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施玟 > 将计就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将计就妻目录  下一页

将计就妻 第三章 作者:施玟

  “怎么一进门就见到你一脸的迷惑还有咬牙切齿的表情?”左凉茨在极为尴尬的状况下离开温家,可一进家门却见到弟弟左光平正埋头喝着闷酒。  

  “老姐,是你啊,你不是到温家去了吗?怎会这么早就回来?”左光平晃晃手中的啤酒瓶,带着醉意的问道。  

  就一般情况而言,左凉茨每次到温家后,当夜就会在温中轩的单身公寓过夜,鲜少有再回家睡觉的纪录,所以左光平见到左凉茨一脸落寞的模样,直觉的猜测她今天与温中轩八成起了口角。  

  “还不是温家那位受尽万千宠爱的小鬼,”左凉茨叨叨的念着,边坐下还边叼起左光平放在一旁已经点燃,却未抽上半口的大卫社天。“她每次见到我都活像我有瘟疫似的讨厌我,今天她更是比往常要刁蛮几百倍,哼,这下可好了,轩忙着打点他耍脾气的妹妹,就这样把我晾在一旁,直到温老爷看不过了才让我先离开的。”  

  温昱莹的瘦小影子立刻跃上左光平的脑海里,不过在他仅有的记忆里,她却还是年仅十岁的俏模样。  

  “算了,说说你吧,大律师,”左凉茨抖抖烟灰后对弟弟点下头的问道,“很久没见到你喝闷酒了,是不是有棘手的案子解决不了?”  

  “今天好不容易抽了个空跑到淡水想拍夕阳,谁知道却遇到一个疯婆娘,硬是把我的底片给抽出,甚全还想鸭霸我花了十多万买的相机。”虽然左光平说这些话的同时口吻是有些恼怒,但脸上却不见半丝气愤的神情。  

  左凉茨放下手中的香烟,改拿起左光平喝剩的啤酒;一口灌完,然后才略有所思的观察他。  

  “是你偷拍人家被发现的吧?”她一副“知弟莫若姐”的拍拍弟弟的俊脸揶揄的笑道。  

  “我又不是故意要对准她脸拍的,而是……”左光平很久没有出现这般亟欲辩驳的语气了,左凉茨笑呵呵的打断他想说的话尾。  

  “而是她太漂亮了,所以让你情不自禁的按下快门?”  

  这下她可真的想瞧瞧那可以让弟弟失去控制的女孩儿了,而且她还要对那尚未谋面的女孩儿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因为她实在太佩服了,居然可以把素来有“铁面阎罗”称号的弟弟弄成这副德行,哈,可真是不简单呐!  

  “姐!”左光平也只有在气恼自己被人看穿心事时会用这种语气叫她,其余的时间里他都是和缓的,慢慢的叫她“老姐”。  

  “她得长什么俏模样?魅力居然大到连你都会情不自禁了。”她十足好奇的问他。  

  本不想回答好奇心旺盛的她,但他的嘴巴竟然有自主能力主动的发声说出,“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外加一副撒旦般的脾气?”她笑盈盈的接口说道。  

  左凉茨想到左光平说自己的底片被那女孩抽走,于是她很直接的就联想到似乎温昱莹和那位陌生女孩有着相同刁蛮的特质,再加上温昱莹今天好像也是到淡水,所以她直觉弟弟说得那位女孩就是温昱莹,应该没错。  

  “她头发长长的及腰?”  
  
  “嗯,微卷。”左光平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回答。  

  “红苹果般的小脸?”  

  “她的眼睛大大的很晶亮。”姐弟俩十分有默契的对望一眼,然后互相接话。  

  “温昱莹。”这会左凉茨可是十分确定的说道。  

  “温?中轩哥的妹妹?”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多凑巧的事,左光平怀疑的睨了左凉茨一眼。  

  “唉,算了,我还是拿她的相片给你瞧瞧不就结了。”她气弟弟的呆脑袋,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还怀疑个什么劲?她干脆从房间的抽屉里挖出压在最底下的相片证实一下不就得了。  

  “是她没错吧?”左凉茨指指相片问道。  

  相片中的女孩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偎在位高大俊朗的男子身旁,这是张团体照,也许是女孩太过亮眼夺人,又或者是身旁的男子看她的眼光以及温柔体贴的模样让人觉得他深情款款,总而言之,他们俩配合起来只有四个字足以形容,金童玉女。  

  “没错,就是她!”左光平像发现新大陆地的叫出来。  

  “拐来拐去,没想到你拐个弯还是遇上温家的小祖宗了。”她揶揄的取笑。  

  左凉茨的取笑不是平白无故的。因为温铭对左光平的好感是众所皆知的,想当然耳,他会希望惟一的千金宝贝能够与他心中的乘龙快婿有个美好的结果,所以当温昱莹约莫十五岁左右,他便戏称要当时已经二十五岁的左光平下聘,若不是当年不巧温昱莹出了车祸,当年说不定会有轰动一时的十五岁新娘的新闻。  

  “那她旁边那位男子不就是中轩哥了?”左光平若有所思的说。  

  看来传闻中的事情与事实相去不远,中轩哥宠爱妹妹,还有温昱莹如何喜欢自己的哥哥,甚至舍不得哥哥被人抢走的占有欲应该都是属实。  

  “要是你亲眼目睹过,你就会知道为何我会这么在乎温昱莹了。”左凉茨酸溜溜的道,“她简直就像是我跟轩的第三者,而且还是手腕较好的那一个。”  

  “老姐,我觉得你介意大多了,所以心里有鬼,别想那么多,中轩哥还不至于爱上自己的妹妹。”左光平取笑的说道。  

  “可温昱莹会爱上自己的哥哥啊!”她还是不停的强调。  

  “老姐,他们是兄妹耶,不至于这么的……嗯,你明白就好。”他还是觉得是老姐自己在大惊小怪,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  

  “兄妹?哼!”左凉茨十分不淑女的哼了声后才说,“温昱莹是温家的养女,这事外人很少听闻的,这样她对轩的占有欲是不是有了很完美且合理的解释?”  

  “养女?这倒是新闻,”左光平的眉宇皱起的问,“但这是中轩哥跟你讲的  ?”

  “他?”她依旧是余气未尽的说,“哼,凡是扯上温昱莹的事情就没个准头,他像个闷葫芦似的,哪里会跟我讲他家的私人事情,尤其是他家妹妹的私密事更甭说了。”  

  “中轩哥有这么宝贝自己的妹妹?”左光平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随你爱信不信了。”左凉茨挥挥手,对自己弟弟的反应表示不感兴趣,可她却发觉左光平的眼光还在盯着温昱莹的相片看时,一个想法立即跃上心头。“喂,老弟有个忙你帮不帮?”  

  “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左光平早就看惯自家人那副算计的神情,“除了杀人放火,或者是坏勾当的事我绝不干外,你想要我做什么,我会尽力而为。”  

  “这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唷,别说我没先警告过你。”左凉茨的表情坏坏的,但却很好心的再度预警。  

  虽说他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再加上老姐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他却是对自己说过的话,答应的事十分的守信用,鲜少有黄牛或食言而肥的纪录。  

  “说吧,谁教你是我老姐。”左光平莫可奈何的等着受刑。  

  “拜托,又不是叫你去送死,我是要介绍个女孩给你认识。”敲他记爆栗子,左凉茨有时还真受不了这个弟弟。  

  “别又来了,你还没闹够啊?”一听见她说的话,左光平的哀号声立刻响起,直恨自己方才的话为何要说得那么满。  

  老姐当年受到住在南部乡间的父母所托,要她替他这惟一的亲弟弟介绍女孩儿,让他早早结婚,好让他们两老能早早抱孙。  

  从此以后,她三不五时就想替自己周遭只要是“女性”的同胞拉红线,而红线的另外一头当然是他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弟弟了。多年来的荼毒下,她光是介绍牵线的女孩已不下数十人,环肥燕瘦各式美女都有,却偏偏都进不了他的眼,更甭说他的心了,但奇怪的是,每个和他约过会,喔不,是说相过亲的女孩,都会死皮赖脸的赶不走,活像恼人的苍蝇般令人厌恶到极点。  

  “是你的梦中情人。”左凉茨神秘的一笑,看得左光平一头雾水。  

  “谁?”他自己何时有了梦中情人他怎么会不晓得。反倒是老姐知道得一清二楚。  

  “温昱莹。”她胸有成竹的说出。别说其他的女孩他看不上眼,但若是温昱莹的话,她就有十成十的把握他会喜欢。  

  “拜托,老姐,你在说笑啊!”左光平失笑的说道,“那个被宠坏的娇娇女我可是没兴趣。”  

  “是吗?话千万可别说的太满,以免被口水呛死。”左凉茨动作优雅的缓慢起身,丢了一记暧昧不已的笑给他。  

  对这个亲爱的弟弟啊,她可是清楚的很,他喜欢什么样的俏女孩她会不晓得?光是他那台从不把女人给收入镜头的相机可以为温昱莹破戒看来,虽说他事先不知晓温昱莹便是温家女孩,但好歹他总算对女性有了兴趣吧!所以这对他们左家来讲,不可不谓可喜可贺的大事,还有,有了他牵制住温星莹那丫头,她踏入温家的日子可以说指日可待了。  

  一想到这儿,左凉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左光平听到她毛骨悚然的笑声不禁直摇头。  

  真不知这位小姐脑袋里头都装些什么?难道是浆糊不成,要不然怎么会边走边笑,还笑得如此快乐?  

  唉,女人呐,真是个难解的动物。  

  左光平还是被逼来参加他心底的鬼宴会了,他素来最厌恶来这种只有虚伪的寒暄、做作的笑的场台,在这把自己装扮成不像自己的另一个人,嘴角还要向上仰角四十五度,唉,总之个晚上下来,他的嘴不是僵掉就是垮了。  

  他穷极无聊的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上,东张西望的寻找熟悉的脸庞,只是这种以商业挂帅的晚宴,哪儿会有他那个社交圈的人,充其量,也只有左凉茨的朋友他还算认识一些。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发现了今晚的“猎物”,也是左凉茨答应过必定会让她出现的人——温昱莹。  

  银铃般的笑声从远处飘进他耳里,左光平的视线立即紧紧盯牢那抹俏丽的白色身影,精心装扮过的她比起那日落泪天使的形象,远比教堂中的天使还像天使,他将眼眸定在她身上,细细打量着她的巧妆。  

  温昱莹的发辫没有编成任何费心的花辫,只直接用银贝发圈固定好,让微鬈的长发闪亮披散在背后;红粉的双颊似乎也如同那天一样,未添加任何胭脂俗粉便让她流露出年轻的本钱,细弯的柳眉下镶嵌一双圆又亮的杏眼,直挺的俏鼻,还有不知多少男人皆想一亲芳泽的红唇,别的不说不看,光是她的脸蛋就是上帝令人惊叹的杰作。  

  顺着她美好雪白的颈项向下望去,雪白小礼服不消说,乃是出自名家的剪裁,而且不难看出她身上的礼服是为她量身裁定的,他觉得没有人可以像她把白色诠释的如此完美。就像他第一眼见到身穿黑衣的她时,他便认为白色才是属于她的色彩,因为惟有白色,才能显现出她的纯洁美。  

  也许他看她看得太专注点,以至于她发现了会场里似乎有人在窥视着她,她的秀眉便已凝住。  

  温昱莹止住笑意后便开始左顾右盼,她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下意识的反射动作便是握紧温中轩的手。  

  “怎么了?”温中轩敏感的发觉她不对劲,于是他颔首抱歉后,低头看看她发生什么事情。  

  “没,只是好像有人在直盯着我看似的。”温昱莹拧起了秀丽的脸,有些烦心的说道。  

  “呵呵,”温中轩笑着轻点她的鼻尖。“你今天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会不多瞧你一眼。”  

  听到温中轩这么夸奖她,温昱莹非但没有笑开来,反而更郁郁寡欢。  

  “中轩哥哥,难道我只有今天漂亮而已吗?”她微垂目,眸子里盛满难受与伤心。  

  “当然不是,只是你今天特别美丽啊!”他哪不知道她的心态,笑笑的说道,还捏捏她粉粉的香腮。  

  “真的吗?”这下,温昱莹可开心了,天晓得她为了这个讨人厌的餐宴有多费心打扮自己,连身上的礼服她都是自己亲自设计,然后才托好友手制而成,她为了可以更衬托礼服的完美,甚至还挨了好几天的饿。  

  “又是自己设计的”他知道她是多才多艺,可是她厉害到可以自己设计衣服,这倒是他第一次所见。  

  “嗯。”知道他如此的慧眼,温昱莹更加的开心。  

  在旁人眼里,他们之间的对话中净是兄妹间的友爱,所有人都羡慕温家夫妇能生得如此出色儿女,别说其他两个未出现的温中勋与温中钧,光是看温中轩与温昱莹就够赏心悦目的了。  

  “轩。”左凉茨远远的就见到温昱莹挽住了温中轩的臂膀,她敛起嫉妒的眼神,换上假媚的笑,跟着占住温中轩的另一只手臂,“嗨,昱莹,你的礼服很漂亮,是哪位设计师的啊?”  

  温昱莹不理会她,还直接摆出一张厌恶的表情,甩都不甩她。  

  讨厌的女人,干么来烦我和中轩哥哥。温昱莹碍于温中轩在场,还不至于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可她却活灵灵的表现在会说话的眼神上。  

  “温家的设计师精心设计的。”温中轩见妹妹不理不答时,连忙打圆场的告诉她。  

  “温家何时有了服饰部门?轩你怎么都没告诉过人家。”左凉茨娇滴滴的对着温中轩撒娇不依的抱怨着。  

  “那位设计师你也认识的。”温中轩笑盈盈的说道,但温昱莹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认识?是谁啊?”左凉茨不知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她摆出了她就是不晓得的模样,等着答案的揭晓。  

  “我的天才妹妹啊!”他像极了骄傲的兄长,得意的说出。  

  “昱莹?”左凉茨十分不喜欢温中轩脸上的宠爱,更讨厌如此多艺的温昱莹,但她把自己的感受隐藏的很好。  

  迫不得已,温昱莹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点头承认。  

  “哇!昱莹你真的很棒唷,”左凉茨夸张的拉住温昱莹的藕白手臂,热情的说道,“可不可以也帮我设计一件?”  

  “对不起。”温昱莹很干脆的说了声抱歉,代表她的不愿意。  

  她不冷不热的拍掉左凉茨的利爪,然而在见到细嫩的肌肤已然出现五爪时,她简直想要尖声叫出。  

  “小茨,你太用力抓小昱了,”温中轩口气不是很好的责怪她,“小昱比较敏感,不能太用力抓她。”  

  “轩,你真的很疼她。”左凉茨讽刺的回道。但她更气自己刚刚为何不更用点力,直接抓出血来,反正都要被骂的。  

  温昱莹像只小猫咪般的重新揽住温中轩的手臂甜甜的对着他笑着。  

  “中轩哥哥,算了,”这会温昱莹很大方的说道,“左小姐她又不知道我很‘脆弱’的。”  

  “谢谢你的解围。  左凉茨近乎咬牙切齿的感谢道。  

  “嗯哼。”温昱莹轻哼了声,代表收到了她的谢意。  

  “喔,对了,”左凉茨像想到什么一样的笑得灿烂,“轩,弟弟今天也来了耶。”  

  “喔,他不是最讨厌参加这种宴会的吗?”温中轩好奇的挑起眉头问道。  

  “可他今天却自愿陪我来了。”她有些得意的说道,“瞧,他不正坐在吧台前。”  

  温中轩转头往吧台方向望去,果然见到左光平举杯向他打招呼。  

  “小昱,走,哥哥介绍一位朋友给你认识。”圈住妹妹的肩膀,温中轩显然很高兴在这儿见到左光平。  

  “中轩哥哥,我不想……”温昱莹不高兴的皱起鼻头,现在她又多了一条讨厌左凉茨的理由——破坏她跟中轩哥哥的感情。  

  “没关系,他呀不是外人,”温中轩以为她是怕生,所以才不愿意跟他走到吧台,于是解释的说道,“他是你凉茨姐的亲弟弟,台湾知名的大律师,左光平。”  

  “哥……”再不甘愿,温昱莹还是被拖到吧台前了,而后头还跟着一个得意扬扬的左凉茨,她正准备庆祝自己的计划成功。  

  “阿平,难得你会赏脸。”他放开圈住妹妹的手臂,改跟另一位高大的男人做个熊抱。  

  “难为你要陪我老姐喔,中轩哥。”左光平用力回抱他,眼睛却是向下往刚别开脸,一副无聊样的温昱莹那儿望去,“嗨,爱哭鬼。”他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  

  只见温昱莹先是不解的蹙眉,她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最后是恍然的想起。  

  “大变态!”她认出他所以惊呼出来,忘了良好的家教是不容许她说半点不淑女的用词,可她还是有点大声的叫出。  

  天底下也未免有太多的巧合吧?淡水堤防边,偷拍她的大变态、大色狼居然是她最讨厌的人的亲弟弟。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一定都有预谋的。温昱莹郁郁的想着,她当然也猜得出这切都在左凉茨的算计中,但她很聪明的不发泄出来,因为中轩哥哥不喜欢她讨厌左凉茨,但这笔帐她还是会记在左凉茨头上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