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云出岫 > 蓝宝坚尼美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目录  下一页

蓝宝坚尼美人 第五章 作者:云出岫

  二个人穿过小石板路,走到了后花园,程羽衣一看到那个喷水池就爱上了。

  “哇,有鱼耶!”

  她奔上前,坐在池旁,看着里头游来游去的锦鲤。

  “这是道远的宠物。”孟宗远淡淡一笑。

  看着她的反应,想到自己心爱的人第一次看到这池子时,注意的可不是鱼。

  “那种人居然会养宠物?”程羽衣相当惊讶,“你骗我的?”

  “不,真的是他养的。”孟宗远勉强的拉回思绪,看着她的一脸讶异。“说宠物是夸张了些,不过一开始是他提议要做这池子的。”

  “真的假的?”程羽衣还是很难相信。

  “真的。”孟宗远再次重申。

  没想到弟弟在她心目中的评价如此之低!

  不过,想想他们两个平日针锋相对的样子,她会有所怀疑也算是正常的。

  “呃……好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她想那个男人虽然未来很有可能和自己成为一家人,但是又不是另一半,没必要理他。

  开心的看着池中的鱼儿,程羽衣压根儿忘了自己刚刚说要和孟宗远单独谈谈的事,而孟宗远也没提。

  就是这么站在一旁,往日的记忆又再度飞掠过他的脑海。

  过了好一会见,程羽衣才发现身后的人已经沉默许久了。

  一回头,就看到孟宗远一脸失神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似乎全然忘了有别人在一旁的事。

  而且,他脸上那抹淡笑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眉于间的淡淡的愁绪,以及紧抿的嘴角。

  “你怎么了?”程羽衣莫名其妙,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是因为我不相信你的话,所以你不高兴了?”

  虽然语气很轻松,但是她的心却慢慢的往下沉。

  又是这种表情,程羽衣很难告诉自己是看错了。

  “没有。”被她的声音唤了回来,孟宗道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将她忘在一旁,迳自想起了那个不该想起的人。

  也许弟弟说得对,他对程羽衣的一时心软,不过是让她日后更难过罢了,因为自己根本就忘不了旧情。

  “没有怎么会突然不笑了?”程羽衣中文程度差,不代表她不会察言观色。“在想什么?”

  孟宗远看着她依旧扬着无限希望的眼,突然间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该按照先前的决定继续和她交往,还是早点告诉她。

  “什么事嘛?”程羽衣最不喜欢不清不楚的耗着了,看他的表情,分明就是有事没有说。“有事就说啊,我们可是……关系不浅耶,有什么话是要让你考虑这么久还说不出来的?不能说吗?”

  “我刚刚不是说有事告诉你吗?”他没回话,程羽衣又接下去说:“就是这件事情,你常常会露出刚才那种表情,让我觉得好难接近,好难去和你说话,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啊!”

  到底是为什么,他会有那种表情?而那样子的表情,究竟是代表了何种意义?程羽衣一点也不明白。

  但是她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看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孟宗远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解释。

  “你不喜欢我看鱼?”没办法的程羽衣只好开始乱猜,“还是你觉得我对你弟弟不够好?还是……”

  “都不是。”孟宗远苦笑,她怎么会猜些乱七八糟的理由。

  “那是什么?”程羽衣很坚持的想知道。

  孟宗远看着她,一股罪恶感涌上来,弟弟的话一直回荡在自己耳边,自己当初贸然的答应她,似乎真的不妥。

  “你快说好不好?”程羽衣最受不了等。

  “你镇定一点。”短暂的思考后,孟宗远仍是下不定决心,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她失了笑意的脸。

  “镇定?冷静的意思吗?”都这时候了,他居然还说这种她听不懂的话,害她突然愣住。
  “呃……”没想到“镇定”她居然不懂,孟宗远也只有点点头。“意思是相近的。”

  “哦,我可以镇定,可是你要快点说。”她急了起来,“我发现这个问题好久了,一直想不懂。”

  “我……”想了想,孟宗远决定直说,如果她无法接受……那也是件好事吧!弟弟之前警告的话一直在他脑中响起,让他不得不重视。

  即使两人目前维持着“情人”的关系,但到了最后,她脸上那阳光般的笑容依旧是会消失的吧?

  只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忘了“她”的把握。

  所以,也许现在喊停,对大家才好。

  考虑清楚,他定定的看着程羽衣,准备投下炸弹,即使她即将露出震惊或是伤心表情他也顾不了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孟宗远一说完,程羽衣眨了眨眼,忽然笑了出来。

  呃?笑了,莫非这正合她的心意?孟宗远颇感意外。

  “你……还好吗?”他忍不住问。

  “当然好啦!”程羽衣手一伸,面带娇羞舶推了他一把。“我还想说你是在烦什么呢?原来是不好意思。呵呵……”

  她在说什么?自己是不好意思开口没错,可是她的反应未免太不寻常了吧?

  “你有听清楚我说什么吗?要不要我再重复一次。”

  “咦?怎么突然又大方起来啦?”程羽衣窃笑,“刚才不是还别扭得很,还是练习之后觉得容易多了?”

  没想到他犹豫了这么久,是不好意思对自己说“喜欢”,华人的男人就是不同,不若美国人般的老将“我爱你”挂在嘴边。

  可是就因为这样,听见时才会更开心吧!

  呼!真是差点被他吓死。看来自己对“爱情”这门课的认知真是太浅了,白白担心了好久。原来他那个样子只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示爱,害她心神不宁,甚至还去找姊姊谘商。

  “你大概是没听清楚我的意思。”要不然不可能是这种反应,还眯着眼直笑,一点也不若自己想像中的那样。

  “我听得很清楚,你说喜欢我嘛!”程羽衣答得理所当然。

  “我是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两者是有差别的,她是真的中文程度差到极点,还是在装傻啊?

  “我知道,那不就是我吗?”程羽衣笑眯眯的,“你对着我说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之前又那么妈妈的拖了好久,一定是很不好意思吧?放心啦,我懂你的心意就好。”

  她说的应该是“婆婆妈妈”吧?简化成这样太不伦不类了,可是孟宗远现在没有心思去纠正她的用词,比较重要的是她的想法。

  她压根儿就不懂他的意思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孟宗远的表情相当无奈。

  在这种沟通模式下,方才培养出来的严肃气氛全散化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可奈何,而且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不是这个意思?”程羽衣偏着头,“那难道是……”

  孟宗远抢先一步拦住了她的“难道是”,他怕死了她的推论。

  “不是,你听我说,冷静一点。”他尽量让自己恢复先前的情绪。

  毕竟自己要说的这件事情太过让她意外,不知道在自己解释清楚后,她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这么……天真?

  “哦?好。”程羽衣又坐回池边,“保持冷静”的等着他说。

  孟宗远看着她,忍住叹息的冲动,重振之前的决心。

  “我刚才话里指的人,并不是你。”

  “不是我?怎么会?”他们可是有金字招牌金大师的预言,他现在居然说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那是谁?

  “你先别着急,慢慢的、冷静的听我说完。”孟宗远怕极了她突然冒出的问题会打乱自己的整个逻辑。

  与程羽衣相处越久,他越是见识到她那完全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思考模式。

  因此,如果想要和她好好谈,最好别让她牵着走。

  “我之前爱过一个人……”阻止她的一连串询问后,孟宗远开始说起那段往事,同时打量着程羽衣的表情;虽然很害怕见到她受伤难过的样子,但是不说又不行。

  “虽然她现在和我已经分开了,但在我心中,仍是没办法完全割舍下这一段感情。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该向你坦白。”

  程羽衣捂住嘴巴,听话的没开口,睁着大眼等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并没有把握能忘记她,而这对你而言是相当不公平的。”

  “可是金大师说我们会在一起耶!”对此,程羽衣深信不疑。“说不定,我就是可以让你忘记她的那个人。”

  “我……没有这个把握。”他苦笑。如果真有这么容易,为何他的罪恶感却这么重?

  “没关系,我有。”程羽衣跳起来,豪气的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们相信金大师说的准没错,一定可以的。”

  面对她的信心满满,孟宗远也不好再泼冷水,只是他真的很意外,原以为说出“她”的事会让眼前的梦幻少女伤心难过,却没想到她根本不当一回事,表情比他还轻松。

  这该说是她太信任金未来,还是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程羽衣看着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呀,别担心嘛!我都不怕了,没关系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好了。”好吗?其实孟宗远并不确定。也许,他压根儿就挥别不了前段恋情……

  “当然是这样啦!”程羽衣可不接受其他答案。

  怎么能不相信金大师的预言呢?一定准的啦!

  “你和她说了什么?”见程羽衣一脸欣喜之情,好不容易才说了再见走人,孟道远只觉得不懂。

  “嗯,没什么。”孟宗远在弟弟对面坐下,很明显是不愿多谈。

  孟道远深深的注视着他。

  “你就要这么继续的欺骗自我、欺骗她下去?”

  “我没有。”孟宗远辩驳,“我并没有欺骗她。”

  他从没想过要欺骗任何人。

  “要不然呢?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个假象,总有一天会破灭的,到时候只是让你们两个人各自痛苦罢了。”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旁边观察,对于大哥与程羽衣的情形再清楚不过了。

  他只能说,这不折不扣是一场闹剧。

  孟宗远沉默不语,他没有话可以反驳。

  “别怪我。”看到大哥的表情,孟道远觉得自己话说得太重了,但是现在不说,以后的问题会更大。“我只是不希望看着你明明知道前而是条错路,还硬要往前走。”

  “我没怪你。”弟弟的苦口婆心自己岂会不如?但是想到程羽衣,再想到被紧锁在记忆中无法忘记的那抹身影,他全然失去了判断力,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对大家来说才是好的。

  “只是……”他张口欲言,却又闭上。

  能怎么说?该怎么说呢?自己其实是悲哀而卑劣的吧!

  明知道忘不了旧情人,却又自私的希望借由程羽衣的善良与天真,来帮助自己躲开旧日回忆的时时纠缠。

  孟道远没说话,等着他的后话。

  看着弟弟关心而信赖的表情,孟宗远只觉得难以开口。

  “只是?”等了半天没下文,孟道远又起了话头。

  “我已经和羽衣说过可人的事了。”不知道自己该从何说起,孟宗远决定照实以告。

  “哦?”孟道远挑眉,“她怎么反应?”

  真没想到,大哥居然已经主动的提起“她”的事+  这让他不得不好奇起来,当下那个程羽衣会如何反应?

  自己这些日子依旧看到她天天来报到,一样带着笑容巴住大哥不放,完全察觉不出来有任何地方不对劲。

  “她很有信心。”孟宗远只能这么回答。

  “什么?”孟道远拧眉。

  这个答案全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也许这样才是正常的,程羽衣那个怪人,要是自己能猜出她的反应,那天才真的要下红雨了呢!

  “她很有信心,说一定要帮我忘了可人。”孟宗远此刻的笑容,怎么样看都带着几分心虚。

  “是吗?”孟道远轻哼,“你自己有这份信心吗?”

  “不试怎么能知道?”孟宗远是没有信心,可是他不得不去尝试遗忘,不为程羽衣,也要为自己。

  孟道远澄澈的目光直盯着他,没再说什么。

  “如果你执意这么做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

  也许大哥日后真的能走出情伤,但是无论如何,伴在他身边的人却怎么也不可能是程羽衣。

  别怪他太武断,从旁观察了快一个月,光看大哥和她相处时的有礼而疏离,就可以得知一二了。

  偏偏大哥还在坚称两个人有希望,真是可笑!

  “道远……”宗远看着弟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也下了决定不是?”孟道远截住他的话,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我知道你担心,只是……”孟宗远难以开口。

  “只是你没法拒绝程羽衣的天真热情,又很希望能走出可人的阴影,所以才会这么耗着?”兄弟一场,他岂会不知?

  “嗯!”孟宗远觉得惭愧,他觉得自己是在利用程羽衣。

  “你觉得好就好。”虽然早料到会有什么结局,但孟道远已经不打算多说了,大哥的个性就是这样,说再多也无用。

  即使大哥知道不可能,依旧是舍不得狠下心去伤害程羽衣去拒绝她吧?如果做不到这点的话,自己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他也知道大哥是在赌,赌上他自己与程羽衣的幸福,希望程羽衣就是那个能帮他忘了余可人的救星。

  只是,他左看右看,程羽衣都不像这么“伟大”的人物。

  这是一种直觉,他们两个不会是一对。

  也许某日大哥会重新爱上某个人,但却绝不会是程羽衣。

  看了欲言又止的大哥一眼,孟道远摇了摇头,结束了这次的讨论。

  “加油吧!”

  除此之外,他真的没什么好说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