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元蓉 > 未婚妈妈的童话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未婚妈妈的童话目录  下一页

未婚妈妈的童话 第五章 作者:元蓉

  晚上,在段绣玉睡着后,由意震竑开车送何若璇母子回去。

  本来意永明是想要他们母子留在意宅睡觉,但一听孙子还有功课未写完,还说会再来看他们之后,这才同意让他们离开。

  走进才半天没回的家,何若璇感到自己像是离开许久似的,很想念。

  绷了一整个下午的紧张情绪,霎时整个放松下来,她累得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不同于她一脸的疲惫,何擎宇却是精神奕奕,小脸上还有着开心的笑容,不过他尽量不在一直在生气的妈咪面前笑就对了!

  因为今天他突然有了很疼爱他的爷爷和奶奶,而且意叔叔还可能就是他的爸爸,这教他小小的心装满兴奋。

  不过,意叔叔真的是他爸爸吗?

  「妈咪!」何擎宇细声的开口,他很想要确定,意叔叔究竟是不是他爸爸,但又怕妈咪生气。

  以前在学校,听到同学们说我爸爸怎样的话,总是令他感到很羡慕,他也想要有一个爸爸,不过他一直不在妈咪和外婆面前提起就是了。

  如果意叔叔真是他爸爸的话,以后去了学校,他便可以大声地和同学说他爸爸怎么样了,而且他爸爸还是个很帅又很棒的人呢!

  「什么事?」何若璇微睁开了眼睛。

  「那个意叔叔他……他真的是我……」他的话愈说愈小声。

  「你想问,意震竑是不是就是你爸爸?」她虽然很累,但还是看得出儿子在想什么。

  「他是吗?」他的稚脸堆满紧张。

  「他……」看到儿子那渴望知道事情真相的眼神,何若璇也不打算隐瞒什么了,因为都已经到这个地步,她再说不是,似乎是多余的。

  「是吗?」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宇,你很想要有一个爸爸吗?」

  「没有!但如果意叔叔他真的是我爸爸的话……」

  「你会很高兴,对不对?」瞧他一脸兴奋的模样,她替他说了。

  小宇是个早熟的孩子,非常的有主见,他很少会主动表示他喜欢谁,但对于只见了一次面的意震竑,而且还是在那种不愉快的情况下,他不但说了喜欢他,甚至这称赞他是一个很棒的男人。

  啧!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会有这种什么骨肉连心的事发生!

  「对!他是你爸爸!」

  「真的吗?」小小的身子抖缩了下。

  何若璇睇了眼儿子一副想大喊的表情,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妈咪,我累了,先回房间去!」聪颖的何擎宇懂得察言观色,他当然看见她脸上那不悦的表情。

  小小的身子因兴奋而颤抖着,他快速回到房间,小脸灿烂地笑了开来。

  呀呼!他有爸爸了,还是一个看起来很棒的爸爸,而且那对他很好的爷爷和奶奶,也真的就是他的爷爷和奶奶。

  一整夜,有别于睡在他隔壁房间失眠的何若璇,何擎宇带着兴奋的心情和快乐的笑容,一觉到天明!

  www.4yt.net*www.4y.net*www.4yt.net

  星期一的晚上。

  跟往常一样,纪心蕊下了班便到何若璇家做晚餐,然后和他们母子一起吃。

  坐在餐桌上,她发现他们母子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若璇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她煮了她爱吃的菜,也只见她吃了一口;相反地,小宇却是一脸快乐的吃着饭,彷佛她煮的东西很好吃似的。

  「若璇,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没事!」何若璇看着碗里的饭,魂不守舍的应着。

  今天,她一整天都在想小宇的事情。

  星期天她和小宇再次到意家去,探望意伯母的病情,直到用完晚餐,意震竑才送他们回家。

  小宇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的,如今见意伯父、意伯母和小宇在一起的那种快乐摸样,让她心里觉得怪怪的,虽然意伯父、意伯母也对她很好,可她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妈咪,干妈,我吃饱了,回房间玩电动了。」说完话,何擎宇便离开了餐厅,直走回自己的房间。

  一会儿何若璇也说吃饱了,她帮纪心蕊收拾着餐桌,之后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

  「若璇,妳看起来真的很不对劲,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纪心蕊担忧地问着。

  何若璇顿了下,照实地说了,「那个、那个小宇的爸爸出现了!」反正闷在心里,让她心情一直很低落,再不找个人说说,她铁定要不了一个星期就疯了。

  「什么!?妳说什么?」纪心蕊震惊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说我知道小宇的爸爸是谁,而小宇也知道了!」

  「怪不得小宇今天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她恍然大悟的说,然后脸一沉,生气的问着,「那个人是谁?」

  「妳可能也认识他,他就是意震竑。」一些财经杂志经常有他的报导。

  「什么!?小宇的爸爸是意震竑,那个意氏财团的总裁意震竑?」她充满愤怒地大喊。

  「对!」好友的震惊,何若璇早已预知。

  「走,我们去告他!」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男人,才让若璇当上未婚妈妈,也让她内疚了八年。

  这八年来,见到他们母子,她就觉得很难过。

  「告他?告他什么?」何若璇讶异的看着她。

  「告他当年强暴了妳,而证据就是小宇!」终于找到元凶了,纪心蕊不禁泛红了眼眶,这些年来,对于若璇母子,她不知道有多愧疚!

  「告、告他强暴我?」何若璇惊愕地看着她。

  强暴?她从没有想过这个名词。

  看见好友那认真愤慨的神情,她心虚地低下头。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在妈妈和小蕊的逼问下,她只大概说了情况,未将当时的情形完全描述出来。

  回想那一夜,她不但连喊声救命都没有,甚至最后还兴奋地伸手环住了意震竑的颈项,沉迷在他带给她的冲击快感与欢愉中……

  思及此,何若璇咬了咬下唇,白皙的脸泛上一层红晕,真要说起来,那根本构不成强暴,不过她一时也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来,反正不是两情相悦,但也绝不是强暴就对了。

  「对,告他强暴了妳,他必须付出代价的。」纪心蕊义愤填膺地说着。

  「小蕊,其实我……」

  「若璇,妳是不是在害怕?因为对方是很有财势的人?」看见何若璇低下头,纪心蕊当她是害怕。

  「不是!我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跟小蕊说。

  「若璇,妳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妳和小宇身旁的。」

  看来若继续跟小蕊扯下去,一定会没完没了。

  何若璇苦恼的想出一个借口,「小蕊,我今天累了,妳先回去,这事我们再说好了。」

  www.4yt.net  *  www.4yt.net  *  www.4yt.net

  这晚,何若璇将一头长发绑成马尾,在房间整理着衣服。听到门铃响起,她困惑地走出房间走向大门。

  小蕊怎么这么晚还过来,下午她不是打电话跟她说,这几天她必须留在公司加班,无法过来吗?

  门一打开,映入眼底的高大身型,让她当场怔住。

  意震竑!

  「是你。」他这么晚来找她做什么?

  意震竑瞄了眼穿著粉色睡衣的她,有别于长发披肩、略施脂粉的美丽,绑起马尾、露出一张自然清新的白皙小脸蛋,此刻她给人一股纯真又甜美的气息。

  「你来做什么?」

  何若璇带着敌意的粗蛮声音,将意震竑有些悸动的心给扫到天边远。

  她的个性,真的是令人无法消受!如果不是生下了跟他长得很像的小宇,他真的怀疑,当年那个在自己怀中娇喘的小女人,会是眼前个性粗野的女人。

  「可以进去谈谈吗?」

  他表露善意的表情让何若璇无法拒绝,随后两人走进屋内。

  「小宇呢?」意震竑转身寻找何擎宇的身影。

  「他睡了,明天一早还要上学!」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见意震竑,她会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和紧张。

  想想她和他之间关系的变化,一个多星期前,她跟他还是仇家呢!而现在,他却摇身一变,成了小宇的爸爸,说真的,这么大的转变,她一时之间还真是很难接受。

  呃……这么晚来,他不会只是想要看小宇吧?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我要睡了,明天一早还得要上班呢!」看着那高大的背影,何若璇内心涌起一股不安。

  「我是从医院过来的。」意震竑转过身来,与她正视。

  「医院?难道伯母她……」她紧张地问着。

  「对,我母亲她刚刚因为心肌梗塞,紧急送进了医院,医生让她住院一晚观察。」

  「伯母她还好吧?」

  「妳说呢?」俊颜一敛,他反问着。

  自从星期日何若璇带着小宇离开后,母亲便不停地嚷着,要他将他们母子给接回家住,叨念得他的耳根没有一刻清静过。

  他们还说出了结婚一事,说什么孩子都这么大了,要给他们母子一个名份,婚期愈快愈好,就在下个月挑一天好日子。那疲劳轰炸式的碎碎念,说得他只能用生气来表态,自己还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别说下个月了,就算是下一年,他还是没有结婚的想法,尽管他们之间曾有过让人难以忘怀的激情!

  结果,傍晚的时候,父亲打电话给他,说母亲进了医院!

  他本来还想有多一点的时间来思考何若璇母子出现的问题,就算她生下了他的孩子,他们也不一定要结婚才能解决这一团乱七八糟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适合当丈夫和爸爸。

  只不过眼前,上了年纪的母亲,不到一个星期出入医院两次,这让他不得不正视母亲的健康问题,不结婚,但他可以退让一步。

  「这……我怎么会知道?」何若璇像是要撇清责任似的,避开了他那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瞪视。

  「妳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的摆明装不知,让他俊颜一沉,明明一切都是她惹出来的,这个时候居然还想跟他装傻。

  「那你想要怎样?」她都已经道歉过了啊!「不然这样好了,这个周末,我再带小宇去探视伯母好了。」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瞧她一副轻松口吻,他这几天可是让爸妈烦得快抓狂了。

  「那就不要把它想得太复杂。」如果可以,她还宁愿什么事都没有呢!「就这样说定,周末的时候,我会带小宇去探望伯父和伯母。」

  「我说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同样的话说两次,让意竑放失去了耐性,俊颜抽紧着。

  「我也说了,那就不要把它想得太复杂。」不在乎他那生气的神情,何若璇依旧逃避现实的回话。

  「妳这个女人!」黑眸紧凝着那张俏丽的粉脸,他真怀疑她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老是不将别人的话给听进去。

  他四周,除了他母亲外,她是第二个将他的话当耳边风,而且敢对他大声嚷嚷的女人。

  八年前那一夜,她明明是很温驯的躺在他身躯下,怎么会变成眼前这脾气粗野的小女人呢?难道真如她所说的,她那天也喝醉了?

  不!他确定没有,那天她身上没有任何酒味,也没有刺鼻的香水味,就只有一股令人着迷的清新幽香。

  「我父母希望我把你们母子接回意家一起住,还有,要我们结婚!」意震竑低沉地吐出话来。

  「结婚?」她惊讶的瞪大了眼,随即回道:「我不要!」

  他撇了下嘴角,「妳不要?我更不想要!没有人会想娶一个个性粗蛮的女人!」

  「什么!?我是个性粗蛮的女人?」何若璇简直气炸了,「你才是一个粗鲁无礼、自大又白目的男人!」

  「妳!」意震竑抿紧唇,他若真的跟她在一起,搞不好两人会天天吵嘴。

  「我怎样?我说的都是实话!」竟敢说她是个粗蛮的女人,那么她就蛮给他看好了。

  平常他会跟她玩下去,但今天不一样,有事情等着他解决,而且累了一整天,他实在没有多余的气力再跟这个小女人斗下去。

  「我是来找妳谈小宇的事,不是来做人身攻击的。」意震竑放低了说话的音量,减少了浓浓的火药味。

  「是你先做人身攻击的!」她只是回击而已。

  以前她的个性就不温柔,在生下小宇后,面对众人异样的眼光,她不得不学会变得更坚强,尤其两年前母亲去世,她变得更强悍了,因为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和小宇。

  「从明天起,妳就和小宇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直到我母亲身体康复为止。」虽然他是怎么也不想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如果这样能让母亲不再因忧心而犯病,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

  「我不要!」何若璇想都不想就回绝了,为什么她和小宇要搬去他们家呢?「你母亲生病是你的责任,你应该多付出孝心好好的照顾她!」

  「讲这种话不是太好笑了吗?我母亲身体一直都很健康,若不是某人上个星期六突然带着儿子来破坏人家相亲,让人发现小宇居然真的是我的儿子,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于他母亲为什么会住院,她心知肚明,她当然也不想去伤害一个和蔼的老人家,只是,小宇是她的,她何若璇一个人的!

  「那你现在想怎样?小宇是我的!」像是怕儿子让人给抢走,何若璇宣告地说着。

  「也是我的,不是吗?」意震竑低沉的语气里,有着强悍态度,「明天妳就和小宇搬来意家。」

  「如果我不要呢?」

  「妳没有其它的选择。」他强势的态度,不容她说不。

  「我们不会搬去和你们一起住的。」尽管无法否认小宇和他的关系,但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和意家有什么牵扯。

  意震竑深眸窜过一抹诡异光芒,「如果妳明天和小宇没搬到意家来,我会去法院申请确认我和小宇的血缘开系,并请名律师帮我打官司,届时小宇还是会回到意家来的。」

  「你无赖!」听到他那几近威胁的话,看到他那认真的表情,一种害怕失去儿子的战栗,瞬间穿透何若璇的身体,「小宇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他离开我的!」

  「所以我说了,妳没有选择的余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