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余宛宛 > 绮罗香里留将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目录  下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 第七章 作者:余宛宛


  过分太过分了

  柳子容伫立於莲花池的一团泥泞内,瞪着那匹叫着雷风的马。它仰起马首睨了她一眼,撇开头走开──像在嘲笑人似的。

  被丢上马背後,她就一路被载到这处别业。

  而那匹嘲笑人的马,在一进门之後嘶鸣了二声,就不客气地直接把她摔到这池中来。池上布满了荷叶,油亮绿色煞是美丽;然则荷西下满是黄黑色泥巴。身处其间,忍受着泥沼的闷臭气味,实非乐事。

  柳子容皱着鼻,感觉到湿黏的泥巴浸了浑身。她低下头,举起手臂端详,却只见到一条活似泥炭的黄黑色衣袖,别提她其馀淹没在荷叶之下的衣裳了。她好奇地伸手摸摸那只曾在图画中识得的荷叶。原来净洁的莲花底下,竟全是污浊泥沼,今儿个也算多了一个见闻。

  她缓缓移动到白色石子围成的池塘边缘,见着四周无人,她扶住了池塘边缘,撑着身子想起身离开。

  “啊”沾了泥水的手掌是滑的,白色石子也是滑的。因此,她又惨惨地跌了一跤,又落回荷花池子中,喷了一脸的泥水。

  “哈┅┅”清脆的笑声从她的身後传来。

  柳子容低着头,只觉难堪到极点,再没勇气爬起来尝试一回。

  “我上回也被雷风丢在荷花池中。据龙沐勋那家伙说,这还算是上等待遇。”少女走到柳子容面前,声调自然而不矫作。“要不要我帮你?”

  柳子容点点头,不敢抬起的眸只敢盯着少女的粉色裙摆。

  少女直接在池塘边坐了下来,看着那头男子发。“男孩子还扭扭捏捏的。”

  有趣的笑爬上了少女的眼梢,她突然弯下了身,一双灵活大眼眨着眨着出现在柳子容的眼前。

  “哇哇”她大喊出声,娇俏可人的脸颊闪着兴奋与讶异。“哇你真的是男人吗?怎麽长得这麽好看?”她直接伸出衣袖想替柳子容擦去脸上的泥。

  柳子容反射动作地避开她的手,使得踩在池底的身子晃动了下,显些又滑了一滑。等到稳住了身子,她才敢回视坐在池边打量自己的少女。

  像传说故事中的顽皮仙子,任谁对着少女那双洋溢活力的眼眸及唇边可人的酒窝,都会忍不住有喜爱之情。

  “喂,你怎麽不说话?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少女完全不掩饰她的好奇。池中沾了一身泥的人,五官却娟美得足以让任何美女逊色。

  柳子容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喉咙。

  “你┅┅不能说话?”少女小心翼翼地问,神色中有几分内疚。她伸出了手,道:“我拉你上来,好不好?”

  柳子容点点头,让自己在泥沼中缓缓前进,却在自己肮脏的手即将握上少女的小手时迟疑了一会。

  少女笑着。“没关系啦。”主动握住了那沾着泥的手,拉起了柳子容。

  ──谢谢你。──柳子容以嘴型说着。

  少女举起手做了个“再一次”的动作,才明了了柳子容的意思。“不用客气。对了,龙沐勋呢?有没说什麽时候回来?”

  柳子容摇摇头。她与龙沐勋根本只是一面之缘。

  “我带你去梳洗一下。”见柳子容点点头,少女领头往前走。“我叫紫华。你的名字呢?你遭人追杀,龙沐勋救了你是不是?还有,你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紫华走到柳子容身旁,一连串地说着话。

  柳子容伸手抹了下脸上乾涸的一块泥土,却发现泥土上沾黏着胭脂。她停下脚步,伸手盖住了颊,有点着急。她需要赶快打理自己,重新昼印上胎记──在李伯瞵回来以前。

  “你怎麽不说┅┅?”紫华才说出口,生动的眼神就懊恼了起来。“难怪我大哥老说我是个糊涂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迭声的道歉。

  柳子容努力地挤出了一个笑,着脸颊的手显得很不自然。

  “你的脸撞到了是不是?”紫华关注地上前观看。

  柳子容只得急忙往後退,想避开她的注视。

  “你是个男人,而且是个读书人。”紫华突然肯定地说。

  冯什麽?柳子容忽然扬起眼,带着几分不敢置信。她怎麽突然如此确定?

  “我这一路上见过几个书生,都说什麽男女授受不亲,满口的男女之防。真是奇怪,我在长安时见到的读书人都不是这麽迂腐不通的。”紫华拉着自己的发丝把玩着,疑惑地皱着眉头。她深思的神情配在青春娇嫩的脸颊上,不甚协调但却令人喜爱。

  柳子容微笑,很难不去喜欢上紫华这样不做作的个性。她碰了碰紫华的肩,对她笑了笑,指指自己肮脏的身子。

  “你因为身子沾了泥巴,才不愿意让我靠近啊。”见柳子容点点头。紫华恍然大悟她笑开了脸,皱了皱翘起的心鼻尖。“你是个女人吗?”

  柳子容尴尬地又摇摇头。

  “你不是女人却长得比我还好看,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紫华又凑近了柳子容咕哝着。“不过,你现在真的有点臭臭的。”她乾笑二声,十分诚实。

  柳子容苦不堪言地点点头,连自己都不敢用力呼吸,就怕闻到身子那股酸腐的泥土味。

  领着柳子容走入一间房中,紫华说道:“我叫人送水进来,顺便拿龙沐勋的衣服让你穿。你等着。”说完,又跑得无影踪了。

  紫华的清脆声音才消失在外,屋内就即刻显得冷清。

  由於怕身子弄脏了屋内,柳子容不敢随意坐下,只是站在偌大的房间中看着室内的花鸟屏风及上好的红木床榻。

  龙沐勋应该不是普通人吧,他身上的绸衣及眉宇间隐隐露出的威仪都和李伯瞵相仿。

  李伯瞵姓李,是天子的皇亲吗?

  柳子容绞着手指,心头烦躁了起来。怎麽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呢?然而想又有何用,徒然增添困窘。也许他对她真是有些特别──她想起龙沐勋的话,中郎将、秦大夫也说过相同的语句。

  她无意识地抚过室内的花鸟屏风,对於上头精细的绣功却无心细看。她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忆起身後那一声呼唤──是曲大哥,不会错的。他来带她走吗?

  焦烦地在屋内踱步,她担心着二人的安危。一个对她有情有义,一个则是┅┅则是什麽呢?除了收容了她们一行人、除了对她的保护举动、除了他过人的领军谋略才华──喜怒不定的李伯瞵又值得她挂念什麽呢?

  但,心头的急遽跳动与不安是为了谁?

  “我进来了。”紫华指挥着数名仆人抬进一只木桶,与几桶冒着热气的水。待木桶放至屏风後注满了水,一套乾净的布衣放至屏风的木几旁,她才满意地要仆人全数退下。

  “全部好了,谢谢大家。”紫华大声地说着,对着所有离去的仆人微笑挥手後,才转向那一身泥巴的“美男子”问道:“你会写字吗?”

  柳子容颔首,唇边想拉起的笑却总显得忧愁。

  “我很聪明吧。”紫华从背後拿出出纸砚笔墨,得意地晃啊晃。“我问、你写,好不好?我问一点就好了,因为你一定很想赶快沐洗,可是如果我不问,我会很难过的;待会如果龙沐勋回来,一定不许我吵你,而且他又不爱告诉我发生了什麽事,老要我猜,我会很难过的。”

  哔啦地一串话,没待别人点头,紫华就跨上了平榻,跪坐在平榻上的木几前,摊开了纸、磨起了墨,而後抬头一笑。“我很吵,对不对?”

  能拒绝紫华甜美的笑靥吗?柳子容边摇摇手,边走到木几边站着。

  “你不上来坐吗?”

  柳子容指着自己的身子,仍是没有坐上平榻。

  “你叫什麽名字?”紫华把笔管递予眼前蹙着眉的人。

  “柳子容”。

  “你的字真好看。你和龙沐勋怎麽认识的?你为什麽被雷风载到这来?发生了什麽事?”

  柳子容拿着笔,举起手腕,轻叹了声气,写道:“我并不认识龙沐勋,是和将军至市集选马才遇上他。不料,在谈话之间遇上了攻击。我只是个供将军使唤的小厮,一点武功也不会,所以他们便要马载我到这”。至此,她停顿了会,抬头看看紫华才又续笔道:“你什麽都不清楚,竟还将我带至屋内,不怕危险吗?”

  “因为是雷风载你回来的,所以我知道龙沐勋一定认识你。雷风那匹任性的马,就只受制於龙沐勋。”紫华有些不甚满意地嘟了下小嘴。“对了,什麽将军啊?”对将军二字可得分外小心。

  “李伯瞵”。尚未写完最後一笔,柳子容就听见了一声悲惨的叫声。

  “天要亡我我完了,真的完了”紫华从几前跳起身来,咚咚地跳下平榻,直往门口窜去。

  柳子容莫名其妙地盯着那个粉色身影突地往前跑,又突地跑回了她的面前。

  “我:┅我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紫华双手合握,可怜兮兮的,随即又张大了眼。“李伯瞵旁边的小厮不是刘义忠吗?”

  这下换柳子容睁大了眼──紫华认识李伯瞵?

  “你不认识我,对不对?”紫华滴溜溜的大眼一转,长吐了一口气,嘴角的心窝再度若隐若现。“柳子容,你不要告诉李伯瞵你见过我,好吗?”

  柳子容不解地低下身写着:“为什麽”。

  “因为┅┅因为┅┅因为┅┅”在柳子容的注视下,紫华仰起头嗫嚅了一会,才又与柳子容相望,仍带些稚气的脸庞闪着无辜。“因为他如果知道我和龙沐勋在一起,会宰了我。我是┅┅李伯瞵未过门的妻子。”

  柳子容手中的笔自指间滑落於地,洒了十来点的墨迹。

  他有未过门的妻子

  脚柳子容木头玩偶似的凝住了所有表情,双目无法自紫华带着冀望的粉嫩脸颊移开。

  “你要告诉他是不是?”将柳子容的沉默视为反对,紫华急得跺了下脚,手指紧张地卷住自己的长发。“我只是想出来看看,没有想到会遇到他。你真的要告诉他?”她回头看看门口,考虑是否要尽快离开。

  “你回答我啊”紫华拉着柳子容的袖子,再次追问:“帮帮我好吗?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我只是想在十六岁以前,被塞入别人家时出来走走而已。他以为我到肃州的别业探望姑妈,只要你不说,他不会知道的。我现在就立即回姑妈家。你知道他生起气来,很吓人的,对不对?”

  痛苦地闭上眼,柳子容只能点头。十六岁,他有个如此年轻的妻啊

  “所以,求你别说,好不好?”紫华又拉了拉柳子容的袖子。

  柳子容张开沉重的眼皮,看着眼前几乎焦头烂额的女孩,总是点了头。

  “谢谢你,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紫华拉住了柳子容的手,眼睁湿润地发着光亮。“你真的不会说?”

  柳子容滑下再无力支撑的身子,坐在平榻上无意识地一再摇着头。

  “谢谢。他们快回来了,那我得快跑走了;而且我还得去支会陈大嫂、郭大妈她们。”紫华拍拍柳子容的肩。“你的脸色很不好,而且脸好像在流血,快去洗澡,免着着凉了。洗完澡再跟陈嫂拿药擦脸。我走了,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说完,紫华一溜烟地跑到门口,细心地为柳子容带上了门。“快洗澡哦”她在门外又喊了声。

  坐在床沿不甚稳定的纤弱身体,在紫华离去後,终於不支地倾覆到地面。

  流不出泪,只是心痛。柳子容揪着衣襟,无力动弹。

  “呕”──身上腐泥体味飘至鼻尖,一阵作呕的感觉自脾胃间冲出。她难受地压住喉咙,想止住喉间的灼热感。

  勉强撑起自己卧在地上的身子,柳子容拖着步伐走向屏风後的木桶边。伸手入热气氤氲的桶子间,手被仍然烧烫的水烫痛了下。

  搓洗着双手,直到心腹间的呕吐感再次传来,她才忆起什麽地抽回自己乾净的手,白牙间抽起了系着一丸药草的丝线。

  “咳、咳、咳。”一如往常,因敏感的喉头被过度地刺激,她猛咳着。

  伸手打开了腰间的衣带,任身上衣物全散了开来,她挑开那束着胸口的长布巾,已浸淫的白布巾在胸前勒出了几道红色痕迹。方才不觉得痛,直到解开了布巾,才有麻痒的感觉。

  对於李伯瞵,原以为只是挂心多了些、爱恋多了些;直到听见了紫华的话,才知道自己所有的悲喜竟全都系在他身上了啊

  无力地任衣服全落了地,却听见了东西坠地的声响。柳子容低下头,看着那只胭脂盒在地上滚动着,眼泪却全不期然地涌出了眼眶。

  怎麽这麽爱哭泣,一点都不似紫华的潇脱自在。她厌恶地使劲擦去额上的泪水,却是惹出了更多的眼泪。一个根本没有资格为李伯瞵未来婚姻感伤的人,竟坐在这里为他伤心落泪。

  低下身,拾起胭脂盒放在一旁的乾净衣物上,她张着流泪不止的眼,进了雾气迷蒙的木桶间。松开发髻,已变长的发披了一肩,再缓缓地沉下身将头颈沉入水间,让热水漫没了她整个人。

  她屏住呼吸,在水中紧紧地闭着眼,握成拳的掌心抵着木桶的边缘。

  沉静的空气间,门不期然地被推开,又碰然地甩上。

  “你的伤口在哪?”李伯瞵命令的吼声乍现在房内。

  他和龙沐勋才入门,仆役就说柳子容的脸流了些血。怕这个不谙马性的家伙真被马摔出了什麽伤,他匆匆结束与龙沐勋的对话,想赶来了解一下情况;否则,柳子容也是个标准不出声的闷葫芦。

  “你在洗澡吗?”见屏风後有个浸在木桶中的人影,他又靠近了屏风一些。

  不此时已来不及反应的柳子容,在慌乱间忘了自己仍埋首於水中,忽地抬起了头、张开了眼,又吸了一口气,灌入了一大口的水。

  猛烈的呛意窜入鼻腔,她剧烈地喘息着。趴在木桶边缘,挥着自己的鼻尖,她不敢咳出声来,不敢拨落眼睫间的水。她刚出身子想拿起桶边的衣服遮住自己,然而身子的赤裸让她不敢过分伸长手臂,怕就在自己起身的一瞬间,李伯瞵也恰好走了进来。於是,衣服就这麽搁在屏风边的地上。

  不能让李伯瞵看到她。

  柳子容焦急地看半透明屏风外那个伫立的高大身影。天保他不会进来可是怎麽阻止?在他面前,她不能说话啊

  “你的伤口怎麽了?”见屏风内的人影毫无动静,担忧的李伯瞵根本无暇考虑,就绕过了屏风。

  柳子容倒吸了气,连忙背过身去,紧张地眨着因浸水而泛红疼痛的眼眸。

  “这一大推土是怎麽回事?”李伯瞵嫌恶地踢开了屏风边黑污成一团的东西。他走近了木桶,在见到那一片裸裎的光滑背部时,停止了所有的言语举动。

  他盯着那因热水而粉红的肌理及那因紧扣着木桶边缘的纤纤十指,却没有任何离去的念头。他一向知道柳子容瘦弱,却没想到一个男子的腰身曲线,会如此玲珑剔透似女子。

  这样美好的背影,让人情不自禁地想碰触。

  “转过头,我要看看你的伤口。”李伯瞵走到柳子容的面前,粗声地说道,目光不曾离开过柳子容的颈背。

  柳子容身子将木桶贴着更紧,完全不敢抬起头来。早已分不清脸上的湿洒是热水的蒸气,还是被李伯瞵吓出冷汗。她摇着头,希望他明白她的意思──她没有受伤,何来伤口

  “如果没有受伤,为什麽害怕我看那些仆人说你的脸受了伤。”他低吼了声,手捉住柳子容的肩,又条地收回。李伯瞵皱着眉,厌恶自己的失控。

  她着急得手足无措,握着木桶的手指溢发扣紧这唯一的遮蔽。逐渐失温的水让她打了冷颤,她的身子却愈往水底去。

  “听不懂话吗?”耐心向来不是他的专长,李伯瞵直接伸手勾起了那低俯着的洁白下颔。

  仍是淡雅的肩、仍是那双秋水般的欲诉盈眸、仍是那般楚楚动人的娇柔绝丽。然而,那洁白脸上鲜红的疤却┅┅逍逝无踪?

  李伯瞵的手掌刷过那本该有着疤记的右颊,眼神由惊讶逐渐转成暴戾、冷漠。不留情地将柳子容的脸更加地往上仰,一如他所猜测,他见着了那同样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男子象徵的颈项。

  柳子容是个女人

  他放低了声音,手指抚摸似的握住她的颈间。“怎麽不说话”

  被迫望着他冷硬而不动声色的脸庞,柳子容完全不敢动弹。她颤抖着身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李伯瞵的目光让人无从猜测,她宁愿他直接甩她一巴掌,也不愿面对随时可能爆发情绪的他。

  “仍不开口?”李伯瞵的手臂快速地移动到柳子容身後,只手提起她的腰肢,让她胸前的柔软尽现他的目光之中。

  “不要”柳子容惊叫出声,双手环住自己未着寸缕的身子。

  他冷笑了声,以单手扯住她绕在胸前的双手,高举过她的头顶,让她的赤裸一览无遗。“真美丽的身子真美好的声音适合唱小曲?倩儿,是吗?”

  她低下了头,却羞耻地看见自己的赤身裸体。不堪承受这样的羞辱,她闭上眼,拼命地扭着手腕,但双手却依然牢牢地在他的掌控之中。她完全不明白,自己挣扎中的雪白胴体引来男人眼中的焰火。

  李伯瞵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必须与他相望。他以舌润了润唇,蓄意缓缓地移下目光,发出令她难堪的啧啧称奇声。“这麽柔软的肌肤,竟一直被捆裹在男子衣物中,真是暴殄了你的美丽。”

  心乱如麻的她紧紧地闭上了眼。

  “抬起头,否则我就把你丢到外头。我相信龙沐勋的庭院没有上演过这样的戏码。”话语不愠不火地吐在她的耳畔,然而握住她双手的大掌却以着几乎捏碎人的力道强迫着。

  柳子容条地张开眼,将目光看向他的身後,屈辱地咬住唇。怕又惹恼他,因此那双被困住的双手只敢微微地挣扎。整个人这样呈露在他面前,还有任何尊严可言吗?

  “真是不得了,瞒天过海地骗了所有营区的人。想我们这一群南征北讨的男人,竟被一个女子欺玩在掌中而毫不自知;而我在岩穴中看过你的女子姿态,你却依然可以悠游在我的帐房之间,得意吗?”

  “我┅┅”她只说了一个字,就阖上了唇。从何说起呢?

  “不用说了。我完全理解你的苦衷。”他靠近了她的唇,在她的唇边吐着没有温度的话:“这样的花容月貌,扮成男子都有傻子为之心动了,何需着女装勾人心魂,不是吗?你扮成男子是正确的。”

  他是什麽意思?

  柳子容努力稳住自己直打哆嗦的双腿。他愈乎静,就更令人无法预料他的下一步举动。李伯瞵阒黑的眼眸没有任何让人安心的情愫存在,而这种如审判的精神煎熬,远较他大发怒火更来得令她畏惧。

  “不开口反驳我?还是根本无话可说?一个亡国的女子伪装入军营,真是寻亲?还是另有它谋?值得人深思,不是吗?也许,我前次在高昌边门巡视遭击,此回至市集选马竟也遇敌,或许不是巧合,是吗?”

  李伯瞵放开了她的手腕,却不怜惜地一把将她搂出了浴桶之外,让她湿滑的曲线贴近他的身躯。

  双手被他撞得疼痛的她,却仍抡起了拳头想抵开二人的接触。“我不是什麽奸细。”

  语罢,她僵住了身子──他竟以舌尖舔滑过她的唇

  “对了,你那天在岩穴中那麽百般抗拒,我早该想起来,你不喜欢我碰你。”他蓄意侮辱地说着,手掌却再次困住她的手至她的身後。他强硬而直接地吻住了她颈胸间柔软的肌肤,蹂躏着她的芬香、享受着她的惧意;顺着水珠的流势反覆地以唇揉弄着柳子容胸前浑圆的丰软。

  “不要我不是什麽奸细,放开我”她偏转着头,被他的轻薄逼出了眼泪。

  “连哭都美。”收回在她身躯上的揉弄,他轻笑地望着她脸上的泪,笑中却没有任何留情之意。“要我放了你吗?”

  柳子容不敢置信地盯着他,却仍是点了头。“我不是奸细。”她第三回强调着。

  他微微一哂,两手一摊,让她的身子完全自由。

  不敢耽搁,怕他改变主意,也没时间多想他此举的原因为何,她只知道自己可能获得了一个机会。直奔向沐桶边的小茶几,柳子容拿起了衣裳往身上披。无暇打理整齐,她拢住衣襟就往门口跑去。

  “啊”在双手碰到门扉之际,一双大手扣住了她的腰肢,而她甚至没有听见他移动的声音。

  柳子容伸出手,想捉住门把。只差一步啊她疯狂地反抗着,手肘无意识地撞击、双腿亦凌乱地踢打着。

  他无视她的抵抗,一手向後勾住了她的膝盖,抱起了她,向卧铺走去。

  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柳子容两手捶向它的肩,拼命地想下来。

  他毫不怜恤地将她丢到木板之上,在她还来不及呼出一口气时,就已将她整个人制服在他的身子底下。

  “我说过让你走了吗?”他看着她因被丢到平榻木板上痛得紧皱的眉尖,只是冷笑。

  “可是你┅┅”放开我了啊柳子容吞咽了其它的话──因为李伯瞵此时闪亮的眼光不怀好意。

  “你是不是奸细一事,可以稍後再审。至於欺骗的下场嘛┅┅”

  他双手一扯,将她只是披挂的衣服狂暴地扯开、丢下平榻,对於她的惊声叫喘及腮边的泪,他无动无衷。

  “你可以尽情大叫,让所有外头的人都知道从这一刻起──你,是我的女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