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余宛宛 > 绮罗香里留将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目录  下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 第八章 作者:余宛宛


  李伯瞵侧着身弓起一肘,面无表情地望着连睡眠中都蹙眉的她。

  习惯了战场上的厮杀,并不代表他嗜好掠取。强要了她,是种反击的行为。

  他不接受欺骗,尤其当欺骗者是她时,更是不可饶恕。

  她完全知晓他在面对男儿身的“他”时的内心挣扎,竟还能泰然自若地扮好她的角色。思及此,他对柳子容曾有过的爱恤情愫,此时就有更多的仇怒。她或许曾经冷眼旁观他的激烈情感、嘲讽於他的识人未明、得意於她的巧计伪装,但那都只会是“过去”。

  她的未来属於他┅┅李伯瞵弯起嘴角带抹冷笑──他付出多少,她就要加倍偿还

  见柳子容不安稳地在枕间翻覆着,他嘲讽地扬起眉──她可是梦见了她无望的未来?

  俯身向她,拨开她垂肩的乌丝,露出她雪白的肩颈,抚摸着她全无遮掩的细腻肌肤,滑过他留下的吮吻红痕,悸动的火热又泛上了他的身躯。从不耽於欲望,却不想抗拒碰触她丝缎般肌柔的快感。

  她,不过是个提供他发泄享受的女子。

  柳子容动了动睫毛,没有睁开眼,又倦又疼的身子让她不想动弹。迷糊之间,她挥手想挥去身上有些刺麻的温热,却被反捉住了掌。

  “啊”她猛然张开眼。

  李伯瞵紧握住她想抽回的手心,放至唇边嘴咬着她柔软的手心。“还习惯吧?柳子容姑娘。”特意加重了末二字语音。

  她胀红了脸,偏过脸颊不愿注视他。

  昨晚的她,似掉入了一场男女欢爱的迷梦之中;纯熟的他,半强迫地让她的身子陷入了情欲的漩涡。没有蓄意以暴力让她就范,只是用着地那双彷若置身事外的冷静眸子,盯着她在他双唇、双手的诱惑肆虐之下,无可自拨地呻吟出声,一遍遍、一次次。

  “现在害羞未免晚了些。”他扳回她的视线,了然地注视着她一脸的红。低下头,摆平了她微不足道的力量,迳自攫住她那微微红肿的唇瓣,勾引出她已然熟悉欲望的身子。

  “不要”她不依从地捶打着他的胸口。“昨日的惩罚已经够了”

  她的自尊、她的矜持、地的清白┅┅在昨日都已经灰飞烟灭。

  “惩罚?”李伯瞵刻意低下了身子,舌尖逗弄过她胸前敏感的蓓蕾,嚣张地蔑笑数声。“你总是对惩罚如此有反应吗?”

  柳子容屈辱地闭上眼,咬住了唇,不许自己流泪。

  他挑弄了她一整夜,不就是为了让她对他的抚触无法自拨?不就是要等着看她的骄傲破折毁在他的手中吗?她早在染料被摔毁时就该离去,就因为过於眷恋他的身影,才留到现在。笨啊

  李伯瞵的骄傲容不得任何人的欺骗──那股自傲,在战场上,会摧毁任何对立的敌人;那般自傲,也会将任何胆敢欺骗他的人蚀损。

  曲步瀛呢?他怎麽了?会来带她走吗?一阵担心打乱了她的情绪,她握紧拳头,又松开拳头,几度挣扎後还是张开了眼。“你会让我走吗?”

  “走?”怒火在眼中陡升。她以为可以脱身离开?他状若不经心抚过她胸前的柔软,搂扣她的腰贴近他火炽燃起的欲望。“这样是想让你离开的表现吗?”

  柳子容闭了下眼,忍受那绞心的阚痛──他只是把她当成营妓女子发泄。再次张开眼望见他眼中少见的轻挑与嘲讽──如果在每次睁眼时,她见到的都只是他不屑的报复神态,那日後留在他身旁的时光全是折煞人的痛楚啊

  想离开┅┅早就必须离开了┅┅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李伯瞵冷笑一声,短暂得如同不曾出现过。他握住她的下颚,看她吃痛地微张开唇。“想逃走吗?”

  他坚硬的腿肌将她柔软的大腿分开,让她整个人纳入他自占有她後即不曾冷滞过的欲望。他要柳子容成为一个全面降服且心甘情愿迎合他的普通女子。在撕去她的骄傲与尊严後,他便该死地不会再介意她,而她只会乞怜地匍匐在他脚边。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一夜的情爱折腾,她太清楚他此时的律动代表了她另一次无法自控的沉沦。她双手撑向他的裸肩,想推开他。昨夜,所有的欢愉皆来自於他蓄意的撩拨,然则每次的欢愉总是夹杂着身子被扯裂的阚痛。“我的身子不舒服。”

  这是实话,他并未给他初识云雨的身体任何喘息的时间,他的入侵是过分的。

  “我需要顾及你的感觉吗?”他残忍地说。在用力冲刺间,将她畏缩的身子及咬住唇的痛苦模样全看在眼中。“也许我应该,不是吗?你是个有反应的小女人。”

  几番的起伏中,他撑着身体俯看她受伤的眼神。卷起她仅及肩头的细发,忆起她的隐瞒。唇边噙着倨傲的刻薄微笑,他放纵自己的身子陷於冲刺的快感间,全然无视於身下低声的啜泣,只顾自己达到最终的释放。

  握紧拳头直到掌心的痛已至麻木,忍受着他发泄般的对待,她觉得自己低贱不堪。

  “我有问题问你。”他翻身坐起,卷起她一丝发。

  她埋首於枕间,让泪水滑入枕间。拥着被的身子,不曾停止过近乎抽搐的战栗。他将她当成什麽样的女子?而她会变成什麽样的女子?

  “别再给我装哑巴”大掌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仍湿润的眼抬起。

  “我能不能说话又何差距呢?你真会相信我说的话吗?”她凄恻地伸手抹去一颗不小心掉出眼眶的水珠。

  “我有什麽理由不相信呢?你还有什麽伪装是我不清楚的呢?”刻意巡视了她全身。“况且,你似乎还有些亲人在我的军队中,我有什麽理由不相信你说的话呢?你吐不吐实,就看那些人怕不怕皮肉之疼了。”

  “你不可以对高叔他们用刑。”她一急,捉住他的手臂。

  “我不可以吗?”李伯瞵挥开她的手,脸俯到她的上方,挑衅的气息呼吐在她的脸上。“原来一夜过後,你已经有资格左右我的决定了。”

  她心头一凛,明白他这种说话方式所代表的危险讯息。她摇摇头,气息微喘地想呼吸更多的空气,然而每次的吐呐却都充满了他的气息,让人更加不安。

  “你要问什麽?”她必须保护高嫂一家。

  李伯瞵挪开脸庞,隔着一臂之远注视着她松了口气的神态。

  很聪明,知道他不爱无谓的解释或要求,也知道何时该打住话不惹恼他。“去长安找什麽人?为什麽扮男装进军队中?”

  “扮男装的原因,你该很清楚;即使我现在知道那是个错误。”她偏过了头,看着自已胸前颈间被他双唇所烙下的痕迹,对於他第一个问题却是避重就轻。她极力保持表情平静,而他捉摸不到的心泺及思绪却因为紧张而混乱成一团。

  不能提到曲步瀛?曲步瀛落入他手中了吗?

  “没错,那的确是个错误。早知道你是女子,我快活的日子便不会拖延至今。”满意地看到她如遭重击的表情,他的眼眸是锐利的。“第一个问题呢?”

  “我到长安┅┅”到长安还能做什麽?就算曲步瀛还会接受已非清白之身的她,她也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妻了。恨与爱这二种极端的感情,她全都系在眼前这个视她为玩物的男子身上了。

  哀伤的眼看着他,却开不了口。

  “不能回答?不愿回答?还是不敢回答?”李伯瞵刷地拉开她身上的被褥,一把将她仅有的遮掩全丢到平榻底下,咄咄逼人的眸近在她的眼睛上方,霸道的手扯开她挡住身子的双手。

  “你扮成男装也就罢了,是谁要你跟着军队走?说”

  慌乱及惊恐间被褪去了所有的保护,柳子容半直起身子向後挪动──这男人强势的火焰会将她的自尊燃成馀烬。

  “慌张了?”李伯瞵捕猎般的随着她的挪动而前进,在她抵着墙再无路可退时,二道手臂横过她的头颊,扣在她脸颊的二边,强硬地将她囚禁在他的胸前空间。他强硬的唇向下弯抿,道:“说。”

  像被逼进绝路的动物,她已无力再作挣扎,横竖是逃离不了,但她绝对不能将别人连累进来。她怕他她愿意承认,但绝对不愿自己因为怕他而显得怯懦。唯有如此,她在他面前才有那麽一丝与众不同──他讨厌别人唯唯诺诺,她知道。

  柳子容深吸了口气,放开自己在身侧握成拳的双手,仰头向他。

  “现在的我去不去长安都已无所谓,我已经不可能恢复到昨天以前的柳子容。”细声的嗓音坚定地诉说。她只有一条路可走──说服他。“换男装进军队,是希望能跟着军队一路进宫。我未来的夫婿在你们攻城的第一天就被掳,我如果不离开高昌到长安丢,便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未来的夫婿?”他条地向前一倾,乍然缩短二人之间的距离,灼热的胸膛熨上她冰凉的身子。怒火焚烧着他的意识,而他一点都不喜欢那种被桶了一刀的感觉。她是他的人,从现在一直到未来,在他厌倦她之前,她只会属於他:“你还打算去找他?他的名字?”

  “你不会让我走的而我不会把他的名字告诉你。”见他拧起的两道眉凶霸而不悦,她将手置在他的胸口,感觉他突然绷紧的肌肉。“别拿高家来逼迫我说,除非你真的想逼我了结我的生命。”柳子容清明的眼映入他的眸中,唇边漾起了一弧笑意,壮烈而凄清。

  “威胁我?”一丝愕然闪过他脸庞,怒意却如波涛般的涌上来。她就这麽在乎那个男人?“他的名字”

  “知道名字又如何?在他前面炫耀你得到了我?还是,你会仁慈地让我回到他的身边?”她的手抚上了他眉上的那一道伤口,对她的未来几乎是认命的。

  反手握住她的柔美,他顺着她的手掌吻着她柔软的手腕内侧,眼睛却不曾离开她的表情。“也许。当我厌倦一个女人时,知道她有个去处总令人安心些,不是吗?这麽容易受伤,就不要玩危险游戏。”盯着她的痛苦表情,他却笑得快意。李伯瞵站起身,弯身拉起了她直觉想抗拒的身子。“穿上衣服。”

  柳子容默默地瞅着他,被他拥下平榻,走到屏风边。

  如果不在乎他,就不会被他刺伤;如果在乎他,就代表她一生都要受这种椎心的煎熬了──无论他抛弃她与否。

  她拿起紫华为她准备的布衣,套住自己发寒的身子。她蹲低至地,捡起了地上缚胸的白布巾及药草。

  “这些不需要了。”他一把拿过了白布巾及药草端视着。“的确够聪明,用药草伪装成男性喉间的阖徵。”往後一抛,他亦走到平榻边拿起衣服穿着。“把你的发束回男子的样子,这样带着你走会方便些,还有一事┅┅”

  他拎起了衣带,扬了扬眉对她说:“我可以不动高家夫妇,甚至可以让他们在到达长安後离开。”

  她悸动地停下了穿衣的举动,与李伯瞵似平静又似算计的眼相望。“你说真的?”

  现下唯一让她系心的就是高家与曲步瀛。若高嫂一家可以先到长安安身立命,而曲大哥平安到达长安找到高嫂,就会明白她已经无法回到他身旁了。

  李伯瞵豪迈地仰头一笑,大步朝她走来。“替我扎上。”

  依旧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她的将来是福是祸,柳子容举起手替他拢了拢圆领袍的衣襟,拿起他随意挂在肩上的腰带打横绕过他的腰,低着头安静地把衣带系整齐。“让他们走的沲件是什麽?”

  他随手揽过了她,拨弄着她露出几许吻痕的头,方接续道:“条件是──你不许逃走,否则他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有办法毁了他们。”

  柳子容猛然抬头,看着他眼眸中的不留馀地,她相信他绝对会如此做。“倘若那时你已厌倦了我,你会让我离开吗?”

  他强硬而深入地吻住她的唇,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空间。待在他身边竟就这麽如此难以忍受他搂近她的腰身,让二人完全密贴。在她双腿已无力站稳时,他放开了手,看她步履不稳地向後退了数步。

  “你似乎不明白,战败的人没有资格谈条件的,你只需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又惹恼他了柳子容垂着头,吐呐着得来不易的空气,扶住屏风避免自己跌倒。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一天未进食,加上他一夜的折腾,能站着起身就是件难事了;而李伯瞵的问题,根本也由不得她有肯定之外的第二个答案。

  “我答应你。”她扶住自己的前额,开始感觉到晕眩。

  “走。”他揽过她,往门口走去。

  “去哪?”不想依着他,却又无力挣脱他。

  “回军营去,顺便看看昨天那批刺客中有没有人认得你。你不开口告诉我他是谁,总有人会说的。”见柳子容又踉跄了下步履,他只是阴恻恻地笑着,抱起了她走出房门。

  *****

  柳子容风般的跑出那座充当营帐的牢房,不顾周遭士兵惊视的目光,她使劲地往前跑,跑到气息不稳、跑到双腿抽搐一般的阚痛着。

  阳光是灿烂的、心是雀跃的。

  她明知自己此时欣喜的心情对那些被掳的囚犯而言是种无礼的亵渎,但她仍无法压抑自己雀跃不已的心──曲步瀛不在里头。

  李伯瞵说那群人中逃走了两个,曲步瀛就是那其中之一

  快速的跑步让她的吐腹有些疼痛。她伸手压抚着肚子,缓下了脚步,走向营区之外。再过三天就到长安了,李伯瞵说过让高嫂他们离开,她知道他不会食言;但只要一念及抵达长安後,她的身分即将从他的小厮变成他的姬妾之一,心就会隐隐作痛着。

  向驻守营区外的士兵点点头,她没过分在意他好奇且专注的目光。打从那天自龙沐勋家返回後,她脸上奇迹似消失的悭记早已成为一道热门的话题。

  因为李伯瞵的命今,她仍旧着男装、依然当自己还是个哑子;而关於胎记的问题,将军都不说话了,怎有人敢多嘴。

  虽如此,那些对她面貌的注视,在近来早已成她活动不自由的另一种压力。李伯瞵不管那些辈短流长,硬将她留在身边;而那些士兵的注视更成了他找寻她的最佳眼线。不论她走多远,李伯瞵一声呼唤,总有人很快地找到她。

  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低下身,拨弄着路间开放的不知名小花。不想承受士兵猜疑的眼光,所以她受到营区外走走;而乖乖地待在营帐内,与他相对更是种无言的折磨。

  他没在营帐中再与她发生亲密行为,却总在沐浴时要她伺侍着,一双眼窥伺她粗手笨脚地为他清洗身子;夜夜陪伴他的仍是营妓中的那些女子。他想藉此告诉她,她不是他唯一的女人吗?

  她苦笑着抚摸花朵的瓣叶──他还有个年轻、可人的未过门妻子紫华,她怎敢想自己是他的唯一呢?

  “水儿。”一记熟悉的呼唤来自於她左方。

  柳子容惊吓地往左边的树林望去,见着一袭衣衫消失在树林间。她屏着气息,脚步却忍不住加快。跑到树林的入口,她在树荫间张望着。

  “子容。”一双手拉住了左顾右盼的她,闪身到一颗大榕树之後。

  “曲大哥,真的是你”她不敢置信地伸手碰触着他,喜悦化成了眼中的水光。“你瘦了好多。”

  “你也是。”曲步瀛握住她的双手,斯文细长的脸庞上如今有着沧桑的痕迹,曾经素净的面容也多了几道伤痕。“你还好吗?那天见你脸上有个胎疤,今儿个怎麽不见了?”

  柳子容轻喊了一声,在曲步瀛温柔的问话中扑向他的怀中。“曲大哥为什麽要我们到军中?你为什麽不早些出现?”

  曲步瀛僵住身子,因为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发生什麽事了?”他轻拥着她,拍着她的背,迟疑了会终是开了口。“你怎麽会在李伯瞵身边?他┅┅知道你是女子吗?”

  她咬住自己的唇,收去那一声哽咽。也许一切都是命定吧“因为我识字,所以他收了我当小厮,当时他以为我是男儿身。但上回见到你的那一天,却被他识破了我的真实性别。”

  “他对你┅┅”曲步瀛松开了手,向後退了一步,正视着她的眼中有莫可奈何的悲痛,

  “我┅┅我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了。”说出那句难以启口的话,她转身背对着他。不敢说出口的是她对李伯瞵的爱及对曲步瀛的抱歉啊

  “我要杀了他”曲步瀛怒吼一声,狂暴地挥出腰间的剑砍向四周。“我要杀了他”

  复国之计因李伯瞵受挫,狙击计画因李伯瞵失败,而那个家伙竟连柳子容都玷污了,要他如何咽下这口气他毫无剑法可言地甩刀割过草木,整个林间充斥了簌簌的剑风,扬起片片的枝叶残骸。

  “曲大哥,别这样求你┅┅”从没见过这般狂暴的曲步瀛,她试着上前阻止他,却只能站在刀剑间的范围之外。

  “我还能如何所有希望都被他断阻,要你们混入军队本是希望你们能告知我军队的前进行程,怎想到军防密严得无法与你们接触,我根本无法得知你是否平安;而我只能不断地跟随军队前进,顾得了李伯瞵这边的军,就无法与其他人密谋行动大事。那天在甘州见到你平安,才放了心,结果┅┅”他颓然地停下舞动的剑,声音逐渐低沉。

  她上前伸手按着他的手臂,想给他些许安慰。

  “你恨他吗?”曲步瀛突然说道。

  “恨?”

  避开他追问的眼眸,她在心中反覆地问自己:恨李伯瞵吗?恨他夺走了她未来的希望、恨他将她归类为他的侍妾之一、恨他在拥有了她之後,依然流连其他女人怀抱┅┅她更恨自己逃不开他所撒下的情网。

  将她的疑问视为肯定,曲步瀛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我一人杀他不易,但若加上你的配合就一定会成功。你可以自由出入在他身旁与营区,不是吗?”

  杀了李伯瞵?她震惊地脸色发白。“不可能。”

  “为什麽不可能?如果你在他饮食中下药,让他逐渐衰竭而死,我就可以趁机杀了他没有人会怀疑是你;何况,三天後就到达长安,你们就要离开军营了,不是吗?”曲步瀛的双眼闪着光芒。

  “高嫂他们一家可以离开,而我不行。若我离开或逃走,他会毁了高嫂一家子。”她的指尖陷入双掌之中,曲步瀛的主意让她心寒。杀了李伯瞵?不

  “为什麽?因为他要你”怒气之下他紧捉住她的手臂。“把这包东西放入他的食物中。一次是半片小指的分量,他不会立刻身亡,只是一直虚弱下去,等到他发觉自己身体异常时,毒早已攻心。”

  曲步瀛自怀间拿出一小拇指大的纸包,扳开她紧握的拳头。“拿去。”

  “我不能做。”她张掌让纸包掉落,就像那包药已害死了人一样。

  “你杀不了他、忘不了他,是吗?”曲步瀛捉起她闪躲的身子,脸色已变为青厉。“你说啊”他疯狂的眼眸逼迫着她回答。

  “不是的。”怎能再刺激曲步瀛呢?“我只是怕事情败露,会连累到高嫂他们。”

  “那就和我一起走。”他突然说道。“我们到西突厥,我可以在那里重整旗鼓,再一举攻回高昌。”

  “带着高嫂他们一块走吗?”

  “只带你。一群人容易被发现。”他说话果断。

  “那高嫂他们┅┅”看人他眼中的坚决,明白了他的看法,她却惊出了一头的冷汗。曲步瀛怎会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快走,天色渐暗了,他们很难搜查到我们。”拾起了地上的纸包,他拉住她的身子往前走。“我的马在河边。”

  “我不能跟你走。”她定住步伐,认真地看曲步瀛。

  高嫂照顾她十多年,曲步瀛却要舍下他们一家於不顾;而对当初接纳她们一行人的李伯瞵而言,她们只是一群陌生人。是因为对曲步瀛的感觉不同,所以才有这般的思考吗?

  “你变了许多,你一向是顺着我的。”她眼中闪动的决心是他未曾见过的;过去的柳子容是柔美而服从的。“我不会嫌弃你已非清白之身,这还不足以让你跟我走吗?”

  他用了“嫌弃”二字柳于容悲哀地一笑,发现自己与曲步瀛再也不可能重新开始。他眼中的柳子容已是残花败柳了。

  “我不能不顾高嫂。”她重复地说,轻轻地挪开了他置於腕闲的手。

  妇人之仁他不高兴地板下了脸孔,用着忍耐的悻度说:“好。那你将这药放入他的饮食中,半个月後当他死亡时,也就是我迎接你之时。下月十四,到长安东市满福楼”边等我,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行动。”他将纸包放入她手中。“记住,一天一回,每回的分量┅┅有人。”

  曲步瀛停住了话,听着前方传来的喊话声。他望了她最後一眼,紧包住她手掌,低声交代道:“记住,半个月後,我会去接你。”

  不待她回话,他迳自转身飞步离开了她。

  呆愣地见去步瀛消失,她低头看向手中的纸包。该丢掉吗?她颤抖着。

  “柳子容,你在里头吗?”中郎将邱万威的声音传来。

  匆促间。她连忙将纸包塞入衣襟间。

  “你怎麽在这个时间跑出来呢?将军在找你,快回去吧。他已经审完了那几个刺客,好像还有事问你。”邱万威出现在前方挥呼着要她过去。

  “你先回去。”李伯瞵的身影在下一刻出现在邱万威背後,背着夕阳的身影看来更形颀健。

  李伯瞵的出现让她直觉地打了冷颤。手掌交握着放置身後,因为止不住那微微的抖栗,而他太敏锐。

  “发生什麽事?”他望了望四周一地被砍落的绿叶、树枝及她苍白的面孔。

  柳子容无力地弯下身来,倚着身後的树。她得拖延时间,曲步瀛才能逃走啊

  “怎麽了?”他倾下身,健臂一伸将她环起。

  她摇摇头不说话,手怯怯地抱住了他的腰身,将头靠在他的胸前,第一次主动地接近他。

  死亡的阴影不该罩在李伯瞵的身上啊

  她聆听着他的心泺,愈搂愈紧,取舍之间已做出了决定。她狠不下心伤害他们其中一人。

  “开口说话”她似乎受到不小的惊吓,否则不会主动地靠近他。“方才是什麽人在这里?”

  “是一个奇怪的人,满头乱发,拿着剑乱砍。”她扯谎着,心闷痛得想哭泣。

  “伤了你吗?”他迅速地抬起她的脸颊审视,见她摇摇头,才放缓了口气:“军营附近竟有这种人,我要邱万威马上去调查。”搂住她转身就走。

  她扯住了他的衣袖,停住了脚步。时间耗得愈长,曲步瀛可以走得更远。不论如何,自小而大,他总是陪护她的人啊。

  “我没有力气走路。”在他挑起眉的半讶异神情中,她咬了下唇,红了颊。

  她觉得自己在向他挑情,而这不是她习惯的行为。她很快地放开手,站离了他远一些,迅速地摇摇头。“我休息一下,就可以走了。”

  “不需要我抱你吗?”他勾起唇,似笑非笑地附着她,脸上刚硬的线条软化不少。

  一直期望她对两人之间有些表示。她却只是一味地逆来顺受,就连他蓄意在夜间找歌妓来探看她的反应,她亦只是一贯地冰着脸,彷若一切都是为他所逼。他承认他会不择手段得到她,然而她┅┅

  真的对他没有一点感情吗?他向来不喜女子靠近他,但又厌恶柳子容如此闪躲他。对她隐瞒身分的馀怒犹在,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她的在意,早已比他所愿意接受的短暂关系来得深长。

  得到她的那一天起,他即已打定主意,再不放手。卑鄙也好,顽劣也好,他绝对要留她在身旁。

  柳子容飞快地瞟了他一眼,没有开口,整个脸低垂得几乎埋到衣襟里。

  “看着我。”他挑起她的下巴,以唇轻拂过她的唇,品尝她独特的芬芳。

  “不要。”她突如其来地推开他,悲哀地想起他的唇在昨夜曾碰过其他的女人。“你去找其他人。”

  “这是吃醋的表现吗?”他不怒反笑,臂腕一治搂回她。“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柳于容回眸以对,在他的气息如此笼罩她时,她只想忘记一切──他不在乎女人,他已有了未婚妻室。“我何需吃醋难过?我又不是你的妻子。”

  话说出口,内心却更加地酸楚。她何时把自己贬低到这种地步?

  “何以见得?”他从不费心注意身旁女子的反应,她却是个例外。

  “回答我的问题,为什麽你绝对不会是我的妻子?”在她的耳畔吐送着挑逗的气息。“说啊。”

  急遽地推开他,她偏过头避开了他的私喁。“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一定要迫她认清他有妻室的事实?一定要她坦诚说出自己爱上他的悲哀与无望吗?他好残忍而她为什麽就狠不下心来迎合他,毕竟和他相处的时日不多了。

  “说出理由。”李伯瞵紧握住她的腰,直到她吃痛地挣扎。

  “你要理由吗?”她寒心地一笑,不愿自己一再被他伤害。“你不会要一个没有心的人。”

  “没有心吗?”他阴鸷地沉下了眼,手掌瞬间扣住了她的下颔。“我要你的心做什麽?我此时感兴趣的是你的身子”

  捉回她跨开半步想逃跑的身子,狠狠扯开她的腰带,将她甩掷在草地间,用他整个身躯覆盖住她。他用力咬住她紧闭的双唇,直到在她唇上尝到血腥味,直到她喘息地张开了唇,他张狂地占据了她的愦口。

  终有一天,他会得到她──完整而不保留的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