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乞儿弄蝶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乞儿弄蝶目录  下一页

乞儿弄蝶 第三章 作者:于晴


  由一个香甜的好觉中醒来,那十足十的精神可恢复了泰半——又可以好好跟那裴穆清斗斗了。

  想想,打从出娘胎以来,睡的净是残屋破庙,运气坏了一点,可能露宿街头也不一定。如今可就大大的不同了,软被温床差点让她舍不得起来,光是闻着枕里的熏草味,她就想赖着不起。当下灵动心思转了又转——干脆走时也一并带走这药枕,让老爹也舒服舒服……

  “喂!小子!”有人不客气地用力踢着她,继而拎着她的耳朵,硬是强拉她起来。

  “都已经快晌午了!你还躲在这里——”富海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她的女装猛瞧。

  “听见我娘说起,我还不信你是个女娃儿,原来老娘真没骗我!”

  “死小子!擅闯姑娘闺房,你不想活啦?”此时,富大娘端着一盅莲子汤走了进来。

  “姑娘闺房?”富海啐道:“她还不配!也不知少爷是一时糊涂,还是怎么了?竟让这小子睡在‘裴园’上房。说到底也不过是乞丐一个,如今让少爷买来,既然做不成牧童,做丫环总成了吧?日前正逢冬儿生产去了,我原还怕她工作没人接替,不如就由这小子来负责冬儿的工作吧。”

  “这可是少爷允许的?”富大娘搁下银耳莲子汤问道。瞧这小乞丐还睡眼惺忪,不知发生了何事,一双玉臂犹抱着软绵绵的枕头不放,让富大娘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娘,我这管事的职是白干的吗?若是拿这点小事去惊动少爷,只怕少爷还当我的能力太差了呢!小子!你还不快起来干活?”富海瞧见桌上的银耳莲子汤,愣了愣,道:“娘,她不过是个小乞丐,何必给她吃得这般好?”八成又是老娘滥用同情心!瞧见这小乞丐瘦巴巴的,就好心给她补补。幸亏让他瞧见了,在裴家牧场里可是恪遵各人本份的,若是让旁人知晓一个丫环竟也能吃此等补品,岂不是会笑他富海没管好下人?

  当下一个决定,他二话不说,拿起莲子汤就是一口。

  “阿海……”富大娘瞪大了眼,还不及说出那是裴穆清令她端来给小乞儿喝的,就只见那揉了揉睡眼、打了个哈欠的小乞儿一瞧见富海正咕噜噜地喝着汤,急忙从床上跳下来,又叫、又踢的扑向富海,硬是抢过剩余几口的莲子汤,就口灌了起来。

  那股馋相可让富大娘大大开了眼界。

  直到碗盅见底了,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恨恨地瞪着富海。

  “我的老天爷!难不成就是饿死鬼投胎?”富海识时务地退了一步,免得她又扑上来了。别瞧她年纪小小的,又是弱女子一个,那又咬又踢的功力还真无人可及呢!

  “呸!谁叫你抢了我的汤喝?”她龇牙咧嘴,活像一头小母狮,就只可惜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原来是饿极生怒。谁叫她一醒来便瞧见有人当着她的面喝汤,连一点渣儿也不打算留给她。

  “你这丫头原来是饿了。”富大娘满面笑容。“厨房里还备有你的一份早点。回头我叫丫环端过来……”

  她眼睛一亮,巴不得立时冲到厨房吃个饱。

  坦白说,昨儿个私藏的绿豆糕本来是想留给老爹享受的。不过昨晚一时饿极,忍不住便先咬了几口——她发誓,昨晚真的只想咬个几口以饱口腹之欲。哪知一时受不住诱惑,一口接着一口,竟给吃得干干净净,连手指上的残屑都舔了好几回方才罢休,只可怜了老爹没这口福。其实倒也不一定,反正这鬼牧场中有这般多好吃的东西,她也不必急着离去,不如多逗留几日,吃他个够本,也算报了那巨人对她讪笑之仇。

  “小子,你要吃可以,不过,在裴家牧场里可没有吃白食的人,你必须以劳力来换取食物。”

  “劳力?”

  “厨房里有个丫环坐月子,你就暂代她的工作。”富海接着又细数她所该做的事,举凡擦地、升火、洗锅,只要是厨房里该做的事全成了她的责任。

  “做完了就有东西吃了?”她吞了口口水,巴望着问。

  “当然。”富海很满意她总算听进他的话。

  “那还等什么?”她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扁了扁嘴道:“我快饿死了!”

  裴穆清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跪在厨房的角落里,很努力地拿着块抹布用力地擦着地。由于昨儿个借来的那件过大的衣裳还穿在身上,因此过长的裙摆让她每次一走动便几乎要摔上一跤。不过这还不打紧,一个上午她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不是富海存心虐待她,她是有吃过早点——但那早点像是专门给鸟吃般的少量,当然满足不了她的胃。本来打算趁师傅不注意时偷吃几个馒头,偏偏裴家牧场的厨师可是早练就了眼观四方的本领,谁敢偷吃,准逃不了他的铁棍。

  所以,她只有很努力地擦着地板,说不定一擦完又有饭可吃啦!

  而裴穆清看到的便是眼前这景象。

  他的眉头一皱:“这是在干什么?”冰冷的声音吓住了厨房里的每一个下人,尤其那厨师的铁棍也差点没吓得掉到地上。

  “少爷,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到厨房——”厨房里的胖师傅本欲迎上前去,岂料裴穆清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大步走到小乞儿面前。

  “小鬼,你在搞什么鬼?”他沉声问道。

  她抬起头,睨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大爷!你有眼睛不会自个儿瞧啊?我可是不偷不抢、安安份份地在你这什么鬼牧场做事,你也亲眼瞧见了,倘若你想省了我这口粮,赶我出门,我可不依!好歹我也做了一上午的工,说什么也要拿几个馒头才行。但若是给得太少了,我也会跟你没完没了。”说来说去就是为了吃!这鬼牧场看来还算气派,不会连几个馒头都给不起吧?不过话说回来,一想到早上的那些鸟食,她就打定主意,若是这巨人舍不得给,她就用偷的!其实这倒也不算偷,想想她可是难得以劳力换取食物,总不能白做工吧?若是给老爹知道了,非好好骂她一顿不可。

  裴穆清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恼?

  “喂!你听进我的话了没?”她叫嚷着,才不管一旁的下人早吓得脸色发白。

  “谁让你来厨房做事的?”他问。

  “不是你还会有谁?”她含怒瞪他一眼。

  “小鬼——”语气之中似有恐吓之意。

  “是那个猴子脸。”瞧他一脸茫然,她立时补了一句:“就是昨儿个老跟在你屁股后头转,爱说大话的汉子啦!”不雅的言词引起惊喘声——不是裴穆清,而是在厨房里工作的丫头们一时忍不住。她们没料到小小年纪,长得还挺俏皮可爱的丫头竟会说出这般肮脏不雅字眼,尤其竟也敢对主子如此放肆!倘若换成她们,只怕瞧见裴穆清那张冷峻淡漠的脸庞早就给吓昏过去,哪还敢对他舌战一番?

  对于此点,她们倒是挺佩服的。

  “富海?”

  “八成是他,瞧他骄傲的神态活像只孔雀!你瞧过孔雀没?趾高气昂的!一个上午就会指使我做东做西!不过是抢了他的汤喝,就对我百般虐待,若不是我度量大,早就让他尝尝我的厉害,哪还容得……喂!你干嘛?放我下来啦!”牢骚未发完,她就发觉自个儿被人给拎了起来,一路走出厨房。

  “喂!你想干嘛?”她叫嚷着:“别以为你人高马大,就想欺侮我,若你敢伤我一分,我可是会还你十倍哟!你最好别乱来,顶多——顶多我不骂那个猴子脸便是了啦!”既然在人家的屋檐下,当然得收敛三分,免得真给他欺侮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哪知这裴穆清竟充耳不闻,一路上任由她叫骂不停,让下人看得好不讶异。一时间全停了手头的工作,愣愣地瞪着这副奇景。经过旁院时,富海本以为是她做错了事,惹得主子不高兴,正欲上前探问,这裴穆清非但未停下脚步,反而对他投以冷冷的一瞥。那一眼中仿佛有许多的责难和不满,吓得富海出了一身冷汗,拚命思索自个儿到底做错了什么?

  进了书斋,他也没事先警告,便直接放下了她,害她跌落地面,疼得她龇牙咧嘴的,好不痛苦。

  “你想谋财害命不成?”她咕哝道。偷瞄了他一眼,决定还是先收敛一下,免得他一个不开心,又把她从裴园一脚踢回厨房了。

  “谋财害命?”严厉的脸庞稍稍软化,裴穆清甚至有些啼笑皆非。“丫头,若真要谋财害命,只怕你还不够格。”

  她红了红脸,拍拍衣裙,站了起来。

  “你笑个什么劲?我不过是个小乞丐,没有自个儿的家,也没名没姓,当然不如你这般天生显贵,成天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过你可别以为这样就胜我一筹,这也不过是老天爷赐给你的福份。”

  一抹温柔神色浮上他的脸庞。

  “从今儿个起,你就有名有姓了。”

  她睁圆了眼,先是惊愕,继而好笑。

  “你当我三岁小孩不成?打从出娘胎,爹就不曾为我取过名字,我哪儿来的名字?倒也不是我说你,外表看起来吓死人,原来只是草包一个,亏得你还掌理这个什么鬼牧场,依我看三天没垮掉就不错啦!”见他未动怒,她的气焰可嚣张不少。

  “这里是裴家牧场。”他道。

  “我才不管这里是‘赔’还是‘赚’呢!总之谁敢招惹我,我小乞儿就让他不好受。”她半威胁着,毕竟曾在江湖中打滚数年,胆子也练大不少。不过这一切也得是在裴穆清未动怒的前提之下,她才敢恶声恶气的和他说话,尤其瞧他现在似乎心情颇佳,不趁此时立个下马威,还待何时?

  “从今而后,你不叫小乞儿,你姓裴。”

  “裴?”她愣住了,顿了顿,努力回想老爹是否曾说过他自个儿姓什么没有?“我的爹爹姓裴?”她像发现新大陆般,激动地问。

  “你跟着我姓。”他宣布。

  “你?凭什么我要跟你姓?咱们又非亲非故——”害她空欢喜一场。

  “打从你爹将你卖给我的那一刻起,你便是我的人了。将来,你会在裴家牧场生活,你会跟着我姓。从今而后,没有小乞儿,只有一个裴弄蝶。”

  “裴弄蝶?”她眨了眨眼,低念了好几回,仰着略带好奇又渴望的脸蛋望着他。“这是我的名字吗?”

  “对,以后你就叫裴弄蝶。”瞧她这般开心,他不由得笑了。

  事实上,她是挺开心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个名字,虽然不知怎么个写法,但有名字总是好的。平日老爹不是唤她一声“喂”,便是“小乞丐”的,她虽然不以为意。但现今有人为她取了名字,那种兴奋可是难以言喻的——但她努力地不表露在俏脸上,免得他还当真以为她会感激他,说不定要她在此做白工也不一定。她哪知她的开心、她的兴奋早叫他轻易瞧见,实因她向来性子都是如此直率,心里想什么,脸上就浮现出什么表情,隐藏不了多少情绪。

  她很努力地装出气恼的声音,为自个儿的权益抗议。

  “你可别以为随便为我取个名字便可要我做白工!好歹我也要同那猴子脸一般工资,再不然给我二个馒头……不!起码也得五个馒头才成。”她伸出五根手指头,摆明了不再杀价。

  他轻轻抚了抚早先富大娘细心为她编起的麻花辫,那辫子又黑又亮的,一眼瞧上去就让人十分爱不释手。

  “将来你在这里爱吃多少个馒头就吃多少个,不会有人阻止你。”

  “真的?”她双眼一亮,开始幻想起堆成小山丘般的白馒头全进了她的肚里,难不成她是在作梦?

  “你也不必做工。在裴家牧场,你是大小姐,如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下人去做。”裴穆清蹙了蹙眉头,懊恼先前没向富海说明白,竟让她像个丫环似的在厨房里做粗活。

  思及此,他便从怀里拿出一条金子打造的链子,在练子中间是一刻着“裴”姓的圆形玉佩。这原是长年挂在裴穆清腰际的绶环,如今他将它串了金链子,挂在她的胸前。

  “这是什么?”她好奇地打量这翠绿的玉佩,瞧这上头还刻了一横一竖的不知什么东西,好不乱哉,八成是某个图形吧?她猜测道。不过话说回来,听厨房里的丫环说,这裴家牧场还是关外最大的。照理来说,这链子应该是纯金的无误,若是卖了它……这辈子可就吃喝不尽啦。

  “想都别想。”他看出她的想法,正色道:“此乃裴家信物。在关外,若有麻烦缠身,只需将这玉佩亮出来,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这是其一,其二便是挂上了这玉佩,就表示她是裴穆清的人,谁敢动她,等于是不要自个儿的命一样。

  “你是说——将来可就没人敢动我了?”她睁圆眼,好不稀奇。

  他点了点头。

  “非但没人敢动你,若遇上了麻烦,也可持此信物向人求救。”

  她困惑地皱了皱眉,问道:

  “为何你待我这般好?”

  裴穆清轻叹口气,低喃:

  “若是我知道便好了。”打从买下她开始,为她所做的一切,全是出于直觉。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

  小乞儿——应该称之为弄蝶。很小心地瞧着他莫测高深的神情。

  “若我逃跑了,那可怎么样?”先问清楚总是好,免得哪天在裴家牧场混不下去了,心底也好有个谱——她可是下定了决心,好歹也得在这儿住个几天,享受享受做千金小姐的日子。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遭,要是放弃了,恐怕连自个儿也不会原谅自个儿。再说,这里有吃有住,说什么也比外面的残屋破瓦好多了,不住下来才是大傻瓜一个。

  裴穆清扬了扬眉,道:

  “这里不是牢房,你想离开也成,只须自个儿不会迷路。”顿了顿,他含笑答道:“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你就会爱上裴家牧场的,至于,衣裳嘛……等请的师傅来了以后,再为你做几套合身的衣服,目前你就将就些。”

  她再度睁圆了眼,一张小嘴张得老大。

  “你要替我做衣裳?用那些模起来很舒服的布料做的?”她实在是惊喜交集,差点立即朝他叩首跪拜。早先还对他又打又骂的,原来是自个儿不对了。大概今晚又要睡不着觉啦!想想过去十六个年头,哪天不是拾人破衣勉强穿之?如今有人专为她做衣裳,着实令她受宠若惊!生怕是一场美梦——以往乞讨时,曾在客栈门外听那说书人说过什么南柯一梦,道的便是一觉醒来才发觉,原来一生富贵全是好梦一场。难不成她真是在作梦?若是如此,一辈子都在梦中也值得。

  他笑了笑,用袖尾抹去她豆大的泪珠。

  “丫头,怎么哭了起来?”

  他这一说,她才发觉原来自个儿竟喜极而泣,泪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她有些害羞地垂粉颊,小声说:

  “这辈子还没有人待我这般好过。”

  他脸一沉,想起她老爹的作为,不觉抿了抿嘴。

  “喂,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总不能再叫他该死的吧?好歹他也算她的再造恩人,对他不尊不敬,她也没啥好处,不是吗?

  不过,就只可惜她不认识字,不然她还真想知道“裴弄蝶”这三个字到底是怎么个写法?应该算是很好听的名字吧?

  “裴穆清。”他瞧她一脸困惑,含笑说:“这里有笔有墨,想知道裴弄蝶三个字怎个写法吗?”

  她眼一亮,开心的拍手。

  “你要教我?”

  “有何不可?”他走到桃木桌子后开始磨起墨来,她见了,很殷勤地接手来做,就盼他快些写字。磨墨的速度太快了些,那墨汁喷洒出来,沾上她的俏脸蛋,她还浑然不觉。

  这裴穆清见了,嘴角无奈一扬,放下毛笔,用指尖抹去她颊上的墨汁。瞧她还一脸茫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他不禁大笑出声,吓住了正站在书斋外偷听的富海。

  不过,吓归吓,他可不敢随意敲门进去,若是惹裴穆清一个不开心,他岂不是要人头落地?想来想去,还是待在外头较保险,最好等裴穆清气消了再去找那小乞儿算帐——话说回来,先前瞧少爷和那小乞儿进了书斋,怎料少爷会突然放声大笑?难不成是那小乞儿舌粲莲花,逗笑了裴穆清?

  虽是不怎么可能,不过富海仍是站在书斋外,以备不时之需——例如,那小乞儿对少爷不敬时,他可以随传随到。他毕竟是裴家牧场的管事,对上下都要负起责任的。

  就这样,他站在书斋外好几个时辰。

  而且,那笑声还不时地传出。

  他真的给吓住了,而且吓得挺厉害的。

  如果先前她以为裴穆清是她的再造恩人,她可就大错特错了。

  时至今日,她方知这姓裴的是个大恶人,是个没心肝的大坏蛋。

  才不过刚过了一天的功夫,没想到裴穆清就被她给贴上“恶人”的标签。

  原本在书斋谈过之后,她以为她裴弄蝶应该可以享受享受了——的确也是如此。裴穆清让她住在裴园里,派个叫阿珠的丫环伺候她,又令师傅为她量身订做衣裳,本来该是别无所求了,偏偏她不习惯得很。那阿珠像是随时都在监视她似的,她一有需要,阿珠立刻出现。虽说是富海调教得好,不过有人亦步亦趋的那种滋味可真是令她受不了!阿珠就差没代她去解手了,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回头想想,似乎还是过去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有趣,爱跑哪儿就跑哪儿,只有三餐不继是个问题,不然她早脚底抹油,先溜为妙了!这裴家牧场哪还会有她的踪影?

  她应该是可以忍受的。想想,在裴家牧场是新生活的开始,这点小小的不便,她当然能忍受,她所不能忍受的是——

  她竟要天天洗澡!

  天天耶!

  想她是小乞儿的时候,一年半载不洗澡是常有的事。而当裴家的大小姐竟要天天洗澡,那不是得脱好几层皮?想到先前富大娘差点剥下她一层皮,她直到现在还打哆嗦,哪容得阿珠再刷下她一层皮?试问,她有多少皮可供刷洗?没先给刷死就不错了啦!尤其瞧几个下人端了澡盆进来,里头是不住冒着烟的热水,她不禁用力吞了口口水。

  更可怕的是,阿珠一发觉她似无洗澡之意,立刻飞也似地去通报裴穆清,死丫头!果真是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没一会儿工夫,裴穆清就出现在她面前,这么大的牧场不需要人管理吗?瞧他一整天都管着她,那牧场可怎办呀?

  当她把问题照实问出来时,裴穆清只是冷冷地笑了笑,也不答话,就只盯着她恐惧的脸蛋,吐出两个字:

  “洗澡。”

  “我不洗!瞧我身上还干净得很,洗什么?虐待自个儿吗?”

  “你要自个儿下水,还是我扔你下去?”

  “我不要当什么大小姐了啦!”弄蝶柳眉倒竖,“我要去找我爹,我早该知道你不安好心,说什么要我留下来尝尝做千金小姐的滋味,我看你根本是想整我。不只想整我,说不定还要杀了我!”她无视于阿珠惊愕的表情。

  “杀你?”要她洗澡是想杀她?这大概是天底下最谬荒的事了。

  她认真地点点头。

  “老爹说过:天天沐浴净身,会招致鬼魅附身,易生灭厄病痛。你想我天天洗个干净,好招来那些鬼怪附身,要是死了,也省得麻烦。不过,你也别忘了,我要是给你弄死了,必成厉鬼来找你报仇!”说来说去,就是拒洗。

  “这又是你爹说的?”他轻声问,原来就严厉得吓人的脸庞更显可怕。

  “那是当然。”她挺得意地说道:“别瞧我爹是个乞丐,以乞讨为生,他的学识可丰富得很!打从小时候起,什么事都是老爹教我的。”

  “好个老爹!”他喃喃道。

  她偷偷瞄了他一眼。

  “所以啦!你不是想害我是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我好?”

  他冷冷打量了她半晌,道:

  “你不洗,我亲自帮你洗!”

  “呸!你敢?”好话还没说完,发觉自个儿被人轻轻松松地拎起,像是豪不费力似的,让人给抛到澡盆里去了。

  半是因为她喝了好几口水,半是因为那洗澡水还热得很,让她忍不住大叫一声,全身湿漉漉地朝他又喊又骂。

  “你存心想淹死我呀!亏我还当你是好人,原来不过是个伪君子!我就只有这么件衣裳,现在好了吧?全弄湿了!你叫我穿什么?”她当这衣裳可宝贝了,虽是不怎么合适,但好歹也算是十六年来唯一一件最像样的女装,比过去那件全是补钉的衣服强太多了。

  所以,这会儿她很气裴穆清也是理所当然的。尤其瞧他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模样,差点没让她磨碎了牙。

  裴穆清见她为一件衣裳气得双颊胀红,不觉好笑。

  “待会富大娘会送些女装过来,你就暂时将就些。”

  她朝他用力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此举只换来裴穆清一笑置之,转身吩咐了阿珠一些琐事,如要从头至尾伺候她沐浴。换句话说,就是监视她洗澡,最好再脱一层皮,不然,他可要亲自动手,那时可就不担保会不会淹死人了。

  他的这些话虽是对丫环阿珠说,不过那声量可是故意大得确定弄蝶可以听得一清二楚——摆明了是在威胁她嘛!

  待到裴穆清出了香闺,还听见那长串的恶毒咒骂。他摇了摇头,大感无奈,早在当初就该知道这丫头不好惹,若是长久留她下来,只怕裴家牧场将永不得宁日——

  走了几步,他瞧见富海正规矩地站在曲桥旁等着。

  一看见主子出来,富海急忙上前。

  “少爷,白教主前来拜访,现在正在前厅等候着呢。”

  “白若亭?”

  富海拼命地点头,回头瞄了一眼裴园,便急步跟在裴穆清身后。

  “少爷……”他欲言又止,只因生怕一个说得不对,祸及己身就惨了。

  “有话但说无妨。”

  富海吞了口口水,照实说:

  “奴才不懂少爷的心思,日前才将那小乞丐买回来,不是买来做丫头的吗?怎地如今竟成了大小阻?”

  裴穆清停下脚步,注视着他。

  “你认为不妥?”

  “不!奴才不敢——”富海吓出一身冷汗,“只是奴才认为少爷如此做法定有其深意。奴才生性鲁钝,猜不出少爷的心思,所以……所以……”

  “今后别再提这件事了。”裴穆清冷冷道。他岂能说,就连自个儿也不清楚他的做法到底有何深意?连自个儿都不明了的事,又如何解说?

  “是——”

  富海瞧见主子冰冷冷的态度,只能唯唯应诺,明哲保身。想想近日也发生不少事情,先是那杀人魔在关外一连杀了六人,继而是这小乞儿闯进裴家牧场……少爷也真是可怜!基于关外霸主及裴家牧场主子的身分,既要追捕那杀人魔,又要整治这古灵精怪的小乞儿——

  忽地,一时忘形,他击掌叫好。

  “少爷,我懂啦!”

  “懂了?”

  富海猛点头,道:

  “我懂您为何会收留那小乞儿,让她成为裴家大小姐,并且随您姓裴的原因了!”

  “你懂?”裴穆清倒是愕然了。连他自个儿都不懂,这年轻的管事会清楚他的心事?

  这倒有趣得紧。

  “你说说看。”他愿闻其详。

  带着既得意又钦佩的眼神瞧着裴穆清,富海忍不住性子,急切地说:

  “少爷,还是您见多识广,这脑子转得比谁都快!原来你让那小乞儿飞上枝头做凤凰,是为了引诱杀人魔出现。想我先前还不解少爷为何要这么做,原来这一切全是为了以她为饵,诱出杀人魔来。”富海说到得意处,忍不住又加上一句:“既然要让她作饵,不如做得更彻底些,少爷干脆收她为义妹,让关外人人皆知裴家牧场多了个千金小姐,这杀人魔说不定下个月就会选中她。想想这半年来,六个枉死的姑娘里就有五个是富家千金,若是运气好,下个月中便可捉到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富海愈是往下说,裴穆清的脸色就愈难看。

  当初他本无意让弄蝶成为诱饵,如今听这富海说来,岂不正好陷她于危险之境?但倘若再任她回头做乞儿,跟着那个没心肝的老爹,又岂不是让她一生全毁了?

  两相权衡之下,不如就让她暂时跟着她。有他在,谅也不会有人敢伤害她。虽说杨明怀疑那杀人魔就在裴家大屋中,但只要有他在,料是没人敢动弄蝶的——

  至于收她为义妹,就可是想也不曾想过的事。

  但原因为何,他倒也一时理不清,只能跟着自个儿的直觉走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