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元蓉 > 未婚妈妈的童话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未婚妈妈的童话目录  下一页

未婚妈妈的童话 第一章 作者:元蓉

  「妈,妳又怎么了?」放下咖啡杯,意震竑就算没看见母亲脸上那哀苦的表情,也听到她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气。

  星期六的早晨,原本应该是轻松的早餐时间,他的好心情却因此蒙上一层灰。

  「我怎么了?这还用问吗?」段绣玉斜瞟了眼儿子,无奈地说着。

  刻意染黑的头发,加上保养得甚好的皮肤,与雍容华贵的气质,实在让人看不出她已经七十三岁了。

  想当年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没有孩子命,正打算和老公去领养个孩子时,却意外地以三十八岁高龄,被医生宣布她怀孕了!

  生下意震竑后,她一直殷殷期盼儿子赶快长大,不是为了可以让他接管家族企业,而是要他赶紧成家,为人丁单薄的意家,生下许多的子子孙孙,好弥补自己只生一个孩子的缺憾。

  无奈的是,打从意震竑二十岁起,她就开始期望他结婚生子,没想到这一望,竟已过了十四个年头!

  起先,她和老公还因为担心而怀疑起儿子的性向,但从他身旁只有女伴看来,他们的儿子很正常,追根究底,就如同他自个儿所说,他还不想结婚,不想让婚姻束缚住自己!

  无孙可抱的空虚感,让段绣玉不禁哀怨地直叹着气。

  「你妈妈的心情,我很了解!」刚走进餐厅里的意永明,一头白发,脸上也有着跟太太一样的表情,无奈!

  意震竑扯了扯嘴角,知道他爸爸妈妈接下来要说什么,俊美的脸庞有些许的不耐烦。

  他是有过很多的女朋友,不,正确来说,是有过很多的女人,但是结婚,他过去不曾想过这个问题,现在,也依旧如此。

  毕竟,有着繁忙事业的他,需要的是一种潇洒、自在、随性的生活,那是不能有任何感情羁绊的,就算他已经三十四岁了,他仍还不曾考虑要结束目前这种生活方式。

  另外,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未遇到与自己心灵相契合的女人。

  「像我们这种年纪的老人,哪一个不是当爷爷、奶奶了,就只有我们……」意永明不厌其烦地说着不知道已经说过几百遍的话。

  「爸,结婚不是一个人的事,况且你和妈不是不怎么喜欢我目前的女朋友吗?」

  他目前的女友是曾当过PLAYBOY写真女郎的中美混血美女安娜,不过,与其说是他的女友,性伴侣可能会比较贴切一点。

  「那是因为你一直拒绝我替你介绍正常人家的好女孩!」段绣玉面带不悦的说。「上次我和你父亲参加徐董儿子结婚的喜宴,认识了力成建设陈董事长的女儿,人家她是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听说主修音乐……」

  「我答应!」受不了接下来一连串的唠唠叨叨,意震竑截断了母亲的话,低沉的说着。

  只是去看个女人罢了,比起让她一个月内提起陈董的女儿不下数十次,他觉得是值得交易的事,反正不就是去认识女人,至于要不要结婚,那得由他决定。

  「咦?是真的吗?」听到儿子应允去相亲,意家两老皆张大了眼睛,同时问着。

  「我答应和陈董的女儿相亲!」意震竑给予他们肯定的答案。

  其实他会答应相亲,也是有着商业上的考量。因为,力成建设是国内最大的建设公司之一,未来几年,他有想将意氏集团的事业,跨足至休闲度假饭店的构想,或许,和力成建设合作是不错的选择。

  意家两老笑开了布满皱纹的脸庞,总算儿子也有答应的一次,看来,他是想成家了!

  「好了,我上午和人约好要去打球,我先回房间换衣服!」站起身,意震竑缓步走出餐厅。他和安娜约好到俱乐部一块儿打球。

  一会儿,当他走出房间时,已经换上一身优雅的休闲服装,在门口等候的司机,早已将他的球具放到车上了。

  意震竑出门后,意家两老马上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陈董,双方谈着相亲的时间、地点。

  毕竟好不容易盼到儿子肯答应相亲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更改心意,因此他们决定要尽快安排相亲时间,愈快愈好!

  www.4yt.net  *  www.4yt.net  *  www.4yt.net

  「妈咪,快一点,已经快九点半了!」七岁的何擎宇,背着昨天就已经先准备好的画袋,在客厅喊着。

  今天,他将去参加市政府所举办的儿童绘画比赛,他很准时地在八点半闹钟响时就起床了,然后去叫醒他的妈咪,之后到厨房拿出冰箱里的牛奶,自己烤吐司吃着早餐。

  「好了,我知道了!」何若璇在房间里,边换衣服边回答着。

  比起儿子,她这个妈咪显得散漫多了!

  已经二十七岁的她,将长发编成辫子,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娇小身材,再加上一张BabyFace,俏丽可爱的模样,就像是个二十初的女孩,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她竟已是一个七岁孩子的妈了。

  虽然儿子在八点半时就来叫她起床,但有着假日症候群的她,一直赖在床上蒙头大睡,九点,儿子终于忍不住再到她房间,拉开她的被子,大声喊着,她这才不得不起床。

  等到何若璇走出房间,已经是九点半了。

  「我们迟到了!」比赛是九点半开始的。

  「哎呀,别紧张,不要紧的,迟到个十几分钟,还是可以参加比赛。」何若璇给了一脸不悦的儿子一个粲笑。

  随后,两人出了门,坐上何若璇的机车,戴上安全帽,出发。

  五月的阳光温暖,而且经过昨晚一场大雨,今天早上的空气,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心情也出奇的愉快。母子俩朝儿童绘画比赛的地点,快乐的向前行。

  此时,一辆豪华的轿车从他们身旁经过,正好压过地面小洼地的一摊污水,然后「哗!」一声,那污水全飞溅到了他们身上。

  「啊!」何若璇和何擎宇同时发出惨叫,何若璇不得不停下机车。

  而那辆将他们溅得一身污水的轿车,完全没有停下来,继续向前行驶。

  「哇,有没有搞错,溅得我们一身污水,居然连停下来也没有!」何若璇气得伸手怒指着眼前逃之夭夭的轿车。

  「妈咪,现在怎么办?」何擎宇低头看着自己脏污的上衣,这样怎么去比赛呢?

  何若璇用另一边没让污水喷到的外套袖口,擦拭着自己和儿子脸上的污水,气得咬住了下唇,说不出话来。

  「算了,我这次就弃权好了,我们先回家换衣服。」他有点无奈的说着。这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一身脏兮兮的去参加比赛,反正他们早就迟到了。

  「儿子,你看,那辆车正好在前面停红灯,走,我们去叫他们向我们道歉!」

  哼,溅了他们一身脏,还让她儿子无法参加期待已久的绘画比赛,她非要开车的人道歉不可。

  何若璇要儿子好好的抱紧她,催足油门加快机车的速度,往前飞驰而去。未料,她才刚骑到路口,交通灯号已换成绿灯,但她不死心,依旧追着那辆轿车,虽然和对方有点拉开距离了,但她想,总还会再碰到红灯吧!

  果然,再转过一个路口后,终于遇上红灯了。

  她想也不想地,将机车停靠在轿车旁边,然后拍着轿车的玻璃窗,不管里面坐的是谁,她一定要对方向她跟儿子道歉。

  咱!咱!咱!「开门!」

  「意先生,要怎么办?」

  司机不知所措的问着坐在后方的意震竑。

  今天早上经过父母亲那么一闹,大好的假日心情已经去了一半的意震竑,不悦地看向外头那位敲打玻璃窗的粗鲁女人,感到莫名其妙。

  他原本不打算理会,但是,见她愈敲愈大力,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更低落了。

  俊颜敛紧,开敌后车门,高大的身躯跟着走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站在半开启的车门后方纳闷地问着。

  何若璇生气的嘟着嘴,仰起头瞪向他。她有点讶异对方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眉宇间散发出一股成熟稳重的英挺气息,而且她总觉得好象在哪看过他,他是名人吗?

  但是,长得帅又是名人那又怎样,她还是会要他跟他们母子道歉的。

  「刚刚你的车子经过我们身旁时,溅了我跟我儿子一身污水,难道你不知道吗?」

  「是吗?那是我的司机的疏忽。」意震竑俊眉一挑,望着瞪向自己,长得白皙甜美的小女人。

  她和她儿子?

  他看了眼坐在机车后座,约略七、八岁的清秀小男孩,小男孩看他的眼神像是很崇拜似的。他是她的儿子?

  眼前口气粗鲁的小女人,看起来也过二十岁左右,竟会是一个孩子的妈?而且儿子还这么大了?

  她和她儿子一点都不像,不过,都长得很可爱就对了!意震竑一时忘了下车来要做什么,反倒自顾地欣赏起机车上这一对母子。

  「我不管,是你纵容司机这么做,我要你跟我们道歉!」何若璇态度强硬的说着。

  「对,向我跟妈咪道歉!」何擎宇虽附和着母亲,但语气温和,清亮的瞳眸闪烁着崇拜光芒,因为他发现眼前的叔叔看起来好棒。

  虽然叔叔弄脏了他和妈咪的衣服,也害他不能去参加绘画比赛,但能看见这么样高大好看的叔叔,他就一点气也没有了!

  听着何若璇那和她的可爱脸蛋完全搭不上的粗蛮语气,让意震竑顿时从欣赏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或许他应该收回之前的想法,眼前小女人恰北北的模样,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路上到处都是积水,难不成要我的司机开车每经过一辆机车旁边,就要下车道歉吗?」他从容不迫地说着,「而且,本来妳就应该要注意路面的状况,不是吗?」

  什么?没有要到道歉,还让人反怪罪回来?他的话让何若璇气得当场瞠大了眼,她还真是没看过这么跩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向我们道歉?」

  「马路不平有着凹洞,蓄了水,妳认为那是我们的错吗?」

  「不用扯那么远,现在是你的车子溅了我们一身的污水,你就要道歉!」她的口气显得更气怒了。

  「道歉不可能,我建议你们去市政府抗议,为何马路不平坦?」不知道为什么,看她那张秀丽的俏脸气得涨红,让他从早上就烦躁的心情,顿时消失无踪,而且还觉得很有趣呢!

  「你……」她简直是要让这自大的男人气死了!「儿子,你听听他说的,像是人说的话吗?」何若璇侧头向后看着儿子,然后眨了下眼睛。

  接到了她所传来要他配合的讯号,何擎宇尽管不想要跟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棒的叔叔吵架,但他也怕妈咪生气,只好细声地说:「一点都不像!」

  「对,而且还是鬼话哩!儿子,妈咪告诉你,我一看他,就觉得他虽人模人样,却有着一股邪恶气息,搞不好他是外星人呢!」他们不是第一天当母子,这种团结对抗外敌的事,他们的默契向来可说是相当的好!

  瞧眼前这对母子一搭一唱的,意震竑不禁失笑。

  当妈妈的明明是个大人,却让人感觉像个小孩似的,任性又粗鲁;而那个小男孩又挺早熟的,比妈妈懂事多了!

  「呵!」尽管母子个性两极化,但他们还真是一对可爱的母子!

  「你笑什么?」她在骂他耶,他居然笑了?

  「想笑就笑了。」意震竑耸耸肩,同时发现他们已经成为马路上所有人注目的焦点。瞄到此刻是绿灯,他微点了下头,「抱歉,我和我女朋友的约会已经迟到了,没时间和你们继续聊。」

  说完,他坐进轿车里,司机随即踏下油门,直开向禁行机车的内车道里。

  「什么?喂,你等一下……」果真讲的是鬼话,何若璇气得大声喊着。

  什么叫他的约会已经迟到了,没时间和他们继续聊?谁有那个闲工夫跟他在大马路上聊天,她是要他向她们道歉!

  「祝你让人给甩了!」她气不过的大喊。

  叭!叭!叭!

  后方的车子猛向她按着喇叭,让她不得不将机车骑往一旁。

  「可恶!别让我再遇见你,否则我一定会要你好看的!」她瞪向那辆驶进内车道的轿车,直到消失。

  www.4yt.net  *  www.4yt.net  *  www.4yt.net

  「干妈,妳知道吗?今天早上我和妈咪要去参加绘画比赛,有一个男人的车经过我们身旁时,将我和妈咪两人都溅湿了!」

  晚上,何擎宇向自外婆去世后,便经常跑来他们家煮晚餐的干妈纪心蕊描述着早上发生的事情,她是何若璇大学时代的好朋友,一直都很疼他。

  「那你们有怎么样吗?」纪心蕊放下碗筷,紧张的问着。

  「哪有怎样,不就是被溅了一身的污水!」何若璇的气还没有消。

  「干嫣,我跟妳说,那个叔叔长得很高、很帅,看起来是一个很棒的人耶!」有别于何若璇脸上的不悦,何擎宇小脸上有着一丝兴奋,完全掩不住他对那位叔叔的好感。

  「小宇,你有没有说错,那种做错事又不向我们道歉的男人,怎么会是很棒的人?」何若璇噘起嘴,带点指责的眼神看着儿子。

  「可我就是觉得他不错啊!」他喝了口汤,细声地回着。

  「他哪里不错了,那种人……」何若璇正想指正儿子错误的观念时,听到一旁的纪心蕊发出了哽咽的声音。

  「呜……」纪心蕊红着眼眶地看着何擎宇。

  「小蕊,现在正在吃饭,妳怎么又……」何若璇话只说了一半,就见纪心蕊伸手紧紧地抱住何擎宇。

  「小宇,干妈对不起你和你妈咪,一切都是干妈的错,我……呜……」她没一下泪流满面。

  怎么又来了!「干妈!」何擎宇无奈地喊着。

  打从他有记忆以来,干妈就经常这样抱着他哭,然后开始说一大堆,什么都是她的错,是她害了妈咪,也害了他,她对不起外婆……等等,那些话他都已经倒背如流了。

  「小宇,一切都是干妈的错,我知道你很想要一个爸爸,你放心,干妈一定会为你找一个很好的爸爸!」刚刚听到小宇称赞男人,眼里尽是羡慕,她知道,尽管他一直都没说什么,但他一定很想要个爸爸!

  一旁何若璇看着心病又发作的好友,像是习惯了似的,不以为意的继续吃她的饭!

  已经八年了,她还真是感到奇怪,为何小蕊依旧看不开呢?从她知道自己怀孕,然后决定生下小宇开始,她就不曾后悔过,再加上小宇是一个贴心的好儿子,她更觉得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的!

  当年一场激情之后,虽然连她都不知道小宇的父亲是谁,但是有好友及母亲的支持与照顾,她并没有受到太多单亲妈妈可能面对的痛苦。

  因为一来,她早年去世的父亲,曾买下了他们目前居住大楼里的两间房子,一间他们自己居住,另一间则出租给别人,因此她每个月固定有一万两千元的房租收入;二来,她的母亲这些年来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和小宇,直到两年前她去世为止。

  她就是一直搞不懂,既然她和母亲对于小宇的出世都感到高兴,为何好友会一直无法释怀,而且八年来,从不间断地替她介绍男朋友!

  「小宇,一切都是干妈的错,如果当初你妈咪没有去找我的话,那她也不会……呜……我对不起你妈咪,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外婆……」

  纪心蕊话一出,何若璇和儿子互看了眼,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透露出,早就知道她要说什么的眼神。

  这些年来,纪心蕊每个星期少说也有几天和他们一起吃晚餐,甚至她和老板出差到外地去,也一定会打电话向他们报告,有时何若璇还真是有种错觉,小蕊像是她另外一个妈!

  尽管小宇没有父亲,但其实她和小宇这些年来都过得很快乐,倒是纪心蕊觉得她害得她变成单亲妈妈,自己一直过得闷闷不乐!

  何擎宇对何若璇投出一个求救眼神,但她向儿子摇着头,谁叫他刚刚要夸赞那个自大的臭男人呢!

  「那个……干妈,我吃饱了,我还有功课要写!」求救失败,何擎宇只好自己找借口脱身,否则让干妈这么一抱一哭的,肯定又没完没了。

  「好,你进去做功课。」纪心蕊擦着脸上的泪水,放开了怀中的他。

  看着他走进房间后,她将目标转向何若璇。

  「若璇,上次和我老板见过面之后,妳觉得他人怎样?」两个星期前,她巧妙的安排她的顶头上司和何若璇相亲。

  提起她的老板言皓,虽然外表看起来有点严肃,但三十二岁的他,英俊又多金,因此她极力地想撮合他和若璇,她曾发誓一定要替若璇找一个如意郎君,让她以后过着幸福又快乐的日子。

  「什么怎么样?」何若璇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问着。

  这么多年来,面对好友一次又一次的拚命介绍男朋友给她,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就是妳对我老板感觉怎样?」纪心蕊直接问出。

  「那妳老板又怎么说呢?他对我的感觉怎么样?」何若璇反问回去。说真的,她对那个言皓一点感觉也没有。

  不,正确来说,这么多年来,她对小蕊所介绍的异性,一个也没感觉,不是因为她介绍的男性条件太差,而是她的心……

  八年前的那一场激情欢爱,带给她的震撼太大了!

  除了给她小宇外,那种两人交缠炙烫、狂热的感受,深深烙印在她心中,就算事情经过了这么多年,仍在她体内某处窜烧着。

  这种莫名其妙的怪异感受,她不曾对任何人说过。

  「他……」纪心蕊顿了下,清秀的脸庞扬起一抹苦笑。

  相亲之后,她当然问过了她的顶头上司对若璇的感觉,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就只是瞪着她,那锐利深眸瞪得她全身发毛、不对劲。

  之后她不死心地趁着随他到外地出差时,又问了他一次,结果,又换来他像是生气的瞪视,她只好收口,不再问下去,只是她很不明白,他究竟在生什么气?

  他不喜欢若璇吗?虽说她是个单亲妈妈,但长得很漂亮,还是他不喜欢若璇那一类型的?

  只是,言皓那种反应,她怎么可以说老实的向若璇说呢!

  她想过,要是若璇不喜欢他就算了,这万一要是她喜欢他的话……

  「我还没有问他,我先问妳!」纪心蕊含糊带过,想知道何若璇的意思。

  「是吗?好吧,我告诉妳,跟之前一样,我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而且我还觉得他……」似乎他对小蕊比较有意思吧!

  「觉得他怎样?」纪心蕊美眸一瞠,期待着答案。

  「算了,总之,我对他没任何感觉,这样妳懂了吧!」她也不是很确定言皓是不是对小蕊有意思,因为他那冷峻的神情,让人无法看出他的想法。

  「怎么会这样,言皓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虽然偶尔凶了点……」她低下头,一脸困惑。

  「别再介绍男朋友给我了,想想妳自己吧!妳不也二十七岁了吗?到现在男朋友一个也没有。」

  「我不要紧的!」纪心蕊坚定地说着,「当年之所以会发生那样的事,我是罪魁祸首,我……」

  「吃饭!吃饭时别谈这种事,否则会消化不良的!」何若璇打断了她可能又是一长串的哀怨话语。

  真是的,不知道她要怎么做,小蕊才会完全地释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