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将计就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将计就妻目录  下一页

将计就妻 第八章 作者:施玟

  郑韵如小小的工作室里一下子挤进温中轩夫妇和左光平三人,着他们一进到她这里的时候,他们不必开口,她就已经猜想到他们所为何事。  

  一定是莹莹出事了!  

  “没有,莹莹根本就没有跟我联络过。”郑韵如替自己倒杯红葡萄酒,她脸上的静默,一点都没有好友失踪时该有的激动。  

  “郑韵如请你好心点,我们大家都在着急,你怎么……”左凉茨见不惯她和温昱莹一样不屑的神情,娇声的命令着她。  

  “中轩哥,这位是你的新婚妻子吧?”郑韵如这辈子最见不惯的就是像她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  

  “韵如,假如你知晓小昱的下落,就请赶紧告诉我们。”温中轩拜托着眼前和温昱莹情同姐妹的女孩,现下她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很抱歉,我真的不晓得。”他说来说去也只有这么一句话,其他的,她是真的不晓得了。  

  一听莹莹离家出走,她就知道在短时间内莹莹是不会跟她联络的,因为聪明如她,一定会料到温家及左家人第一个找上门追问线索的一定会是她这儿,所以就算她真会知道,那大概也会是许久之后的事。  

  她斜眼瞪向一直不说话的左光平,恨不得替温昱莹将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韵如,如果你还心疼你温妈妈的话,那你就赶紧将小昱的下落告诉我们。”温中轩近乎恳求的说道。  

  “中轩哥,不是我不肯帮你们,而是她真的没跟我联络,你叫我告诉你什么?”郑韵和跟着无奈的说。而她心里头却同时在迅速的过滤温昱莹可能会去的地方。  

  “算了吧,轩,看来她是不会说的。”左凉茨再次的擅自发言。  

  “对,就算我有莹莹的消息,我也不可能在你面前说的,以避免你对她不利!”郑韵如火起来可是比任何人还要泼辣,她知道左凉茨就是害温昱莹到如此地步的始作俑者。  

  “轩,你看啦,她欺负我。”左凉茨尚是搞不清状况的赖在温中轩身上撒娇着。  

  “姐,你够了!”左光平知道郑韵如应该是有些事不肯吐露,再加上老姐在一旁闹,她就更不会讲了,于是他忍不住的喝止左凉发的无理。“姐夫,有些事情我想直接问郑韵如,所以麻烦你将我姐姐给带回家。”  

  温中轩毫无异议的同意,他直接将左凉茨的手给抓起,一点都不顾虑她的面子。  

  而郑韵如却是用赞赏的眼光看着左光平。他还满识相的,知道她郑大小姐与那女人不对盘,早早遣走碍事又碍眼的人。  

  铁门被打开又关起的声音告诉他们人已经离开,此时郑韵如长长的喟叹后,站起身走到小冰箱前取出两瓶冰啤酒,一瓶丢给左光平。  

  “说吧,你有什么尽管问,除了我真的还不知道莹莹的下落外,可以告诉你的,你都可以问我。”郑韵如很干脆的说道。  

  “有关你和她在新娘休息室里的对话。”人家很大方的要他有话直问,所以他也不客气的将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  

  “哪件事?”她不解的蹙眉,事实上那天她和莹莹不知说了多少话,所以他这样没头没尾的问题,她还真搞不懂。  

  “她说……她不干净那段。”左光平困难的吐出,对他而言,要他说自己妻子的隐私是件很尴尬的事。  

  “天,你该不会……”郑韵如狠狠的倒抽口气,她很想抓住左光平,替温昱莹教训他一顿。  

  难堪的点点头,他知道现在除了诚实的面对外别无他法,他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后悔的心声。  

  “你——是个混帐!”终于,她想出一个尚可的形容词来骂左光平,不过这还不足以代表她的气愤。  

  “我知道。”闷闷的,他自己也承认。  

  “你强暴她?”这一点是莹莹害怕所在,所以她一下子就命中目标。  

  左光平再次的点头真的让她的火气直冲到了极点。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莹莹她……喔,算了。”她把话说一半,接着又放弃的抱起沙发上的抱枕兀自生气着。  

  “我想知道她和你怎会有那段对话。”这是人们误会所在的症结点,他必须搞清楚才行。  

  “温家没有半个人告诉你?”郑韵如小心的问道。她想先确定好左光平知道多少,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能透露的秘密到哪里。  

  “她十岁的时候究竟出了什么事?”左光平直觉的认为事情的关键应该是指向那时候。  

  “我不是告诉过你莹莹被绑架过的事吗?”郑韵如试探的问。  

  “那和你们说的话有何牵连?”  

  “本来我是答应过莹莹不说的,不过既然你都已经娶她过门,我想也该让你知道那个恶梦了。”头一回郑韵如发现一瓶啤酒加上刚刚的红酒根本不够瞧,她现在需要的是一打陈绍。  

  左光平不语的等着她说下去。  

  郑韵如一瓶啤酒下肚后才缓缓的说道:“那时的莹莹才十岁,而温家的家产让她被人绑架,这就算了,但温爸爸却一直不肯让警方介入此事,后来当莹莹被救出后浑身浴血的直喊痛,本来温妈妈要医生替莹莹做全身检查,可温爸爸认为若检查她被人怎么了时,医生可否保证不让这丑闻流出去?闻言束手无策的温妈妈也无能为力,只能放弃。”  

  “但偏偏征信社的人泄漏此事,甚至还绘声绘影的说十岁的温家小姐被匪徒强暴。自此以后,莹莹便以为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她只要待在浴室里就会拼命的洗刷自己,直到破皮流血后才罢手。”  

  “她是处子。”低喃着,左光平用郑韵如要细听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我晓得,但她心中住的恶魔却一再的告诉她,她不是!所以她才会害怕的躲起来。”知道他在新婚之夜对温昱莹用强时,郑韵如便晓得那只小鸵鸟的心情会如何了。  

  左光平不想接腔,他只在心中不断的重复着自己那夜对温昱莹的可怕恶行,现在回想起来,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莹莹说当她知道自己要嫁给你后,她便要学会收敛脾气,”郑韵如又告诉他另一件足以让他内疚的事。“她说,她很期待进入左家的生活,毕竟你是第一个让她忘记自己是温家小姐身分的人,所以她很期待与你重新开始的生活。”  

  “她会在哪里?”左光平的内疚与汗颜让他只差没磕头谢罪。  

  “不知道。”郑韵如制式化的统一答案。  

  “你想,她有可能会躲到哪里?”左光平拐个弯的问道。  

  “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她很直接的说出。  

  她心想,只是这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可真是大啊!小小的台北就足以让人昏头,更何况整个台湾?  

  “若真的没办法可想,那也只有请人帮忙了。”郑韵如小声的建议,而眼下也只剩这个办法可行。  

  岳丈不准他们报警处理,那么他现在也真的只剩郑韵如说的办法可试了。  

  坐上破旧的乡间巴士,温昱莹感觉到不同于城市的人情味。  

  她一个单身女孩,打从一上车就被迫无条件的接受许多好心老爷爷老奶奶的点头礼,所有见过她的人大概都很好奇像她这样的女孩怎会独自出现在这里,而无人陪伴?  

  终于,两位面容慈祥的老爷爷与老奶奶在上了巴士后忍不住的主动坐到她身旁,朝她和蔼的一笑,似乎有话想说。  

  “小姐,一个人?”老奶奶的声音虽已年迈,却还是中气十足。  

  “嗯。”对陌生人,温昱莹还是保持高度的警戒,即便对方一见就是个好心人,但她还是小心点好。  

  “别紧张。”老奶奶布满风霜的手轻轻的搭上她的手,顿时降低了她的警戒心。“我们是在想,你是不是需要帮助?毕竟单身女孩在这儿还真的满少见的。”  

  温暖的手抚慰温昱莹的心,她绽放出了今天的第一朵微笑。  

  “老奶奶,我是来旅行的。”她一开口,整台车的乘客包括司机都笑着点头。  

  “女孩子在这里很不安全的。”老爷爷也开口说了,“尤其现在天色暗了,很不好找房子住的。”  

  “是啊是啊,小姐,你订好旅馆了吗?”老奶奶见她就觉得好像见到自己的孙女,亲切的很。  

  “山上,我是指,我想到奥万大去,那里不是有山庄吗?”温昱莹头一回发现事情似乎没有她想得简单。  

  “小女孩,现在是观光季节,能住人的房间都客满了,像你这种临时上山的是不可能订得到客房的。”司机先生朗声的告诉她。  

  一时间,温昱莹的小脸皱了起来。  

  “没关系,你可以来住我们家,”老奶奶就像神仙教母般,替她想了个好方法。“反正我和老爷爷也只有两个人,不碍事的。”  

  “小姐,你是遇上咱们乡里出名的老好人喽!你就大方的去住没关系的,老先生老太太的家人都在台中、台北的,不会有问题的啦。”另一位老先生也鼓励的说道。  

  “我……”温昱莹迟疑的不敢答应。  

  司机见不惯她的犹豫,又开口说道:“放心啦,老太太他们时常接济一些从山上下来临时没房子住的游客,没事的啦!”  

  “太冒昧了,毕竟我们根本就不认识,所以我想我还是下车转回山下就好了,谢谢您好心的帮忙。”温昱莹婉转的答谢道。  

  “唉,小姐,我这台车是今天最后的一班,你下了车之后就算到明天早上也不会有下山的车子。”  

  “可是……”  

  “小姑娘,搭便车是可以回到山下的,可是比起住到我们家来可要危险多喽。”老爷爷看得出温昱莹的客气与生疏,所以转个方向的告诉她事情的轻重缓急。  

  “那……谢谢您们的帮助。”不好意思再推辞,温昱莹心想,反正就只住一晚,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  

  “这才对,这才对。”老奶奶慈蔼的脸孔让人见了觉得好温暖。  

  温昱莹的一颗心,就这么轻易的被收买了。  

  “嗨咻,我和爷爷的窝到了!”老奶奶卖力的领着温昱莹步上山去,而她则乖巧的在后头搀扶老爷爷。“房子不大,可还住得下好些人。”  

  朴素的原木设计,显示出这家人不喜夸张的个性,可却也看得出这两位老人家的家世不凡,毕竟能在这种地方颐养天年,确是一种享受,而简朴中带有欧洲洋房的设计装演。由于她自己也是半个室内设计师。所以她很轻易的就知道这间屋子是经由名家设计。  

  “爷爷,您家很漂亮。”温昱莹很真诚的赞美道。  

  “是我那个宝贝金孙弄的,说什么要让我们有住在欧洲别墅的感觉,好说歹说的就偏要弄成这样,害得奶奶都要请山下的人帮忙打扫整理才行。”老爷爷嘴里虽有些抱怨,可眉目间流露出的却是对自己孙子的满意。  

  温昱莹随着老人家走进起居室里,放在装饰用的壁炉上有个古铜相框,里头放有全家福的大合照。  

  “爷爷。这些都是您和奶奶的家人吗?”她拿起相框后问道。  

  “好久之前的合照噗。”老奶奶眼眶湿润的说道,“我和爷爷都不喜欢照相,所以这张相片的年代久远了。”她苍老的手指像不舍般的轻触着相片。“前几天恰好是我们孙子结婚的大喜日,可我们却刚好远在美国游玩,赶不回来,直到今天才回到台湾,却也来不及参加了,所以索性就直接回来这儿喽!”  

  “奶奶,对不起,害您伤心了。”温昱莹见到老人家的眼眶红红的不禁内疚的说道。  

  “没的事,只是有时和爷爷很想他们而已。”老奶奶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安慰的拍拍她的手。  

  “怎么不搬到他们那儿住?”好奇的温昱莹问道。  

  “唉,我们老喽,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是住不惯的。”老爷爷很快的冲好乌龙茶,招呼他们来享用。  

  “可是住这儿不是很多事都不方便吗?”温昱莹先扶好老奶奶坐下后,再坐在原木做成的椅子上问道。  

  “住惯了就好了,”老奶奶轻尝口香味四溢的茶后才说道,“其实这里的人都很好,有人情味,不像台北、台中那些城市,唉,我和爷爷想过个马路都不敢喽。”  

  “他们会来看您们吗?”这时她脑袋里头想的全都是孝道。  

  “偶尔,会来的也只有我们那个宝贝孙子,可是他也是只有在心烦时才会上山来。”老爷爷感叹的说。  

  “老头子,我们好像都忘了一件事情了,”老奶奶突然把脸侧向温昱莹这边。“小姐,咱们都还没有互相介绍过呢。”  

  “喔,对不起,”温昱莹这才想到自己都住进人家家里了,竟还未报上名字。“爷爷奶奶叫我昱莹就可以了。”不知怎么的,她很主动的删去自己的姓氏不说。  

  “我们姓左,左宗棠的左,不过我们倒是听你叫爷爷奶奶惯了,假如不嫌弃的话,尽管继续这样叫我们呗。”左奶奶和蔼的说着。  

  姓左,温昱莹在心里头苦笑,怎么和左光平同姓?要不是她知道结婚时左家除了他父母外并没有其他的尊长出现,她会以为自己的运气真是背到极点的差劲。  

  “谢谢您们,如果没有您和爷爷,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温昱莹笑着说道。  

  “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上来这儿?通常来这儿的女孩大都成群结队的,你连穿着都不是都市女孩的打扮。”左奶奶还是把心头的问题给说了。  

  “我……”温昱莹难以坦率的吐露心声,她终究还是顾虑着自己的颜面。  

  “奶奶,人家小姑娘也许只是来散心而已,你怎么老是问她这些有的没的。”左爷爷轻声的制止了老奶奶的问题。  

  “没关系的,爷爷,我可以说的,”温昱莹感受到两位老人家的好意,她决定要将他们当成自己的长辈般。深深吸口气后她才说道:“我是离家出走的。”  

  老人家纷纷倒抽口气,不敢相信眼前像个天使般的女孩,性子会烈到离家出走跑到这深山里头来?  

  “对不起,没有事先告诉您们,”温昱莹很抱歉自己造成老人家的困扰,“若您们怕麻烦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离开。”说着,她便想要起身离去。  

  “没的事,你快坐下。”左爷爷和左奶奶同时出声制止她离去的动作。  

  “可是……”  

  “没,我们不会因为你是离家出走而看不起你,”在奶奶慈祥的说道,“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我和爷爷会是个好听众的唷。”  

  她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温馨的感觉,即便是与自己的母亲丘雯菱,她也是鲜少会将心事给说出,可是眼前萍水相逢的老人家却给她不同的温暖感觉,让她着实感动。  

  “我……我是在新婚后的第一天就离家出走。”握住暖暖的杯子,温昱莹轻轻的将昨天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统统都说了出来。  

  “我和我的丈夫是因利益而结合的,说句白一点的话,我们的婚姻是经济联姻,更好笑的是,从我们认识到结婚只见过不到十次的面,讲的话也是少少的几句,我的父亲对我说过,只要我嫁过去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能回家哭诉,所以当时我除了逃走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而现在,我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你有告诉你的父母或是朋友吗?”左奶奶迟疑了片刻后问道。  

  “没有,”温昱莹猛一摇头的说,“家,我是回不去了,而朋友那儿,我更不想让她知道,毕竟我是逃走的,若我的好友知道我的下落,那她铁定会让我的家人知道,所以我不能说。”  

  “你的先生是做了什么事才让你如此仓皇的逃出?”左爷爷关心的问道。  

  “他……他以为我不……贞洁,所以对我说了好多难听的话,还……”她边说,边难堪的蹙起眉头,话未说完,整个人就几近崩溃的状态。  

  老人家俩互看一眼,然后左爷爷轻点一下头让左奶奶说话。  

  “昱莹,”左奶奶安慰的搂住她颤抖的肩,心疼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别难过,如果你不嫌弃我们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你就尽管留下来吧,直到你想走为止。”  

  “奶奶,我不能这样打扰您和爷爷的。”抬起已经泪迹斑斑的脸,温昱莹摇头说。  

  “傻丫头,我们还巴不得有人作陪呢!”左爷爷也搭腔的说,“我们平常没什么娱乐,除了种种花花草草之外就只能看电视喽,在这儿的日子清闲得无聊,我们还怕你住不惯呢。”  

  “爷爷……奶奶……”  

  “好了好了,奶奶带你上楼看看你的房间,瞧这么可爱的小脸哭花了,可是不好看的。”左奶奶握着温昱莹的手,一边轻拍着一边带着她走上楼,还告诉她他们宝贝孙子在这里的种种笑话,逗得她破涕为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