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将计就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将计就妻目录  下一页

将计就妻 第四章 作者:施玟

  温昱莹手里握着酒杯,满脸无聊,又带些妒火的瞪着一楼大厅中,翩翩起舞的温中轩与左凉茨。  

  须臾,她扬起眉,冷笑的看着左光平。  

  “没想到你会是左小姐的弟弟。”温昱莹讲话冷飕飕的,话里头还掺进嘲讽的语调。  

  “左小姐?”左光平挑高边的浓眉,不可思议的是她真的把左凉茨当成情敌。“我还以为我老姐即将成为你未来的兄嫂咧。”  

  “哪干我何事,”温昱莹无聊的晃着手上的香槟酒杯,嘴角嘲弄的扬起。“她是中轩哥哥的朋友。不是我温昱莹的。”  

  “嗯,有点醋意的味道。”他故意做出闻味道的动作,夸张的让人有爆笑的冲动。  

  “中轩哥哥是我的!”温昱莹充满占有性的说。  

  她知道左光平在暗示什么,但她也不避讳的把心底的话给说出来,更不在意他会说给别人知道。  

  “他——是你哥哥,同个父母生的,”左光平含意深远的说道,“你这般的占有欲,不怕别人说你有恋兄情节。”  

  “我爱中轩哥哥,而中轩哥哥也爱我,所以我不怕别人知道。”她依旧是霸气十足,像个生怕丈夫被抢走的小妻子。  

  “他是你哥哥,小妹妹。”他仍是不厌其烦的提醒她,而他却发现自己变得奇怪,讨厌她小嘴里说的、爱的净是中轩哥一人。  

  现在他也晓得那日淡水的落泪天使为何伤悲,她的泪水只会为某人而落。  

  “你不懂的,”温昱莹危险的眯起眼,她强忍住把手上的酒泼洒到眼前男子的冲动。“你不懂中轩哥哥对我有多重要。”  

  温昱莹酣红的脸蛋明显的表现出她的怒气,握紧的小拳头更是她怒意泉流所在。  

  “天底下的男人多的是,不是只有中轩哥一人而已。”左光平很想猛力的摇晃她,但他也忍住那股冲动。  

  “我只要中轩哥哥,其他的,哼。”她骄傲的轻哼声,表示她对其他男人,只要不是她的中轩哥哥,她有多么不屑。  

  “被宠坏的小女孩,”他啧啧有声的叹道,他实在不了解温家怎会如此放任她这般的骄纵。  

  “你再说一遍!”温昱莹已经把酒杯举高,随时有泼出去的准备。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事之一就是被当作小女孩,因为打从她国中入学后,她便急于长大。更希望她的中轩哥哥能够当她是女人,所以当左光平说她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时,便可以想像她胸中的怒火烧得有多旺盛。  

  “我说,你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左光平也不在意的往她高举的右手看去,然后慢慢的重复自己说过的词句。“真不知道温伯父和温伯母是怎么教你的?”  

  但他显然错估温昱莹爆发出来的脾气,对温昱莹而言每个人都是疼她、宠她的,不会有人告诉她,这儿不对,那儿不可以。所以当左光平诚实的将心里话说出时,她便承受不起,在她眼里,他刚刚说的话不啻是种羞辱的意思,更是为了他自己的姐姐而来羞辱她。  

  气急攻心下,温昱莹奋力的将香槟酒泼到他脸上,一时间两人都呆愕住的互瞪。  

  对温昱莹来说,她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做,但她还是做了,因为他提到她最不想被提起的地方,所以她不想后悔自己的冲动。  

  对左光平而言,他可以说是错估她娇小的身形下所蕴含的火山,在脸上被她用高级香槟酒招呼后,他真的很想大笑几声。  

  他伸手抹掉脸上的酒渍,不知自己该庆幸那杯酒经过长时间的空气氧化下,酒精成分也早被挥发许多,还是该庆幸那杯不是烈酒,要不然两者其中一项发生的话,他的双眼不被灼伤也是万幸了。  

  “对……对不起。”终于,她嗫嚅的道歉,但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冲动而道歉,而是为了泼洒的动作。  

  “道歉?”左光平的俊脸霎时变得冷酷,他学她的轻哼声后,危险的逼近她。  

  “我已经道过歉了,别想我要说更多对不起之类的话。”退了半步,温昱莹被他逼到将光裸的背抵在雕花栏杆的扶手上。  

  “宠坏的小姐都是在伤了人之后才道歉的吗?”左光平又向前跨了一大步,顺利的将她圈入自己的气息中。  

  “你想干什么?”为避免他们俩暖昧的举动引起四下宾客的注意,所以温昱莹也只能压低声音的警告他,“我不准你乱来!”  

  “乱来?”他悻悻的取走她手上的肇事物,然后用力的抓住她尚是半举的手。  

  “你放开我。”第一次,温昱莹尝到什么叫做害怕。  

  她用还未被制伏的左手,使劲的想推开他,只是男人与女人的力气实在相差太多,她只是在浪费力气罢了。  

  “给我一个放开你的理由。”他觉得逗她,把她逼得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是件好玩的事,他想替自己,当然还有老姐讨回个公道。  

  “我已经道过歉了,你到底还要我怎样?”这次她将音调抬高半阶。  

  不直接回答她,左光平送给她的答案是以行动来代表一切。  

  他低下头堵住她欲大声骂人的粉嫩唇瓣,然后再咬住她柔软的下唇。  

  “呜……”温昱莹没想到他会如此轻薄她,惊慌之余,只能瞪大眼睛,失措的不知该怎么办。  

  他挑开她的紧咬合的贝齿,跟着他也察觉到她的生涩害怕。  

  一颗晶莹的泪滴从她眼角可怜的滚落,她的恐惧在于内心的惊慌与体内苏醒的陌生情愫。  

  他捂住她盛满惧意的眸子,故意硬下心来不看她已然滑落的泪水,他要她知道,这天底下不是只有一个温中轩适合她,跟她契合的人会是他。  

  “拜……托……”呜咽着,温昱莹害怕着,她怕温中轩会冲上来看见这一幕,届时,她该拿什么脸来面对他?  

  “你该知道‘拜托’在男人的耳里是种诱惑。”左光平残忍的蹂躏她的唇,更残忍的告诉她,她最害怕的事。“你想,要是你的中轩哥哥见到你放荡的模样,他还会疼你吗?”  

  “左光平,你太过分了!”嘤嘤哭泣着,温昱莹沙哑的哭喊出声。  

  “我是过分,但那是你逼我的。”他气她放不开心胸,气她的笑颜只为温中轩绽放,所以他要逼出她内心那股不同的欲望。  

  不知为何,他就是有股想征服她的冲动,他希望她是属于他左光平一人所有。  

  “我跟你又不认识,顶多只见过两面,何来……  ”她猛力摇头,她认为自己根本跟她没有瓜葛。  

  “我的姐姐,”他利用了老姐,而且他肯定她也很乐意被他利用。“有了你从中阻碍,我姐姐就少了很多机会踏入温家大门。”  

  左凉茨那张得意的脸霎时浮现在她眼前,惊恐的泪水瞬间滚滚淌下。  

  “如果中轩哥哥想要娶她,我是阻止不了的。”她为自己辩解。  

  “可是你的不祝福,不也是阻止你父母点头的理由之一。”这也是他从老姐那儿听来的,姑且不论是否为真,但效果性十足。  

  “妈咪和爹地从来就没有为了我阻止过中轩哥哥娶左小姐的。”再次的辩解,而温昱莹开始害怕父母到场后见不到她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果然她的恶梦成真,楼下的众宾客皆停下舞步,纷纷往大门的方向望去,因为门房正在大声的报出温铭夫妇的名字,温昱莹顿时冷意爬满全身。  

  “喔喔,你亲爱的父母来了,介意被他们见到这一幕吗?”纵使左光平本身也不喜欢如此的自己,但他还是脱口说出这些话。  

  “你要我怎么做才会放过我?”她已经决定,即使眼前的男人要她跪下来亲吻他的脚,只要他会放了她,她会愿意做的。  

  “吻我。”居高临下的他虽不喜欢刷白粉脸的她,可是为了挫挫她的娇气,他把要求说出口。  

  “你……”她的眼角余光已经见到妈咪因为找不到她而抓中轩哥哥来问,所以她只能牙一咬,认命的闭上眼,踮起脚尖将柔软的唇瓣印上他抿紧的薄唇。  

  “张开嘴,我不喜欢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左光平命令道。  

  “别太过分。”温昱莹气自己居然没有半点厌恶他的感觉,反而被他挑起心的跃动。  

  她嘴里虽要他别太过分,但还是慢慢的启开紧闭的唇。  

  他的舌头滑溜进她的嘴里,活泼的舌尖抵住她的贝齿,继而与她的舌交缠。”  

  温昱莹把眼一闭,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左光平引进情欲大门。  

  左光平微笑,他喜欢她放软娇躯,甚至瘫软在他的臂膀中,但温昱莹突然瞪大眼,而后便是他的惊喘声。  

  温昱莹趁他情欲高涨的同时,用力的咬了他的舌头。只见左光平的血渍从嘴中流下。  

  “啪”温昱莹狠狠的煽他一巴拿,清脆的声响不但让自己、让左光平错愕,间接的,也引起楼下贵宾的向上注目。  

  在短短的几秒内全场是鸦雀无声的,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可每个人脑子都不约而同的往最不堪的方面上想。  

  众人只见惨白脸色的温昱莹脸上的妆已变成残妆,哭过的痕迹更是惨不忍睹。  

  而另一个主角左光平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左颊上的掌印更是带大家进入无尽的想像空间中。  

  温昱莹知道事情再也不能挽回,所以她只能狼狈的推开左光平逃到一楼大厅。  

  “小莹!”丘雯菱惊慌的抓住温昱莹,然后紧搂住怀里的她。  

  “妈咪……”躲入母亲温暖的怀里,但她却知道自己的名誉再也唤不回。  

  “左光平,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温铭气得青筋直冒,只差没气到掉头离开这里。  

  这难堪的场面,不知要丢他们温家多大的脸,名誉的损伤,不知要他们温家如何去平息。  

  “原谅我,温伯父、温伯母,”左光平的脸上平波无纹,看不出他内心里想些什么。“小侄—时间被欲望冲昏了头,所以与令媛……有些误解。”  

  那声误解,勾起旁观者无限的遐想。  

  他的眼勾往已然躲入母亲怀中的温昱莹,知道自己的话会对她造成何种伤害,但他不后悔。该付出的代价他愿意付出。  

  “马上到我家,我要你给我一个完整的交代。”温铭拂袖而去。  

  而温昱莹则害怕的抬起头,惨惨的叫了声,“爹地……”  

  “回去再说,你已经让我丢尽脸了。”温铭硬下心来,而且率先离开这个赔尽老脸的地方。  

  “妈咪?”她继而找丘雯菱求救,但丘雯菱也对她摇头。  

  “先回去再说。”她无法当场忤逆丈夫,所以她也只能劝住自己的女儿。  

  温昱莹晓得事情已难以挽回,可她最在意的人呢?  

  她一扬起眸子。当她的眼眸与左凉茨遇上,幸灾乐祸的左凉茨正得意的笑着,而温中轩的脸色也不比父亲来得好。  

  “中轩哥哥?”轻叫一声,她好渴望可以躲进他的怀里。  

  但温中轩撇开了脸,在那同时,温昱莹知道自己的世界崩溃了。  

  她怎么拖着僵硬的双脚离开的她不知道,她只晓得自己好惨呐,爬满脸的泪水不知可否将她的委屈给洗去?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了……  

  温家大书房里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包括面色沉重的温氏夫妻,还有温家所有的成员。而从晚宴会场回来后直到现在温昱莹依旧伤心的哭泣不已,忤立在门边的是得意的看着这一幕的左凉茨,面左光平则像等着受罚的小男孩,站在温铭的书桌前,等着温铭开口说话。  

  “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温铭神情严肃且凝重的问道。  

  “温伯伯,这都是我不对,我愿意负责。”左光平诚恳的说,但眼睛却不愿朝温昱莹那儿望去半眼。  

  对她,他知道在自己的冲动行事下,已经严重损毁她在社交界的名誉,可事情都已经发生,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  

  “叫你父母在最短的时间里选个日子.你唯一能负责的就是娶莹莹回去。”沉吟好一会,温铭作出决定。  

  “爸,你这决定也未免太严重点吧!”温中勋虽当时不在场,但依他对温昱莹的了解,他猜得出来事情并非表面所见的那样。  

  “要不,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她名誉上的伤害?”温铭用力一拍原木实心的书桌,让原本就心惊不已的温昱莹只差没跳起来。  

  她无法反对,更不能开口说话,因为她知道对爹地而言,她是最可有可无的小孩,或许可以说,爹地已经后悔收养她这个来历不明的孤儿。  

  “爸,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可想吧。”温中钧也是不忍妹妹受惊又害怕的模样。于是也跟着跳出来说句话。  

  “我们温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你说还有什么法子可想、可解决的?”温铭的口气依旧不好,对这个宝贝女儿荒唐的行为,他可以说是无力可管。  

  “送她出国念书啊!”温中钧十分佩服自己机智的脑袋,在这种关头居然还想的到这个好方法,“小莹不是一直想到法国学设计的吗?既然现在发生这种事,那与其要她匆促嫁人,倒不如送她出国避避风头。”  

  “我也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建议。”为避免温昱莹就这么含冤莫白的嫁掉,温中勋也觉得让她出国念书较为妥当。  

  “铭,儿子们说得也没错,”丘雯菱舍不得见到女儿凄惨的脸蛋,而以前不让她出国读书是因为自己放心不下,但事到如今,自己不放手也不行了。“让她出去走走也比强迫她结婚来得好多。”  

  “你还有脸说,”丘雯菱不说话当哑巴的话,温铭也许还会心疼一下女儿,可她一开口,“便等于直接判了温昱莹死刑。“莹莹都是你宠坏的,若非你处处袒护她,今天也不会有这么难堪的场面发生。”  

  “可是你连小莹的辩解都不听,就直接定了她的罪,这叫她如何……”丘雯菱还想替女儿强出头,但温铭打断她的话。  

  “就凭我是她父亲,我叫她嫁,她就得嫁,何况光平人模人样的,多少名媛想嫁给他,有他娶了咱们家的莹莹,是莹莹的福分,你是个女人家,不仅这么多的。”温铭最在意的是温家的面子,当有关系到伤害颜面的时候,他会不惜一切的扳回他所谓的面子。  

  “爸我不要……”温昱莹巍颤颤的站起身,替自己说话。她的气息微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垮下的娇弱模样令人生怜。  

  “由不得你胡闹,”温铭虽乍见女儿脆弱状有点动摇,可他还是硬下心来决定。“我说过的话,不容许别人反对。”  

  温昱莹惨惨的往惟一还未开口替她求情的温中轩那儿望去,她好希望能见到他以往宠爱的神情。  

  只是当她见到他那张近乎空白的表情时,她的心再次碎成千万片。  

  中轩哥哥、求你,求你看我一眼,你知道小昱是不会做出让你难堪的事情的……她在心里头痛楚呐喊着,可是温中轩一眼也没瞧过她。  

  “中轩,你的意思呢?”温铭寻求大儿子的意见。  

  “随你。”温中轩冷然的表情,狠狠的刺伤已经快要不行的温昱莹。  

  “中轩哥哥?”错愕跃上她的脸,以前百般呵护她的中轩哥哥呢?到哪儿去了?  

  “小茨,你可以代表你家长的意见。”温铭再向左凉茨间道,并且加上一句。“如果你和中轩愿意的话,两场婚礼可以同时举行。”  

  左凉茨强压抑住雀跃的心情,她仍旧保持大家闺秀的气度,及温驯小女人该有的态度,先转头寻求温中轩的看法。  

  “轩?”她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呵,早知道她就早些利用光平,这样她也不必瞎耗掉多年的岁月。  

  “你高兴就好。”这会温中轩的表情不再是冷漠,他面对左凉茨的神情是情人间的温柔。  

  “哪……”左凉茨装出小家碧玉的羞怯,她咬咬了唇后才说道,“我的事情先谢谢温伯父,可弟弟的话,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意思。毕竟那是他的婚礼,做姐姐的无法替他作抉择。”  

  “好吧,光平,你的意思是?”温铭愈看愈喜欢左家这丫头片子。  

  “我没意见。”纵使他知道没有感情做基础,他与温昱莹的婚姻经营起来会很困难,但他愿意冒险看看。  

  “我不要!”今晚第一次放大声的表达自己的意见,温昱莹决心豁出去也要替自己讨个公道回来。“我宁可去死,也不要嫁给姓左的家伙。”  

  对她来说,左这个姓氏是个恶梦,先是左凉茨毫无预警的抢走他的中轩哥哥,再来又是左光平害她名誉尽失。在中轩哥哥不理会她的同时,她几乎可以说是想要放弃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在内。  

  “我说过,这里没有你讲话的余地,”温铭大声喝住她。“中勋、中钧,把她带到楼上房里锁起来。”  

  “爸?”温中钧为难的叫道。  

  “这不好吧?”温中勋也蹙眉说道。  

  “中轩,你带她上去。”他知道莹莹最听中轩的话,由中轩把她带上楼是最好不过的。  

  “小昱,走吧。”温中轩轻拉住她的手扶起她。  

  当温中轩一触到她的时候,温昱莹真的温顺的站起身,乖乖的随着他离开。  

  “铭”丘雯菱担忧的轻叫道。  

  “放心,只有中轩才制得了莹莹刁蛮的脾气。”温铭这时的怒气才消掉一半。  

  而左光平的眼神则是紧紧跟在温中轩后头,他对温昱莹一遇上温中轩后便收起爪子的那一个画面印象深刻。  

  看来他以后不仅要驯服她的小姐脾气,他还得要取代中轩哥在她心头的地位。  

  驯服她也许容易些,但如何取代中轩哥的地位呢?  

  哼,也许是天方夜谭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