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余宛宛 > 绮罗香里留将军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目录  下一页

绮罗香里留将军 第二章 作者:余宛宛


  “高嫂,该怎麽办?”柳子容在室内打转。尽避这地面经过一天的烈日热晒後仍是冒着暑意,她却无法制住自己心口紧张地发寒。

  “怎麽了?是将军发现什麽了吗?我就知道你一整天挨在他身边,早晚会出岔子的。”高嫂跟着不安地绕着她团团转。

  “他没有发现什麽。他这些天总是忙,只有日落後才会回帐来。”柳子容拿起桌上那一小丸以丝线绑住的药草,叹了口气。“只是┅┅”

  “将军对你有非分之想?”高嫂变了脸色,紧张地小跑步到她面前。

  即使脸上染上红疤胎记,小姐还是美得惊人。

  “您别胡思乱想啊。”柳子容轻喊着,以手住绯红的颊。“他就是把我当成小厮一样。不过,这些夜里他老带着秋云姑娘回帐,我有些不知所措罢了。”

  她愈说,脸却愈发地红了。夜里营帐中朱秋云的娇喘及哀求,让她窘得不敢在白天正视那二人。

  “呸你才跟在他身旁四、五天,他就带女人回帐,伤风败俗。”高嫂尴尬地动了动嘴角,不明白小姐对男女之事懂得多少,而自己又该开口告诉小姐多少。“呃,那个男人与女┅┅”

  “高嫂,我懂得。娘┅┅走以前,告诉过我一些。”无由来的,她忆起李伯瞵更衣时宽实的胸。她的脸更绯红了些,是故她掩饰地拿起桌上的蒲扇煽着自己的脸颊,不敢再让自己想下去。

  “我担心的是这个。”柳子容指指脸上的染料。“曲大哥给我的染料虽能维持十来天,但我身上的分量不过能用个五、六次。原以为军队会即刻拨营回长安的,怎知道他们又在这待了这四、五天,愈拖下去,被拆穿的机会就愈大啊。”

  柳子容着急地眨着乌黑的睫毛,眼珠更显得水亮。曲大哥留下的染料是西边国家进贡的珍品,一印染可经数十日,而触水不退。是故那回李伯瞵以冰泼洒,也未见其褪落。

  这些日子在李伯瞵营帐里整理时,总想起他当日所说的:我对男童没有兴趣;何况我不认为你是个男人。

  她压住自己胸口又猛然狂跳的心。所幸,那日他只是扯开了她的外衣,若真连内服都敞了开来,她那层层裹住胸口的布条,岂不说明了一切。

  庆幸啊,若真被李伯瞵揭穿了真相,她大莫就保不住清白之身了。她是曲步瀛的人啊

  “唉,曲少爷当初怎麽不多拿些染料给你?”高嫂的话惊起了半发愣的她。“况且你这容貌看人了也会让人起非分之想。”

  “不会的,没有人会对一个有缺陷的哑巴男子有非分之想。”柳子容优雅的嗓音淡淡地说。

  “说来也亏得你聪明,想到这个法子,否则你的身分老早被拆穿了。喉咙还疼吗?这不需要了吧?”高嫂望着柳子容桌前那一小丸以丝线绑住的药草,不忍心地碰着柳子容的喉咙。

  柳子容勉强地扯出了个笑。想到待会要将药草吞入喉间,以便让药草的突起代替她未曾拥有的男性表徵,她的身子就发起一阵麻。

  那种喉间梗住东西的感受并不好过。发痒也就罢了,但那固体卡在喉头的阻塞常让她难以用力呼吸──因为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带动那种被刮伤的阚痛感;因此,在别人面前,她只能喝水,一丁点食物都进不了口。所以,才几日便又憔悴了些。

  “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将军也许还在估量我吧。前日端热汤给将军时不小心跌倒,正因为喉间被梗住了,无法发出疼痛的叫声,所以才没有露出破绽。”柳子容说道。

  那天过後,她相信那多疑的男人又相信了她几分,因着他开始要她全然照料他的生活细节,自早晨的梳理净面,到夜间的伺候就寝。真┅┅要命呵

  她咬着唇,习惯性地想用手抚弄自己的发梢;而触手的空无,让地想起自己及腰的发早已削为及肩且终日整齐地被绾在头顶。

  “被热汤烫着了要不要紧?怎麽都不见你说一声呢?”高嫂翻着她的手掌,着急地想看伤口。

  “别担心,你瞧,不碍事的。”柳子容拉开手腕让高嫂看如今只是淡粉的小疤点。“将军拿了盒药膏给我。”

  他还亲自为我抹上了药。一念及此,她急忙地拉下了袖子,为着自己太常想到他而不解。

  “其实,我那口子说将军做事以公正闻名。曲少爷会要我们来投靠这,不投靠那个什麽侯将军,也是因为这样。想这李将军虽然严格了些,但好歹不会一进城就搜索财宝,没有一点良心。我一想到那天那个什麽薛将军的嘴脸,便庆幸我们在这;而且将军还给了我们一个单独的小篷住,说来┅┅”

  “柳子容,将军找你。”门外一声喝令止住了高嫂的闲谈。

  柳子容闻言,立即熟练地将丝线一端卡系在牙间,而後将药草的另一端放下口中,再深呼吸,拿起盛水的碗,一口全然饮尽,痛苦而挣扎地将那团药草咽入喉间。

  听着门外又传来的叫喊声,她睁着仍泛泪光的眼,匆忙地朗高嫂挥挥手,就一迳地推开门。

  虽然才到数日,她却明白军队之中只能绝对地依从命令,就像她依从曲步瀛一样。柳子容心头震动了下。

  为什麽她会有着这种念头?是因为这些日子扮男装的缘故吗?

  “发什麽愣?快走啊,秦大夫找你。”负责传令的小兵推了她停顿的身子一把。

  柳子容踉跄了下,疑惑地盯着邱万威。军医秦大夫为什麽叫她?

  小兵张大了口,在望见“他”的神态时,有一时半刻的分心。这小子的模样美得下像话,要不是知道将军的正派行事,谁不会怀疑他把这样一个弱下禁风的美“男子”安插在身边的用意。

  她伸出手在小兵面前摆动了下,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快走啦,将军受伤了,秦大夫要交代你一些事情。”小兵一拍自己脑袋,快步跑了起来。

  他受伤了今天不也是例行的巡视吗?怎麽会受伤呢?

  她的心不期然地抽动了下,说不上是焦急,但总是有些┅┅在乎吧。

  柳子容小跑步地跟着邱万威一路往前走。这容纳这好几万人军队的营区,从仆役区此端走到将军专用的军篷彼端是漫长的。她努力地调匀气息,让自己在走动之中,不那麽气喘吁吁。

  她举起手遮掩夕阳利人眼的光线,在垂眸间望见日暮澄红天空下一整片在黄土上的军篷,远处是望不尽的大片风尘沙土。

  这该是近来最大的收获吧。她感动地看着金华四溢的自然景象。

  闺房之外的世界,即使物质上苦楚了些,但心灵上却有着更多的丰盈啊,大地风貌本是如此浑然天成的壮观啊。

  “小子,慢吞吞的快进去。”小兵不耐烦地朝身後喊了声。向来思虑缜密的将军怎会找了一个楞小子?

  “嗯。”柳子容应了声。留恋地再看一眼後,她趋步向上,同门口驻守的卫兵点了点头後,走进了营区内最大的一座帐蓬。

  “柳子容,过来清理将军手臂上的箭伤。”秦大夫严肃地抬起头,看了来人一眼後,又低下头专心地为将军止血。

  柳子容站在原地,看着半靠平榻上让大夫裹药的他。伤得不严重吧,所以他的眸还能那麽锐利地盯着自己。

  她不确定的眸瞳不意地迎上了那双让人难以猜测心思的眼眸。

  李伯瞵浓密剑眉下的炯炯目光,和曲步瀛斯文无压迫惑的俊秀截然不同,但却是十足好看的男性面孔。

  对李伯瞵,她是有些怨。从小被人呵护着的自尊,在他那日公众下扯开她衣襟时,被毫不留情地撕去。因此,不敢太靠近他,因为摸不清他的动向,就如同她不知道他何以敢用一名来路不明的人取代回家奔丧的小厮一般。

  他挑起的肩让她察觉到自己过长的注视。柳子容用力地咬了下唇,习惯性地低下头,提醒自己在思想上的逾榘。

  轻轻地走到李伯瞵的身旁,安静地拿起大夫身旁的白棉布,侵入一盆乾净的水中。

  拧乾了中子,正打算擦净李伯瞵右手上的脏污时,却让入目的伤口惊得倒抽了口气。

  天鲜血还隐约动於那已然被撕裂开来的古铜肌肉之间,他整个手臂被划开了手掌般大的口子。

  “呃。”她稳住自己晃动的身子,着急地抬起头看着李伯瞵。他很难受吧

  “我希望你不会在此时昏倒。”李伯瞵有些不耐烦地说着,身体的阚痛让他心情极度不佳。

  何必留一个成不了大事的软弱家伙在身旁。他不开救济院,也不需要对这家伙的境遇负什麽责任。李伯瞵皱着眉,等待柳子容开始行动。

  反手捉住柳子容颤抖的手,他怒吼着:“快一点”

  好一双冰凉而柔软如丝的手,他不自觉地以拇指划过她的手背,体会着那种光滑腻人的感受。

  她快速地抽回了手,颤动了下身子。他是无心的吧?

  危颤颤地以右手拿起布巾,她用左手扶住着他结实的手腕。伤口裂得好深啊她极轻地擦拭着伤口上乾涸的血块痕迹,就怕又弄痛了他。

  他怎麽连吭都不吭一声?利箭刺入皮肉之间,不疼吗?

  在秦大夫为他敷上浓绿色的药膏时,她悄悄地抬起眼看向他,却见他疲惫地阖上了眼,微皱的浓眉之间有着一层薄汗;而那二片始终抿起的唇,着实是有些发自的。他,看来异极了。

  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形下,她走到角落,用另一桶清水沾湿了另一条而巾。

  他是亡了高昌的主力将领,她该恨他的;可是,他却接纳了她和高叔一家及在薛万均欺负人时保全了他们。但是,若非李伯瞵的攻城她也无需千里迢迢地远离家园┅┅

  脑中的种种矛盾念头让她苦了脸。母亲从小教导她以仁爱去对待需要帮忙的人,然则在这种情况下该尽心尽力或是敷衍了事呢?

  想归想,她却还是走到他的身旁,拿起仍有些清凉的布巾,拭拂着他脸上的疲倦。

  “做什┅┅”他低喊了声,条地张开眼,捉住了置於他额上的手。

  她胀红了脸,不能开口,只能拼命摇头,同时努力地想抽回自己的手。他为什麽总是这麽突如其来地捉住她?

  李伯瞵注视着“他”又羞又急的神情──脸上鲜明的疤痕,衬着淡粉色的肌理,只显得娇艳绝美。柳子容怎会是个男子呢?怎又偏偏是个男子呢?

  “这孩子做起事来,比你原先那个小厮细心多了。”秦大夫称许道。

  “是吗?”李伯瞵不情愿地放开手中柔软的小掌,回应秦大夫的话。“他是挺尽责的。”

  柳子容臊红着脸,不知道此时该走开抑或留下来伺候。没有服侍过人,她尚不能捉准分寸。她绞着手中的布巾,全然不知自己眨眼的无措模样,在男人眼中所引起的惊叹之情。

  “柳子容,你真是生错性别了。”秦大夫赞叹地看着她玉琢般的五官。“我还没见过哪个女人比你还好看的,就连你脸上的悭记看来都不让人讨厌,只是为你觉得可惜罢了。”

  柳子容吞咽了气,感觉到气通过咽喉中的阚痛,但她恨本不敢让自己有什麽表情。

  李伯瞵凝视着那低垂的半边雪白脸颊,只是扯动了下嘴角,对於秦大夫的评论,未置可否之词。

  “柳子容,如果将军伤口开始疼痛,就来叫我。这是几帖帮助伤口愈合的药,记得三餐後熬给将军喝。”秦大夫拾起药箱,同李伯瞵鞠躬後转身离去。

  “替我捏捏颈背。”闭上眼,李伯瞵吩咐了另一项工作──一项能让他感受到温柔碰触的工作。

  柳子容愣了会,有些许慌张。今儿个和李伯瞵的身体接触过分频繁,让她有几分乱了阵脚。以往几天,他不曾如此要求过啊。

  缓缓地,她走到他身後,屈膝让自己半跪在他身後,伸出手试探地碰了下他的头。好烫、好硬

  她惊性地抽回手,在稍稍屏住了呼息後,才又怯怯地伸出手放在他的颈上。只是才一接触到,她又彷若是发觉到什麽似的,条地立起了身。

  “你又怎麽了?”闭起眼小憩的他睁开眼低吼了声。

  柳子容张开了嘴又阖上了唇,最後举起手来否定地摇了摇,伸手指指他的盔甲,做了个脱掉的动作。

  他还穿着一身的战袍,怎麽舒适得起来。

  “动手吧。”李伯瞵绷紧了声音,深遂的双眼火爆地微眯起,紧盯住眼前的人儿。

  那红艳的唇瓣柔软得让人心旌神摇。

  被李伯瞵的不客气命令声惊动了下身子,柳子容咬着唇,从他身旁绕到他身前,晶亮的眸凝视着他宽厚的胸,她不知该怎麽做。

  李伯瞵长手一伸,将柳子容向前扯了一步。

  踉跄间,柳子容几乎贴上他半侧躺的身躯。

  她真有些着急了,小手抗拒地想推开二人之间的距离,却没有发现自己减短的发丝在挣扎间已有部分滑出束发的布帛,飘飘然地拂过眉唇。

  李伯瞵扶住柳子容的後背,止住那危欲倒的身子。他伸出手将柳子容落在脸庞上的发丝轻轻置回耳後,那大掌的动作出乎意外的温柔。

  “真美。”李伯瞵以指抚过柳子容微张的唇。

  面对李怕瞵此时评语,她硬是吓出了一阵冷颤。他怎麽可以如此特人“他”是个男人啊。她四肢僵直地不敢移动,只敢盯着他身後的篷帐。

  这时转身逃跑会露出破绽吗?地想逃离这里,离他愈远愈好。

  李伯瞵深峭的眼睛像是燃着两炬火光似的焚人。

  “好了,快动手吧。”李伯瞵乍然推开柳子容的身躯到一臂之远,对於眼前人儿绝美脸庞上掩不住的恐惧,只是打量着。

  柳子容握紧拳头,又住後退了二步,才敢让自己用力呼吸。他在想什麽?

  “下回再让我重复一次命令,你们一家子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李伯瞵盘坐於乎榻土、倚着长几,看似轻松的坐姿却让他显得魄力逼人。

  柳子容握紧了拳头,一小步一小步地接近他。在他身前一步的地方停下了步伐,直着手肘,试探性地摸了摸装有金属圆护的坚硬铠甲後,发现解开铠甲唯一的方法是将它从头顶上脱掉。

  她偷偷地瞄了李伯瞵一眼,却见他不悦地闭上眼、抿起唇,额间冒着冷汗。她才猛然发觉自己的粗心,让身体原本已不舒服的他更加难受。

  李伯瞵可以为此将她判罪的,但却只是忍耐。他不算太坏吧;何况他从来不曾要她帮他脱过铠锁甲,可能是受伤後已无体力了。

  没费心再去细想什麽男女之别,她只注意到他愈来愈难看的脸色。

  是故,她小心地在不扯动他伤口的情况下,半跪在他身旁,先为他解开腰间系束的革带。在这二人独处的营帐之中,半依贴在他的身旁,是件再亲密不过的事了;而他身上混合着松香与药草的气息,更是在他沉稳的呼息间,严重地影响到她的心泺。

  柳子容无法制止颊边泛起的热气,只能加快手边的工作。终於,她解开了革带,却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她尝试地抬了抬及臀的铠甲,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举高个一分半寸。这些绣着狮虎纹章的泮甲可真是重。看他镇日穿着,还以为这些用皮条穿组的错甲该是颇轻的材质。

  柳子容鼓着颊,努力地用二只手使劲地想把铠甲从他头顶上拿起。无奈,抬了好半天,却都只是徒劳无功。她有些恼了,恼自己的无力,深吸了口气,想一鼓作气地掀起他胸前的铠甲,然而手肘却依然抬不过他的肩。

  禁不住一再地举重物,柳子容的手终至无力地放下。

  她皱起眉,瞪着铠甲,不禁和自己生气。

  “你这样子还真像个娘们。”李伯瞵自胸腔间发出了几声低沉的笑。

  他举起未受伤的左手,只手抬起胸前长及腹间的装备,翻到身後,俐落而轻易地脱去了一身的负担。

  柳子容震惊地微张开唇,瞪着他唇边的笑。他可恶可恶

  明明可以自己做的事,为什麽要她在他面前出窘地挣扎半天?他张开眼睛看她狼狈的样子多久了?

  “没有人敢这样瞪我。”李伯瞵状似懒散地扯开领口的前襟。

  这小子和他妹妹倒有些相似──初生之犊不畏虎──在家被保护得宜,根本不懂得如何在威权下适度低头。这样的性子如何为人下属?

  柳子容垂下了眼,在刹那间想起自己的身分。她早不再是曲步瀛保护下的柔弱女子,不懂得和颜悦色,至少也不该以下犯上。

  柳子容举起指尖,在几旁的水盆里蘸了些水,於深色的几面上写着:“对不起”。

  “人美,字也娟秀异常。”他端视着那几个清丽端正的字体。

  “将军可是在耻笑我,男子岂能用美字形容”。她又蘸了些水,快速地在桌上写着,带着点心慌的试探之意。

  “占有宋玉之流,即是以美颜着称,你又何需在意我的用语。”他喜欢瞧她认真地写字,认真回答的正经模样。“除非,你认为我一如汉朝哀帝,对美男子有着过分的异常兴趣。”

  柳子容尴尬地将手从几上收了回来,绞成死白,拼命摇头。他怎能怪她有那种念头,又要她捏背,又说她美。

  李伯瞵向後靠躺在後方的垫上,鹰隼般的双眼虽没有太多笑意,但亦不甚严厉地看着柳子容。“你不怕我,对不对?”

  怕他?柳子容条地抬起头迎向他的眼,有些迷惑地眨了眨美目。

  她是不太清楚他的心思,也常被他不按常理的言行吓倒,但那不是害怕啊。

  为什麽不怕他?她问自已。柳子容不自觉地咬了下唇,微变了眉间,似水的眸不确定地瞅着他。

  没有等待柳子容的回答,李伯瞵握紧了自己的右掌,直到用力的肌肉扯痛了伤口。

  他太清楚自己为什麽把柳子容留在身旁,是为了那天柳子容维护仆人的果决、为了柳子容不怕他的个性、为了柳子容娟丽非凡的美、甚至是为了柳子容那一身滑若如丝的肌┅┅

  他该死地太注意“他”了

  碎然地一声巨响,李伯瞵有些忿怒地将桌上的一只杯子狠狠击落在地。

  柳子容惊跳了,慌乱地直起半屈在几旁的身子,去收拾那一地碎片。

  “谁许你离开的”一有力的掌出乎意外地震住了纤细的腰身。

  李伯瞵扣住了那超乎地想像中柔软的身子,发现自己丝毫不想放开这样的感觉。他明白了这些天来朝出晚归的原因──逃避他对柳子容不正常的兴趣。

  搂着柳子容在他的胸前,轻易地以受伤的右手反扣住柳子容挣扎的细腕。“若我的伤口因你而再度撕裂,你担得起军法之罪吗?”

  李伯瞵热腾的气息低吐在柳子容的耳畔。

  她打了个冷颤,停止了挣扎,心泺一如击鼓般咚咚地响个不停。她极力将双手放在自己胸前,算是无言的抵抗,但却无法挥去手掌底下他温厚胸膛的触感──这人甚至连心泺都不曾加快。

  柳子容抬起下巴,仰角迎向他绷得直紧的下颔及满含怒意的黑色眼眸。

  “将军,你受伤了,要不要紧?将军┅┅”朱秋云娇柔的声音自帐外传来。“你们做什麽”站在门口的朱秋云变了脸色,望着柳子容靠在李伯瞵身上的半边的容颜──那无瑕得足以使人失神的美好容貌。

  李伯瞵眼一眯,握在柳子容腰间的手收紧了些,瞥了眼柳子容咬紧牙关吃痛的样子,缓缓地放开了手。

  若无其事地转向朱秋云,他冷冷地睨了她一眼。“谁许你进来”

  朱秋云没料想到他的反应,只能勉强地扯了个笑,莲步轻移地走向他。“我担心将军的伤口,所以┅┅”

  “我问的是谁许你进来的?”他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瞄了眼静静拿着药缩到角落去的柳子容。

  “门口士兵知道我夜晚常在这,所以让我进来的。”朱秋云陪着笑,跨步上软铺,倚在他的身边。

  “柳子容,去叫门口士兵进来。”李伯瞵推开她,迳自下令。

  柳子容默默地走向外头,有着不好的预感。李伯瞵此刻心情极差,那位士兵凶多吉少啊

  帐门的驻守的士兵带着不解跟在柳子容身後进了帐。

  “将军。”士兵单膝及地。

  “守我帐门之职责为何?”李伯瞵交叉着双臂,瞪着下方开始抖栗的身子。

  “保卫将军安全,非经将军同意,不得让闲杂人等进入。”士兵白了脸,明白将军无波动声音底下的风暴。

  “我李伯瞵带的军,说是一套,做是一套?”李伯瞵哼了声。

  柳子容站在一旁,握着药罐,随着颤动的士兵而揪着一颗心。这一刻李伯瞵冰冷的眼比疾言厉色更来得令人恐惧。她不自觉地揉搓着自己双臂,不期然冒出一身冷吃瘩。面对李伯瞵,她开始懂得何谓害怕。

  朱秋云是他这些日子的伴啊,难道他和朱秋云在夜间的交缠恩爱,只是一场游戏。她以为朱秋云在他心中该是有些地位的。

  女人,对李伯瞵而言是什麽?柳子容望向李伯瞵讥讽扬起的唇线。

  “将军,属下知错”士兵五体投地地求饶着。“我以为朱秋云姑娘是你的┅┅”

  “是我的什麽?”女人不过是挥之即来的一项服务品。李伯瞵的唇愈加不屑地扬起,一双眼瞳沈郁地近乎黑暗的魔。

  “你别生气。他看我在这儿来来去去,知道我是将军的人。”朱秋云吞咽了喉间的畏怯,伸出手优雅地倒了杯水到李伯瞵手间。

  “我的人?”他仰头一笑,拨开她的手,旺野的眉间有着极度不快。“我下过这道命令吗?”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怪就怪我好了。”朱秋云拿出手绢,握在频频出汗的手心中。

  “我先前说过不办你的罪吗?你也太天真了。一个不经通报,擅自放人入帐;一个自以为凤凰,可以擅自进门。”伤口一阵阵的抽痛让他想动火;而那屈於一隅怯怯的“他”,更让他暴怒於自己的异常心悻。“军法处置”

  “将军饶命”士兵拼了命磕头。“饶命啊”

  朱秋云双腿一软,眼泪便洒洒地滑了下来。她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柳子容,去叫邱万威过来。”李伯瞵侧过头下令,却见柳子容厌恶的眼光。好一个不怕死的人:“你有什麽不服吗?”

  李伯瞵扬起眉,挑实地回视着柳子容那封冰般的眸子。

  柳子容咬住牙根,恼火於自己的有口不能言,更心寒於自己的懦弱。她想为那二人求情,但她不能,也不敢。她只能竭尽地把那些无法诉诸言语的话全吞入喉间;只能背对着他,沉默地拖着步伐往前走;既不摇头否定,也不点头肯定。

  “说话”李伯瞵气焰高扬。这小子摆明做无言的反抗

  柳子容停伫了脚步,转身面对着他,努力地不让眼中那些委屈的水珠流出。他口气中的谴责全是针对她,她不会不懂。

  她做错了什麽?不过是傻得把自己的真实情绪表现在脸上罢了。

  说话?她如何能说话。

  柳子容扯住自己的衣袖,因为怕自己握紧的拳被视为另一种挑受。不能开口揭穿自己的伪装,於是将视线对向李伯瞵的肩後,学他没有表情地摇摇头。然则,那一颗不受控制的泪,却在她的头部转动下,像颗珍珠般的滑下她的颈间。

  盯着柳子容沉默地流泪,李伯瞵掀了整个桌子。

  “全给我滚出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