏车,在微凉的秋夜里,让风将自己混沌的脑袋清醒清醒。他在学校附近绕了几圈,途中经过黎远瑷打工的小吃店,但是铁门已经拉下。

  他有些失望的往前骑,不期然地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

  「黎远瑷。」颜君朴在她身后不远处惊喜的轻唤。

  听到有人叫她,她停下脚步,觉得唤她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她疑惑的转头,看到了在店里坐了一整个晚上的男生。

  颜君朴将脚踏车停在她的身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妳。」他斯文的脸上有着开心的微笑。

  「有什么事吗?」想到张姨说他对她有好感,她不禁与他保持距离。

  看到她戒备的表情,他有一丝丝的尴尬,抓了抓头发说:「没什么事,只是看到妳,想跟妳打声招呼。」

  「哦。」黎远瑷轻应一声,打算继续往前走。

  「嗯……」感觉到她刻意远离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接近她的颜君朴急忙道:「我可以送妳回家吗?」

  闻言,她转过身,有些讶异地偏头看向他。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有点危险。」担心会被拒绝,他努力的释放自己的善意,又害怕太过于积极会吓跑了她。

  黎远瑷看了看他的脚踏车,心想如果坐在后座势必会和他有一些肢体上的接触,他们根本还不熟,那样做似乎不太好。

  想了想,她还是打算拒绝他,正要开口,他已经抢先说话。

  知道她的顾虑,颜君朴下了脚踏车说:「没关系,我们可以用走的。」

  看着牵着脚踏车的他,黎远瑷默许了他的要求。

  看出她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连忙牵着脚踏车走近她身旁。

  「妳好,我是颜君朴,医学系三年级。」见了她好几次,但他还没有机会向她介绍自己。

  颜君朴。黎远瑷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原来他就是颜君朴,好几次听班上的女同学说起他的名字,这还是她第一次把人和名字连在一起,原来他就是那个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颜君朴。

  「我是黎远瑷,医学管理系二年级。」她以同样的方式介绍自己。

  颜君朴点点头。其实这些他再清楚不过,他还知道她是慈幼社的副社长,是个有爱心的女孩,常常到育幼院陪孩子们玩。

  「妳没有住学校宿舍吗?」颜君朴跟在她身边,尽量放慢脚步,希望能拉长和她说话的时间。

  「没有。」

  「为什么?」

  「一年级的时候没能申请到宿舍,只好住在外面,现在习惯了,反而不想住进宿舍里。」喜欢安静的她,希望拥有自己的房间,但相对的住宿的费用也会提高,幸好有机会住进张姨顶搂加盖的房子里,房租的负担不会太重。

  「住在外面有住在外面的好处,不过女孩子还是住宿舍比较好,至少比一个人住在外面安全。」颜君朴看了身高到他肩膀的她的一眼,以女孩子来说她算是很高了,但是纤瘦的她遇到危险,不见得有力量可以反击,想到这儿,他不禁为她忧心了起来。

  听到他关心的口吻,又想起张姨在店里对她说的话.她的心里涌起一丝感动。如同张姨所说,他真的是个好男孩。

  「我会小心的。」她小声的说。

  秋天的夜晚,凉风徐徐的吹抚在两人的身上,只穿件短袖上衣的黎远瑷在离开小吃店时将外套忘在店里,加上刚才洗碗时不小心弄湿了上衣,风一吹,让她有些寒意,用手环抱住冰冷的上臂。

  看到她的举动,颜君朴关心的问:「会冷吗?」

  「还好。」她逞强的回答。

  知道她是不想让他担心才这样说,他立刻脱下穿在短袖绵衫外的长袖衬衫,将它披在她单簿的身子上。

  「不用了,你穿就好。」黎远瑷不好意思的想将衬衫拿下,但是他却将手搭在她的肩头上,不让她拉下衬衫。

  「晚上有点凉,妳披着。」他坚持的说。

  「谢谢。」她不再拒绝他的好意和关怀。她拉了拉还留着他体温的衬衫,上面有着清新好闻的肥皂香味。

  感觉衬衫上的温热,她不再感到寒冷,温暖的体温包围着她,穿过她的皮肤,也慢慢的渗进她的心。

  「米粉汤好喝吗?」不知不觉中,黎远瑷对他的态度变得温和。

  「你们小吃店的米粉汤很美味,不过可能有一阵子我的同学们不会再去光顾了。」想到孙耀他们撑到快吐的表情,他就觉得有些歉疚。

  「今天晚上你们总共喝了八碗米粉汤。」张姨的米粉汤好吃又大碗,他们还真是大「肚量」。

  「是啊,我死党还说,他整个大脑都塞满了米粉汤,报告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他打趣的转述孙耀的话。

  黎远瑷笑了起来,「你的朋友很有趣。」

  看着她的笑脸,颜君朴突然觉得呼吸一紧。

  她清亮的眼眸笑成弯月的形状,双眼闪开发光,笑意让带着冷然气质的她温柔了起来。

  唇红齿白,艳若桃李,让他有些看傻了眼。

  「妳笑起来很好看。」颜君朴着迷的看着她。

  察觉到他紧睇着她看的眼神,她有些害羞的低下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乱了节拍。

  她再次想起张姨在店里对她说的话——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吧!

  她真的就要恋爱了吗?她带着一丝娇羞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到她泛着脸红的脸颊,他已经在心里说了不下上百次的话不由得脱口而出。

  「黎远瑷,其实我很喜……」

  「我家到了,晚安。」黎远瑷打断了他的话。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现在的她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承受那么多。

  她羞怯的看着他,将披在身上的衬衫还给他后,小跑步的上楼。

  表白被打断,颜君朴望着她跑上楼的背影,手中握着留有她体温的长袖衬衫。

  感觉着那微热的余温,看着公寓项楼亮起的灯光,在月色的笼罩下,他呆呆地失了神。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